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476 次
2015 年 6 月 21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一 帶 一 路 南 極 光

 

 

今早悉尼上空驚現南極光!

2015-06-23 USmileDental

(6月23日)今天早上5點左右,攝影師在悉尼北部的Bilgola海灘拍到了一系列北部海灘上空的極光,非常的壯觀!

通常在澳洲要去更南部的地方才會經常看到極光,這一次是因為最近有兩股強烈的太陽風暴撞擊地球,把五彩繽紛的極光推到了很難看到極光的地方,比如悉尼!

 
以下是看到的民眾拍到的美圖!

還有墨爾本的網友也拍到的今早的極光。

這張是今早在維州莫寧頓半島Cape Schanck拍到的!

這張是在維州Port Phillip Bay拍到的。

氣象局表示,太陽風暴至持續以來,今早發生的是另一起強大的日冕噴射,因此未來兩三天悉尼人還有機會看到南極光!

極光出現的時間是很難預測的,但有些網站,比如:www.aurora-service.net/aurora-forecast很詳細的給出了極光的預告。

 
廣 播 電 臺 :

在 昨 天 的 廣 播 面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中 國 佛 教 協 會 副 會 長 、 嵩 山 少 林 寺 釋 永 信 方 丈 大 和 尚 到 訪 塔 州 , 以 及 澳 洲 塔 州 中 國 佛 教 學 院 與 大 和 尚 一 行 做 交 流 的 盛 況 。

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聖 示 , 有 請   師 尊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: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,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5621 號 , 星 期 天 , 第 476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今 天 , 我 們 的 聖 密 龍 講 , 我 們 希 望 分 享 一 封 塔 州 霍 巴 特 本 地 小 學 的 一 位 校 長 來 信 。 塔 州 本 地 有 兩 個 比 較 有 名 的 小 學 和 中 學 。 這 兩 個 有 名 的 , 一 個 就 是 朋 友 學 校 , 另 外 一 個 就 是 Hutchins 學 校 。 朋 友 學 校 和 Hutchins 學 校 , 我 們 都 有 一 些 宗 下 的 行 者 、 小 活 佛 在 那 裡 唸 書 。 因 此 , 以 此 為 緣 , 在 他 們 學 校 的 邀 請 之 下 , 我 們 分 別 在 Hutchins 學 校 和 朋 友 學 校 去 舞 了 獅 。

這 是 一 封 校 長 的 來 信 :

「 親 愛 的   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宗 師

非 常 感 激 今 天 你 們 在 朋 友 學 校 Morris Assembly 大 廳 所 發 表 的 演 講 。 學 生 們 非 常 開 心 , 能 夠 看 到 你 們 的 精 彩 的 舞 獅 表 演 , 並 且 欣 聞 你 們 對 於 你 們 的 信 仰 以 及 傳 統 。 其 中 許 多 的 思 想 都 給 予 我 們 深 刻 的 印 象 , 並 且 對 我 們 自 身 的 Quakers 的 思 想 有 深 刻 的 影 響 。 孩 子 們 也 整 天 的 在 討 論 著 這 些 思 想 中 的 有 益 的 教 法 。 」

這 個 Quakers 是 一 個 宗 教 , 那 麼 朋 友 學 校 它 是 以 Quakers 宗 教 資 助 的 這 麼 一 個 學 校 , 因 此 , 在 他 們 學 校 裡 , 有 Quakers 的 教 堂 , 也 有 Quakers 的 有 關 的 哲 學 思 想 的 教 義 。 因 此 , 我 們 去 舞 獅 , 無 疑 是 一 個 外 來 文 化 , 他 們 歡 迎 我 們 這 個 外 來 文 化 , 並 且 認 為 我 們 所 教 導 的 思 想 跟 他 們 Quakers 的 思 想 是 很 接 近 的 , 相 一 致 的 , 所 以 , 他 們 在 我 們 舞 獅 以 後 , 就 寫 來 了 這 封 信 。

