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562 次
2016 年 4 月 17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大 歷 史   心 理 學

 

廣 播 電 臺 :

在 昨 天 的 廣 播 面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繼 續 為 我 們 解 密 了 有 關 敦 煌 石 窟 的 教 相 和 宗 下 記 載 有 關 的 歷 史 。

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聖 示 , 有 請   師 尊

 
薄 伽 梵   師 尊 :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6417 號 , 星 期 天 , 第 562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昨 天 , 我 們 渡 過 了 非 常 有 意 義 的 二 十 七 週 年 。 今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繼 續 討 論 張 大 千 先 生 他 的 有 關 的 種 種 軼 事 。

一 般 而 論 , 社 會 上 輿 論 界 對 張 大 千 先 生 的 一 生 有 三 大 「 負 評 」 。 所 謂 的 「 負 評 」 就 是 指 三 件 極 受 爭 議 的 所 謂 「 公 案 」 。

我 們 和 一 些 朋 友 、 一 些 老 師 們 討 論 起 張 大 千 先 生 的 時 候 , 其 中 談 到 , 張 大 千 先 生 雖 然 是 國 畫 的 高 手 , 但 是 , 他 也 是 一 位 製 作 〝 假 畫 〞 的 高 手 。 這 話 怎 麼 講 呢 ?

曾 經 在 二 十 世 紀 二 十 年 代 末 期 , 上 海 有 一 位 著 名 的 收 藏 家 , 稱 之 為 程 霖 生 , 他 是 專 門 收 藏 歷 史 上 一 位 稱 為 石 濤 的 作 品 , 而 稱 雄 於 當 時 的 收 藏 界 。 程 霖 生 的 父 親 程 謹 軒 曾 是 舊 上 海 的 大 財 主 , 擁 有 房 地 產 價 值 達 規 銀 一 千 餘 萬 兩 , 月 收 房 租 達 數 萬 銀 元 ,

一 次 , 一 位 古 董 商 送 來 一 幅 石 濤 的 作 品 , 要 價 非 常 高 , 要 一 萬 塊 。 ( 當 時 的 一 萬 塊 跟 現 在 的 一 萬 塊 , 真 是 它 的 經 濟 價 值 是 數 百 倍 可 以 計 。 ) 程 霖 生 一 時 就 打 不 定 主 意 , 希 望 請 張 大 千 鑒 定 一 下 。 他 請 張 大 千 鑑 定 的 目 的 因 為 張 對 石 濤 的 作 品 非 常 熟 悉 , 看 上 去 似 乎 不 像 , 所 以 拿 不 定 主 意 , 就 請 張 大 千 來 「 掌 掌 眼 」 , 即 請 內 行 人 鑒 定 一 下 。

這 個 時 候 , 張 大 千 就 隨 口 說 , 〝 啊 , 這 是 我 畫 的 , 是 我 的 遊 戲 之 作 〞 , 勸 他 不 要 買 了 。 程 霖 生 先 生 聽 到 張 大 千 的 指 點 , 就 把 這 幅 畫 退 了 , 說 : 「 我 要 再 考 慮 」 。

過 了 幾 天 , 這 位 古 董 商 又 到 程 府 , 說 : 「 張 大 千 看 過 這 個 畫 , 願 意 出 一 萬 兩 千 塊 買 下 這 幅 畫 」 。 這 個 程 霖 生 馬 上 〝 發 現 〞 , 噢 , 張 大 千 原 來 是 在 「 騙 」 他 , 看 來 是 「 張 大 千 想 把 石 濤 的 畫 佔 為 己 有 」 , 所 以 , 馬 上 給 這 畫 商 一 萬 三 千 塊 , 買 下 了 這 幅 畫 。 程 霖 生 想 : 「 原 來 , 張 大 千 跟 這 一 個 畫 商 〝 合 作 〞 , 以 假 亂 真 。 」 其 實 是 這 位 畫 商 使 用 的 離 間 計 引 了 程 霖 生 上 當 中 計 了 。

後 來 , 張 大 千 私 下 地 對 其 他 的 好 朋 友 們 說 , 程 霖 生 收 藏 的 一 百 幅 石 濤 的 畫 , 七 八 都 是 他 畫 的 。 也 就 是 說 , 他 所 收 藏 的 石 濤 的 畫 一 百 幅 , 頭 的 畫 大 概 有 七 十 幅 、 八 十 幅 大 都 是 他 所 臨 摹 的 。

