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642 次
2017 年 1 月 22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 

毗 盧 遮 那   法 界 心 殿

 
 

廣 播 電 臺 :

在 昨 天 的 廣 播 面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應 聽 眾 朋 友 的 提 問 , 為 大 家 闡 述 聖 密 十 法 界 之 中 法 界 缺 少 了 「 法 」 字 將 會 有 什 麼 樣 的 差 別 以 及 相 關 的 教 相 。

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聖 示 , 有 請   師 尊

 
薄 伽 梵   師 尊 :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7122 號 , 星 期 天 , 第 642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今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, 希 望 跟 大 家 進 一 步 來 分 享 昨 天 開 始 討 論 的 《 毗 盧 遮 那 成 佛 神 變 加 持 經 -- 經 義 釋 》 。

昨 天 討 論 的 內 容 進 入 了 毗 盧 遮 那 大 佛 如 來 祂 所 發 的 光 為 什 麼 是 不 同 於 太 陽 。 因 為 , 太 陽 它 的 光 明 只 能 夠 照 在 白 天 , 不 能 夠 照 晚 上 ; 只 能 夠 照 外 面 , 而 不 能 夠 照 到 裡 頭 ; 只 能 夠 照 這 一 邊 , 不 能 夠 照 到 另 外 一 邊 。 但 是 , 毗 盧 遮 那 大 日 如 來 靈 性 之 光 就 不 是 這 樣 , 靈 性 之 光 是 「 遍 一 切 處 , 作 大 照 明 , 無 有 內 外 、 方 所 、 晝 夜 之 別 。 」 經 文 還 說 : 「 復 次 , 日 行 閻 浮 提 , 一 切 卉 木 叢 林 , 如 其 性 分 各 得 增 長 。 世 間 眾 務 , 因 之 得 成 如 來 。 日 光 遍 照 法 界 , 復 能 平 等 開 發 無 量 眾 生 種 種 善 根 , 乃 至 世 出 世 間 殊 勝 事 業 , 莫 不 由 之 而 得 成 辦 。 」

緊 接 著 昨 天 講 法 界 心 殿 也 就 是 〝 法 界 宮 〞 , 只 有 認 識 了 〝 法 界 宮 〞 , 毗 盧 遮 那 如 來 , 才 是 為 我 們 完 全 地 , 全 面 地 、 正 確 地 修 證 靈 性 悟 覺 。 如 果 不 認 識 〝 法 界 宮 〞 , 只 說 是 一 個 〝 界 宮 〞 , 那 麼 毗 盧 遮 那 大 佛 〝 經 〞 就 講 不 下 去 , 因 為 唯 一 能 夠 調 控 宇 宙 的 就 是 這 一 個 〝 法 界 心 殿 〞 。

從 〝 法 界 心 殿 〞 出 發 , 我 們 昨 天 還 討 論 到 , 解 釋 可 以 有 兩 種 , 一 種 是 淺 略 , 一 種 是 深 邃 。

色 界 天 的 第 四 禪 最 上 是 色 究 竟 天 , 也 就 是 我 們 所 講 的 法 界 宮 。 如 果 依 深 密 來 講 , 這 〝 深 密 〞 也 有 兩 種 , 第 一 種 就 是 毗 盧 遮 那 大 日 如 來 自 受 用 的 法 界 宮 , 毗 盧 遮 那 大 日 如 來 自 受 用 之 法 界 宮 。 還 有 一 個 法 界 宮 是 他 受 用 的 法 界 宮 。 自 受 用 的 法 界 宮 與 他 受 用 的 法 界 宮 有 什 麼 區 別 呢 ? 就 是 自 他 受 用 之 別 。

所 謂 〝 自 受 用 〞 、 所 謂 〝 他 受 用 〞 , 也 就 是 說 , 毗 盧 遮 那 大 佛 能 夠 依 〝 佛 身 土 〞 , 自 據 佛 身 土 , 這 一 法 界 宮 裡 頭 所 顯 示 的 法 身 、 法 身 佛 。 這 個 法 身 佛 以 佛 身 土 的 境 象 出 現 , 祂 的 智 慧 圓 滿 無 缺 , 因 此 是 自 受 用 的 。 因 為 , 能 住 的 這 一 個 〝 身 體 〞 有 自 受 用 和 他 受 用 之 別 , 所 以 , 所 住 的 地 方 也 是 一 分 為 二 。

所 謂 的 自 受 用 , 就 是 智 慧 法 身 的 意 思 。 依 大 日 如 來 內 證 所 依 的 法 界 宮 , 從 平 等 決 斷 的 見 地 而 能 夠 靈 性 上 覺 受 得 到 , 由 是 成 為 法 性 的 本 地 身 。

