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615 次
2016 年 10 月 22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 

上 座 部 戒   大 乘 思 想

 

廣 播 電 臺 :

非 常 感 恩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賜 與 我 們 今 天 的 聖 緣 , 來 到 廣 播 電 臺 上 來 作 聖 密 龍 講 的 聖 示 。

薄 伽 梵   師 尊 您 好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今 天 ,   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與 我 們 繼 續 分 享 金 剛 師 紅 的 論 文 , 以 及 作 相 關 的 教 相 、 事 相 的 解 密 , 現 在 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作 聖 密 龍 講 聖 示 。

 
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61022 日 , 星 期 六 , 第 615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這 次 聖 密 龍 講 , 我 們 繼 續 來 學 習 分 享 金 剛 師 紅 的 一 篇 論 文 。 這 篇 論 文 中 , 其 中 第 九 段 提 到 了 「 尊 師 重 教 , 一 脈 相 承 」

文 章 說 到 :

 
這 一 佛 陀 當 時 的 言 教 , 是 特 別 地 針 對 了 大 迦 葉 尊 者 的 提 問 , 雖 然 有 其 他 的 諸 位 菩 薩 一 起 聞 法 , 但 是 , 大 迦 葉 是 摩 訶 迦 葉 會 中 的 特 別 受 眾 , 這 一 事 實 是 不 容 忽 視 的 , 所 以 , 在 最 後 的 經 文 中 說 : 「 爾 時 世 尊 。 說 此 經 已 。 摩 訶 迦 葉 。 彌 帝 隸 菩 薩 。 曼 殊 師 利 童 子 。 一 切 世 間 天 人 阿 修 羅 乾 達 婆 等 。 聞 佛 所 說 。 皆 大 歡 喜 。 」 大 迦 葉 被 排 列 在 第 一 位 。

可 以 想 像 , 這 一 次 法 會 對 大 迦 葉 尊 者 所 形 成 的 影 響 不 容 忽 視 。 而 事 實 上 , 這 些   大 聖   佛 祖 對 大 迦 葉 的 言 教 , 也 深 深 地 銘 刻 在 大 迦 葉 尊 者 的 腦 海 中 , 並 深 遠 地 影 響 了 禪 宗 後 代 的 發 展 。 相 傳 為 達 摩 祖 師 言 教 的 《 少 室 六 論 》 , 其 中 說 到 造 立 佛 像 的 問 題 。

 
我 們 學 到 了 這 , 討 論 到 了 這 。

這 , 我 們 順 便 地 講 到 了 , 金 剛 師 紅 最 近 應 杭 州 佛 學 院 的 邀 請 去 發 表 了 一 篇 論 文 , 同 時 跟 相 當 一 部 分 的 顯 教 高 僧 大 德 進 行 了 學 術 交 流 , 發 現 了 一 些 問 題 , 看 到 了 我 們 自 己 的 不 足 。 我 們 最 大 的 不 足 之 處 , 也 就 是 說 , 我 們 的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向 眾 生 宣 傳 得 太 少 。

眾 生 不 知 道 、 不 明 白 , 但 是 , 看 了 我 們 的 《 古 梵 密 》 以 及 《 塔 州 之 光 》 , 看 到 了 我 們 的 《 金 剛 禪 世 界 》 , 看 到 了 我 們 在 新 浪 中 發 表 的 聖 密 龍 講 , 都 饒 有 興 味 , 有 興 趣 , 但 是 不 甚 明 白 。

正 如 同 我 們 去 中 國 的 時 候 , 有 關 的 宗 教 局 的 領 導 ( 當 然 不 是 中 國 的 最 高 宗 教 局 領 導 , 中 國 最 高 宗 教 局 的 領 導 就 是 國 宗 局 的 領 導 , 他 們 是 非 常 瞭 解 我 們 、 認 同 我 們 , 而 且 對 我 們 有 高 度 的 恰 如 其 份 的 評 價 ) , 主 要 是 省 一 級 的 有 關 部 門 , 省 一 級 的 有 關 部 門 的 領 導 他 聽 取 了 各 地 的 眾 生 的 反 應 , 就 認 為 : 「 你 們 這 個 法 , 許 多 人 聽 不 懂 , 許 多 人 想 知 道 , 但 是 無 法 明 白 。 」 這 個 就 是 我 們 的 缺 點 , 我 們 的 短 處 。

