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662 次
2017 年 4 月 2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 

靈 性 由 七 千 四 百 萬 億
的 靈 子 所 組 成

 
 

廣 播 電 臺 :

在 昨 天 的 廣 播 面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藉 薩 滿 教 大 師 到 訪 塔 州 中 國 佛 教 學 院 做 學 術 交 流 的 聖 緣 , 給 我 們 分 享 了 薩 滿 教 的 相 關 教 相 , 今 天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將 為 我 們 宣 講 關 於 「 靈 子 」 的 相 關 法 理 。

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聖 示 , 有 請   師 尊

 
薄 伽 梵   師 尊 :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742 號 , 星 期 天 , 第 662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昨 天 , 我 們 講 到 薩 滿 的 故 事 。 這 位 薩 滿 大 師 他 對 佛 像 非 常 的 恭 敬 , 他 進 了 塔 州 中 國 佛 教 學 院 , 就 對 門 口 的 大 佛 像 行 禮 。 他 簽 到 了 貴 賓 簿 以 後 進 了 清 涼 地 。

清 涼 地 供 奉 著 千 手 觀 音 。 千 手 觀 音 是 具 有 大 能 力 的 一 尊 「 神 」 , 也 是 傳 統 的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的 主 要 供 奉 的 佛 之 一 。 我 告 訴 他 , 因 為 是 在 澳 洲 , 澳 洲 人 啊 , 對 佛 本 來 是 沒 有 什 麼 概 念 , 他 們 只 有 對 神 有 概 念 , 因 為 澳 洲 是 個 基 督 教 國 家 , 因 此 , 我 們 在 翻 譯 的 時 候 , 有 的 時 候 把 佛 翻 譯 成 為 「 神 」 , 千 手 觀 音 是 有 大 能 力 的 一 尊 「 神 」 。

從 我 們 接 觸 的 過 程 中 , 察 覺 到 他 身 上 感 受 到 了 佛 的 光 輝 , 感 受 到 了 佛 的 能 量 。 雖 然 他 身 上 、 臉 上 表 現 出 看 起 來 非 常 自 然 的 動 作 , 我 相 信 , 這 是 他 是 一 些 職 業 性 的 、 不 經 意 的 一 些 動 作 , 是 感 受 到 佛 的 能 量 的 正 常 反 應 。

到 了 一 樓 , 我 們 供 奉 著 大 聖 佛 祖 的 像 , 也 讓 他 們 參 觀 了 我 們 金 剛 禪 修 持 班 的 演 講 的 大 廳 , 也 讓 他 們 參 觀 了 種 種 的 我 們 的 佛 畫 。 這 位 神 剪 大 師 戴 舫 女 士 她 對 我 們 的 《 法 界 源 流 圖 》 非 常 感 興 趣 , 兩 位 都 仔 細 地 體 察 了 《 法 界 源 流 圖 》 的 〝 能 量 〞 。

同 時 , 也 到 我 們 的 法 器 架 , 聖 密 的 傳 承 法 器 是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的 傳 統 法 器 。 這 個 六 大 傳 統 的 法 器 對 應 於 六 宇 宙 金 剛 杵 。 當 打 開 這 個 法 器 架 的 時 候 , 他 們 也 都 非 常 仔 細 地 觀 察 了 這 些 法 器 , 向 他 們 一一 介 紹 了 法 器 的 功 能 。

當 他 們 進 入 演 講 大 廳 , 牆 上 的 壁 畫 的 時 候 , 他 們 對 一 般 的 壁 畫 的 感 受 沒 有 表 示 出 特 別 的 反 應 , 但 是 , 當 他 們 看 到 我 帶 著 聖 密 宗 的 隊 伍 在 台 灣 千 佛 山 萬 人 大 會 上 , 護 摩 大 會 上 行 走 的 大 照 片 時 , 他 們 非 常 驚 異 地 看 到 在 這 個 畫 面 上 有 著 許 多 的 「 靈 子 」 , 他 們 非 常 的 驚 異 地 感 受 到 、 現 實 地 感 受 到 上 面 的 「 靈 子 」 的 能 量 。

