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458 次
2015 年 4 月 19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清 淨 大 光 明
光 明 大 清 淨

 

 

廣 播 電 臺 :

在 昨 天 的 廣 播 面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繼 續 為 我 們 以 聖 密 話 語 境 詮 釋 中 國 傳 統 文 化 , 並 分 享 了 一 位 聖 密 行 者 的 感 恩 報 告 。

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聖 示 , 有 請   師 尊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: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,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5419 號 , 星 期 天 , 第 458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我 們 上 一 次 分 享 了 一 篇 行 者 的 來 稿 , 學 了 一 半 , 今 天 繼 續 學 習 他 的 文 章 。 文 章 就 是 討 論 到 他 這 個 我 慢 身 生 起 的 時 候 , 就 是 在 惡 業 身 心 語 剛 生 起 的 一 瞬 間 , 他 在 盪 鞦 韆 , 小 拇 指 那 麼 粗 的 吊 環 鐵 鏈 硬 生 生 的 從 中 間 斷 裂 。 他 寫 到 :

 …… 弟 子 重 重 地 被 摔 到 地 上 , 鎖 骨 斷 裂 , 肋 骨 也 斷 了 七 根 。 弟 子 自 食 其 果 , 他 感 到 這 次 深 深 地 吃 到 了 我 慢 毒 熾 的 教 訓 。

對 我 們 大 家 都 有 教 育 意 義 的 主 要 是 : 惡 業 身 心 語 千 萬 要 不 得 , 尤 其 內 心 否 定 我 們 聖 密 行 者 、 聖 密 長 老 這 些 想 法 千 萬 不 可 以 生 起 , 因 為 否 定 聖 密 行 者 、 聖 密 長 老 等 於 說 否 定 了 自 己 。

每 位 行 者 都 來 源 於 社 會 , 都 是 來 作 即 身 成 佛 的 實 踐 , 正 是 因 為 本 來 沒 有 清 淨 , 本 來 沒 有 顯 露 自 己 的 法 性 光 明 , 因 此 才 要 來 修 持 。 每 個 人 來 到 我 們 這 來 修 持 , 必 然 的 會 帶 來 這 樣 或 者 是 那 樣 的 , 各 種 各 樣 的 我 執 、 我 慢 , 八 風 五 毒 , 貪 嗔 癡 我 慢 疑 無 不 俱 全 , 但 是 就 需 要 在 我 們 的 修 行 中 、 磨 煉 中 慢 慢 地 把 它 改 變 。 當 然 每 個 人 要 說 改 變 , 人 人 都 希 望 改 變 , 但 是 , 真 要 改 變 也 不 容 易 , 真 要 改 變 有 個 非 常 艱 苦 的 宗 教 過 程 。 所 以 , 這 是 一 個 很 大 的 教 訓 , 我 們 學 了 他 的 文 章 , 同 時 也 要 學 到 他 的 教 訓 不 要 在 我 們 身 上 重 犯 。

繼 續 學 習 他 的 文 章 :

由 於 肋 骨 斷 裂 導 致 胸 腔 積 液 , 加 之 正 逢 清 明 節 放 假 , 弟 子 一 時 無 法 手 術 , 只 能 忍 受 著 疼 痛 躺 在 床 上 。 手 術 後 弟 子 在 疼 痛 中 精 神 有 些 恍 惚 , 心 不 停 地 作 十 大 密 觀 , 在 這 個 過 程 中 弟 子 似 乎 經 歷 了 兩 個 印 象 深 刻 的 場 景 。 一 是 弟 子 清 楚 地 聽 到 其 他 骨 科 病 房 有 一 個 很 小 的 嬰 兒 不 斷 地 啼 哭 , 弟 子 想 他 ( 她 ) 一 定 也 和 弟 子 一 樣 正 在 經 歷 著 劇 烈 的 疼 痛 , 弟 子 不 由 自 主 地 祈 請   師 尊 遮 止 和 加 持 這 個 可 憐 的 孩 子 。

