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561 次
2016 年 4 月 16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王 道 士   張 大 千

 

廣 播 電 臺 :

感 恩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賜 與 我 們 今 天 的 聖 緣 , 來 到 廣 播 電 臺 上 來 作 聖 密 龍 講 的 聖 示 。

薄 伽 梵   師 尊 您 好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在 上 個 星 期 的 聖 密 龍 講 聖 示 裡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分 享 有 關 敦 煌 的 法 義 和 教 相 。

今 天 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繼 續 作 聖 示 。

 
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6416 日 , 星 期 六 , 第 561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今 天 是   師 父 世 界 大 弘 跨 出 羅 湖 橋 , 進 入 香 港 境 內 , 獲 得 全 世 界 弟 子 一 邊 歡 送 、 一 邊 歡 迎 的 那 個 感 人 的 日 子 的 紀 念 日 。

那 一 天 , 跨 過 羅 湖 橋 的 時 候 , 人 人 都 是 急 不 可 待 地 奔 往 香 港 , 急 急 匆 匆 , 唯 恐 火 車 趕 不 及 的 那 樣 子 。 但 是 , 我 卻 腳 步 沉 重 , 正 是 一 步 一 回 頭 地 流 連 忘 返 。 回 頭 看 見 在 海 關 大 樓 頂 上 飄 揚 著 五 星 紅 旗 , 我 心 裡 默 默 地 祈 禱 : 「 祝 祖 國 繁 榮 昌 盛 ! 您 的 孩 子 今 天 要 離 開 您 的 懷 抱 了 , 但 是 我 一 定 要 回 來 , 我 一 定 要 把 聖 教 帶 回 來 。 雖 然 聖 教 的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目 前 還 是 處 於 弘 傳 不 廣 的 狀 態 , 尚 未 完 全 公 開 的 教 學 , 人 們 沒 有 實 踐 〝 虹 轉 法 門 〞 , 也 不 是 很 理 解 〝 聖 密 十 法 界 〞 、 〝 薄 伽 梵 四 眷 屬 〞 教 法 的 現 狀 下 , 但 是 , 我 一 定 要 光 明 正 大 、 完 好 無 損 地 把 祂 帶 回 祖 國 來 , 奉 獻 給 祖 國 和 人 民 。 」

現 在 , 離 開 那 一 天 , 已 經 整 整 27 週 年 了 。 這 27 年 , 風 風 雨 雨 也 經 受 了 不 少 , 衝 破 了 各 種 各 樣 的 難 以 想 像 的 障 礙 。

四 大 天 王 現 在 已 經 威 武 雄 壯 地 屹 立 在 地 球 村 最 南 邊 的 小 島 上 —— 塔 斯 馬 尼 亞 霍 巴 特 。 這 一 個 偉 大 的 地 方 、 神 聖 的 地 方 , 屹 立 著 四 大 天 王 的 石 像 , 兩 頭 石 獅 子 也 雄 踞 在 此 。 石 像 的 座 上 刻 著 金 剛 禪 寺 , 刻 著 金 剛 杵 、 金 剛 鈴 , 雕 刻 著 飛 天 的 金 龍 , 真 是 「 虎 踞 龍 翔 今 勝 昔 , 天 翻 地 覆 慨 而 慷 」 。

這 一 個 基 督 教 的 國 家 裡 , 能 夠 聳 立 起 一 座 佛 教 的 標 誌 性 的 建 築 , 堪 能 告 慰 祖 國 母 親 , 堪 能 告 慰 列 祖 列 宗 , 也 堪 能 告 慰 全 世 界 聖 密 弟 子 。

現 在 , 石 像 的 屹 立 , 有 祖 國 母 親 的 幫 助 , 也 有 澳 洲 政 府 的 第 二 母 親 的 幫 助 。 這 裡 終 將 成 為 全 世 界 聖 密 弟 子 、 聖 密 上 師 、 聖 密 長 老 、 聖 密 天 口 長 老 在 此 學 習 聖 密 十 法 界 曼 荼 羅 , 虔 修 薄 伽 梵 四 眷 屬 陀 羅 尼 , 於 聖 密 中 陰 繼 而 體 察 〝 中 陰 時 空 、 三 昧 時 空 、 聖 密 時 空 、 無 相 時 空 〞 等 無 量 時 空 中 , 實 踐 修 証 東 方 淨 土 〝 虹 轉 法 門 〞 , 回 歸 龍 天 聖 族 的 行 者 嚮 往 的 中 心 。

