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517 次
2015 年 11 月 14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剛 柔 交 錯   天 文 也

 

宇 宙 意 識 和 宇 宙 因 果

 

 
 

廣 播 電 臺 :

非 常 感 恩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賜 予 我 們 今 天 的 聖 緣 , 來 到 電 台 廣 播 上 來 作 聖 密 龍 講 的 聖 示 。

薄 伽 梵   師 尊 您 好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在 上 一 個 星 期 的 聖 密 龍 講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與 我 們 分 享 了 習 近 平 主 席 以 及 臺 灣 方 面 領 導 人 馬 英 九 先 生 在 新 加 坡 的 歷 史 性 的 會 面 。 同 時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開 始 詮 釋 有 關 兩 岸 領 導 人 握 手 的 十 大 宇 宙 性 意 義 。

今 天 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繼 續 地 聖 示 。

 
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,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51114 日 , 星 期 六 , 第 517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我 們 複 習 上 一 次 聖 密 龍 講 , 我 們 主 要 是 從 習 近 平 主 席 以 及 臺 灣 方 面 的 領 導 人 馬 英 九 先 生 兩 個 人 在 新 加 坡 香 格 里 拉 酒 店 握 手 言 和 , 對 全 中 國 人 民 , 對 全 世 界 人 民 , 都 有 極 大 的 鼓 舞 , 感 覺 和 平 有 希 望 。

我 們 很 多 的 聖 密 行 者 都 說 , 習 近 平 主 席 和 臺 灣 方 面 領 導 人 馬 英 九 , 他 們 的 握 手 , 帶 來 了 台 海 的 和 平 穩 定 , 或 許 新 一 年 的 諾 貝 爾 和 平 獎 將 由 他 們 兩 位 獲 得 。 我 們 熱 切 地 希 望 這 一 天 的 到 來 。

在 516 講 的 題 目 是 《 習 馬 握 手 蘊 含 著 十 大 的 宇 宙 性 意 義 》 。 對 於 十 大 宇 宙 性 的 意 義 , 我 們 希 望 能 有 一 點 初 淺 的 解 讀 。 當 然 , 既 然 說 是 「 十 大 」 , 說 偉 大 宇 宙 意 義 , 要 把 祂 解 讀 , 詳 細 地 分 析 , 或 許 就 會 討 論 上 幾 年 。 因 為 我 們 聖 密 龍 講 每 星 期 才 兩 次 , 每 次 才 半 小 時 , 在 這 樣 的 情 況 下 , 我 們 可 能 幾 年 討 論 下 來 , 其 中 一 條 意 義 都 還 沒 有 討 論 清 楚 。 因 此 , 我 們 今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, 就 是 討 論 其 中 的 最 簡 明 的 意 義 , 和 大 家 來 分 享 。

第 一 大 宇 宙 性 的 意 義 , 我 們 說 , 作 為 一 個 中 國 的 事 情 , 是 關 於 大 陸 和 臺 灣 海 峽 的 和 平 問 題 , 也 是 世 界 的 事 情 。

為 什 麼 說 是 個 世 界 的 事 情 呢 ? 因 為 美 國 人 的 這 個 手 伸 得 很 長 , 它 要 想 干 涉 台 海 問 題 , 它 希 望 在 這 起 主 導 權 。 但 是 , 我 們 中 國 人 現 在 已 經 站 起 來 了 。 特 別 是 習 近 平 主 席 領 導 之 下 , 中 國 已 經 強 大 起 來 。 強 大 起 來 了 , 中 國 人 在 世 界 上 有 了 自 己 說 話 的 權 力 , 腰 板 子 挺 了 , 我 們 中 國 人 要 解 決 中 國 人 自 己 的 問 題 。

但 是 , 這 個 事 情 雖 然 是 個 內 政 的 問 題 , 但 又 牽 涉 到 外 交 問 題 , 因 此 , 我 們 在 上 一 次 的 龍 講 中 , 使 用 了 一 個 詞 叫 「 內 政 外 交 」 。 本 質 上 講 , 本 質 而 言 , 這 是 一 個 內 政 , 但 是 , 由 於 要 防 止 周 邊 的 鄰 居 們 的 誤 解 和 干 涉 , 所 以 又 成 為 一 個 外 交 問 題 。 那 麼 , 如 果 從 全 球 的 觀 點 看 , 如 果 臺 灣 海 峽 的 和 平 問 題 不 解 決 , 對 全 世 界 都 會 有 所 影 響 , 都 會 有 所 震 動 , 打 仗 了 , 當 然 是 不 用 說 , 要 震 動 ; 就 是 和 平 了 , 對 全 世 界 也 會 有 非 常 大 的 影 響 和 震 驚 。

