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559 次
2016 年 4 月 9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前 赴 後 繼   不 畏 艱 難

 

廣 播 電 臺 :

感 恩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賜 與 我 們 今 天 的 聖 緣 , 來 到 廣 播 電 臺 上 來 作 聖 密 龍 講 的 聖 示 。

薄 伽 梵   師 尊 您 好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在 最 近 的 聖 密 龍 講 聖 示 裡 ,   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與 我 們 解 密 了 有 關 「 佛 教 宇 宙 學 」 與 「 佛 教 深 部 心 理 學 」 的 重 要 概 念 「 中 陰 時 空 」 的 相 關 教 相 、 事 相 。

今 天 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繼 續 作 聖 示 。

 
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649 日 , 星 期 六 , 第 559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在 前 幾 次 的 聖 密 龍 講 中 , 我 們 開 始 提 到 了 「 生 中 陰 」 , 提 到 了 「 中 陰 時 空 」 , 因 為 「 中 陰 時 空 」 是 一 個 重 要 的 概 念 , 是 屬 於 〝 佛 教 宇 宙 學 〞 和 〝 佛 教 深 部 心 理 學 〞 。 凡 涉 獵 到 佛 教 宇 宙 學 , 進 而 就 會 展 開 聖 密 〝 十 三 層 識 〞 的 討 論 、 研 究 、 修 証 。 如 黔 入 〝 佛 教 深 部 心 理 學 〞 , 那 麼 就 必 需 實 行 口 授 心 傳 的 中 陰 時 空 、 三 昧 時 空 、 聖 密 時 空 、 無 相 時 空 的 特 定 實 踐 、 修 持 、 驗 証 等 系 列 教 法 。

這 一 學 問 , 可 能 在 其 他 的 佛 教 學 院 、 佛 學 院 , 是 不 曾 被 詳 細 研 究 的 領 域 。 這 是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宗 下 的 研 究 宇 宙 學 的 領 域 和 深 部 心 理 學 的 學 問 。

我 們 曾 經 討 論 : 現 代 藝 術 和 古 代 藝 術 相 互 在 中 陰 問 題 上 有 一 些 什 麼 不 同 點 ? 同 時 , 對 我 們 自 己 有 什 麼 關 係 ?

其 實 , 中 陰 時 空 跟 每 一 個 人 都 是 有 非 常 密 切 的 關 係 。 當 中 陰 時 空 中 , 你 遇 到 負 能 量 , 而 這 一 些 負 能 量 不 能 夠 被 排 除 的 時 候 , 在 這 樣 的 情 況 下 , 你 就 有 可 能 出 現 了 一 些 迷 茫 , 甚 至 是 一 些 干 擾 和 騷 亂 。

這 種 情 況 , 可 以 聯 想 到 , 有 一 些 出 名 的 藝 術 家 , 他 為 什 麼 突 然 地 去 自 殺 , 有 一 些 著 名 的 人 物 , 甚 至 是 全 世 界 著 名 的 人 物 , 他 突 然 逝 去 , 一 位 〝 世 界 聞 名 的 修 煉 家 〞 , 在 中 國 大 陸 也 非 常 聞 名 的 稱 之 為 「 奧 修 」 的 , 他 也 不 到 六 十 歲 就 已 經 離 開 了 世 界 …… 這 究 竟 是 為 什 麼 呢 ? 這 裡 , 我 們 可 以 做 進 一 步 的 詳 細 的 探 討 。

但 是 , 我 們 並 沒 有 把 中 陰 時 空 看 成 是 非 常 的 惡 劣 。 因 為 〝 中 陰 時 空 〞 本 身 是 一 種 時 空 、 客 觀 存 在 的 一 種 時 空 , 而 且 每 一 個 人 都 能 夠 感 受 得 到 的 時 空 。

