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677 次
2017 年 5 月 27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 

樂 曲 高 妙   相 知 可 貴

 

廣 播 電 臺 :

非 常 感 恩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賜 與 我 們 今 天 的 聖 緣 , 來 到 廣 播 電 臺 上 來 作 聖 密 龍 講 的 聖 示 。

薄 伽 梵   師 尊 您 好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知 音 難 遇 難 求 , 然 而 , 很 難 得 最 近 有 多 位 知 音 遠 道 來 到 塔 州 探 訪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, 相 互 之 間 做 了 很 密 切 的 交 流 。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將 特 別 與 大 家 介 紹 有 關 的 詳 細 情 況 。

現 在 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作 聖 密 龍 講 聖 示 。

 
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7527 日 , 星 期 六 , 第 677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我 相 信 , 在 最 近 一 個 階 段 以 來 , 各 位 聽 眾 都 已 經 關 注 到 , 有 不 少 的 來 賓 聖 緣 具 足 , 都 來 到 了 塔 斯 馬 尼 亞 霍 巴 特 。 來 到 了 霍 巴 特 , 不 期 而 遇 , 都 成 為 了 好 朋 友 。

當 然 , 首 先 有 霍 巴 特 的 華 人 , 有 我 們 的 唐 大 姐 啦 , 也 有 我 們 的 徐 哲 啦 , 也 有 我 們 的 華 人 會 的 會 長 夫 婦 , 以 及 好 幾 位 大 學 的 教 授 。 最 初 , 當 我 們 剛 來 到 霍 巴 特 的 時 候 , 大 學 的 一 些 教 授 們 對 我 們 還 不 大 瞭 解 , 多 少 還 有 一 點 誤 解 , 現 在 這 些 誤 解 都 慢 慢 地 消 除 了 。

還 有 我 們 親 愛 的 州 長 、 親 愛 的 市 長 、 以 及 包 括 我 們 的 塔 斯 馬 尼 亞 的 親 愛 的 總 督 。 這 三 位 人 民 的 父 母 官 都 可 以 稱 之 為 「 親 愛 的 」 , 都 對 我 們 加 深 了 印 象 , 建 立 了 友 誼 , 成 為 了 好 朋 友 。

祖 國 大 陸 的 , 還 有 原 來 中 國 北 京 的 祖 國 的 投 資 融 資 委 員 會 的 主 席 余 延 慶 先 生 , 他 現 在 是 香 港 的 投 資 融 資 委 員 會 主 席 。 還 有 我 們 老 一 輩 的 電 影 導 演 謝 飛 先 生 。 也 有 我 們 親 愛 的 好 朋 友 、 故 宮 博 物 院 的 研 究 員 祖 莪 女 士 , 她 是 一 位 文 物 鑒 定 專 家 。 更 有 北 京 的 張 大 姐 。

我 們 前 幾 任 的 祖 國 駐 墨 爾 本 總 領 事 館 的   宋 昱 旻 總 領 事 , 以 及 更 前 任 的 施 偉 強 總 領 事 。

還 有 學 術 界 北 京 大 學 久 負 盛 名 的 , 對 佛 法 教 理 和 修 持 實 踐 有 深 刻 而 廣 泛 研 究 的 , 博 士 生 導 師 , 專 家 , 前 任 的 北 京 大 學 的 佛 學 院 院 長 樓 宇 烈 老 教 授 。 最 近 還 有 中 國 科 學 院 的 社 會 科 學 院 的 宗 教 研 究 所 的 博 士 生 導 師 、 中 國 社 會 科 學 院 的 、 高 級 法 院 的 院 長 。 還 有 趙 樸 初 研 究 會 的 殷 書 林 先 生 。 還 有 南 京 大 學 歷 史 系 李 良 玉 教 授 大 學 。 以 及 福 建 大 學 的 師 紅 文 學 教 授 。

這 些 教 授 都 光 臨 霍 巴 特 , 視 察 中 國 漢 傳 密 學 研 究 院 、 視 察 智 及 博 物 館 、 視 察 南 天 極 地 的 金 剛 禪 寺 —— 地 球 最 南 端 的 佛 廟 , 都 對 我 們 澳 大 利 亞 塔 州 中 國 佛 教 學 院 作 出 了 肯 定 的 評 價 以 及 正 面 的 指 引 。

特 別 是 最 近 的 魏 來 先 生 , 祖 國 對 澳 大 利 亞 2016 年 在 投 融 資 方 面 十 大 傑 出 的 風 雲 人 物 。

最 新 的 墨 爾 本 總 領 事 趙 建 總 領 事 以 及 黃 國 斌 副 總 領 事 都 光 臨 塔 州 , 非 常 令 人 高 興 。

我 們 猶 如 春 秋 戰 國 時 期 的 這 位 古 琴 師 伯 牙 一 樣 , 遇 到 了 知 音 —— 鍾 子 期 。

為 什 麼 我 們 想 到 了 這 個 典 故 呢 ?

