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454 次
2015 年 4 月 5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一 心 不 亂 , 明 心 見 性

 

 

廣 播 電 臺 :

在 昨 天 的 廣 播 面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繼 續 為 我 們 解 密 了 佛 法 中 有 關 智 慧 和 勝 義 僧 的 教 法 。

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聖 示 , 有 請   師 尊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: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545 號 , 星 期 天 , 第 454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我 們 昨 天 討 論 了 關 於 勝 義 僧 這 個 問 題 , 同 時 也 講 到 了 聖 密 行 者 怎 樣 能 夠 成 為 一 個 〝 勝 義 僧 〞 , 怎 麼 樣 才 是 附 合 標 準 的 〝 勝 義 僧 〞 。 我 們 聖 密 行 者 在 家 族 體 系 上 首 先 要 成 為 〝 眾 所 知 識 〞 , 能 夠 〝 大 智 本 行 〞 , 能 夠 有 清 淨 、 無 我 、 調 伏 、 精 進 , 有 無 所 畏 懼 自 解 脫 的 氣 概 。 同 時 在 教 法 上 , 要 掌 握 , 要 能 夠 世 世 代 代 為 眾 生 , 解 脫 眾 生 , 要 延 續 和 捨 壽 , 捨 壽 也 就 是 世 世 代 代 把 自 己 的 生 命 都 交 給 眾 生 , 世 世 代 代 轉 世 再 來 , 為 解 脫 眾 生 再 轉 世 再 來 。 清 淨 無 我 的 捨 壽 、 虹 化 , 清 淨 無 我 的 轉 世 再 來 , 回 到 聖 密 僧 團 , 這 是 我 們 的 一 個 目 的 。

同 時 , 我 們 又 要 明 瞭 總 體 智 和 別 相 智 , 能 明 瞭 世 界 上 所 有 的 智 慧 。

在 社 會 上 流 傳 著 一 篇 孟 老 夫 子 的 一 份 書 , 《 孟 子 》 最 後 的 一 章 , 它 的 題 目 就 是 叫 《 盡 心 》 。 《 盡 心 》 一 開 頭 就 說 : 「 盡 其 心 者 , 知 其 性 也 。 知 其 性 , 則 知 天 矣 。 」 這 幾 句 話 是 非 常 深 刻 的 。 我 們 一 般 把 孟 子 和 孔 老 夫 子 連 接 在 一 起 , 稱 為 孔 孟 之 道 。 孔 孟 之 道 , 其 中 有 精 華 性 的 東 西 。 在 我 們 所 能 夠 知 道 的 孔 孟 之 道 裡 頭 , 在 歷 史 上 , 有 根 據 有 記 載 的 , 在 《 尚 書 • 大 禹 漠 》 上 , 其 中 有 古 代 的 皇 帝 舜 傳 給 大 禹 的 十 六 個 字 : 〝 人 心 惟 危 , 道 心 惟 微 , 惟 精 惟 一 , 允 執 厥 中 。 〞

在 這 一 兩 千 年 以 後 , 到 了 唐 宋 的 時 期 , 就 有 了 所 謂 的 全 新 法 要 , 這 個 全 新 法 要 , 那 個 時 候 就 是 從 大 文 學 家 朱 熹 那 裡 , 把 這 十 六 個 字 作 了 詳 盡 的 解 釋 與 闡 發 。 這 十 六 字 的 〝 心 傳 〞 , 稱 之 為 〝 心 傳 〞 , 含 義 非 常 的 廣 泛 , 因 為 它 的 題 目 就 叫 〝 盡 心 〞 。 所 以 把 它 的 意 義 闡 發 開 來 也 就 是 〝 心 傳 〞 。