我 們 許 多 問 題 實 際 上 是 可 以 講 得 清 楚 明 白 的 。 其 中 一 個 問 題 , 他 們 覺 得 : 「 你 們 授 了 戒 沒 有 啊 ? 男 眾 受 了 戒 沒 有 啊 ? 女 眾 又 受 了 戒 沒 有 啊 ? 」

那 麼 , 我 就 把 我 們 的 弘 傳 史 ( 現 代 的 弘 傳 史 ) : 1989 年 4 月 16 號 , 我 跨 過 羅 湖 橋 的 時 候 , 一 步 一 步 地 , 往 前 一 步 , 但 是 頭 往 後 看 , 仰 望 著 海 關 屋 頂 上 空 飄 揚 的 五 星 紅 旗 , 仰 望 著 國 旗 , 我 說 : 「 祖 國 母 親 啊 , 我 一 定 要 回 來 ! 我 現 在 雖 然 遠 離 您 而 去 , 但 是 我 一 定 要 把 這 一 個 大 法 送 回 來 , 把 這 一 個 法 寶 完 整 無 缺 地 送 回 到 您 的 懷 抱 ! 」

那 麼 , 我 後 來 通 過 香 港 , 途 經 香 港 , 進 入 澳 洲 , 進 入 澳 洲 以 後 , 又 應 邀 去 了 新 加 坡 , 在 新 加 坡 的 大 威 德 明 王 宮 , 我 最 開 始 開 講 的 , 根 據   聖 宗 的 綬 紀 , 祂 曾 說 : 「 你 要 顯 現 神 通 方 便 , 同 時 也 要 講 授 戒 律 。 戒 律 是 我 們 佛 教 的 根 本 , 戒 律 也 是 我 們 本 宗 能 夠 發 揚 的 一 個 根 本 。 」

講 戒 律 , 從 什 麼 時 候 講 起 ? 從 什 麼 親 教 師 講 起 ? 從 哪 一 位 親 教 師 講 起 ? 根 據   聖 宗 的 綬 紀 , 就 從 親 教 師 弘 一 大 法 師 講 起 。

弘 一 大 法 師 的 法 名 是 稱 為 「 演 音 」 , 演 出 的 演 , 音 樂 的 音 , 因 為 祂 有 很 好 的 音 樂 素 養 , 這 個 「 音 」 頭 也 包 含 著 繪 畫 、 藝 術 的 意 思 , 祂 也 有 很 好 的 繪 畫 的 素 養 。 現 在 西 方 很 盛 行 , 但 是 東 方 至 今 還 不 是 很 盛 行 , 但 是 已 經 開 始 的 人 體 繪 畫 , 就 是 從 弘 一 法 師 開 始 的 。 所 謂 的 人 體 藝 術 、 人 體 繪 畫 , 就 是 裸 體 畫 。 當 東 方 的 一 些 畫 家 們 還 被 傳 統 的 思 想 深 深 地 禁 錮 的 時 候 , 祂 已 經 首 創 地 創 導 了 這 個 中 國 風 格 的 裸 體 畫 藝 術 。 但 是 , 不 要 誤 會 祂 , 祂 是 守 戒 的 , 祂 遵 循 的 就 是 律 宗 , 祂 所 整 理 的 中 國 傳 統 的 戒 律 就 稱 之 為 「 南 山 五 部 」 。