因 為 , 最 近 , 世 界 上 的 科 學 家 , 特 別 是 美 國 的 科 學 家 , 一 直 對 外 星 人 是 否 存 在 , 甚 至 對 外 星 人 是 否 是 地 球 人 祖 先 的 問 題 , 爭 論 不 休 。

最 近 階 段 來 , 美 國 航 天 局 ( NASA ) 宣 佈 發 現 一 個 酷 似 太 陽 系 的 行 星 系 統 , 有 7 顆 大 的 行 星 。 其 中 有 3 顆 確 定 為 適 宜 於 人 類 的 居 住 , 在 這 個 3 顆 行 星 上 很 可 能 還 有 液 態 的 水 。 這 個 與 地 球 只 有 40 光 年 的 水 瓶 座 行 星 系 讓 全 人 類 的 科 學 家 興 奮 起 來 。

在 我 們 肉 眼 所 能 見 到 , 以 及 我 們 的 望 遠 鏡 , 藉 助 於 我 們 的 電 射 望 遠 鏡 , 於 廣 袤 的 宇 宙 中 , 尋 找 著 地 球 的 同 伴 。 由 於 現 在 還 不 能 夠 確 切 的 看 到 , 所 以 , 想 像 就 非 常 豐 富 了 。 不 能 夠 走 得 太 遠 , 所 以 , 讓 我 們 宇 宙 航 天 的 探 測 器 「 代 步 」 。 「 旅 行 者 2 號 」 就 是 這 樣 一 個 空 間 的 探 測 器 。

在 20 世 紀 70 年 代 , 那 是 1977 年 8 月 20 號 , 也 就 是 說 , 距 離 今 天 40 週 年 前 , 美 國 的 宇 航 局 ( NASA ) 把 一 顆 叫 「 旅 行 者 2 號 」 的 人 造 的 飛 行 器 投 進 了 宇 宙 , 發 向 了 太 空 。

這 個 「 旅 行 者 2 號 」 呢 , 它 的 特 殊 之 處 就 是 因 為 它 把 人 類 的 聲 音 帶 向 了 太 空 。 在 這 個 上 面 裝 載 有 一 張 珍 貴 的 鍍 金 的 唱 盤 , 這 一 張 鍍 金 的 唱 盤 記 載 著 整 個 人 類 的 文 明 , 代 表 著 全 人 類 的 聲 音 。

科 學 家 們 希 望 , 地 球 上 的 音 樂 沒 有 國 界 的 限 制 , 它 一 定 也 沒 有 「 行 星 界 」 的 限 制 , 這 些 音 樂 能 夠 直 接 地 與 外 太 空 文 明 地 溝 通 。

我 們 直 接 地 提 到 的 , 值 得 介 紹 一 下 的 是 , 在 這 一 個 音 樂 的 唱 盤 中 , 有 一 首 樂 曲 選 自 於 中 國 。 那 就 是 古 琴 曲 , 它 的 名 字 叫 《 流 水 》 。

為 什 麼 是 《 流 水 》 呢 ? 什 麼 音 樂 可 以 代 表 我 們 古 老 的 東 方 呢 ?

當 時 在 哥 倫 比 亞 大 學 藝 術 學 院 執 教 的 一 位 周 文 中 先 生 說 , 他 就 是 推 薦 了 一 首 曲 目 , 就 是 古 琴 曲 《 流 水 》 。

因 為 音 樂 是 沒 有 國 界 的 , 也 許 只 有 音 樂 能 夠 直 接 地 與 外 太 空 文 明 溝 通 。 但 是 , 挑 選 音 樂 的 工 作 卻 費 盡 了 腦 子 , 頗 有 周 折 。 其 中 , 負 責 推 薦 中 國 樂 曲 的 是 當 時 的 在 哥 倫 比 亞 大 學 藝 術 學 院 任 教 的 周 文 中 先 生 , 他 僅 僅 是 推 薦 了 一 首 曲 目 , 就 是 古 琴 曲 《 流 水 》 。

那 麼 , 為 什 麼 要 推 薦 這 一 個 《 流 水 》 呢 ?

