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558 次
2016 年 4 月 3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特 別 中 陰   不 由 自 主

 

廣 播 電 臺 :

在 昨 天 的 廣 播 之 中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繼 續 跟 我 們 淺 述 了 《 佛 說 四 大 天 王 經 》 之 中 有 關 中 陰 時 空 的 教 相 , 特 別 是 有 關 藝 術 中 陰 的 教 相 。

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聖 示 , 有 請   師 尊

 
薄 伽 梵   師 尊 :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643 號 , 星 期 天 , 第 558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在 昨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中 , 我 們 討 論 到 了 藝 術 中 陰 。 為 什 麼 首 先 討 論 藝 術 中 陰 , 重 點 地 把 它 拿 出 來 討 論 一 番 呢 ?

因 為 , 藝 術 中 陰 幾 乎 囊 括 我 們 生 命 的 任 何 維 度 的 〝 生 中 陰 〞 , 人 生 的 所 有 〝 境 界 〞 都 是 涉 及 到 、 聯 繫 到 的 。 正 因 為 如 此 , 這 一 些 藝 術 中 陰 , 如 果 不 正 確 地 加 以 區 分 , 甚 至 在 藝 術 中 陰 之 中 , 不 能 夠 出 來 的 話 , 那 可 能 是 一 個 比 較 危 險 的 境 界 。

有 些 人 他 喜 歡 寫 作 , 有 些 人 他 喜 歡 繪 畫 …… 那 麼 , 他 進 入 藝 術 中 陰 的 時 候 , 由 於 這 個 藝 術 中 陰 的 各 種 能 量 引 導 , 很 有 可 能 使 他 白 天 不 要 吃 飯 , 晚 上 不 要 睡 覺 , 甚 至 幾 天 幾 夜 不 吃 飯 , 幾 天 幾 夜 不 睡 覺 , 這 一 種 狀 態 實 際 上 對 自 己 的 生 命 是 非 常 不 利 的 , 甚 至 可 以 說 是 對 於 身 體 健 康 處 於 危 險 的 一 種 狀 態 。

但 是 進 入 了 藝 術 中 陰 之 中 的 人 往 往 不 知 所 以 , 還 以 為 是 這 是 一 種 「 好 」 的 現 象 。 因 為 在 某 種 境 界 之 下 , 他 們 會 感 到 靈 感 勃 發 , 也 就 是 說 , 他 進 入 了 靈 感 中 陰 , 這 是 為 他 所 喜 歡 的 。 既 然 靈 感 勃 發 , 在 這 樣 的 情 況 之 下 , 靈 感 中 陰 就 似 乎 變 成 是 一 件 「 應 該 提 倡 」 的 事 情 。

而 恰 恰 相 反 , 作 為 修 行 者 來 講 , 有 一 句 話 叫 「 饑 來 吃 飯 , 睏 來 眠 , 任 運 自 然 」 , 這 恰 恰 是 跟 修 行 者 們 的 「 任 運 自 在 」 是 不 同 的 。

在 這 種 狀 態 下 , 如 果 又 生 起 了 一 些 不 慈 悲 的 心 , 那 麼 , 不 慈 悲 的 心 就 會 輾 轉 地 在 他 的 腦 海 中 迴 旋 , 鑽 進 去 , 出 不 來 , 令 自 己 非 常 的 苦 惱 , 這 樣 , 他 就 進 入 了 〝 偏 差 〞 狀 態 。

當 人 出 偏 差 的 時 候 , 是 非 常 可 憐 的 。 因 為 , 想 吃 飯 不 香 , 想 睡 覺 也 不 成 , 而 且 , 整 天 都 可 能 進 入 了 〝 狀 態 〞 , 那 麼 , 他 如 果 又 錯 誤 地 認 為 自 己 真 出 現 了 一 些 靈 感 層 出 不 窮 的 時 候 , 這 就 令 他 自 身 產 生 很 大 的 危 機 , 他 的 思 想 會 糊 塗 。 有 的 時 候 , 他 表 現 出 來 : 「 哎 , 我 很 清 醒 啊 , 怎 麼 很 糊 塗 呢 ? 我 一 點 都 沒 有 糊 塗 。 」 他 在 做 糊 塗 事 情 的 時 候 , 而 且 被 糊 塗 的 事 情 不 由 自 主 地 左 右 。 這 好 像 《 紅 樓 夢 》 講 的 「 聰 明 反 被 聰 明 誤 」 。

