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468 次
2015 年 5 月 24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生 固 欣 然   死 亦 無 憾

 

 

廣 播 電 臺 :

在 昨 天 的 廣 播 面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跟 我 們 分 享 了 最 近 澳 洲 塔 州 中 國 佛 教 學 院 代 表 團 , 到 中 國 北 京 出 席   大 聖 寶   趙 樸 初 太 親 教 師 虹 化 15 週 年 系 列 紀 念 活 動 , 包 括 應 邀 訪 問 北 京 的 聖 況 。

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聖 示 , 有 請   師 尊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: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,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5524 號 , 星 期 天 , 第 468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今 天 聖 密 龍 講 , 我 希 望 和 全 世 界 的 聖 密 弟 子 分 享 我 行 程 的 最 後 兩 天 : 5 月 18 號 、 5 月 19 號 , 參 加 了   大 聖 寶   金 剛 聖 初 —— 我 們 的 親 教 師 趙 樸 老 在 紀 念 趙 樸 初 虹 化 15 週 年 的 趙 樸 初 思 想 座 談 會 , 首 都 中 國 科 學 院 李 敏 生 老 所 主 持 的 會 議 上 , 以 及 中 國 安 徽 省 太 湖 縣 政 協 主 席 殷 書 林 會 長 的 主 持 下 的 紀 念 大 會 上 , 我 所 發 的 三 個 言 。

這 三 個 言 第 一 次 發 生 在 會 議 開 幕 的 當 天 晚 上 , 全 體 學 者 共 聚 一 堂 , 共 進 素 餐 , 這 個 晚 會 上 我 被 熱 烈 的 掌 聲 所 邀 請 , 發 了 5 分 鐘 的 言 。

第 二 天 在 學 術 研 討 會 上 , 我 發 了 20 分 鐘 言 , 這 是 一 個 特 別 允 許 , 因 為 每 位 學 者 允 許 十 分 鐘 , 結 果 我 被 允 許 發 20 分 鐘 言 。

第 三 次 是 在 閉 幕 式 上 , 我 是 最 後 一 個 發 言 。

每 一 次 發 言 , 都 是 緊 緊 扣 著 趙 樸 老 虹 化 的 主 題 , 而 且 我 把 親 教 師 趙 樸 老 的 虹 化 詩 , 祂 的 虹 化 詩 ——   大 聖 寶   親 教 師 趙 樸 老 悲 心 慈 證 虹 化 的 所 寫 下 的 虹 化 詩 , 作 了 佛 教 理 念 的 深 部 地 解 密 , 引 起 了 全 場 的 轟 動 , 場 面 非 常 地 莊 嚴 。

我 的 發 言 稿 僅 僅 是 一 個 發 言 的 提 綱 , 發 言 提 綱 中 分 三 個 標 題 :

第 一 個 標 題 就 是   大 聖 寶   親 教 師 趙 樸 老 悲 心 慈 證 虹 化 的 虹 化 因 緣 , 標 題 就 四 個 字 《 虹 化 因 緣 》 。

第 二 標 題 是   大 聖 寶   親 教 師 趙 樸 老 悲 心 慈 證 虹 化 虹 轉 的 聖 境 , 這 個 標 題 就 是 《 虹 轉 聖 境 》 四 個 字 。

第 三 段 , 第 三 個 提 綱 是   大 聖 寶   親 教 師 趙 樸 老 悲 心 慈 證 虹 化 在 祂 一 生 中 以 及 虹 化 之 後 , 所 有 的 種 種 的 聖 者 的 業 績 歸 結 到 一 句 話 「 禪 心 空 靈 」 , 第 三 個 標 題 的 標 題 語 就 是 四 個 字 《 禪 心 空 靈 》 。

我 們 現 在 來 唸 唸 我 的 題 目 , 總 題 目 是 《 趙 樸 初 與 中 國 文 化 》 , 副 標 題 是 《 明 月 清 風   不 勞 尋 覓 》 , 副 標 題 還 有 一 個 內 容 提 要 , 我 這 個 內 容 提 要 就 是 :   大 聖 寶   親 教 師 趙 樸 老 悲 心 慈 證 虹 化 15 週 年 的 讚 頌 。