可 以 這 樣 講 , 仿 作 假 畫 並 不 是 一 件 十 分 光 榮 的 事 。 但 是 張 大 千 常 常 自 己 揭 示 自 己 這 一 件 事 , 從 不 掩 飾 自 己 是 作 仿 的 高 手 。 他 仿 的 古 代 的 畫 作 , 模 仿 面 很 廣 , 有 石 濤 的 、 有 八 大 山 人 的 、 也 有 祝 枝 山 、 唐 寅 的 , 他 都 是 隨 意 畫 之 , 信 手 拈 來 。

所 以 , 張 大 千 這 樣 的 自 己 揭 示 自 己 模 仿 古 代 名 畫 的 故 事 , 在 畫 界 流 傳 很 廣 。 也 可 以 說 , 全 世 界 各 大 美 術 館 , 不 知 道 有 多 少 出 自 張 大 千 所 臨 摹 的 作 品 被 當 作 為 真 蹟 尊 為 至 寶 。

以 張 大 千 的 立 場 而 言 , 他 畫 畫 , 學 畫 畫 , 一 定 要 臨 摹 古 代 名 畫 家 的 作 品 , 把 古 代 名 畫 家 的 手 法 、 技 法 學 到 , 師 古 賢 、 師 造 化 、 師 深 心 , 是 畫 家 進 入 藝 術 中 陰 而 成 就 的 三 步 曲 。 「 溫 故 而 知 新 」 , 能 夠 才 有 新 的 創 作 。

張 大 千 本 身 又 很 善 於 形 象 的 記 憶 , 臨 摹 的 功 力 非 常 過 硬 。 他 只 要 一 看 到 有 古 畫 , 或 者 是 有 好 的 圖 章 值 得 研 究 , 他 就 馬 上 用 最 好 的 照 相 機 照 下 來 , 作 為 資 料 收 集 。 因 此 , 他 的 古 印 、 古 畫 資 料 十 分 齊 全 。 所 以 , 在 畫 界 流 傳 說 , 他 臨 摹 模 仿 八 大 山 人 之 前 , 往 往 先 把 款 落 好 , 假 如 這 個 款 做 得 不 好 , 那 麼 就 不 仿 , 就 不 畫 了 , 就 放 棄 了 。 要 把 這 個 款 做 好 , 做 得 像 。 由 於 這 一 個 特 點 , 著 名 的 書 畫 家 、 鑒 賞 家 傅 申 曾 經 說 過 : 「 如 果 張 大 千 先 生 在 現 在 , 那 麼 , 他 是 會 做 美 術 史 家 的 , 也 就 是 說 , 中 國 畫 歷 史 學 家 。 」

為 什 麼 會 討 論 到 張 大 千 這 個 做 假 畫 呢 ? 因 為 我 們 也 在 收 藏 歷 代 的 古 畫 , 特 別 是 收 藏 跟 宗 下 傳 承 有 聯 繫 的 古 畫 。 因 此 , 也 有 一 些 畫 家 的 朋 友 。

根 據 他 們 介 紹 , 目 前 在 中 國 , 有 很 多 的 模 仿 的 高 手 , 而 且 說 , 在 x x 的 書 畫 市 場 上 的 贗 品 最 多 , 品 種 最 齊 全 , 價 格 最 便 宜 , 而 且 , 據 說 有 專 門 的 買 賣 市 場 。

x x 書 畫 贗 品 的 交 易 市 場 一 般 是 在 L x x 一 帶 為 主 , 那 邊 是 著 名 的 古 董 市 場 , 另 外 還 有 x x x 片 區 、 x x x 、 和 d x x 等 舊 貨 市 場 。

而 且 , 售 賣 的 方 法 靈 活 。 一 般 有 三 種 :

一 種 是 公 開 的 。 所 謂 公 開 的 , 就 是 把 那 些 歷 代 名 人 字 畫 的 複 製 品 堂 而 皇 之 地 掛 在 有 招 牌 的 店 裡 , 以 原 作 的 名 義 公 開 地 銷 售 , 售 價 都 比 較 高 。

另 一 種 就 是 所 謂 的 半 公 開 的 。 半 公 開 的 , 就 是 標 籤 上 只 寫 作 品 的 名 稱 , 而 不 標 明 是 不 是 原 作 , 有 人 問 起 , 要 詳 問 , 回 答 也 是 含 糊 其 辭 作 回 答 , 待 價 而 沽 。 因 此 , 這 樣 的 經 營 方 式 比 較 靈 活 , 不 容 易 被 有 關 鑒 定 單 位 進 行 查 證 。

