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681 次
2017 年 6 月 10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 

出 語 簡 潔   八 識 規 矩

 

廣 播 電 臺 :

非 常 感 恩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賜 與 我 們 今 天 的 聖 緣 , 來 到 廣 播 電 臺 上 來 作 聖 密 龍 講 的 聖 示 。

薄 伽 梵   師 尊 您 好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今 天 ,   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將 對 宗 下 有 關 宇 宙 觀 、 世 界 觀 的 教 相 、 事 相 做 進 一 步 的 解 密 。

現 在 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作 聖 密 龍 講 聖 示 。

 
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7610 日 , 星 期 六 , 第 681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今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, 回 顧 一 下 在 680 次 跟 679 次 的 聖 密 龍 講 , 當 時 , 有 許 多 的 反 應 。 聽 到 龍 講 , 大 家 都 很 高 興 。

有 的 聽 眾 說 : 「 今 天   師 父 的 龍 講 , 當 聽 到 魯 庵 普 泰 進 入 了 茅 舍 , 聽 了 幾 分 鐘 , 走 出 來 , 已 經 是 幾 個 月 過 去 了 。 弟 子 回 放 今 天 的 錄 音 , 聽 了 兩 遍 , 每 次 感 覺 才 五 、 六 分 鐘 , 真 是 奇 妙 ! 顯 示 雖 然 是 二 十 七 分 多 鐘 。 」

因 為 我 們 一 次 就 將 近 三 十 分 鐘 , 他 聽 了 兩 次 , 那 麼 就 已 經 是 將 近 一 個 小 時 了 。 但 是 , 他 每 一 次 都 只 感 到 , 只 過 了 五 、 六 分 鐘 。

這 樣 的 報 告 有 來 自 於 中 國 大 陸 的 弟 子 , 信 眾 , 更 有 從 來 沒 有 給 我 來 過 信 息 的 素 不 相 識 的 朋 友 們 , 差 不 多 都 有 類 似 的 感 覺 , 都 感 到 十 分 奇 妙 。 有 的 說 : 「 真 是 奇 妙 ! 」 從 這 情 況 看 , 可 以 說 是 一 次 「 意 外 的 時 空 實 驗 」 吧 。

這 就 是 說 , 我 們 的 思 維 可 以 改 變 我 們 的 時 空 條 件 、 時 空 環 境 。 你 的 修 為 越 深 , 那 麼 , 這 樣 的 改 變 就 越 大 。 如 果 你 沒 有 修 持 , 或 者 在 聽 了 這 些 情 況 以 後 , 自 己 「 無 意 識 」 地 去 想 , 儘 管 是 「 無 意 識 」 , 但 是 , 時 空 條 件 也 已 經 隨 著 你 的 意 識 的 改 變 而 改 變 了 。

我 們 在 前 幾 次 聖 密 龍 講 中 間 , 曾 經 討 論 到 「 平 行 宇 宙 」 。 六 宇 宙 金 剛 杵 祂 所 表 達 的 宇 宙 、 所 表 達 的 世 界 、 所 構 成 的 宇 宙 觀 、 世 界 觀 , 表 現 出 平 行 宇 宙 有 無 量 個 。

可 以 這 樣 講 , 如 果 對 於 這 樣 的 理 論 , 你 完 全 不 信 , 當 然 , 無 從 想 起 。 如 果 你 信 了 , 那 麼 , 你 或 許 就 在 這 一 分 鐘 開 始 , 就 在 已 經 開 始 了 對 身 邊 時 空 條 件 的 改 變 。

魯 庵 普 泰 實 際 上 是 千 手 觀 音 佛 轉 世 下 凡 到 娑 婆 世 界 而 來 。 這 一 個 轉 世 出 現 在 明 朝 的 時 候 。

明 朝 是 唐 武 宗 滅 佛 以 後 六 、 七 百 年 間 , 在 這 段 時 間 內 , 佛 教 重 新 大 發 展 的 時 期 。 尤 其 , 明 朝 有 幾 位 帝 師 , 帝 師 的 出 現 , 對 佛 教 就 出 現 了 巨 大 的 推 動 力 , 採 取 了 一 系 列 的 措 施 。