有 許 多 對 聖 密 宗 好 奇 的 人 往 往 來 問 : 「 聖 密 宗 是 不 是 很 難 學 ? 」

因 為 聖 密 宗 講 到 聖 密 十 法 界 , 聖 密 宗 講 到 薄 伽 梵 四 眷 屬 , 聖 密 宗 講 到 實 修 實 證 , 而 且 這 些 實 修 實 證 有 非 常 高 的 要 求 , 特 別 是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要 四 相 俱 全 , 而 且 修 行 中 要 清 淨 、 無 我 、 調 伏 、 精 進 , 這 個 八 條 聽 起 來 很 普 通 , 但 是 仔 細 想 想 , 又 好 像 很 「 怕 人 」 。

但 是 , 其 實 不 然 。 我 們 曾 經 講 過 , 當 一 個 人 如 果 能 夠 做 到 不 生 氣 了 , 你 就 是 已 經 修 到 了 聖 密 宗 了 。 「 不 生 氣 」 這 一 個 條 件 似 乎 是 不 高 , 但 是 很 多 人 都 做 不 到 「 不 生 氣 」 , 由 是 , 帶 來 很 多 的 問 題 。 當 然 , 首 當 其 衝 的 是 健 康 問 題 。 自 己 經 常 生 氣 的 人 , 他 的 壽 命 一 定 會 長 不 了 的 , 因 為 , 一 生 氣 , 人 猶 如 進 入 了 地 獄 中 陰 一 樣 , 也 就 是 說 , 每 一 個 生 氣 的 人 , 活 生 生 地 把 自 己 推 進 了 地 獄 , 推 進 了 〝 地 獄 中 陰 〞 。 這 就 是 宇 宙 負 能 量 在 作 怪 。

我 們 如 何 能 夠 在 生 活 中 , 在 生 命 中 , 避 開 負 能 量 的 騷 擾 , 保 持 自 己 平 和 的 態 度 , 這 實 際 上 , 就 是 令 自 己 生 活 在 一 個 正 確 的 「 中 陰 」 之 中 。

那 麼 , 我 們 在 上 一 次 講 到 了 藝 術 中 陰 。 藝 術 中 陰 , 講 到 了 現 代 藝 術 和 古 代 藝 術 。 今 天 , 我 們 想 討 論 一 個 特 別 的 藝 術 中 陰 狀 態 , 一 個 特 別 的 中 陰 狀 態 , 就 是 我 們 宗 下 曾 經 提 到 的 在 中 國 甘 肅 省 敦 煌 石 窟 藝 術 中 所 表 現 出 來 的 藝 術 形 態 。

因 為 敦 煌 壁 畫 , 不 僅 僅 是 敦 煌 壁 畫 , 而 且 有 很 多 雕 塑 , 也 包 括 建 築 。 敦 煌 石 窟 , 它 包 括 了 敦 煌 的 莫 高 窟 、 西 千 佛 洞 、 安 息 榆 林 窟 。 那 一 些 集 中 在 一 起 的 敦 煌 石 窟 , 莫 高 窟 是 唯 此 至 高 的 意 思 , 祂 總 共 有 洞 窟 735 個 , 壁 畫 4.5 萬 平 方 米 、 泥 質 彩 塑 2415 尊 。 這 是 根 據 歷 年 來 學 者 們 的 考 證 。 這 些 無 疑 是 世 界 上 壁 畫 石 窟 的 擁 有 最 詳 盡 、 最 豐 富 的 石 窟 文 物 群 。

按 壁 畫 所 闡 述 給 人 們 的 內 容 , 可 以 分 為 :

以 佛 像 為 主 的 故 事 畫 。 所 謂 佛 像 為 主 的 故 事 畫 , 主 要 是 表 達 了 、 表 現 了 大 聖 佛 祖 在 前 世 所 發 生 的 、 經 歷 的 修 行 的 故 事 和 今 世 所 發 生 的 修 行 和 經 歷 的 故 事 。 佛 像 故 事 畫 當 然 是 很 主 要 的 一 個 部 分 。

