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
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692 次
2017 年 7 月 16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 

永 誠 二 世   校 園 表 現

 
 

廣 播 電 臺 :

在 昨 天 的 廣 播 面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跟 我 們 分 享 了 一 篇 關 於 世 界 著 名 大 學 , 美 國 哈 佛 大 學 的 文 章 。

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繼 續 為 我 們 聖 示 , 有 請   師 尊

 
薄 伽 梵   師 尊 :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7716 號 , 星 期 天 , 第 692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昨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, 我 們 分 享 了 世 界 著 名 大 學 美 國 哈 佛 校 園 裡 的 一 些 校 況 。 令 我 們 感 到 , 值 得 學 習 他 們 為 了 宇 宙 知 識 , 頑 強 拚 搏 的 精 神 。 所 以 , 我 們 來 學 習 這 篇 文 章 , 借 用 了 大 量 的 事 例 , 闡 述 了 哈 佛 校 園 裡 所 不 能 夠 見 到 華 貴 服 飾 , 不 見 LV 包 , 不 見 化 妝 , 不 見 著 名 牌 的 教 授 學 生 , 也 不 見 豪 車 接 美 女 , 不 見 遊 手 好 閒 晃 裡 晃 蕩 、 不 務 正 常 的 學 生 , 只 聽 見 有 匆 匆 的 腳 步 。 這 個 腳 步 聲 說 明 , 人 人 都 在 寫 下 了 他 自 己 、 堅 實 地 寫 下 人 生 的 起 步 。

哈 佛 大 學 的 社 會 成 就 是 有 目 共 睹 的 。 哈 佛 大 學 孕 育 產 生 了 諾 貝 爾 獎 金 的 得 主 有 33 位 。 哈 佛 大 學 孕 育 和 培 養 了 美 國 總 統 有 7 位 。 因 此 結 論 是 , 「 哈 佛 不 是 神 話 , 是 一 個 證 明 , 人 的 意 志 、 精 神 、 抱 負 、 理 想 的 證 明 。 」

非 常 值 得 我 們 學 習 。 我 們 學 習 的 目 的 是 為 了 對 照 自 己 的 運 用 , 為 了 對 照 、 指 引 我 們 的 聖 密 生 活 。

我 們 最 近 在 網 上 公 開 了 轉 世 者 們 的 培 養 。

眾 所 周 知 的 金 剛 永 誠 二 世 - 聖 輝 他 的 班 主 任 的 評 語 。 他 在 「 朋 友 學 校 」 唸 書 。 朋 友 學 校 是 個 教 會 學 校 , 是 私 校 。 值 得 令 人 尊 敬 的 是 教 會 學 校 沒 有 宗 教 歧 視 , 對 不 同 宗 教 的 孩 子 一 視 同 仁 。

班 主 任 的 評 語 , 對 聖 輝 - 金 剛 永 誠 二 世 是 這 樣 闡 述 他 的 , 說 : 「 他 是 一 個 安 靜 而 謙 遜 、 直 率 的 學 生 。 」 這 一 句 評 語 恰 如 其 分 的 表 達 了 他 的 聖 密 行 者 的 品 質 。

聖 密 行 者 一 般 而 言 , 不 會 大 聲 的 喧 嘩 , 一 般 而 言 他 會 懂 得 禁 語 、 不 隨 便 的 說 話 。 但 是 他 在 這 裡 , 他 講 , 「 他 是 一 個 謙 遜 而 直 率 的 學 生 「 說 明 他 該 說 的 時 候 、 應 該 發 表 自 己 的 意 見 , 他 是 會 非 常 坦 率 的 說 出 自 己 的 意 見 ; 而 且 是 有 禮 貌 , 很 謙 遜 。 班 主 任 這 句 話 , 高 度 濃 縮 的 描 述 出 聖 輝 轉 世 者 的 優 秀 的 品 質 。

