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544 次
2016 年 2 月 14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虹 化 法 門 源 於 妙 喜

 

廣 播 電 臺 :

在 昨 天 的 廣 播 面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繼 續 為 我 們 深 入 解 密 了 《 聖 維 摩 詰 經 》 《 佛 國 品 第 一 》 以 及 《 佛 道 品 第 八 》 的 經 文 , 以 及 相 關 的 教 相 。

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聖 示 , 有 請   師 尊

 
薄 伽 梵   師 尊 :

各 位 聽 眾 ,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6214 號 , 星 期 天 , 第 544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昨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, 我 們 運 用 《 Vimalakirti Sutra 》 頭 的 經 文 , 解 讀 了 虹 化 和 轉 世 的 。

虹 化 —— 虹 化 的 法 門 , 最 早 肇 源 於 妙 喜 國 不 動 如 來 Vimalakirti 。 Vimalakirti 初 聖 祖 的 虹 化 , 祂 經 歷 了 三 重 的 境 界 , 因 此 , 傳 承 到 現 在 , 虹 化 就 具 有 了 三 重 的 境 界 。

這 虹 化 , 如 何 虹 ? 如 何 化 ?

虹 , 在 經 文 中 的 名 相 , 有 一 個 特 定 的 隱 喻 [ 即 密 語 ] , 是 用 「 沒 」 , 〝 沒 〞 在 這 裡 是 解 密 為 無 生 法 忍 。 用 「 無 生 法 忍 」 這 一 個 特 定 的 名 相 來 加 以 概 括 和 形 容 。

化 , 就 是 從 妙 喜 國 來 到 此 娑 婆 世 界 , 廣 渡 眾 生 , 而 稱 為 「 化 」 。 就 是 , 虹 化 、 虹 化 , 不 是 一 個 字 、 一 個 詞 , 而 是 由 兩 個 詞 有 機 地 結 合 在 一 起 , 前 因 是 虹 , 後 果 是 化 。 因 此 , 這 個 「 沒 」 頭 , 蘊 含 著 過 程 , 蘊 含 著 因 果 , 虹 化 --- 由 是 , 初 聖 祖   維 摩 詰 極 其 偉 大 。

這 個 極 其 偉 大 , 祂 的 解 釋 , 可 以 從 《 佛 道 品 》 第 八 品 頭 「 行 於 非 道 」 這 一 句 有 非 常 深 刻 哲 理 的 語 言 , 給 我 們 有 透 徹 的 明 白 。

在 這 , 實 際 上 , 也 已 經 給 我 們 進 一 步 點 出 了 寶 積 與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  佛 祖 法 身 心 語 以 後 , 就 出 現 的 一 些 充 滿 著 顯 密 大 法 的 非 常 教 法 。 祂 的 第 五 句 就 石 破 天 驚 , 非 常 震 撼 , 祂 的 第 五 句 是 這 樣 講 的 :

「 法 王 法 力 超 群 生 , 常 以 法 財 施 一 切 」 。

「 法 王 」 , 什 麼 是 「 法 王 」 ? 「 虹 」 、 「 化 」 、 「 無 生 法 忍 」 、 「 沒 」 這 一 系 列 的 動 作 , 從 妙 喜 國 而 來 , 從   不 動 如 來 而 來 , 稱 為 「 法 王 」 。 「 法 王 法 力 超 群 生 」 , 也 就 是 說 , 超 過 了 一 切 世 間 法 的 眾 生 。

「 常 以 法 財 施 一 切 ; 能 善 分 別 諸 法 相 , 於 第 一 義 而 不 動 。 」

這 就 是 第 五 、 第 六 兩 句 的 偈 語 所 表 達 的 全 部 內 涵 。 這 全 部 內 涵 頭 , 講 到 「 能 善 分 別 諸 法 相 」 , 所 謂 的 「 諸 法 相 」 , 能 夠 分 別 「 非 道 」 與 「 成 就 佛 道 」 , 兩 者 相 輔 相 成 , 融 洽 無 間 。