下 面 我 們 繼 續 地 看 看 他 信 中 所 寫 的 :

「 我 們 非 常 感 恩 您 與 我 們 一 起 慶 祝 , 並 分 享 你 們 的 文 化 , 我 們 也 非 常 開 心 , Shenghao 是 我 們 學 校 社 團 的 一 份 子 。 」

我 們 這 裡 的 Shenghao 就 是 指 永 誠 六 世 , 現 在 永 誠 六 世 成 為 他 們 的 kindergarten 學 前 班 的 一 個 學 生 。

「 非 常 感 激 您 教 導 我 們 『 好 的 思 想 和 信 念 會 導 致 友 善 的 行 為 』 。 我 們 的 學 校 非 常 認 真 地 聆 聽 了 你 們 的 教 育 , 並 且 會 將 祂 牢 記 於 心 。 」

這 個 簽 名 是 「 Markley Bender Gibson 」 , 就 是 朋 友 學 校 的 小 學 的 校 長 。

這 封 信 雖 然 是 很 簡 短 , 但 是 , 有 它 非 常 異 乎 尋 常 的 價 值 。 因 為 作 為 Quakers 學 校 來 說 , 它 本 來 不 是 那 麼 開 放 的 , 它 也 不 接 受 外 來 宗 教 的 教 義 。 早 幾 年 我 們 曾 經 接 觸 到 學 校 裡 一 位 中 國 華 僑 的 教 師 , 他 知 道 塔 州 有 一 個 佛 教 社 團 , 非 常 興 奮 , 希 望 把 我 們 的 舞 獅 引 進 學 校 , 但 是 , 竟 然 不 是 那 麼 順 利 。 可 是 , 五 年 以 後 的 今 天 , 我 們 得 到 的 待 遇 完 全 不 同 。

這 完 全 是 形 勢 的 變 化 , 是 2014 年 11 月 18 號 習 近 平 主 席 和 彭 媽 媽 兩 位 來 到 了 塔 州 所 帶 來 的 正 能 量 的 連 環 反 應 , 是 這 股 正 能 量 營 造 了 一 種 非 常 令 人 喜 悅 的 一 種 形 勢 所 致 的 一 個 必 然 的 結 果 。 所 以 , 我 們 今 天 將 它 跟 大 家 分 享 。

當 然 , 另 外 一 個 學 校 , 另 外 一 個 學 校 的 校 長 跟 我 們 的 關 係 , 可 能 比 朋 友 學 校 的 還 更 進 一 步 。 他 們 的 校 長 不 僅 是 我 們 的 好 朋 友 , 而 且 , 他 參 加 了 浴 佛 節 , 在 佛 面 前 獻 上 了 他 們 虔 誠 的 鮮 花 。

所 以 , 這 兩 個 具 有 影 響 力 的 塔 州 的 私 校 , 所 謂 私 人 學 校 叫 「 私 校 」 。 因 為 塔 州 有 兩 種 學 校 , 一 種 是 公 立 學 校 , 公 立 學 校 基 本 免 費 的 教 育 ; 私 人 學 校 是 非 常 昂 貴 的 教 育 。 他 們 的 這 兩 個 學 校 規 格 都 是 蠻 高 的 。 兩 個 學 校 都 是 宗 教 學 校 , 但 是 , 現 在 對 我 們 都 表 示 了 熱 烈 的 歡 迎 。 我 們 暫 時 的 就 唸 到 這 裡 。

我 們 下 面 繼 續 地 來 回 顧 釋 信 方 丈 大 和 尚 來 到 塔 州 的 盛 況 。 我 最 深 的 體 會 是 「 說 不 盡 」 。

歸 納 起 來 , 其 中 第 一 點 , 我 們 尤 其 對 方 丈 大 和 尚 他 引 導 父 親 慢 慢 地 虹 化 , 安 詳 地 離 去 , 表 示 了 高 度 的 讚 賞 和 興 趣 , 說 明 禪 宗 對 虹 化 實 際 上 也 並 不 排 斥 。