非 常 奇 怪 , 一 會 那 個 嬰 兒 就 停 止 了 長 久 的 哭 聲 , 當 弟 子 越 是 專 注 地 觀 想   師 尊 , 十 大 密 觀 越 專 注 的 時 候 , 就 幾 乎 聽 不 到 這 個 孩 子 的 哭 聲 , 當 時 一 旦 弟 子 的 內 心 散 亂 , 那 個 孩 子 的 哭 聲 又 會 重 新 響 起 。

很 清 楚 , 一 個 行 者 他 是 無 我 的 , 那 麼 他 的 功 德 , 他 的 靈 性 功 德 就 會 無 償 地 和 眾 生 分 享 。 這 個 小 孩 子 的 啼 哭 , 實 際 上 從 啼 哭 到 不 啼 哭 就 說 明 一 個 問 題 , 說 明 這 面 有 相 互 之 間 的 內 在 的 隱 態 世 界 的 關 係 。 像

繼 續 學 下 去 :

二 是 弟 子 手 術 的 後 半 夜 , 弟 子 幾 乎 睜 眼 看 到 病 床 上 方 的 空 中 有 一 個 很 大 的 光 圈 , 密 佈 著 如 同 大 足 石 刻 小 佛 灣 那 樣 密 密 麻 麻 而 排 列 有 序 的 一 尊 一 尊 的 小 佛 像 , 而 當 弟 子 想 看 清 這 些 小 佛 像 時 , 這 些 佛 像 瞬 間 變 成 極 為 細 微 而 耀 眼 的 光 明 , 每 一 個 比 光 子 更 細 微 的 光 都 是 一 尊 放 光 的 佛 , 每 一 尊 佛 到 後 來 都 是   師 尊 的 法 相 , 最 後 整 個 光 圈 就 成 為 一 個 放 光 的   師 尊 的 法 相 。

這 個 很 明 顯 , 這 是 他 定 中 的 一 個 境 界 。 在 手 術 後 的 半 夜 裡 , 他 進 入 了 光 明 定 中 , 被 在 隱 態 世 界 時 刻 看 護 他 的 諸 天 諸 佛 引 入 了 光 明 定 , 因 此 他 看 到 了 清 淨 大 光 明 、 法 性 大 光 明 的 薄 伽 梵 四 眷 屬 眷 屬 光 明 的 一 個 重 要 的 觀 境 。 觀 境 所 現 必 升 起 大 用 。

他 的 文 章 說 :

正 如   師 尊 自 在 聖 密 龍 講 中 所 講 的 一 樣 : 「 世 尊 坐 道 場 , 清 淨 大 光 明 。 譬 如 千 日 出 , 普 照 虛 空 界 。 」 令 弟 子 深 深 地 意 識 到   師 尊 就 是 最 肇 源 的 阿 達 爾 嘛 佛 ,   師 尊 與 一 切 佛 無 二 無 別 ,   師 尊 就 是 無 時 不 刻 在 放 大 光 明 的 聖 佛 。 弟 子 後 來 清 楚 地 意 識 到 ,   師 尊 來 到 房 間 , 用 手 指 向 弟 子 做 過 手 術 的 地 方 , 一 個 極 為 強 烈 耀 眼 的 光 圈 從   師 尊 手 中 放 出 來 , 就 這 麼 一 瞬 間 , 弟 子 感 到 疼 痛 大 大 地 消 除 了 。

他 的 這 一 段 話 實 際 上 就 是 描 述 了 他 進 入 了 深 部 的 定 境 。 進 入 了 深 部 定 境 的 時 候 , 他 所 內 在 的 七 千 四 百 萬 脈 道 展 開 , 這 七 千 四 百 萬 脈 道 實 際 上 是 七 千 四 百 萬 隻 眼 睛 , 七 千 四 百 萬 支 時 空 通 道 內 外 貫 穿 。 有 這 內 外 貫 穿 的 法 性 大 光 明 的 升 起 , 因 此 他 的 疼 痛 就 會 如 法 地 消 失 。