5 月 15 號 即 將 到 來 。 我 們 邀 請 了 祖 國 大 陸 的 佛 教 界 的 朋 友 們 。 我 們 在 國 際 上 發 出 了 邀 請 , 比 較 突 出 的 是 , 斯 里 蘭 卡 的 第 二 僧 王 將 會 帶 領 十 位 僧 伽 來 到 開 幕 聖 典 , WBSY 世 界 佛 教 青 年 協 會 的 秘 書 長 Most Venerable Anuruddha Maha thero 也 將 到 來 , 加 持 、 唱 頌 、 開 光 四 大 天 王 和 兩 頭 石 獅 子 。 社 會 各 界 、 塔 州 的 社 會 賢 達 、 以 及 包 括 周 圍 的 鄰 居 都 非 常 希 望 能 夠 參 加 這 一 個 聖 典 。

這 在 一 個 基 督 教 國 家 是 出 乎 意 料 之 外 的 。 人 數 之 多 , 輿 論 之 廣 , 網 上 讚 譽 之 聲 不 絕 。 尤 其 是 網 上 那 位 在 醫 院 裡 cancer 晚 期 , 在 最 初 , 他 在 Facebook 上 宣 佈 , 他 已 經 放 棄 了 最 後 的 治 療 , 他 從 此 不 再 治 療 了 , 就 只 依 靠 嗎 啡 打 針 , 渡 過 他 生 命 最 後 一 刻 。 這 位 名 叫 George 的 先 生 是 一 個 畫 家 , 是 一 個 藝 術 家 。

最 近 , 他 在 Facebook 上 又 發 表 了 一 小 段 文 字 。 他 說 : 「 我 真 不 敢 相 信 , 自 從 Master Wang 來 見 了 我 之 後 , 精 神 突 然 好 了 。 我 進 醫 院 那 麼 多 個 月 , 體 重 一 直 是 在 往 下 降 , 人 瘦 得 不 得 了 。 但 是 , 今 天 去 稱 體 重 的 時 候 , 竟 然 發 現 , 體 重 突 然 增 加 了 八 公 斤 。 這 簡 直 是 匪 夷 所 思 的 事 情 啊 。 」 他 說 : 「 這 一 定 是 有 關 靈 性 的 事 情 , 因 為   王 大 師 送 給 了 我 一 個 靈 性 的 禮 物 。 」

看 了 他 這 個 報 導 , 我 很 感 嘆 , 因 為 祖 國 的 東 方 文 化 的 靈 性 精 粹 , 作 為 一 個 靈 性 的 聖 藥 , 不 僅 能 夠 救 治 中 國 大 陸 的 弟 子 , 令 他 們 身 心 康 泰 , 而 且 , 也 能 夠 令 塔 斯 馬 尼 亞 的 西 方 人 士 受 益 。 這 個 是 我 們 值 得 感 動 的 事 情 。 我 們 祈 願 他 最 終 能 夠 康 復 。

我 們 在 上 一 次 、 上 兩 次 的 聖 密 龍 講 中 , 開 始 再 次 地 涉 及 了 關 於 敦 煌 的 研 究 。 敦 煌 由 於 1900 年 以 來 莫 高 窟 第 17 窟 藏 經 洞 被 發 現 之 後 , 慢 慢 地 為 全 世 界 所 重 視 , 並 且 興 起 了 一 門 稱 之 為 「 敦 煌 學 」 的 學 問 。 敦 煌 學 已 經 有 大 量 的 文 獻 , 有 許 多 結 論 性 的 定 詞 , 但 是 , 我 感 到 , 敦 煌 學 中 間 可 能 還 沒 有 涉 及 到 關 於 中 陰 問 題 的 研 究 。