我 們 也 介 紹 了 宗 下 將 虹 化 分 為 三 種 類 型 : 第 一 種 類 型 —— 極 終 善 性 虹 化 ;

第 二 種 類 型 就 是 般 若 智 證 虹 化 ;

第 三 種 類 型 就 是 悲 心 慈 證 虹 化 。

永 信 方 丈 的 父 親 , 他 的 虹 化 屬 於 悲 心 慈 證 虹 化 這 一 個 內 容 。 永 信 方 丈 在 講 到 這 一 個 專 題 的 時 候 , 他 的 語 言 真 切 , 很 有 感 染 力 , 很 有 說 服 力 。 說 明 這 個 虹 化 的 理 念 , 不 僅 是 密 宗 有 , 就 是 禪 宗 , 也 是 有 這 一 些 理 念 。

第 二 個 , 就 是 感 覺 到 , 禪 宗 的 師 父 們 思 想 真 的 是 比 較 開 放 , 不 保 守 。 我 們 所 遇 到 的 一 位 叫 延 潔 法 師 , 她 是 一 個 比 丘 尼 , 她 本 身 就 有 很 深 的 學 養 資 歷 , 但 是 , 她 很 開 放 地 說 , 她 很 樂 意 瞭 解 佛 教 不 同 的 教 法 , 也 同 時 , 她 對 佛 教 不 同 教 法 表 示 興 趣 。

這 一 點 上 , 對 於 我 們 來 說 , 也 是 感 覺 到 很 感 恩 的 。 因 為 不 同 教 法 , 很 多 情 況 下 , 由 於 傳 承 的 不 同 , 導 師 的 不 同 , 態 度 也 就 不 同 。 而 延 潔 法 師 呢 , 她 竟 然 是 非 常 坦 誠 地 這 樣 講 , 令 我 們 感 到 有 一 種 親 切 感 , 所 以 , 也 很 敬 佩 , 也 很 感 恩 。

所 以 , 總 的 來 講 , 相 互 之 間 我 們 有 關 教 法 的 問 題 , 討 論 了 , 交 流 了 。 除 了 去 博 物 館 交 流 之 外 , 而 且 我 們 把 「 如 意 吉 祥 寶 」 聖 密 十 法 界 曼 陀 密 深 秘 供 器 解 密 , 曼 陀 密 深 秘 教 法 奉 獻 出 來 , 就 是 把 金 剛 法 界 、 胎 藏 法 界 、 時 輪 法 界 、 總 持 法 界 , 以 及 包 括 其 他 兩 部 的 深 部 法 界 , 總 稱 〝 六 宇 宙 〞 , 這 個 〝 六 宇 宙 曼 陀 羅 〞 , 這 樣 的 深 部 的 法 理 , 相 互 之 間 進 行 了 交 流 。

這 一 個 法 寶 有 四 大 金 剛 頂 著 , 上 面 有 曼 殊 師 利 佛 和 普 賢 王 如 來 , 以 及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  佛 祖 在 虛 空 中 掌 握 一 切 。

同 時 , 雙 方 交 流 了 虹 化 轉 世 法 理 。

這 一 個 聖 密 曼 陀 羅 , 雙 方 能 夠 成 功 地 進 行 交 流 , 我 相 信 , 這 是 一 個 這 一 次 我 們 拜 見 永 信 方 丈 的 一 個 思 想 的 成 果 。 由 是 , 也 非 常 感 恩 祖 國 的 國 家 宗 教 事 務 局 , 非 常 感 恩 中 國 佛 教 協 會 。 這 真 是 一 個 非 常 良 好 的 開 端 。

我 們 在 交 流 中 , 雙 方 也 討 論 到 「 四 加 行 」 。 期 間 , 延 潔 法 師 還 告 訴 我 們 : 「 現 在 大 陸 學 密 宗 的 人 很 多 , 有 可 能 比 學 禪 宗 的 人 還 要 多 」 。

