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643 次
2017 年 1 月 28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 

法 界 心 殿

 

廣 播 電 臺 :

非 常 感 恩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賜 與 我 們 今 天 的 聖 緣 , 來 到 廣 播 電 臺 上 來 作 聖 密 龍 講 的 聖 示 。

薄 伽 梵   師 尊 您 好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在 最 近 的 電 臺 廣 播 聖 密 龍 講 聖 示 裡 ,   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對 《 毗 盧 遮 那 大 佛 神 變 加 持 經 》 作 了 更 深 層 次 的 詮 釋 。 現 在 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作 聖 示 。

 
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7128 日 , 星 期 六 , 第 643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今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真 是 一 個 很 特 殊 的 聖 密 龍 講 , 因 為 今 天 是 新 年 , 在 今 天 晚 上 , 我 們 將 要 召 開 一 年 一 度 的 新 年 晚 會 。 這 個 晚 會 是 以 高 層 次 的 歌 舞 和 高 層 次 的 食 物 所 構 成 的 , 大 家 還 要 手 拉 手 地 一 起 唱 《 Together We Are One 》 , 也 就 是 《 我 們 是 一 體 的 》 , 表 示 了 中 華 民 族 的 團 結 和 中 澳 人 民 的 友 誼 。

我 們 繼 續 來 討 論 《 毗 盧 遮 那 大 佛 神 變 加 持 經 義 釋 》 第 一 卷 , 繼 續 學 下 去 :

如 來 智 慧 日 光 則 不 如 是 。 遍 一 切 處 。 作 大 照 明 。 無 有 內 外 方 所 晝 夜 之 別 。 復 次 。 日 行 閻 浮 提 。 一 切 卉 木 叢 林 。 如 其 性 分 各 得 增 長 。 世 間 眾 務 因 之 得 成 。 如 來 日 光 遍 照 法 界 。 復 能 平 等 開 發 無 量 眾 生 種 種 善 根 。 乃 至 世 間 出 世 間 殊 勝 事 業 。 莫 不 由 之 而 得 成 辦 。 又 如 重 陰 昏 蔽 。 日 輪 隱 沒 。 亦 非 壞 滅 。 猛 風 吹 雲 。 日 光 顯 照 。 亦 非 始 生 。 佛 心 之 日 。 亦 復 如 是 。

經 文 講 得 很 現 實 , 大 家 都 能 夠 看 得 到 , 就 是 毗 盧 遮 那 大 日 如 來 的 智 慧 日 光 , 也 就 是 靈 性 之 光 , 不 是 普 通 的 太 陽 光 那 樣 , 照 得 到 外 面 , 照 不 了 內 面 ; 照 得 了 一 邊 , 照 不 到 另 一 邊 ; 照 到 了 白 天 , 照 不 到 晚 上 。 而   毗 盧 遮 那 大 佛 的 靈 性 之 光 曜 照 , 恰 恰 是 普 通 日 光 所 照 不 到 的 地 方 , 祂 能 夠 照 到 一 個 人 , 而 且 能 夠 照 到 一 個 人 的 內 心 , 令 一 個 人 的 內 心 發 生 根 本 的 變 化 。

祂 這 講 : 「 開 發 無 量 眾 生 種 種 善 根 。 乃 至 世 間 出 世 間 殊 勝 事 業 。 莫 不 由 之 而 得 成 辦 。 又 如 重 陰 昏 蔽 。 日 輪 隱 沒 。 亦 非 壞 滅 。 猛 風 吹 雲 。

我 們 在 上 一 次 所 講 到 的 , 當 他 們 把 我 請 到 北 京 去 的 時 候 , 這 位 將 軍 的 身 體 , 這 位 首 長 的 身 體 可 以 稱 之 為 「 重 陰 昏 蔽 。 日 輪 隱 沒 。 」 因 為 他 已 經 生 cancer 了 , 而 且 cancer 的 晚 期 了 , 301 醫 院 也 向 全 軍 通 報 , 向 全 軍 通 報 病 危 通 知 。 這 個 情 況 〝 重 陰 昏 蔽 。 日 輪 隱 沒 。 〞 像 一 個 人 已 經 壞 了 , 已 經 滅 了 , 人 的 生 命 在 猛 風 中 吹 了 。

