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474 次
2015 年 6 月 14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十 二 乘 教 九 乘 密 法

 

 

廣 播 電 臺 :

在 昨 天 的 廣 播 面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跟 我 們 分 享 了   大 聖 寶 趙 樸 老 所 寫 的 一 篇 名 為 《 比 風 水 厲 害 百 倍 的 宇 宙 定 律 》 的 文 章 , 並 做 了 有 關 的 詮 釋 和 解 讀 。

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聖 示 , 有 請   師 尊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: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,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5614 號 , 星 期 天 , 第 474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昨 天 的 龍 講 , 我 們 學 習 了   大 聖 寶 趙 樸 老 的 一 篇 文 字 。 這 篇 文 章 的 題 目 是 《 比 風 水 厲 害 百 倍 的 宇 宙 定 律 》 , 它 是 發 表 在 2015 年 5 月 30 號 的 中 國 佛 教 網 上 。

這 篇 文 章 , 中 國 佛 教 網 還 加 上 了 〝 編 者 按 〞 , 這 個 編 者 按 非 常 精 煉 。

昨 天 , 我 們 學 習 了 第 一 「 因 果 定 律 」 , 第 二 「 吸 引 定 律 」 , 第 三 「 深 信 定 律 」 , 我 們 現 在 繼 續 來 學 習 它 的 第 四 條 定 律 , 這 一 條 定 律 叫 「 放 鬆 定 律 」 。

「 人 只 有 在 心 態 放 鬆 的 情 況 下 , 才 能 取 得 最 佳 成 果 。 任 何 心 態 上 的 懈 怠 或 急 躁 , 都 將 帶 來 不 良 結 果 。 什 麼 心 態 是 最 佳 心 態 呢 ? 答 案 是 越 清 明 無 念 越 好 ! 把 目 標 瞄 準 在 你 想 要 的 理 想 人 格 、 理 想 境 界 、 理 想 人 際 關 係 和 理 想 生 活 等 等 東 西 上 , 然 後 放 鬆 心 態 、 精 進 努 力 , 做 你 該 做 的 , 不 要 老 惦 記 著 這 些 東 西 什 麼 時 候 到 來 , 則 這 些 東 西 的 到 來 有 時 候 能 快 到 令 你 吃 驚 ; 相 反 , 如 果 你 對 結 果 越 焦 躁 , 你 就 越 不 能 得 到 理 想 的 結 果 , 甚 至 會 得 到 相 反 的 結 果 。 」

「 舉 個 例 子 : 大 熱 天 晚 上 停 電 , 你 躺 在 床 上 大 汗 淋 漓 , 睡 不 著 覺 備 受 煎 熬 , 老 在 想 著 這 該 死 的 電 什 麼 時 候 才 來 , 電 總 是 在 你 著 急 的 時 候 偏 偏 不 來 , 但 當 你 最 後 受 夠 了 , 人 清 靜 安 定 自 然 涼 快 了 , 快 沉 沉 睡 去 的 時 候 , 電 就 來 了 , 倏 忽 間 你 的 房 裡 燈 火 通 明 , 電 風 扇 轉 起 來 了 。 這 不 是 巧 合 不 是 迷 信 , 這 是 定 律 , 這 是 放 鬆 定 律 。 」

「 《 了 凡 四 訓 》 中 , 雲 谷 禪 師 要 了 凡 先 生 念 準 提 咒 要 達 到 無 念 無 想 的 地 步 , 就 是 這 個 道 理 。 值 得 注 意 的 還 有 : 所 謂 的 無 念 並 不 是 心 裡 一 個 念 頭 也 沒 有 , 而 是 有 念 頭 但 不 駐 留 , 『 應 無 所 住 而 生 其 心 』 。 」

這 個 第 四 個 定 律 就 是 「 放 鬆 定 律 」 。 但 是 , 非 常 精 闢 的 是 ,   大 聖 寶 趙 樸 老 親 教 師 祂 在 講 完 這 一 個 定 律 , 最 後 , 用 了 一 句 非 常 精 闢 的 話 : 「 無 所 住 而 生 其 心 」 。 這 是 在 《 金 剛 經 》 中 我 們 所 能 夠 看 得 到 的 一 句 經 文 : 「 應 無 所 住 而 生 其 心 」 。