作 為 我 們 來 說 , 聽 到 這 個 消 息 , 真 是 非 常 的 高 興 , 為 什 麼 高 興 呢 ? 因 為 國 內 現 在 學 密 宗 的 人 很 多 , 也 就 是 說 國 內 現 在 學 東 密 和 藏 密 的 人 很 多 。

因 為 東 密 , 所 謂 的 「 東 密 」 , 就 是 大 唐 時 期 由 空 海 大 和 尚 傳 去 日 本 的 教 法 。 當 時 因 為 法 難 當 頭 , 一 些 大 聖 寶 們 預 知 皇 宮 內 道 場 將 會 退 出 , 因 此 , 空 海 大 和 尚 來 到 東 土 的 時 候 , 就 趁 這 一 個 時 期 , 就 把 許 多 的 教 法 —— 理 論 的 教 法 傳 去 了 日 本 , 也 經 過 一 番 曲 折 , 才 得 以 弘 揚 。

當 然 , 在 這 樣 的 弘 揚 之 中 , 中 國 的 教 法 祂 也 要 結 合 日 本 人 民 的 文 化 傳 統 , 而 得 以 成 立 。 因 此 , 在 這 樣 的 情 況 下 , 現 在 的 東 密 實 際 上 已 經 並 非 是 唐 朝 時 期 的 「 唐 密 」 , 在 教 理 、 教 法 ,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方 面 , 都 已 經 是 深 深 地 打 上 了 日 本 文 化 的 烙 印 , 而 不 是 完 全 的 唐 密 了 。

可 是 , 他 們 畢 竟 是 從 大 唐 傳 過 去 的 , 祂 畢 竟 是 中 華 文 化 、 中 華 佛 學 的 重 要 的 組 成 部 分 , 尤 其 是 中 華 密 學 的 組 成 部 分 , 也 就 是 說 , 我 們 所 講 的 「 外 三 密 乘 」 , 這 一 個 外 三 密 乘 —— 事 部 密 、 行 部 密 、 瑜 伽 密 這 個 三 乘 。 這 三 乘 , 如 果 我 們 要 去 弘 揚 , 我 們 就 要 把 祂 說 清 楚 。

現 在 既 然 很 多 人 都 已 經 在 學 東 密 了 , 那 麼 可 以 這 樣 講 , 我 們 去 傳 播 外 三 密 的 必 要 性 已 經 減 弱 了 。 已 經 有 人 在 傳 了 , 那 就 是 很 好 , 已 經 打 下 了 很 好 的 基 礎 。

現 在 說 藏 密 在 漢 地 也 非 常 興 盛 , 而 藏 密 正 是 我 們 所 講 的 內 三 密 , 也 就 是 無 上 瑜 伽 密 , 即 三 個 次 第 : 生 起 次 第 、 圓 滿 次 第 和 大 圓 滿 。 這 藏 密 的 三 乘 就 是 時 輪 法 界 , 已 經 由 藏 傳 佛 教 的 大 喇 嘛 們 在 那 裡 傳 播 , 也 不 需 要 我 們 再 去 傳 播 。

我 們 只 需 要 傳 播 密 內 密 , 密 內 密 以 足 本 經 作 為 基 礎 的 。 密 內 密 挑 選 行 者 根 器 的 依 據 就 是 《 華 嚴 經 》 的 「 五 十 二 階 位 」 或 者 說 「 五 十 二 次 第 」 。

因 為 在 八 萬 四 千 眾 生 中 間 , 根 器 各 別 。 每 一 個 人 的 根 器 不 一 樣 , 所 以 五 十 二 次 第 的 眾 生 , 所 修 行 的 道 路 也 不 一 樣 。