當 然 , 地 球 上 的 事 情 , 也 是 宇 宙 的 事 情 , 因 為 宇 宙 是 包 含 著 我 們 的 地 球 , 我 們 地 球 是 宇 宙 的 一 份 子 。 所 以 , 我 們 在 上 次 聖 密 龍 講 中 講 到 , 兩 岸 中 國 人 民 的 事 情 , 兩 岸 領 導 人 握 手 言 和 , 在 毛 澤 東 時 代 、 鄧 小 平 時 代 、 江 澤 民 時 代 , 在 胡 錦 濤 時 代 的 時 候 , 雖 然 兩 岸 沒 有 打 仗 , 但 是 兩 岸 領 導 人 也 沒 有 握 手 言 和 , 所 以 處 於 一 種 不 戰 不 和 的 僵 持 狀 態 , 而 且 , 又 有 著 周 邊 的 像 日 本 、 菲 律 賓 之 類 的 , 包 括 美 國 , 他 們 的 遠 程 、 近 程 的 種 種 影 響 。

但 是 我 們 在 這 次 , 最 高 領 導 人 在 新 加 坡 見 面 了 , 而 且 他 們 對 著 記 者 們 緊 緊 地 握 手 , 真 誠 地 微 笑 , 給 我 們 有 很 大 的 感 染 力 , 給 我 們 有 很 大 的 信 心 力 , 給 我 們 感 覺 到 這 一 次 台 海 真 的 是 和 平 穩 定 了 。 因 此 我 們 講 , 這 在 中 國 的 歷 史 上 、 世 界 的 歷 史 上 、 宇 宙 的 歷 史 上 , 都 是 一 件 大 事 情 。

我 們 講 到 這 在 哲 學 上 有 意 義 , 討 論 到 這 個 哲 學 意 義 , 我 們 所 講 的 不 是 西 方 的 哲 學 , 是 我 們 東 方 的 哲 學 , 我 們 中 國 古 代 非 常 著 名 的 哲 學 書 , English 名 字 叫 《 Book Of Changes 》 , 中 國 文 字 稱 為 《 易 經 》 。 《 易 經 》 有 一 個 《 賁 卦 》 , 賁 卦 〝 彖 〞 上 講 :

「 剛 柔 交 錯 , 天 文 也 。 文 明 以 止 , 人 文 也 。 觀 乎 天 文 , 以 察 時 變 。 觀 乎 人 文 , 以 化 成 天 下 。 」

短 短 的 幾 個 字 , 非 常 形 象 地 說 明 這 是 一 個 宇 宙 的 變 化 , 這 是 一 個 陰 陽 的 互 動 , 是 天 人 合 一 的 符 合 宇 宙 意 志 的 , 「 文 明 以 止 」 , 就 是 指 中 華 文 化 五 千 年 的 文 化 發 展 上 升 , 文 化 上 升 就 稱 之 為 「 和 」 , 體 現 了 雙 方 雖 然 有 不 同 意 見 , 雖 然 有 不 同 的 政 治 主 張 , 但 是 我 們 擱 置 爭 議 , 不 提 爭 議 , 求 同 存 異 , 相 互 尊 重 的 精 神 。 而 且 , 考 慮 到 各 種 各 樣 的 因 素 , 這 一 次 兩 岸 領 導 人 會 面 , 安 排 在 新 加 坡 舉 行 , 這 是 一 個 智 慧 的 選 擇 。

