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626 次
2016 年 11 月 27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頓 悟 資 於 漸 修

 

廣 播 電 臺 :

在 昨 天 的 廣 播 面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繼 續 詮 釋 和 點 評 論 文 《 高 密 十 年 禪   聖 緣 千 古 心 》 , 詮 釋 涉 及 宗 下 的 密 文 , 聖 密 宗 「 聖 」 字 的 依 據 , 以 及 宗 密 大 師 相 關 的 事 跡 和 教 法 。

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繼 續 為 我 們 聖 示 , 有 請   師 尊

 
薄 伽 梵   師 尊 :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61127 號 , 星 期 天 , 第 626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我 們 的 聖 密 龍 講 繼 續 昨 天 的 話 題 , 討 論 宗 密 的 「 圓 相 」 。 圭 峰 宗 密 祂 有 一 句 話 , 我 們 分 享 了 , 祂 的 那 句 話 講 「 頓 悟 資 於 漸 修 」 、 「 師 說 符 於 佛 意 」 。

那 麼 , 今 天 我 們 進 一 步 來 分 享 祂 曾 經 所 講 過 的 關 於 阿 賴 耶 識 的 生 滅 門 : 「 以 生 滅 即 真 如 。 故 諸 經 說 。 無 佛 無 眾 生 。 本 來 涅 槃 。 常 寂 滅 相 。 又 以 真 如 即 生 滅 。 故 經 云 。 法 身 流 轉 五 道 。 名 曰 眾 生 。 既 知 迷 悟 凡 聖 在 生 滅 門 。 今 於 此 門 具 彰 凡 聖 二 相 。 即 真 妄 和 合 。 非 一 非 異 。 名 為 阿 賴 耶 識 。 」

為 什 麼 我 們 突 然 提 出 了 這 一 個 呢 ? 這 個 阿 賴 耶 識 跟 「 圓 相 」 有 什 麼 關 係 呢 ?

宗 密 祂 認 為 , 要 達 到 「 圓 相 」 , 一 定 在 修 煉 中 要 突 破 這 個 阿 賴 耶 識 。 如 果 對 這 個 阿 賴 耶 識 不 明 瞭 , 那 麼 , 你 很 困 難 在 自 己 的 思 想 境 界 上 達 到 那 個 「 圓 相 」 的 圓 滿 無 缺 的 、 隨 心 所 欲 的 境 界 。

當 然 , 這 的 「 隨 心 所 欲 」 這 個 「 欲 」 不 是 貪 慾 之 欲 , 不 是 慾 望 之 欲 。 這 個 所 謂 的 「 隨 心 所 欲 」 實 際 上 就 是 指 「 隨 順 眾 生 」 : 「 隨 」 , 隨 眾 生 之 緣 , 隨 眾 生 之 願 。 「 順 」 就 是 要 引 導 眾 生 進 入 清 淨 、 無 我 、 調 伏 、 精 進 的 修 行 。

宗 密 對 阿 賴 耶 識 的 理 解 , 它 是 來 源 於 哪 呢 ? 來 源 於 《 大 乘 起 信 論 》 , 祂 對 於 阿 賴 耶 識 的 認 識 就 來 源 於 《 大 乘 起 信 論 》 對 阿 賴 耶 識 的 一 些 觀 點 。

《 大 乘 起 信 論 》 認 為 , 阿 賴 耶 識 是 真 妄 和 合 , 不 一 不 異 。 也 就 是 說 , 阿 賴 耶 識 生 滅 門 中 同 時 具 備 凡 聖 二 相 。 而 於 我 們 的 修 行 而 言 , 就 是 很 清 楚 , 我 們 當 同 時 具 備 凡 聖 二 相 的 時 候 , 我 們 就 要 去 凡 習 聖 、 去 染 習 淨 , 我 們 要 進 入 虹 轉 法 門 , 而 不 是 要 隨 中 陰 中 的 種 種 負 能 量 的 牽 引 進 入 中 陰 的 黑 暗 世 界 , 都 要 達 到 光 明 地 。