這 就 要 靠 聖 密 的 導 師 加 以 鑒 別 , 在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上 加 以 鑒 別 , 在 清 淨 、 無 我 、 調 伏 、 精 進 上 加 以 鑒 別 。 經 過 鑒 別 , 確 定 了 他 們 確 確 實 實 是 屬 於 密 內 密 的 根 器 , 屬 於 龍 天 聖 族 , 那 麼 , 就 引 導 他 們 歸 隊 , 歸 隊 到 龍 天 聖 族 的 旗 下 , 歸 隊 到 大 聖 釋 迦 牟 尼 佛 祖 極 終 善 性 的 慈 悲 和 智 慧 的 旗 下 , 歸 隊 到 薄 伽 梵 四 眷 屬 的 隊 伍 中 來 , 把 他 們 收 集 在 聖 密 十 法 界 之 下 , 聖 密 十 法 界 之 內 進 行 曼 陀 羅 的 修 行 。

這 個 也 就 是 說 , 我 們 為 什 麼 要 在 南 天 極 地 建 立 十 二 乘 教 法 的 金 剛 禪 大 學 、 金 剛 禪 寺 、 博 物 館 、 圖 書 館 等 , 在 我 們 的 廟 宇 裡 進 行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的 實 踐 。

這 個 實 踐 就 是 具 象 的 , 非 常 具 體 的 , 以 實 踐 為 標 準 的 , 以 見 光 為 標 準 的 , 以 修 習 虹 化 , 修 習 霓 虹 , 修 習 空 行 , 修 習 不 思 議 , 修 習 轉 世 的 一 個 實 踐 。

因 此 , 要 達 到 這 一 些 修 習 的 目 的 , 達 到 這 一 些 修 行 的 目 的 , 由 是 , 有 一 些 特 別 的 設 施 , 這 一 些 設 施 就 是 聖 密 家 庭 。

這 個 設 施 祂 是 超 越 於 一 切 過 去 曾 經 所 學 到 的 教 法 。 因 為 , 過 去 所 學 習 的 教 法 基 本 上 都 是 在 六 識 的 範 圍 內 加 以 實 踐 , 而 密 內 密 的 教 法 是 從 第 七 識 、 第 八 識 、 第 九 識 開 始 加 以 實 踐 , 在 實 踐 中 間 , 逐 級 逐 級 地 提 高 到 十 三 層 識 。 如 此 , 你 進 入 十 三 層 識 的 時 候 , 你 才 能 夠 真 正 進 入 到 密 內 密 的 教 法 。

這 個 密 內 密 的 教 法 就 是 阿 尼 米 塔 、 阿 尼 拉 泊 雪 、 阿 拉 卡 絲 那 的 教 法 , 這 個 教 法 完 全 是 東 方 龍 天 聖 族 所 特 有 的 教 法 。 我 們 遠 端 傳 承 就 是 金 粟 如 來 , 阿 絲 律 耶 來 的 。 這 個 阿 絲 律 耶 佛 國 ( 阿 佛 國 ) 來 的 , 都 是 龍 天 聖 族 。 因 此 , 教 法 上 , 教 理 上 , 跟 大 聖 釋 迦 牟 尼 佛 祖 最 初 所 講 的 上 座 部 、 聲 聞 乘 教 法 有 些 似 乎 不 盡 相 同 。

其 實 , 密 內 密 的 教 法 , 也 就 是 我 們 聖 密 宗 的 教 法 , 在 上 座 部 、 聲 聞 乘 的 教 法 教 義 中 , 都 有 「 言 有 隱 伏 」 的 一 些 鋪 墊 。 這 一 些 鋪 墊 , 我 們 所 有 的 聖 密 宗 的 教 法 , 都 可 以 在 上 座 部 的 《 四 阿 含 經 》 裡 , 找 到 依 據 , 找 到 「 斑 點 」 , 找 到 痕 跡 , 只 要 把 祂 們 疏 開 , 然 後 , 加 以 詮 釋 、 解 密 。 當 然 , 這 個 需 要 聖 密 導 師 的 口 授 心 傳 , 相 互 實 踐 。