他 下 面 具 體 的 描 述 , 說 : 「 他 很 有 禮 貌 , 也 很 有 愛 心 , 有 敏 銳 的 公 平 和 社 區 的 意 識 。 在 他 作 為 幼 兒 班 學 生 看 護 者 的 工 作 中 , 積 極 的 與 幼 兒 班 學 生 交 流 。 」 這 位 班 主 任 很 具 體 的 描 述 了 聖 輝 , 他 從 小 就 被 培 養 成 為 普 渡 眾 生 的 聖 者 的 行 者 品 質 。 因 此 具 體 的 運 用 到 學 校 裡 , 就 表 現 出 他 的 禮 貌 、 他 的 愛 心 , 和 他 的 社 區 意 識 , 也 就 是 很 樂 意 跟 眾 生 在 一 起 , 並 且 完 成 老 師 交 給 他 的 管 理 、 指 導 、 引 導 幼 兒 班 學 生 , 做 好 他 的 看 護 工 作 。 班 主 任 評 語 , 說 他 , 「 積 極 的 和 幼 兒 班 學 生 交 流 。 他 開 始 在 午 飯 休 息 時 間 與 其 他 同 學 玩 遊 戲 , 比 如 踢 足 球 。 」

但 班 主 任 , 他 也 看 到 他 的 一 個 很 大 的 特 點 , 就 是 他 不 願 意 主 動 的 開 一 個 話 頭 , 或 參 與 各 色 的 小 組 。 這 一 點 來 說 可 能 有 些 人 會 誤 解 。 什 麼 在 一 個 學 校 裡 , 怎 麼 可 以 不 開 話 頭 , 不 參 與 各 色 小 組 呢 ? 實 際 上 並 非 如 此 , 這 正 是 反 映 了 轉 世 行 者 從 小 被 培 養 成 為 聖 密 行 者 很 少 分 別 心 的 體 現 。

有 很 多 分 別 心 的 人 , 他 自 己 有 分 別 心 , 所 以 , 當 沒 有 分 別 心 的 長 老 在 他 面 前 , 那 時 候 , 在 這 裡 閉 關 的 時 候 , 整 個 閉 關 房 裡 頭 有 些 行 者 , 不 是 Hobart 行 者 , 而 是 外 地 來 到 Hobart 閉 關 的 行 者 , 反 而 覺 得 這 位 長 老 軟 弱 可 欺 。 這 是 極 個 別 的 現 象 , 反 而 覺 得 這 位 長 老 不 會 說 話 。

她 會 說 話 , 她 能 幹 。 在 這 一 點 上 , 其 實 這 些 分 別 心 真 是 他 們 在 實 際 的 修 行 中 的 障 礙 。 我 們 的 長 老 不 是 不 會 說 話 。 我 們 的 長 老 會 說 法 。 不 僅 是 會 中 文 說 法 , 而 且 是 會 英 文 說 法 。 每 一 個 法 場 的 負 責 人 , 無 論 是 法 源 寺 的 禪 端 長 老 , 無 論 是 我 們 的 熠 珊 精 舍 學 法 的 修 行 的 禪 曌 長 老 , 她 們 都 是 中 英 兩 通 , 英 文 翻 譯 是 非 常 流 暢 , 用 英 語 說 法 也 頭 頭 是 道 。 她 們 不 是 不 會 說 中 文 , 也 會 說 中 文 。 她 們 不 僅 是 會 說 普 通 話 , 而 且 有 的 還 會 說 廣 東 話 , 甚 至 潮 州 話 、 台 灣 話 、 印 尼 語 、 越 南 話 、 日 語 …… 她 們 都 是 多 語 言 的 人 才 。

但 是 她 們 在 領 導 整 一 個 法 場 的 時 候 , 是 以 自 己 模 範 的 禁 語 、 禁 思 , 沒 有 分 別 想 , 而 作 為 他 們 的 楷 模 的 。 在 這 樣 的 情 況 下 , 非 常 模 範 的 遵 守 我 們 的 聖 密 十 三 戒 , 來 領 導 、 指 引 我 們 整 一 個 法 場 的 行 者 。