我 們 所 講 : 「 剛 柔 交 錯 , 天 文 也 。 文 明 以 止 , 人 文 也 。 觀 乎 天 文 , 以 察 時 變 。 觀 乎 人 文 , 以 化 成 天 下 。 」 我 們 稱 之 為 的 「 文 明 」 , 也 回 顧 了 去 年 11 月 18 號 , 習 近 平 主 席 來 到 了 塔 州 , 在 塔 州 的 時 候 , 我 們 塔 州 發 生 了 巨 大 的 天 象 。 這 個 天 像 有 三 大 項 目 。 普 通 的 天 象 , 看 起 來 就 是 霓 虹 , 塔 州 就 是 霓 虹 顯 現 之 地 。 習 近 平 主 席 來 了 之 後 , 這 個 霓 虹 , 一 天 出 現 了 幾 次 。 第 二 項 天 象 , 就 是 山 上 有 佛 光 出 現 。 佛 光 出 現 , 這 就 是 很 好 的 印 證 , 就 是 好 像 習 近 平 主 席 在 聯 合 國 教 科 文 組 織 總 部 講 的 話 , 非 常 直 接 、 非 常 明 確 地 肯 定 了 佛 法 的 現 代 價 值 , 就 是 一 個 很 好 的 印 證 。

佛 光 出 現 , 預 示 著 一 切 順 利 。 更 加 不 可 思 議 的 , 當 天 晚 上 , 出 現 了 美 麗 的 南 極 光 。 南 極 光 雖 然 在 塔 州 時 有 出 現 , 但 是 也 不 多 見 , 一 定 宇 宙 預 示 著 重 大 事 件 的 時 候 祂 才 出 現 南 極 光 。 當 Wellington 山 上 出 現 霓 虹 不 斷 , 出 現 佛 光 , 又 出 現 極 光 的 時 候 , 這 天 象 就 預 示 著 發 生 非 常 吉 祥 的 大 好 事 情 。

習 近 平 主 席 來 到 塔 斯 馬 尼 亞 已 經 快 要 一 年 了 , 今 天 是 2015 年 11 月 14 號 , 距 離 11 月 18 號 還 有 4 天 , 就 在 不 到 一 年 的 時 間 , 習 主 席 就 做 成 了 台 海 和 平 的 這 件 偉 大 的 歷 史 事 件 , 是 值 得 我 們 大 書 特 書 、 大 講 特 講 、 大 討 論 特 討 論 的 這 件 事 情 。

第 三 , 就 是 講 宇 宙 文 化 的 意 義 。

在 這 一 條 上 , 我 只 講 了 一 句 「 宇 宙 文 化 」 。 「 宇 宙 文 化 」 是 什 麼 意 義 ? 許 多 的 行 者 都 來 問 , 而 且 說 : 「 看 起 來 的 , 好 像 您 的 十 大 點 意 思 都 是 相 通 的 , 都 是 相 同 的 。 」 我 說 的 對 , 意 思 都 是 相 通 的 , 但 是 有 所 不 同 , 祂 的 內 涵 各 不 相 同 。

祂 的 根 本 性 的 內 涵 不 同 在 哪 呢 ?

我 們 所 討 論 的 「 宇 宙 文 化 」 , 我 們 曾 經 講 過 , 現 在 地 球 是 「 第 八 次 文 明 」 。 這 第 八 次 文 明 , 如 果 剛 聽 聖 密 龍 講 的 朋 友 們 、 聽 眾 們 , 不 是 很 理 解 的 , 但 是 自 始 至 終 一 直 在 修 持 聖 密 宗 、 修 持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的 , 就 已 經 耳 熟 能 詳 了 , 已 經 知 道   師 父 曾 經 概 略 地 講 過 , 什 麼 是 地 球 的 第 八 次 文 明 。

如 果 討 論 到 第 八 次 文 明 , 我 們 就 要 講 到 更 深 層 次 的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的 根 本 經 典 —— 十 三 部 根 本 經 典 , 我 們 就 要 講 到 我 們 的 《 大 日 經 》 , 我 們 的 《 金 剛 頂 經 》 , 我 們 的 《 薄 伽 梵 經 》 , 以 及 包 括 系 列 的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有 關 的 〝 顯 、 密 〞 經 教 , 頭 都 有 論 述 , 甚 至 有 詳 細 的 論 述 。 對 於 這 第 八 次 文 明 , 當 因 緣 成 熟 的 時 候 , 我 們 將 全 面 解 讀 , 加 以 討 論 。

