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498 次
2015 年 9 月 6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宋 明 理 學   學 達 性 天

 

 

 
廣 播 電 臺 :

在 昨 天 的 廣 播 面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繼 續 跟 我 們 作 最 近 參 訪 少 林 寺 和 嵩 山 著 名 的 書 院 , 包 括 嵩 陽 書 院 和 詮 釋 有 關 儒 學 的 教 法 。

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繼 續 聖 示 , 有 請   師 尊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: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,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596 號 , 星 期 天 , 第 498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我 們 在 昨 天 聖 密 龍 講 中 , 我 們 念 了 一 篇 參 訪 大 慈 恩 寺 和 大 興 善 寺 的 《 鳳 凰 網 》 的 正 式 的 報 道 。 現 在 回 顧 起 來 , 也 是 蠻 令 人 激 動 的 。

由 於 我 們 前 面 還 介 紹 了 我 們 去 參 訪 了 一 個 重 要 的 儒 家 的 書 院 , 這 個 儒 家 的 書 院 就 是 叫 嵩 陽 書 院 。 我 們 今 天 繼 續 來 介 紹 這 個 嵩 陽 書 院 。

嵩 陽 書 院 在 1489 年 ( 明 成 化 二 十 年 ) 建 , 河 南 巡 撫 李 衍 就 二 程 祠 建 大 樑 書 院 , 祀 二 程 於 講 堂 。 另 嵩 陽 書 院 也 為 紀 念 二 程 所 立 。 嵩 陽 書 院 的 《 院 志 · 序 》 上 是 這 樣 講 的 : 「 嵩 陽 書 院 , 宋 藏 經 處 , 二 程 夫 子 置 散 投 閑 與 群 弟 子 , 講 學 地 也 。 」 也 就 是 , 這 個 地 方 是 宋 代 宋 明 理 學 的 藏 書 院 , 是 二 程 ( 二 程 就 是 兩 兄 弟 程 顥 、 程 頤 ) 這 兩 兄 弟 回 到 家 鄉 , 與 弟 子 講 學 的 地 方 。

1085 年 ( 元 祐 元 年 ) , 宋 哲 宗 即 位 , 召 程 顥 為 宗 正 丞 , 結 果 還 沒 有 上 任 , 就 已 經 逝 世 了 , 享 年 是 54 歲 。

1220 年 ( 宋 寧 宗 嘉 定 十 三 年 ) , 賜 諡 程 顥 為 「 純 公 」 , 程 頤 為 「 正 公 」 。 這 個 意 思 就 是 說 程 顥 這 時 已 經 逝 世 、 離 開 世 界 135 年 了 , 程 顥 被 封 為 「 純 公 」 , 程 頤 為 「 正 公 」 。

到 1241 年 , 也 就 是 程 顥 逝 世 以 後 155 年 的 時 候 , 宋 理 宗 淳 祐 元 年 , 又 追 封 程 顥 為 「 河 南 伯 」 , 程 頤 為 「 伊 川 伯 」 , 並 「 從 祀 孔 子 廟 庭 」 。 意 思 就 是 說 , 當 程 顥 逝 世 已 經 155 年 的 時 候 , 將 近 一 個 半 世 紀 過 去 , 他 們 進 一 步 受 到 加 封 , 一 個 稱 為 「 河 南 伯 」 ,, 到 了 宋 寧 宗 嘉 定 十 三 年 的 時 候 , 就 1220 年 的 時 候 , 這 個 是 程 顥 , 而 程 頤 呢 , 為 「 伊 川 伯 」 , 同 時 , 跟 孔 老 夫 子 的 廟 宇 一 起 祭 拜 。

到 1330 年 , 這 個 1330 年 , 是 元 朝 的 元 文 宗 至 順 元 年 , 加 封 程 顥 為 「 豫 國 公 」 , 程 頤 為 「 洛 國 公 」 , 因 為 二 程 曾 經 被 學 界 稱 之 為 「 洛 派 」 , 也 就 是 洛 陽 派 。

