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616 次
2016 年 10 月 23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禮 敬 全 世 界
高 僧 大 德

 

廣 播 電 臺 :

在 昨 天 的 廣 播 面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繼 續 和 我 們 分 享 了 金 剛 師 紅 長 老 所 撰 寫 的 論 文 《 高 密 十 年 禪   聖 緣 千 古 心 》 , 以 及 宗 下 有 關 戒 律 的 教 相 。

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聖 示 , 有 請   師 尊

 
薄 伽 梵   師 尊 :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61023 號 , 星 期 天 , 第 616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今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, 我 們 繼 續 來 討 論 關 於 戒 律 問 題 。 戒 律 傳 進 中 國 , 當 時 有 這 樣 的 順 利 的 形 勢 、 大 好 的 形 勢 , 但 是 , 也 有 一 定 的 問 題 。

所 以 , 我 們 在 學 我 們 的 《 聖 祖 經 》 的 時 候 , 《 聖 祖 經 》 講 :

眾 所 知 識 。 大 智 本 行 。 皆 悉 成 就 。 諸 佛 威 神 之 所 建 立 。 為 護 法 城 。 受 持 正 法 。

這 一 段 已 經 聽 了 很 多 遍 , 這 實 際 上 就 包 含 著 一 個 慎 重 的 弘 法 程 序 , 也 就 是 說 , 我 們 進 入 佛 門 , 首 先 要 受 戒 。

戒 怎 麼 樣 受 法 ? 我 們 如 何 來 受 戒 ?

聖 宗 綬 紀 , 我 在 1989 年 跨 出 羅 湖 橋 出 國 , 第 一 件 事 情 就 要 弘 揚 律 法 。 當 時 祈 請 由 法 獅 長 老 祈 請 , 因 此 , 受 法 獅 長 老 所 請 , 我 就 講 戒 律 , 講 戒 律 的 近 代 傳 承 , 也 就 是 說 , 演 音 大 法 師 ( 演 音 戒 師 ) 為 我 授 戒 。 儘 管 那 個 時 候 我 還 非 常 之 小 , 但 是 , 由 於 聖 密 宗 的 原 因 , 有 一 些 特 別 的 授 戒 方 法 , 講 穿 了 , 也 就 是 說 , 〝 十 二 位 〞 的 、 〝 十 二 乘 〞 次 的 〝 三 昧 耶 戒 〞 。 這 個 十 二 乘 次 的 三 昧 耶 戒 , 作 為 〝 薄 伽 梵 四 眷 屬 〞 來 講 , 這 是 非 常 圓 滿 、 非 常 受 用 的 戒 法 。

由 於 這 個 戒 法 的 圓 頂 圓 滿 , 因 此 我 就 在 因 緣 成 熟 的 時 候 , 時 輪 推 動 之 下 , 進 入 新 加 坡 , 就 開 始 講 戒 律 。 首 先 講 了 演 音 法 師 , 當 然 , 演 音 法 師 有 很 多 的 事 情 , 我 們 要 講 , 有 關 的 歷 史 。

也 要 回 顧 一 下 : 當 時 在 大 唐 時 期 , 公 元 596 年 到 667 年 的 時 間 , 道 宣 律 師 做 了 哪 些 前 期 性 的 戒 律 弘 傳 的 工 作 ? 祂 有 哪 一 些 歷 史 貢 獻 ? 到 了 新 加 坡 , 開 始 就 講 道 宣 律 師 的 歷 史 性 功 勳 。

道 宣 律 師 祂 看 到 了 雖 然 在 古 印 度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  佛 祖 極 終 善 性 的 慈 悲 和 智 慧 而 傳 播 下 來 的 教 法 , 祂 是 有 各 個 分 期 地 傳 播 的 :