作 為 我 們 聖 密 宗 而 言 , 我 們 曾 經 學 習 過   薄 伽 梵   Vimalakirti 初 聖 祖 的 佛 梵 持 明 密 教 僧 團 四 眷 屬 的 內 事 行 , 我 們 也 領 略 到 從 超 越 界 詮 釋 學 意 義 上 的 可 以 把 祂 的 內 涵 詮 釋 為 遵 循 宇 宙 規 律 的 大 智 本 行 , 也 可 以 認 識 到 清 淨 無 我 的 光 明 行 , 也 可 以 體 驗 到 離 垢 晶 瑩 的 百 相 萬 行 , 更 可 以 投 入 那 殊 勝 圓 滿 的 顯 態 、 隱 態 世 界 的 相 互 攝 入 的 曼 荼 羅 、 陀 羅 尼 聖 密 行 。

這 講 到 「 殊 勝 圓 滿 的 顯 態 、 隱 態 的 相 互 攝 入 的 曼 荼 羅 、 陀 羅 尼 」 , 這 就 是 包 含 著 我 們 所 有 修 行 的 —— 顯 教 、 密 教 修 行 的 全 部 內 涵 。

顯 態 、 隱 態 的 相 互 攝 入 , 這 就 是 我 們 運 用 曼 荼 羅 、 運 用 陀 羅 尼 進 入 聖 密 十 法 界 。 首 先 進 入 胎 藏 法 界 , 其 次 進 入 金 剛 法 界 , 兩 大 法 界 各 有 妙 用 , 但 是 這 兩 大 法 界 初 級 法 門 是 有 相 的 法 門 , 而 聖 密 十 法 界 的 高 級 法 門 是 無 相 的 法 門 , 有 相 、 無 相 是 相 互 成 就 。 如 果 我 們 執 著 了 有 相 , 那 麼 也 就 失 去 了 空 義 。 我 們 不 僅 是 明 白 有 相 的 修 行 , 而 且 更 要 透 徹 地 明 瞭 無 相 的 、 隱 態 的 曼 荼 羅 修 行 和 陀 羅 尼 的 修 行 。 在 這 方 面 , 我 們 不 少 行 者 對 曼 荼 羅 、 對 陀 羅 尼 的 修 行 已 經 有 了 初 步 的 認 識 , 而 且 有 了 初 步 的 實 踐 。 因 為 作 為 事 相 而 言 , 我 們 一 般 不 會 在 公 開 的 聖 密 龍 講 中 加 以 闡 述 , 尤 其 是 聖 密 行 , 尤 其 是 無 相 的 曼 荼 羅 和 無 相 的 陀 羅 尼 。 這 有 待 於 我 們 以 後 的 進 一 步 的 解 密 。

但 是 , 我 們 在 這 並 非 是 將 教 法 剎 車 , 我 們 要 牢 牢 地 記 住 《 Vimalakirti Sutra 》 《 囑 累 品 》 中 告 訴 我 們 的 :

佛 告 彌 勒 菩 薩 言 : 「 彌 勒 ! 我 今 以 是 無 量 億 阿 僧 祇 劫 所 集 阿 耨 多 羅 三 藐 三 菩 提 法 , 付 囑 於 汝 。 如 是 輩 經 , 於 佛 滅 後 末 世 之 中 , 汝 等 當 以 神 力 , 廣 宣 流 佈 於 閻 浮 提 , 無 令 斷 絕 。 」

這 句 話 , 真 是 語 重 心 長 !

