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473 次
2015 年 6 月 13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比 風 水 厲 害 一 百 倍

 

 

廣 播 電 臺 :

非 常 感 恩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賜 予 我 們 今 天 的 聖 緣 , 來 到 電 台 廣 播 上 來 作 聖 密 龍 講 的 聖 示 。

薄 伽 梵   師 尊 您 好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在 最 近 的 聖 密 龍 講 聖 示 ,   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為 我 們 解 密 了 有 關   大 聖 寶   親 教 師   趙 樸 初 的 「 虹 化 詩 」 。 今 天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將 與 我 們 繼 續 地 聖 示 。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: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,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5613 日 , 星 期 六 , 第 473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前 幾 次 的 聖 密 龍 講 , 我 們 一 直 在 討 論   親 教 師   大 聖 寶   趙 樸 老 、   大 聖 寶   親 教 師   趙 樸 老 祂 的 那 首 「 虹 化 詩 」 。

這 首 「 虹 化 詩 」 解 密 之 後 , 得 到 了 非 常 多 的 聽 眾 來 信 。 許 多 從 來 沒 有 接 觸 過 聖 密 宗 的 一 些 聽 眾 , 他 們 說 : 「 原 來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所 講 的 道 理 , 就 是 『 虹 化 』 和 『 轉 世 』 , 就 是 全 身 心 地 供 養 眾 生 , 為 救 度 眾 生 而 供 養 眾 生 , 因 此 才 有 『 捨 壽 』 這 一 說 。 很 多 道 理 , 真 是 非 常 的 深 刻 , 但 是 又 非 常 的 平 易 近 人 , 淺 顯 易 懂 , 只 需 要 導 師 一 點 就 明 白 了 , 但 是 如 果 導 師 不 點 明 , 始 終 不 明 白 。 」

尤 其 是 我 們 學 習 了 《 佛 說 內 藏 百 寶 經 》 , 這 一 個 經 典 , 更 加 把   趙 樸 老 的 行 持 理 論 化 了 、 具 象 化 了 , 有 一 個 活 生 生 的 佛 的 形 象 出 現 在 我 們 的 面 前 。

趙 樸 老 祂 有 一 篇 非 常 好 的 文 章 , 這 篇 文 章 發 表 在 中 國 佛 教 網 上 。 這 篇 祂 所 講 的 文 章 , 對 現 代 人 來 講 , 有 非 常 重 要 的 現 實 意 義 。 它 的 題 目 就 是 : 《 比 風 水 厲 害 一 百 倍 的 宇 宙 定 律 》 。

這 篇 文 章 發 表 在 中 國 佛 教 網 上 , 而 且 加 上 了 一 個 「 編 者 按 」 。 「 編 者 按 」 是 這 樣 說 的 :

 
趙 樸 初 是 中 國 政 協 第 九 屆 副 主 席 、 中 國 民 主 促 進 會 中 央 名 譽 主 席 、 中 國 佛 教 協 會 會 長 、 著 名 的 社 會 活 動 家 、 傑 出 的 愛 國 宗 教 領 袖 。 趙 樸 初 還 是 享 譽 海 內 外 的 著 名 作 家 、 詩 人 和 書 法 大 師 。

在 本 文 中 , 趙 樸 老 從 佛 學 、 哲 學 、 社 會 學 、 心 理 學 以 及 中 國 傳 統 文 化 的 道 德 倫 理 方 面 , 用 因 果 定 律 、 吸 引 定 律 、 深 信 定 律 、 放 鬆 定 律 、 當 下 定 律 、 二 十 分 之 八 十 的 定 律 、 應 得 定 律 、 間 接 定 律 、 佈 施 定 律 , 和 不 圖 報 的 原 則 、 愛 自 己 的 原 則 、 寬 恕 原 則 以 及 福 祉 原 則 , 給 人 民 大 眾 深 入 透 徹 地 講 解 了 人 生 實 踐 的 方 法 和 結 果 。

趙 樸 老 的 這 篇 文 章 , 真 可 謂 苦 口 婆 心 , 諄 諄 教 誨 , 是 眾 生 從 迷 返 悟 、 離 苦 得 樂 的 現 世 良 文 。 期 盼 有 緣 者 得 讀 此 文 , 並 施 之 、 行 之 、 從 之 , 趨 吉 避 凶 , 幸 福 安 樂 。

 