這 十 六 個 字 , 有 些 孔 孟 之 道 的 研 究 家 , 近 代 的 , 也 有 人 這 樣 說 , 說 一 個 字 , 一 個 音 , 就 是 一 個 句 子 , 甚 至 代 表 了 一 個 觀 點 , 這 一 點 上 跟 我 們 現 在 所 處 的 英 語 國 家 很 不 同 。 英 語 國 家 的 文 字 , 往 往 是 用 好 幾 個 字 母 拼 在 一 起 , 拼 成 了 一 個 字 , 拼 成 了 一 個 詞 , 才 表 達 一 個 觀 念 。 而 且 還 僅 僅 只 是 語 言 。 它 沒 什 麼 意 思 。 因 此 , 中 國 文 化 和 西 方 文 化 , 文 字 上 表 達 不 一 樣 , 表 達 的 方 式 不 同 , 兩 者 實 際 上 並 沒 有 好 壞 、 優 劣 的 差 異 。

中 國 古 代 人 唸 書 , 八 歲 就 開 始 讀 書 、 識 字 , 有 的 就 更 小 , 有 的 三 歲 、 四 歲 。 稱 之 為 小 學 。 這 是 認 字 , 譬 如 說 〝 天 〞 , 古 文 中 怎 麼 樣 寫 這 個 〝 天 〞 , 為 什 麼 要 寫 ? 代 表 著 什 麼 樣 的 觀 念 ? 又 是 怎 麼 樣 的 發 音 。 往 往 有 的 時 候 , 一 個 文 字 代 表 了 好 幾 種 觀 念 。 好 幾 種 觀 念 , 同 時 也 有 好 幾 種 不 同 的 讀 音 , 因 為 也 表 達 了 好 幾 種 的 意 思 。 所 以 , 中 國 的 文 字 , 有 的 是 學 者 , 有 的 是 大 學 問 家 , 能 夠 認 識 和 運 用 二 、 三 千 字 以 上 的 , 已 經 是 算 不 錯 。 普 通 認 得 一 、 二 千 字 , 認 得 甚 至 是 八 百 字 以 上 , 就 已 經 是 不 錯 。 英 語 國 家 的 文 字 是 不 同 。 每 一 個 新 的 字 母 就 創 造 新 的 音 , 新 的 音 由 不 同 的 字 母 所 拼 成 。 所 以 現 在 這 個 英 語 的 辭 典 , 單 字 數 量 以 數 十 萬 計 。

但 是 我 們 這 裡 講 的 小 學 , 小 學 是 學 習 中 華 文 明 , 學 習 中 華 文 化 的 甚 本 功 , 首 先 是 認 識 單 字 的 內 涵 , 其 中 有 所 謂 的 〝 六 書 〞 。 什 麼 叫 〝 六 書 〞 呢 ? 就 是 象 形 、 指 事 、 形 聲 、 會 意 、 轉 注 、 假 借 。 這 六 種 是 中 國 傳 統 文 字 內 涵 的 重 點 。 現 在 讀 書 已 經 不 唸 讀 小 學 六 書 , 不 從 文 字 所 代 表 的 思 想 、 觀 念 意 義 上 去 打 基 礎 。 對 於 小 學 的 教 學 , 完 全 不 需 要 在 文 字 上 先 打 個 基 本 功 夫 。

我 們 剛 才 所 講 的 〝 人 心 惟 危 〞 , 這 個 〝 惟 〞 字 , 在 這 裡 是 一 個 介 詞 , 它 的 作 用 是 把 人 心 和 危 險 的 危 , 上 下 兩 個 詞 連 接 起 來 , 上 面 是 人 心 一 個 詞 , 下 面 是 危 險 的 危 字 連 接 起 來 , 而 本 身 這 個 〝 惟 〞 字 , 僅 僅 是 做 一 個 連 接 的 介 詞 。

