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557 次
2016 年 4 月 2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現 代 藝 術   古 代 藝 術

 

廣 播 電 臺 :

感 恩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賜 與 我 們 今 天 的 聖 緣 , 來 到 廣 播 電 臺 上 來 作 聖 密 龍 講 的 聖 示 。

薄 伽 梵   師 尊 您 好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在 上 個 星 期 的 聖 密 龍 講 裡 ,   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解 密 了 有 關 宗 下 對 中 陰 時 空 的 研 究 和 教 義 。

今 天 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薄 伽 梵 師 尊 為 我 們 繼 續 作 聖 示 。

 
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642 日 , 星 期 六 , 第 557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我 們 上 次 的 聖 密 龍 講 就 是 以 《 Mercury 》 的 一 篇 文 章 引 出 了 我 們 宗 下 對 中 陰 的 研 究 、 對 中 陰 時 空 的 研 究 , 討 論 到 了 睡 眠 中 陰 。 睡 眠 中 陰 是 一 個 討 論 中 陰 的 大 課 題 。

在 這 個 課 題 之 前 , 我 們 首 先 要 知 道 , 我 們 在 覺 醒 中 陰 之 中 , 有 哪 一 些 比 較 特 殊 的 中 陰 狀 態 。 覺 醒 的 中 陰 之 中 , 其 中 一 個 重 要 的 一 個 中 陰 就 是 靈 感 中 陰 。 靈 感 中 陰 它 就 又 派 生 出 了 很 多 的 其 他 中 陰 , 比 如 說 是 藝 術 中 陰 。

講 到 藝 術 , 很 多 人 對 於 現 代 的 畫 、 現 代 的 舞 蹈 、 現 代 的 雕 塑 , 有 的 時 候 都 不 甚 看 得 懂 。

那 麼 , 可 以 這 樣 講 , 我 們 這 個 四 大 金 剛 、 四 大 天 王 和 以 及 包 括 我 們 將 四 大 天 王 引 申 出 的 四 大 金 剛 , 這 頭 都 是 傳 統 的 古 典 的 藝 術 。 所 以 , 傳 統 的 古 典 的 藝 術 是 比 較 容 易 能 夠 懂 的 , 容 易 理 解 。 這 一 個 雕 塑 , 四 大 天 王 的 雕 塑 以 及 我 們 的 石 獅 子 , 祂 所 講 述 的 古 典 藝 術 的 故 事 , 能 夠 從 中 找 到 規 律 性 的 東 西 , 或 者 是 找 到 宗 教 性 的 理 念 。

但 是 , 在 現 代 藝 術 中 , 可 能 就 不 是 很 容 易 能 夠 找 得 到 。 為 什 麼 ? 因 為 現 代 藝 術 的 創 作 者 他 首 先 進 入 了 一 種 現 代 藝 術 的 藝 術 中 陰 。 這 種 現 代 藝 術 的 藝 術 中 陰 的 創 作 者 他 揭 示 的 是 事 物 的 更 深 層 次 的 本 質 。

因 此 , 要 看 懂 它 , 人 們 也 要 進 入 相 同 類 似 的 中 陰 , 你 才 能 跟 它 瑜 伽 在 一 起 , 你 才 能 夠 解 讀 它 在 表 述 著 什 麼 , 否 則 , 看 得 一 頭 霧 水 , 完 全 看 不 懂 。

我 們 看 到 有 人 寫 了 一 篇 文 章 , 他 這 個 題 目 , 他 說 : 《 看 不 懂 這 個 現 代 藝 術 , 這 個 到 底 是 誰 的 錯 ? 》

文 章 說 , 他 說 :

「 看 不 懂 藝 術 , 看 不 懂 現 代 藝 術 , 到 底 是 誰 的 錯 呢 ? 」

文 章 說 :

「 在 香 港 巴 塞 爾 藝 術 展 覽 中 , 有 很 多 朋 友 和 現 場 的 觀 眾 都 紛 紛 地 反 映 出 : 看 不 懂 這 一 類 的 藝 術 。 」

文 章 又 說 :