1455 年 ( 明 代 宗 景 泰 六 年 ) , 詔 令 二 程 祠 以 顏 子 ( 所 謂 顏 子 , 即 顏 淵 ) 例 修 建 , 規 制 比 於 闕 里 , 前 後 殿 廡 齋 室 等 房 共 六 十 餘 間 , 祭 文 稱 頌 二 程 「 闡 明 正 學 , 興 起 斯 文 , 本 諸 先 哲 , 淑 我 後 人 」 。

1686 年 ( 清 康 熙 二 十 五 年 ) , 二 程 進 儒 為 賢 , 位 列 孔 子 及 門 下 、 漢 唐 諸 儒 之 上 。 次 年 , 也 就 是 1687 年 ( 清 康 熙 二 十 六 年 ) , 康 熙 皇 帝 又 賜 給 二 程 祠 「 學 達 性 天 」 匾 額 , 這 是 一 個 非 常 高 的 評 價 。 同 時 , 康 熙 皇 帝 他 很 喜 歡 寫 字 , 他 就 親 手 寫 字 , 寫 了 一 個 匾 「 學 達 性 天 」 。 這 個 康 熙 皇 帝 的 匾 , 現 在 還 在 , 保 存 在 那 。

我 們 在 上 一 次 的 聖 密 龍 講 中 討 論 到 , 宋 明 理 學 , 它 的 產 生 , 是 唐 宋 時 期 政 治 、 經 濟 和 科 學 文 化 等 方 面 條 件 綜 合 作 用 的 產 物 。 我 們 這 裡 主 要 是 從 思 想 文 化 的 角 度 來 進 行 分 析 , 從 哲 學 的 角 度 來 進 行 分 析 。

為 了 對 這 一 個 複 雜 的 歷 史 現 象 有 一 個 清 晰 的 認 識 , 我 們 曾 經 討 論 過 , 就 是 唐 武 宗 滅 佛 以 後 , 公 元 841 年 — 846 年 的 時 候 , 佛 教 首 當 其 衝 被 衝 擊 。 佛 教 之 中 首 當 其 衝 被 衝 擊 的 , 更 有 中 國 密 教 首 當 其 衝 被 攻 擊 。 但 是 不 久 , 唐 武 宗 逝 世 以 後 , 很 快 , 擁 護 佛 教 的 皇 帝 又 捲 土 重 來 。 在 這 樣 的 情 況 下 , 道 教 也 受 到 了 相 應 的 衝 擊 。 在 佛 道 兩 教 都 受 到 衝 擊 的 時 候 , 中 國 統 治 者 需 要 人 民 有 精 神 的 武 器 武 裝 , 因 此 , 儒 學 重 新 又 開 始 復 興 , 在 這 個 的 情 況 下 , 就 產 生 了 後 來 宋 明 理 學 的 興 起 。

因 此 我 們 說 , 為 了 對 這 一 複 雜 的 歷 史 現 象 有 一 個 清 晰 的 認 識 , 我 們 需 要 對 宋 明 理 學 的 稱 呼 、 特 點 、 思 想 來 源 及 形 成 發 展 的 主 要 線 索 等 等 問 題 進 行 探 討 。 當 然 , 我 們 探 討 宋 明 理 學 的 目 的 , 不 是 為 學 理 學 而 學 理 學 , 主 要 從 而 來 反 觀 我 們 自 己 的 佛 教 哲 學 的 發 展 。