下 面 我 們 來 學 習   趙 樸 老 的 原 文 , 祂 所 講 的 第 一 個 定 律 就 是 「 因 果 定 律 」 。

 
世 界 沒 有 一 件 事 是 偶 然 發 生 的 。 每 一 件 事 的 發 生 必 有 其 原 因 , 這 是 宇 宙 的 最 根 本 定 律 。 人 的 命 運 當 然 也 遵 循 這 個 定 律 。 認 同 因 果 定 律 的 不 僅 是 佛 教 , 還 有 基 督 教 和 印 度 教 等 等 。 古 希 臘 哲 學 家 蘇 格 拉 底 和 大 科 學 家 牛 頓 等 人 , 也 認 為 這 是 宇 宙 最 根 本 的 定 律 。

人 的 思 想 、 語 言 和 行 為 , 都 是 因 , 都 會 產 生 相 應 的 果 。 如 果 因 是 好 的 , 那 麼 果 也 是 好 的 ; 如 果 因 是 壞 的 , 那 麼 果 也 是 壞 的 。 人 只 要 有 思 想 , 就 必 然 會 不 斷 種 因 。 種 善 因 還 是 惡 因 , 由 人 自 己 決 定 。 所 以 , 欲 修 造 命 運 者 , 必 須 先 注 意 和 明 瞭 自 己 的 每 一 個 想 法 , 起 心 動 念 會 引 發 什 麼 樣 的 語 言 和 行 為 , 由 這 些 語 言 和 行 為 會 導 致 什 麼 樣 的 結 果 。

 
這 篇 文 章 講 了 「 因 果 定 律 」 。 「 因 果 定 律 」 是 佛 法 的 基 本 定 律 , 也 是 佛 法 的 緣 起 法 則 。 有 好 的 緣 起 , 必 有 好 的 結 果 ; 有 善 的 緣 起 , 必 有 善 的 結 果 ; 有 惡 的 緣 起 , 必 有 惡 的 結 果 。 因 果 定 律 , 就 是 跟 佛 教 的 緣 起 法 則 無 二 無 別 。 而 因 果 定 律 是 更 具 體 的 、 具 象 的 , 更 切 合 實 際 的 , 跟 眾 生 , 跟 我 們 每 一 個 人 都 是 休 戚 相 關 的 。 因 此 , 趙 樸 老 所 講 的 因 果 規 律 , 實 實 在 在 對 我 們 而 言 , 是 一 個 非 常 非 常 好 的 一 個 教 導 , 隨 時 可 以 應 用 , 隨 時 應 用 了 可 以 驗 證 的 。

我 們 現 在 來 學 習 祂 所 講 的 第 二 個 定 律 「 吸 引 定 律 」 。

 
人 的 心 念 、 思 想 , 總 是 與 和 其 一 致 的 現 實 相 互 吸 引 。 比 如 , 一 個 人 , 如 果 認 為 人 生 道 路 充 滿 陷 阱 , 出 門 怕 摔 倒 , 坐 車 怕 交 通 事 故 , 交 朋 友 怕 上 當 , 那 這 個 人 所 處 的 現 實 , 就 是 一 個 危 機 四 伏 的 現 實 , 稍 有 不 慎 , 就 真 的 會 惹 禍 。 又 比 如 , 一 個 人 如 果 認 為 這 個 世 界 的 人 , 很 多 人 都 是 講 義 氣 的 血 性 之 人 , 那 這 個 人 就 總 會 碰 到 跟 他 肝 膽 相 照 的 朋 友 。

大 家 知 道 為 什 麼 嗎 ? 因 為 , 人 都 是 選 擇 性 看 世 界 , 人 只 看 得 見 和 留 意 自 己 相 信 的 事 物 , 對 於 自 己 不 相 信 的 事 物 就 不 會 留 意 , 甚 至 視 而 不 見 。 所 以 , 人 所 處 的 現 實 是 人 的 心 念 吸 引 而 來 的 。 人 也 被 與 自 己 心 念 一 致 的 現 實 吸 引 過 去 。 這 種 相 互 吸 引 , 無 時 無 刻 不 在 以 一 種 人 難 以 察 覺 的 下 意 識 的 方 式 進 行 著 。