其 次 就 是 菩 薩 的 故 事 畫 。 菩 薩 的 故 事 畫 , 這 頭 就 包 括 了 原 始 佛 教 的 菩 薩 、 上 座 部 佛 教 的 菩 薩 、 大 乘 佛 教 的 菩 薩 、 也 有 外 三 密 乘 佛 教 的 菩 薩 、 和 內 三 密 乘 佛 教 的 菩 薩 、 以 及 無 上 瑜 伽 密 的 菩 薩 所 修 行 成 佛 的 故 事 。

更 還 有 我 們 無 相 密 乘 阿 尼 米 塔 、 阿 尼 拉 泊 雪 、 阿 拉 卡 絲 那 這 三 乘 無 相 密 乘 行 者 百 相 萬 行 所 修 行 的 故 事 。 這 些 故 事 , 很 多 學 者 們 都 把 它 們 考 察 定 性 為 眾 生 的 社 會 活 動 。 因 為 無 相 密 乘 在 千 年 以 降 , 捨 寺 融 俗 、 捨 僧 寶 相 的 , 祂 是 在 社 會 中 生 活 的 、 發 展 的 ( 包 括 在 皇 宮 內 道 場 ) , 而 且 , 無 相 密 乘 多 是 以 民 居 為 道 場 的 。 因 此 , 無 相 密 乘 的 故 事 在 敦 煌 壁 畫 中 最 為 豐 富 。

那 麼 , 可 以 看 到 的 敦 煌 壁 畫 是 有 經 典 依 據 的 佛 經 故 事 畫 , 還 有 佛 經 中 所 表 達 的 異 象 ( 所 謂 的 「 異 象 」 就 是 天 道 中 陰 的 天 象 、 人 道 中 陰 的 人 像 和 地 獄 中 陰 的 鬼 象 等 等 ) 等 等 的 故 事 畫 。

當 然 , 以 中 陰 時 空 的 理 論 來 討 論 , 所 表 達 的 所 謂 〝 中 陰 世 界 〞 的 現 像 是 非 常 豐 富 的 , 而 且 是 非 常 突 出 的 , 其 中 還 有 我 們 第 一 代 聖 祖 Vimalakirti 故 事 畫 。 Vimalakirti 的 故 事 被 專 題 的 、 大 型 的 保 留 在 這 頭 。

故 事 畫 還 有 眾 生 學 佛 的 故 事 畫 。 眾 生 學 佛 , 相 當 一 部 分 故 事 就 是 講 眾 生 如 何 學 做 善 事 、 眾 生 如 何 學 做 菩 薩 。 屬 於 無 相 密 乘 的 壁 畫 和 雕 塑 , 就 描 述 眾 生 如 何 從 一 個 普 通 眾 生 慢 慢 地 依 法 修 証 成 佛 。 在 這 頭 , 有 相 當 一 部 份 人 就 把 它 們 歸 納 為 叫 「 供 養 人 故 事 畫 」 。

在 這 一 些 壁 畫 中 , 佛 經 的 故 事 畫 是 佔 絕 大 多 數 的 , 而 且 是 有 據 可 查 的 。 那 麼 , 在 無 相 密 乘 中 , 能 夠 闡 述 教 理 的 , 有 十 二 乘 教 判 的 故 事 畫 和 薄 伽 梵 四 眷 屬 的 故 事 畫 。

因 為 , 敦 煌 壁 畫 從 莫 高 窟 第 一 個 發 掘 者 樂 僔 和 尚 開 始 , 樂 僔 和 尚 就 是 我 們 宗 下 的 導 師 。 對 於 宗 下 來 說 , 他 的 歷 史 地 位 是 絕 對 不 可 以 埋 沒 的 。