我 們 說 , 當 時 的 這 個 宋 明 理 學 , 它 的 稱 呼 上 面 , 流 行 的 有 種 種 的 不 同 的 稱 呼 , 這 些 不 同 的 稱 呼 , 大 致 上 有 五 種 : 一 種 就 是 稱 為 「 理 學 」 ; 第 二 種 稱 為 「 道 學 」 ; 第 三 種 就 是 稱 為 「 性 理 學 」 , 「 性 」 就 是 法 性 的 性 ; 第 四 種 就 是 稱 為 「 新 儒 學 」 ; 第 五 種 就 稱 為 「 宋 學 」 , 宋 學 很 明 顯 , 這 是 由 於 宋 朝 的 發 端 而 引 起 使 用 這 一 個 「 宋 學 」 的 說 法 。 當 然 , 說 的 最 多 的 是 「 理 學 」 。

所 謂 宋 明 的 理 學 , 「 理 學 」 這 一 個 說 法 , 在 宋 代 最 初 曾 經 被 用 來 概 括 當 時 的 儒 學 , 也 就 是 宋 代 的 人 認 為 理 學 就 是 儒 學 。

在 南 宋 理 學 家 —— 那 是 一 個 大 家 、 理 學 大 家 朱 熹 那 裡 , 現 在 我 們 講 到 朱 熹 , 朱 熹 就 是 兩 程 的 四 傳 弟 子 來 的 , 他 所 賦 予 的 含 義 , 他 把 理 學 的 概 念 概 括 成 為 這 是 講 道 理 , 理 學 理 學 , 就 是 講 道 理 的 學 問 , 有 道 理 之 學 。 就 朱 熹 的 學 派 而 言 , 不 僅 僅 是 指 後 來 被 當 作 理 學 正 統 的 北 宋 「 五 子 」 。 所 謂 的 北 宋 「 五 子 」 , 一 個 是 周 敦 頤 , 第 二 個 是 邵 雍 , 第 三 個 是 張 載 , 第 四 個 是 程 顥 , 第 五 就 是 程 頤 , 兩 兄 弟 , 程 顥 、 程 頤 就 稱 為 「 二 程 」 。

張 載 , 跟 程 顥 、 程 頤 差 不 多 是 同 時 代 的 人 。 張 載 也 是 理 學 大 家 , 但 是 張 載 , 人 的 壽 命 也 不 是 很 長 , 只 活 了 58 歲 。 張 載 曾 經 到 皇 帝 身 邊 去 當 過 官 , 但 是 由 於 不 同 意 王 安 石 的 主 張 , 兩 個 人 的 爭 論 非 常 的 激 烈 , 由 是 , 寧 願 辭 去 皇 帝 身 邊 優 厚 的 生 活 , 他 就 離 開 了 皇 帝 。 從 我 們 現 在 的 分 析 來 說 , 張 載 的 性 格 也 是 非 常 剛 直 的 , 不 大 能 夠 容 忍 的 , 堅 持 自 己 的 主 見 , 因 此 , 這 對 他 來 說 , 可 能 也 是 一 個 引 起 他 本 身 不 能 夠 長 壽 的 原 因 。 後 來 呢 , 他 又 被 封 , 又 要 到 皇 帝 身 邊 去 工 作 , 結 果 , 最 後 也 就 生 活 了 一 年 , 差 不 多 。 生 活 了 一 年 , 後 來 就 去 世 了 。 他 是 1020 年 出 生 , 到 1077 年 已 經 去 世 , 活 了 58 歲 。

理 學 的 正 統 , 北 宋 的 「 五 子 」 , 就 是 周 敦 頤 、 邵 雍 、 張 載 和 二 程 的 學 問 。 這 裡 頭 , 理 學 正 統 , 也 把 「 二 蘇 」 ( 所 謂 的 「 二 蘇 」 , 也 就 是 蘇 軾 和 蘇 轍 ) 為 代 表 的 蜀 學 包 括 在 內 。