弘 一 大 法 師 ( 弘 一 律 師 ) 祂 的 俗 名 是 李 叔 同 , 祂 是 天 津 人 , 祖 籍 是 浙 江 平 湖 人 , 出 家 前 是 集 詩 詞 、 書 畫 、 音 樂 、 戲 曲 、 篆 刻 、 文 學 於 一 身 的 多 才 多 藝 的 近 代 才 子 , 祂 是 思 想 先 進 、 大 開 近 代 中 國 文 藝 新 風 的 先 河 藝 術 大 師 ; 出 家 之 後 , 是 我 們 祖 國 近 代 的 專 門 弘 揚 戒 律 的 一 代 高 僧 。

弘 一 大 法 師 ( 弘 一 律 師 ) 原 來 修 習 一 切 有 部 的 律 , 後 來 就 進 入 了 南 山 的 宗 門 , 為 了 續 佛 慧 命 , 振 興 聖 教 的 戒 律 , 起 大 慈 悲 , 發 大 誓 願 , 顯 大 智 慧 , 佈 大 精 進 , 傾 全 力 於 南 山 三 大 部 的 戒 律 的 整 理 、 研 究 、 教 學 、 弘 揚 、 闡 發 , 渡 眾 無 數 , 把 中 國 和 日 本 的 戒 律 學 雙 雙 合 璧 , 高 舉 蕩 滌 自 宋 末 七 百 餘 年 來 的 塵 封 , 把 漢 地 的 戒 律 學 推 進 到 從 隱 到 顯 的 高 峰 。

「 從 隱 到 顯 」 ,   聖 宗 說 : 「 戒 律 祂 也 從 隱 到 顯 , 這 猶 如 我 們 的 聖 密 宗 , 聖 密 宗 也 是 從 隱 到 顯 。 」 而 演 音 法 師 本 身 祂 也 是 聖 密 行 者 , 因 為 祂 所 有 的 弘 揚 的 戒 律 都 是 為 廣 弘 聖 密 法 而 做 的 前 期 的 準 備 , 因 此 , 祂 是 非 常 遵 守 戒 律 的 。

當 然 , 我 們 在 討 論 戒 律 的 時 候 ,   聖 宗 也 告 訴 我 們 : 「 弘 一 法 師 ( 演 音 法 師 ) 祂 的 戒 律 是 有 來 頭 的 , 有 傳 承 的 , 不 是 祂 自 己 創 造 發 明 的 。 」

最 早 , 印 度 律 法 傳 進 中 國 的 時 候 , 是 一 位 叫 道 宣 律 師 。 道 宣 律 師 祂 世 俗 是 姓 錢 , 錢 塘 江 的 錢 , 江 蘇 丹 徒 人 , 祂 生 活 在 公 元 596 年 至 公 元 667 年 , 祂 世 壽 齡 是 73 歲 。 祂 15 歲 時 就 在 日 嚴 寺 出 家 。 從 祂 的 家 譜 看 , 祂 是 唐 代 的 吳 興 人 , 也 是 今 天 的 浙 江 湖 州 。 17 歲 的 時 候 依 智 頵 律 師 出 家 了 。 20 歲 的 時 候 進 入 大 禪 定 寺 智 首 律 師 受 具 足 戒 。 在 唐 武 德 七 年 的 時 候 , 也 就 是 公 元 624 年 , 祂 30 歲 的 時 候 , 結 廬 終 南 山 。

這 個 所 謂 的 「 結 廬 」 , 就 是 自 己 搭 一 個 茅 棚 , 把 茅 棚 恭 敬 地 、 莊 嚴 地 把 稱 之 為 「 淨 業 寺 」 。 就 是 在 這 樣 艱 苦 的 淨 業 寺 頭 生 活 , 而 後 , 隱 蔽 十 年 , 閉 關 十 年 , 精 進 修 煉 戒 律 , 聽 受 祂 的 導 師 智 首 律 師 講 《 四 分 律 》 , 《 四 分 律 》 是 上 座 部 的 , 反 覆 聽 講 了 二 十 餘 遍 , 承 學 律 法 , 弘 傳 這 《 四 分 律 》 。 祂 居 住 在 終 南 山 , 所 以 呢 , 大 家 都 稱 祂 為 「 作 《 四 分 律 》 的 和 尚 」 , 稱 祂 為 「 南 山 律 宗 」 , 隱 居 淨 業 寺 長 達 四 十 多 年 。