現 在 , 習 近 平 主 席 他 所 做 的 , 就 是 符 合 宇 宙 文 明 發 展 的 一 件 大 事 。

當 然 , 這 個 第 八 次 文 明 這 個 說 法 , 不 僅 是 佛 教 的 經 典 , 在 中 國 古 代 , 許 多 學 術 的 經 典 都 有 略 略 地 講 到 , 但 是 沒 有 佛 教 密 宗 經 典 那 麼 詳 盡 、 那 麼 詳 細 。

當 然 , 如 果 討 論 宇 宙 八 次 文 明 , 這 一 論 點 , 佛 教 的 經 典 , 特 別 是 密 教 的 經 典 , 我 們 稱 之 為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的 經 典 , 以 及 包 括 理 念 , 我 們 所 講 的 聖 密 十 法 界 , 聖 密 十 法 界 頭 都 有 相 關 的 論 述 。 因 為 這 個 相 關 的 論 述 都 是 跟 我 們 的 修 行 相 結 合 的 , 我 們 的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所 修 的 聖 密 十 法 界 , 每 一 法 界 都 對 於 這 八 次 文 明 有 所 體 驗 。 這 個 體 驗 , 你 一 定 要 在 導 師 的 悉 心 的 教 導 之 下 , 口 授 心 傳 , 勤 勤 行 去 , 你 才 能 體 察 到 , 你 才 能 實 踐 到 , 你 才 能 與 之 相 瑜 伽 , 實 修 實 証 , 同 步 進 行 , 瑜 伽 以 後 , 結 合 自 己 的 生 命 實 踐 , 升 起 大 用 。

中 國 漢 傳 密 宗 跟 〝 顯 、 密 經 教 〞 的 每 一 個 宗 都 有 非 常 密 切 的 關 係 , 律 宗 、 天 台 宗 、 華 嚴 宗 、 禪 宗 、 淨 土 宗 、 般 若 宗 、 唯 識 宗 , 各 宗 的 理 念 都 有 所 聯 繫 , 各 宗 的 實 踐 都 有 所 聯 繫 。

〝 彌 勒 ! 復 有 二 法 , 菩 薩 雖 信 解 深 法 , 猶 自 毀 傷 而 不 能 得 無 生 法 忍 。 何 等 為 二 ? 一 者 、 輕 慢 新 學 菩 薩 而 不 教 誨 , 二 者 、 雖 信 解 深 法 而 取 相 分 別 。 是 為 二 法 。 〞

如 果 學 習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, 而 不 修 不 學 其 他 顯 密 經 教 、 其 他 顯 密 的 流 派 , 那 也 是 在 理 論 上 將 會 有 所 缺 失 。 如 果 其 他 的 經 教 、 其 他 流 派 的 經 教 , 有 所 聽 聞 , 有 所 思 考 , 有 所 思 維 , 有 所 修 持 , 有 所 修 證 , 如 果 這 樣 的 話 , 那 麼 , 來 修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, 那 麼 就 會 〝 水 到 渠 成 、 瓜 熟 蒂 落 〞 。

但 是 , 要 做 到 這 點 , 首 先 是 要 打 消 自 己 內 心 的 障 礙 。 自 己 內 心 的 障 礙 往 往 是 我 慢 , 往 往 是 我 執 , 往 往 是 過 去 所 學 的 法 慢 , 正 如 我 們 的 《 聖 祖 經 》 所 講 的 。 《 聖 祖 經 》 《 囑 累 品 》 所 講 , 有 些 人 聽 到 了 聖 密 宗 , 聽 到 了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, 他 就 會 說 : 「 啊 , 我 們 從 來 沒 有 聽 到 過 這 樣 一 個 流 派 , 從 來 沒 有 聽 到 過 佛 的 這 樣 的 教 導 , 這 個 流 派 是 從 哪 來 的 啊 ? 」 產 生 種 種 的 分 別 心 , 種 種 的 懷 疑 心 , 當 然 更 談 不 上 是 去 修 學 。