我 們 六 祖 惠 能 在 五 祖 弘 忍 大 法 師 教 導 之 下 , 在 半 夜 三 更 中 , 祂 去 了 弘 忍 那 裡 。 去 弘 忍 那 裡 做 什 麼 ? 祂 是 隨 著 弘 忍 的 指 引 而 去 的 。

因 為 , 作 為 一 個 〝 獦 獠 〞 , 祂 到 黃 梅 去 見 五 祖 。 見 五 祖 , 直 截 了 當 , 跟 守 門 的 小 和 尚 講 「 我 是 來 做 什 麼 的 」 。 因 為 , 五 祖 弘 忍 問 來 通 報 的 小 和 尚 , 說 : 「 他 來 做 什 麼 ? 請 問 一 問 。 」 小 和 尚 就 說 了 : 「 你 來 做 什 麼 ? 」 五 祖 弘 忍 這 樣 問 , 小 和 尚 也 這 樣 問 , 那 麼 , 惠 能 就 講 了 : 「 我 來 這 裡 作 佛 。 」 小 和 尚 就 問 了 : 「 你 是 嶺 南 的 獦 獠 , 怎 麼 到 這 裡 來 作 佛 ? 」 惠 能 不 講 世 俗 的 回 答 , 「 獦 獠 與 佛 無 異 」 , 也 就 是 說 , 獦 獠 的 心 跟 佛 的 心 是 沒 有 兩 樣 的 。 其 實 , 這 個 時 候 就 已 經 表 現 出 祂 的 覺 悟 。

五 祖 弘 忍 聽 小 和 尚 報 「 如 此 如 此 」 , 那 麼 , 五 祖 就 讓 六 祖 到 後 面 伙 房 裡 去 做 修 持 —— 他 的 修 持 就 是 舂 米 , 舂 了 八 個 月 的 米 。 祂 來 作 佛 , 結 果 是 讓 祂 去 舂 米 , 舂 米 作 為 修 持 , 舂 八 個 月 的 米 。 結 果 , 八 個 月 了 , 弘 忍 掛 念 著 祂 , 掛 念 著 祂 究 竟 怎 麼 樣 了 , 就 去 考 察 祂 一 番 。 考 察 的 結 果 , 決 定 晚 上 授 祂 《 金 剛 經 》 。

大 師 就 在 祂 的 頭 上 打 了 三 下 , 祂 悟 到 了 , 就 在 半 夜 三 更 的 時 候 , 六 祖 惠 能 就 到 了 五 祖 弘 忍 下 榻 的 寮 房 裡 。 五 祖 弘 忍 就 教 祂 《 金 剛 經 》 。 這 個 《 金 剛 經 》 , 教 到 〝 應 無 所 住 而 生 其 心 〞 , 六 祖 惠 能 言 下 大 悟 , 祂 開 悟 了 。

六 祖 剛 到 黃 梅 來 的 時 候 , 祂 對 小 和 尚 講 : 「 獦 獠 與 佛 無 異 」 。 但 是 , 祂 講 , 雖 然 這 樣 講 , 但 在 理 論 上 , 還 不 是 很 明 白 。 這 個 時 候 , 祂 明 白 了 。

祂 覺 悟 到 , 「 應 無 所 住 」 的 「 住 」 , 「 而 生 其 心 」 的 「 心 」 , 明 白 了 「 住 」 是 指 人 對 於 世 俗 、 對 於 世 界 上 的 物 質 所 留 戀 的 程 度 ; 而 這 一 個 「 心 」 正 是 他 自 己 , 是 指 他 對 佛 理 禪 意 的 深 刻 的 領 悟 的 程 度 。 如 此 說 來 , 人 應 該 對 世 俗 的 物 質 無 所 留 戀 , 這 個 時 候 , 才 有 可 能 深 刻 地 領 悟 到 禪 意 , 領 悟 到 佛 理 。

在 這 裡 , 〝 應 無 所 住 而 生 其 心 〞 。 「 住 」 和 「 心 」 , 實 際 上 , 兩 者 無 二 無 別 , 猶 如 我 們 所 講 的 清 淨 、 無 我 、 調 伏 、 精 進 。