佛 祖 在 這 本 經 頭 , 所 講 的 是 「 無 量 億 阿 僧 祇 劫 所 集 阿 耨 多 羅 三 藐 三 菩 提 法 」 。 這 個 「 阿 耨 多 羅 三 藐 三 菩 提 」 , 就 是 「 無 上 正 等 正 覺 的 法 」 , 而 這 個 無 上 正 等 正 覺 的 法 , 是 有 無 量 億 阿 僧 祇 劫 所 集 中 起 來 的 法 門 , 因 為 眾 生 有 無 量 , 因 此 , 對 眾 生 各 種 根 器 的 教 育 方 法 也 有 無 量 , 因 此 , 叫 「 無 量 億 阿 僧 祇 劫 所 集 無 上 正 等 正 覺 的 成 佛 法 門 」 , 「 菩 提 法 」 就 是 成 佛 法 門 , 在 這 個 經 告 訴 大 家 。

那 麼 , 在 這 個 經 頭 , 經 文 是 有 數 量 限 制 的 , 但 是 經 的 原 則 —— 非 道 和 佛 道 這 個 廣 大 的 原 則 是 無 量 的 。 在 顯 態 世 界 之 中 , 在 隱 態 世 界 之 中 , 顯 態 世 界 的 曼 荼 羅 、 陀 羅 尼 , 隱 態 世 界 的 曼 荼 羅 、 陀 羅 尼 , 身 、 口 、 意 的 三 密 陀 羅 尼 , 那 是 無 量 的 。 因 此 , 由 於 這 是 無 量 的 , 就 需 要 每 一 位 行 者 「 當 以 神 力 , 廣 宣 流 佈 」 。 這 個 「 神 力 」 , 是 我 們 《 佛 說 維 摩 詰 所 說 不 思 議 解 脫 法 門 經 》 所 寫 的 「 神 力 」 , 而 不 是 我 們 歷 代 聖 祖 們 可 以 隨 意 創 造 的 。 歷 代 聖 祖 們 是 集 中 了 無 量 億 劫 所 集 的 阿 耨 多 羅 三 藐 三 菩 提 法 , 因 此 , 我 們 就 根 據 無 量 億 劫 所 集 的 阿 耨 多 羅 三 藐 三 菩 提 法 來 成 就 我 們 的 佛 道 。

成 就 佛 道 , 就 是 「 佛 說 」 , 就 是 講 到   Vimalakirti 初 聖 祖 , 祂 是 從 妙 喜 國 來 的 , 祂 是   不 動 如 來 , 祂 為 無 量 聲 聞 、 無 量 菩 薩 所 見 證 。 見 證 虹 化 大 法 , 見 證 在 妙 喜 國 的 虹 , 見 證 這 五 濁 惡 世 的 化 。

這 五 濁 惡 世 的 化 有 難 度 , 因 此 , 《 Vimalakirti Sutra 》 必 須 要 在 經 文 中 加 以 非 常 透 徹 明 白 的 解 釋 。 這 個 解 釋 ,   佛 祖 祂 非 常 明 白 化 眾 生 之 難 度 , 因 此 , 在 這   佛 祖 又 提 醒 大 家 :

「 當 以 神 力 , 廣 宣 流 佈 於 閻 浮 提 , 無 令 斷 絕 。

所 以 者 何 ? 未 來 世 中 , 當 有 善 男 子 、 善 女 人 , 及 天 、 龍 、 鬼 、 神 、 乾 闥 婆 、 羅 剎 等 , 發 阿 耨 多 羅 三 藐 三 菩 提 心 , 樂 於 大 法 ; 若 使 不 聞 如 是 等 經 , 則 失 善 利 。 如 此 輩 人 , 聞 是 等 經 , 必 多 信 樂 , 發 希 有 心 , 當 以 頂 受 , 隨 諸 眾 生 所 應 得 利 , 而 為 廣 說 。

彌 勒 當 知 , 菩 薩 有 二 相 。 何 謂 為 二 ? 一 者 好 於 雜 句 文 飾 之 事 。 二 者 不 畏 深 義 如 實 能 入 。 若 好 雜 句 文 飾 事 者 , 當 知 是 為 新 學 菩 薩 。 」

在 這 ,   佛 祖 交 待   彌 勒 菩 薩 , 因 為   彌 勒 菩 薩 是 未 來 佛 , 未 來 佛 要 渡 眾 。 眾 生 頭 , 有 新 學 菩 薩 , 新 學 菩 薩 有 兩 大 類 :