〝 中 陰 〞 問 題 是 靈 性 問 題 。

靈 性 問 題 並 非 是 可 以 從 現 有 的 文 字 上 平 面 地 表 述 出 來 的 。 靈 性 問 題 , 說 到 底 , 是 一 個 宇 宙 問 題 , 是 講 人 和 宇 宙 如 何 成 為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。 靈 性 問 題 , 是 講 人 和 人 是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, 人 和 國 家 是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, 國 家 和 國 家 是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, 人 和 動 物 是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, 人 和 世 界 上 所 有 的 可 見 或 者 是 想 見 得 到 而 沒 有 見 到 的 種 種 的 信 息 、 物 質 、 各 種 各 樣 層 次 的 靈 性 , 都 是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。

那 麼 , 敦 煌 壁 畫 , 敦 煌 之 內 的 、 石 窟 之 內 的 雕 塑 , 祂 與 靈 性 的 關 係 又 是 如 何 呢 ? 我 們 要 研 究 的 就 是 靈 性 問 題 的 系 列 專 題 。

在 敦 煌 問 題 上 , 有 很 多 問 題 還 是 沒 有 能 夠 得 到 清 晰 解 決 的 , 懸 而 未 決 、 爭 而 不 休 的 一 些 問 題 , 比 如 說 王 道 士 的 問 題 , 比 如 說 張 大 千 的 問 題 。

有 的 說 , 張 大 千 他 對 敦 煌 的 研 究 是 有 貢 獻 的 。 張 大 千 先 生 , 他 原 來 的 名 字 叫 正 權 , 號 大 千 , 是 光 緒 25 年 生 的 , 生 於 四 川 內 江 縣 的 一 個 望 族 、 一 個 富 裕 的 家 族 。 光 緒 25 年 是 1899 年 。 他 是 母 親 曾 友 貞 和 二 哥 張 善 子 畫 案 邊 的 一 個 天 真 、 浪 漫 、 活 潑 的 一 個 孩 子 。 他 的 經 歷 非 常 有 傳 奇 性 。

張 大 千 曾 經 被 人 們 讚 譽 為 「 東 方 的 畢 加 索 」 , 是 第 一 個 到 敦 煌 臨 摹 壁 畫 中 的 中 國 專 業 的 畫 家 。 他 在 1941 年 帶 領 了 自 己 的 夫 人 、 孩 子 、 侄 子 和 幾 個 學 生 , 同 時 , 僱 請 了 附 近 藏 族 寺 院 的 喇 嘛 來 到 了 敦 煌 莫 高 窟 , 進 行 實 地 的 考 察 。 他 的 實 地 考 察 就 是 運 用 他 善 於 進 入 藝 術 中 陰 、 善 於 進 入 美 術 中 陰 的 這 樣 一 個 修 持 功 夫 , 浸 淫 傲 遊 於 諸 天 諸 佛 、 各 種 時 空 、 各 類 中 陰 之 中 研 究 , 臨 摹 在 莫 高 窟 、 在 敦 煌 各 個 洞 窟 頭 的 古 代 的 壁 畫 。

張 大 千 先 生 到 了 敦 煌 以 後 , 看 到 敦 煌 莫 高 窟 一 片 破 敗 之 相 , 非 常 心 痛 。 所 謂 的 「 一 片 破 敗 」 , 從 鳴 沙 山 大 漠 中 吹 過 來 的 風 , 當 大 風 起 時 , 大 量 的 泥 沙 就 被 吹 進 洞 裡 。 這 個 , 需 要 請 人 搬 走 洞 窟 邊 和 洞 窟 周 圍 的 亂 石 和 堆 積 如 山 的 泥 沙 。 他 這 樣 的 清 理 , 500 多 個 洞 窟 , 他 清 理 了 309 個 , 對 莫 高 窟 中 許 多 有 價 值 的 壁 畫 進 行 了 臨 摹 和 復 原 , 共 達 到 260 餘 件 。

敦 煌 壁 畫 , 由 於 有 許 多 佛 教 的 信 仰 者 , 以 及 包 括 藏 地 的 藏 民 佛 教 信 仰 者 , 在 頭 供 養 、 參 拜 、 點 香 , 生 活 在 頭 , 甚 至 在 面 燒 飯 。 因 此 , 莫 高 窟 頭 的 壁 , 有 許 多 已 經 被 煙 熏 得 不 能 辨 認 , 變 成 了 完 全 失 去 藝 術 價 值 的 殘 破 〝 藝 術 品 〞 。