〝 人 心 惟 危 〞 是 什 麼 意 思 呢 ? 〝 危 〞 就 是 危 險 的 〝 危 〞 , 但 是 有 的 時 候 , 卻 不 是 危 的 意 思 。 譬 如 我 們 有 個 成 語 叫 〝 正 襟 危 坐 〞 , 也 就 是 說 你 衣 冠 穿 帶 得 端 端 正 正 的 , 拉 得 很 挺 的 , 人 形 象 很 帥 , 但 是 坐 在 那 裡 也 是 非 常 端 正 , 非 常 規 範 的 , 這 個 〝 危 〞 還 可 以 把 它 解 釋 成 為 規 範 的 坐 在 那 裡 , 那 麼 它 這 個 時 候 就 不 是 一 個 危 險 的 〝 危 〞 字 的 意 思 。 危 險 和 規 範 看 起 來 好 像 意 思 相 反 , 其 實 , 是 一 樣 的 。 如 果 你 端 端 正 正 的 站 在 一 個 層 崖 峭 壁 的 邊 上 , 站 得 很 端 莊 , 那 可 以 說 是 隨 時 會 發 生 危 險 的 。 正 如 有 這 樣 的 複 雜 性 , 英 語 國 家 的 人 認 識 起 中 國 字 來 , 會 感 覺 到 有 一 點 麻 煩 。 因 為 這 個 危 字 , 它 如 果 用 在 一 般 意 義 上 , 就 是 危 險 的 危 的 意 思 , 和 用 在 〝 正 襟 危 坐 〞 這 個 危 字 , 用 在 規 範 、 端 正 這 個 意 義 上 , 兩 者 的 區 別 實 在 是 非 常 的 大 。

其 實 , 我 們 如 果 真 的 按 照 《 六 書 》 所 教 導 我 們 的 方 法 去 做 , 指 象 形 、 指 事 、 形 聲 、 會 意 、 轉 注 、 假 借 , 這 六 種 中 國 傳 統 文 字 學 內 涵 的 重 點 , 每 一 個 字 都 有 這 六 個 方 面 , 因 此 , 中 國 人 的 小 學 , 如 果 每 一 個 字 都 是 這 樣 堅 實 的 打 基 礎 , 那 不 僅 是 非 常 有 意 義 , 而 且 學 的 人 愈 學 愈 深 , 非 常 的 有 興 趣 。 當 然 , 如 果 一 個 外 國 人 , 他 這 樣 來 學 , 能 夠 像 小 學 的 這 樣 學 , 他 一 定 會 精 通 中 國 的 文 化 , 中 國 的 文 字 。 一 般 學 小 學 的 人 , 具 備 了 這 樣 紮 紮 實 實 的 基 本 功 夫 , 一 鑽 進 去 裡 頭 , 吃 到 了 它 的 甜 頭 , 吃 到 了 它 的 文 化 的 醇 厚 的 美 味 , 鑽 進 去 就 往 往 的 不 肯 退 出 來 , 一 定 要 鑽 研 到 底 。

剛 才 所 講 的 在 《 尚 書 》 裡 所 說 的 , 〝 人 心 惟 危 〞 , 就 是 說 人 的 思 維 形 式 是 變 化 多 端 的 , 往 往 惡 念 比 較 多 , 善 念 比 較 少 。 當 然 這 個 說 法 跟 佛 教 的 說 法 有 一 點 不 同 。 佛 教 的 說 法 , 人 心 本 性 是 善 的 , 人 心 法 性 是 好 的 , 是 佛 性 , 佛 性 是 善 念 的 , 但 是 , 是 污 染 上 去 的 , 這 是 一 個 污 穢 、 污 濁 的 東 西 ; 淨 化 的 心 被 污 穢 染 上 不 淨 化 的 心 , 這 是 佛 教 的 說 法 。 但 是 , 《 尚 書 》 裡 , 它 是 這 樣 講 , 人 心 惟 危 , 這 個 意 思 就 是 說 人 往 往 惡 念 多 於 善 念 , 這 樣 的 人 心 是 要 留 意 的 , 因 為 這 樣 的 人 心 非 常 可 怕 。

我 們 如 果 把 這 個 惡 念 變 成 善 念 呢 ? 把 邪 念 轉 成 正 念 呢 ? 把 壞 念 頭 轉 化 成 為 好 念 頭 呢 。 這 裡 頭 就 有 個 人 心 的 評 估 , 對 人 心 的 測 量 , 如 果 說 是 惡 念 的 時 候 , 人 心 的 惡 念 , 內 心 是 黑 暗 的 , 不 光 明 的 , 如 何 把 自 己 黑 暗 的 內 心 改 變 成 為 光 明 之 心 呢 ?