而 這 些 優 秀 的 品 質 都 是 從 我 們 的 聖 密 家 庭 中 培 養 小 活 佛 中 、 小 轉 世 者 中 , 已 經 體 現 出 來 。 在 這 樣 的 情 況 下 , 剛 才 我 們 所 唸 的 金 剛 永 誠 二 世 班 主 任 的 評 語 , 已 經 非 常 集 中 、 典 型 的 表 現 了 這 種 狀 況 。

班 主 任 的 評 語 , 他 說 , 聖 輝 , 金 剛 永 誠 二 世 , 「 是 一 個 安 靜 而 謙 遜 、 直 率 的 學 生 。 他 很 有 禮 貌 , 也 很 有 愛 心 , 有 敏 銳 的 公 平 和 社 區 意 識 。 在 他 作 為 幼 兒 班 學 生 看 護 者 工 作 中 , 積 極 的 與 幼 兒 班 學 生 們 交 流 。 他 開 始 在 午 飯 休 息 時 間 與 其 他 同 學 玩 遊 戲 , 比 如 足 球 。 但 他 不 大 願 意 開 話 頭 , 或 者 參 與 各 色 的 小 組 。 他 也 不 大 願 意 在 課 堂 討 論 中 做 投 入 和 回 答 問 題 。 除 非 是 一 對 一 的 情 況 之 下 。 」

班 主 任 可 能 是 為 了 消 除 大 家 對 他 的 一 個 誤 解 , 他 作 了 解 釋 , 他 說 : 「 他 不 大 願 意 在 課 堂 討 論 投 入 , 或 者 回 答 問 題 。 但 是 除 非 是 一 對 一 的 情 況 之 下 。 」 也 就 是 說 , 金 剛 永 誠 二 世 , 他 已 經 能 夠 懂 得 把 握 分 寸 , 怎 麼 樣 是 有 禮 貌 的 、 謙 遜 的 回 答 問 題 , 而 不 是 跟 其 他 人 爭 論 , 比 誰 聲 音 響 , 講 話 快 , 講 話 多 。

而 他 總 結 一 句 話 , 說 : 「 金 剛 永 誠 二 世 在 學 習 獨 立 工 作 , 在 開 始 作 簡 短 的 筆 記 , 比 如 當 我 們 有 演 講 者 , 有 演 講 嘉 賓 的 時 候 , 」 班 主 任 在 上 述 的 非 常 正 面 的 介 紹 之 後 , 下 面 就 提 出 了 班 主 任 所 認 為 的 問 題 。 他 說 , 「 金 剛 二 世 經 常 性 的 缺 課 。 特 別 是 在 特 別 的 活 動 日 子 裡 缺 課 。 令 他 的 持 續 性 學 習 有 困 難 。 因 為 他 錯 失 了 關 鍵 的 學 習 活 動 , 和 明 顯 的 教 育 時 間 。 」

這 又 是 一 個 什 麼 問 題 呢 ? 因 為 金 剛 聖 輝 - 金 剛 永 誠 二 世 轉 世 者 , 他 雖 然 還 沒 有 成 年 , 但 是 他 懂 得 自 己 身 上 的 歷 史 使 命 。 他 經 常 要 追 隨 著 僧 團 , 比 如 說 到 斯 里 蘭 卡 去 弘 法 。 在 斯 里 蘭 卡 Most Venerable Anuruddha Maha Thero , 在 斯 里 蘭 卡 的 首 都 、 在 斯 里 蘭 卡 的 重 要 寺 院 佛 牙 寺 、 在 斯 里 蘭 卡 的 許 多 重 要 的 寺 院 , 他 都 是 去 表 演 過 動 禪 陀 羅 尼 , 表 演 過 《 一 砵 千 家 飯 》 , 得 到 了 斯 里 蘭 卡 的 眾 生 、 斯 里 蘭 卡 的 僧 伽 、 斯 里 蘭 卡 的 居 士 , 非 常 高 度 的 評 價 。 許 多 評 價 來 源 於 斯 里 蘭 卡 的 官 方 、 官 方 的 領 導 。