我 們 從 有 關 的 歷 史 資 料 中 可 以 看 到 , 當 時 , 賢 首 宗 , 也 就 是 說 , 學 習 華 嚴 哲 學 的 、 華 嚴 思 想 的 僧 人 不 少 , 也 有 學 習 唯 識 宗 、 學 習 如 來 藏 系 、 學 習 中 觀 系 、 學 習 唯 識 的 僧 人 也 不 少 。 而 且 , 許 多 精 力 充 沛 的 僧 人 , 特 別 是 有 特 別 的 歷 史 使 命 下 凡 的 僧 人 , 祂 們 所 學 習 的 東 西 , 那 就 更 多 。

比 如 我 們 講 , 普 陀 山 尼 姑 庵 裡 的 Buddha , 魯 庵 Buddha 〔 按 : 魯 庵 佛 的 「 庵 」 讀 作 「 賢 」 , 此 乃 宗 下 密 音 圈 讀 , 另 具 密 義 〕 , 祂 的 這 個 行 持 經 歷 是 非 常 令 人 讚 歎 的 , 在 有 關 的 文 獻 中 有 所 記 載 。

有 關 的 文 獻 中 , 它 說 :

「 魯 庵 普 泰 , 法 師 名 普 泰 , 字 魯 山 , 號 魯 庵 , 又 號 野 庵 , 秦 人 也 ( 現 在 的 陝 西 人 ) 。 出 家 於 山 海 茶 盆 山 , 接 受 了 具 足 戒 以 後 , 到 首 都 去 見 了 質 庵 淳 、 無 相 嚴 、 達 庵 通 諸 師 。 諸 師 皆 以 華 嚴 標 宗 , 志 願 堅 固 , 師 歷 事 之 , 悉 得 其 奧 。 遂 印 心 於 達 師 之 門 , 出 世 主 飛 虹 丈 室 , 梵 編 儒 籍 , 環 列 左 右 。 師 具 過 人 之 量 , 出 語 簡 潔 , 加 之 古 貌 長 身 , 雙 眸 炯 炯 , 見 之 者 咸 謂 神 仙 中 人 。 」

這 段 文 字 講 , 聖 祖 祂 不 僅 僅 是 宗 下 的 聖 祖 , 根 據 《 聖 祖 經 》 的 根 本 指 引 , 還 學 了 其 他 足 本 經 乃 至 其 他 宗 門 的 許 多 教 相 , 學 了 佛 教 很 多 的 法 門 。 出 家 是 在 山 海 茶 盆 山 , 但 是 , 接 受 具 足 戒 以 後 呢 , 就 遊 方 到 了 京 都 , 見 了 質 庵 淳 、 無 相 嚴 、 達 庵 通 諸 位 導 師 , 這 幾 位 導 師 都 是 以 華 嚴 標 宗 的 。

「 志 願 堅 固 , 師 歷 事 之 。 」 就 是 魯 庵 Buddha 祂 一 個 一 個 導 師 侍 奉 過 來 、 學 習 , 後 來 就 印 心 於 達 庵 通 師 父 的 門 下 。 出 世 了 以 後 呢 , 來 到 世 間 法 , 主 持 飛 虹 丈 室 , 梵 編 儒 籍 , 用 梵 文 把 古 印 度 的 佛 教 的 經 典 用 中 國 的 文 字 把 祂 記 載 下 來 。 祂 記 載 , 用 中 國 的 文 字 記 載 古 印 度 的 文 化 , 是 要 有 非 常 的 本 領 。

當 然 , 這 裡 頭 講 到 , 祂 有 過 人 之 量 , 也 就 是 說 , 這 句 話 就 隱 含 著 , 當 時 就 受 到 人 的 嫉 妒 或 者 是 攻 擊 , 但 是 呢 , 祂 很 大 度 。

