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654 次
2017 年 3 月 5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 

自 受 用 他 受 用 機 感 扣

 
 

廣 播 電 臺 :

在 昨 天 的 廣 播 面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繼 續 跟 我 們 解 密 「 聖 維 摩 詰 經 見 阿 絲 律 耶 佛 品 」 的 相 關 教 法 。

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聖 示 , 有 請   師 尊

 
薄 伽 梵   師 尊 :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735 號 , 星 期 天 , 第 654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今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, 繼 昨 天 對 〝 自 受 用 身 、 他 受 用 身 〞 的 解 讀 , 也 是 對 《 Vimalakirti Sutra 》 , 也 就 是 《 佛 說 維 摩 詰 所 說 不 思 議 解 脫 法 門 經 》 第 十 二 品 《 見 阿 佛 品 》 的 繼 續 深 入 的 解 讀 。 開 始 進 入 了 最 初 一 段 經 文 , 「 爾 時 , 世 尊 問 維 摩 詰 , 汝 欲 見 如 來 , 為 以 何 等 觀 如 來 乎 ? 維 摩 詰 言 , 如 自 觀 身 實 相 , 觀 佛 亦 然 」

如 自 觀 身 實 相 , 這 句 話 , 我 們 修 法 的 各 種 目 的 , 是 要 能 夠 觀 身 實 相 , 維 摩 聖 祖 說 : 〝 如 自 觀 身 實 相 〞 , 實 相 是 本 空 的 , 也 即 是 靈 性 智 慧 的 悟 道 。 觀 自 己 身 體 的 實 相 是 空 的 。 所 以 啊 , 初 聖 祖 就 回 答 , 〝 觀 佛 亦 然 〞 , 觀 佛 的 身 體 一 樣 是 空 的 。 經 文 說 : 「 我 觀 如 來 , 前 際 不 來 , 後 際 不 去 , 今 則 不 住 」 。 我 們 所 處 的 時 空 , 證 明 是 空 的 , 但 是 唯 有 一 件 〝 靈 性 〞 實 相 是 存 在 的 , 也 就 是 說 , 你 是 龍 天 聖 族 〔 靈 性 智 慧 的 悟 道 〕 , 那 個 東 方 阿 絲 律 耶 的 靈 性 時 空 中 來 的 , 這 才 是 真 實 的 。 由 是 , 你 才 可 以 回 歸 到 東 方 阿 絲 律 耶 佛 國 。

當 然 , 在 這 我 們 要 無 分 別 心 。 這 個 西 方 阿 彌 陀 佛 佛 國 跟 東 方 阿 絲 律 耶 佛 國 是 無 二 無 別 的 , 不 起 任 何 分 別 心 的 。 同 時 觀 身 實 相 的 時 候 , 你 全 都 是 觀 空 的 時 候 , 你 要 抓 住 聖 宗 所 開 示 的 那 樣 , 他 受 用 身 者 唯 因 他 機 感 扣 而 現 此 身 , 你 現 在 是 承 受 了 阿 絲 律 耶 佛 的 自 受 用 身 , 因 為 他 機 感 扣 , 所 謂 的 他 機 感 扣 就 是 各 種 各 樣 的 因 緣 , 你 暫 回 到 龍 天 聖 族 中 的 隊 伍 中 來 而 現 此 身 。

這 個 聖 緣 就 是 包 括 維 摩 聖 祖 , 包 括 歷 代 的 祖 師 , 包 括 歷 代 祖 師 中 的 一 位 與 你 交 感 的 聖 緣 。 這 個 聖 緣 哪 裡 來 , 也 就 是 遠 古 時 期 的 龍 天 聖 族 在 天 上 。 這 就 是 無 量 劫 前 的 東 方 阿 絲 律 耶 佛 國 。

我 們 拿 個 世 間 法 名 相 的 比 喻 , 這 個 比 喻 就 好 像 你 現 在 是 地 球 人 , 你 拿 著 中 國 的 護 照 、 美 國 的 護 照 、 澳 大 利 亞 的 護 照 、 印 尼 護 照 、 泰 國 護 照 、 斯 里 蘭 卡 護 照 。 但 是 靈 性 世 界 中 , 你 的 地 位 是 東 方 阿 絲 律 耶 佛 國 所 發 的 護 照 。 真 因 為 這 個 〝 護 照 〞 之 緣 , 所 以 我 們 聚 集 在 一 起 。 當 然 東 方 阿 絲 律 耶 佛 國 跟 西 方 阿 彌 陀 佛 , 兩 個 〝 國 家 〞 的 〝 護 照 〞 通 用 。 這 僅 僅 是 一 個 比 喻 而 已 。 有 了 這 個 比 喻 〝 他 機 感 扣 〞 、 〝 東 方 〞 阿 絲 律 耶 佛 國 跟 〝 西 方 〞 阿 彌 陀 佛 國 的 實 相 無 二 無 別 , 就 比 較 容 易 理 解 。