在 這 樣 的 情 況 下 , 他 深 感 痛 心 。 他 就 開 始 清 理 , 他 和 他 帶 來 的 人 一 起 清 理 這 些 洞 窟 。 這 個 洞 窟 的 工 作 是 非 常 艱 苦 的 。 因 為 在 莫 高 窟 洞 頭 , 每 天 太 陽 能 照 射 的 時 間 大 概 是 不 到 四 個 小 時 , 有 的 時 間 只 有 一 兩 個 小 時 , 其 餘 時 間 , 太 陽 就 過 去 了 , 莫 高 窟 頭 就 一 片 昏 暗 。 在 這 樣 的 情 況 下 , 他 為 了 對 藝 術 的 執 著 的 追 求 , 以 及 對 莫 高 窟 內 栩 栩 如 生 的 一 些 壁 畫 和 雕 塑 帶 引 他 所 進 入 的 藝 術 中 陰 , 令 他 廢 寢 忘 食 。

他 當 時 雖 然 有 錢 , 但 是 , 他 的 錢 還 不 足 夠 , 因 此 , 他 向 朋 友 們 借 了 五 千 餘 兩 金 子 , 作 為 當 時 的 清 理 莫 高 窟 的 經 濟 支 持 。 在 莫 高 窟 裡 , 生 活 非 常 的 艱 苦 , 但 是 , 他 作 為 一 種 〝 修 行 〞 , 堅 持 下 來 了 。

……  他 曾 經 出 過 家 , 受 過 許 多 流 派 的 佛 教 導 師 的 熏 陶 , 其 中 , 也 有 聖 密 宗 的 熏 陶 。 他 則 認 為 , 聖 密 宗 所 宣 揚 的 聖 密 十 法 界 …… 就 在 這 莫 高 窟 內 。 但 是 , 他 也 深 深 地 感 到 , 莫 高 窟 內 的 中 陰 時 空 非 常 的 複 雜 。 因 為 , 莫 高 窟 內 一 些 壁 畫 不 僅 僅 是 佛 像 的 畫 , 也 有 妖 魔 鬼 怪 的 畫 , 也 有 [ 體 現 百 相 萬 行 的 入 世 間 教 相 ] 人 間 的 畫 , 甚 至 人 間 種 田 種 地 的 畫 。

莫 高 窟 內 , 藏 經 洞 內 的 那 50000 餘 文 獻 , 這 一 些 文 獻 更 是 無 價 之 寶 。 因 為 這 些 文 獻 在 歷 代 能 夠 存 下 來 , 在 中 國 這 個 歷 史 上 是 比 較 困 難 的 。

從 唐 代 的 早 期 開 始 , 由 於 要 制 定 《 大 藏 經 》 , 所 以 , 對 社 會 上 所 有 流 傳 的 經 典 , 都 以 官 方 的 佛 教 組 織 加 以 清 理 , 沒 有 被 官 方 認 定 的 經 典 , 都 被 稱 為 〝 疑 經 〞 和 〝 偽 經 〞 , 發 現 了 , 馬 上 就 地 毀 掉 。 這 種 歷 史 現 象 , 聖 宗 也 多 次 開 示 , 亦 有 有 關 文 獻 的 支 持 依 據 。 如 果 有 人 反 抗 的 , 生 命 也 就 不 保 。 不 僅 是 佛 教 界 , 宗 教 界 如 此 , 道 教 界 也 是 如 此 , 儒 家 的 經 典 也 是 被 一 再 地 清 理 。 這 是 清 理 的 一 個 方 面 。 清 理 的 另 外 一 個 方 面 , 就 是 官 方 的 清 理 …… 尤 其 是 清 政 府 對 漢 族 文 化 的 清 理 , 把 大 量 的 不 屬 於 官 方 喜 歡 的 文 獻 , 「 疑 偽 經 」 統 統 地 毀 滅 。