祂 曾 經 被 唐 代 的 高 僧 唐 玄 奘 盡 力 地 邀 請 , 請 祂 出 山 。 但 是 , 由 於 各 種 各 樣 的 原 因 , 祂 參 與 了 唐 玄 奘 的 譯 場 。 因 為 唐 玄 奘 是 大 唐 國 師 , 在 武 則 天 的 培 養 之 下 , 祂 確 立 了 國 家 形 式 的 翻 譯 經 典 的 譯 場 。 那 麼 , 道 宣 律 師 就 被 請 去 參 與 翻 譯 。 但 是 , 由 於 種 種 的 原 因 ( 當 然 , 這 個 原 因 ,   聖 宗 是 告 訴 過 我 的 , 現 在 因 緣 還 沒 成 熟 , 這 個 情 況 暫 時 地 不 公 開 。 我 相 信 , 鑽 研 過 相 關 《 高 僧 傳 》 的 人 是 明 白 發 生 了 什 麼 事 ) , 祂 就 離 開 了 譯 場 。

那 麼 , 道 宣 律 師 經 過 長 期 的 、 刻 苦 的 戒 律 的 研 究 、 使 用 、 弘 傳 , 使 道 宣 律 師 深 深 地 感 受 到 當 時 戒 律 中 的 一 系 列 的 問 題 , 這 些 問 題 就 是 包 括 在 僧 團 中 的 種 種 問 題 。

就 戒 律 本 身 而 言 , 第 一 , 《 四 分 律 》 首 先 是 「 文 繁 」 。 所 謂 的 「 文 繁 」 , 也 就 是 說 , 文 章 反 覆 、 反 覆 、 繁 瑣 。 律 學 的 著 述 表 面 上 看 起 來 非 常 之 多 , 真 可 謂 是 汗 牛 充 棟 , 洋 洋 大 觀 , 看 不 盡 看 ; 實 際 上 , 這 簡 明 的 律 法 , 卻 把 祂 解 釋 得 非 常 的 繁 瑣 。

律 法 本 身 文 字 繁 瑣 , 體 例 混 雜 , 翻 譯 也 不 是 很 精 準 。 這 樣 看 來 , 就 律 法 的 體 例 、 體 裁 就 比 較 混 亂 , 缺 乏 層 次 性 , 律 法 缺 乏 系 統 性 , 所 以 , 令 有 心 向 學 鑽 研 律 法 的 學 者 們 、 和 尚 們 無 從 下 手 , 令 初 學 者 不 得 要 領 , 雖 然 有 皓 首 窮 經 之 志 , 但 是 往 往 消 耗 了 大 半 生 還 是 不 甚 明 白 。

在 這 種 情 況 下 , 祂 看 到 的 《 四 分 律 》 , 如 此 翻 譯 混 亂 的 《 四 分 律 》 , 要 學 習 , 不 能 夠 學 到 東 西 , 可 以 稱 之 為 「 事 倍 功 半 」 。

第 二 個 大 問 題 是 事 相 不 能 相 應 。 所 以 , 可 以 從 祂 的 著 作 中 知 道 , 這 叫 : 一 是 「 文 繁 」 , 二 是 「 事 闕 」 —— 「 文 繁 事 闕 」 。 剛 才 我 們 已 經 解 釋 過 , 它 體 裁 混 亂 , 系 統 混 雜 , 要 學 習 很 困 難 , 但 是 又 不 能 夠 在 實 際 中 加 以 好 好 地 運 用 , 律 學 的 研 究 不 能 緊 緊 地 面 對 實 際 。 如 果 在 學 習 中 , 甚 至 翻 譯 中 , 一 味 地 雕 琢 它 的 詞 句 的 末 節 , 而 看 不 到 它 的 總 體 , 迴 避 律 法 要 解 決 的 種 種 的 世 間 法 弘 揚 之 時 所 產 生 的 各 種 各 樣 的 問 題 , 令 眾 生 得 到 受 益 。