《 虹 化 因 緣 》

趙 樸 老 親 教 師 於 龍 年 2000 年 5 月 21 日 虹 化 , 祂 預 知 龍 年 大 吉 起 虹 , 安 排 於 小 龍 年 大 吉 之 時 為 幻 化 年 , 這 一 個 幻 境 源 於 深 刻 的 定 境 和 深 遠 的 龍 天 聖 族 的 華 嚴 聖 緣 。

源 於 深 刻 的 定 境 , 主 要 表 現 在 趙 樸 老 生 前 與 生 活 緊 密 相 臻 的 禪 定 之 境 , 禪 定 之 境 已 經 非 常 瀟 灑 地 體 現 在 祂 的 書 法 , 祂 對 茶 的 , 祂 對 眾 生 的 熱 愛 , 熱 愛 眾 生 和 禪 境 、 茶 境 雄 渾 一 體 , 尤 其 令 人 們 久 久 不 能 忘 懷 的 , 祂 的 那 首 沉 甸 甸 的 虹 化 的 偈 語 。 偈 語 是 在 1996 年 , 火 鼠 年 10 月 , 祂 在 久 病 之 後 , 在 病 房 之 中 瀟 灑 地 寫 下 了 那 首 貫 穿 宇 宙 、 人 生 、 生 命 規 律 的 虹 化 詩 :

生 固 欣 然 , 死 亦 無 憾 , 花 落 還 開 , 水 流 不 斷 。 我 兮 何 有 , 誰 歟 安 息 ? 明 月 清 風 , 不 勞 尋 覓 。

「 生 固 欣 然 , 死 亦 無 憾 」 , 其 實 , 我 這 一 段 提 綱 《 虹 化 因 緣 》 很 短 , 到 這 裡 已 經 是 結 束 了 , 是 正 式 發 言 的 那 一 個 提 綱 。 在 那 個 聚 餐 會 上 , 18 號 晚 上 的 一 個 聚 餐 會 上 我 僅 僅 發 了 五 分 鐘 言 , 這 個 五 分 鐘 言 就 解 密 了 「 生 固 欣 然 , 死 亦 無 憾 」 。

趙 樸 老 這 首 虹 化 詩 只 要 是 認 識 趙 樸 老 的 人 , 都 是 傳 頌 不 息 的 , 久 久 懷 念 的 。 從 字 面 上 看 「 生 固 欣 然 」 , 用 通 俗 的 語 言 講 , 就 是 生 命 當 誕 生 的 時 候 , 每 一 個 人 從 古 到 今 , 都 是 為 生 命 的 誕 生 、 生 命 的 成 長 而 歡 欣 鼓 舞 , 非 常 愉 快 的 。

而 祂 的 後 一 句 「 死 亦 無 憾 」 , 很 明 顯 , 趙 樸 老 是 虹 化 的 , 而 並 非 是 簡 單 地 死 去 , 但 是 趙 樸 老 為 什 麼 在 祂 的 偈 語 中 寫 一 個 「 死 」 字 呢 ? 因 為 作 為 「 死 」 來 說 , 這 一 個 概 念 眾 生 能 夠 接 受 , 能 夠 接 受 這 個 概 念 , 能 夠 接 受 「 死 」 作 為 一 個 常 識 人 人 都 能 理 解 。 趙 樸 老 祂 很 謙 遜 , 祂 沒 有 說 「 我 是 虹 化 的 」 , 但 是 祂 為 什 麼 沒 有 說 呢 ? 這 就 是 渡 眾 生 的 需 要 。 趙 樸 老 , 人 人 都 說 祂 , 祂 的 人 格 魅 力 , 祂 的 影 響 力 , 祂 的 慈 悲 為 懷 , 祂 的 愛 國 , 於 祂 而 言 是 跟 祂 同 在 的 優 秀 品 質 。 而 最 重 要 的 品 質 是 他 老 人 家 的 靈 性 品 質 , 是 他 老 人 家 身 上 的 光 明 。

那 天 五 分 鐘 , 我 利 用 這 五 分 鐘 , 初 步 解 密 了 「 什 麼 是 虹 化 」 ?