還 有 一 些 是 不 公 開 的 賣 畫 人 , 他 身 上 背 幾 幅 假 畫 。 只 是 在 市 場 上 行 走 時 候 , 有 買 畫 的 主 呢 , 就 馬 上 上 去 , 直 截 了 當 地 告 訴 他 : 「 我 背 上 是 什 麼 東 西 , 你 要 的 話 , 我 們 到 一 個 暗 處 去 看 」 。 或 者 在 他 身 邊 準 備 好 幾 本 畫 冊 , 讓 人 挑 選 。 如 果 家 裡 有 成 品 , 那 麼 就 帶 著 客 人 進 門 交 易 。 如 果 沒 有 成 品 , 那 麼 就 可 以 按 照 客 人 的 意 願 , 就 是 根 據 他 所 指 定 的 圖 冊 中 的 畫 , 接 受 到 少 量 定 金 以 後 , 就 告 訴 他 : 「 我 們 在 什 麼 什 麼 時 候 給 你 拿 來 」 。

這 些 賣 假 畫 的 人 , 就 是 不 僅 是 模 仿 古 代 名 人 的 畫 , 就 是 現 代 的 , 比 如 說 韓 美 林 , 或 者 是 史 國 良 等 當 代 名 人 的 假 畫 , 也 有 賣 。 價 格 分 高 、 中 、 低 三 種 。 高 仿 品 是 幾 萬 , 中 仿 品 幾 千 , 低 仿 品 就 是 三 五 百 塊 。

而 且 , 由 於 市 場 是 比 較 大 , 在 x x 可 以 定 做 假 畫 。 只 要 有 門 路 古 今 中 外 的 那 些 書 畫 名 人 , 無 論 是 唐 伯 虎 , 或 是 國 外 的 畢 加 索 , 他 們 的 「 畫 作 」 都 能 非 常 廉 價 地 加 以 拷 貝 、 複 製 、 水 印 。

另 外 , 在 x x 書 畫 市 場 , 還 有 一 種 特 別 吸 引 人 的 招 數 —— 承 諾 回 收 代 買 他 自 己 店 裡 已 經 出 售 , 如 果 買 的 人 不 滿 意 這 個 書 畫 作 品 , 他 可 以 收 回 。 尤 其 是 中 國 有 的 貪 官 , 他 們 不 敢 接 受 的 經 濟 上 的 直 接 賄 賂 , 但 是 , 他 們 倒 願 意 接 受 這 些 畫 作 , 因 為 這 些 畫 作 看 起 來 沒 有 直 接 的 經 濟 價 值 。

在 x x 市 場 如 此 。 在 t j , 假 畫 的 製 作 作 坊 比 較 多 。 在 h b 書 畫 的 市 場 中 , t j 依 託 它 雄 厚 的 人 才 資 源 和 較 早 形 成 的 市 場 優 勢 , 撐 起 了 中 國 假 畫 市 場 的 半 邊 天 。 不 少 畫 坊 設 備 齊 全 、 技 術 先 進 、 工 薪 豐 厚 , 吸 引 了 一 大 批 高 等 美 術 學 院 的 老 師 和 學 生 都 來 t 發 展 他 們 成 熟 的 藝 術 技 巧 。 藝 術 成 熟 但 沒 有 名 氣 的 外 地 作 家 和 一 些 民 間 的 藝 人 紛 紛 地 加 盟 , 在 那 裡 組 織 成 假 畫 製 作 的 市 場 。 甚 至 已 經 有 科 技 化 、 程 序 化 、 規 模 化 的 生 產 線 , 從 選 畫 、 噴 繪 、 描 圖 、 渲 染 , 到 題 跋 、 落 款 、 裝 裱 、 著 錄 、 做 舊 , 分 別 都 有 專 業 人 員 流 水 線 作 業 , 所 有 的 程 序 過 程 不 會 跨 出 一 條 街 。

只 要 有 這 樣 的 顧 客 , 選 定 了 一 幅 畫 , 交 完 定 金 以 後 , 立 刻 可 以 進 入 生 產 流 程 , 一 般 四 五 天 就 能 夠 完 工 。 一 些 精 品 , 如 果 說 是 粗 糙 完 成 , 兩 天 之 內 就 可 以 取 貨 。