我 們 昨 天 講 到 , 有 些 人 不 信 了 。 不 信 了 , 沒 有 問 題 , 但 是 不 要 褻 瀆 。 這 褻 瀆 , 宇 宙 是 自 然 有 因 果 規 律 。

他 受 用 身 唯 因 他 機 感 扣 而 現 此 身 。 這 個 他 機 感 扣 怎 麼 樣 來 理 解 呢 ?

如   師 父 而 言 , 一 生 中 要 感 恩 許 許 多 多 的 人 , 感 恩 在 我 生 命 中 能 夠 碰 得 到 的 、 遇 到 的 所 有 人 。 當 然 首 先 要 感 恩   阿 絲 律 耶 佛 , 首 先 要 感 恩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佛 , 感 恩 西 方   阿 彌 陀 佛 , 感 恩 諸 天 諸 佛 , 感 恩 四 大 天 王 , 因 為 四 大 天 王 跟 東 方 阿 絲 律 耶 佛 國 , 有 特 別 殊 勝 的 因 緣 。 現 在 四 天 王 矗 立 在 地 球 的 最 南 端 , 成 為 金 剛 禪 寺 。 感 恩 所 有 來 參 加 金 剛 禪 寺 開 幕 典 禮 的 首 長 、 行 者 、 朋 友 們 , 要 感 恩 我 生 命 中 每 一 位 幫 助 過 我 的 人 。 當 然 , 人 有 無 數 , 我 所 舉 的 例 子 有 可 能 會 遺 漏 , 但 是 我 的 心 存 感 恩 所 有 的 人 。

感 恩 所 有 的 人 , 舉 幾 個 例 子 , 當 時 是 1978 年 , 浙 江 省 武 術 隊 總 教 練 陳 X X 教 練 , 他 來 找 我 。 找 我 的 時 候 就 為 了 一 個 特 別 的 〝 緣 〞 , 也 就 是 我 們   聖 宗 所 講 的 他 機 感 扣 。 當 時 , 中 國 國 家 體 委 正 要 把 全 中 國 失 落 的 武 功 和 流 派 加 以 發 掘 。 陳 總 教 練 他 來 找 我 , 對 我 而 言 這 正 是 實 現   聖 宗 授 記 〝 他 機 感 扣 〞 的 好 緣 , 因 此 這 是 我 特 別 、 特 別 感 恩 的 一 個 人 。 一 起 來 的 還 有 武 術 隊 領 隊 葉 X X 女 士 。

在 感 恩 之 前 , 感 恩   聖 宗 這 是 毫 無 疑 問 的 , 是 根 本 的 、 根 本 感 恩 。 其 他 根 本 的 感 恩 還 要 感 恩 法 蓮 長 老 , 因 為 法 蓮 長 老 是 根 據   聖 宗 授 記 , 而 我 們 〝 結 婚 〞 。 根 據   聖 宗 的 授 記 , 生 下 了 金 剛 龍 聖 和 金 剛 法 聖 , 這 兩 位 轉 世 者 , 是 有 特 別 的 根 器 。 當 時 跟 法 蓮 長 老 結 婚 是   聖 宗 授 記 的 , 我 遵 照 他 的 聖 示 , 我 們 〝 結 婚 〞 了 。 遵 照 他 授 記 的 聖 示 , 我 們 有 了 孩 子 , 聖 密 家 庭 就 此 組 建 。

當 陳 x x 教 練 來 動 員 我 , 從 當 時 的 供 電 局 轉 調 到 浙 江 省 體 委 的 時 候 。 其 中 還 要 感 恩 一 位 很 重 要 的 人 物 , 就 是 計 百 年 先 生 。 他 是 供 電 局 的 工 區 主 任 , 黨 支 部 書 記 。 他 把 我 的 檔 案 調 送 到 浙 江 省 體 委 , 前 後 不 到 一 個 星 期 。 這 在 當 時 的 中 國 , 是 非 常 困 難 進 行 人 才 流 動 的 , 這 簡 直 是 一 個 不 可 思 議 的 奇 跡 , 檔 案 就 全 部 調 過 去 了 。 而 且 更 重 要 的 是 供 電 局 的 人 事 部 經 過 討 論 , 把 檔 案 中 關 於 文 革 中 種 種 不 實 的 文 字 拿 掉 了 。 這 也 是 浙 江 省 體 委 , 武 術 隊 總 教 練 陳 x x 教 練 和 葉 x x 領 隊 告 訴 我 的 一 件 事 。 沒 有 他 們 告 訴 , 我 是 一 無 所 知 , 聽 後 大 吃 一 驚 。 當 然 一 切 觀 空 , 現 在 離 開 了 供 電 局 也 無 所 謂 。 由 是 也 種 下 了 和 計 百 年 的 愛 子 計 春 華 先 生 之 緣 , 計 春 華 是 中 國 李 連 杰 一 樣 的 功 夫 演 員 。

