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452 次
2015 年 3 月 29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勝 義 僧

 

 

廣 播 電 臺 :

在 昨 天 的 廣 播 面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以 聖 密 宗 傳 統 的 教 相 、 事 相 , 為 我 們 詮 釋 了 佛 教 有 關 智 慧 和 般 若 的 教 法 。

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聖 示 , 有 請   師 尊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: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5329 號 , 星 期 天 , 第 452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昨 天 , 我 們 在 談 「 虹 化 轉 世 」 的 專 題 之 上 , 延 續 了 、 講 了 一 個 「 佛 法 智 慧 」 的 問 題 。 討 論 佛 法 智 慧 , 主 要 是 和 大 家 分 享 佛 教 中 佛 法 智 慧 如 何 加 以 靈 活 地 運 用 於 自 己 的 生 活 中 。

昨 天 , 我 們 講 到 的 智 慧 是 有 兩 種 智 。 第 一 種 就 是 「 如 理 智 」 , 理 是 道 理 。 道 理 說 什 麼 ? 道 理 就 是 人 與 事 、 事 與 理 。 我 們 還 具 體 地 舉 一 個 例 子 。

我 們 在 日 常 生 活 中 , 有 幾 位 聽 眾 , 就 在 行 車 的 路 上 碰 到 了 一 些 問 題 。

在 行 車 的 路 上 , 一 個 例 子 是 , 我 們 這 位 聽 眾 , 他 沒 有 開 錯 路 線 , 速 度 也 得 當 , 而 在 停 下 車 的 時 候 , 後 面 的 車 撞 上 了 他 。 他 就 停 下 車 來 , 走 出 車 外 , 把 現 場 拍 下 , 提 供 了 現 場 的 真 實 情 況 , 妥 當 地 給 予 了 處 理 。

另 外 一 個 情 況 , 也 是 我 們 的 一 位 聽 眾 , 往 前 開 車 , 但 是 , 他 距 離 前 車 太 近 , 太 近 , 緊 急 剎 車 , 儘 管 車 輪 不 動 , 地 上 的 剎 車 印 ( 車 輪 胎 的 印 ) 非 常 清 晰 可 見 , 但 是 , 還 是 撞 上 了 前 車 。 這 個 也 是 需 要 我 們 以 清 醒 的 頭 腦 , 走 出 車 來 , 記 錄 下 現 場 , 幫 助 民 警 、 幫 助 保 險 公 司 安 排 處 理 善 後 的 事 情 。 合 理 合 法 地 做 , 這 種 做 就 叫 「 如 理 智 」 。

今 天 我 們 來 學   老 禪 師 的 進 一 步 的 教 導 。   雲 老 禪 師 祂 說 :

「 其 次 , 談 第 二 種 『 如 量 智 』 。 『 如 量 』 , 這 個 名 詞 不 容 易 理 解 , 一 個 是 『 如 』 字 , 另 外 一 個 是 『 量 』 字 , 如 果 『 如 』 和 『 量 』 分 開 談 , 比 較 容 易 知 道 , 可 是 要 放 在 一 起 , 就 會 糊 塗 。 所 以 在 這 , 『 如 』 跟 『 量 』 加 在 一 起 , 該 以 什 麼 樣 的 方 式 去 衡 量 ?

「 因 為 , 談 的 是 一 切 知 識 經 驗 的 問 題 。 這 , 不 能 說 『 如 量 』 是 不 是 搞 錯 了 , 似 叫 作 『 無 量 』 , 那 你 就 錯 了 , 這 不 是 『 無 量 』 , 而 是 指 『 如 量 』 , 是 以 什 麼 樣 的 方 式 去 衡 量 這 一 切 的 知 識 經 驗 。 不 能 說 , 我 做 了 一 件 事 , 要 包 含 所 有 的 一 切 知 識 經 驗 來 談 他 的 理 論 , 而 說 他 的 事 物 。

「 談 吃 飯 , 吃 飯 , 以 『 如 理 智 』 而 言 , 可 以 說 整 體 性 ; 如 果 以 衡 量 的 分 辨 來 說 , 當 然 , 就 有 個 個 體 的 差 異 。 吃 飯 , 吃 什 麼 樣 的 飯 ? 米 飯 , 麵 飯 , 各 種 雜 糧 主 食 , 都 是 飯 , 都 可 以 衡 量 它 叫 做 飯 , 它 是 整 體 。 可 是 , 還 有 其 差 異 啊 。 為 什 麼 ? 因 為 , 涉 及 到 知 識 經 驗 的 問 題 。 譬 如 , 南 方 人 偏 於 米 食 , 北 方 人 又 偏 於 麵 食 。 如 果 貧 窮 的 人 , 不 管 南 方 、 北 方 , 還 不 是 一 些 雜 糧 方 面 的 東 西 在 那 當 為 主 食 嗎 ? 所 以 , 要 衡 量 什 麼 ? 衡 量 時 間 、 空 間 中 所 面 對 的 問 題 而 去 衡 量 。