「 其 實 , 不 僅 是 你 看 不 懂 , 很 多 專 家 也 是 一 樣 , 也 看 不 懂 。 」

這 是 一 個 什 麼 原 因 呢 ? 就 是 因 為 這 一 些 藝 術 作 品 , 雕 塑 也 好 , 繪 畫 也 好 , 舞 蹈 也 好 , 它 們 都 是 在 進 入 一 種 特 殊 的 藝 術 中 陰 之 中 創 作 出 來 的 , 而 且 是 這 一 種 藝 術 中 陰 就 稱 之 為 『 現 代 藝 術 中 陰 』 。

因 為 , 創 作 古 代 藝 術 , 那 麼 你 就 是 創 作 者 他 進 入 了 古 代 藝 術 的 藝 術 中 陰 。 古 代 藝 術 一 般 而 言 是 比 較 寫 實 的 , 現 實 什 麼 東 西 , 它 藝 術 反 映 什 麼 東 西 。 那 麼 如 果 說 , 你 不 寫 實 , 反 過 來 , 人 們 就 說 他 這 個 畫 不 好 , 這 個 雕 塑 不 好 。

他 們 據 說 , 著 名 的 西 方 的 一 位 大 衛 雕 塑 像 , 大 衛 的 這 一 個 雕 塑 像 是 非 常 有 名 , 它 描 述 了 聖 經 故 事 , 大 衛 是 一 個 勇 士 。 他 在 雕 塑 這 個 塑 像 的 時 候 , 甚 至 , 大 衛 手 臂 上 的 血 脈 都 是 清 楚 地 可 現 , 可 見 它 是 真 的 是 栩 栩 如 生 。 這 說 明 , 一 個 成 功 的 藝 術 品 它 一 直 被 人 們 珍 惜 、 展 覽 到 現 在 。 但 是 , 現 代 的 藝 術 品 就 不 是 這 樣 。

可 以 這 樣 講 , 古 典 的 藝 術 作 品 它 成 功 地 塑 造 了 現 實 中 生 活 的 發 生 的 事 情 , 因 此 , 它 也 就 反 映 了 生 活 中 這 一 個 故 事 , 因 此 , 當 大 多 數 人 都 容 易 進 入 的 這 種 藝 術 中 陰 時 空 , 因 此 , 也 能 夠 容 易 理 解 這 一 個 藝 術 中 陰 。 而 現 代 的 藝 術 、 現 代 的 畫 家 、 現 代 的 雕 塑 家 , 他 們 進 入 了 一 種 現 代 藝 術 中 陰 , 他 們 的 思 維 進 入 了 更 深 層 次 的 思 維 , 運 用 現 代 藝 術 揭 示 事 物 的 本 質 。

這 一 種 狀 態 非 常 非 常 像 我 們 禪 宗 的 惠 能 大 師 , 六 祖 惠 能 , 祂 是 進 入 了 一 種 特 別 的 中 陰 , 因 此 , 祂 的 思 維 跟 一 般 人 的 思 維 非 常 的 不 同 。 可 是 , 惠 能 的 思 維 , 還 是 比 較 能 夠 尋 找 到 脈 絡 的 。 為 什 麼 ? 因 為 , 惠 能 的 思 維 , 祂 是 以 清 淨 為 基 礎 的 , 清 淨 、 無 我 、 調 伏 、 精 進 為 基 礎 的 , 以 禪 宗 的 深 層 思 維 為 基 礎 的 。 因 此 , 惠 能 的 思 維 , 祂 是 處 於 一 種 宗 教 的 情 節 所 產 生 出 來 的 , 而 且 , 把 宗 教 情 節 進 行 〝 粉 碎 〞 和 再 整 合 , 在 這 樣 的 情 況 下 , 產 生 了 禪 宗 的 獨 特 的 〝 思 維 〞 , 稱 之 為 〝 頓 悟 〞 。 金 剛 禪 也 有 頓 悟 , 但 以 自 他 兩 力 瑜 珈 為 基 礎 。 這 就 是 我 們 所 講 的 修 持 中 陰 。 而 修 持 中 陰 和 藝 術 中 陰 有 某 些 非 常 相 像 之 處 。