但 是 , 在 莫 高 窟 的 藏 經 洞 內 , 那 一 些 「 疑 偽 經 」 的 經 典 現 在 被 尊 稱 為 「 藏 外 經 典 」 , 就 是 《 大 藏 經 》 、 《 三 藏 經 》 , 或 者 是 《 道 藏 經 》 , 或 者 是 儒 家 的 經 典 的 正 統 經 典 之 外 的 經 典 , 不 是 以 「 疑 偽 經 」 而 把 它 消 滅 的 。

當 時 , 能 夠 看 到 這 個 經 典 , 實 際 上 , 並 沒 有 把 它 當 作 是 一 個 祖 國 文 化 遺 產 來 看 待 。 就 是 看 管 藏 經 庫 的 王 道 士 , 他 是 知 道 這 些 經 典 的 份 量 的 。 這 些 經 典 的 份 量 被 發 現 , 對 官 家 是 要 呈 報 的 。 因 為 , 王 道 士 曾 經 對 慈 禧 太 后 呈 交 過 一 篇 報 告 。 呈 交 了 這 篇 報 告 , 作 為 他 來 講 , 內 心 是 不 安 的 , 因 為 他 不 知 道 , 他 呈 交 的 報 告 將 給 他 帶 來 什 麼 , 是 帶 來 榮 譽 ? 還 是 帶 來 毀 滅 性 的 打 擊 ?

這 一 種 感 受 , 我 相 信 , 作 為 現 在 的 中 國 人 凡 是 經 歷 過 二 十 世 紀 六 十 年 代 無 產 階 級 文 化 大 革 命 那 一 段 時 期 的 生 活 的 , 都 能 夠 感 受 得 到 。 你 「 窩 藏 」 一 個 被 稱 之 為 「 地 、 富 、 反 、 壞 、 右 、 反 動 分 子 、 反 黨 分 子 的 文 件 」 的 , 將 會 是 什 麼 樣 的 下 場 。 文 化 大 革 命 是 二 十 世 紀 六 十 年 代 , 它 不 是 無 端 端 地 發 生 的 。 在 中 國 的 歷 史 長 河 中 , 以 前 就 有 這 樣 的 先 例 , 當 然 , 形 式 就 不 是 無 產 階 級 文 化 大 革 命 。

所 以 , 現 在 說 「 王 道 士 是 一 個 盜 賣 國 寶 的 一 個 罪 犯 」 , 這 樣 的 說 法 , 實 在 不 是 安 排 在 大 歷 史 的 背 景 下 來 分 析 這 一 個 歷 史 現 象 的 。 分 析 歷 史 現 象 , 一 定 要 把 歷 史 人 物 放 在 當 時 的 歷 史 背 景 之 下 , 你 去 鑒 定 , 去 分 析 , 你 才 能 知 道 得 清 楚 。

可 想 而 知 , 王 道 士 的 宗 教 情 結 , 他 不 僅 是 保 護 了 道 家 的 經 典 , 也 保 護 了 大 量 的 佛 教 的 經 典 、 保 護 了 祖 國 大 量 的 儒 家 的 經 典 , 以 及 各 家 學 術 流 派 的 經 典 , 保 存 了 大 量 的 歷 史 文 獻 。 因 此 , 對 王 道 士 , 現 在 有 很 多 正 面 的 評 價 , 也 有 很 多 負 面 的 評 價 。 無 論 是 負 面 的 評 價 , 或 者 是 正 面 的 評 價 , 我 相 信 , 都 沒 有 在 當 時 大 歷 史 的 歷 史 背 景 之 下 去 評 價 , 更 沒 有 從 中 陰 時 空 的 時 空 觀 、 宇 宙 觀 去 評 價 , 因 此 , 這 必 定 會 產 生 一 些 誤 判 的 。

作 為 張 大 千 先 生 , 也 是 如 此 。 張 大 千 先 生 曾 經 是 一 個 和 尚 , 出 過 家 的 , 他 是 一 個 出 家 人 , 也 深 知 佛 教 出 家 , 一 個 和 尚 他 要 如 何 所 作 所 為 、 所 行 所 持 的 。 他 是 有 他 自 己 的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……

因 為 今 天 時 間 的 原 因 , 我 們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, 明 天 再 見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很 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今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明 天 繼 續 地 聆 聽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, 謝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