這 個 本 地 身 , 也 就 是 毗 盧 遮 那 大 佛 的 根 本 實 相 , 祂 是 宇 宙 幻 化 的 根 本 , 猶 如 大 地 作 為 萬 物 之 所 依 , 所 以 稱 之 為 本 地 身 。 與 本 地 身 相 對 的 聖 密 行 者 修 三 密 相 應 , 在 與 毗 盧 遮 那 大 佛 、 毗 盧 遮 那 大 日 如 來 相 瑜 伽 的 定 見 、 定 觀 中 所 產 生 的 〝 佛 身 〞 。 這 一 佛 身 就 稱 之 為 加 持 身 。

這 句 話 比 較 深 , 聽 起 來 不 容 易 聽 懂 , 但 是 一 定 要 自 己 靈 性 實 踐 的 人 , 有 悟 覺 體 會 的 人 , 才 能 夠 感 覺 得 到 這 一 個 加 持 身 。 感 覺 不 到 這 一 個 加 持 身 , 是 因 為 你 的 層 次 還 沒 有 到 覺 悟 這 一 個 情 形 , 到 這 個 悟 覺 , 會 出 現 相 互 瑜 伽 這 一 個 境 界 中 , 就 現 證 成 佛 。

所 以 , 這 個 本 地 身 , 我 們 剛 才 講 自 受 用 , 智 慧 法 身 的 意 義 , 這 個 智 慧 法 身 就 是 般 若 法 身 , 由 是 大 日 如 來 的 內 證 所 依 的 法 性 法 界 宮 , 從 平 等 決 斷 的 見 地 而 靈 性 的 感 受 , 這 個 時 候 祂 方 成 為 一 個 本 地 身 的 住 處 。 否 則 這 個 本 地 身 , 不 被 人 們 所 認 識 。 祂 這 個 本 地 身 被 認 識 , 一 定 要 藉 以 自 己 的 法 門 、 明 師 的 指 導 才 能 夠 感 受 的 。

為 了 說 明 這 個 問 題 , 我 們 回 顧 在 1981 年 的 時 候 , 當 時 的 衛 生 廳 的 領 導 來 找 我 , 說 有 一 位 首 長 , 現 在 在 杭 州 的 浙 江 陸 軍 的 醫 院 , 現 在 需 要 你 的 幫 助 , 那 麼 我 就 坐 上 他 們 的 車 , 到 了 這 個 陸 軍 醫 院 。 那 位 首 長 躺 在 那 裡 , 被 告 知 首 長 生 的 是 前 列 腺 的 cancer , 他 剛 從 全 國 各 地 巡 遊 回 來 , 途 徑 浙 江 杭 州 , 但 是 人 陷 入 了 昏 迷 , 醫 院 一 直 在 對 他 進 行 搶 救 , 但 是 總 是 不 行 , 高 燒 不 退 , 家 屬 很 急 , 就 向 浙 江 省 衛 生 廳 求 救 , 有 沒 有 方 法 幫 助 首 長 。

當 時 我 就 被 請 去 了 , 一 般 人 聽 起 來 感 覺 上 好 像 很 神 奇 , 因 為 一 個 多 星 期 的 昏 迷 的 這 一 位 首 長 , 在 我 進 去 40 分 鐘 左 右 的 時 間 , 祂 醒 來 了 , 而 且 他 自 己 上 了 廁 所 。 這 令 他 們 的 家 屬 很 感 恩 、 很 感 激 , 由 是 從 這 一 次 以 後 , 我 也 被 邀 請 到 北 京 , 繼 續 為 這 一 位 首 長 〝 治 病 〞 。

我 所 使 用 的 方 法 不 是 其 他 的 方 法 , 就 是 〝 霓 虹 大 法 〞 。 運 用 大 聖 釋 迦 牟 尼 佛 祖 的 法 性 身 靈 性 之 光 、 毗 盧 遮 那 大 佛 、 毗 盧 遮 那 大 日 如 來 的 靈 性 之 光 , 只 不 過 是 藉 用 了 , 我 自 己 肉 體 凡 夫 之 身 沒 有 這 個 力 量 , 只 有 佛 才 有 這 一 靈 性 之 光 的 力 量 。

當 時 社 會 上 流 行 氣 功 , 他 們 就 把 我 這 個 能 力 當 作 是 氣 功 , 我 很 明 確 的 跟 我 們 的 領 導 講 , 我 教 的 、 傳 的 不 是 氣 功 , 教 的 、 傳 的 是 金 剛 禪 。 什 麼 是 金 剛 禪 ? 金 剛 禪 就 是 密 宗 禪 。