在 這 種 狀 態 之 下 , 如 不 警 惕 , 偏 差 會 越 積 越 深 的 , 也 就 是 說 , 在 中 陰 時 空 的 特 別 中 陰 之 中 , 往 往 是 一 個 糾 纏 不 脫 的 事 情 。

很 多 訓 練 有 素 、 功 夫 獨 到 的 藝 術 家 可 能 在 創 作 這 些 畫 的 時 候 , 由 於 藝 術 家 訓 練 有 素 , 創 作 畫 來 , 他 就 平 靜 了 , 能 吃 飯 能 睡 覺 了 , 但 是 , 普 通 人 就 可 能 未 必 如 意 。

因 此 , 我 們 討 論 藝 術 中 陰 , 有 它 的 價 值 , 特 別 是 對 我 們 修 行 者 有 價 值 。 也 就 是 說 , 讓 自 己 能 夠 在 宇 宙 中 得 到 正 確 的 定 位 。

我 們 所 學 的 藝 術 中 陰 相 關 的 法 理 , 並 非 是 要 去 當 畫 家 , 而 是 要 學 以 致 用 , 跟 我 們 自 己 的 修 行 生 活 聯 繫 起 來 。

因 為 , 無 論 是 古 典 藝 術 也 好 , 現 代 藝 術 也 好 , 無 論 是 進 入 哪 一 種 藝 術 的 中 陰 , 這 些 中 陰 都 深 刻 地 影 響 了 我 們 的 生 活 , 深 刻 地 反 映 在 我 們 的 生 活 之 中 。

比 較 具 體 地 講 , 我 們 在 修 行 中 , 我 們 大 的 綱 要 : 很 清 淨 、 很 無 我 、 很 調 伏 、 很 精 進 。

清 淨 、 無 我 、 調 伏 、 精 進 是 我 們 的 修 行 的 大 的 綱 要 。 我 們 的 大 的 綱 要 是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。 但 是 , 落 實 到 每 一 個 人 的 時 候 , 落 實 到 某 一 個 具 體 法 門 的 時 候 , 這 就 是 要 看 這 一 個 人 在 什 麼 樣 的 「 中 陰 狀 態 」 下 接 受 這 個 神 聖 的 教 法 。

如 果 進 入 了 一 種 完 全 不 能 夠 自 控 的 藝 術 中 陰 , 在 這 種 中 陰 中 間 , 他 自 己 的 思 想 , 他 會 〝 創 造 〞出 很 多 很 多 跟 教 法 相 互 不 同 的 東 西 出 來 。

比 如 說 , 我 們 講 聖 密 家 庭 。 聖 密 家 庭 其 實 是 一 個 非 常 神 聖 、 非 常 嚴 肅 的 一 個 修 行 科 目 。 很 顯 然 祂 不 同 於 普 通 家 庭 , 因 此 , 祂 沒 有 普 通 家 庭 的 種 種 的 特 質 , 而 必 須 要 在 清 淨 的 前 提 下 才 可 以 的 。

因 為 , 聖 密 家 庭 祂 是 有 系 統 的 法 理 、 非 常 嚴 格 的 戒 律 。 所 謂 的 「 聖 密 宗 」 就 要 神 聖 的 戒 律 來 規 範 自 己 的 行 為 的 。 她 的 這 一 番 話 是 完 全 不 要 了 神 聖 的 戒 律 , 完 全 只 以 她 自 己 從 極 端 的 個 人 利 益 出 發 的 。 這 是 一 個 誤 區 , 有 這 樣 誤 區 的 人 要 快 快 地 醒 悟 過 來 , 從 這 一 種 不 正 確 的 中 陰 狀 態 中 走 出 來 。

所 以 , 我 們 要 再 來 學 習 學 習 的 這 篇 文 章 。 他 說 :