我 們 今 天 討 論 到 這 一 個 問 題 , 主 要 提 醒 我 們 , 作 為 一 個 現 代 藝 術 的 藝 術 中 陰 , 如 果 一 個 藝 術 家 進 去 的 話 , 進 入 了 這 個 藝 術 中 陰 , 一 定 要 能 夠 自 拔 , 他 能 夠 從 現 代 藝 術 的 中 陰 中 、 中 陰 狀 態 中 進 去 , 但 是 , 他 又 要 能 夠 出 得 來 。 如 果 出 不 來 的 時 候 , 那 麼 , 這 種 狀 態 就 有 可 能 產 生 一 些 偏 差 , 甚 至 是 生 命 的 危 險 。

歷 代 人 們 總 歸 有 一 個 疑 問 , 一 個 什 麼 疑 問 呢 ? 不 少 著 名 的 藝 術 家 在 歷 史 上 都 最 後 的 結 果 都 不 是 人 們 所 講 的 一 個 善 終 , 也 就 是 不 到 應 該 死 亡 的 年 齡 死 亡 了 , 這 是 什 麼 原 因 呢 ? 實 際 上 , 這 就 是 進 入 藝 術 中 陰 之 後 所 造 成 的 種 種 宇 宙 中 負 能 量 的 干 擾 所 引 起 的 一 些 結 果 。 藝 術 界 如 此 , 其 他 的 中 陰 界 也 是 如 此 。 生 命 中 也 有 如 此 情 況 發 生 。 當 他 的 思 維 進 入 了 一 個 不 可 逆 轉 的 狀 態 的 時 候 , 他 一 直 深 鉆 、 深 鉆 、 深 鉆 下 去 。 我 們 一 般 人 來 說 , 這 就 叫 偏 差 狀 態 , 就 出 現 了 偏 差 狀 態 。

那 麼 , 修 持 也 是 如 此 。 你 如 果 修 持 , 你 沒 有 留 意 到 在 已 經 在 修 持 中 陰 中 受 到 了 負 能 量 的 牽 引 和 干 擾 , 那 麼 , 在 這 樣 的 情 況 下 , 修 持 對 於 你 來 說 , 不 僅 是 沒 有 法 喜 , 沒 有 為 法 而 生 , 為 法 而 成 , 為 法 而 長 , 為 法 而 結 出 一 個 神 聖 的 聖 果 , 不 僅 是 達 不 到 這 個 目 的 , 而 且 就 有 可 能 在 這 個 誤 入 歧 途 的 修 持 中 陰 之 中 產 生 了 種 種 的 偏 差 。 這 就 是 我 們 來 研 究 藝 術 中 陰 和 修 持 中 陰 的 一 個 目 的 。

因 為 在 這 方 面 的 教 訓 , 據 我 所 知 , 全 世 界 都 有 , 不 少 人 都 是 進 入 了 這 一 個 誤 區 , 進 入 了 誤 區 以 後 , 就 在 不 到 這 一 個 年 齡 的 時 候 , 他 就 死 亡 了 , 有 的 三 十 幾 歲 就 死 了 , 有 的 四 十 幾 歲 就 死 了 , 也 有 的 五 十 幾 歲 就 死 了 , 包 括 有 一 些 全 世 界 赫 赫 有 名 的 大 師 , 也 由 於 他 進 入 了 偏 差 。 而 且 , 他 的 偏 差 , 由 這 個 偏 差 狀 態 下 所 講 出 來 的 教 法 , 他 的 學 生 們 學 習 到 了 、 體 會 到 了 , 也 有 可 能 像 他 一 樣 被 錯 誤 地 引 導 到 一 個 被 負 能 量 抓 住 的 一 個 修 持 中 陰 中 去 。 這 種 情 況 就 是 比 較 危 險 的 。