當 時 家 屬 們 都 很 有 興 趣 地 聽 我 講 法 , 我 告 訴 他 們 , 金 剛 禪 , 以 金 剛 是 無 堅 不 摧 的 , 以 金 剛 的 光 明 是 其 亮 無 比 的 , 因 此 這 個 金 剛 禪 不 是 一 般 的 禪 , 這 裡 頭 就 有 自 受 用 身 和 他 受 用 身 的 境 界 , 有 胎 藏 法 界 宮 的 境 界 , 也 有 色 究 竟 天 第 四 禪 的 最 上 的 色 究 竟 天 的 法 界 心 殿 , 法 界 宮 裡 頭 的 自 受 用 身 和 他 受 用 身 。 而 今 天 作 為 首 長 而 言 , 就 是 他 受 用 身 , 而 我 虔 誠 地 祈 禱 , 誦 真 言 , 與 毘 盧 遮 那 佛 靈 性 之 光 瑜 伽 , 與 佛 身 法 性 瑜 伽 , 生 發 法 身 心 語 和 靈 性 之 光 的 宇 宙 調 控 力 , 幅 射 到 首 長 , 令 他 身 上 負 能 量 退 去 的 祈 請 …… 當 時 的 我 , 儼 然 成 為 了 毗 盧 遮 那 大 佛 的 光 明 使 者 , 兩 者 瑜 伽 得 很 好 、 結 合 得 很 好 , 結 合 得 好 、 瑜 伽 得 好 , 效 果 就 非 常 的 圓 滿 。 當 然 , 我 詳 細 的 情 況 就 不 講 了 ……

後 來 我 被 邀 請 到 北 京 去 給 首 長 治 病 的 消 息 是 轟 動 了 杭 州 城 的 , 我 們 的 一 些 老 學 員 還 能 夠 記 得 這 一 些 事 蹟 。 因 為 當 時 浙 江 省 衛 生 廳 所 屬 中 醫 中 藥 研 究 院 舉 辦 的 〝 金 剛 禪 修 持 班 〞 正 在 進 行 中 。 我 們 在 修 持 班 上 就 極 粗 淺 的 闡 述 了 霓 虹 大 法 , 但 是 由 於 當 時 祖 國 對 於 密 宗 還 是 沒 有 開 放 、 沒 有 像 現 在 已 經 把 密 宗 從 日 本 去 請 回 來 。 日 本 密 宗 請 回 到 大 興 善 寺 , 這 真 是 天 大 的 好 消 息 。 當 時 沒 有 , 當 時 也 不 可 以 講 這 個 密 宗 , 因 為 佛 教 當 時 還 被 認 為 是 〝 迷 信 〞 , 而 密 宗 是 〝 迷 信 中 的 迷 信 〞 。 當 時 的 社 會 環 境 就 是 如 此 , 而 今 天 我 們 可 以 把 這 個 「 理 」 、 教 相 說 的 清 清 楚 楚 , 可 以 講 到 法 界 心 殿 。

當 時 我 們 能 夠 講 到 〝 霓 虹 大 法 〞 , 已 經 算 是 非 常 了 不 起 。 當 時 講 到 的 法 門 —— 四 部 大 法 , 第 一 部 就 是 霓 虹 大 法 , 當 時 權 充 霓 虹 大 法 最 簡 單 的 解 釋 就 是 〝 人 如 何 變 成 光 的 實 踐 〞 。 實 際 上 任 何 光 要 有 一 個 「 光 源 」 , 靈 性 宇 宙 、 靈 性 生 命 的 「 光 源 」 就 是 毗 盧 遮 那 大 日 如 來 的 法 界 心 殿 中 出 來 的 靈 性 之 光 、 從 毗 盧 遮 那 大 佛 如 來 祂 的 自 受 用 身 、 法 身 上 出 來 的 靈 性 之 光 , 由 於 祂 的 自 受 用 、 智 慧 法 身 的 靈 性 之 光 的 客 觀 存 在 , 所 以 就 有 我 們 被 救 渡 的 眾 生 的 存 在 , 被 救 渡 的 眾 生 瑜 伽 得 好 , 那 麼 得 到 圓 相 , 那 麼 也 就 是 〝 他 受 用 〞 , 由 是 , 每 一 位 眾 生 如 因 緣 成 熟 , 都 可 以 成 為 毗 盧 遮 那 大 佛 的 他 受 用 身 。

當 時 這 位 首 長 , 從 陸 軍 醫 院 昏 迷 一 個 多 星 期 沒 有 醒 來 的 情 況 下 , 醒 來 了 , 很 明 顯 , 密 宗 的 密 法 , 自 受 用 身 和 他 受 用 身 兩 身 相 瑜 伽 的 時 候 , 就 出 現 了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這 個 圓 滿 的 結 果 , 這 是 靈 性 光 明 的 結 果 、 體 現 靈 性 生 命 的 結 果 , 他 預 示 著 靈 性 生 命 的 永 恆 體 現 。