這 個 古 琴 曲 是 春 秋 戰 國 時 期 一 名 在 湖 北 荊 州 人 , 叫 伯 牙 的 人 創 作 的 。 他 是 一 個 楚 國 人 , 但 是 , 他 卻 是 一 個 晉 國 的 上 大 夫 , 精 通 琴 藝 。 伯 牙 撫 琴 , 是 他 回 國 的 途 中 發 生 的 , 因 為 他 回 國 , 從 晉 國 回 到 楚 國 探 親 。

這 件 事 情 被 戰 國 時 期 的 鄭 人 , 就 是 鄭 國 人 列 禦 寇 , 記 載 進 了 他 的 著 作 中 , 他 的 著 作 就 稱 為 《 列 子 》 , 這 個 「 列 」 是 列 寧 的 列 。

這 位 伯 牙 , 姓 伯 , 名 瑞 。 但 後 來 由 於 讀 音 的 差 異 , 被 明 代 的 小 說 家 馮 夢 龍 所 寫 的 《 警 世 通 言 》 中 間 誤 讀 為 「 俞 」 。 那 怎 麼 樣 會 誤 讀 的 呢 ? 因 為 他 這 小 段 的 題 目 是 這 樣 的 : 「 子 期 遇 伯 牙 」 , 也 就 是 說 , 子 期 啊 , 碰 到 了 伯 牙 。

這 位 子 期 呢 , 就 是 鍾 子 期 , 是 漢 陽 集 賢 村 的 人 。 集 賢 村 的 人 啊 , 當 地 的 老 百 姓 流 傳 以 子 期 懂 得 伯 牙 的 琴 , 而 引 以 為 光 榮 。

因 為 「 子 期 遇 伯 牙 , 千 古 傳 知 音 」 , 那 麼 , , 這 一 位 明 代 的 小 說 家 馮 夢 龍 先 生 , 他 因 為 是 蘇 州 人 , 蘇 州 人 聽 這 個 「 子 期 遇 伯 牙 」 , 這 個 「 遇 」 理 解 錯 以 為 碰 到 了 、 遇 到 了 「 俞 」 伯 牙 。

其 實 , 伯 牙 , 他 本 來 就 是 姓 「 伯 」 , 「 遇 」 就 是 遇 到 的 意 思 , 而 不 是 一 個 姓 。 由 於 聽 誤 了 , 就 把 它 記 載 成 為 「 子 期 俞 伯 牙 」 。 這 個 「 俞 」 字 就 是 寫 《 紅 樓 夢 》 的 那 個 對 《 紅 樓 夢 》 的 高 度 評 價 的 這 位 俞 平 伯 的 俞 。

其 實 , 伯 牙 的 「 伯 」 是 當 時 的 春 秋 戰 國 的 一 個 通 常 能 夠 聽 得 到 的 姓 。 當 時 有 幾 個 著 名 的 歷 史 故 事 , 比 如 : 周 武 王 時 期 , 有 〝 不 食 周 粟 〞 的 伯 夷 就 是 姓 「 伯 」 。 秦 穆 王 時 期 , 有 對 馬 很 有 研 究 的 、 擅 長 相 馬 的 一 位 能 手 , 稱 為 伯 樂 , 「 伯 樂 相 馬 」 是 很 有 名 的 故 事 , 也 姓 「 伯 」 。 說 明 啊 , 當 時 春 秋 戰 國 時 期 , 這 「 伯 」 姓 非 常 的 流 行 。

當 然 ,   聖 宗 這 樣 講 呢 , 主 要 是 讓 幼 年 我 , 喜 歡 聽 故 事 的 我 , 能 夠 融 會 貫 通 , 想 到 這 「 伯 」 是 流 行 的 姓 , 而 不 是 姓 「 俞 」 。