在 以 上 , 我 們 初 步 地 討 論 了 這 個 藝 術 中 陰 和 修 持 中 陰 。 我 們 再 來 看 看 這 篇 文 章 的 作 者 , 他 說 : 「 看 不 懂 藝 術 到 底 是 誰 的 錯 ? 在 香 港 巴 塞 爾 藝 術 展 , 有 很 多 朋 友 和 現 場 觀 眾 反 映 出 , 看 不 懂 藝 術 。 其 實 , 不 僅 是 你 看 不 懂 , 很 多 專 家 也 是 一 樣 , 也 看 不 懂 。 」

這 是 什 麼 原 因 ? 我 們 剛 才 已 經 討 論 了 , 就 是 你 要 看 懂 這 一 種 藝 術 , 你 必 定 要 和 創 作 這 一 個 藝 術 作 品 的 作 家 同 樣 進 入 他 的 那 個 中 陰 層 次 , 你 這 個 時 候 才 能 夠 解 讀 他 是 在 什 麼 思 想 狀 態 下 、 什 麼 精 神 狀 態 下 、 什 麼 靈 性 的 狀 態 下 , 創 作 了 這 幅 畫 , 創 作 了 這 一 個 雕 塑 品 。

當 然 , 他 還 進 一 步 地 解 讀 這 一 種 狀 態 。 文 章 說 :

「 為 什 麼 你 會 看 不 懂 藝 術 ? 因 為 你 在 尋 找 故 事 。 講 故 事 的 那 一 種 叫 做 古 典 藝 術 。 而 現 代 藝 術 則 不 是 講 故 事 的 。 講 故 事 的 那 一 種 的 藝 術 家 創 作 的 古 典 藝 術 、 古 典 的 圖 畫 , 這 些 古 典 藝 術 、 古 典 圖 畫 , 它 都 是 有 一 個 活 生 生 的 人 , 和 表 現 著 活 生 生 的 一 個 事 情 , 體 現 出 活 生 生 的 一 個 故 事 。 因 此 , 它 忠 實 地 反 映 了 這 一 個 故 事 。 」

而 文 章 也 在 這 裡 說 :

「 現 代 的 藝 術 則 不 是 講 故 事 的 。 講 故 事 的 藝 術 , 術 語 稱 之 為 『 文 學 性 』 。 『 文 學 性 』 是 古 典 藝 術 的 最 大 的 特 徵 ; 而 現 代 藝 術 恰 恰 是 放 棄 了 古 典 藝 術 的 『 文 學 性 』 。 所 以 , 如 果 以 『 文 學 性 』 的 思 維 去 看 待 現 代 藝 術 , 就 出 現 了 看 不 懂 的 情 況 。 」

這 裡 也 就 說 明 了 。 當 然 , 他 沒 有 從 中 陰 層 次 去 解 讀 , 從 中 陰 的 精 神 層 次 、 靈 性 層 次 去 解 讀 藝 術 家 所 發 生 的 什 麼 事 。 因 為 當 一 個 藝 術 家 在 他 的 思 想 領 域 內 產 生 了 深 層 的 精 神 變 化 和 靈 性 變 化 的 時 候 , 這 個 時 候 , 他 的 現 代 藝 術 的 靈 感 才 會 產 生 , 他 完 全 打 破 了 古 典 藝 術 「 講 故 事 」 的 那 種 概 念 , 而 創 作 出 在 思 想 上 、 靈 性 上 的 一 種 新 天 地 。 而 這 一 種 新 天 地 產 生 的 時 候 , 就 出 現 了 現 代 藝 術 、 現 代 藝 術 靈 感 。

因 此 , 在 這 樣 的 情 況 下 , 這 個 文 章 的 作 者 建 議 大 家 : 「 你 如 果 說 要 去 看 , 看 懂 這 個 現 代 藝 術 」 , 他 這 裡 講 的 方 法 很 簡 單 , 他 說 : 「 你 只 要 不 去 想 , 只 去 看 , 就 很 容 易 看 懂 了 。 看 不 懂 , 是 因 為 你 想 的 太 多 了 。 為 何 你 看 不 懂 現 代 藝 術 呢 ? 」

