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455 次
2015 年 4 月 11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守 中 守 一   允 執 厥 中

 

 

廣 播 電 臺 :

非 常 感 恩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賜 予 我 們 今 天 的 聖 緣 , 來 到 我 們 電 臺 廣 播 上 來 作 聖 密 龍 講 的 聖 示 。

薄 伽 梵   師 尊 您 好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在 上 個 星 期 的 廣 播 之 中 ,   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帶 領 我 們 學 習 了 有 關 中 國 傳 統 「 心 法 」 —— 「 人 心 惟 危 , 道 心 惟 微 , 惟 精 惟 一 , 允 執 厥 中 。 」

現 在 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繼 續 地 為 我 們 作 聖 密 龍 講 的 聖 示 。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: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,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5411 日 , 星 期 六 , 第 455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在 前 兩 次 廣 播 講 話 中 , 我 們 學 習 了 中 國 的 傳 統 的 「 心 法 」 —— 「 人 心 惟 危 , 道 心 惟 微 , 惟 精 惟 一 , 允 執 厥 中 」 , 這 一 個 四 千 六 百 年 前 軒 轅 黃 帝 的 「 守 中 守 一 」 的 思 想 , 因 為 這 一 個 , 被 稱 為 中 華 民 族 的 心 法 。

早 在 四 千 三 百 年 前 的 堯 舜 「 十 六 字 心 法 」 , 起 源 於 四 千 六 百 年 前 的 軒 轅 黃 帝 「 守 中 守 一 」 思 想 。 這 一 個 思 想 , 被 界 定 為 人 心 居 高 。 因 為 中 國 傳 統 就 有 這 樣 的 思 想 , 認 為 水 是 往 低 處 流 , 人 往 高 處 走 , 所 以 , 人 心 是 居 高 而 思 危 的 , 道 心 微 妙 居 中 , 「 惟 精 惟 一 」 是 道 心 的 本 體 , 所 以 , 我 們 需 要 真 誠 地 保 持 「 惟 精 惟 一 」 的 道 的 規 律 , 不 改 變 、 不 變 換 自 己 的 對 道 的 理 想 和 目 標 。

在 這 「 十 六 字 心 法 」 中 間 , 我 們 解 釋 了 「 人 心 惟 危 , 道 心 惟 微 , 惟 精 惟 一 」 , 但 還 沒 有 解 釋 「 允 執 厥 中 」 。 「 允 執 厥 中 」 的 解 釋 , 「 允 許 」 的 「 允 」 , 本 義 是 指 誠 信 、 誠 實 可 信 、 實 實 在 在 。 在 這 , 解 讀 上 古 的 文 字 , 需 要 注 重 文 字 的 本 義 , 而 不 是 文 字 的 引 申 義 。 因 此 , 這 個 「 允 」 , 就 看 到 它 的 本 義 是 誠 信 。

「 允 執 厥 中 」 , 那 麼 這 個 「 執 」 , 是 我 們 一 般 來 說 是 指 , 噢 , 不 要 執 著 , 就 是 指 這 個 執 字 , 但 它 的 本 義 , 是 指 一 個 人 拿 住 一 個 球 形 的 物 體 , 把 持 住 這 個 球 形 的 物 體 , 讓 它 不 要 再 滾 動 , 牢 牢 地 捧 在 自 己 的 胸 前 , 這 好 像 是 ( 這 個 就 是 引 申 了 ) 「 道 」 把 持 在 自 己 的 心 內 一 樣 。

「 允 執 厥 中 」 , 但 是 這 個 「 厥 」 , 實 際 上 是 象 形 人 捧 著 一 個 球 , 上 半 身 捧 著 球 , 不 讓 它 滾 動 。 這 個 球 也 很 重 , 要 集 中 自 己 的 注 意 力 , 把 持 住 這 個 球 , 放 在 自 己 的 胸 前 。 這 個 動 作 形 容 , 是 好 像 把 這 個 「 道 」 牢 牢 地 記 在 自 己 的 心 , 捧 在 自 己 的 胸 口 , 灌 輸 進 自 己 的 大 腦 , 不 讓 它 離 開 身 體 而 去 , 把 持 住 , 執 著 , 令 其 不 再 動 搖 。 在 這 , 本 義 是 憋 氣 發 力 , 採 石 於 崖 。