由 於 時 間 的 緊 迫 , 我 們 很 快 的 又 轉 到 了 南 天 極 地 大 雷 音 寺 的 金 剛 禪 寺 四 大 天 王 的 安 奉 之 地 。 他 們 看 到 四 大 天 王 那 麼 巨 大 , 石 獅 子 也 很 雄 偉 , 可 以 這 樣 講 , 確 實 具 有 震 撼 的 效 果 。

因 為 我 們 所 知 道 , 薩 滿 的 大 師 是 非 常 崇 拜 石 頭 的 。 講 起 石 頭 , 實 際 上 , 在 我 們 不 同 的 法 場 , 陳 列 著 各 種 各 樣 的 石 頭 , 尤 其 是 從 天 外 來 的 隕 石 , 這 些 隕 石 都 反 映 了 最 原 始 的 生 命 力 量 。 宗 下 保 存 的 、 所 珍 藏 的 這 些 隕 石 , 品 種 繁 多 , 具 有 各 種 各 樣 的 代 表 性 的 生 命 力 。 但 是 , 由 於 時 間 的 關 係 , 我 們 沒 有 機 會 讓 他 參 觀 這 些 石 頭 , 我 們 只 參 觀 了 石 獅 子 , 他 對 石 獅 子 就 非 常 的 讚 歎 , 說 : 「 這 真 是 很 雄 偉 ! 」

因 為 我 們 知 道 , 石 頭 對 於 薩 滿 來 說 具 有 特 別 的 意 義 。 薩 滿 在 他 們 的 祭 祀 中 , 在 他 們 的 過 程 中 , 在 所 謂 的 「 請 神 」 、 「 上 神 」 、 「 下 神 」 的 過 程 中 , 許 多 關 要 之 處 都 要 運 用 到 石 頭 , 藉 助 石 頭 的 宇 宙 原 動 力 , 藉 助 石 頭 的 宇 宙 生 命 力 , 藉 助 石 頭 的 無 堅 不 摧 的 力 量 。

從 某 種 意 義 上 講 , 我 們 所 謂 的 「 金 剛 禪 」 的 「 金 剛 」 , 「 金 剛 」 實 際 上 祂 也 是 一 種 石 頭 。 當 然 , 作 為 我 們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而 言 ,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就 已 經 不 是 古 印 度 的 原 始 的 密 教 , 就 不 是 古 印 度 的 原 始 的 密 宗 , 而 是 進 行 了 中 國 化 的 密 宗 、 提 升 了 的 密 宗 。 但 是 , 提 升 了 的 密 宗 都 離 不 開 最 原 始 的 宇 宙 生 命 力 , 最 原 始 的 宇 宙 生 命 力 實 際 上 就 是 在 石 頭 中 間 。

而 我 們 的 四 大 天 王 和 石 獅 子 不 僅 僅 體 現 了 石 頭 的 宇 宙 生 命 力 , 而 且 , 體 現 了 四 大 天 王 , 體 現 了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  佛 祖 的 力 量 。 這 是 一 個 神 聖 的 力 量 , 因 此 , 四 大 天 王 歷 來 傳 統 的 就 是 我 們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特 徵 性 的 佛 像 。

四 大 天 王 和 千 手 觀 音 這 兩 個 佛 像 , 千 手 觀 音 是 銅 的 , 四 大 天 王 是 石 頭 的 , 兩 個 鎮 寺 的 石 獅 也 是 石 頭 的 , 這 些 都 是 令 薩 滿 法 王 非 常 振 奮 、 非 常 震 撼 的 力 量 。 我 感 受 得 到 他 內 心 的 激 動 , 我 也 感 受 得 到 他 們 不 自 覺 地 出 現 的 各 種 各 樣 的 能 量 反 應 。