虹 化 就 是 宗 下 所 講 的 , 人 如 何 變 成 光 的 實 踐 , 在 生 命 存 在 的 時 候 , 我 們 稱 為 霓 虹 法 門 , 這 個 霓 虹 法 門 就 是 讓 人 如 何 變 成 光 。 我 跟 大 家 分 享 , 我 們 每 一 位 在 座 的 , 在 此 時 此 刻 都 懷 念 著 趙 樸 初 老 , 懷 念 著 我 們 的 親 教 師   大 聖 寶 , 為 什 麼 ? 因 為 祂 有 祂 的 光 芒 , 這 個 光 芒 被 人 們 稱 之 為 人 格 的 魅 力 , 祂 現 在 祂 的 光 芒 還 在 空 中 迴 盪 , 在 我 們 中 間 迴 盪 ,   大 聖 寶   親 教 師   趙 樸 老 現 在 祂 的 光 正 照 耀 著 我 們 , 祂 現 在 正 在 我 們 中 間 。

當 時 我 的 發 言 受 到 了 大 家 的 掌 聲 。 在 我 發 言 之 前 , 整 個 宴 會 大 家 都 在 交 流 著 、 交 談 著 , 整 個 場 內 可 以 說 是 比 較 亂 , 聲 音 比 較 雜 , 但 是 當 我 一 開 始 解 密 的 時 候 , 場 面 非 常 寂 靜 、 非 常 莊 嚴 , 這 令 我 非 常 感 動 。

我 跟 大 家 分 享 , 我 們 宗 下 ,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宗 下 , 宗 下 的 理 念 是 「 清 淨 、 無 我 、 調 伏 、 精 進 」 , 趙 樸 老 是 清 淨 、 無 我 、 調 伏 , 調 伏 宇 宙 規 律 的 。 祂 在 生 命 和 虹 化 之 後 , 祂 是 遵 循 著 我 們 宗 下 「 虹 化 」 和 「 轉 世 」 這 一 個 教 法 理 念 的 施 行 的 。 這 個 教 法 理 念 的 「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」 , 趙 樸 老 作 為 中 國 佛 教 協 會 前 會 長 , 毛 澤 東 主 席 親 定 的 和 尚 , 全 中 國 人 民 的 佛 教 領 袖 , 現 代 的 維 摩 詰 , 祂 是 不 折 不 扣 地 加 以 發 揚 、 加 以 傳 承 、 加 以 實 踐 的 。 因 此 , 祂 的 那 句 「 死 亦 無 憾 」 正 確 地 說 來 就 是 「 虹 化 亦 無 憾 」 。

這 句 話 就 是 說 「 生 固 欣 然 」 , 我 們 來 回 顧 這 句 話 的 時 候 , 這 裡 應 該 解 讀 為 「 轉 世 固 然 是 欣 然 的 」 , 而 「 死 亦 無 憾 」 也 就 是 說 , 深 度 解 密 應 該 是 「 虹 化 亦 無 憾 」 。

作 為 佛 教 一 般 的 理 念 , 一 般 佛 教 顯 密 共 尊 的 理 念 , 也 就 是 說 「 花 落 還 開 」 , 這 是 一 個 表 示 生 命 的 無 常 觀 , 體 現 佛 教 的 生 命 的 緣 起 觀 。 凡 事 都 有 緣 , 凡 事 成 立 , 幻 化 地 成 立 , 就 是 佛 教 的 緣 起 觀 。 因 此 祂 第 三 句 就 是 說 「 花 落 還 開 」 , 樹 上 、 草 上 的 花 落 了 , 祂 講 花 落 在 前 因 為 是 緊 接 著 前 一 句 「 死 亦 無 憾 」 , 現 在 是 「 虹 化 亦 無 憾 」 。 因 為 祂 第 一 句 就 是 說 「 轉 世 固 然 欣 然 」 , 那 麼 花 落 了 還 開 , 這 是 佛 教 的 無 常 觀 , 佛 教 的 緣 起 觀 , 佛 教 的 生 命 觀 , 佛 教 的 宇 宙 觀 。