所 以 是 , 祂 就 講 , 這 個 是 「 盛 解 律 文 , 空 張 辭 費 , 至 於 行 事 , 未 見 其 歸 」 。 我 們 可 以 在 《 四 分 律 刪 補 隨 機 羯 磨 疏 》 頭 的 序 , 祂 這 樣 寫 的 , 《 四 分 律 刪 補 隨 機 羯 磨 疏 》 。 這 有 不 少 交 代 不 清 楚 , 或 者 是 講 的 不 明 白 的 地 方 , 或 者 是 「 文 繁 事 闕 」 的 地 方 。

在 這 樣 的 情 況 之 下 , 學 佛 教 律 法 的 和 尚 們 , 就 此 而 〝 各 隨 己 意 , 任 情 裁 奪 , 〞 導 致 〝 交 雜 諸 部 , 混 濫 自 他 , 〞 使 得 在 行 事 的 標 準 上 無 法 遵 從 統 一 的 規 格 。 而 各 隨 己 意 , 隨 每 一 個 人 的 理 解 水 平 , 任 情 地 、 任 意 地 、 隨 意 地 猜 度 , 導 致 了 戒 律 的 交 雜 諸 部 , 混 濫 自 他 , 無 法 向 眾 生 交 代 清 楚 和 有 效 地 弘 揚 , 所 以 , 在 行 事 標 準 上 〝 莫 衷 一 是 , 軌 則 歧 出 〞 。

在 當 時 來 說 , 小 乘 的 戒 律 與 大 乘 教 的 教 理 , 在 中 國 , 幾 乎 是 同 步 興 盛 起 來 的 , 這 跟 印 度 小 乘 、 大 乘 兩 者 漸 次 而 興 的 歷 史 有 所 不 同 。

在 印 度 , 首 先 是 聲 聞 乘 發 展 了 ; 後 來 就 是 緣 覺 乘 發 展 ; 然 後 經 過 緣 覺 乘 的 諸 流 諸 派 諸 教 諸 乘 , 分 二 十 幾 種 觀 點 進 行 大 辯 論 以 後 , 大 乘 思 想 脫 穎 而 出 ; 後 來 漸 漸 的 大 乘 思 想 發 展 , 一 些 大 乘 的 經 典 也 慢 慢 地 被 認 可 。 大 乘 經 典 , 我 們 主 要 是 指 , 現 在 我 們 社 會 上 可 以 容 易 看 到 的 , 《 大 方 廣 華 嚴 經 》 、 《 大 般 若 經 》 、 《 大 涅 槃 經 》 、 《 圓 覺 經 》 等 等 、 《 妙 法 蓮 華 經 》 等 等 經 典 , 大 乘 興 起 —— 這 個 就 是 在 印 度 佛 教 的 時 候 發 展 的 程 序 。 十 二 乘 教 派 在 當 時 印 度 發 展 , 雖 然 密 法 已 經 在 毗 耶 離 城 進 行 展 開 , 但 是 這 是 佛 祖 綬 紀 中 的 強 大 的 「 後 備 隊 」 。

可 是 , 作 為 中 國 而 來 , 從 印 度 這 個 絲 綢 之 路 或 者 是 海 上 傳 進 中 國 的 佛 教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, 戒 律 , 上 座 部 的 戒 律 和 大 乘 的 思 想 、 大 乘 的 經 典 幾 乎 是 同 時 展 開 。 在 如 此 的 情 況 之 下 , 這 個 戒 律 更 是 和 學 佛 法 的 和 尚 們 相 互 掛 不 起 鉤 來 , 這 就 造 成 了 一 定 的 問 題 。

今 天 由 於 時 間 的 原 因 , 我 們 的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, 明 天 再 見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很 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今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明 天 繼 續 地 聆 聽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, 謝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