因 此 , 我 們 的 很 多 法 門 都 是 講 到 光 明 。 比 如 我 們 昨 天 講 到 , 我 們 祖 師 們 曾 經 把 這 個 經 典 冠 以 「 聖 六 字 增 壽 大 明 陀 羅 尼 」 , 而 且 , 對 這 個 《 聖 六 字 增 壽 大 明 陀 羅 尼 》 有 完 整 的 儀 規 的 要 求 。

當 然 , 傳 到 西 夏 去 的 很 多 的 經 典 , 很 多 大 經 都 是 沒 有 冠 以 這 個 「 聖 」 字 的 。 比 如 說 《 妙 法 蓮 華 經 》 , 祂 就 是 講 《 妙 法 蓮 華 經 》 。 比 如 說 《 華 嚴 經 》 , 祂 就 是 講 《 華 嚴 經 》 , 而 且 也 傳 到 西 夏 去 , 有 《 華 嚴 經 華 嚴 法 界 觀 門 》 的 《 發 願 文 》 。 還 有 一 部 經 叫 《 金 輪 佛 頂 大 威 德 熾 盛 光 如 來 陀 羅 尼 經 》 , 這 是 一 部 密 宗 的 經 典 , 是 我 們 聖 密 宗 宗 下 要 學 習 的 經 典 之 一 , 是 我 們 《 聖 祖 經 》 的 足 本 經 之 一 。 所 以 , 這 些 經 典 都 是 非 常 的 珍 貴 。

尤 其 幾 個 突 出 的 密 宗 的 經 典 : 《 金 光 明 最 勝 王 經 》 , 和 《 三 藏 聖 教 序 》 , 還 有 《 五 部 經 後 序 》 , 還 有 《 佛 說 父 母 恩 重 經 》 , 還 有 有 關 於 講 曼 殊 師 利 尊 者 的 《 聖 妙 吉 祥 智 慧 覺 增 上 總 持 發 願 文 》 , 《 大 白 傘 蓋 佛 母 總 持 發 願 文 》 , 《 佛 說 聖 曜 母 陀 羅 尼 經 發 願 文 》 , 以 及 《 觀 彌 勒 菩 薩 上 生 兜 率 天 經 》 。

其 中 也 有 禪 宗 的 經 典 , 禪 宗 的 經 典 著 名 的 傳 到 西 夏 的 有 《 達 摩 大 師 觀 心 論 序 》 和 《 達 摩 大 師 觀 心 論 發 願 文 》 。

這 還 有 我 們 經 常 在 自 己 的 儀 規 中 所 經 歷 的 《 百 字 明 經 》 , 《 一 切 如 來 百 字 要 門 發 願 文 經 》 。 還 有 一 部 我 們 認 為 是 跟 我 們 的 關 係 很 大 的 《 仁 王 護 國 般 若 波 羅 蜜 多 經 》 。

這 些 傳 統 的 密 宗 的 經 典 都 傳 進 了 西 夏 , 這 也 就 是 完 全 印 證 了 我 們   聖 宗 的 綬 紀 ,   聖 宗 的 預 言 ,   聖 宗 所 說 : 「 時 間 一 到 , 因 緣 成 熟 , 我 們 聖 教 的 種 種 的 傳 統 都 會 重 新 在 人 間 示 現 。 」