但 是 , 這 樣 的 情 況 之 下 。 〝 日 光 顯 照 。 亦 非 始 生 。 〞 當   毗 盧 遮 那 大 佛 的 靈 性 之 光 照 到 的 時 候 , 他 幡 然 地 有 了 新 的 生 機 , 有 了 希 望 。 他 的 疼 痛 減 輕 了 , 甚 至 是 完 全 消 失 了 ; 他 不 能 走 路 到 起 來 能 夠 走 路 ; 生 活 不 能 自 理 , 上 洗 手 間 大 小 便 也 有 困 難 , 但 是 , 他 可 以 自 理 了 。 這 很 明 顯 , 身 體 得 到 了 好 轉 。

祂 在 這 講 , 作 為 〝 他 受 用 身 〞 的 首 長 , 他 的 疾 病 的 好 轉 不 是 現 在 開 始 的 , 而 是 他 最 初 就 已 經 有 佛 心 在 頭 , 佛 心 在 , 由 於 經 文 中 所 講 的 〝 雖 然 為 無 明 。 為 煩 惱 。 為 戲 論 。 重 雲 之 所 覆 蓋 。 有 覆 障 而 無 所 減 。 究 竟 諸 法 實 相 。 證 時 圓 明 無 際 。 而 無 所 增 。 以 如 是 等 種 種 因 緣 。 世 間 之 日 不 可 為 喻 。 但 取 其 少 分 相 似 故 。 加 以 大 名 。 曰 摩 訶 毘 盧 遮 那 也 。 成 佛 者 是 。 具 足 梵 音 。 應 云 成 三 菩 提 。

這 句 話 的 意 思 就 是 , 正 由 於 大 日 如 來 有 「 自 受 用 身 」 和 「 他 受 用 身 」 , 這 個 「 自 受 」 、 「 他 受 」 不 過 都 是 從 客 觀 上 觀 察 大 日 如 來 的 心 內 。 正 如   聖 宗 開 示 那 樣 , 自 受 用 。 謂 諸 如 來 、 三 無 數 劫 所 修 , 無 邊 善 根 所 感 , 周 遍 法 界 , 為 自 受 用 大 法 樂 故 ; 從 初 得 佛 , 盡 未 來 際 , 相 續 無 變 。 如 諸 功 德 ; 諸 大 菩 薩 、 亦 不 能 見 , 但 可 得 聞 。 如 是 淨 土 , 以 無 量 故 ; 諸 佛 雖 見 ; 亦 不 能 測 其 量 邊 際 。

現 在 給 了 「 法 界 心 殿 」 , 所 謂 的 「 自 受 用 的 法 界 宮 」 是 指 實 相 的 理 與 大 日 如 來 內 證 的 智 ( 內 證 的 智 慧 ) , 實 相 理 與 內 證 智 雙 雙 瑜 伽 、 圓 融 、 契 合 之 處 。

這 , 我 們 可 以 注 意 到 , 我 們 講 到 「 他 受 用 的 法 界 宮 」 是 指 這 個 智 被 他 所 昇 起 大 用 。 昇 起 大 用 , 那 麼 , 才 能 夠 出 現 我 當 時 被 接 到 北 京 , 而 且 那 位 病 者 身 體 迅 速 地 得 到 好 轉 。 他 受 用 的 法 界 宮 啊 , 他 受 用 的 法 界 宮 是 屬 於 渡 眾 生 , 渡 化 他 , 利 益 眾 生 , 稱 之 為 化 他 以 智 以 悟 的 般 若 慈 悲 之 心 。

拿 最 簡 單 的 淺 略 的 解 釋 , 也 就 是 說 , 色 界 的 第 四 禪 天 正 是 為 自 受 用 身 和 他 受 用 身 的 感 應 道 交 的 地 方 。 那 麼 , 如 果 我 們 具 體 地 就 是 講 到 那 例 子 , 每 天 定 時 定 量 地 去 給 他 治 療 , 所 謂 「 治 療 」 實 際 上 就 是 把 他 的 時 空 升 到 了 第 四 禪 天 。 在 第 四 禪 天 中 間 , 人 的 感 受 是 非 常 的 不 同 , 在 第 四 禪 天 , 他 的 整 個 生 理 的 、 心 理 的 環 境 、 時 空 條 件 改 變 了 , 因 此 , 首 長 的 身 體 迅 速 地 開 始 康 復 。