樂 僔 祂 是 敦 煌 的 本 地 人 。 祂 姓 〝 樂 〞 , 依 中 國 的 傳 統 , 〝 樂 〞 有 三 種 發 音 , 我 只 依 聖 宗 如 何 發 音 , 我 就 如 何 講 , 所 以 與 電 視 上 、 視 頻 上 等 的 發 音 或 有 所 不 同 。 我 們 知 道 , 敦 煌 莫 高 窟 位 置 是 敦 煌 城 東 南 25 公 里 處 的 一 條 河 谷 。 在 河 谷 的 邊 上 , 兩 邊 是 兩 座 大 山 。 敦 煌 壁 畫 的 洞 窟 , 所 謂 「 莫 高 窟 」 —— 552 個 洞 窟 就 開 鑿 在 河 谷 西 岸 的 懸 崖 峭 壁 上 。

我 們 如 果 到 了 敦 煌 , 每 天 早 上 起 來 就 可 以 看 到 三 危 山 上 散 發 出 來 的 佛 光 , 晚 上 可 以 在 另 一 邊 看 到 從 鳴 沙 山 那 邊 照 射 過 來 的 佛 光 。 這 一 個 「 早 也 見 佛 光 , 晚 也 見 佛 光 」 , 這 個 情 景 非 常 像 我 們 現 在 四 大 天 王 的 安 座 供 奉 之 地 。

四 大 天 王 坐 落 地 , 我 們 稱 祂 為 「 霓 虹 山 麓 」 , 因 此 , 我 也 把 自 己 稱 為 一 個 「 山 人 」 , 就 是 「 霓 虹 山 人 」 。

我 們 在 霓 虹 山 麓 豎 起 了 巨 大 的 四 大 天 王 , 而 早 上 我 們 就 拍 到 了 佛 光 , 因 此 , 佛 光 的 照 片 , 已 經 我 們 把 它 放 到 了 網 上 。 傍 晚 , 我 們 也 在 霓 虹 山 麓 拍 到 了 佛 光 , 我 們 把 晚 上 拍 到 的 佛 光 、 傍 晚 拍 到 的 佛 光 也 放 到 了 網 上 。 這 一 些 表 現 中 陰 時 空 、 三 昧 時 空 、 聖 密 時 空 、 無 相 時 空 的 景 色 都 是 非 常 的 壯 觀 和 震 撼 。

我 們 看 到 了 佛 光 , 感 恩 佛 祖 的 偉 大 。 不 僅 是 早 晚 能 見 佛 光 , 而 且 , 白 天 也 能 夠 見 到 種 種 的 異 象 ……

在 中 陰 時 空 、 三 昧 時 空 、 聖 密 時 空 、 無 相 時 空 之 中 能 見 到 佛 像 , 這 不 是 迷 信 , 更 不 是 胡 說 八 道 。 這 是 在 正 確 的 修 持 實 踐 中 聖 緣 俱 足 者 , 都 能 夠 親 身 感 受 到 的 。 也 就 是 說 , 全 世 界 的 高 僧 大 德 、 佛 教 修 行 者 如 果 能 在 正 確 的 中 陰 時 空 中 見 到 佛 像 , 就 應 該 都 是 龍 天 聖 族 。 甚 至 , 能 從 中 陰 時 空 中 拍 攝 到 的 照 片 中 也 能 觀 照 到 佛 像 。 反 之 , 由 於 貪 、 嗔 、 癡 、 我 慢 、 疑 深 重 , 幻 覺 頻 頻 , 又 加 上 不 正 確 的 引 導 , 致 使 , 出 現 群 魔 亂 舞 的 惡 境 ; 進 入 不 了 聖 密 佛 境 和 聖 佛 密 境 , 就 會 根 本 看 不 到 佛 之 境 象 。 這 就 是 進 入 了 修 行 偏 差 。 某 一 些 人 就 不 能 夠 從 照 片 中 觀 想 到 佛 像 。 反 之 , 某 一 些 出 偏 差 的 人 甚 至 在 進 入 中 陰 時 空 也 沒 有 能 夠 見 到 佛 像 。 我 們 就 是 以 正 確 的 實 踐 , 以 觀 照 佛 像 為 起 點 , 從 而 進 行 一 系 列 的 聖 密 實 踐 。 在 歷 史 上 , 由 於 對 佛 教 深 部 心 理 學 沒 有 深 入 的 研 究 、 修 証 , 因 此 , 這 一 佛 教 特 殊 的 境 象 , 教 界 、 學 界 都 有 所 爭 議 。 但 是 , 許 多 歷 史 上 相 關 的 文 獻 都 詳 盡 地 記 錄 了 歷 代 高 僧 們 的 〝 神 異 〞 現 象 , 但 這 正 如 已 故 的 張 震 寰 先 生 所 言 的 僅 僅 是 〝 唯 象 〞 的 記 錄 , 並 沒 有 從 佛 教 宇 宙 學 、 佛 教 深 部 心 理 學 等 學 科 方 面 的 深 入 地 加 以 研 究 。