出 語 簡 潔 , 而 且 , 祂 的 儀 表 非 常 驚 人 , 雙 眸 炯 炯 , 眼 睛 很 亮 , 而 且 呢 , 五 官 端 正 , 大 有 古 風 , 而 且 , 個 子 很 高 。 見 到 祂 的 人 都 說 : 「 這 是 一 個 神 仙 下 凡 。 」

當 時 的 一 個 , 首 都 皇 宮 中 有 一 個 禮 儀 部 , 一 個 姓 楊 的 , 叫 楊 君 謙 , 在 一 所 佛 廟 裡 ( 這 所 佛 廟 叫 興 隆 寺 ) 壁 , 見 到 祂 所 題 的 詞 。

祂 的 題 詞 說 : 「 鳥 棲 匠 氏 難 求 木 , 僧 住 樵 夫 不 到 山 。 」 祂 說 , 這 裡 是 一 個 鳥 暫 時 居 住 的 地 方 , 鳥 飛 來 了 , 但 是 , 它 離 開 了 樹 林 。 這 裡 是 一 個 僧 院 , 是 一 個 佛 廟 , 在 這 個 佛 廟 裡 , 和 尚 住 下 了 , 就 是 山 上 砍 柴 的 樵 夫 , 他 都 流 連 忘 返 了 , 不 再 到 山 裡 去 打 柴 了 。

禮 儀 部 的 楊 君 謙 感 覺 到 非 常 的 驚 異 , 所 以 就 到 廟 裡 來 拜 見 祂 。 兩 人 投 契 懇 談 , 志 同 道 合 , 接 連 幾 個 晚 上 一 直 講 到 天 亮 。 這 個 楊 公 啊 , 禮 儀 部 的 楊 君 謙 先 生 , 他 就 自 言 自 語 啊 , 他 覺 得 , 跋 涉 千 里 , 能 得 魯 庵 , 他 已 經 心 滿 意 足 。

「 大 學 士 王 文 溪 、 學 縣 李 夢 陽 、 何 景 明 、 戶 部 秦 國 聲 , 皆 納 交 加 禮 。 」

「 弘 治 年 間 ( 公 元 1488 年 - 1506 年 ) , 主 法 興 隆 寺 , 大 闡 《 華 嚴 》 、 《 楞 嚴 》 、 《 圓 覺 》 諸 經 疏 鈔 , 四 方 學 者 皆 集 輪 下 」 , 就 是 四 方 學 者 彙 集 到 法 輪 之 下 , 「 轟 然 稱 云 」 。

這 句 話 的 意 思 就 是 , 四 方 的 學 者 都 在 千 手 觀 音 佛 面 前 來 聽 法 , 聽 《 華 嚴 》 、 聽 《 楞 嚴 經 》 、 聽 《 圓 覺 經 》 , 越 聽 啊 越 想 聽 , 越 聽 啊 越 喜 歡 , 所 以 說 : 「 您 其 他 地 方 什 麼 地 方 都 不 要 去 了 , 就 留 在 京 師 了 , 您 是 『 京 師 之 泰 』 。 」

「 自 明 開 國 已 來 , 慈 恩 一 宗 , 絕 其 師 授 。 」 這 裡 講 就 是 , 自 從 明 朝 開 國 以 來 , 從 唐 朝 興 起 的 慈 恩 宗 已 經 沒 有 了 師 授 了 。

「 師 於 行 腳 時 , 避 雨 村 廬 簷 下 , 聞 內 有 說 法 聲 , 聽 之 乃 相 宗 也 。 」 這 裡 的 「 相 宗 」 就 是 唯 識 宗 , 唯 識 宗 也 稱 為 「 法 相 唯 識 」 , 故 而 在 這 稱 為 「 相 宗 」 也 。