第 一 期 就 是 「 小 弘 大 隱 」 時 期 。 所 謂 「 小 弘 大 隱 」 時 期 , 就 是 上 座 部 佛 教 、 聲 聞 乘 佛 教 的 教 義 、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進 行 弘 傳 ; 那 麼 , 在 這 樣 的 情 況 下 , 大 乘 佛 教 暫 時 地 被 隱 蔽 了 , 而 密 乘 的 佛 教 也 在 毗 耶 離 城 , 佛 祖 做 了 非 常 詳 盡 周 到 的 準 備 。 這 個 就 是 「 小 弘 大 隱 」 時 期 , 所 謂 「 大 隱 」 就 是 大 乘 隱 蔽 的 意 思 。

第 二 個 時 期 就 是 「 大 弘 小 衰 」 時 期 , 就 是 小 乘 佛 教 的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在 祖 國 大 陸 在 大 唐 時 期 慢 慢 地 衰 落 , 而 大 乘 佛 教 興 起 。

大 乘 佛 教 的 興 起 , 但 是 , 不 久 , 在 同 一 個 朝 代 中 , 同 一 個 唐 朝 中 , 就 是 「 大 弘 密 興 」 時 期 , 也 就 是 說 , 大 乘 佛 教 弘 揚 , 而 密 乘 佛 教 也 同 時 興 起 的 時 候 , 這 個 就 是 開 元 年 間 。

作 為 中 國 而 言 , 在 弘 揚 佛 教 同 一 〝 朝 〞 的 時 代 中 , 實 際 上 , 大 聖 釋 迦 牟 尼 佛 祖 〝 十 二 乘 流 派 〞 都 同 時 展 開 了 。 因 此 , 在 這 時 候 , 緊 要 的 問 題 是 要 把 戒 律 加 以 弘 揚 。 如 果 戒 律 不 弘 揚 、 不 弘 傳 , 那 麼 , 佛 教 根 本 無 以 生 存 , 佛 教 所 有 的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, 都 將 會 被 宇 宙 負 能 量 慢 慢 慢 慢 地 消 失 殆 盡 、 消 耗 殆 盡 、 破 壞 殆 盡 、 世 俗 化 殆 盡 , 祂 缺 少 了 神 聖 性 。

因 此 , 道 宣 律 師 弘 律 始 終 不 懈 , 始 終 堅 持 到 底 , 堅 持 原 則 , 為 祖 國 的 戒 律 弘 揚 , 為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  佛 祖 戒 律 的 弘 揚 , 立 下 了 不 朽 的 功 勳 。

道 宣 律 師 祂 因 為 看 到 了 小 乘 戒 律 與 大 乘 教 理 在 中 國 幾 乎 是 同 時 代 、 同 步 、 同 弘 、 同 發 展 興 盛 起 來 的 , 這 跟 古 印 度 的 律 法 和 小 乘 、 大 乘 , 上 座 部 、 聲 聞 乘 、 緣 覺 乘 、 大 乘 佛 法 逐 步 逐 步 的 興 起 歷 史 是 有 所 不 同 。 而 且 , 這 兩 者 在 形 式 上 與 內 容 上 , 在 弘 揚 上 和 執 行 上 , 有 很 多 的 不 協 調 的 地 方 , 從 而 , 對 漢 地 佛 教 的 成 長 、 長 遠 性 的 發 展 , 產 生 了 種 種 無 形 中 阻 礙 的 情 況 , 在 道 宣 律 師 看 來 , 已 經 到 達 了 必 須 要 正 視 並 且 必 須 要 趕 快 趕 快 解 決 的 狀 態 。