我 們 昨 天 曾 經 討 論 了 圭 峰 宗 密 , 圭 峰 宗 密 祂 這 個 學 養 是 非 常 的 豐 富 。 圭 峰 宗 密 祂 的 學 術 思 想 總 流 看 起 來 是 繼 承 了 華 嚴 學 者 的 前 輩 們 的 「 性 起 說 」 , 祂 依 照 《 大 乘 起 信 論 》 的 「 一 心 二 門 」 的 理 論 , 在 《 華 嚴 經 行 願 品 疏 鈔 》 中 , 發 現 卷 一 中 是 這 樣 說 的 , 祂 說 : 「 一 真 法 界 有 性 起 , 緣 起 二 門 」 。 祂 又 受 禪 宗 思 想 的 影 響 , 後 來 又 學 了 《 圓 覺 經 》 , 閱 藏 閱 到 《 華 嚴 經 》 , 祂 閱 藏 三 年 , 研 究 了 唯 識 的 系 統 的 經 典 和 論 典 , 研 究 了 《 大 乘 起 信 論 》 , 奠 定 了 祂 自 己 的 學 術 思 想 , 形 成 了 融 禪 、 教 於 一 體 的 學 術 體 系 , 最 後 , 祂 歸 宗 華 嚴 宗 , 因 而 , 祂 就 被 尊 稱 為 「 華 嚴 五 祖 」 。

圭 峰 宗 密 的 禪 、 教 一 體 的 思 想 在 祂 的 一 部 叫 《 禪 源 諸 詮 集 都 序 》 中 表 現 得 非 常 清 楚 。 祂 說 : 「 若 頓 悟 自 心 , 本 來 清 淨 , 原 無 煩 惱 , 無 漏 性 智 , 本 自 具 足 , 此 心 即 佛 , 畢 竟 無 異 。 依 此 而 修 者 , 是 最 上 乘 禪 , 一 名 如 來 清 淨 禪 。 」

祂 作 這 個 《 禪 源 諸 詮 集 》 的 用 意 很 明 顯 。 因 為 祂 發 現 佛 教 內 部 , 特 別 是 禪 宗 內 部 , 相 互 之 間 有 很 多 的 爭 議 , 這 一 些 爭 議 並 不 有 利 於 佛 教 的 發 展 , 並 不 有 利 於 禪 家 的 發 展 。 因 此 , 祂 做 了 這 部 著 作 , 記 錄 了 各 方 機 辯 的 要 點 , 澄 清 各 種 各 樣 複 雜 混 亂 的 思 想 。

因 此 , 祂 的 總 結 說 : 「 頓 悟 自 心 , 本 來 清 淨 , 原 無 煩 惱 , 無 漏 性 智 , 本 自 具 足 , 此 心 即 佛 , 畢 竟 無 異 。 若 依 此 而 修 者 , 是 最 上 乘 禪 , 一 名 如 來 清 淨 禪 。 」 祂 又 進 一 步 發 揮 說 : 「 此 教 說 一 切 眾 生 , 皆 有 空 寂 真 心 , 無 始 本 來 自 性 清 淨 , 明 明 不 昧 , 了 了 常 知 。 」

我 們 可 以 從 這 三 大 段 話 分 析 , 祂 的 思 想 到 語 言 都 是 屬 於 禪 宗 的 。 宗 密 雖 然 被 尊 為 「 華 嚴 五 祖 」 , 但 是 祂 在 弘 揚 華 嚴 時 , 仍 然 以 禪 宗 的 思 想 為 主 。

宗 密 在 《 原 人 論 》 中 既 批 儒 和 道 , 但 又 說 它 們 本 來 就 是 會 通 的 。 因 此 , 祂 的 思 想 是 有 三 教 同 源 的 傾 向 , 不 主 張 教 內 相 互 之 間 的 攻 擊 。 這 就 是 祂 具 體 地 運 用 了 華 嚴 思 想 圓 融 無 礙 的 「 一 融 攝 一 切 , 一 切 融 攝 一 」 的 思 想 來 對 待 儒 、 道 兩 教 。

圭 峰 宗 密 在 判 教 的 問 題 上 , 祂 也 是 提 出 了 三 教 或 者 五 教 的 主 張 , 這 個 與 原 來 法 藏 的 判 教 思 想 有 所 不 同 。 由 是 , 祂 雖 然 是 為 華 嚴 宗 人 , 但 祂 的 思 想 並 非 是 華 嚴 宗 的 正 統 。