在 這 一 點 上 , 《 尚 書 》 所 講 的 又 跟 佛 教 所 講 的 是 一 致 的 。 《 尚 書 》 所 講 的 在 這 裡 是 希 望 把 人 心 變 為 道 心 , 那 我 們 稱 這 個 道 心 就 是 佛 心 , 佛 性 之 心 , 清 淨 之 性 , 佛 教 講 心 淨 則 國 土 淨 。 所 以 要 從 一 個 人 心 轉 變 成 為 道 心 , 可 以 稱 之 為 是 為 人 之 道 , 因 些 這 個 道 學 家 往 往 把 具 有 道 心 的 人 , 稱 之 為 真 人 , 真 正 的 人 , 這 一 點 上 , 道 家 所 稱 之 為 的 真 人 , 和 佛 教 稱 之 為 的 佛 性 , 兩 者 的 意 義 幾 乎 是 相 同 的 。

我 們 學 習 到 古 代 的 《 莊 子 》 , 從 《 莊 子 》 這 部 書 裡 , 這 部 經 典 裡 可 以 看 到 真 人 這 一 個 名 相 用 得 比 較 多 。 為 什 麼 說 真 人 呢 ? 真 人 言 之 沒 有 得 道 的 人 。 這 是 一 個 人 的 空 架 子 而 已 。 拿 我 們 佛 教 的 話 來 講 , 你 沒 有 成 佛 之 人 , 人 就 是 一 個 空 架 子 而 已 。 在 這 個 空 架 子 裡 , 填 充 進 去 佛 心 , 填 充 進 去 淨 化 之 心 , 填 充 進 去 眾 所 知 識 , 填 充 進 去 慈 悲 和 智 慧 , 這 個 時 候 , 你 才 成 為 聖 密 行 者 , 才 稱 為 即 身 成 佛 。

當 然 , 佛 經 浩 如 煙 海 , 尤 其 是 密 教 的 經 , 講 得 一 針 見 血 。 人 心 裡 頭 有 160 種 心 , 要 把 這 160 種 心 加 以 淨 化 , 淨 化 下 來 , 你 才 是 換 之 於 你 的 佛 心 。 那 麼 , 以 《 尚 書 》 的 說 法 , 也 就 是 道 心 。 因 為 人 心 一 旦 被 轉 變 , 那 也 就 是 道 心 , 那 麼 轉 變 成 道 心 , 這 個 道 心 又 是 一 個 怎 麼 樣 的 樣 子 呢 ?

道 心 惟 微 , 這 個 惟 就 不 是 危 險 的 危 , 這 個 是 微 小 的 微 , 道 心 是 非 常 細 微 的 , 非 常 奇 妙 的 , 非 常 微 妙 , 看 不 見 , 勾 不 著 的 , 沒 有 形 象 的 。 這 個 道 心 到 處 都 是 , 這 個 也 就 是 說 我 們 所 講 的 量 子 , 佛 教 所 講 的 七 千 四 百 萬 脈 道 , 貫 輸 於 身 體 的 內 外 , 要 體 察 這 七 千 四 百 萬 脈 道 , 那 麼 , 體 察 到 , 也 就 是 跟 佛 、 跟 宇 宙 瑜 珈 了 。 我 們 常 說 人 與 人 有 不 聯 續 的 整 體 , 由 於 這 個 不 聯 續 的 整 體 , 令 我 們 體 察 到 了 , 體 察 到 這 個 不 聯 續 的 整 體 , 那 麼 也 就 是 得 到 佛 心 , 得 到 了 成 佛 之 心 。 那 麼 , 在 這 裡 , 在 《 尚 書 》 裡 頭 , 說 人 心 惟 危 , 道 心 惟 微 的 一 個 道 理 。 道 心 是 非 常 細 微 奇 妙 的 。