「 談 到 知 識 經 驗 , 世 間 的 也 有 各 種 不 同 。 佛 法 中 為 什 麼 要 這 麼 提 出 來 ? 是 關 係 到 世 間 的 一 切 知 識 經 驗 實 在 太 多 , 人 會 分 別 、 計 較 、 執 著 。 所 以 , 談 了 一 個 整 體 性 的 認 知 , 還 要 知 道 衡 量 一 下 個 體 的 問 題 。

「 這 種 個 體 的 問 題 , 就 關 係 到 時 間 、 空 間 的 不 同 , 絕 不 能 說 以 整 體 來 講 吃 飯 。 現 在 吃 大 米 飯 , 不 管 是 什 麼 人 , 就 吃 大 米 飯 。 有 的 人 , 的 確 , 大 米 飯 不 是 不 能 吃 , 可 他 吃 得 再 多 , 也 感 覺 不 飽 。 像 北 方 人 , 是 以 麵 食 作 為 主 食 的 , 如 果 吃 大 米 飯 , 總 感 覺 沒 有 吃 一 點 麵 食 , 他 不 飽 。 同 樣 , 南 方 人 也 是 如 此 , 即 使 吃 麵 食 , 如 果 沒 有 吃 一 點 飯 , 他 始 終 感 覺 沒 有 飽 , 那 就 要 衡 量 所 處 的 時 間 、 空 間 的 不 同 。

「 再 舉 一 個 很 明 顯 的 例 子 。 如 果 原 來 不 是 一 個 佛 教 徒 , 是 信 別 的 宗 教 , 現 在 有 機 會 接 觸 到 佛 教 , 就 要 衡 量 。 這 面 有 很 大 的 差 異 。 為 什 麼 ? 如 果 原 來 是 別 的 宗 教 , 信 了 佛 教 , 甚 至 出 了 家 , 難 免 還 有 過 去 所 熏 習 的 那 些 宗 教 的 習 氣 , 不 能 用 責 備 的 方 式 去 說 他 , 要 衡 量 他 。 這 是 過 去 熏 習 的 太 久 了 , 即 使 有 佛 法 的 熏 習 , 畢 竟 熏 習 的 時 間 而 論 , 還 不 能 夠 完 全 地 清 除 過 去 的 那 些 非 佛 教 的 熏 習 。 所 以 , 談 習 氣 , 是 不 同 的 時 間 、 空 間 養 成 的 , 看 熏 習 的 濃 度 、 淡 度 的 差 別 。

「 為 什 麼 佛 法 中 談 到 要 看 破 ? 看 破 什 麼 ? 其 實 , 看 破 , 是 要 能 衡 量 , 才 能 看 破 , 如 果 不 衡 量 , 就 不 可 能 看 破 。 為 什 麼 ? 就 是 這 樣 。 難 道 不 能 改 變 嗎 ? 如 果 不 能 改 變 , 談 修 行 幹 什 麼 ? 所 謂 的 修 行 , 就 是 調 整 , 就 是 可 以 改 變 。

「 所 以 啊 , 一 切 的 知 識 經 驗 是 一 個 概 念 , 於 整 體 性 都 稱 之 為 知 識 經 驗 。 如 果 不 以 衡 量 的 方 式 去 看 知 識 經 驗 , 究 竟 什 麼 是 知 識 經 驗 , 什 麼 又 不 是 知 識 經 驗 呢 ?