當 然 , 他 說 , 讓 你 不 要 去 想 , 實 際 上 , 就 是 要 你 去 體 驗 藝 術 家 的 心 靈 層 次 是 什 麼 , 他 的 精 神 狀 態 是 什 麼 , 當 你 的 精 神 狀 態 和 精 神 層 次 跟 他 融 洽 的 時 候 , 完 全 合 二 為 一 的 時 候 , 那 你 就 恍 然 大 悟 , 完 全 理 解 了 。

這 也 就 猶 如 有 些 人 學 習 禪 宗 公 案 , 禪 宗 公 案 寥 寥 幾 個 字 , 但 是 , 看 來 看 去 看 不 懂 , 要 靠 心 去 悟 一 樣 。 當 修 行 的 人 要 懂 得 禪 宗 公 案 , 你 一 定 要 懂 得 禪 宗 大 師 們 的 心 靈 層 次 是 感 受 到 了 什 麼 。 當 你 們 的 感 受 合 二 而 一 的 時 候 , 非 常 融 洽 和 諧 地 結 合 在 一 起 的 時 候 , 那 麼 , 你 就 會 懂 了 。

這 位 文 章 的 作 者 講 了 : 「 究 竟 是 雞 生 蛋 , 還 是 蛋 生 雞 ? 這 一 個 問 題 會 難 倒 了 99% 的 文 學 家 和 哲 學 家 。 不 信 , 你 問 問 你 身 邊 的 朋 友 , 測 試 一 下 。 這 個 問 題 也 就 是 古 典 美 術 最 大 的 思 維 陷 阱 , 99% 的 古 典 藝 術 家 、 哲 學 家 就 會 落 入 這 一 個 思 維 陷 阱 。 」

這 個 文 章 有 一 個 小 標 題 , 這 個 第 一 個 小 標 題 是 : 「 藝 術 批 評 家 大 多 是 半 吊 子 」 。

「 藝 術 批 評 家 有 一 個 通 病 , 這 一 個 通 病 就 是 大 多 批 評 家 是 「 半 路 出 家 型 」 。 他 們 大 部 分 是 學 文 學 的 、 學 哲 學 的 出 身 , 對 視 覺 藝 術 把 握 得 不 夠 全 面 。 因 為 要 欣 賞 一 幅 畫 、 一 個 雕 塑 品 , 這 是 用 眼 睛 去 看 , 心 靈 去 感 受 的 , 這 就 被 歸 類 於 稱 為 『 視 覺 藝 術 』 。 」

「 由 於 視 覺 藝 術 有 這 樣 一 個 特 點 , 因 此 , 要 把 握 視 覺 藝 術 實 際 上 並 不 容 易 。 對 視 覺 藝 術 把 握 得 不 夠 全 面 也 不 夠 精 深 。 由 於 大 多 批 評 家 是 半 路 出 家 的 , 從 小 缺 乏 足 夠 的 視 覺 訓 練 , 他 們 只 能 夠 從 文 學 角 度 去 解 讀 藝 術 , 而 不 能 從 視 覺 藝 術 去 闡 述 藝 術 。 」

這 句 話 , 我 們 可 以 把 它 理 解 成 為 , 大 多 數 人 只 能 夠 從 文 學 角 度 , 也 就 是 說 , 從 已 經 學 得 的 知 識 層 面 去 解 讀 、 理 解 、 通 透 這 一 個 藝 術 品 的 真 意 所 在 。 但 是 卻 不 能 夠 從 視 覺 的 觀 點 、 視 覺 的 角 度 、 視 覺 的 立 場 去 闡 述 這 一 個 藝 術 。

文 章 繼 續 說 :

「 什 麼 是 文 學 性 的 解 讀 ? 就 是 把 兩 個 環 扣 在 一 起 解 讀 為 友 誼 的 關 聯 , 把 十 字 架 解 讀 為 宗 教 的 情 懷 等 等 。 這 一 種 文 學 性 解 讀 屬 於 低 級 廣 告 設 計 常 用 的 手 法 , 和 現 代 藝 術 的 視 覺 闡 述 沒 有 半 毫 子 的 關 係 。 所 以 , 從 文 學 性 角 度 來 解 讀 視 覺 藝 術 , 大 多 數 批 評 家 基 本 上 只 能 搞 懂 古 典 美 術 , 但 是 搞 不 懂 現 代 藝 術 的 。 因 為 現 代 藝 術 只 能 從 視 覺 角 度 來 闡 述 , 而 不 能 夠 用 文 學 性 來 闡 述 。 」