與 朱 熹 對 立 的 「 心 學 」 一 派 的 代 表 人 物 陸 九 淵 , 他 也 使 用 「 理 學 」 一 詞 來 統 稱 宋 代 的 儒 學 , 並 且 認 為 「 本 朝 理 學 , 遠 過 漢 唐 」 。 這 個 說 法 , 也 就 是 說 , 北 宋 五 子 , 後 來 的 二 蘇 , 包 括 朱 熹 , 所 構 成 的 雄 厚 的 學 術 力 量 , 所 研 究 的 理 學 的 思 想 和 哲 學 , 已 經 遠 遠 地 超 過 漢 朝 和 唐 朝 的 發 揮 。

到 了 南 宋 後 期 , 朱 熹 的 後 學 將 「 理 學 」 的 概 念 規 範 為 立 足 於 「 道 統 」 的 符 合 先 秦 儒 學 精 神 的 宋 代 正 統 的 儒 學 , 並 且 把 周 敦 頤 看 作 是 承 接 這 一 儒 學 正 統 的 理 學 開 山 之 祖 。

從 內 涵 方 面 看 , 「 理 學 」 通 常 是 指 「 脫 出 詁 訓 」 而 闡 發 「 義 理 」 之 學 的 , 但 由 於 朱 學 的 角 度 進 行 總 結 , 所 以 , 他 在 講 述 宋 明 理 學 的 時 候 , 他 把 立 足 點 、 他 的 重 心 就 落 到 了 二 程 和 朱 熹 的 這 一 邊 。

元 朝 中 葉 以 後 , 程 朱 理 學 一 派 上 升 為 官 學 , 因 此 , 元 人 編 《 宋 史 》 的 時 候 , 頭 有 《 道 學 傳 》 。 這 個 《 道 學 傳 》 就 以 程 朱 一 系 作 為 「 道 學 」 即 儒 學 的 正 統 , 而 不 列 陸 九 淵 一 派 。 到 元 末 , 張 九 韶 編 輯 了 北 宋 五 子 及 南 宋 朱 熹 之 言 , 輔 以 荀 子 以 下 數 十 人 之 說 , 成 《 理 學 類 編 》 一 書 。 但 他 不 輯 陸 九 淵 之 言 , 承 襲 了 《 宋 史 》 將 陸 九 淵 心 學 排 斥 於 理 學 之 外 的 做 法 。 這 種 情 況 , 在 學 術 的 發 展 史 上 , 「 程 朱 理 學 」 的 說 法 , 無 疑 地 表 達 了 程 朱 一 系 在 與 心 學 爭 「 道 統 」 誰 是 正 宗 的 鬥 爭 之 中 所 取 得 的 勝 利 。 因 此 , 後 世 學 者 大 多 數 也 把 「 理 學 」 一 詞 在 稱 呼 上 專 歸 二 程 以 及 朱 熹 這 一 派 所 專 有 , 把 宋 明 理 學 的 稱 呼 作 為 整 個 宋 明 儒 學 中 心 與 心 學 相 對 的 一 個 程 朱 學 術 的 代 稱 。

明 代 的 心 學 大 家 王 守 仁 , 雖 然 在 學 術 上 贊 同 陸 九 淵 以 排 斥 二 程 和 朱 熹 , 在 偏 向 陸 九 淵 的 心 學 , 但 他 也 調 和 歷 時 長 達 百 年 的 朱 陸 異 同 之 論 , 他 的 用 意 期 望 折 衷 兩 家 之 說 , 因 此 , 他 有 的 時 候 運 用 理 學 的 概 念 , 有 的 時 候 運 用 心 學 的 概 念 。

王 守 仁 的 一 個 得 力 的 弟 子 王 畿 , 則 將 明 代 的 心 學 一 系 統 稱 為 「 理 學 」 , 他 說 : 「 我 朝 理 學 , 開 端 還 是 白 沙 ( 白 沙 就 是 陳 獻 章 號 ) , 至 先 師 而 大 明 」 ( 《 復 顏 沖 宇 》 , 《 龍 溪 先 生 全 集 》 卷 十 ) 。 王 畿 排 斥 程 朱 , 而 只 認 定 心 學 為 明 代 理 學 正 宗 的 看 法 , 與 《 宋 史 》 為 代 表 的 觀 點 正 相 反 對 , 但 在 「 理 學 」 概 念 的 認 同 上 卻 正 好 是 相 得 益 彰 , 說 明 了 「 理 學 」 一 詞 實 際 上 已 經 成 為 了 由 兩 宋 到 明 代 的 儒 學 主 流 的 總 稱 。