一 個 人 的 心 念 是 消 極 的 或 者 醜 惡 的 , 那 他 所 處 的 環 境 也 是 消 極 的 或 者 醜 惡 的 。 一 個 人 的 心 念 是 積 極 的 、 善 良 的 , 那 他 所 處 的 環 境 也 是 積 極 的 或 者 善 良 的 。 人 如 果 能 控 制 自 己 的 心 念 、 思 想 , 使 之 專 注 於 有 利 於 自 己 的 積 極 的 和 善 良 的 人 、 事 、 物 上 , 那 這 個 人 就 會 把 有 利 的 、 積 極 的 和 善 良 的 人 、 事 、 物 吸 引 到 其 生 活 中 去 , 而 有 利 的 、 積 極 的 和 善 良 的 人 、 事 、 物 也 會 把 這 個 人 吸 引 過 去 。 所 以 , 控 制 心 念 、 思 想 , 是 命 運 修 造 的 基 本 思 路 。

 
這 是 吸 引 的 定 律 。 這 個 吸 引 的 定 律 , 我 們 覺 得 是 很 現 實 的 。 我 們 從 來 聽 到 過 一 個 中 國 傳 統 的 諺 語 說 : 「 物 以 類 聚 , 人 以 群 分 」 。 過 去 也 聽 到 過 「 孟 母 三 遷 」 , 由 於 鄰 居 不 理 想 , 而 遷 移 了 三 次 住 宅 , 以 便 於 她 的 孩 子 , 就 是 孟 子 , 能 夠 接 受 到 良 好 的 教 育 而 不 受 影 響 。 趙 樸 老 把 它 歸 納 為 吸 引 定 律 。

祂 的 第 一 句 話 就 是 : 「 人 的 心 念 、 思 想 , 總 是 與 和 其 一 致 的 現 實 相 互 吸 引 。 」 祂 講 這 句 話 , 主 要 是 防 止 我 們 陷 入 人 生 的 陷 阱 。 祂 舉 例 子 說 : 「 比 如 , 一 個 人 如 果 認 為 人 生 道 路 充 滿 陷 阱 , 出 門 怕 摔 倒 , 坐 車 怕 交 通 事 故 , 交 朋 友 怕 上 當 , 那 這 個 人 所 處 的 現 實 , 就 是 一 個 危 機 四 伏 的 現 實 , 稍 有 不 慎 , 就 真 的 會 惹 禍 。 又 比 如 , 一 個 人 如 果 認 為 這 個 世 界 的 人 , 很 多 人 都 是 講 義 氣 的 血 性 之 人 , 那 這 個 人 就 總 會 碰 到 跟 他 肝 膽 相 照 的 朋 友 。

「 大 家 知 道 為 什 麼 嗎 ? 因 為 , 人 都 是 選 擇 性 看 世 界 , 人 只 看 得 見 和 留 意 自 己 相 信 的 事 物 , 對 於 自 己 不 相 信 的 事 物 就 不 會 留 意 , 甚 至 視 而 不 見 。 所 以 , 人 所 處 的 現 實 是 人 的 心 念 吸 引 而 來 的 , 人 也 被 與 自 己 心 念 一 致 的 現 實 吸 引 過 去 , 這 種 相 互 吸 引 , 無 時 無 刻 不 在 以 一 種 人 難 以 察 覺 的 下 意 識 的 方 式 進 行 著 。

「 一 個 人 的 心 念 是 消 極 的 或 者 醜 惡 的 , 那 他 所 處 的 環 境 也 是 消 極 的 或 者 醜 惡 的 。 一 個 人 的 心 念 是 積 極 的 、 善 良 的 , 那 他 所 處 的 環 境 也 是 積 極 的 或 者 善 良 的 。 人 如 果 能 控 制 自 己 的 心 念 、 思 想 , 使 之 專 注 於 有 利 於 自 己 的 積 極 的 和 善 良 的 人 、 事 、 物 上 , 那 這 個 人 就 會 把 有 利 的 、 積 極 的 和 善 良 的 人 、 事 、 物 吸 引 到 其 生 活 中 去 , 而 有 利 的 、 積 極 的 和 善 良 的 人 、 事 、 物 也 會 把 這 個 人 吸 引 過 去 。 所 以 , 控 制 心 念 、 思 想 , 是 命 運 修 造 的 基 本 思 路 。 」