他 問 我 : 「 這 四 大 天 王 表 示 什 麼 意 思 ? 」 我 告 訴 他 , 這 就 是 東 、 南 、 西 、 北 這 樣 的 方 位 , 我 們 的 方 位 排 列 跟 一 般 的 顯 教 的 排 列 有 一 點 點 不 同 。 第 一 個 , 東 方 持 國 天 王 , 第 二 個 , 南 方 增 長 天 王 , 這 兩 尊 天 王 確 立 在 左 邊 。 祂 們 各 自 的 功 能 , 我 向 他 一 一 地 加 以 介 紹 , 一 直 介 紹 到 最 後 一 尊 , 西 方 的 廣 目 天 王 、 北 方 的 多 聞 天 王 , 我 一 一 地 跟 他 加 以 分 析 , 每 一 個 天 王 所 不 同 的 功 用 以 及 對 人 類 的 關 係 。 尤 其 北 方 多 聞 天 王 ( 毗 沙 門 天 王 ) 跟 我 們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相 互 之 間 的 關 係 最 為 密 切 。

因 此 , 歷 來 作 為 密 教 的 特 徵 , 我 們 都 有 供 奉 膜 拜 四 大 天 王 的 聖 密 傳 統 習 俗 。 因 此 , 這 四 大 天 王 目 前 來 看 是 澳 洲 同 類 型 天 王 中 最 高 的 , 因 為 有 七 米 高 。

法 王 仔 細 地 端 詳 了 四 大 天 王 四 周 所 刻 的 「 金 剛 禪 寺 」 以 及 所 刻 的 會 徽 。 我 向 他 介 紹 , 我 們 的 會 徽 就 是 表 示 宇 宙 原 動 力 , 石 頭 又 是 宇 宙 原 動 力 , 他 聽 了 , 大 為 讚 歎 。

我 們 跟 他 一 起 分 享 了 四 大 天 王 的 法 理 以 後 , 我 告 訴 他 , 這 還 是 一 些 粗 淺 的 法 理 , 我 們 還 有 系 統 的 儀 規 、 系 統 的 咒 語 , 系 統 的 儀 規 、 系 統 的 咒 語 分 別 對 應 不 同 根 器 的 眾 生 和 不 同 根 器 眾 生 身 上 種 種 的 負 能 量 跟 魔 障 。 所 以 , 我 們 這 個 四 大 天 王 是 真 的 , 密 宗 的 四 大 天 王 是 真 的 是 可 以 跟 佛 溝 通 的 聖 像 。 與 佛 溝 通 , 我 們 有 很 多 的 方 法 , 有 系 統 的 儀 規 、 系 統 的 理 論 , 對 於 不 同 根 器 的 眾 生 , 我 們 有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來 加 以 反 映 的 。 法 王 聽 了 以 後 頻 頻 點 頭 。

而 後 , 我 們 又 讓 他 瞻 仰 了 大 雄 寶 殿 。 他 對 佛 像 進 行 了 恭 敬 的 敬 禮 , 尤 其 是 當 他 觀 賞 到 我 們 宋 代 的 、 唐 代 的 、 清 代 的 一 些 供 奉 的 法 器 , 他 表 示 了 非 常 的 驚 異 。

同 時 , 我 向 他 解 釋 了 六 宇 宙 金 剛 杵 , 他 也 感 受 了 六 宇 宙 金 剛 杵 的 能 量 。 同 時 , 我 向 他 介 紹 了 六 宇 宙 金 剛 杵 的 一 些 法 理 。

六 宇 宙 金 剛 杵 是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特 徵 性 的 法 器 , 祂 又 完 全 不 同 於 在 我 們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中 國 佛 教 學 院 一 樓 所 看 到 的 六 大 法 器 , 那 個 六 大 法 器 表 法 〝 六 宇 宙 〞 。 祂 是 祂 的 外 延 , 祂 濃 縮 的 宇 宙 形 象 實 際 上 就 是 這 六 宇 宙 金 剛 杵 和 金 剛 鈴 結 合 在 一 起 的 。