「 如 做 生 意 , 將 本 求 利 , 老 老 實 實 地 做 個 殷 實 的 商 人 , 如 理 , 這 是 對 的 。 曾 經 舉 過 的 例 子 , 可 以 發 現 為 什 麼 要 衡 量 ? 譬 如 , 鬻 酒 的 問 題 : 假 使 , 鬻 酒 , 缺 貨 、 漲 價 , 如 果 是 一 個 殷 實 的 商 人 , 『 雖 然 是 漲 價 , 要 憑 良 心 賺 錢 , 不 能 漲 』 , 那 你 就 沒 有 衡 量 知 識 的 經 驗 。 為 什 麼 ? 鬻 酒 不 是 一 個 必 需 品 , 如 果 要 維 護 生 命 的 必 需 品 , 可 以 這 麼 做 ; 如 果 說 跟 生 命 沒 有 必 需 的 話 , 還 是 可 以 衡 量 。 所 以 , 談 整 體 跟 個 體 的 話 , 必 須 要 有 這 種 認 知 , 不 能 夠 說 應 該 怎 麼 樣 、 不 應 該 怎 麼 樣 。

「 我 常 說 , 佛 法 中 間 沒 有 什 麼 應 該 、 不 應 該 的 , 而 是 怎 樣 去 認 識 、 瞭 解 , 如 果 不 去 認 識 、 瞭 解 , 就 不 可 能 有 出 離 的 機 會 。 因 為 認 識 、 瞭 解 , 就 可 能 從 中 發 現 很 多 意 想 不 到 的 問 題 , 如 果 能 發 現 這 些 , 就 有 出 離 、 突 破 的 機 會 。 不 能 說 , 『 照 理 論 應 該 怎 麼 樣 』 , 當 然 是 沒 有 錯 , 也 不 能 去 否 定 , 必 須 還 要 衡 量 。 所 以 , 衡 量 , 就 是 因 與 整 體 有 太 多 不 同 的 個 體 的 差 異 性 , 才 要 去 衡 量 , 從 知 識 經 驗 中 去 尋 找 到 利 益 的 、 融 洽 的 、 減 少 缺 失 的 方 式 。

「 經 常 看 到 , 學 佛 的 人 , 總 是 排 斥 自 己 以 外 的 東 西 , 認 為 多 數 外 道 都 不 好 。 其 實 , 佛 , 也 是 道 啊 。 如 果 以 道 而 言 , 世 間 的 一 切 的 道 , 包 含 著 佛 道 , 就 整 體 性 說 , 都 是 道 。 」

在 這 , 我 們 討 論 一 下 。 因 為 , 在 佛 教 中 , 許 多 人 都 很 喜 歡 說 「 附 佛 外 道 」 , 也 就 是 說 , 有 一 些 外 道 , 以 佛 法 的 理 論 來 化 妝 一 下 , 它 其 實 是 外 道 , 因 此 呢 , 許 多 人 就 把 這 一 類 的 教 法 就 稱 之 為 「 附 佛 外 道 」 。

但 是 , 事 實 上 還 有 , 確 確 實 實 是 佛 法 、 是 佛 道 , 但 是 由 於 人 們 的 不 認 識 , 由 於 人 們 的 不 瞭 解 , 根 本 不 理 解 , 而 誤 認 為 是 「 附 佛 外 道 」 , 甚 至 加 以 攻 擊 。 這 樣 , 實 際 上 就 是 褻 瀆 神 聖 性 。

我 們 下 面 繼 續 再 學 習   雲 老 禪 師 的 教 導 :

「 在 佛 教 講 外 道 , 是 講 其 他 以 外 的 道 , 都 叫 外 道 。 其 實 , 站 在 其 他 的 外 道 看 佛 道 , 也 是 外 道 。 」

這 一 句 , 相 當 的 重 要 。 有 些 人 佛 法 沒 有 學 好 , 對 佛 法 的 究 竟 了 義 的 教 法 不 理 解 , 對 佛 法 的 根 本 義 不 理 解 , 對 「 勝 義 僧 」 不 明 白 , 不 知 道 有 「 勝 義 僧 」 「 一 缽 千 家 飯 , 孤 僧 萬 里 遊 , 青 目 睹 人 少 」 這 樣 的 情 況 , 「 問 路 白 雲 頭 」 的 「 勝 義 僧 」 根 本 沒 有 接 觸 過 , 那 麼 , 他 們 就 可 能 把 彌 勒 佛 就 當 作 是 外 道 、 布 袋 和 尚 當 作 是 外 道 去 加 以 攻 擊 。

所 以 , 在 這 樣 的 情 況 下 ,   雲 老 禪 師 又 講 了 :

「 不 能 說 , 人 家 講 你 是 外 道 , 你 就 生 氣 了 , 表 示 於 知 識 經 驗 從 來 沒 有 去 衡 量 過 , 這 是 站 在 一 個 主 觀 意 識 上 面 去 看 問 題 的 。 所 以 , 這 兩 種 智 慧 的 說 法 , 第 一 個 是 整 體 性 的 , 一 個 是 個 體 的 衡 量 , 也 就 是 , 整 體 性 中 去 , 發 現 它 們 的 分 別 , 這 就 是 兩 種 智 的 說 法 。