在 去 年 6 月 份 , 中 國 河 南 嵩 山 少 林 寺 方 丈 永 信 大 和 尚 祂 也 來 到 了 霓 虹 山 麓 Wellington 山 , 祂 親 自 登 上 了 山 頭 , 在 習 近 平 主 席 曾 經 登 臨 的 Wellington 山 , 永 信 大 和 尚 親 見 到 了 佛 光 。 同 時 在 南 天 極 地 四 大 天 王 和 鎮 寺 石 獅 將 要 屹 立 供 奉 之 地 的 霓 虹 山 , 做 了 授 記 , 做 了 加 持 。 我 們 覺 得 這 是 一 個 神 聖 的 機 緣 。

為 此 , 我 們 非 常 感 恩 中 國 佛 教 界 的 支 持 , 感 恩 中 國 佛 教 界 的 無 私 無 我 的 幫 助 和 援 助 。 現 在 正 是 一 個 感 恩 的 時 候 。 我 們 永 遠 不 會 忘 記 永 信 大 和 尚 , 永 信 方 丈 親 自 一 步 一 步 地 登 上 了 霓 虹 山 作 出 了 殊 勝 的 歷 史 性 的 授 記 , 現 在 的 授 記 已 經 實 現 了 。

而 且 , 在 這 一 塊 地 上 , 在 霓 虹 山 麓 , 早 上 見 佛 光 , 白 天 見 異 象 , 傍 晚 又 見 佛 光 , 而 且 , 在 晚 上 可 以 見 到 南 極 光 。 這 真 是 非 常 獨 特 的 地 方 。 這 一 個 獨 特 的 事 件 跟 一 千 年 多 前 我 們 剛 才 所 講 到 的 , 樂 僔 和 尚 所 見 到 的 佛 光 是 無 二 無 別 的 。

樂 僔 和 尚 開 發 莫 高 窟 的 第 一 個 洞 窟 的 歷 史 事 實 , 說 明 當 時 的 社 會 佛 教 徒 由 於 本 身 的 社 會 地 位 的 不 同 而 生 活 的 環 境 也 不 同 。 說 明 瞭 , 聖 密 宗 從 印 度 傳 入 中 國 , 正 如   聖 宗 所 曾 經 聖 示 的 那 樣 , 是 有 十 二 路 分 流 的 歷 史 鑑 證 。

在 這 裡 所 謂 的 歷 史 鑑 證 , 是 指 在 深 層 的 定 境 之 中 觀 照 到 諸 天 諸 佛 。 以 宗 下 的 教 相 而 論 , 此 就 是 三 昧 耶 的 定 境 , 此 就 是 三 昧 時 空 。 鑑 證 歷 史 最 好 的 證 明 不 是 文 字 , 而 是 〝 三 昧 定 境 〞 。 歷 史 文 獻 在 某 種 意 義 上 是 必 需 的 。 但 是 , 這 不 是 決 定 性 的 文 獻 。 由 於 三 昧 定 境 和 中 陰 定 境 逐 漸 被 人 們 所 認 識 , 現 代 學 者 也 開 始 重 視 口 頭 傳 承 的 重 要 意 義 。