一 位 熟 悉 內 幕 的 t美 術 界 的 朋 友 說 , t所 生 產 的 假 畫 , 除 了 批 發 到 港 澳 台 地 區 和 京 、 滬 、 閩 、 魯 、 粵 等 書 畫 市 場 之 外 , 還 遠 銷 至 東 南 亞 各 國 和 部 分 的 歐 美 國 家 的 華 人 圈 。 ( 這 裡 的 「 j 」 就 是 指 b j , 「 w 」 就 是 指 x x , 「 y 」 就 是 指 x x , 「 L 」 就 是 x x , 「 m 」 就 是 指 x x 。 ) 中 國 的 東 南 沿 海 就 有 市 場 。

有 一 位 書 畫 商 人 還 公 開 說 , 有 一 些 創 作 假 畫 的 作 坊 把 產 品 定 位 於 拍 賣 公 司 等 高 端 的 交 易 市 場 , 每 年 只 精 心 製 作 三 五 件 高 仿 作 品 , 作 品 完 成 以 後 , 還 要 通 過 現 有 的 科 技 檢 測 , 由 權 威 的 鑒 定 專 家 嚴 格 把 關 , 這 樣 , 讓 他 們 出 具 鑒 定 證 明 , 有 的 甚 至 可 以 做 到 天 衣 無 縫 地 偽 造 作 品 的 「 傳 世 檔 案 」 , 致 使 一 些 假 畫 能 夠 暢 通 無 阻 地 進 入 國 內 外 的 拍 賣 市 場 。 由 是 , 這 些 假 畫 就 「 當 之 無 愧 」 地 享 受 天 價 的 讚 譽 。

這 樣 的 討 論 , 實 際 上 在 現 實 中 , 的 確 是 有 的 。 現 在 已 經 有 五 件 或 者 是 六 件 拍 賣 成 交 的 假 畫 的 案 例 , 成 交 的 價 格 都 在 百 萬 以 上 。 一 般 這 些 假 畫 創 作 者 、 製 作 者 , 有 張 大 千 、 齊 白 石 , 清 朝 的 郎 世 寧 的 、 鄭 板 橋 的 、 近 代 的 徐 悲 鴻 等 高 價 位 的 畫 家 的 「 作 品 」 , 都 是 在 t j 科 技 畫 坊 中 間 仿 製 出 來 的 。

假 畫 在 x a 也 表 現 得 登 峰 造 極 。 製 作 假 畫 的 高 手 , 只 要 真 實 的 名 畫 給 他 看 過 一 眼 , 就 能 夠 馬 上 畫 出 來 , 基 本 上 跟 真 畫 一 模 一 樣 。

中 國 「 上 有 天 堂 下 有 蘇 杭 」 的 這 一 個 蘇 州 , 製 作 假 畫 , 在 歷 史 上 都 是 有 名 的 。 它 的 技 法 最 為 老 辣 。 在 x x , 明 清 時 代 , 造 假 非 常 的 著 名 。 規 模 最 大 的 是 在 明 朝 萬 曆 年 間 到 清 代 中 期 的 蘇 州 。 根 據 相 關 的 記 載 , 這 一 個 時 期 中 的 蘇 州 山 塘 街 專 諸 巷 和 桃 花 塢 一 帶 聚 集 著 一 批 民 間 作 畫 高 手 , 專 以 製 作 假 畫 作 為 他 們 的 生 財 之 道 , 所 造 的 假 畫 後 來 統 統 被 稱 為 「 x x x 」 。

時 代 演 進 了 , 但 是 , 這 一 個 製 作 假 畫 也 慢 慢 地 進 入 了 現 代 。 剛 才 所 講 的 舊 式 的 仿 品 已 經 成 為 書 畫 商 人 的 搶 手 貨 , 價 格 跟 真 品 相 差 不 多 。 由 於 最 近 海 內 外 的 市 場 , 這 個 假 畫 市 場 促 進 了 拍 賣 , 拍 賣 也 促 進 了 假 畫 。 所 以 , 一 些 老 的 「 x x x 」 以 改 、 添 、 拆 配 、 割 裂 等 多 種 手 法 , 挖 去 小 名 的 款 , 挖 去 印 , 改 添 大 名 家 的 款 、 印 和 題 跋 , 方 法 真 是 用 盡 , 甚 至 以 拆 舊 配 新 、 以 偽 配 真 等 手 法 , 把 一 幅 老 舊 的 「 x x x 」 做 成 好 幾 幅 所 謂 的 「 老 畫 」 。