當 時 , 祂 生 活 在 唐 文 宗 的 時 代 , 宮 中 太 監 有 很 大 的 權 力 。 圭 峰 宗 密 也 曾 經 被 捲 入 了 甘 露 之 變 的 政 治 鬥 爭 中 , 幾 乎 被 殺 害 。

因 為 當 時 唐 文 宗 不 滿 太 監 的 專 權 , 宰 輔 李 訓 、 鄭 注 等 人 藉 以 文 宗 的 意 旨 , 偽 造 「 甘 露 瑞 祥 」 , 號 召 文 武 百 官 觀 看 , 擬 借 觀 看 甘 露 的 機 會 , 由 埋 伏 的 刀 斧 手 殺 死 獨 攬 大 權 的 太 監 仇 士 良 等 人 。 但 是 , 這 一 個 事 情 沒 有 成 功 , 事 情 敗 露 了 , 偽 造 「 甘 露 祥 瑞 」 的 李 訓 就 逃 到 了 終 南 山 宗 密 的 寺 院 中 進 行 躲 避 。 宗 密 跟 李 訓 本 來 就 是 朋 友 , 所 以 想 為 他 落 髮 , 藏 起 來 , 但 是 被 宗 密 的 徒 弟 揭 發 了 。 這 件 事 情 是 有 歷 史 記 載 的 , 在 《 資 治 通 鑒 》 卷 二 百 四 十 五 卷 有 關 於 此 事 的 記 載 。

可 以 瞭 解 到 , 「 甘 露 祥 瑞 」 的 事 情 被 太 監 仇 士 良 得 知 以 後 , 圭 峰 宗 密 也 被 牽 連 逮 捕 入 獄 。 審 訊 中 , 審 問 官 問 於 祂 「 面 數 其 不 告 之 罪 」 , 要 處 死 他 。 也 就 是 說 , 祂 既 然 見 李 訓 逃 到 了 祂 的 廟 裡 , 祂 沒 有 揭 發 , 所 以 , 這 就 是 同 罪 犯 法 , 要 把 祂 處 死 。 此 時 的 圭 峰 宗 密 面 對 死 亡 , 怡 然 自 得 地 說 : 「 貧 道 識 訓 年 深 , 亦 知 其 反 叛 。 但 吾 本 師 ( 就 是 指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  佛 祖 ) 的 教 法 , 遇 苦 即 救 。 不 愛 生 命 , 死 也 甘 心 。 」 祂 的 意 思 就 是 說 : 我 認 識 了 這 個 李 訓 已 經 很 多 年 了 , 也 知 道 他 的 反 叛 有 罪 。 但 是 , 他 雖 反 叛 , 逃 到 了 我 的 廟 裡 , 有 生 命 之 憂 , 那 麼 我 怎 麼 可 以 不 救 他 呢 ? 因 為 這 是 我 們   大 聖   佛 祖 的 教 導 , 遇 苦 就 要 救 他 。 至 於 我 自 己 , 我 不 愛 生 命 , 就 是 死 了 也 心 甘 情 願 。

宗 密 的 這 一 番 話 光 明 磊 落 , 擲 地 有 聲 , 因 此 反 而 觸 動 了 審 訊 人 員 的 心 , 免 除 了 祂 的 死 罪 。 因 此 , 宗 密 的 生 前 常 住 陝 西 鄂 縣 的 圭 峰 山 , 而 被 稱 為 「 圭 峰 大 師 」 。 當 朝 的 宰 相 裴 休 讚 歎 祂 是 「 真 如 來 付 囑 之 菩 薩 , 眾 生 不 請 的 良 友 」 。 由 此 可 見 , 祂 是 真 正 地 實 踐 大 乘 教 義 , 行 菩 薩 道 的 人 。