我 們 曾 經 學 習 過 這 個 「 放 鬆 定 律 」 , 實 際 上 , 拿 趙 樸 老 的 話 來 講 , 就 是 「 人 只 有 在 心 態 放 鬆 的 情 況 下 , 才 能 取 得 最 佳 的 成 果 。 任 何 的 心 態 上 的 懈 怠 和 急 躁 都 將 會 帶 來 不 良 的 後 果 。 」

而 以 宗 下 的 話 來 講 , 就 叫 「 清 淨 」 和 「 無 我 」 。 當 你 清 淨 了 , 你 就 是 一 個 最 佳 的 心 態 ; 當 你 無 我 了 , 就 是 一 個 最 佳 的 心 態 。 清 淨 無 我 了 , 意 思 就 是 越 清 明 越 無 念 , 這 個 時 候 是 最 好 , 也 就 是 趙 樸 老 所 講 的 , 達 到 了 「 放 鬆 」 的 標 準 。

這 個 「 放 鬆 定 律 」 , 如 果 運 用 到 我 們 建 造 南 天 極 地 大 雷 音 寺 這 一 個 偉 大 的 建 設 的 時 候 , 運 用 到 這 一 個 具 體 的 事 例 上 。

我 們 要 在 南 半 球 為 中 國 佛 教 建 築 起 一 個 最 大 的 顯 密 圓 融 , 顯 教 密 教 的 教 法 , 都 能 夠 顯 現 在 這 巨 大 廟 宇 、 宏 偉 建 築 群 構 成 的 硬 體 設 備 。 十 二 乘 教 法 , 就 是 聲 聞 乘 、 緣 覺 乘 、 菩 薩 乘 這 三 乘 的 顯 教 , 都 能 夠 體 現 在 這 一 個 廟 裡 ; 而 九 乘 密 法 , 也 就 是 外 三 密 乘 、 內 三 密 乘 、 密 內 密 乘 —— 九 乘 密 法 所 有 的 〝 聖 密 十 法 界 〞 曼 陀 羅 , 都 能 夠 立 體 的 、 具 像 地 體 現 在 我 們 的 廟 裡 , 從 而 讓 人 們 對 佛 教 有 一 個 全 面 、 深 刻 的 認 識 。

這 樣 一 個 情 況 , 我 們 將 要 建 設 的 是 一 個 宏 大 規 模 的 , 能 夠 做 得 到 嗎 ?

我 們 的 計 劃 是 兩 百 年 , 兩 百 年 來 完 成 , 我 們 的 心 放 得 是 夠 寬 的 。 因 為 作 為 中 國 佛 教 傳 統 , 往 往 有 一 些 廟 是 通 過 幾 代 人 的 努 力 才 能 夠 完 成 的 , 幾 代 人 的 努 力 才 能 夠 把 整 個 大 廟 完 成 。 這 個 不 用 說 , 就 是 拿 中 國 的 故 宮 , 沒 有 明 清 二 十 餘 代 皇 帝 的 努 力 , 故 宮 也 不 成 其 為 故 宮 , 也 就 沒 有 那 麼 偉 大 浩 瀚 的 工 程 和 故 宮 文 化 。 因 此 , 這 個 兩 百 年 應 該 說 是 放 得 夠 寬 的 。

尤 其 是 我 剛 出 來 , 89 年 剛 出 來 的 時 候 , 到 現 在 , 將 近 三 十 年 了 。 我 們 申 請 建 造 這 一 個 廟 , 最 初 , 2000 年 1 月 4 號 , 跟 前 州 長 Jim Bacon 討 論 這 個 問 題 的 時 候 , 一 直 到 現 在 , 也 已 經 有 十 六 年 之 譜 了 。 現 在 , 終 於 開 始 走 向 正 軌 。

但 是 , 這 個 兩 百 年 呢 , 也 有 可 能 縮 短 為 一 百 年 , 也 有 可 能 縮 短 為 五 十 年 , 甚 至 也 有 可 能 縮 得 更 短 。 所 以 , 任 何 事 情 都 要 有 足 夠 的 清 淨 、 足 夠 的 無 我 。 我 們 只 有 足 夠 的 清 淨 、 足 夠 的 無 我 的 時 候 , 等 待 善 因 善 緣 的 發 生 。