第 四 句 就 是 「 水 流 不 斷 」 , 這 裡 的 「 水 流 不 斷 」 就 是 一 個 比 喻 , 虹 化 和 轉 世 就 好 像 宇 宙 生 命 之 流 永 流 不 息 , 因 此 水 流 不 斷 。

可 以 這 樣 講 , 在 我 解 密 之 前 , 所 有 在 場 的 人 的 觀 點 都 是 在 這 個 「 生 死 觀 」 上 , 「 生 死 」 問 題 上 沒 有 像   大 聖 寶   趙 樸 老 親 教 師 那 麼 瀟 灑 地 認 識 , 以 宗 下 的 虹 化 觀 、 轉 世 觀 來 描 述 宇 宙 生 命 的 生 死 的 , 而 在 這 裡 祂 已 經 用 簡 短 的 四 句 話 、 十 六 個 字 把 「 虹 化 轉 世 」 的 宇 宙 生 命 的 秘 密 和 盤 托 出 給 眾 生 。 只 不 過 是 當 時 如 果 說 , 祂 說 「 我 轉 世 、 我 虹 化 」 這 樣 的 語 言 , 由 於 沒 有 人 能 夠 解 密 , 沒 有 人 能 夠 認 識 這 一 個 解 密 , 所 以 祂 就 極 其 自 然 , 渾 然 天 成 地 運 用 一 個 隱 喻 。 人 們 對 於 一 般 的 認 識 , 對 常 識 性 的 認 識 , 所 以 唸 著 祂 的 詩 都 是 懷 著 沉 甸 甸 的 情 思 來 傳 承 、 傳 頌 祂 的 虹 化 偈 的 。

我 在 當 時 還 解 讀 了 、 還 解 釋 了 宗 下 的 虹 化 的 三 種 形 式 :

一 種 是 極 終 善 性 的 虹 化 , 極 終 善 性 的 虹 化 祂 的 樣 板 就 是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  佛 祖 虹 化 ;

般 若 智 證 的 虹 化 , 就 是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  佛 祖 十 大 弟 子 之 一 阿 難 的 虹 化 。 阿 難 的 虹 化 , 在 兩 軍 將 要 開 戰 相 互 要 自 相 殘 殺 的 時 候 , 祂 為 了 阻 止 兩 邊 的 人 不 要 自 相 殘 殺 , 祂 就 騰 於 空 中 , 在 空 中 發 出 無 量 的 光 華 虹 化 了 , 這 就 是 般 若 智 證 虹 化 , 類 似 於 藏 傳 佛 教 的 藏 地 有 以 數 千 萬 人 次 數 量 所 統 計 的 虹 化 形 式 。

第 三 種 就 是 悲 心 慈 證 虹 化 , 就 是 趙 樸 老 所 選 擇 的 「 悲 心 慈 證 虹 化 」 。 為 什 麼 會 是 「 悲 心 慈 證 虹 化 」 , 就 是 因 為 趙 樸 老 祂 運 用 眾 生 都 能 夠 選 擇 的 那 一 種 虹 化 的 形 式 為 眾 生 作 楷 模 , 為 眾 生 作 了 一 個 樣 板 。

所 以 「 生 固 欣 然 , 死 亦 無 憾 , 花 落 還 開 , 水 流 不 斷 」 。 這 四 句 話 實 際 上 在 我 們 眼 前 展 現 出 全 新 的 宇 宙 人 生 的 密 教 的 宗 下 觀 念 , 因 此 趙 樸 老 已 經 實 際 上 沒 有 解 密 的 解 密 , 已 經 完 全 把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宗 下 的 虹 化 轉 世 的 宇 宙 人 生 的 真 理 躍 然 於 紙 上 。 祂 能 夠 寫 出 這 樣 深 刻 的 偈 語 , 淵 源 於 祂 深 刻 地 宇 宙 定 境 。 祂 當 然 要 把 佛 教 的 緣 起 觀 , 生 命 觀 , 宇 宙 觀 , 虹 轉 觀 等 , 最 最 重 要 的 修 行 方 式 、 修 行 方 法 、 修 行 的 聖 果 、 修 行 能 夠 渡 眾 生 的 方 法 和 盤 托 出 。