「 亟 入 , 見 一 翁 為 一 老 嫗 說 《 唯 識 論 》 , 師 遂 拜 請 , 因 留 月 餘 而 去 , 乃 疑 此 翁 非 凡 人 也 。 」

記 錄 這 段 文 字 的 人 , 他 也 考 慮 到 世 間 法 的 認 識 的 水 平 , 所 以 啊 , 他 沒 有 按 照 真 實 的 情 況 —— 只 發 生 待 了 「 幾 分 鐘 」 , 但 是 , 祂 得 到 了 報 應 和 報 答 。 「 見 一 老 翁 為 一 老 嫗 說 《 唯 識 論 》 , 師 遂 拜 請 , 因 留 月 餘 而 去 。 」 所 以 , 他 說 「 祂 留 下 了 一 個 多 月 才 走 」 。

其 實 , 祂 只 有 幾 分 鐘 而 已 , 天 晴 了 , 就 馬 上 走 了 。 因 為 在 深 山 老 林 裡 , 柴 米 油 鹽 都 是 很 有 問 題 的 , 因 此 啊 , 祂 也 本 來 就 不 打 算 多 待 。

但 是 , 祂 突 然 覺 悟 到 , 這 不 是 多 待 少 待 的 問 題 。 這 其 實 , 祂 只 不 過 才 幾 分 鐘 而 已 。 這 個 也 就 是 我 們 所 講 的 , 思 維 決 定 了 時 空 條 件 。 而 這 一 個 時 空 條 件 , 「 主 動 力 」 主 要 是 屋 內 的 初 聖 祖   薄 伽 梵   至 極 Vimalakirti , 祂 在 裡 頭 說 法 。

從 這 一 段 文 字 來 講 , 記 載 了 「 思 維 能 夠 影 響 時 空 」 的 這 故 事 和 這 一 個 「 非 科 學 」 而 又 是 科 學 的 這 麼 宇 宙 生 命 的 實 踐

這 段 文 字 中 講 : 「 《 華 嚴 會 玄 》 一 書 , 知 者 甚 少 。 永 樂 間 」 , 所 謂 的 「 永 樂 間 」 就 是 永 樂 年 間 , ( 1403 年 - 1425 年 ) , 這 22 年 時 間 中 , 這 是 永 樂 大 帝 登 基 的 時 候 。 「 棲 巖 大 師 亦 寶 其 傳 。 」

「 成 、 正 中 間 」 , 這 個 「 成 、 正 」 就 是 成 化 年 ( 公 元 1465 —— 公 元 1487 年 ) 、 正 德 年 ( 公 元 1491 年 - 公 元 1521 年 ) , 是 1465 年 - 1522 年 間 。 「 師 乃 與 諸 門 人 建 壇 開 講 」 , 同 時 呢 , 也 希 望 能 夠 把 祂 的 書 印 刷 出 版 , 所 以 「 復 謀 板 刻 之 以 佈 於 世 」 。

「 師 喜 讀 《 易 》 。 」 也 就 是 說 , 千 手 觀 音 的 化 身 —— 魯 庵 Buddha 祂 喜 歡 研 讀 中 國 的 經 典 《 易 經 》 。 「 其 陰 陽 消 長 、 悔 吝 之 機 , 皆 窮 其 微 。 」 這 裡 說 , 千 手 觀 音 佛 的 化 身 —— 魯 庵 Buddha 祂 非 常 喜 歡 念 中 國 文 化 中 的 《 易 經 》 。

祂 的 著 作 有 《 八 識 規 矩 頌 補 註 》 、 《 百 法 明 門 論 注 》 , 而 且 , 又 留 有 一 個 詩 文 集 叫 《 野 庵 集 》 、 《 棲 閒 集 》 , 這 兩 本 詩 文 並 行 於 世 , 留 下 了 文 字 的 足 跡 。