這 句 話 於 我 們 而 言 , 確 確 實 實 , 我 們 來 學 習 中 陰 時 空 , 解 讀 中 陰 時 空 , 讓 我 們 來 學 習 不 同 的 藝 術 中 陰 ( 就 是 古 典 的 傳 統 的 藝 術 中 陰 跟 現 代 的 藝 術 中 陰 究 竟 是 什 麼 關 係 ? ) 點 明 了 一 個 方 向 。

很 顯 然 , 古 典 藝 術 中 陰 是 比 較 直 覺 的 , 是 比 較 能 夠 用 理 性 、 文 學 性 、 邏 輯 性 來 加 以 概 括 、 加 以 推 導 。 但 是 , 如 果 是 現 代 藝 術 而 言 , 這 就 不 能 夠 用 古 典 藝 術 的 方 法 來 解 讀 。 為 什 麼 ? 現 代 藝 術 它 是 作 家 進 入 了 更 深 層 次 的 現 代 藝 術 中 陰 。 作 為 一 個 以 常 規 的 普 通 人 來 看 這 些 藝 術 的 時 候 , 感 覺 到 沒 有 規 律 性 , 找 不 到 它 的 規 律 , 也 找 不 到 作 家 本 身 的 真 實 的 用 意 。

有 一 些 畫 , 比 如 趙 無 極 , 世 界 上 聞 名 的 , 當 時 在 中 國 的 浙 江 美 院 , 但 是 他 的 畫 , 沒 有 人 能 夠 理 解 , 可 是 , 他 來 到 了 世 界 上 , 遠 離 了 古 典 藝 術 的 這 個 窠 臼 , 那 個 時 候 , 他 已 經 成 為 一 個 現 代 藝 術 大 家 , 而 在 世 界 上 一 舉 成 名 。 他 當 時 回 國 的 時 候 , 我 還 沒 有 離 開 祖 國 , 我 就 參 觀 過 他 的 畫 作 。

他 的 畫 作 , 當 時 他 寫 的 是 宇 宙 , 很 少 有 人 看 得 懂 這 是 一 個 什 麼 宇 宙 。 當 時 , 參 觀 的 人 也 不 少 , 但 評 論 的 人 就 更 多 , 因 為 不 知 道 他 究 竟 在 表 達 什 麼 。 雖 然 他 寫 的 是 宇 宙 , 很 少 有 人 看 得 懂 他 這 幅 畫 , 這 幅 宇 宙 的 畫 表 達 了 什 麼 樣 的 宇 宙 。

其 實 , 他 的 那 幅 畫 頭 表 達 了 多 維 度 的 時 空 , 表 達 了 多 維 度 的 中 陰 。 這 一 種 多 維 度 只 有 實 際 上 感 受 得 到 的 人 才 能 夠 體 察 得 到 。 你 感 受 不 到 , 那 麼 , 完 全 體 察 不 到 , 甚 至 給 一 個 負 評 , 說 : 「 噢 , 他 這 是 亂 畫 , 我 兒 子 也 會 畫 。 」 這 一 個 情 況 就 是 不 同 的 中 陰 , 當 形 成 一 定 的 知 識 狀 態 的 時 候 , 就 造 成 了 一 個 誤 解 。

中 國 的 圖 畫 , 可 以 這 樣 講 , 中 國 的 圖 畫 , 歷 代 的 名 畫 家 大 部 分 都 是 寫 實 的 。 但 是 , 中 國 的 國 畫 , 由 於 它 是 用 潑 墨 畫 , 是 沒 骨 畫 的 風 格 , 所 以 沒 有 骨 頭 的 畫 , 不 容 易 找 到 故 事 性 。 而 這 個 故 事 性 要 靠 欣 賞 畫 作 的 人 自 己 從 作 者 畫 這 幅 畫 的 意 境 中 去 尋 找 。 這 個 時 候 的 尋 找 , 你 才 能 夠 真 實 地 找 得 到 他 的 精 神 所 在 、 找 得 到 他 的 靈 性 的 元 素 所 在 。