繼 續 唸 他 的 文 章 :

到 第 二 天 , 弟 子 幾 乎 感 覺 不 到 手 術 以 後 的 疼 痛 , 以 至 於 弟 子 在 第 二 天 就 停 止 了 鎮 痛 藥 。 弟 子 同 病 房 的 人 感 到 十 分 地 差 異 , 為 何 弟 子 不 疼 痛 , 甚 至 其 他 病 房 先 前 做 過 手 術 的 病 人 也 好 奇 地 過 來 看 弟 子 , 不 相 信 弟 子 竟 然 不 疼 痛 , 因 為 很 多 人 在 手 術 後 一 個 星 期 甚 至 十 多 天 還 感 受 到 骨 折 和 手 術 的 疼 痛 。

不 僅 如 此 , 弟 子 隔 壁 病 床 的 一 位 先 生 因 為 斷 指 再 植 , 在 弟 子 進 入 病 房 時 他 的 左 手 幾 乎 腫 得 像 一 個 大 饅 頭 , 已 經 住 院 20 多 天 , 他 仍 然 感 受 到 劇 烈 的 疼 痛 , 不 得 不 以 看 電 視 和 看 雜 誌 或 者 吃 東 西 來 緩 解 這 種 疼 痛 , 醫 生 說 他 手 術 後 消 腫 後 還 需 要 進 行 植 皮 。

因 為   師 尊 的 慈 悲 靈 性 光 控 和 遮 止 ,   師 尊 的 聖 光 也 令 這 位 先 生 獲 益 , 弟 子 出 院 前 他 的 手 已 經 消 腫 , 醫 生 說 他 的 手 竟 然 開 始 長 皮 , 不 需 要 再 作 植 皮 的 手 術 。

師 尊 遮 止 和 加 持 弟 子 以 及 有 緣 眾 生 的 這 種 種 的 不 可 思 議 的 「 大 智 本 行 」 , 這 就 是   師 尊 以 法 性 之 光 、 佛 性 之 光 普 照 眾 生 , 就 是 用 霓 虹 法 性 之 光 普 照 眾 生 , 空 行 法 性 之 光 普 照 眾 生 , 不 思 議 法 性 之 光 普 照 眾 生 , 涅 槃 法 性 之 光 普 照 眾 生 。

師 尊 聖 示 說 , 「 眾 所 知 識 」, 這 是 一 個 教 相 , 那 麼 「 大 智 本 行 」 就 是 一 個 事 相 。 你 一 定 要 去 瑜 伽 眾 生 , 普 照 眾 生 , 這 個 就 是 密 教 行 者 遵 循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  佛 祖 慈 悲 智 慧 教 導 的 本 懷 。

在 這 段 中 , 這 位 行 者 他 在 醫 院 還 想 著 眾 生 , 首 先 他 的 想 的 不 是 自 己 , 首 先 他 想 到 了 眾 生 , 想 到 了 眾 生 令 眾 生 能 夠 平 安 、 能 夠 解 脫 痛 苦 ; 他 首 先 想 到 了 教 法 ; 想 到 了 霓 虹 光 普 照 眾 生 , 想 到 了 空 行 光 普 照 眾 生 , 想 到 不 思 議 光 普 照 眾 生 , 想 到 涅 槃 光 普 照 眾 生 ; 想 到 了 清 淨 的 大 光 明 , 想 到 了 法 性 的 大 光 明 。 因 此 他 想 到 了 正 面 的 光 , 有 正 面 的 大 光 明 , 因 此 他 受 到 了 、 接 受 到 了 正 面 的 效 應 , 正 面 的 效 果 , 得 到 了 現 實 的 受 用 。

繼 續 學 他 的 文 章 :

弟 子 在 獲 得 救 渡 的 宗 教 過 程 中 , 深 深 地 感 受 到   師 尊 為 了 救 渡 一 切 眾 生 「 度 一 切 苦 厄 」 的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  佛 祖 極 終 善 性 的 慈 悲 和 智 慧 的 本 懷 。