以 上 文 字 是 一 位 在 清 朝 的 在 蘇 州 的 一 位 法 師 所 寫 的 。 這 位 法 師 是 蘇 州 永 定 寺 弘 方 法 師 , 記 載 在 《 賢 首 宗 乘 》 這 樣 一 本 書 裡 頭 。 記 載 是 非 常 的 簡 明 扼 要 。

所 以 啊 , 我 們 可 以 從 千 手 觀 音 佛 化 身 佛 下 降 娑 婆 的 行 持 來 看 , 祂 是 非 常 地 專 注 於 佛 法 的 研 究 , 尤 其 是 專 注 於 賢 首 宗 。

賢 首 宗 , 這 裡 所 表 達 的 內 容 啊 , 祂 非 常 非 常 的 豐 富 。 因 為 祂 是 精 通 中 國 文 化 , 同 時 , 祂 的 記 載 也 表 達 了 ,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在 傳 承 的 過 程 之 中 , 祂 是 明 學 賢 首 , 暗 修 密 宗 , 是 很 不 同 的 。

而 且 , 祂 的 弘 法 道 途 、 弘 法 的 行 持 經 歷 說 明 了 , 在 歷 史 上 , 自 從 唐 武 宗 滅 佛 以 後 ,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, 祂 是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的 僧 人 , 祂 是 同 時 修 持 賢 首 宗 、 唯 識 宗 、 禪 宗 的 , 明 修 顯 , 暗 修 密 , 一 邊 保 持 密 宗 法 脈 的 傳 承 。

從 這 一 歷 史 事 實 而 言 ,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歷 代 聖 祖 們 捨 寺 融 俗 , 不 墮 聲 色 , 廣 融 密 法 於 唯 識 , 中 觀 , 如 來 藏 , 華 嚴 , 禪 宗 , 淨 土 等 諸 藏 之 中 。 故   聖 宗 開 示 : 「 華 嚴 興 則 密 興 , 唯 識 興 則 密 盛 , 禪 宗 大 興 則 密 宗 大 興 , 淨 土 興 則 密 宗 大 興 」

因 為 , 根 據 大 明 的 法 律 【 1 】 , 如 果 和 尚 混 入 民 間 , 並 且 在 民 間 做 瑜 伽 、 唱 焰 口 、 做 法 事 , 被 查 到 , 那 麼 就 是 要 砍 頭 的 。 正 由 於 這 一 條 , 在 明 朝 , 聖 密 宗 還 是 在 一 種 非 常 艱 苦 曲 折 的 環 境 之 下 發 展 生 存 的 。

由 於 時 間 的 原 因 , 我 們 的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。

各 位 聽 眾 再 見 。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很 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今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明 天 繼 續 地 恭 聆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, 謝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【 1 】 洪 武 十 六 年 ( 1383 ) 四 月 , 啟 奏 明 太 祖 , 批 准 建 立 新 寺 , 名 崇 善 禪 寺 。 制 定 瑜 伽 顯 密 法 事 儀 式 及 諸 真 言 密 咒 成 規 , 行 於 天 下 , 諸 山 寺 院 永 遠 遵 守 , 凡 持 瑜 伽 教 僧 , 經 過 試 驗 , 通 習 成 規 儀 式 者 方 許 為 僧 。 二 十 四 年 ( 1391 ) 禁 止 僧 人 不 入 叢 林 , 與 民 間 雜 處 。 私 有 眷 屬 , 潛 住 民 間 者 梟 首 示 眾 , 容 隱 窩 藏 者 流 三 千 里 。 瑜 伽 僧 赴 應 每 日 每 僧 五 百 文 , 主 磬 、 寫 疏 、 召 請 三 執 事 各 一 千 文 。 陳 設 經 像 香 燈 , 供 給 闍 黎 等 項 勞 役 一 千 文 , 文 書 除 一 表 三 申 三 牒 三 帖 三 疏 三 榜 , 不 得 妄 費 紙 札 。 民 間 世 俗 不 得 仿 僧 瑜 伽 呼 為 善 友 , 違 者 罪 以 游 食 。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