「 從 文 學 性 角 度 來 解 讀 『 視 覺 藝 術 』 , 大 多 批 評 家 基 本 上 只 能 搞 懂 古 典 藝 術 , 但 是 搞 不 懂 現 代 藝 術 的 。 因 為 現 代 藝 術 只 能 從 視 覺 的 角 度 來 闡 述 , 不 能 用 『 文 學 性 』 來 闡 述 , 有 『 文 學 性 』 的 藝 術 形 態 就 不 屬 於 現 代 藝 術 了 , 『 文 學 性 』 僅 僅 屬 於 古 典 藝 術 。 所 以 , 藝 術 圈 內 的 大 多 數 的 批 評 家 都 不 是 很 懂 藝 術 , 大 多 數 是 藝 術 的 半 吊 子 , 半 懂 不 懂 , 不 懂 裝 懂 。 」

這 篇 文 章 所 批 評 的 也 夠 嚴 厲 的 , 說 「 大 多 數 是 藝 術 的 半 吊 子 , 半 懂 不 懂 , 不 懂 裝 懂 。 」

這 個 文 章 的 第 二 點 , 題 目 是 「 古 典 美 術 就 是 農 業 文 明 時 代 的 攝 影 術 」

文 章 說 :

「 狹 義 的 古 典 美 術 是 指 17 世 紀 起 源 於 法 國 的 復 興 古 希 臘 、 羅 馬 藝 術 的 思 潮 , 但 從 古 希 臘 美 術 一 直 到 19 世 紀 60 年 代 印 象 派 的 興 起 之 前 的 , 都 可 以 叫 做 『 古 典 美 術 』 」 。

從 這 裡 , 我 們 可 以 看 到 他 的 一 個 分 期 。 就 是 19 世 紀 , 也 就 是 18XX 年 , 19 世 紀 60 年 代 的 印 象 派 興 起 , 在 這 個 之 前 , 他 把 它 稱 之 為 「 都 可 以 叫 做 『 古 典 美 術 』 」 。

「 人 類 在 農 業 文 明 時 代 產 生 了 古 典 美 術 。 古 典 美 術 繼 續 了 原 始 藝 術 的 記 錄 功 能 , 記 錄 事 件 的 功 能 , 同 時 , 也 完 善 了 記 錄 事 物 功 能 的 客 觀 真 實 性 和 科 學 性 。 古 典 美 術 一 般 是 用 來 記 錄 歷 史 事 件 、 記 錄 宗 教 事 件 、 社 會 事 件 和 人 物 的 , 客 觀 再 現 自 然 界 是 古 典 美 術 的 核 心 的 特 徵 , 就 是 在 平 面 上 正 確 地 再 現 物 體 的 三 維 空 間 關 係 。 」

「 攝 影 術 就 是 為 了 取 代 古 典 美 術 而 被 發 明 出 來 的 。 攝 影 術 普 及 了 之 後 , 古 典 美 術 的 功 能 基 本 上 就 被 攝 影 術 取 代 了 。 」

這 裡 , 他 很 明 確 地 說 古 典 美 術 興 起 和 沒 落 的 時 間 和 現 代 美 術 、 現 代 藝 術 的 興 起 的 時 間 。 古 典 美 術 可 以 看 作 是 攝 影 術 之 前 的 再 現 技 術 。 在 攝 影 術 普 及 以 及 計 算 機 圖 像 處 理 系 統 技 術 普 及 以 後 , 古 典 美 術 的 社 會 價 值 就 被 大 部 分 取 代 了 。 古 典 美 術 存 在 的 意 義 就 越 來 越 少 了 。 古 典 美 術 現 在 也 只 是 成 為 了 藝 術 設 計 專 業 考 前 班 的 基 礎 訓 練 學 科 。

他 這 樣 的 定 位 看 起 來 對 古 典 美 術 有 一 點 貶 低 。 但 是 , 人 類 就 是 這 樣 過 來 的 。 沒 有 母 親 , 哪 有 孩 子 呢 ? 可 以 這 樣 說 , 古 典 美 術 是 現 代 美 術 的 「 母 親 」 , 應 該 尊 重 古 典 美 術 , 給 予 高 度 評 價 和 給 予 一 定 的 歷 史 地 位 。 尤 其 是 社 會 越 先 進 , 現 代 藝 術 越 發 達 、 越 發 展 , 尤 其 要 尊 重 古 典 美 術 。