於 他 而 言 , 或 許 這 些 理 論 都 是 第 一 次 聽 見 , 因 為 他 很 謙 遜 , 他 總 是 說 : 「 向 您 學 習 。 」 他 在 大 雄 寶 殿 內 也 撞 了 鐘 , 留 下 了 他 的 聲 音 , 留 下 了 他 的 足 跡 。

當 然 , 後 來 在 過 堂 的 時 候 , 我 們 又 做 了 進 一 步 的 學 術 上 的 交 流 , 並 且 , 由 於 他 事 先 原 有 的 安 排 , 下 午 就 告 辭 了 。 時 間 是 非 常 的 倉 促 , 在 這 個 倉 促 的 短 暫 的 時 間 交 流 裡 , 我 們 做 了 很 好 的 思 想 上 、 精 神 上 、 靈 性 上 的 溝 通 、 交 流 , 做 了 相 互 的 學 習 。

我 們 講 到 「 靈 子 」 , 從 剛 才 所 講 的 「 靈 子 」 而 言 , 實 際 上 , 從 某 種 意 義 上 講 , 都 是 「 靈 子 」 的 反 應 , 就 包 括 我 們 的 語 言 的 討 論 , 也 是 「 靈 子 」 的 反 應 。

人 有 七 千 四 百 萬 脈 道 , 這 個 七 千 四 百 萬 脈 道 實 際 上 有 七 千 四 百 萬 億 的 「 靈 子 」 , 或 者 , 從 無 量 億 來 講 , 就 七 千 四 百 萬 億 的 「 靈 子 」 。 七 千 四 百 萬 億 的 「 靈 子 」 在 哪 呢 ? 就 溝 通 於 人 體 和 宇 宙 之 間 。

「 靈 子 」 這 個 理 論 , 我 曾 經 跟 有 關 的 長 老 討 論 過 。 「 靈 子 」 , 所 謂 的 「 靈 子 」 就 是 宇 宙 能 量 的 反 映 , 祂 進 出 於 人 體 內 外 , 進 出 於 隱 態 世 界 和 顯 態 世 界 之 中 , 祂 是 可 以 被 調 配 的 。

「 靈 子 」 就 是 人 和 我 們 的 大 聖 釋 迦 牟 尼 佛 祖 交 流 、 溝 通 的 物 質 。 雖 然 祂 極 細 微 , 祂 有 粗 、 細 、 微 、 精 、 妙 的 各 種 不 同 的 功 用 。 這 些 功 用 在 以 後 我 們 的 教 法 中 間 ,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中 間 , 將 會 在 在 地 體 現 出 來 , 並 且 加 以 運 用 。

作 為 我 們 聖 密 行 者 而 言 , 知 道 了 這 一 些 , 有 什 麼 用 ? 知 道 了 這 一 些 , 主 要 是 要 讓 我 們 深 刻 地 、 深 入 地 知 道 宇 宙 規 律 、 人 生 究 竟 。

但 是 , 我 們 要 聯 繫 《 聖 祖 經 》 , 就 是 在 大 樓 中 陳 列 著   聖 祖 「 治 病 」 的 壁 畫 。   聖 祖 「 生 病 」 了 ,   佛 祖 派 祂 的 弟 子 去 探 望 祂 , 是   佛 祖 希 望 這 一 位 在 毗 耶 離 城 稱 之 為 「 長 者 」 的   初 聖 祖 —— 能 夠 教 導 祂 的 學 生 , 因 此 , 長 者 就 在 《 Vimalakirti Sutra 》 就 記 錄 了 祂 的 一 些 教 導 。

初 聖 祖 祂 怎 麼 說 ? 「 諸 仁 者 ! 是 身 無 常 、 無 彊 、 無 力 、 無 堅 、 速 朽 之 法 , 不 可 信 也 ! 」   初 聖 祖 祂 說 這 些 話 的 時 候 , 我 們 可 以 想 像 到 ,   佛 祖 實 際 上 是 跟   初 聖 祖 聯 合 起 來 , 是 在 做 〝 渡 眾 大 戲 〞 。