我 們 感 恩   毗 盧 遮 那 大 佛 大 日 如 來 的 恩 典 , 佛 光 照 到 了 南 極 。 我 們 是 整 個 地 球 最 南 端 的 佛 教 廟 宇 。 這 一 個 最 南 端 的 佛 教 廟 宇 , 我 相 信 , 從 地 理 位 置 上 看 , 這 是 當 之 無 愧 的 。

但 是 , 我 們 要 講 , 我 們 感 恩 佛 的 同 時 , 我 們 還 要 感 恩 自 己 祖 國 母 親 的 支 持 , 以 永 信 大 和 尚 親 臨 授 記 的 實 際 支 持 , 具 有 無 量 功 德 , 具 有 重 大 的 歷 史 意 義 , 現 在 , 功 德 成 就 、 授 記 真 正 地 顯 現 , 從 而 發 揮 了 巨 大 的 靈 性 意 義 。

因 此 , 南 天 極 地 大 雷 音 寺 , 也 就 是 金 剛 禪 寺 , 大 家 緊 張 地 做 著 籌 備 工 作 。 為 了 5 月 15 號 開 光 大 典 而 做 籌 備 工 作 的 弟 子 , 個 個 奮 勇 , 個 個 奮 起 , 以 夜 繼 日 , 無 我 清 淨 地 奉 獻 , 為 5 月 15 號 的 開 光 大 典 作 出 自 我 的 犧 牲 。

我 們 再 來 回 顧 敦 煌 石 窟 。 它 開 鑿 的 時 候 是 在 前 秦 時 期 , 那 個 時 候 是 建 元 第 二 年 , 366 年 的 前 後 。 那 個 時 候 , 中 國 天 下 大 亂 , 群 雄 割 據 , 兵 火 連 連 , 兵 災 不 斷 , 老 百 姓 苦 不 聊 生 , 苦 不 堪 言 。 為 瞭 解 決 眾 生 的 痛 苦 , 為 瞭 解 決 自 身 的 痛 苦 , 很 多 人 都 出 家 當 了 和 尚 。

這 就 是 當 時 , 我 們 一 位 宗 下 的 導 師 , 祂 來 到 了 莫 高 窟 的 預 鑿 之 地 , 在 那 裡 , 莫 高 窟 , 祂 在 想 , 為 了 要 解 決 教 下 、 宗 下 的 藏 經 的 問 題 , 為 了 要 解 決 教 下 、 宗 下 無 數 眾 生 要 求 有 宗 教 崇 拜 的 道 場 、 要 有 宗 下 的 的 廟 宇 。

聖 密 宗 有 無 量 諸 天 諸 佛 。 因 為 聖 密 宗 的 修 行 特 點 是 要 自 力 和 他 力 相 結 合 。 自 力 就 是 要 有 堅 定 的 信 念 , 能 夠 清 淨 、 無 我 、 調 伏 、 精 進 地 努 力 修 行 ; 他 力 就 是 要 依 據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, 在 許 許 多 多 諸 天 諸 佛 、 無 量 的 諸 天 諸 佛 的 引 導 之 下 , 進 入 聖 佛 密 境 和 聖 密 佛 境 。 在 這 樣 的 宗 教 實 踐 中 , 必 須 要 有 合 適 的 場 合 。

因 此 , 在 這 裡 的 三 危 山 ( 所 謂 的 「 三 危 山 」 , 就 是 一 二 三 的 「 三 」 、 危 險 的 「 危 」 ) , 在 三 危 山 和 鳴 沙 山 的 中 間 , 這 一 條 小 河 中 , 兩 邊 的 峭 壁 上 進 行 開 鑿 洞 窟 。 這 些 洞 窟 開 鑿 , 就 免 於 了 我 們 為 了 做 temple 而 需 要 建 築 , 需 要 建 築 群 。