「 這 個 時 段 過 來 了 , 談 談 三 種 智 的 說 法 。 三 種 智 是 『 一 切 智 』 , 二 『 道 種 智 』 , 三 『 一 切 種 智 』 。 在 《 般 若 經 要 解 》 面 提 過 : 智 慧 , 是 學 佛 人 要 去 下 功 夫 之 處 , 從 修 行 , 到 修 養 , 必 須 成 為 一 種 後 盾 的 力 量 。

「 三 種 智 , 第 一 個 談 『 一 切 智 』 。 所 謂 『 一 切 智 』 , 是 以 世 間 凡 所 有 的 一 切 知 識 經 驗 談 『 一 切 智 』 , 包 含 第 二 個 『 道 種 智 』 , 這 兩 者 都 以 世 間 法 來 說 。 因 為 , 『 一 切 智 』 是 關 係 到 人 與 事 、 事 與 理 相 互 之 間 的 所 產 生 的 一 些 知 識 經 驗 。

「 先 把 這 兩 個 名 詞 作 一 個 簡 單 的 認 識 。 『 一 切 智 』 , 用 白 話 講 , 是 指 世 界 上 的 事 情 普 遍 的 一 切 的 知 識 經 驗 。 『 道 種 智 』 , 就 是 指 專 門 性 的 知 識 經 驗 。 這 兩 者 歸 納 在 世 間 法 面 。 第 三 個 『 一 切 種 智 』 , 是 以 世 間 智 為 基 礎 , 不 管 是 普 及 性 的 、 專 業 性 的 、 從 知 識 經 驗 中 來 的 。

「 怎 麼 樣 發 現 真 正 對 於 人 有 利 益 的 智 慧 ? 當 然 , 所 謂 對 人 有 利 益 , 必 須 要 分 兩 個 方 面 說 , 一 面 是 講 一 般 世 間 的 人 , 再 一 面 就 講 所 謂 出 世 間 的 人 。 出 世 間 的 人 是 什 麼 呢 ? 是 出 家 人 。 所 以 , 在 此 要 把 握 學 佛 在 世 的 , 也 有 出 世 的 , 在 世 的 稱 為 在 家 的 居 士 , 出 世 的 就 是 比 丘 、 比 丘 尼 , 都 是 學 佛 。 為 什 麼 ? 有 這 種 分 別 麼 ? 這 就 是 關 係 到 所 處 的 環 境 不 同 。

「 當 然 , 對 於 普 遍 性 的 知 識 經 驗 , 以 及 專 業 性 的 知 識 經 驗 , 往 往 在 彙 集 之 後 , 運 用 之 時 , 使 用 的 方 法 有 所 差 別 。 因 為 普 及 性 的 知 識 經 驗 , 如 果 涉 及 到 智 慧 的 話 , 一 定 是 饒 益 性 的 , 沒 有 傷 害 ; 專 業 性 的 , 也 是 如 此 。

「 在 這 談 智 , 要 把 握 一 個 原 則 : 智 , 不 是 世 俗 的 聰 明 , 世 俗 的 聰 明 不 屬 於 智 。 雖 然 , 聰 明 也 可 以 從 知 識 經 驗 去 顯 現 , 可 是 , 聰 明 往 往 是 有 負 面 的 、 有 傷 害 的 , 所 以 , 智 不 同 於 聰 明 。 最 大 的 差 別 就 是 , 智 的 缺 失 最 少 , 而 且 是 使 人 得 到 利 益 。 這 些 知 識 經 驗 , 也 就 關 係 到 『 一 切 種 智 』 。