「 中 」 的 本 義 , 實 際 上 是 指 內 , 是 指 身 體 的 頭 、 內 部 。

所 以 , 我 們 把 這 個 「 道 」 視 為 「 惟 精 惟 一 」 。 這 個 「 惟 精 惟 一 」 , 「 精 」 是 指 宇 宙 的 精 粹 、 哲 學 的 精 粹 , 「 一 」 是 指 宇 宙 的 本 體 。 這 的 意 思 是 , 「 允 執 厥 中 」 是 表 示 說 , 我 們 要 注 意 讓 自 己 的 思 維 思 想 、 自 己 的 哲 理 的 根 源 , 要 規 範 宇 宙 的 本 源 , 尋 找 到 真 正 的 真 我 , 尋 找 到 真 正 的 內 在 。

這 四 個 字 「 允 執 厥 中 」 , 就 是 好 像 我 們 說 , 我 們 的 修 行 就 是 像 實 實 在 在 地 發 力 , 搬 動 一 個 重 重 的 圓 形 的 球 。 在 搬 運 這 個 重 球 的 時 候 , 身 體 作 其 他 的 生 命 運 動 的 時 候 , 我 們 牢 牢 地 把 持 住 , 不 要 令 這 個 球 離 開 身 體 而 去 。 因 此 , 就 要 非 常 專 注 內 在 的 氣 息 。

因 此 , 這 個 「 允 執 厥 中 」 , 它 的 意 義 是 非 常 重 要 的 、 鄭 重 其 事 的 , 就 是 像 軒 轅 黃 帝 所 講 的 「 守 中 守 一 」 的 思 想 , 就 在 這 個 十 六 字 最 終 表 達 出 來 。

「 人 心 惟 危 , 道 心 惟 微 , 惟 精 惟 一 , 允 執 厥 中 」 這 十 六 個 字 , 文 字 相 當 的 精 煉 , 但 是 內 容 相 當 的 精 深 , 它 的 意 義 非 常 的 深 廣 。

在 這 , 「 允 執 厥 中 」 , 一 般 引 申 為 , 認 為 所 講 的 , 凡 事 都 屬 於 「 中 庸 之 道 」 。

所 謂 的 「 中 庸 之 道 」 , 它 意 義 也 是 很 深 廣 的 。 「 中 」 就 是 不 偏 , 「 庸 」 就 是 不 倚 , 「 中 庸 」 就 是 不 偏 不 倚 , 是 指 人 生 不 偏 離 、 不 變 換 自 己 的 目 標 和 主 張 。 這 就 是 一 個 持 之 以 恆 的 成 功 之 道 。 孔 老 夫 子 他 也 說 : 「 中 庸 之 為 德 也 , 其 至 矣 乎 ! 民 鮮 久 矣 。 」 這 個 是 從 最 初 步 的 意 義 上 來 討 論 。

而 第 二 層 意 思 是 指 中 正 、 平 和 。 人 需 要 保 持 中 正 、 平 和 , 如 果 失 去 中 正 、 平 和 , 一 定 是 喜 、 怒 、 哀 、 樂 太 過 。 我 們 人 如 果 是 發 怒 , 要 治 好 怒 , 只 有 樂 ; 喜 歡 的 事 情 太 過 , 要 治 過 喜 , 就 需 要 禮 ; 守 禮 的 方 法 在 於 敬 。 所 以 , 只 要 保 持 對 宇 宙 、 對 生 命 、 對 人 生 一 顆 敬 重 或 者 是 敬 畏 的 心 , 中 正 、 平 和 就 能 得 以 長 存 ; 同 時 , 人 生 一 定 也 過 得 歡 喜 、 平 安 , 身 體 的 健 康 就 能 夠 得 以 保 障 。