我 們 現 在 在 中 國 大 陸 所 看 到 的 廟 宇 建 築 群 , 主 要 是 以 明 、 清 兩 代 的 建 築 為 主 。 當 然 , 也 有 從 唐 朝 開 始 傳 下 來 的 , 唐 、 宋 、 元 這 三 朝 的 , 在 唐 、 宋 、 元 這 三 朝 的 建 築 , 到 後 來 , 也 大 多 都 有 改 建 , 改 建 成 為 明 、 清 兩 代 的 宮 廷 式 的 建 築 。

但 是 , 在 敦 煌 石 窟 那 裡 , 要 解 決 無 量 眾 生 學 佛 的 問 題 , 要 解 決 無 量 眾 生 他 要 有 崇 拜 中 心 的 問 題 , 要 解 決 聖 密 宗 有 大 量 的 、 豐 富 的 經 典 群 在 這 樣 的 大 前 提 下 。 因 為 聖 密 宗 的 理 念 , 祂 是 能 夠 團 結 儒 家 、 道 家 、 以 及 中 國 古 代 的 各 個 學 問 家 的 , 比 如 說 兵 家 、 比 如 說 農 家 、 比 如 說 縱 橫 家 等 等 , 各 種 各 樣 人 才 , 他 們 的 著 作 都 可 以 在 莫 高 窟 、 在 莫 高 窟 的 藏 經 洞 內 進 行 考 察 到 的 。

所 以 , 就 在 莫 高 窟 , 在 近 代 , 在 1900 年 被 發 現 了 莫 高 窟 中 的 第 17 窟 , 這 個 就 稱 為 「 藏 經 洞 」 , 這 一 藏 經 庫 被 發 現 , 立 刻 就 轟 動 了 全 世 界 。

在 這 裡 , 有 包 羅 萬 象 的 五 萬 多 件 文 物 , 這 些 文 物 都 是 絕 無 僅 有 的 、 非 常 罕 見 的 稀 世 珍 品 。 因 為 , 在 清 朝 中 間 多 次 地 對 祖 國 的 文 化 進 行 梳 理 。 清 政 府 整 理 了 大 量 的 歷 史 文 獻 。 同 時 , 清 朝 政 府 也 毀 滅 了 大 量 的 稀 有 的 歷 史 文 獻 。 因 此 , 這 個 包 羅 萬 象 的 莫 高 窟 的 五 萬 多 件 的 文 物 , 保 存 了 中 國 的 文 化 , 保 存 了 東 南 亞 的 文 化 。 因 此 , 這 是 一 個 巨 大 的 歷 史 發 現 。

在 這 個 552 個 洞 窟 頭 , 第 17 窟 是 藏 經 洞 , 而 更 多 的 是 崇 拜 中 心 , 有 許 多 的 佛 像 。 佛 教 的 各 個 流 派 的 經 典 在 這 裡 都 有 豐 富 的 蘊 藏 , 特 別 是 宗 下 的 歷 代 宗 師 的 文 獻 , 都 能 夠 找 到 。

我 們 知 道 , 就 是 我 們 宗 下 跋 陀 聖 祖 , 祂 在 被 魏 文 帝 邀 請 到 少 林 寺 的 時 候 , 祂 當 時 在 少 林 寺 生 活 , 同 時 , 不 僅 僅 是 在 少 林 寺 修 行 掛 單 , 而 且 , 在 社 會 上 成 立 了 各 種 各 樣 的 適 合 當 時 眾 生 修 行 的 場 所 , 組 織 了 社 會 上 的 宗 教 場 所 。 這 是 個 偉 大 的 歷 史 發 現 , 這 個 歷 史 發 現 就 可 以 在 這 五 萬 多 件 的 文 物 中 , 藏 經 洞 中 , 一 覽 無 餘 。

可 以 知 道 , 當 時 這 一 位 樂 僔 大 和 尚 , 祂 最 初 來 到 這 裡 , 隨 著 佛 光 的 指 引 , 開 始 了 第 一 窟 的 開 鑿 , 具 有 何 等 的 歷 史 意 義 。