道 宣 律 師 曾 就 這 些 問 題 向 智 首 律 師 請 教 。 智 首 律 師 是 當 時 律 學 界 的 泰 斗 , 祂 的 著 作 也 非 常 的 豐 富 。 祂 的 見 解 是 中 國 律 學 應 該 加 以 採 納 的 , 而 且 , 這 要 求 從 印 度 傳 入 中 國 的 各 家 、 各 派 、 各 宗 不 要 拘 囿 於 自 己 的 一 宗 之 見 , 否 則 , 戒 律 的 弘 傳 就 不 能 夠 適 應 和 接 應 各 種 根 器 的 眾 生 , 廣 攝 眾 機 ; 而 且 , 這 個 各 個 部 的 、 小 乘 上 座 部 的 戒 體 , 都 是 戒 戒 相 通 的 。 戒 相 雖 然 看 上 去 各 有 各 的 偏 闕 , 但 是 , 如 果 你 就 單 獨 地 獨 尊 某 一 流 派 的 戒 法 , 那 麼 , 很 多 行 之 有 效 的 戒 法 就 不 能 夠 完 全 弘 通 流 行 中 華 民 族 。

智 首 律 師 祂 的 見 解 非 常 圓 融 , 對 戒 律 的 、 戒 學 的 發 展 和 貢 獻 非 常 巨 大 。 因 此 , 祂 所 弘 揚 的 五 部 戒 律 是 「 五 部 並 行 」 的 方 式 , 要 求 學 人 必 須 學 遍 五 部 才 能 夠 得 到 祂 的 認 可 , 如 此 一 來 , 就 增 加 了 學 習 的 難 度 。 同 時 , 也 有 許 多 的 標 準 存 在 著 勢 在 必 行 的 戒 律 的 規 範 , 令 這 些 戒 律 的 規 範 能 夠 在 實 際 運 用 中 使 用 , 而 把 這 個 非 常 繁 複 的 戒 律 的 文 字 , 要 把 祂 簡 明 易 懂 , 明 確 簡 易 實 踐 的 標 準 , 不 能 夠 有 效 地 指 導 實 際 的 戒 律 行 持 , 使 佛 教 的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同 步 地 、 圓 滿 地 完 成 學 習 、 執 行 和 弘 揚 , 幫 助 眾 生 解 決 困 難 。

道 宣 律 師 雖 然 面 對 著 複 雜 的 戒 律 , 也 面 對 著 複 雜 的 社 會 情 況 , 也 看 到 , 如 果 因 循 守 舊 , 仍 然 是 在 戒 律 學 習 上 的 主 要 的 矛 盾 , 應 該 解 決 這 個 矛 盾 , 不 要 因 循 守 舊 , 而 且 , 這 是 要 迫 在 眉 梢 地 把 古 印 度 的 戒 律 、 傳 進 中 國 的 戒 律 加 以 整 理 。 所 以 , 祂 就 毅 然 決 然 地 挑 起 了 這 個 重 擔 —— 整 頓 〝 戒 律 學 〞 的 歷 史 重 任 , 祂 認 識 到 了 回 應 當 時 時 代 對 傳 進 中 國 的 戒 律 學 進 行 釐 清 、 完 善 而 捨 壽 忘 我 地 努 力 工 作 , 對 於 戒 律 革 新 的 必 要 性 、 重 要 性 、 緊 迫 性 。

有 一 位 比 道 宣 律 師 還 要 小 將 近 40 歲 的 義 淨 法 師 歷 史 性 地 出 現 在 祂 的 身 邊 。 義 淨 法 師 祂 和 道 宣 法 師 有 同 感 , 祂 指 出 : 「 諸 部 互 牽 , 章 鈔 繁 雜 , 以 致 易 處 更 難 , 顯 而 還 隱 」 。

「 顯 而 還 隱 」 就 是 指 這 個 戒 律 而 且 還 有 相 當 一 部 分 並 沒 有 把 祂 的 意 義 完 全 翻 譯 出 來 , 儘 管 如 此 , 已 經 看 起 來 非 常 複 雜 了 。 文 字 的 繁 複 複 雜 , 而 且 , 翻 出 來 了 以 後 還 發 現 , 這 些 文 字 翻 出 來 , 包 含 著 許 多 隱 義 隱 含 之 中 。