當 時 還 不 是 現 在 這 樣 比 較 寬 鬆 的 環 境 。 在 哲 學 概 念 上 , 對 佛 教 還 是 有 很 大 的 牴 觸 之 心 。 當 時 的 概 念 上 , 對 氣 功 、 特 異 功 能 這 一 類 的 另 類 的 療 法 , 所 謂 的 「 另 類 療 法 」 , 作 為 301 醫 院 而 言 , 醫 院 本 身 是 不 大 能 夠 接 受 的 , 因 為 這 種 另 類 療 法 「 沒 有 理 論 , 沒 有 可 靠 的 現 代 醫 學 的 依 據 」 , 做 這 樣 的 治 療 , 他 們 有 責 任 。 儘 管 家 屬 說 : 「 責 任 是 我 們 承 擔 。 」 但 是 不 行 , 所 以 , 種 種 的 干 擾 還 是 免 不 了 的 。

在 這 樣 的 情 況 下 , 種 種 的 干 擾 之 下 , 那 我 處 於 兩 難 之 境 , 因 為 我 是 受 命 而 來 , 受 浙 江 省 衛 生 廳 的 領 導 直 接 的 支 持 , 由 他 們 的 家 屬 直 接 派 了 專 用 飛 機 把 我 從 浙 江 的 杭 州 的 飛 機 場 接 到 北 京 的 。 困 難 更 大 的 是 , 我 不 能 夠 像 今 天 這 樣 講 理 論 , 更 不 能 夠 講 什 麼 他 受 用 身 、 自 受 用 身 這 一 類 , 更 不 能 講 《 嘛 哈 毗 盧 遮 那 如 來 成 佛 神 變 加 持 經 》 , 這 個 是 絕 對 不 能 講 。

所 以 , 雖 然 我 們 在 生 命 的 實 踐 中 可 以 體 察 到 毗 盧 遮 那 大 佛 如 來 的 靈 性 的 光 茫 , 可 以 用 選 擇 性 的 語 言 , 比 如 說 四 部 大 法 , 比 如 說 這 是 霓 虹 大 法 , 加 以 一 些 解 釋 。 但 是 , 這 樣 的 解 釋 , 實 際 上 也 是 為 自 己 脖 子 上 套 枷 鎖 、 腳 上 掛 鎖 鏈 、 手 上 上 手 銬 , 自 己 束 縛 自 己 , 令 自 己 不 能 夠 動 彈 , 自 己 令 自 己 有 了 很 多 的 顧 忌 。

這 是 一 次 很 好 的 實 踐 。 當 然 , 這 樣 的 實 踐 後 來 又 做 了 很 多 , 做 了 這 些 實 踐 以 後 , 經 驗 積 累 慢 慢 的 豐 富 , 對 於 佛 經 所 言 的 內 容 體 察 也 越 來 越 深 刻 、 越 來 越 醇 厚 , 感 覺 到 《 毗 盧 遮 那 大 佛 神 變 加 持 經 》 確 確 實 實 每 一 句 話 都 能 夠 應 用 到 自 己 實 踐 中 所 做 的 救 渡 眾 生 的 事 情 上 去 。

這 寫 到 : 「 開 發 無 量 眾 生 種 種 善 根 。 」 作 為 中 央 首 長 而 言 , 一 直 是 在 戎 馬 生 活 中 , 在 軍 隊 中 生 活 , 一 般 講 話 而 言 , 他 性 格 比 較 剛 烈 的 , 但 是 , 首 長 對 我 很 好 , 非 常 有 善 意 。 家 屬 也 很 有 善 意 , 也 對 我 很 好 。

所 以 , 回 顧 那 件 事 情 , 現 在 運 用 到 教 法 而 言 , 自 受 用 身 和 他 受 用 身 就 是 能 夠 令 眾 生 成 就 什 麼 呢 ? 成 就 阿 耨 多 羅 三 藐 三 菩 提 。 這 經 文 說 , 這 是 正 等 正 覺 的 意 義 、 意 思 , 所 謂 以 如 實 智 , 能 夠 知 道 過 去 、 未 來 、 現 在 眾 生 「 數 非 眾 生 。 數 有 常 無 常 等 。 一 切 諸 法 。 皆 了 了 覺 知 。 故 名 為 覺 。 而 佛 即 是 覺 者 。 故 就 省 文 。 但 云 成 佛 神 變 加 持 。 加 持 者 。 舊 譯 或 云 神 力 加 持 。 或 云 佛 所 護 念 。 然 此 自 證 三 菩 提 。 出 過 一 切 心 地 。 現 覺 諸 法 本 初 不 生 。 是 處 言 語 究 竟 心 行 亦 寂 。 若 離 如 來 威 神 之 力 。 則 雖 然 十 地 菩 薩 。 尚 非 其 境 界 。 況 餘 生 死 中 。 若 爾 時 世 尊 往 昔 大 悲 願 力 。