祂 最 後 的 四 句 祂 是 這 樣 講 的 :

我 兮 何 有 , 誰 歟 安 息 ? 明 月 清 風 , 不 勞 尋 覓 。

我 兮 何 有 , 就 是 說 我 清 淨 、 我 無 我 , 我 持 有 宇 宙 人 生 的 無 我 的 、 清 淨 的 無 我 解 脫 學 , 我 所 有 的 東 西 , 人 們 所 能 看 得 到 的 , 所 需 要 的 有 的 --- 東 西 , 我 已 全 部 空 了 。 空 就 是 有 , 有 即 是 空 , 這 是 達 到 真 實 境 界 的 佛 教 修 行 者 的 境 地 。

誰 歟 安 息 , 一 般 人 們 就 認 為 現 在 我 應 該 是 安 息 了 , 但 是 , 歟 文 言 句 末 , 是 語 氣 助 詞 , 表 示 反 詰 、 疑 問 、 感 歎 等 語 氣 。 這 樣 講 哪 一 位 眾 生 能 夠 理 解 我 的 安 息 ? 我 其 實 還 掛 念 著 全 中 國 、 全 世 界 的 眾 生 , 我 並 無 絲 毫 的 休 息 , 我 更 加 關 心 祖 國 的 命 運 , 人 民 的 安 樂 。

趙 樸 老 祂 是 世 界 和 平 獎 的 獲 得 者 , 祂 曾 經 獲 得 過 世 界 和 平 獎 , 祂 所 關 心 的 是 全 世 界 、 全 人 類 的 眾 生 , 關 心 他 們 的 永 恆 生 命 。 這 裡 所 講 的 永 恆 生 命 也 就 是 宇 宙 人 生 的 佛 教 的 深 部 的 生 死 關 , 你 只 有 修 行 虹 化 了 , 然 後 才 能 瀟 灑 地 轉 世 。

瀟 灑 的 轉 世 , 在 我 們 宗 下 有 一 個 不 是 組 織 的 組 織 形 式 , 也 就 是 「 聖 密 家 庭 」 。 「 聖 密 家 庭 」 只 能 夠 建 築 在 以 清 淨 明 王 和 清 淨 佛 母 , 聖 密 明 王 和 聖 密 佛 母 都 建 築 在 「 清 淨 、 無 我 、 調 伏 」 的 基 礎 上 , 如 果 不 清 淨 、 不 無 我 是 組 織 不 了 「 聖 密 家 庭 」 。 組 織 「 聖 密 家 庭 」 的 教 下 的 根 本 原 因 是 為 了 渡 眾 生 , 為 了 接 應 虹 化 的 聖 者 們 轉 世 再 來 。 轉 世 再 來 做 什 麼 ? 轉 到 這 個 娑 婆 世 界 來 , 下 降 到 娑 婆 世 界 , 祂 只 是 來 受 苦 , 只 是 來 救 渡 眾 生 之 中 經 受 歷 史 的 考 驗 。

最 後 八 個 字 比 較 輕 鬆 , 一 般 人 念 起 來 沉 甸 甸 的 感 覺 , 應 該 是 釋 放 解 脫 了 。 這 就 是 說 「 明 月 清 風 , 不 勞 尋 覓 」 , 有 誰 想 起 了 我 , 有 誰 受 到 了 光 照 , 有 誰 感 受 到 了 我 , 那 麼 我 就 在 天 上 , 看 那 皎 潔 的 明 月 和 迎 面 而 來 、 吹 拂 而 過 的 、 而 來 緊 緊 擁 抱 著 你 的 清 風 。 這 不 需 要 人 們 來 尋 找 , 只 需 要 你 清 淨 的 心 去 感 悟 、 領 略 那 宇 宙 生 命 之 光 , 領 略 那 宇 宙 生 命 之 能 , 與 宇 宙 的 大 能 , 與 宇 宙 的 正 能 量 、 浩 蕩 的 正 氣 包 容 著 你 。

今 天 由 於 時 間 的 原 因 ,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。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下 一 個 星 期 繼 續 恭 聆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。

謝 謝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