一 大 類 , 他 是 喜 歡 「 雜 句 文 飾 之 事 」 , 也 就 是 說 , 喜 歡 說 一 些 非 實 修 實 證 的 語 言 。 這 個 非 實 修 實 證 , 就 是 不 能 夠 達 到 非 道 渡 眾 和 佛 道 渡 眾 的 兩 大 途 徑 。

第 二 種 是 「 不 畏 深 義 如 實 能 入 」 , 也 就 是 說 , 本 經 —— 《 Vimalakirti Sutra 》 非 常 非 常 深 、 非 常 深 、 非 常 深 , 因 為 祂 遠 —— 從 妙 喜 國   不 動 如 來 那 , 一 直 到 現 在 此 地 —— 五 濁 惡 世 的 佛 國 淨 土 , 遠 、 近 之 難 。

還 有 , 更 困 難 的 是 眾 生 、 眾 生 心 , 心 各 異 , 各 種 各 樣 的 心 都 有 , 因 此 , 渡 眾 生 非 常 的 困 難 。 這 就 要 我 們 善 於 鑒 別 哪 些 眾 生 他 是 屬 於 新 學 菩 薩 。 新 學 菩 薩 對 於 如 此 深 的 經 文 , 一 般 都 在 一 定 情 況 下 就 會 有 畏 懼 的 心 理 。 這 一 個 畏 懼 心 理 , 讓 我 們 應 該 明 白 , 他 們 的 畏 懼 心 理 是 很 正 常 的 。 但 是 , 也 有 眾 生 他 「 不 畏 深 義 如 實 能 入 」 , 因 此 , 不 畏 深 義 的 就 是 好 的 菩 薩 , 能 夠 進 行 教 育 的 菩 薩 。 但 如 果 喜 歡 「 雜 句 文 飾 之 事 」 的 菩 薩 , 我 們 就 知 道 他 是 新 學 菩 薩 , 因 此 , 要 善 加 區 別 、 善 加 引 導 , 把 他 們 從 「 非 道 」 引 導 到 佛 道 上 來 。

佛 祖 還 教 育   彌 勒 說 :

「 若 於 如 是 無 染 無 著 甚 深 經 典 , 無 有 恐 畏 , 能 入 其 中 , 聞 已 心 淨 , 受 持 讀 誦 , 如 說 修 行 , 當 知 是 為 久 修 道 行 。 」

佛 祖 告 訴   彌 勒 菩 薩 說 , 如 果 遇 到 的 是 內 心 清 淨 、 沒 有 染 著 的 , 甚 深 經 典 也 不 恐 懼 的 , 而 且 能 夠 進 入 清 淨 無 染 , 入 甚 深 經 典 的 , 他 們 只 要 聽 到 這 一 經 典 , 內 心 就 已 經 清 淨 了 , 叫 「 聞 已 心 淨 , 受 持 讀 誦 」 。 能 夠 接 受 , 誦 讀 , 能 持 有 經 典 , 「 如 說 修 行 , 當 知 是 為 久 修 道 行 」 , 也 就 是 說 , 知 道 這 樣 的 人 , 前 世 他 也 必 定 是 修 行 人 了 。

佛 祖 還 告 訴   彌 勒 菩 薩 說 :

「 彌 勒 ! 復 有 二 法 , 名 新 學 者 , 不 能 決 定 於 甚 深 法 。 何 等 為 二 ? 一 者 所 未 聞 深 經 , 聞 之 驚 怖 生 疑 , 不 能 隨 順 , 譭 謗 不 信 , 而 作 是 言 : 我 初 不 聞 , 從 何 所 來 ? 」