因 此 , 宗 密 最 初 承 受 了 菏 澤 宗 的 禪 法 , 精 研 圓 覺 宗 , 又 從 澄 觀 學 《 華 嚴 經 》 , 由 是 融 會 了 華 嚴 教 法 和 禪 宗 禪 法 , 提 倡 禪 教 一 致 。 又 因 為 幼 年 、 青 年 學 儒 家 的 法 門 , 所 以 , 祂 也 主 張 佛 儒 一 源 , 祂 把 各 家 所 述 的 禪 門 要 義 、 禪 門 義 理 、 禪 流 的 文 字 輯 錄 成 書 , 稱 為 《 禪 源 諸 詮 集 》 。 這 個 《 禪 源 諸 詮 集 》 實 際 上 頭 就 是 揭 露 了 各 家 禪 門 之 中 的 信 徒 相 互 攻 擊 的 一 些 實 際 。 這 一 些 觀 點 , 祂 認 為 都 不 應 該 進 行 相 互 對 抗 的 。

因 此 , 祂 在 —— 《 都 序 》 的 四 卷 中 說 : 「 頓 悟 資 於 漸 修 」 , 「 師 說 符 於 佛 意 」 , 主 張 一 部 大 藏 經 論 只 有 三 種 教 , 禪 門 言 教 亦 只 有 三 宗 。 這 個 三 種 :

一 、 密 意 以 性 說 相 教 ;

二 、 密 意 破 相 顯 性 教 ;

三 、 顯 示 真 心 即 性 教 。

禪 的 三 宗 是 :

一 、 息 妄 修 心 宗 ;

二 、 泯 絕 無 寄 宗 ;

三 、 直 顯 心 性 宗 。

祂 最 後 總 結 說 : 「 三 教 三 宗 是 一 味 法 , 故 須 先 約 三 種 佛 教 證 三 種 禪 心 , 然 後 應 該 是 禪 教 雙 忘 , 心 佛 俱 寂 。 俱 寂 即 念 念 皆 佛 , 無 一 念 非 佛 心 ; 雙 忘 即 句 句 皆 禪 , 無 一 句 非 禪 教 。 」

這 個 很 明 顯 。 也 就 是 說 , 祂 講 , 主 張 一 個 大 藏 經 , 這 個 大 藏 經 論 只 有 三 種 內 容 :

第 一 種 就 是 密 意 以 性 說 相 教 , 也 就 是 說 , 大 藏 經 中 有 密 教 , 而 這 個 密 教 以 性 說 , 是 說 相 教 的 , 性 是 什 麼 性 ? 法 性 而 說 。

第 二 就 是 密 義 破 相 顯 性 教 ;

第 三 、 顯 示 真 心 即 性 教 。

這 講 的 就 是 顯 密 兩 教 , 祂 則 主 張 : 密 意 以 性 說 相 教 、 密 意 破 相 顯 性 教 、 顯 示 真 心 即 性 教 , 這 三 教 實 際 上 就 是 圭 峰 宗 密 的 「 圓 相 」 , 「 圓 相 」 的 具 體 的 內 容 。

因 此 啊 , 祂 這 講 了 非 常 的 清 楚 和 辯 證 , 而 且 分 析 了 禪 的 三 種 宗 , 不 同 的 宗 :

第 一 是 息 妄 修 心 宗 ;

第 二 是 泯 絕 無 寄 宗 ;

第 三 是 直 顯 心 性 宗 。

最 後 , 概 而 論 之 , 總 結 如 下 , 說 : 三 教 三 宗 是 一 味 法 , 故 須 先 約 三 種 佛 教 證 三 種 禪 心 , 然 後 , 證 得 了 以 後 , 禪 教 雙 忘 , 心 佛 俱 寂 。 這 一 個 時 候 , 心 佛 俱 寂 了 以 後 , 你 每 一 念 都 是 佛 了 , 念 念 皆 佛 , 無 一 念 而 非 佛 心 ; 雙 忘 即 句 句 皆 禪 , 無 一 句 而 非 禪 教 。

今 天 , 我 們 講 禪 宗 的 「 圓 相 」 , 討 論 就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。

各 位 聽 眾 下 次 再 見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下 星 期 繼 續 恭 聆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。

謝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