中 庸 的 第 三 層 意 思 , 中 是 指 好 的 意 思 , 庸 意 思 同 用 , 〝 中 庸 即 中 用 〞 的 意 思 , 指 人 需 要 擁 有 一 技 之 長 , 做 一 個 有 用 的 人 才 。 人 學 了 如 此 高 明 的 哲 學 思 想 , 但 是 , 他 又 要 升 起 大 用 , 如 果 不 能 夠 升 起 大 用 , 那 麼 , 這 個 哲 學 思 想 , 學 來 也 將 是 無 用 。

可 能 , 有 一 些 同 修 會 提 出 一 個 問 題 : 「 我 學 佛 法 , 已 經 學 了 很 久 了 , 學 了 一 輩 子 了 , 我 認 為 學 佛 法 是 最 高 。 但 是 現 在 聽 你 講 起 來 是 , 這 十 六 字 心 法 —— 『 人 心 惟 危 , 道 心 惟 微 , 惟 精 惟 一 , 允 執 厥 中 』 這 個 中 庸 思 想 , 似 乎 比 我 們 的 佛 教 的 道 理 好 像 還 要 高 , 還 要 深 刻 。 」

對 於 這 一 個 問 題 , 我 們 怎 麼 樣 來 認 識 ?

從 整 一 個 人 類 的 歷 史 進 程 來 看 , 從 宇 宙 的 進 程 來 看 , 這 十 六 字 是 早 在 四 千 三 百 年 前 的 時 候 , 就 已 經 出 現 了 , 那 個 時 候 稱 為 「 堯 舜 十 六 字 心 法 」 , 而 這 一 個 心 法 , 起 源 於 四 千 六 百 年 之 前 的 軒 轅 黃 帝 的 「 守 中 守 一 」 的 思 想 。 四 千 六 百 年 前 , 這 是 有 文 字 作 為 依 據 可 以 查 的 。 但 是 ,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  佛 祖 是 二 千 多 年 前 的 人 , 二 千 多 年 之 前 , 在 亞 洲 的 歷 史 上 , 在 古 印 度 、 古 天 竺 確 確 實 實 存 在 著 的 一 個 歷 史 人 物 。 這 樣 的 一 位 歷 史 人 物 的 出 現 , 跟 四 千 六 百 多 年 前 , 剛 好 時 間 上 相 差 了 一 半 。 這 個 說 明 , 人 類 的 哲 學 思 想 的 形 成 , 而 且 在 全 世 界 的 傳 播 , 它 有 一 定 的 流 傳 的 過 程 、 流 傳 的 方 式 , 人 們 有 一 個 掌 握 的 過 程 、 掌 握 的 方 式 。

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  佛 祖 祂 所 教 導 的 三 藏 十 二 部 經 教 , 祂 面 核 心 的 思 想 , 就 是 中 觀 與 唯 識 。

拿 唯 識 而 言 ,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  佛 祖 祂 把 人 的 思 維 , 人 和 宇 宙 如 何 構 成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, 人 和 宇 宙 如 何 從 宇 宙 的 內 在 聯 繫 到 人 身 體 的 內 在 、 心 腦 的 作 用 , 祂 指 出 , 有 基 本 的 十 三 層 識 。 前 六 識 , 是 人 基 本 上 能 夠 觀 察 得 到 的 「 眼 、 耳 、 鼻 、 舌 、 身 、 意 」 , 這 個 意 識 , 現 代 的 心 理 學 家 還 把 它 分 成 很 多 的 意 識 的 功 能 。 這 些 意 識 的 功 能 , 所 產 生 的 種 種 的 功 用 —— 知 覺 、 情 緒 、 人 格 、 行 為 、 判 斷 、 概 念 、 認 知 , 把 思 想 進 行 綜 合 、 分 析 , 然 後 進 行 更 高 層 次 的 思 維 。