這 在 中 國 , 中 國 的 古 典 美 術 就 是 歷 代 的 一 些 大 畫 家 、 大 書 法 家 他 們 的 畫 , 到 了 近 代 以 後 , 有 了 登 峰 造 極 的 表 現 , 比 如 張 大 千 、 齊 白 石 , 比 如 陳 半 丁 , 以 及 包 括 我 們 宗 下 的 導 師 弘 一 法 師 。 他 們 的 詩 、 書 、 畫 都 達 到 了 登 峰 造 極 的 程 度 。 雖 然 , 社 會 高 速 度 地 前 進 , 做 了 大 大 的 發 展 , 在 藝 術 上 , 但 是 , 他 們 用 手 工 繪 畫 成 的 作 品 還 是 有 它 強 大 的 歷 史 價 值 。 雖 然 , 作 為 現 實 主 義 的 人 , 可 能 當 作 「 不 值 一 錢 」 , 認 為 「 這 一 種 終 究 會 被 社 會 淘 汰 」 。

其 實 不 然 。 中 華 民 族 是 一 個 古 老 的 民 族 , 這 一 個 古 老 的 民 族 就 是 以 她 古 老 的 文 化 所 構 築 而 成 的 。 這 個 古 老 的 文 化 頭 , 其 中 又 包 括 著 中 國 畫 的 藝 術 ( 就 是 國 畫 藝 術 ) 、 中 國 的 毛 筆 字 、 中 國 的 毛 筆 畫 , 中 國 的 繪 畫 藝 術 , 它 是 千 古 不 朽 的 。

當 然 , 這 篇 文 章 它 並 沒 有 攻 擊 中 國 , 它 是 一 種 按 現 代 社 會 的 發 展 的 眼 光 來 描 述 的 。

文 章 說 :

「 客 觀 再 現 自 然 界 是 古 典 美 術 的 核 心 特 徵 , 就 是 在 平 面 上 正 確 地 再 現 物 體 的 三 維 空 間 關 係 。 攝 影 術 就 是 為 了 取 代 古 典 美 術 而 被 發 明 出 來 的 。 攝 影 術 普 及 之 後 , 古 典 美 術 的 功 能 基 本 上 就 被 攝 影 術 所 取 代 了 。 」

作 為 中 國 的 藝 術 來 說 , 是 值 得 考 慮 的 , 因 為 中 國 古 代 的 繪 畫 藝 術 基 本 上 就 是 他 所 講 的 古 典 美 術 。

但 是 , 由 於 是 用 毛 筆 所 繪 畫 , 毛 筆 至 今 流 傳 幾 千 年 , 還 是 沒 有 被 淘 汰 的 , 這 就 是 中 國 美 術 力 量 的 所 在 , 是 中 國 美 術 發 揮 宇 宙 正 能 量 的 所 在 。 這 頭 有 著 我 們 中 華 民 族 優 秀 的 璀 璨 的 文 化 , 有 著 它 的 歷 史 傳 承 , 這 是 我 們 所 需 要 珍 惜 的 。

我 們 再 來 學 習 他 的 文 章 :

「 古 典 美 術 可 以 看 作 是 攝 影 術 之 前 的 再 現 技 術 , 在 攝 影 術 普 及 以 及 計 算 機 圖 像 處 理 技 術 普 及 以 後 , 古 典 美 術 的 社 會 價 值 就 被 大 部 分 取 代 了 。 古 典 美 術 存 在 的 意 義 越 來 越 少 了 , 古 典 美 術 現 在 也 只 是 成 為 藝 術 設 計 師 專 業 考 前 班 的 基 礎 訓 練 學 科 。 」

「 西 方 古 典 藝 術 的 終 結 者 是 達 芬 奇 , 因 為 達 芬 奇 完 美 地 在 二 維 的 畫 面 上 準 確 地 描 述 出 物 體 的 三 維 空 間 。 達 芬 奇 當 時 發 現 最 原 始 的 攝 影 術 , 達 芬 奇 用 攝 影 術 來 改 造 他 的 繪 畫 技 術 。 所 以 , 達 芬 奇 是 第 一 個 最 完 美 的 古 典 藝 術 家 。 」