還 有 大 乘 佛 教 的 經 典 , 幾 乎 所 有 大 乘 佛 教 的 經 典 都 是 聖 密 宗 的 經 典 , 都 是 聖 密 宗 的 基 礎 經 典 。 沒 有 大 乘 佛 教 的 基 礎 經 典 , 就 沒 有 聖 密 宗 。

因 此 , 十 二 乘 教 法 , 每 一 乘 教 法 , 沒 有 說 哪 一 乘 是 最 高 的 。 十 二 乘 教 法 , 每 一 乘 都 環 環 相 扣 , 一 環 緊 扣 一 環 。

因 此 , 教 法 雖 然 都 已 經 在 眼 前 , 但 是 , 這 些 眼 前 的 教 法 要 引 向 深 入 , 必 須 要 有 俱 德 的 上 師 、 俱 德 的 長 老 , 把 這 些 深 入 的 教 法 , 深 入 淺 出 地 用 世 間 的 人 能 夠 理 解 、 能 夠 聽 得 懂 的 語 言 , 來 加 以 詮 釋 。

在 詮 釋 這 些 教 法 的 時 候 , 緊 密 地 聯 繫 結 合 自 己 , 聯 繫 結 合 自 己 修 行 光 的 實 踐 , 修 行 霓 虹 的 實 踐 。

這 一 次 , 永 信 方 丈 大 和 尚 他 們 來 到 塔 州 , 每 天 都 見 到 了 霓 虹 , 還 見 到 了 南 極 光 和 佛 光 。

這 個 霓 虹 是 哪 裡 來 的 呢 ? 塔 州 固 然 是 霓 虹 顯 現 之 地 , 但 是 , 並 非 每 天 都 有 ,永 信 方 丈 他 們 心 中 有 霓 虹 , 因 此 , 天 空 中 就 掛 著 霓 虹 ; 是 永 信 方 丈 整 個 團 隊 , 個 個 心 中 有 霓 虹 , 因 此 , 塔 州 每 天 有 霓 虹 。 永 信 方 丈 內 心 異 常 光 明 , 因 此 , 塔 州 出 現 特 異 南 極 光 , 永 信 方 丈 甚 至 將 南 極 光 一 帶 一 路 , 帶 回 墨 爾 本 , 帶 回 雪 尼 , 帶 回 中 國 。 永 信 方 丈 心 中 有 佛 光 , 塔 州 威 靈 頓 山 就 顯 示 佛 光 。

因 此 , 我 們 說 : 永 信 方 丈 帶 來 了 宇 宙 的 正 能 量 , 帶 來 了 我 們 中 華 民 族 的 正 能 量 , 帶 來 了 我 們 祖 國 的 關 懷 , 帶 來 了 祖 國 的 關 愛 。

為 此 , 我 們 感 恩 祖 國 !

為 此 , 我 們 感 恩 中 國 宗 教 局 !

為 此 , 我 們 感 恩 中 國 佛 教 協 會 , 感 恩 學 誠 會 長 ……

真 是 很 感 動 ! 因 為 我 們 離 開 首 都 北 京 還 不 到 一 個 月 , 又 見 到 了 來 自 祖 國 的 親 人 , 因 此 很 感 恩 。

我 們 從 內 心 講 , 對 祖 國 感 恩 不 盡 。 我 多 次 地 向 永 信 方 丈 表 示 , 我 們 金 剛 禪 佛 教 、 我 們 澳 大 利 亞 塔 州 中 國 佛 教 學 院 , 沒 有 祖 國 母 親 的 哺 育 和 扶 持 , 就 沒 有 我 們 的 今 天 。

由 於 今 天 時 間 的 原 因 ,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。 因 為 這 一 次 , 我 們 和 永 信 方 丈 的 交 流 , 內 容 非 常 豐 富 , 我 們 還 沒 有 整 理 出 來 。 我 們 當 以 後 因 緣 成 熟 , 我 們 再 和 大 家 分 享 。

謝 謝 大 家 ! 各 位 聽 眾 再 見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下 一 個 星 期 繼 續 恭 聆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。

謝 謝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