因 為 戒 律 本 身 , 戒 律 律 法 雖 然 是 在 佛 教 內 獨 立 一 門 , 但 是 , 祂 也 是 屬 於 密 教 的 重 要 的 範 疇 之 一 。 因 此 , 要 學 好 密 教 , 首 先 要 學 好 戒 律 ; 如 果 沒 有 學 好 戒 律 , 無 法 學 好 密 教 。 因 此 , 聖 宗 的 綬 紀 具 有 非 常 重 要 的 歷 史 意 義 。

我 們 可 以 看 到 , 我 們 聖 密 宗 的 戒 律 。 聖 密 宗 的 戒 律 所 授 的 是 三 昧 耶 戒 。 這 個 三 昧 耶 戒 頭 , 有 十 二 戒 是 必 須 要 完 成 的 。

這 個 十 二 戒 , 什 麼 十 二 戒 呢 ? 就 是 :

第 一 、 戒 殺 ;

第 二 、 戒 淫 ;

第 三 、 戒 盜 ;

第 四 、 戒 妄 ;

第 五 、 戒 酒 ;

這 個 聖 密 宗 的 五 戒 其 實 包 含 了 佛 教 中 所 有 戒 律 的 基 本 精 神 , 但 是 , 聖 密 宗 有 十 二 戒 。

這 十 二 戒 頭 , 最 普 通 、 最 常 見 的 戒 律 是 第 七 條 , 是 要 金 剛 兄 弟 姐 妹 之 間 不 可 以 起 諍 紛 。 這 一 條 最 普 通 , 但 是 , 也 是 最 難 做 到 。

第 八 條 是 比 較 明 確 的 , 第 八 條 是 有 兩 個 「 不 可 」 : 第 一 、 不 可 以 謗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  佛 祖 和 諸 天 諸 佛 ; 第 二 條 、 不 可 以 謗 阿 闍 黎 上 師 。

如 果 犯 了 這 個 第 八 條 , 他 就 已 經 不 是 一 個 聖 密 行 者 , 他 就 已 經 不 配 做 一 個 聖 密 行 者 。

其 中 的 第 十 條 也 是 如 此 , 第 十 條 叫 : 永 不 起 退 轉 心 , 粉 身 碎 骨 不 辭 難 。 全 身 心 地 來 保 衛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  佛 祖 極 終 善 性 的 慈 悲 和 智 慧 , 這 個 實 際 上 就 是 保 護 自 己 能 夠 完 成 虹 轉 的 歷 史 使 命 的 最 重 要 的 條 件 之 一 。

第 十 一 條 , 作 為 當 今 來 說 , 我 們 的 聖 密 行 者 , 非 常 重 要 , 非 常 重 要 , 非 常 重 要 ; 是 一 定 要 遵 守 , 一 定 要 遵 守 , 一 定 要 遵 守 。 第 十 一 條 就 是 永 不 反 對 政 府 。 這 一 條 一 定 要 牢 牢 記 住 。

第 十 二 條 , 十 二 條 也 就 是 我 們 每 天 在 做 的 事 情 。 十 二 條 就 是 要 禮 敬 全 世 界 諸 山 高 僧 大 德 , 禮 敬 全 世 界 所 有 的 菩 薩 們 , 禮 敬 全 世 界 所 有 的 眾 生 。

我 為 什 麼 講 我 們 每 天 都 在 做 的 呢 ? 我 們 每 天 都 行 聖 天 大 禮 。 這 個 聖 天 大 禮 的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就 是 這 第 十 二 條 。

這 個 三 昧 耶 戒 是 要 牢 牢 地 記 在 心 上 的 。 這 個 三 昧 耶 戒 是 不 可 以 就 是 好 像 紙 上 抄 一 下 就 行 了 , 這 個 是 要 踏 踏 實 實 地 遵 行 去 做 的 。

現 在 , 我 們 講 這 個 禮 敬 , 我 們 講 行 聖 天 大 禮 。 最 早 , 我 在 1979 年 的 時 候 , 那 個 時 候 , 香 港 邵 漢 生 老 先 生 他 來 看 我 。 他 為 什 麼 83 高 齡 了 還 要 上 保 俶 山 , 跟 著 我 上 保 俶 山 , 走 一 步 停 一 停 、 走 一 步 喘 一 喘 這 樣 的 身 體 ? 因 為 他 就 是 要 看 基 本 功 , 要 看 師 父 的 基 本 功 。 我 就 給 他 看 基 本 功 。