但 是 , 在 這 一 點 上 被 班 主 任 認 為 是 經 常 性 的 缺 課 。 特 別 是 特 別 活 動 的 日 子 缺 課 。 這 個 真 是 因 為 不 同 的 宗 教 、 不 同 的 流 派 、 不 同 的 修 持 方 法 、 不 同 的 教 學 方 法 、 不 同 的 歷 史 使 命 , 由 此 所 產 生 的 一 些 誤 解 。 這 產 生 了 什 麼 問 題 呢 ? 就 是 令 他 持 續 性 學 習 有 困 難 。

尤 其 是 他 錯 失 了 關 鍵 的 學 習 活 動 和 明 顯 的 教 育 時 間 , 班 主 任 就 認 為 在 上 某 一 個 課 目 時 , 就 困 難 完 成 學 習 任 務 和 小 組 任 務 。 在 此 小 組 合 作 是 很 關 鍵 的 。 因 為 他 不 能 完 成 他 份 內 的 任 務 , 這 個 他 當 然 根 本 不 在 , 而 且 不 知 道 班 上 發 生 了 什 麼 , 他 當 然 困 難 完 成 學 習 任 務 。

作 為 我 們 而 言 , 是 知 道 他 這 個 情 況 的 。 而 且 他 在 我 們 的 聖 密 家 庭 中 , 在 我 們 的 聖 密 TEMPLE 中 , 他 每 天 訓 練 動 禪 陀 羅 尼 。 這 一 個 訓 練 在 一 般 的 同 學 中 間 是 沒 有 可 能 發 生 的 , 從 來 也 沒 有 發 生 。 他 在 訓 練 動 禪 陀 羅 尼 的 時 候 , 天 還 沒 有 亮 。 我 相 信 學 校 裡 所 有 的 學 生 還 都 睡 床 上 。 但 是 轉 世 者 們 已 經 開 始 了 他 們 的 早 功 課 。

因 此 , 班 主 任 的 評 語 正 好 是 恰 如 其 分 的 反 映 了 現 實 。 但 是 班 主 任 並 不 由 此 而 對 他 產 生 宗 教 歧 視 。

他 評 價 聖 輝 - 金 剛 永 誠 二 世 , 說 , 「 很 有 藝 術 感 , 他 享 受 創 意 性 的 活 動 。 他 為 我 們 的 國 會 角 色 扮 演 活 動 作 了 一 個 調 度 箱 , 和 一 個 包 括 了 大 部 分 所 需 資 料 的 、 非 常 吸 引 人 的 自 我 介 紹 的 海 報 。 他 也 很 清 晰 的 寫 出 了 一 個 有 關 浴 佛 聖 典 的 報 導 。 他 寫 了 一 個 有 關 澳 州 的 參 議 員 鮑 勃 的 一 個 很 詳 細 的 傳 記 。 但 都 不 是 用 他 自 己 的 文 字 寫 成 。 「 很 顯 然 , 他 已 經 超 越 了 他 的 中 文 , 他 是 用 英 文 寫 成 。 他 已 經 能 夠 辨 別 出 一 篇 文 章 裡 的 關 鍵 的 思 想 , 用 自 己 的 文 字 來 寫 筆 記 , 或 作 研 究 , 將 是 一 個 需 持 續 關 注 的 地 方 。 」

這 位 班 主 任 也 非 常 誠 懇 的 指 出 了 金 剛 永 誠 二 世 , 他 應 該 繼 續 努 力 的 方 向 。 從 我 們 剛 才 的 介 紹 中 可 以 看 到 , 金 剛 永 誠 二 世 , 他 不 僅 要 完 成 宗 下 每 天 所 教 授 他 的 訓 練 , 學 法 的 訓 練 、 寫 經 的 訓 練 、 動 禪 陀 羅 尼 的 訓 練 , 一 句 話 : 一 心 為 眾 生 , 清 淨 無 我 調 伏 精 進 的 訓 練 。

在 對 他 的 評 語 中 班 主 任 正 面 的 , 或 者 具 體 的 描 述 中 , 折 射 出 金 剛 聖 輝 優 秀 的 品 質 和 傑 出 的 成 就 。