因 為 四 部 大 法 , 第 一 部 大 法 就 是 霓 虹 大 法 。 所 謂 的 霓 虹 大 法 , 今 天 可 以 講 明 , 實 際 上 就 是 毗 盧 遮 那 大 佛 、 毗 盧 遮 那 大 日 如 來 的 靈 性 法 身 之 光 、 宇 宙 本 體 之 光 , 正 是 因 為 有 這 個 光 , 因 此 從 這 個 光 裡 傳 輸 著 神 聖 靈 性 的 能 量 、 神 聖 的 靈 性 正 能 量 , 由 是 能 夠 給 祖 國 造 福 , 給 眾 生 造 福 , 給 全 人 類 造 福 , 他 是 具 有 靈 性 永 恆 的 生 命 意 義 。

這 個 也 是 當 時 的 張 老 將 軍 祂 所 喜 歡 的 。 但 是 當 時 的 社 會 , 把 這 一 件 事 情 當 做 是 人 體 的 特 異 功 能 , 好 像 是 一 件 看 得 見 , 但 是 說 不 清 、 道 不 明 的 這 麼 一 件 事 情 。 其 實 , 被 稱 之 為 〝 特 異 功 能 〞 也 無 可 厚 非 , 是 當 時 代 祖 國 和 科 學 界 能 夠 在 唯 物 主 義 思 想 指 導 下 企 圖 運 用 科 學 的 語 言 來 解 讀 不 明 事 物 的 善 巧 方 便 。 現 在 運 用 聖 密 龍 講 把 中 國 漢 傳 佛 教 密 宗 的 深 奧 、 難 通 的 經 文 詮 釋 , 以 及 世 界 上 許 多 宇 宙 奧 秘 可 以 通 過 佛 教 的 理 論 加 以 解 讀 。 這 也 是 我 們 回 顧 這 一 段 歷 史 , 並 與 中 國 漢 傳 密 教 的 教 相 相 結 合 , 以 及 事 相 實 踐 相 瑜 伽 , 舉 一 翻 三 , 以 靈 性 宇 宙 觀 、 靈 性 生 命 觀 來 指 導 我 們 的 生 命 實 踐 。

作 為 中 國 漢 傳 密 教 密 宗 的 理 論 來 講 , 是 完 完 全 全 能 夠 〝 看 〞 得 見 、 〝 摸 〞 得 著 , 能 夠 體 察 得 到 , 能 夠 修 持 實 踐 , 能 夠 覺 悟 得 到 的 宇 宙 規 律 , 能 夠 用 適 當 的 〝 語 言 〞 把 祂 闡 明 的 , 而 且 我 們 每 一 個 人 都 可 以 運 用 恰 當 的 修 行 , 達 到 這 一 個 目 的 , 可 以 達 到 自 利 利 他 的 、 救 渡 眾 生 的 目 的 。

作 為 三 十 年 前 的 這 樣 一 件 轟 動 杭 州 的 事 例 來 說 , 現 在 回 憶 起 來 還 是 蠻 有 意 義 的 。 現 在 的 意 義 主 要 是 我 們 很 歡 喜 的 來 歌 頌 祖 國 的 進 步 , 政 策 的 開 放 , 而 且 開 始 對 靈 性 生 命 的 宇 宙 正 能 量 的 關 注 , 這 是 我 們 期 盼 已 久 的 , 最 為 高 興 的 。

如 果 中 國 漢 傳 佛 教 密 宗 的 這 一 理 論 , 能 夠 為 祖 國 廣 大 的 密 宗 行 者 所 掌 握 , 我 相 信 對 於 提 高 中 華 民 族 的 靈 性 素 質 、 身 體 素 質 、 思 想 素 質 , 都 是 有 極 大 的 正 面 的 得 益 的 。 我 們 相 信 祖 國 現 在 強 大 了 、 進 步 了 , 不 會 再 走 回 頭 路 , 不 會 出 現 像 文 化 大 革 命 當 時 那 樣 的 比 較 荒 唐 的 一 些 事 情 。 因 此 , 我 們 在 講 這 個 法 的 時 候 , 我 們 開 始 回 顧 這 件 靈 性 勝 事 , 在 回 顧 這 件 事 情 的 時 候 , 用 來 借 鑒 到 我 們 自 己 的 修 行 上 去 , 在 我 們 的 修 行 中 取 得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的 更 大 的 進 步 。

今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由 於 時 間 的 關 係 , 我 們 暫 時 到 這 裡 結 束 , 各 位 聽 眾 再 見 。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下 星 期 繼 續 恭 聆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。

謝 謝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