善 因 善 緣 , 我 們 可 以 看 到 , 已 經 露 出 了 端 倪 。 我 們 這 一 次 到 北 京 去 。 中 國 國 際 投 融 資 服 務 委 員 會 的 主 席 余 延 慶 他 親 自 走 到 那 塊 地 , 來 視 察 南 天 極 地 大 雷 音 寺 , 親 自 看 了 大 雄 寶 殿 的 座 基 位 置 , 這 就 是 一 個 善 緣 。 北 京 的 張 玉 秋 大 居 士 帶 來 了 中 國 佛 學 院 教 務 處 副 處 長 、 北 京 法 源 寺 堂 客 如 大 法 師 , 帶 了 來 北 京 法 源 寺 的 勇 大 法 師 , 一 起 來 到 了 霍 巴 特 。 所 以 , 這 些 都 是 善 因 善 緣 。 善 因 善 緣 成 熟 的 時 候 , 它 來 得 也 快 。

趙 樸 老 講 得 很 風 趣 , 祂 用 了 一 個 〝 電 〞 的 比 喻 , 所 以 , 祂 說 : 「 這 些 東 西 的 到 來 , 有 的 時 候 能 快 到 令 你 吃 驚 。 」

我 們 正 在 等 待 著 善 緣 的 成 熟 。 因 此 , 我 們 還 是 〝 清 淨 、 無 我 〞 地 去 爭 取 , 清 淨 、 無 我 地 等 待 , 清 淨 、 無 我 的 原 則 處 理 一 切 事 情 。 也 就 是 , 根 據 趙 樸 老 前 面 所 講 的 四 大 定 律 , 在 「 深 信 定 律 」 的 基 礎 上 , 我 們 再 加 上 這 一 個 「 放 鬆 定 律 」 , 我 們 來 處 理 這 件 事 。

我 們 以 自 己 堅 實 的 修 行 , 以 清 淨 , 以 無 我 。 我 相 信 , 只 要 我 們 清 淨 、 無 我 , 正 確 處 理 好 各 個 關 係 , 以 這 個 「 善 因 結 善 果 」 的 規 律 來 處 理 這 一 件 事 情 。

我 們 已 經 把 許 多 佛 像 迎 請 到 了 南 天 極 地 大 雷 音 寺 。 我 們 有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佛 像 , 我 們 有   曼 殊 師 利 佛 、   普 賢 王 如 來 的 佛 像 , 我 們 有 阿 難 、 迦 葉 的 佛 像 , 我 們 有 三 聖 佛 的 佛 像 , 我 們 有 初 聖 祖   大 聖 寶   至 極 維 摩 詰 的 佛 像 。

佛 像 的 來 源 都 是 中 國 。 這 些 佛 像 有 著 名 的 佛 教 麥 積 山 石 窟 的 佛 像 。 這 些 佛 像 已 經 配 備 到 南 天 極 地 大 雷 音 寺 。 佛 像 都 非 常 雄 偉 , 都 非 常 偉 大 、 莊 嚴 。 這 些 佛 像 , 只 要 因 緣 成 熟 , 都 能 夠 把 祂 們 如 法 如 律 地 恭 放 起 來 , 安 座 完 好 。

我 們 積 極 地 籌 備 著 這 一 天 的 到 來 , 但 是 一 定 要 根 據 趙 樸 老 的 「 放 鬆 定 律 」 , 放 鬆 自 己 , 〝 清 淨 、 無 我 、 調 伏 、 精 進 , 〞 準 備 把 中 國 佛 教 文 化 公 園 最 終 圓 滿 地 建 設 起 來 , 成 就 起 來 , 為 塔 州 、 為 澳 洲 建 立 一 個 文 化 的 功 勛 , 為 全 人 類 建 立 一 個 靈 性 的 佛 教 文 化 基 地 。

今 天 由 於 時 間 的 原 因 ,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。 下 次 我 們 繼 續 來 學 習 趙 樸 老 的 第 五 大 定 律 「 當 下 定 律 」 和 「 80 / 20 定 律 」 。

各 位 聽 眾 再 見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下 一 個 星 期 繼 續 恭 聆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。

謝 謝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