弟 子 和 同 病 房 的 有 緣 人 之 所 以 疼 痛 能 大 為 的 緩 解 , 康 復 得 很 快 , 就 是 以   師 尊 的 「 千 日 之 光 」 直 照 我 們 的 內 心 , 照 亮 我 們 自 己 身 內 七 千 四 百 萬 脈 道 , 照 亮 我 們 平 時 所 講 的 身 體 內 外 的 負 能 量 、 暗 物 質 , 把 這 些 暗 物 質 轉 變 成 為 光 明 的 物 質 , 令 我 們 身 體 內 部 的 光 明 物 質 能 夠 得 到 永 恆 。

從 究 竟 意 義 上 講 是 如 此 , 在 具 體 操 作 中 , 實 際 上 就 是 從 身 體 內 部 驅 趕 暗 物 質 , 把 我 們 維 持 生 命 的 七 千 四 百 萬 脈 道 調 理 成 為 跟 宇 宙 規 律 相 契 合 , 瑜 伽 於 宇 宙 規 律 , 而 不 是 背 離 宇 宙 規 律 。

他 這 段 感 受 寫 得 很 好 , 實 際 上 適 用 於 一 切 正 在 病 苦 之 中 。 在 我 們 生 命 中 , 在 我 們 的 生 活 中 , 曾 經 有 一 位 行 者 , 她 生 了 晚 期 的 cancer , 當 她 全 身 疼 痛 的 時 候 , 她 唯 一 就 是 觀 想 宇 宙 大 光 明 , 觀 想 法 性 大 光 明 , 努 力 追 求 自 己 的 清 淨 。 當 她 去 醫 院 一 檢 查 , 檢 查 出 來 她 是 晚 期 的 肺 cancer , 她 這 個 時 候 不 僅 是 沒 有 不 開 心 , 而 且 反 而 非 常 坦 然 地 說 : 「 我 會 回 到   師 尊 的 懷 抱 。 」 她 反 而 感 覺 到 很 平 安 、 很 喜 悅 , 所 以 這 一 個 喜 悅 —— 靈 性 的 喜 悅 是 無 法 形 容 , 如 人 飲 水 冷 暖 自 知 , 一 定 要 自 己 去 感 受 。

因 此 這 位 行 者 他 的 報 告 說 :

師 尊 慈 悲 地 放 光 治 療 , 也 同 步 醫 治 了 弟 子 的 不 清 淨 。 弟 子 明 顯 感 到 , 在   師 尊 慈 悲 遮 止 和 加 持 放 光 治 療 之 後 的 第 二 天 , 弟 子 的 頭 腦 好 像 清 洗 過 了 一 樣 , 變 得 清 淨 了 、 雜 念 少 了 , 內 心 寧 靜 多 了 。 這 是 因 為   師 尊 的 靈 性 光 控 令 弟 子 獲 得 了 無 上 的 宇 宙 正 能 。 由 於 在 七 千 四 百 萬 脈 道 中 間 , 客 觀 地 存 在 著 正 負 能 量 的 較 量 、 正 負 能 量 的 旋 復 。 當 正 能 量 在 身 體 內 部 佔 上 風 的 時 候 , 人 的 心 態 、 健 康 狀 況 , 人 生 命 的 運 程 都 會 呈 現 好 的 狀 態 ; 當 負 能 量 佔 上 風 的 時 候 , 人 的 心 態 、 人 的 健 康 、 人 的 生 命 運 程 就 會 出 現 問 題 。