「 西 方 古 典 藝 術 的 另 外 一 個 終 結 者 是 米 開 朗 琪 羅 。 米 開 朗 琪 羅 他 是 搞 雕 塑 的 。 他 的 《 大 衛 》 雕 塑 的 手 部 , 連 脈 搏 都 雕 刻 得 非 常 精 確 。 米 開 朗 琪 羅 沒 有 任 何 現 代 的 輔 助 工 具 。 米 開 朗 琪 羅 之 後 , 已 經 沒 有 人 能 夠 超 過 他 的 精 確 度 。 西 方 古 典 美 術 的 評 估 標 準 是 科 學 的 精 確 度 。 準 確 地 記 錄 客 觀 自 然 界 的 事 物 , 這 是 西 方 古 典 美 術 的 宗 旨 。 」

「 古 典 美 術 的 再 現 功 能 很 多 時 候 會 和 文 學 關 聯 , 並 作 為 文 學 的 插 圖 而 存 在 。 這 令 古 典 美 術 在 很 長 時 期 成 為 政 治 、 文 學 和 宗 教 的 附 庸 品 , 而 缺 乏 獨 立 的 價 值 和 意 義 。 這 真 是 古 典 美 術 的 悲 哀 。 人 類 最 後 一 個 古 典 雕 塑 大 師 羅 丹 就 終 生 為 但 丁 的 《 神 曲 》 做 插 圖 的 雕 塑 。 」

「 古 典 美 術 所 謂 的 藝 術 性 很 大 程 度 上 就 是 古 典 美 術 作 為 文 學 附 庸 品 所 派 生 出 來 的 象 徵 等 文 學 的 修 辭 方 法 。 當 然 最 極 端 的 就 是 象 徵 。 很 多 象 徵 就 類 似 著 猜 謎 。 現 在 的 廣 告 設 計 師 常 用 的 這 樣 的 手 法 , 比 如 畫 一 個 十 字 架 象 徵 著 殉 道 和 神 聖 , 畫 一 堆 黑 金 象 徵 著 富 貴 , 畫 兩 個 環 扣 在 一 起 就 象 徵 著 友 誼 和 合 作 。 象 徵 和 猜 謎 是 人 類 過 去 在 智 力 低 下 年 代 消 磨 時 間 的 一 種 簡 單 的 低 級 智 力 遊 戲 。 在 人 類 發 展 到 高 智 力 和 高 效 率 的 年 代 , 這 種 簡 單 的 低 級 智 力 遊 戲 就 純 屬 茶 餘 飯 後 的 娛 樂 了 。 」

文 章 在 這 裡 對 古 典 藝 術 好 像 不 是 很 讚 同 。

「 三 、 現 代 藝 術 是 一 種 視 覺 的 科 學 」

「 人 類 在 工 業 文 明 中 早 期 產 生 了 現 代 藝 術 。 這 個 時 期 是 第 二 次 工 業 革 命 和 第 二 次 城 市 化 浪 潮 大 幅 度 地 改 變 人 類 社 會 秩 序 的 時 期 。 現 代 藝 術 的 進 程 就 是 用 數 字 和 幾 何 來 分 解 視 覺 平 面 和 視 覺 空 間 的 程 度 。 西 方 文 明 認 為 數 學 和 幾 何 是 自 然 界 最 完 美 的 形 式 。 視 覺 數 學 化 和 視 覺 幾 何 化 最 終 影 響 了 整 個 現 代 的 設 計 體 系 。 」

「 現 代 藝 術 起 源 於 19 世 紀 60 年 代 ( 也 就 是 1860 年 左 右 的 時 間 ) 印 象 派 興 起 的 時 候 , 結 束 於 20 世 紀 40 年 代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以 後 。 現 代 藝 術 從 印 象 派 開 始 , 到 抽 像 藝 術 就 結 束 了 , 主 要 的 流 派 有 印 象 派 、 表 現 主 義 、 象 徵 主 義 、 未 來 主 義 、 野 獸 派 、 立 體 主 義 、 達 達 主 義 、 超 現 實 主 義 、 抽 像 藝 術 等 等 。 現 代 藝 術 的 核 心 就 是 抽 像 藝 術 , 而 現 代 藝 術 的 其 他 流 派 則 是 向 抽 像 藝 術 這 一 個 終 結 點 發 展 過 程 中 的 產 物 。 」