因 此 , 舜 才 會 給 大 禹 王 修 道 養 心 的 方 法 , 這 個 方 法 它 非 常 精 練 的 容 納 於 一 個 詞 , 就 是 惟 精 惟 一 。 這 個 惟 精 惟 一 , 也 就 是 我 們 所 講 的 量 子 。 我 們 所 講 的 人 體 內 部 有 七 千 四 百 萬 量 子 , 這 個 量 子 用 在 《 尚 書 》 裡 頭 , 它 就 說 這 就 是 惟 精 惟 一 , 專 門 的 〝 精 〞 , 專 注 於 〝 一 〞 , 所 以 , 大 禹 收 到 了 〝 心 法 〞 , 就 一 直 的 把 它 流 傳 下 來 。 但 是 , 這 個 流 傳 下 來 並 不 是 像 現 在 一 般 人 所 說 的 這 個 是 要 〝 打 坐 〞 , 或 者 是 佛 教 要 說 的 勤 修 戒 、 定 、 慧 。 它 這 裡 是 不 同 的 。 也 不 是 一 般 道 家 所 說 的 要 練 氣 , 修 練 丹 , 修 練 道 , 修 練 丹 道 , 不 是 。 因 為 這 個 惟 精 惟 一 , 這 裡 頭 有 包 容 天 地 的 意 思 , 包 容 整 個 宇 宙 的 意 思 。 反 過 來 說 , 我 們 所 學 的 七 千 四 百 萬 脈 道 裡 頭 貫 穿 了 人 體 和 宇 宙 , 貫 穿 人 體 和 人 與 人 的 相 互 之 間 內 在 的 聯 繫 。 因 此 , 這 個 惟 精 惟 一 , 如 果 跟 佛 教 , 特 別 是 聖 密 宗 所 講 的 內 容 , 相 互 之 間 結 合 , 研 究 起 來 , 可 以 說 , 可 以 寫 幾 百 萬 字 的 一 本 大 著 作 。

我 們 佛 家 也 有 相 類 似 的 話 , 〝 制 之 一 處 , 無 事 不 辦 〞 , 或 者 講 〝 一 心 不 亂 , 明 心 見 性 〞 。 這 裡 所 講 的 東 西 , 惟 精 惟 一 , 實 際 上 , 就 是 跟 佛 家 的 明 心 見 性 相 類 似 。 當 然 , 仔 細 研 究 起 來 , 我 們 認 為 明 心 見 性 可 能 還 更 精 微 一 些 。 這 裡 講 惟 精 惟 一 , 這 個 就 是 修 練 出 道 心 的 一 個 方 法 。 到 達 了 惟 精 惟 一 的 時 候 , 就 是 修 練 到 達 了 道 心 的 精 粹 、 精 華 之 地 。 所 以 , 剛 才 我 們 就 講 到 一 個 中 國 文 字 學 , 小 學 裡 頭 , 講 到 一 個 〝 天 〞 , 〝 天 〞 是 什 麼 意 思 ?

但 是 , 人 實 際 上 就 貫 穿 於 其 中 , 上 面 一 行 是 宇 宙 , 中 間 一 行 是 人 事 , 中 間 一 行 就 是 人 與 人 是 一 個 不 聯 續 的 整 體 , 上 面 一 行 也 就 是 人 與 天 , 人 跟 宇 宙 是 一 個 不 聯 續 的 整 體 。 那 麼 , 惟 精 惟 一 , 這 個 時 候 , 我 們 所 講 的 東 西 , 就 是 已 經 這 個 道 理 , 已 經 貫 穿 了 人 心 惟 危 , 道 心 惟 微 , 惟 精 惟 一 , 最 後 怎 麼 樣 呢 ? 允 執 厥 中 。 允 執 厥 中 , 因 為 是 比 較 深 , 今 天 聖 密 龍 講 的 時 間 已 經 到 了 。 請 允 許 我 們 在 下 一 次 的 時 候 再 把 它 展 開 。 各 位 聽 眾 , 再 見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下 星 期 繼 續 恭 聆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。

謝 謝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