我 們 可 以 從 經 文 中 知 道 , 祂 是 躺 在 那 個 病 床 上 , 是 在   維 摩   聖 祖 小 小 的 寮 房 , 只 有 一 張 床 , 也 沒 有 其 他 的 設 備 。 祂 躺 在 床 中 間 , 向 來 探 望 祂 的 人 說 話 , 說 : 「 諸 位 , 我 們 這 一 個 身 體 是 父 母 所 生 的 肉 體 , 它 是 不 會 永 恆 存 在 的 , 而 且 非 常 的 不 堅 固 、 脆 弱 , 很 快 地 就 會 壞 了 , 不 要 信 賴 這 一 個 身 體 。 」

經 文 這 樣 講 , 那 麼 有 人 可 能 要 問 : 「   師 父 , 您 不 是 早 幾 次 聖 密 龍 講 中 講 到 , 《 長 壽 經 》 嗎 ? 有 活 到 兩 百 歲 嗎 ? 這 不 是 矛 盾 嗎 ? 」 其 實 , 這 並 沒 有 矛 盾 。

因 為 我 們 所 講 到 的 「 靈 子 」 , 今 天 已 經 成 就 了 因 緣 , 我 們 來 解 釋 。 「 是 身 無 常 、 無 彊 、 無 力 、 無 堅 、 速 朽 之 法 , 不 可 信 也 ! 」 要 能 夠 相 信 的 東 西 是 什 麼 呢 ? 就 是 那 個 「 靈 子 」 , 就 是 那 個 宇 宙 的 原 動 力 , 貫 穿 於 身 體 內 外 七 千 四 百 萬 億 的 靈 子 , 宇 宙 當 中 , 祂 是 永 恆 的 。

我 們 的 修 行 , 你 通 讀 《 長 壽 經 》 , 你 就 會 明 白 。 這 說 「 長 壽 」 , 所 謂 的 「 長 壽 」 , 肉 體 就 是 到 了 兩 百 歲 也 是 要 化 解 的 , 也 就 是 說 , 是 「 速 朽 之 法 」 。 兩 百 年 算 什 麼 ? 作 為 宇 宙 而 言 , 多 少 萬 億 年 了 , 兩 百 年 真 是 「 彈 指 一 揮 間 」 吶 。 所 以 , 軀 體 可 以 消 亡 , 「 靈 子 」 不 會 消 亡 , 也 就 是 說 , 靈 性 不 會 消 亡 , 靈 性 是 由 七 千 四 百 萬 億 的 「 靈 子 」 所 組 成 。

「 長 壽 」 是 從 這 個 意 義 上 來 講 長 壽 。 軀 體 , 你 就 是 到 了 兩 百 年 , 也 會 消 亡 , 沒 有 什 麼 值 得 可 以 留 戀 的 。

因 此 , 兩 個 經 文 並 沒 有 矛 盾 。 《 聖 祖 經 》 是 在 講 根 本 法 理 , 而 在 這 個 根 本 法 理 上 , 表 現 了 聖 密 宗 的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。 而 《 長 壽 經 》 是 表 現 出 了 圓 相 , 表 現 出 了 我 們 聖 教 虹 轉 法 門 的 殊 勝 。

因 此 , 「 靈 子 」 是 永 恆 的 , 靈 性 是 永 恆 的 , 相 互 之 間 沒 有 矛 盾 。 我 們 的 身 體 是 無 常 的 , 也 沒 有 什 麼 力 , 也 沒 有 什 麼 堅 , 都 是 速 朽 的 。 我 們 「 靈 子 」 的 載 體 —— 這 一 個 肉 體 , 僅 僅 是 一 個 暫 時 的 借 用 戶 。 但 是 , 我 們 這 要 講 的 、 要 學 的 是 永 恆 生 命 之 法 。

聖 密 龍 講 今 天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, 下 一 次 再 見 。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下 星 期 繼 續 恭 聆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。

謝 謝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