他 這 個 現 代 藝 術 就 是 Modern Art 。

「 現 代 藝 術 的 主 要 推 動 力 量 就 是 牛 頓 建 立 的 經 典 科 學 體 系 思 想 和 弗 洛 伊 德 精 神 分 析 心 理 學 等 知 識 體 系 的 普 及 。 」

在 這 一 點 上 講 一 講 , 我 相 信 , 弗 洛 伊 德 的 精 神 分 析 的 普 及 , 實 際 上 , 它 深 刻 地 影 響 了 我 們 的 這 個 中 陰 理 論 , 但 是 , 弗 洛 伊 德 他 並 沒 有 完 成 對 中 陰 理 論 的 解 讀 。 中 陰 理 論 唯 有 、 只 有 我 們 聖 教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、 清 淨 、 無 我 、 調 伏 、 精 進 在 得 到 全 面 的 繼 承 之 後 才 能 夠 被 完 全 的 解 讀 。

因 為 中 陰 理 論 實 際 上 是 真 正 解 決 人 類 生 命 中 存 在 一 切 如 意 或 者 是 不 如 意 的 問 題 的 根 源 的 理 論 , 它 有 著 非 常 科 學 的 元 素 。

這 個 科 學 元 素 反 應 了 我 們 佛 教 、 世 界 佛 教 要 向 前 進 , 而 不 是 停 留 在 古 典 佛 教 上 。 但 是 , 我 們 在 強 調 世 界 佛 教 要 前 進 的 同 時 , 我 們 是 絕 對 不 會 否 定 古 典 佛 教 的 , 古 典 佛 教 要 大 大 的 發 揚 。

我 們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對 顯 教 三 乘 , 就 是 聲 聞 乘 、 緣 覺 乘 、 菩 薩 乘 , 顯 教 三 乘 的 理 論 要 學 好 、 要 學 通 , 而 且 對 密 教 的 九 乘 , 就 是 外 三 密 乘 : 就 是 行 部 密 、 事 部 密 、 瑜 伽 密 ; 以 及 內 三 密 乘 : 無 上 瑜 伽 密 、 次 第 瑜 伽 密 、 圓 滿 瑜 伽 密 ; 以 及 密 內 密 乘 : 阿 尼 米 塔 Philosophy 、 阿 尼 拉 泊 雪 Philosophy 、 阿 拉 卡 絲 那 Philosophy , 總 共 十 二 乘 流 派 , 緊 密 地 結 成 一 個 環 , 成 為 一 個 佛 教 系 統 的 理 論 。

系 統 理 論 成 立 以 後 , 恢 復 初 祖 —— 初 聖 祖 至 極 Vimalakirti 的 光 輝 的 教 法 , 把 我 們 佛 教 的 十 二 乘 的 理 念 、 薄 伽 梵 的 教 法 、 四 重 多 維 度 時 空 的 教 法 、 把 我 們 虹 轉 的 教 法 、 聖 密 十 法 界 的 教 法 , 全 面 地 繼 承 下 去 , 發 展 下 去 。

雖 然 , 要 發 展 這 個 教 法 , 還 是 有 很 多 的 阻 力 。 我 相 信 , 這 些 阻 力 都 會 在 我 們 前 進 的 步 伐 中 慢 慢 地 被 克 服 。 我 們 希 望 團 結 全 世 界 佛 教 流 派 , 共 同 進 入 一 種 對 我 們 古 老 佛 教 的 科 學 化 的 、 和 諧 的 發 展 、 健 康 的 發 展 , 這 就 是 我 們 肩 負 在 每 一 位 行 者 身 上 的 歷 史 重 任 。

今 天 由 於 時 間 的 關 係 , 我 們 關 於 藝 術 中 陰 的 討 論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。 關 於 藝 術 中 陰 , 其 實 還 有 很 多 的 內 容 , 否 則 , 我 們 不 懂 得 藝 術 中 陰 , 就 無 法 處 理 生 命 中 的 各 種 各 樣 的 問 題 。

各 位 聽 眾 再 見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下 星 期 繼 續 恭 聆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。

謝 謝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