談 到 「 老 畫 」 , 就 聯 繫 到 張 大 千 。 有 些 人 說 : 「 張 大 千 是 近 代 製 作 假 畫 的 老 手 。 」 這 一 個 說 法 令 張 大 千 蒙 受 上 了 不 白 之 冤 。 實 際 上 , 張 大 千 所 謂 的 「 臨 摹 古 畫 」 , 他 並 非 是 為 了 賣 , 而 是 為 了 學 到 技 法 , 他 的 〝 師 古 賢 、 師 造 化 、 師 深 心 〞 的 學 習 過 程 。

但 是 , 現 代 , 由 於 中 國 有 許 多 畫 院 , 培 養 出 了 許 多 中 國 國 畫 的 高 手 歷 年 來 數 量 之 大 , 工 作 、 前 途 、 出 路 有 問 題 。 各 種 各 樣 的 人 才 、 高 手 在 美 術 學 院 中 畢 業 , 但 是 , 卻 不 能 夠 令 自 己 的 生 活 安 定 , 在 這 樣 的 情 況 下 , 就 出 現 了 所 謂 的 「 t j 片 」 、 「 s z 片 」 , 等 等 。

剛 才 所 講 的 「 s z 片 」 主 要 仿 製 的 題 材 都 是 著 名 的 《 漢 宮 春 曉 》 , 《 上 巳 修 禊 圖 》 、 《 清 明 上 河 圖 》 等 等 青 山 綠 水 人 物 畫 。 所 題 的 款 和 跋 都 是 古 代 名 氣 最 大 的 畫 家 , 如 唐 代 的 李 思 訓 、 李 昭 道 , 宋 代 的 趙 伯 駒 , 元 代 的 柯 九 思 、 趙 孟 、 倪 瓚 , 明 代 的 文 徵 明 、 仇 英 等 。 有 部 分 畫 廊 專 門 仿 製 工 筆 設 色 的 花 鳥 畫 , 多 半 是 黃 荃 、 徐 熙 、 趙 昌 、 王 淵 等 大 名 家 的 作 品 。 仿 白 描 人 物 畫 的 多 半 是 署 李 公 麟 的 款 。 而 s z 書 畫 市 場 常 見 的 書 法 作 品 有 唐 寅 、 王 寵 、 祝 允 明 、 陳 淳 等 人 的 作 品 。 還 有 的 假 畫 還 配 上 了 蘇 軾 、 黃 庭 堅 、 米 芾 、 趙 孟 、 鄧 文 原 、 祝 允 明 、 沈 周 、 文 徵 明 、 王 寵 、 吳 寬 、 董 其 昌 等 人 的 假 印 章 或 者 是 假 題 跋 , 以 作 為 贗 品 製 造 這 些 似 真 似 假 的 所 謂 的 「 證 據 」 。

由 於 近 代 的 拍 賣 市 場 的 昌 盛 , 因 此 , 假 畫 市 場 也 隨 之 昌 盛 。 這 一 個 昌 盛 , 許 多 人 都 把 責 任 推 給 了 張 大 千 。 但 其 實 , 張 大 千 他 畫 假 畫 , 他 並 非 是 為 了 謀 生 或 去 換 錢 。 張 大 千 隻 不 過 是 在 他 的 藝 術 生 命 成 熟 過 程 中 的 必 經 流 程 。 張 大 千 先 生 承 擔 的 負 評 也 是 他 自 己 招 來 的 。 因 為 他 臨 摹 古 畫 呢 , 由 於 他 的 誠 實 , 也 由 於 他 光 明 磊 落 地 公 開 他 藝 術 進 步 的 心 路 歷 程 , 由 是 , 產 生 了 現 代 無 數 的 攻 擊 張 大 千 的 其 中 毀 滅 人 格 的 致 命 口 實 。 我 們 從 大 歷 史 的 視 角 , 從 佛 教 深 部 心 理 學 的 尖 銳 分 析 , 還 原 歷 史 的 真 面 目 。

當 然 , 張 大 千 先 生 一 生 最 大 被 人 攻 擊 的 有 三 大 點 , 關 於 其 他 兩 點 , 我 們 在 今 後 的 聖 密 龍 講 中 再 進 行 討 論 。 同 時 , 我 們 還 將 討 論 , 張 大 千 他 所 進 入 的 藝 術 中 陰 , 究 竟 是 怎 麼 樣 的 一 種 藝 術 中 陰 , 才 會 出 現 這 樣 的 一 些 情 況 。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下 星 期 繼 續 恭 聆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。

謝 謝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