我 們 下 面 來 學 習 趙 樸 老 的 第 三 條 定 律 「 深 信 定 律 」 。

 
人 如 果 真 正 深 信 某 一 件 事 會 發 生 , 則 不 管 這 件 事 是 善 是 惡 , 是 好 是 壞 , 這 件 事 就 一 定 能 會 發 生 在 這 個 人 身 上 。 比 如 , 一 個 人 深 信 積 極 的 事 物 一 定 會 發 生 在 自 己 身 上 , 積 極 的 事 就 一 定 會 發 生 。 又 如 果 一 個 深 信 自 己 命 不 久 矣 , 那 麼 這 個 人 很 快 就 會 死 去 。 所 以 用 好 的 信 念 取 代 不 好 的 信 念 , 是 命 運 修 造 的 原 則 。 由 此 看 來 , 有 好 的 信 念 , 是 一 種 福 報 。 想 給 自 己 種 福 , 必 須 建 立 好 的 信 念 。

 
這 個 就 是 「 深 信 定 律 」 。 我 們 第 三 段 「 深 信 定 律 」 唸 完 了 。 這 , 對 於 我 們 聖 密 行 者 來 講 , 樹 立 一 個 虹 化 和 轉 世 的 觀 念 , 這 是 一 個 好 的 信 念 。 如 果 有 這 個 信 念 , 確 立 這 個 信 念 , 同 時 加 以 聖 密 龍 講 的 輔 導 , 同 時 加 以 有 關 經 教 的 學 習 , 不 僅 是 粗 粗 的 初 步 學 習 , 而 且 深 入 地 聯 繫 實 際 的 、 聯 繫 自 己 的 學 習 , 那 麼 , 虹 化 和 轉 世 就 一 定 一 定 會 實 現 。

如 果 一 個 人 , 他 想 到 自 己 快 要 死 , 他 不 相 信 自 己 將 有 可 能 活 到 一 百 二 十 歲 。 這 個 一 百 二 十 歲 , 是 一 個 已 近 天 年 。 以 宇 宙 規 律 而 講 , 人 的 生 命 是 可 以 活 到 一 百 二 十 歲 的 。

我 最 近 去 了 北 京 , 拜 訪 了 一 位 老 紅 軍 , 她 是 中 國 國 內 碩 果 僅 存 的 一 位 老 紅 軍 , 今 年 已 經 一 百 零 四 歲 了 。 她 的 精 神 非 常 之 好 , 走 路 很 健 旺 , 講 話 中 氣 十 足 , 眼 睛 也 很 好 。 她 還 會 寫 字 , 寫 毛 筆 字 。 她 送 我 兩 幅 字 , 第 一 幅 字 是 張 玉 秋 大 居 士 從 北 京 訪 問 塔 州 的 時 候 帶 來 的 ; 另 外 一 幅 是 這 次 去 , 我 們 拜 見 她 的 時 候 , 她 當 場 送 的 , 那 個 字 就 叫 「 佛 緣 」 。 真 是 有 佛 緣 啊 !

我 們 大 家 都 懷 著 極 其 崇 敬 的 心 情 去 拜 見 了 王 定 國 老 先 生 , 她 是 謝 飛 導 演 的 媽 媽 。 謝 飛 導 演 因 為 非 常 之 忙 , 雖 然 謝 飛 導 演 本 人 也 七 十 過 頭 了 , 但 是 他 還 是 全 世 界 到 處 跑 , 辦 電 影 節 。 我 們 去 北 京 的 時 候 , 他 剛 好 去 了 南 韓 Korea 。 因 此 , 他 就 給 家 留 下 話 , 說 我 會 去 拜 訪 她 , 拜 訪 王 定 國 老 先 生 。

我 們 從 謝 導 放 給 我 們 看 的 視 頻 上 , 還 看 到 她 會 唱 歌 , 唱 年 青 時 代 的 革 命 歌 曲 。 從 她 的 家 , 也 可 以 看 到 , 習 近 平 主 席 和 她 拉 著 手 , 習 主 席 笑 得 很 燦 爛 , 笑 得 很 開 懷 , 王 定 國 老 先 生 也 笑 得 很 開 懷 , 也 笑 得 很 燦 爛 。 看 見 照 片 , 我 們 彷 彿 能 夠 聽 到 這 個 笑 聲 , 非 常 令 人 感 動 。 我 們 就 這 樣 依 依 不 捨 地 和 王 定 國 老 先 生 分 手 了 , 這 個 情 景 歷 歷 在 目 , 非 常 感 人 。

今 天 由 於 時 間 的 原 因 ,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, 明 天 再 會 。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很 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今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明 天 繼 續 地 聆 聽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。

謝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