要 展 開 金 剛 禪 的 事 業 , 就 必 須 要 依   聖 宗 的 授 記 指 示 。   聖 宗 曾 經 授 記 我 : 「 當 要 展 開 金 剛 禪 的 事 業 , 不 論 在 哪 一 個 階 段 , 都 要 保 持 獨 身 , 也 就 是 說 保 持 一 個 和 尚 的 品 質 。 」 當 時 就 跟 法 蓮 長 老 討 論 , 陳 教 練 〝 他 機 感 扣 〞 的 好 緣 , 把 握 好 緣 調 離 供 電 局 , 法 蓮 長 老 第 一 時 間 就 想 到 了   聖 宗 的 授 記 要 實 現 了 。 她 非 常 高 興 , 她 說 你 去 吧 , 兩 個 孩 子 我 來 管 , 我 來 承 擔 撫 養 兩 個 孩 子 , 你 放 心 的 把 金 剛 禪 聖 教 的 事 業 搞 好 。

自 從 1979 年 即 上 個 世 紀 七 十 年 代 的 末 期 開 始 , 我 就 已 經 保 持 了 獨 身 , 嚴 格 遵 行 三 聚 淨 戒 , 持 攝 律 儀 戒 , 融 攝 善 法 戒 , 調 攝 眾 生 戒 、 饒 益 有 情 戒 。 為 東 方 阿 絲 律 耶 佛 、 歷 代 聖 祖 、   聖 宗 所 囑 托 的 救 渡 眾 生 事 業 而 努 力 奮 鬥 , 始 終 不 渝 。

實 現 了   聖 宗 的 授 記 。 這 要 感 恩 法 蓮 長 老 。 後 來 雖 然 通 過 各 種 方 法 , 法 蓮 長 老 她 從 中 國 大 陸 移 民 來 到 澳 洲 , 投 入 了 世 界 大 弘 的 熱 潮 。 但 是 法 蓮 長 老 一 個 人 在 中 國 大 陸 , 所 受 的 各 種 各 樣 的 委 屈 是 不 少 的 , 這 些 委 屈 在 我 離 開 這 個 家 庭 , 投 入 到 浙 江 省 體 委 工 作 以 後 , 她 其 實 都 是 沒 有 少 受 的 , 包 括 金 剛 龍 聖 、 金 剛 法 聖 。 這 些 委 屈 造 就 了 、 決 定 了 他 們 身 上 的 歷 史 使 命 。

我 也 要 感 恩 我 經 常 講 到 的 張 x x 將 軍 和 錢 x x 科 學 家 , 他 們 對 我 的 器 重 , 他 們 對 我 的 承 諾 , 後 來 是 完 全 實 現 了 。

因 此 我 現 在 能 夠 進 行 世 界 性 弘 法 。 當 然 我 要 感 恩 所 有 在 世 界 各 地 學 習 聖 密 法 的 聖 密 行 者 、 聖 密 上 師 、 聖 密 長 老 、 聖 密 天 口 長 老 , 他 們 繼 承 了 聖 教 宗 下 的 歷 史 任 務 , 做 了 艱 苦 的 關 於 自 受 用 身 和 他 受 用 身 的 訓 練 。 特 別 是 感 恩 香 港 一 批 追 隨   師 父 來 到 澳 洲 的 聖 密 行 者 , 感 恩 這 些 老 行 者 、 老 上 師 、 老 長 老 。

所 以 啊 , 他 機 感 扣 要 感 恩 的 人 實 在 多 , 其 中 要 感 恩 的 浙 江 省 衛 生 廳 的 陳 廳 長 和 浙 江 省 衛 生 廳 的 王 x x 副 廳 長 。 也 感 恩 現 在 還 堅 持 在 浙 江 省 訓 練 金 剛 禪 武 功 的 、 也 就 是 動 禪 陀 羅 尼 那 些 弟 子 們 。 也 感 恩 現 在 在 全 中 國 包 括 在 全 世 界 的 聖 密 弟 子 們 , 他 們 都 是 在 1980 年 以 後 開 始 修 煉 金 剛 禪 的 , 他 們 至 今 還 在 訓 練 。 這 個 就 稱 之 為 他 機 感 扣 。