我 告 訴 他 , 我 們 在 岳 王 廟 門 口 等 。 所 謂 的 岳 王 廟 , 就 是 外 西 湖 的 盡 頭 , 快 要 到 裡 西 湖 的 時 候 , 那 有 一 個 岳 飛 的 廟 。 這 岳 飛 的 廟 有 四 個 字 , 祂 是 非 常 感 動 的 。 這 個 四 個 字 就 是 「 盡 忠 報 國 」 。

邵 漢 生 老 先 生 是 非 常 愛 國 的 , 他 特 地 讓 我 帶 他 去 岳 廟 。 他 不 是 不 認 識 , 他 是 認 識 的 , 他 讓 我 帶 他 去 岳 廟 , 去 的 目 的 是 什 麼 ? 他 主 要 是 看 看 我 對 這 個 「 盡 忠 報 國 」 這 個 四 個 字 有 一 些 什 麼 看 法 。 當 然 , 我 最 初 並 不 知 道 他 是 怎 麼 樣 的 一 個 想 法 。

當 時 , 他 問 說 : 「 你 什 麼 感 受 , 對 這 四 個 字 ? 」 我 就 從   聖 宗 的 綬 紀 講 起 , 我 說 : 「 我 的 師 父 給 我 的 綬 紀 , 其 中 有 講 到 : 『 你 要 像 岳 飛 那 樣 盡 忠 報 國 。 但 是 , 他 雖 然 心 有 大 志 , 心 有 餘 而 力 不 足 , 受 奸 臣 陷 害 , 最 後 他 沒 有 完 全 地 報 成 國 。 因 此 , 這 個 四 個 字 頭 , 有 一 個 字 , 你 去 看 , 「 盡 忠 報 國 」 頭 有 一 點 的 , 它 一 點 沒 有 的 , 這 個 頭 就 是 深 深 地 隱 含 了 岳 飛 的 遺 憾 。 」 祂 說 。

他 聽 了 以 後 不 停 地 點 頭 。 他 就 答 應 了 , 我 們 早 上 在 岳 廟 見 。 自 從 那 次 岳 廟 見 以 後 , 我 表 演 了 我 的 基 本 功 之 後 , 他 就 邀 請 我 , 他 一 到 杭 州 住 賓 館 , 讓 我 也 住 進 賓 館 , 就 開 始 了 通 宵 長 談 的 情 況 。

那 麼 , 我 做 的 是 什 麼 呢 ? 我 每 天 早 上 向 諸 天 諸 佛 行 聖 天 大 禮 , 每 天 早 上 向 全 世 界 的 高 僧 大 德 行 聖 天 大 禮 , 每 天 早 上 向 全 世 界 的 眾 生 、 無 量 的 眾 生 、 八 萬 四 千 眾 生 行 聖 天 大 禮 , 從 岳 廟 開 始 行 去 , 一 直 通 過 玉 泉 , 通 過 九 里 松 , 一 直 到 靈 隱 , 一 直 到 靈 隱 飛 來 峰 , 向 全 世 界 的 高 僧 大 德 、 對 每 一 尊 佛 行 聖 天 大 禮 , 然 後 進 靈 隱 寺 去 行 聖 天 大 禮 , 向 每 一 尊 佛 行 聖 天 大 禮 。

行 聖 天 大 禮 , 這 個 長 長 的 十 一 公 里 的 路 。 所 謂 的 九 里 松 , 是 從 玉 泉 開 始 , 一 直 到 靈 隱 寺 ; 那 麼 , 從 岳 廟 開 始 到 玉 泉 , 又 有 兩 公 里 。 那 麼 , 這 樣 就 上 去 十 幾 公 里 的 路 , 早 上 行 聖 天 大 禮 行 過 去 。 人 俯 下 去 的 時 候 跟 跳 起 來 幾 乎 是 同 時 , 行 禮 速 度 非 常 之 快 。