所 以 在 這 樣 的 情 況 下 , 《 囑 累 品 》 還 講 到 , 這 些 都 是 「 新 修 菩 薩 」 。

〝 彌 勒 ! 復 有 二 法 名 新 學 者 , 不 能 決 定 於 甚 深 法 。 何 等 為 二 ? 一 者 、 所 未 聞 深 經 , 聞 之 驚 怖 生 疑 , 不 能 隨 順 , 譭 謗 不 信 , 而 作 是 言 : 我 初 不 聞 , 從 何 所 來 ! 二 者 、 若 有 護 持 解 說 如 是 深 經 者 , 不 肯 親 近 供 養 恭 敬 , 或 時 於 中 說 其 過 惡 。 有 此 二 法 , 當 知 是 新 學 菩 薩 , 為 自 毀 傷 , 不 能 於 深 法 中 調 伏 其 心 。 〞

所 以 , 不 要 以 為 : 「 啊 , 我 已 經 修 學 了 幾 十 年 的 佛 法 了 , 怎 麼 還 是 個 新 修 菩 薩 ? 」 我 們 不 是 要 批 評 你 , 也 不 是 要 教 育 你 , 只 不 過 是 我 們 按 照 《 佛 說 維 摩 詰 所 說 不 思 議 解 脫 法 門 經 》 的 這 一 本 《 聖 祖 經 》 的 教 導 —— 原 文 :

〝 彌 勒 ! 我 今 以 是 無 量 億 阿 僧 祇 劫 , 所 集 阿 耨 多 羅 三 藐 三 菩 提 法 , 付 囑 於 汝 。 如 是 輩 經 , 於 佛 滅 後 末 世 之 中 , 汝 等 當 以 神 力 廣 宣 流 佈 於 閻 浮 提 , 無 令 斷 絕 。 〞

祂 的 精 神 照 念 而 已 , 提 醒 你 要 進 步 , 否 則 , 你 始 終 會 在 原 地 踏 步 走 。 這 個 是 留 給 大 家 共 勉 的 話 :

「 如 果 驕 傲 , 如 果 我 慢 , 如 果 不 能 接 受 你 從 來 沒 有 聽 到 過 的 教 法 , 同 時 , 無 論 是 心 也 好 , 或 者 是 筆 下 也 好 , 或 者 是 口 頭 下 也 好 , 你 加 以 口 誅 筆 伐 , 那 就 是 業 作 大 了 , 什 麼 事 情 都 是 咎 由 自 取 的 。 」

〝 若 使 不 聞 如 是 等 經 , 則 失 善 利 。 如 此 輩 人 聞 是 等 經 , 必 多 信 樂 , 發 希 有 心 , 當 以 頂 受 , 隨 諸 眾 生 所 應 得 利 而 為 廣 說 。 〞

〝 彌 勒 當 知 ! 菩 薩 有 二 相 , 何 謂 為 二 ? 一 者 、 好 於 雜 句 文 飾 之 事 , 二 者 、 不 畏 深 義 如 實 能 入 。 若 好 雜 句 文 事 飾 者 , 當 知 是 為 新 學 菩 薩 。 若 於 如 是 無 染 無 著 甚 深 經 典 無 有 恐 畏 , 能 入 其 中 , 聞 已 心 淨 , 受 持 、 讀 誦 、 如 說 修 行 , 當 知 是 為 久 修 道 行 。 〞

所 以 我 們 希 望 , 你 能 夠 猛 醒 , 這 個 是 我 們 的 想 法 。

那 麼 , 我 們 為 什 麼 要 提 出 這 句 「 觀 乎 天 文 , 以 察 時 變 。 觀 乎 人 文 , 以 化 成 天 下 」 ? 這 是 古 人 對 「 文 化 」 一 詞 最 古 老 、 最 有 深 度 的 在 高 度 概 括 的 一 個 判 詞 。

這 個 《 易 經 》 中 , 有 一 個 叫 「 賁 卦 」 。 這 一 個 賁 卦 的 彖 辭 , 什 麼 是 彖 ? 所 謂 的 「 彖 」 , 因 為 《 易 經 》 是 兩 極 生 四 象 , 四 象 生 八 卦 , 八 八 而 又 有 六 十 四 卦 , 六 十 四 卦 的 卦 象 相 互 變 化 , 這 頭 , 每 一 卦 都 表 明 了 宇 宙 、 人 生 。 〝 生 、 極 、 化 、 變 〞 之 理 。 六 十 四 卦 , 每 一 卦 頭 的 彖 辭 最 簡 明 、 最 精 煉 的 語 言 概 括 了 這 一 卦 的 解 讀 小 結 , 人 們 可 以 從 這 一 卦 的 小 結 , 解 讀 這 一 卦 大 概 的 意 思 , 這 小 結 就 是 叫 彖 辭 。