所 以 , 一 旦 自 己 清 淨 下 來 , 那 麼 弟 子 體 內 的 七 千 四 百 萬 脈 道 中 , 相 當 於 疏 通 了 交 通 的 人 體 內 外 的 正 能 量 的 通 道 。 而 一 旦 分 別 就 會 染 來 不 清 淨 , 不 清 淨 , 就 使 這 個 光 明 打 折 扣 。 不 清 淨 , 就 沒 有 了 清 淨 大 光 明 、 大 光 明 清 淨 。 不 清 淨 , 就 沒 有 了 這 個 法 性 光 明 。 把 你 的 一 些 不 清 淨 的 分 別 , 擋 住 了 這 些 法 性 的 光 明 , 把 自 己 內 心 的 光 明 , 從 七 千 四 百 萬 通 道 中 堵 塞 了 。 所 以 , 弟 子 不 可 以 再 去 分 別 , 作 為 一 位 聖 密 弟 子 , 也 絕 不 可 以 任 性 , 因 為 「 聽 之 任 之 」 的 「 任 運 自 然 」 實 際 上 就 是 接 納 黑 暗 物 質 的 開 始 , 任 運 令 自 己 身 體 內 部 黑 暗 物 質 肆 意 橫 行 的 開 始 , 這 千 萬 是 要 注 意 的 。

《 聖 祖 經 》 上 說 , 以 般 若 波 羅 蜜 , 於 畢 竟 空 妙 生 種 種 方 便 幻 行 , 令 眾 生 不 再 以 假 為 真 , 於 萬 法 而 了 義 真 , 建 立 淨 土 而 無 所 建 , 度 化 眾 生 而 無 所 度 , 真 諦 俗 諦 是 二 , 實 為 不 二 , 乃 至 於 不 二 也 無 。

其 實 , 法 性 本 空 形 無 相 , 為 了 救 渡 眾 生 的 方 便 , 幫 助 眾 生 消 除 煩 惱 才 有 了 相 , 正 因 為 如 此 , 弟 子 不 應 執 著 和 分 別 , 一 切 的 功 德 和 智 慧 都 來 自 於   阿 達 爾 嘛 佛   師 尊 的 慈 悲 聖 賜 和 加 持 。 如 果 說 弟 子 有 那 麼 一 點 靈 性 功 德 的 話 , 那 都 是   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聖 賜 加 持 的 結 果 , 不 能 有 半 點 的 我 慢 和 驕 嬌 二 氣 。 作 為 聖 密 弟 子 , 要 成 就 「 聖 義 僧 」 的 聖 行 , 必 須 要 有 《 聖 祖 經 》 中 所 闡 述 的 空 無 思 想 。 有 了 這 樣 空 無 的 準 備 , 就 沒 有 了 自 己 的 患 得 患 失 。 如 果 患 得 患 失 , 那 麼 七 千 四 百 萬 脈 道 自 然 很 困 難 加 以 清 淨 、 加 以 釋 放 光 明 。

弟 子 意 識 到 , 眾 生 生 老 病 死 的 輪 迴 歷 程 , 其 實 都 是 幻 覺 幻 行 , 是 受 到 「 暗 物 質 」 和 「 負 能 量 」 的 控 制 , 是 一 種 深 重 的 苦 難 。 如 何 用 正 確 的 方 法 來 解 決 這 些 「 暗 物 質 」 的 內 容 呢 ? 如 何 驅 逐 這 些 「 暗 物 質 」 , 驅 逐 出 身 體 內 外 ? 還 有 通 過 自 身 身 體 的 正 能 量 , 通 過 自 己 的 光 明 , 通 過 自 己 的 清 淨 大 光 明 、 大 光 明 清 淨 , 這 一 個 清 淨 的 力 量 、 無 我 的 力 量 、 無 分 別 的 力 量 , 去 消 除 種 種 的 疾 病 。

今 天 由 於 時 間 的 限 制 , 我 們 的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。 我 們 下 一 期 再 來 一 起 分 享 他 的 經 驗 、 教 訓 和 宗 教 過 程 , 以 便 於 從 中 獲 得 清 淨 大 光 明 , 光 明 大 清 淨 ; 法 大 光 明 , 光 明 大 清 淨 , 薄 伽 梵 四 眷 屬 清 淨 , 以 便 於 獲 得 光 明 遍 照 , 即 身 成 就 。

各 位 聽 眾 , 再 見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下 星 期 繼 續 恭 聆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。

謝 謝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