後 來 , 千 古 傳 知 音 啊 , 子 期 遇 伯 牙 , 那 麼 就 變 成 了 , 「 遇 」 , 碰 到 了 伯 牙 , 就 變 成 了 「 「 子 期 俞 伯 牙 」 」 , 這 理 解 錯 了 。 子 期 本 身 就 是 姓 「 鍾 」 , 叫 鍾 子 期 , 是 春 秋 戰 國 時 期 漢 陽 集 賢 村 人 士 。

《 流 水 》 這 一 曲 子 典 故 啊 , 最 早 是 見 於 《 列 子 》 的 《 湯 問 》 。 《 列 子 》 的 作 者 姓 列 , 列 寧 的 列 , 列 禦 寇 。 典 故 最 早 見 於 《 列 子 · 湯 問 》 。

在 今 人 用 典 實 踐 中 , 這 一 典 故 慢 慢 地 發 展 出 了 七 十 餘 個 典 型 的 和 音 樂 有 關 的 描 述 , 〝 樂 曲 高 妙 〞 、 〝 相 知 可 貴 〞 、 〝 知 音 難 尋 〞 、 〝 痛 失 知 音 〞 、 〝 情 趣 閒 適 〞 等 典 義 , 還 存 在 著 種 種 的 典 故 反 用 的 現 象 。

因 此 啊 , 《 高 山 流 水 》 , 中 國 古 琴 曲 , 屬 於 中 國 十 大 古 曲 之 一 。 這 一 個 《 高 山 流 水 》 說 的 就 是 先 秦 的 琴 師 伯 牙 在 荒 山 野 地 彈 琴 , 是 從 晉 國 回 到 楚 國 去 探 親 的 時 候 , 路 上 碰 到 了 鍾 子 期 , 鍾 子 期 竟 然 能 夠 領 會 這 是 描 繪 「 峨 峨 兮 若 泰 山 」 「 洋 洋 兮 若 江 河 」 。 伯 牙 非 常 驚 訝 , 驚 歎 到 : 「 善 哉 , 善 哉 , 子 之 心 而 與 吾 心 同 ! 」 也 就 是 說 , 鍾 子 期 死 了 , 伯 牙 痛 失 知 音 , 摔 琴 絕 弦 , 終 身 不 彈 , 故 有 《 高 山 流 水 》 之 曲 。

我 們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, 作 為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, 從 1989 年 , 孤 僧 出 行 , 跨 過 羅 湖 橋 , 來 到 地 球 最 南 端 , 創 建 了 佛 廟 , 樹 立 了 四 大 天 王 、 兩 大 石 獅 子 , 建 立 了 智 及 博 物 館 , 創 建 了 中 國 漢 傳 密 學 研 究 院 , 創 建 了 中 國 佛 教 學 院 , 將 近 三 十 年 來 , 終 於 遇 到 知 音 , 我 們 非 常 的 高 興 。

尤 其 是 《 澳 大 利 亞 華 人 年 鑑 》 總 編 輯 馮 小 洋 先 生 引 領 了 一 批 又 一 批 的 珍 貴 的 客 人 來 到 了 我 們 這 , 對 我 們 所 做 的 一 切 , 給 予 了 充 份 的 、 正 面 的 、 高 度 的 評 價 。

因 此 , 令 我 們 想 到 了 這 一 個 曲 子 , 而 聯 繫 到 四 十 年 前 , 這 一 個 美 國 航 天 家 宇 航 局 ( NASA ) , 那 一 年 的 8 月 20 號 , 把 這 個 「 知 音 」 發 向 了 太 空 , 這 個 「 知 音 」 頭 有 使 用 的 古 琴 曲 , 就 是 《 流 水 》 。

這 一 個 《 流 水 》 是   聖 宗 非 常 喜 歡 的 曲 子 , 從 小 就 把 這 個 故 事 講 給 我 聽 。 我 相 信 , 這 是 〝 寓 法 於 樂 〞 、 〝 寓 教 於 樂 〞 的 綬 紀 。

現 在 , 「 知 音 之 緣 」 慢 慢 成 熟 了 。 為 了 這 一 個 緣 , 我 們 要 把 中 國 佛 教 這 一 面 旗 幟 高 高 地 舉 起 , 完 成 我 們 的 歷 史 使 命 。

各 位 聽 眾 , 今 天 由 於 時 間 的 原 因 ,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, 明 天 再 見 。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很 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今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明 天 繼 續 地 恭 聆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, 謝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