下 面 還 有 一 位 音 樂 的 鋼 琴 老 師 對 他 的 評 語 , 金 剛 聖 輝 - 金 剛 永 誠 二 世 , 「 自 從 在 學 校 學 習 鋼 琴 開 始 , 他 在 努 力 的 以 系 統 的 方 法 提 高 他 的 讀 譜 的 能 力 。 」 這 點 很 重 要 , 因 為 西 方 音 樂 的 讀 五 線 譜 能 力 , 是 他 能 夠 成 為 好 鋼 琴 手 的 基 礎 條 件 。 他 能 夠 做 到 , 提 高 他 的 讀 譜 能 力 , 那 麼 下 面 有 一 個 小 結 性 的 講 話 , 他 說 , 金 剛 永 誠 二 世 , 「 已 經 是 個 優 秀 的 鋼 琴 手 和 有 樂 感 的 男 孩 。 但 重 要 的 是 , 他 必 須 集 中 學 習 理 解 樂 譜 、 樂 理 和 技 術 技 巧 , 以 提 升 至 他 所 期 望 達 到 的 水 平 。 」

音 樂 老 師 寫 得 很 婉 轉 , 但 是 最 終 給 了 一 個 非 常 圓 滿 的 、 結 論 性 的 意 見 , 他 說 , 金 剛 聖 輝 - 金 剛 永 誠 二 世 : 「 是 一 個 很 友 善 , 和 有 特 別 個 性 的 學 生 。 教 導 他 是 一 件 樂 事 。 」 意 思 是 他 的 個 性 雖 然 很 特 別 的 , 但 是 這 個 特 點 是 以 友 善 作 為 基 礎 的 。 也 說 明 我 們 聖 教 秉 承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  佛 祖 極 終 善 性 的 慈 悲 和 智 慧 , 已 經 在 金 剛 永 誠 二 世 的 心 中 深 深 的 紮 下 了 根 。

無 論 是 班 主 任 也 好 , 無 論 是 音 樂 老 師 也 好 , 都 對 他 有 一 個 很 正 面 的 、 高 度 的 評 價 。 結 論 性 的 一 句 話 : 教 導 他 是 一 件 快 樂 的 事 。 也 說 明 他 是 很 和 氣 、 很 智 慧 的 一 個 學 生 , 很 友 善 , 而 且 有 著 特 別 的 個 性 。

特 別 個 性 是 指 他 能 夠 在 學 校 內 , 世 事 混 雜 的 情 況 下 , 保 持 冷 靜 的 頭 腦 , 深 入 的 思 考 , 深 入 的 獨 立 思 考 。 觀 察 著 周 圍 的 一 切 事 物 , 關 心 著 所 有 的 眾 生 。 他 具 體 的 表 現 在 學 校 分 配 他 教 導 那 些 幼 兒 班 的 學 生 。

他 整 一 篇 文 章 , 班 主 任 的 文 章 除 了 對 我 們 聖 教 不 夠 瞭 解 之 外 , 他 完 全 的 從 金 剛 聖 輝 的 總 體 上 , 把 握 了 金 剛 聖 輝 的 特 點 正 是 我 們 聖 密 行 者 的 共 同 特 點 。

他 是 四 位 金 剛 永 誠 長 老 的 轉 世 中 是 老 大 , 因 此 , 他 的 榜 樣 特 別 重 要 。 為 此 我 們 與 全 世 界 的 聖 密 行 者 、 聖 密 上 師 、 聖 密 長 老 , 分 享 在 聖 密 家 庭 中 所 培 養 出 來 的 金 剛 聖 輝 的 一 些 成 績 和 學 校 的 評 語 。

感 恩 大 家 能 夠 聆 聽 和 分 享 這 一 個 教 導 。 謝 謝 大 家 。

今 天 由 於 時 間 的 原 因 , 我 們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, 下 次 再 見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下 星 期 繼 續 恭 聆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。

謝 謝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( VXM 整 理 )
2017 . 7 . 16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