這 〝 六 識 〞 , 一 般 的 人 還 能 夠 認 識 到 , 但 是 , 還 有 第 七 識 。 這 第 七 識 , 有 一 般 人 所 認 識 不 到 的 , 比 如 , 人 們 所 經 常 所 說 的 作 家 的 靈 感 、 藝 術 家 的 靈 感 , 這 些 靈 感 是 從 何 而 來 ? 還 有 第 八 識 , 更 高 層 識 的 靈 性 的 思 維 , 第 八 識 有 染 分 , 也 有 淨 分 。 …… 因 此 ,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  佛 祖 第 十 三 層 識 的 教 法 , 連 同 宇 宙 無 量 層 識 的 教 法 , 連 同 我 們 所 學 習 的 七 千 四 百 萬 脈 道 , 相 互 之 間 進 行 靈 性 的 溝 通 、 精 神 的 溝 通 、 肉 體 的 溝 通 、 血 脈 的 溝 通 , 由 此 , 把 我 們 人 和 宇 宙 構 成 整 個 結 合 在 一 起 的 一 個 緊 密 的 生 命 體 。

在 這 一 點 上 , 軒 轅 黃 帝 當 時 的 時 候 , 他 也 已 經 開 始 注 意 到 了 。 軒 轅 黃 帝 開 始 注 意 到 人 和 宇 宙 相 互 之 間 的 生 命 關 係 , 就 寫 下 了 千 古 不 朽 的 經 典 《 黃 帝 內 經 》 。

我 相 信 , 《 黃 帝 內 經 》 頭 豐 富 的 生 命 知 識 , 通 過 二 千 年 左 右 的 傳 承 , 傳 到 了 印 度 , 而 且 在 印 度 , 通 過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  佛 祖 的 綜 合 分 析 、 提 純 , 把 精 髓 部 份 提 煉 出 來 , 把 精 髓 部 份 作 為 指 導 人 們 修 行 的 方 法 。 當 然 ,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  佛 祖 還 汲 取 了 除 了 《 黃 帝 內 經 》 中 的 生 命 知 識 之 外 , 而 且 還 提 取 了 哲 學 思 想 。 這 個 哲 學 思 想 最 後 總 結 出 來 了 , 就 是 中 道 、 中 觀 論 。

我 們 宗 下 , 曾 經 有 講 過 , 有 十 三 部 根 本 經 典 。 這 個 所 謂 的 十 三 部 根 本 經 典 , 我 們 正 在 逐 步 逐 步 地 把 祂 展 開 。 因 此 , 很 顯 然 , 這 個 十 六 字 的 哲 學 原 則 —— 「 人 心 惟 危 , 道 心 惟 微 , 惟 精 惟 一 , 允 執 厥 中 」 , 這 十 六 字 的 哲 學 原 則 展 開 , 一 路 在 中 華 大 地 上 生 根 開 花 , 發 展 出 了 道 家 、 儒 家 的 思 想 之 外 ; 到 了 印 度 , 就 開 出 了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  佛 祖 這 一 流 的 極 終 善 性 的 慈 悲 和 智 慧 , 以 及 愛 心 學 術 的 文 化 。 可 以 這 樣 講 , 任 何 的 學 術 文 化 , 它 必 定 有 它 先 行 的 學 術 思 想 作 為 基 礎 、 作 為 依 據 、 作 為 發 展 的 根 基 而 向 前 邁 進 的 。

因 此 , 在 我 們 看 來 , 在 中 國 的 發 展 也 是 非 常 的 宏 偉 。 我 們 可 以 留 意 到 , 我 們 中 華 民 族 , 曾 經 有 過 一 部 非 常 著 名 的 歷 史 的 哲 學 書 , 那 就 是 《 易 經 》 。 這 個 《 易 經 》 , English 就 稱 之 為 《 Book of Changes 》 。 這 個 《 易 經 》 , 它 主 要 是 把 這 十 六 字 的 原 則 , 通 過 八 卦 , 然 後 變 化 成 八 八 六 十 四 卦 的 形 式 , 每 一 卦 溝 通 天 地 、 宇 宙 、 人 心 , 進 行 種 種 的 推 算 , 來 幫 助 我 們 人 類 思 考 問 題 。

今 天 , 由 於 時 間 的 原 因 , 我 們 的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。 各 位 聽 眾 再 見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很 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今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明 天 繼 續 地 聆 聽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。

謝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