他 看 了 開 始 不 理 解 : 「 你 為 什 麼 要 那 麼 快 ? 」 我 說 : 「 我 如 果 不 快 , 心 頭 就 不 夠 虔 誠 , 對 全 世 界 的 高 僧 大 德 、 對 全 世 界 的 眾 生 、 對 全 世 界 的 菩 薩 、 對 全 宇 宙 的 佛 、 諸 天 諸 佛 , 就 不 夠 虔 誠 , 就 不 夠 誠 實 , 就 有 所 保 留 。 我 行 聖 天 大 禮 , 是 要 沒 有 所 保 留 的 」 。 他 看 我 俯 下 去 、 上 來 , 俯 下 去 、 上 來 , 速 度 相 當 相 當 之 快 。

順 便 講 , 我 剛 到 澳 洲 的 時 候 , 教 授 澳 洲 世 界 總 部 的 一 些 上 師 們 、 長 老 們 行 聖 天 大 禮 , 也 是 那 麼 快 的 。

記 得 那 時 候 , 有 一 次 到 塔 斯 瑪 尼 亞 博 物 館 去 參 觀 另 外 一 個 佛 教 流 派 唱 頌 的 機 會 , 我 們 向 他 們 行 聖 天 大 禮 。 他 們 都 沒 有 看 見 過 , 都 不 懂 , 都 不 知 道 : 「 你 們 在 做 什 麼 ? 」 當 我 解 釋 給 他 們 聽 的 時 候 , 他 們 這 個 時 候 才 理 解 : 「 噢 , 原 來 你 們 的 行 禮 是 這 樣 行 的 ! 」 從 這 個 情 況 看 , 他 們 很 有 感 觸 地 說 : 「 我 們 以 為 我 們 西 藏 人 行 禮 一 步 一 個 行 禮 行 過 去 , 從 某 某 地 方 行 到 拉 薩 , 已 經 是 相 當 相 當 辛 苦 , 原 來 你 們 一 個 禮 是 要 那 麼 複 雜 , 要 三 次 , 簡 直 不 可 思 議 的 難 度 ! 」 而 且 要 求 奮 不 顧 身 俯 下 去 , 跳 起 來 要 求 非 常 輕 鬆 。

自 從 那 一 次 以 後 , 邵 漢 生 老 先 生 就 是 非 常 欽 佩 , 非 常 欽 佩 , 非 常 欽 佩 : 「 原 來 你 的 地 趟 腿 是 這 樣 訓 練 出 來 的 ! 」 他 恍 然 而 大 悟 。 因 為 我 在 表 演 地 趟 腿 的 時 候 , 我 是 從 地 面 站 立 的 狀 態 , 一 直 到 地 下 的 趟 下 , 以 及 翻 身 , 以 及 跳 起 來 , 動 作 都 是 非 常 的 快 , 輕 鬆 自 如 。 作 為 他 來 說 , 是 從 來 沒 有 看 見 過 。 他 說 : 「 你 必 定 消 耗 很 大 的 體 力 。 」 我 說 : 「 我 從 小 練 就 到 現 在 為 止 , 因 此 啊 , 這 不 算 得 怎 麼 , 這 才 僅 僅 是 基 本 功 而 已 。 」

由 是 , 他 真 正 地 相 信 , 我 不 僅 是 虔 誠 地 信 佛 ; 他 也 真 正 地 相 信 , 我 是 一 個 好 老 師 —— 一 個 絕 對 意 義 上 的 一 個 好 老 師 , 才 能 夠 學 到 這 樣 絕 的 功 夫 。

今 天 由 於 時 間 的 原 因 , 我 們 的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, 下 一 次 再 見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下 星 期 繼 續 恭 聆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。

謝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