這 個 彖 字 , 很 容 易 記 , 我 們 佛 家 經 常 用 的 一 個 「 萬 法 因 緣 生 , 萬 法 因 緣 滅 」 , 這 一 個 「 彖 辭 」 這 個 「 彖 」 字 , 就 是 我 們 講 這 個 因 緣 的 緣 字 去 掉 〝 絲 〞 , 左 邊 的 〝 絲 〞 刪 除 了 , 右 邊 的 那 個 字 就 是 這 個 「 彖 」 。

這 個 「 緣 」 字 作 為 中 國 字 創 造 出 來 以 後 , 非 常 科 學 。 人 的 因 緣 , 人 生 的 因 緣 , 宇 宙 的 因 緣 , 就 是 好 像 這 個 〝 絲 〞 一 樣 絞 來 絞 去 , 〝 剪 不 斷 理 還 亂 〞 的 關 係 , 要 探 索 這 個 關 係 的 來 龍 去 脈 , 這 個 就 稱 為 「 緣 」 。 緣 字 的 右 邊 這 個 字 就 是 「 彖 」 字 。

所 以 , 我 們 如 果 這 一 生 人 , 只 是 為 了 好 好 地 活 著 , 那 麼 , 我 們 就 要 探 討 : 我 們 人 從 何 而 來 ? 又 從 何 而 去 ? 我 們 為 什 麼 要 選 擇 承 擔 歷 史 的 責 任 、 社 會 的 責 任 、 人 生 的 責 任 ? 做 父 母 的 要 承 擔 家 庭 的 責 任 , 做 領 導 的 要 承 擔 國 家 的 責 任 , 因 此 , 面 對 著 這 些 責 任 , 就 是 意 味 著 我 們 需 要 犧 牲 , 犧 牲 自 己 。 這 一 個 犧 牲 , 這 一 個 探 索 , 就 是 今 人 的 探 索 , 信 仰 的 探 索 , 文 化 的 探 索 。

講 到 文 化 , 文 化 如 風 、 如 水 、 如 同 海 流 。 在 生 存 的 大 海 中 , 人 生 就 是 淨 染 之 行 , 在 泥 沙 俱 下 的 生 命 洪 流 之 中 , 跌 打 滾 爬 , 捨 身 奮 鬥 , 浸 淫 萬 穢 。 我 們 講 如 風 , 運 用 文 化 , 風 化 百 代 。 我 們 講 到 如 水 , 水 有 潤 澤 九 洲 之 功 。

我 們 講 到 人 生 , 人 生 活 在 人 生 的 海 洋 , 好 像 大 海 中 一 滴 滴 的 水 , 聚 會 在 一 起 , 活 在 生 活 的 海 洋 , 和 海 一 起 掀 起 滔 天 的 巨 浪 , 因 為 大 海 又 讓 我 們 在 這 個 人 生 的 大 海 中 放 棄 自 我 , 勇 於 承 擔 責 任 和 敢 於 面 對 死 亡 的 魄 力 。 在 這 一 個 人 生 的 大 海 中 , 責 任 和 使 命 是 永 恆 的 , 同 時 , 也 說 明 了 我 們 每 一 滴 水 的 生 命 價 值 。

尤 其 是 , 我 們 現 在 生 活 在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的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中 , 更 加 說 明 了 我 們 聖 密 宗 的 歷 史 的 價 值 、 歷 史 的 責 任 、 歷 史 的 犧 牲 , 我 們 需 要 虹 化 和 轉 世 , 需 要 實 踐 我 們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  佛 祖 極 終 善 性 的 慈 悲 和 智 慧 , 我 們 要 實 踐 我 們 的 《 聖 祖 經 》 的   維 摩 聖 祖 所 賦 予 我 們 的 歷 史 任 務 。

今 天 由 於 時 間 的 原 因 ,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, 各 位 聽 眾 明 天 再 見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很 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今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明 天 繼 續 地 聆 聽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。

謝 謝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