嚴 謹 遵 持 三 昧 耶 戒 , 聖 密 十 三 戒 , 指 導 和 規 範 自 已 身 、 口 、 意 。 以 自 受 用 、 他 受 用 功 德 , 佈 施 幫 助 眾 機 。 識 別 龍 天 聖 族 應 機 學 子 , 依 法 依 戒 成 立 合 資 格 的 聖 密 家 庭 , 修 證 離 垢 晶 瑩 , 明 空 自 鑒 , 無 所 畏 懼 自 解 脫 的 虹 轉 聖 法 。 他 機 感 扣 是 非 常 深 刻 的 , 體 現 了 道 途 訓 練 之 中 , 以 自 受 用 身 的 我 , 以 及 作 為 我 要 感 恩 的 人 , 以 他 們 的 他 受 用 身 , 我 本 身 是 兩 種 身 份 , 依 毗 盧 遮 那 大 佛 而 言 , 他 是 自 受 用 身 , 而 我 是 他 受 用 身 。 那 麼 繼 承 了 這 靈 性 的 他 受 用 身 的 光 輝 之 後 呢 , 我 就 是 自 受 用 身 , 那 麼 , 作 為 他 機 感 扣 的 人 來 想 , 作 為 當 時 到 北 京 去 為 他 治 病 的 首 長 而 言 , 我 是 靈 性 層 面 的 幫 助 , 就 是 他 受 用 身 。 這 樣 對 每 一 位 眾 生 我 們 的 關 係 , 都 是 猶 如 三 級 跳 遠 的 道 理 , 這 僅 僅 是 一 個 形 象 的 比 喻 。

如 何 三 級 跳 , 我 相 信 各 位 來 到 我 身 邊 的 他 機 感 扣 的 眾 生 , 都 是 如 此 。 可 能 有 些 人 會 問 :   師 父 , 我 很 慚 愧 , 我 背 叛 了 你 , 你 感 恩 不 感 恩 我 啊 ? 這 一 個 問 題 , 我 早 就 對 這 些 人 回 答 過 , 我 感 恩 。 感 恩 他 的 背 叛 , 他 的 背 叛 造 成 了 一 定 範 圍 的 場 , 這 一 個 場 就 是 一 個 反 對 我 的 場 , 但 是 這 一 個 場 他 擴 大 了 聖 教 的 影 響 。 聖 教 的 光 輝 不 會 是 由 於 一 兩 個 人 的 反 對 而 有 減 弱 , 反 而 更 加 顯 得 光 輝 燦 爛 。

因 為 我 們 獲 得 的 是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  佛 祖 , 法 性 身 毗 盧 遮 那 大 佛 的 自 受 用 身 和 他 受 用 身 。 作 為 我 而 言 , 由 這 大 佛 〝 自 受 用 〞 通 過 歷 代 聖 祖 下 傳 的 自 受 用 和 他 受 用 , 在 我 們 身 上 的 體 現 , 而 這 些 體 現 也 進 行 著 十 地 經 所 講 的 五 十 二 階 位 的 修 煉 , 既 然 有 修 煉 就 有 各 種 各 樣 的 磨 難 。 因 此 我 過 去 都 不 算 是 什 麼 磨 難 , 對 於 那 些 反 對 我 們 的 人 , 自 己 本 人 不 需 要 這 個 他 受 用 身 , 他 本 人 不 需 要 進 行 靈 性 智 慧 的 修 煉 , 這 個 是 咎 由 自 取 的 。 就 是 好 像 我 們 道 歌 所 講 的 , 所 唱 的 那 樣 : 〝 應 病 與 藥 , 服 與 不 服 , 非 醫 咎 , 非 醫 咎 。 〞 這 本 來 就 是 空 的 。 作 為 每 一 個 人 而 言 , 他 機 感 扣 , 有 的 感 扣 是 正 能 量 的 效 應 , 有 的 〝 感 扣 〞 是 受 到 負 能 量 的 蠱 惑 。 他 的 一 些 反 對 文 章 , 都 無 損 於 聖 教 的 光 輝 。

今 天 由 於 時 間 的 原 因 , 聖 密 龍 講 我 們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。 各 位 聽 眾 再 見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下 星 期 繼 續 恭 聆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。

謝 謝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