明 末 清 初 之 季 , 有 不 少 總 結 宋 明 理 學 的 學 術 著 作 問 世 。 無 論 從 孫 奇 逢 所 編 著 的 《 理 學 宗 傳 》 , 還 是 更 享 有 盛 名 的 黃 宗 羲 編 著 的 《 明 儒 學 案 》 , 以 及 由 他 開 始 而 在 後 人 那 完 成 的 《 宋 元 學 案 》 這 本 書 頭 , 都 可 以 看 出 , 以 「 理 學 」 作 為 宋 明 儒 學 之 總 稱 的 觀 點 已 經 流 行 開 來 。 這 個 流 行 , 一 流 行 就 流 行 到 當 代 。

因 此 我 們 在 很 久 以 前 , 師 父 在 講 中 國 哲 學 史 的 時 候 就 講 魏 晉 玄 學 、 隋 唐 佛 學 、 宋 明 理 學 , 這 一 個 宋 明 理 學 就 一 直 到 現 在 。

事 實 上 , 中 國 的 哲 學 家 們 在 宋 明 儒 學 的 研 究 中 , 以 「 理 學 」 作 為 這 一 時 期 最 具 代 表 性 的 儒 學 形 態 的 總 稱 , 似 乎 已 經 是 約 定 俗 成 , 大 家 都 已 經 朗 朗 上 口 了 。

其 實 , 為 什 麼 會 心 學 一 度 佔 了 上 峰 呢 ? 因 為 , 國 外 的 哲 學 也 在 開 始 影 響 中 國 學 術 界 。 國 外 的 哲 學 家 講 到 「 宇 宙 的 本 體 論 」 , 而 這 個 「 宇 宙 的 本 體 論 」 這 個 提 法 就 是 西 方 哲 學 的 提 法 。 而 所 謂 的 「 宇 宙 本 體 論 」 , 當 我 們 中 國 的 哲 學 家 們 慢 慢 地 注 意 到 理 學 的 同 時 , 也 並 沒 有 忘 了 , 儒 家 的 哲 學 、 道 家 的 哲 學 和 佛 家 的 哲 學 , 而 佛 家 的 法 性 正 是 反 映 了 宇 宙 的 本 體 論 。

所 以 , 當 國 外 的 哲 學 開 始 進 入 中 國 哲 學 層 面 的 時 候 , 令 人 們 開 始 認 識 到 佛 家 哲 學 的 重 要 性 , 認 識 到 佛 家 哲 學 的 廣 袤 性 和 佛 家 哲 學 的 深 刻 性 。 佛 家 的 法 性 之 說 , 不 正 是 反 映 了 西 方 哲 學 家 們 所 認 為 的 本 體 論 麼 ? 而 道 家 「 無 極 生 太 極 , 太 極 生 兩 儀 , 兩 儀 生 四 象 , 四 象 生 八 卦 」 , 而 有 八 八 六 十 四 卦 的 產 生 , 而 這 個 無 極 也 不 是 正 在 講 到 了 宇 宙 的 本 體 論 嗎 ? 因 此 , 佛 、 道 兩 家 的 哲 學 思 想 重 新 被 人 們 所 認 識 , 與 宋 明 理 學 , 三 家 —— 儒 、 釋 、 道 三 家 平 分 秋 色 。

今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, 由 於 時 間 的 原 因 , 我 們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。 下 一 次 再 見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下 星 期 繼 續 恭 聆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。

謝 謝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