佛 祖 告 訴   彌 勒 菩 薩 說 , 有 些 人 屬 於 新 的 學 者 , 他 不 能 夠 決 定 甚 深 的 法 , 因 為 我 們 《 Vimalakirti Sutra 》 是 甚 深 的 , 是 《 不 思 議 解 脫 法 門 經 》 。 因 此 , 由 於 這 一 甚 深 的 法 , 這 些 人 從 來 沒 有 聽 到 過 如 此 深 的 經 , 聽 到 了 以 後 , 產 生 了 怖 畏 和 驚 慌 , 同 時 , 不 能 隨 順 , 甚 至 譭 謗 不 信 。 那 麼 譭 謗 不 信 之 外 , 他 還 要 說 : 「 我 初 不 聞 , 從 何 所 來 ? 」 這 樣 的 新 學 菩 薩 , 因 為 學 的 也 不 多 , 他 說 : 「 這 個 經 典 我 最 初 為 什 麼 不 知 道 啊 ? 你 這 個 經 是 從 哪 來 啊 ? 」 所 以 , 提 出 了 一 系 列 的 怪 問 題 。

「 二 者 若 有 護 持 解 說 如 是 深 經 者 , 不 肯 親 近 、 供 養 、 恭 敬 , 或 時 於 中 說 其 過 惡 。 有 此 二 法 , 當 知 是 新 學 菩 薩 , 為 自 毀 傷 , 不 能 於 深 法 中 , 調 伏 其 心 。 」

佛 祖 告 訴   彌 勒 說 , 有 兩 種 人 , 所 出 現 的 情 況 , 大 同 小 異 的 。 一 種 人 說 , 他 說 , 我 為 什 麼 從 來 沒 聽 見 過 這 個 法 。 非 常 怕 , 怕 什 麼 呢 ? 怕 是 外 道 , 怕 是 魔 道 。 而 他 不 知 道 , 這 法 正 是 破 外 道 、 破 魔 道 的 極 好 的 靈 性 武 器 、 精 神 武 器 , 但 是 由 於 他 學 得 太 少 , 他 不 知 道 。 他 不 知 道 之 外 , 他 還 要 譭 謗 , 還 要 不 信 , 他 說 : 「 我 最 初 都 不 知 道 , 這 樣 的 經 是 從 哪 來 的 ? 」 他 還 要 譭 謗 。 所 以 呢 , 要 他 護 持 啦 , 要 他 解 說 啊 , 但 是 他 不 能 夠 進 入 那 麼 深 的 經 典 , 不 肯 親 近 , 也 不 肯 供 養 , 更 不 恭 敬 , 所 以 , 他 要 說 這 個 經 頭 有 什 麼 什 麼 不 好 、 什 麼 什 麼 惡 。 這 一 類 人 , 就 知 道 他 是 新 學 的 菩 薩 。 這 些 新 學 菩 薩 , 主 要 是 最 終 自 己 毀 壞 自 己 , 自 己 傷 害 自 己 , 不 能 夠 於 深 法 中 調 伏 他 的 心 。

佛 祖 說 :

「 彌 勒 ! 復 有 二 法 , 菩 薩 雖 信 解 深 法 , 猶 自 毀 傷 , 而 不 能 得 無 生 法 忍 。 何 等 為 二 ? 一 者 輕 慢 新 學 菩 薩 , 而 不 教 誨 ; 二 者 雖 信 解 深 法 , 而 取 相 分 別 , 是 為 二 法 。 」

佛 祖 說 :

彌 勒 菩 薩 聞 說 是 已 , 白 佛 言 : 「 世 尊 ! 未 曾 有 也 。 如 佛 所 說 , 我 當 遠 離 如 斯 之 惡 , 奉 持 如 來 無 數 阿 僧 祇 劫 所 集 阿 耨 多 羅 三 藐 三 菩 提 法 。 」 [ 此 兩 段 經 文 , 將 詳 盡 聖 密 解 讀 ]

這 可 以 見 到   彌 勒 菩 薩 , 見 到   大 聖   佛 祖 的 提 醒 , 祂 說 : 「 我 會 遵 照 您 所 講 的 無 量 劫 以 來 的 阿 耨 多 羅 三 藐 三 菩 提 的 無 上 正 等 正 覺 的 大 法 , 成 就 佛 道 。 」

因 為 今 天 時 間 的 原 因 ,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。 下 次 再 見 , 我 們 再 來 深 入 地 討 論 。

阿 彌 陀 佛 ! 各 位 聽 眾 再 見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下 星 期 繼 續 恭 聆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。

謝 謝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