「 『 一 切 種 智 』 , 是 以 『 一 切 智 』 跟 『 道 種 智 』 為 基 礎 的 , 為 什 麼 還 要 談 『 一 切 種 智 』 ? 不 就 是 把 這 兩 個 名 詞 融 合 起 來 嗎 ? 不 是 這 樣 做 。 因 為 , 『 一 切 種 智 』 , 本 身 的 形 成 , 有 其 過 程 。 普 及 性 的 『 一 切 智 』 , 不 一 定 本 身 在 實 際 體 驗 中 完 成 。 而 第 二 個 『 道 種 智 』 , 是 經 過 親 身 體 驗 中 才 能 完 成 的 。 『 一 切 智 』 是 不 經 過 親 身 體 驗 的 , 『 道 種 智 』 是 必 須 親 身 體 驗 的 。 雖 然 , 有 不 經 過 親 身 體 驗 跟 經 過 親 身 體 驗 的 不 同 , 談 『 一 切 種 智 』 , 是 不 管 有 沒 有 親 身 體 驗 , 都 不 要 緊 , 而 從 這 中 間 包 含 普 及 性 的 、 專 業 性 的 , 怎 麼 樣 來 認 識 、 瞭 解 ? 怎 麼 樣 從 中 發 現 它 的 正 負 、 對 錯 或 者 圓 缺 的 問 題 呢 ? 如 果 把 這 兩 者 相 對 的 中 間 取 其 正 、 取 其 圓 所 完 成 的 知 識 經 驗 , 才 叫 做 『 一 切 種 智 』 。 」

這 個 「 一 切 種 智 「 , 是 要 通 過 自 己 的 親 身 實 驗 的 , 也 就 是 說 , 我 們 的 虹 化 轉 世 , 要 通 過 我 們 每 一 位 行 者 親 身 的 實 驗 。 而 親 身 實 驗 呢 , 虹 化 , 看 來 是 第 一 步 , 也 是 最 後 一 步 。

這 個 虹 化 呢 , 第 一 步 就 是 以 「 霓 虹 光 」 的 形 式 進 行 實 踐 。 你 有 了 「 霓 虹 光 」 , 你 就 有 了 幫 助 眾 生 的 能 力 , 和 幫 助 眾 生 、 解 決 眾 生 痛 苦 的 手 段 、 方 法 和 能 量 。 所 以 , 這 個 手 段 、 方 法 和 能 量 , 這 必 須 要 自 己 親 身 實 踐 。 實 踐 成 功 了 , 這 才 是 可 以 說 , 你 掌 握 了 「 霓 虹 放 光 」 的 「 一 切 種 智 」 。

「 空 行 放 光 」 , 也 是 如 此 。 「 不 思 議 放 光 」 , 更 是 如 此 。 三 部 大 法 前 後 , 空 性 的 , 都 是 諸 法 空 性 的 、 諸 法 無 住 的 , 在 這 樣 的 情 況 下 , 「 一 切 種 智 」 , 你 的 實 踐 才 是 正 確 的 。

所 以 ,   老 禪 師 在 這 就 最 後 地 講 到 :

「 怎 麼 從 中 發 現 它 的 正 負 、 對 錯 的 問 題 , 或 者 圓 缺 的 問 題 ? 如 果 把 這 兩 者 相 對 的 中 間 取 其 正 、 取 其 圓 所 完 成 的 知 識 經 驗 , 才 叫 『 一 切 種 智 』 。 所 以 , 『 一 切 智 』 和 『 道 種 智 』 是 歸 納 於 世 間 法 , 『 一 切 智 』 是 屬 於 佛 法 所 表 現 出 來 的 。 可 是 , 佛 法 還 是 以 世 間 法 為 基 礎 , 並 不 捨 棄 『 一 切 智 』 跟 『 道 種 智 』 , 不 管 有 沒 有 體 驗 , 一 定 是 從 普 及 性 的 、 專 業 性 的 去 認 識 、 去 瞭 解 、 去 從 中 發 現 相 對 的 真 理 , 正 面 與 反 面 , 甚 至 從 後 、 而 後 捨 棄 負 面 的 , 去 抓 住 正 面 的 運 用 出 來 。 『 一 切 種 智 』 是 出 離 世 間 的 知 識 經 驗 , 『 一 切 智 』 跟 『 道 種 智 』 就 是 世 間 的 一 切 知 識 經 驗 , 差 別 就 在 這 個 地 方 。 」

而 我 們 學 習 了 這 三 種 智 慧 之 後 , 我 們 就 能 夠 明 瞭 , 霓 虹 、 空 行 、 不 思 議 、 涅 槃 大 法 , 都 必 須 要 自 己 的 實 踐 , 必 須 要 這 一 種 整 個 過 程 都 是 通 過 「 光 」 的 實 踐 來 加 以 體 現 的 , 在 各 個 階 段 , 「 光 」 體 現 不 同 的 形 式 。 這 就 是 我 們 的 結 論 。

今 天 , 由 於 時 間 的 關 係 ,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, 各 位 聽 眾 再 見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