這 位 樂 僔 和 尚 最 初 在 敦 煌 的 城 裡 寺 院 裡 當 和 尚 , 感 覺 上 , 在 寺 院 裡 , 人 多 嘈 雜 , 心 煩 不 靜 , 祂 總 想 找 一 個 幽 靜 的 地 方 進 行 修 行 拜 佛 。 後 來 , 得 到 了 一 位 祖 師 輩 的 教 導 , 祂 就 來 到 了 敦 煌 邊 上 的 三 危 山 之 下 。

樂 僔 和 尚 站 在 這 高 高 的 山 樑 上 , 聽 著 祂 的 導 師 的 教 導 , 舉 目 眺 望 , 看 見 東 面 的 雄 奇 峻 峭 的 三 危 山 如 三 把 利 劍 直 刺 藍 天 , 而 南 邊 的 鳴 沙 山 也 是 峰 巒 起 伏 黃 沙 連 天 , 西 北 是 茫 茫 的 戈 壁 大 沙 漠 , 了 無 人 煙 。

樂 僔 和 尚 在 猛 烈 的 大 太 陽 下 走 了 大 半 天 , 突 然 看 到 鳴 沙 山 上 金 光 萬 道 , 好 像 有 千 萬 個 佛 在 金 光 中 出 現 , 故 而 莫 高 窟 另 一 個 稱 呼 是 ( 萬 ) 千 佛 洞 。 這 個 時 候 , 還 猛 然 聽 到 耳 邊 有 很 大 的 唱 道 歌 的 聲 音 。 這 就 是 很 奇 , 絕 無 人 煙 的 大 戈 壁 灘 , 哪 來 有 人 唱 這 個 道 歌 呢 ?

這 個 道 歌 時 而 高 昂 , 時 而 低 沉 。 祂 深 感 歷 史 重 任 的 巨 大 。 雖 然 , 聽 不 清 祂 這 個 道 歌 聲 是 什 麼 聲 音 , 唱 的 是 什 麼 歌 詞 , 但 是 , 這 就 是 所 謂 的 「 鳴 沙 山 」 , 那 個 山 會 唱 道 歌 。

因 此 , 那 位 宗 下 導 師 就 告 訴 祂 , 這 是 中 陰 時 空 、 三 昧 時 空 之 中 所 顯 現 的 無 量 阿 僧 袛 劫 來 的 最 殊 勝 的 永 恆 道 歌 。 這 是 宇 宙 中 至 高 神 聖 的 音 樂 , 是 我 們 吹 響 眾 生 覺 悟 的 號 角 。 我 們 要 前 進 , 我 們 要 為 千 百 年 以 後 的 無 量 眾 生 , 準 備 好 一 個 廣 大 的 道 場 , 準 備 好 一 個 能 夠 修 行 的 道 場 , 準 備 好 記 錄 我 們 宗 下 行 者 的 道 場 。

祂 在 導 師 的 鼓 舞 之 下 , 就 下 定 決 心 , 要 在 這 裡 開 始 開 鑿 洞 窟 。 因 此 , 當 祂 第 一 個 洞 窟 被 開 鑿 完 成 以 後 , 就 一 發 而 不 可 收 拾 , 後 繼 者 接 著 一 個 洞 窟 、 一 個 洞 窟 地 開 。 在 歷 代 的 開 鑿 中 , 有 得 到 官 方 支 持 的 , 如 有 關 文 獻 中 記 載 唐 代 、 隋 代 官 方 支 持 洞 窟 的 開 鑿 ; 也 有 一 些 高 僧 大 德 , 只 要 環 境 不 被 允 許 在 皇 宮 中 弘 法 的 , 在 民 間 普 渡 眾 生 的 , 就 前 赴 後 繼 , 不 畏 艱 難 地 繼 續 發 掘 洞 窟 。 他 們 為 了 我 們 千 秋 萬 代 的 渡 眾 事 業 , 建 立 了 不 朽 的 功 勳 。

今 天 由 於 時 間 的 原 因 ,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, 明 天 再 見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很 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今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明 天 繼 續 地 聆 聽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, 謝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