可 是 , 我 們 在 這 裡 講 我 們 的 古 典 畫 的 時 候 , 在 這 裡 絲 毫 沒 有 損 毀 我 們 國 家 偉 大 的 國 畫 。 我 們 國 家 的 國 畫 是 世 界 上 非 常 有 名 的 , 而 且 是 值 得 欣 賞 和 學 習 的 。

我 們 祖 國 的 國 畫 , 我 們 中 國 佛 教 學 院 在 南 天 極 地 大 雷 音 寺 展 覽 的 時 候 , 我 們 也 將 把 它 展 示 出 來 。 這 是 我 們 珍 貴 的 國 寶 , 我 們 要 把 這 一 些 珍 貴 的 歷 代 大 師 的 畫 作 展 示 在 西 方 人 士 的 面 前 。 雖 然 西 方 人 士 他 們 喜 歡 現 代 藝 術 , 喜 歡 現 代 藝 術 的 深 刻 、 誇 張 、 從 無 規 律 中 找 到 規 律 的 這 一 種 別 具 一 格 的 藝 術 形 式 。 但 是 , 我 相 信 , 西 方 藝 術 家 也 能 夠 從 我 們 偉 大 祖 國 的 許 許 多 多 千 百 年 以 來 古 代 的 名 畫 家 所 記 錄 下 的 古 典 藝 術 , 那 些 不 可 多 得 的 燦 爛 的 文 化 中 , 吸 取 到 許 許 多 多 有 益 的 營 養 。

今 天 我 們 的 聖 密 龍 講 主 要 是 講 , 進 入 兩 種 不 同 的 中 陰 , 將 會 產 生 不 同 、 如 何 不 同 的 質 量 的 一 種 藝 術 欣 賞 。 但 是 , 進 入 的 精 神 欣 賞 和 靈 性 欣 賞 , 這 頭 我 們 就 要 非 常 的 慎 重 。 因 為 , 如 果 和 作 家 的 現 代 藝 術 的 藝 術 靈 感 相 結 合 , 但 是 , 這 個 結 合 如 果 操 作 不 當 , 也 會 引 起 不 少 事 故 的 。

在 這 裡 , 我 們 學 法 主 要 能 夠 學 到 實 用 , 能 夠 跟 我 們 自 己 的 生 活 結 合 在 一 起 。 那 麼 , 我 們 生 活 中 大 家 又 不 是 畫 家 , 為 什 麼 要 討 論 這 個 問 題 呢 ?

因 為 在 我 們 的 生 活 中 有 很 多 類 似 於 現 代 藝 術 靈 感 和 古 典 藝 術 靈 感 的 類 似 的 事 物 , 反 映 在 我 們 生 命 的 各 個 方 面 。 這 對 我 們 來 說 , 有 可 以 借 鑒 , 但 是 , 也 可 以 治 療 我 們 很 多 現 實 生 命 中 的 很 多 的 疾 病 。

眾 生 都 有 身 心 的 疾 病 , 身 心 的 疾 病 同 樣 可 以 用 身 心 的 高 密 度 的 靈 感 中 陰 加 以 治 療 。 在 靈 感 中 陰 加 以 治 療 的 時 候 , 這 必 須 要 有 導 師 。 如 果 沒 有 導 師 的 話 , 就 有 可 能 被 誤 導 。 當 被 誤 導 的 時 候 , 就 有 可 能 會 被 負 能 量 所 誘 。

我 們 現 在 講 要 增 強 正 能 量 。 增 強 正 能 量 , 這 對 於 國 家 乃 至 全 世 界 , 是 必 需 的 , 對 於 我 們 每 一 個 人 也 是 必 需 的 , 就 是 如 同 我 們 所 講 的 , 是 休 戚 相 關 的 。

今 天 由 於 時 間 的 關 係 ,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, 明 天 再 見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很 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今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明 天 繼 續 地 聆 聽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, 謝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