講 到 這 , 我 的 感 受 , 這 就 是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  佛 祖 的 大 悲 願 。 沒 有 這 個 大 悲 願 力 , 我 為 什 麼 要 去 北 京 呢 ? 就 是 因 為 有 這 個 大 悲 願 , 希 望 首 長 好 。 首 長 他 自 己 也 說 : 我 有 信 心 , 我 有 信 心 。 「 諸 如 來 、 三 無 數 劫 所 修 , 無 邊 善 根 所 感 , 周 遍 法 界 。 」

當 時 , 我 是 很 受 鼓 舞 的 。 雖 然 各 方 面 的 壓 力 、 各 方 面 投 來 的 眼 色 , 我 全 不 管 , 「 為 自 受 用 大 法 樂 故 ; 從 初 得 佛 , 盡 未 來 際 , 相 續 無 變 。 如 諸 功 德 ; 諸 大 菩 薩 、 亦 不 能 見 , 但 可 得 聞 。 如 是 淨 土 , 以 無 量 故 ; 諸 佛 雖 見 ; 亦 不 能 測 其 量 邊 際 。 」 只 要 眾 生 需 要 , 我 就 會 遵 照 佛 的 開 示 , 努 力 地 和 祂 瑜 伽 。

我 以 自 受 用 身 , 他 以 他 受 用 身 。 我 是 兩 種 身 份 : 於 毗 盧 遮 那 大 佛 如 來 而 言 , 祂 是 自 受 用 身 , 而 我 是 他 受 用 身 ; 那 麼 , 繼 承 了 這 一 個 靈 性 的 光 輝 之 後 呢 , 我 就 是 自 受 用 身 , 那 麼 作 為 首 長 就 是 他 受 用 身 —— 「 三 級 跳 的 連 環 」 。

為 了 目 的 是 什 麼 呢 ? 就 是 為 了 目 的 能 夠 拯 救 眾 生 , 令 他 生 起 善 根 , 令 他 的 家 屬 都 生 起 善 根 , 令 他 的 太 太 生 起 善 根 , 令 他 的 女 兒 也 生 起 善 根 , 令 他 的 女 婿 也 生 起 善 根 。

這 個 就 是 我 當 時 修 持 實 踐 渡 眾 的 一 個 現 證 的 例 子 , 就 是 運 用 「 他 受 用 身 的 法 界 宮 的 靈 性 能 量 」 , 出 現 於 化 他 依 佛 之 智 性 。 淺 略 地 討 論 , 就 是 色 界 的 第 四 禪 天 正 為 感 應 道 交 的 地 方 , 總 結 而 言 , 淺 顯 地 加 以 解 釋 , 從 發 生 的 現 象 上 說 明 ; 深 密 者 是 我 們 對   毗 盧 遮 那 大 佛 的 理 解 是 本 體 論 上 的 理 解 。 因 此 , 祂 是 平 等 相 待 的 、 差 別 的 、 多 的 , 反 過 來 說 , 就 是 絕 對 的 、 平 等 的 、 唯 一 的 。

這 頭 , 「 指 諸 佛 自 己 享 受 其 悟 境 之 樂 。 若 令 其 他 眾 生 亦 能 享 受 其 樂 , 則 稱 他 受 用 。 」 一 切 法 界 , 名 為 諸 法 , 不 論 何 處 , 無 非 法 界 。 所 以 , 《 毗 盧 遮 那 大 日 如 來 成 佛 神 變 加 持 經 》 稱 「 法 界 宮 」 ; 那 麼 , 《 金 剛 頂 經 》 就 是 稱 「 阿 迦 尼 吒 天 」 , 也 是 另 一 個 法 界 宮 。 所 以 說 , 《 大 日 經 》 是 胎 藏 法 界 宮 , 而 《 金 剛 頂 經 》 是 金 剛 法 界 宮 。

現 在 通 過 這 樣 的 解 釋 , 應 該 能 夠 明 白 了 。 胎 藏 法 界 以 《 大 日 經 》 為 根 本 聖 典 而 成 立 , 大 日 如 來 說 經 , 金 剛 薩 埵 結 集 了 以 後 , 就 流 傳 於 印 度 , 但 是 , 這 在 毗 耶 離 城 就 是 作 為 眾 所 知 識 的 一 部 知 識 性 的 教 典 。

今 天 由 於 時 間 的 原 因 ,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, 明 天 再 見 。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很 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今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明 天 繼 續 地 恭 聆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, 謝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