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450 次
2015 年 3 月 22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法 性 大 光 明
大 光 明 法 性

 

 

廣 播 電 臺 :

在 昨 天 的 廣 播 面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跟 我 們 解 密 了 有 關 聖 密 四 部 大 法 , 特 別 是 有 關 放 光 般 若 、 虹 化 般 若 的 相 關 法 理 。

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聖 示 , 有 請   師 尊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: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5322 號 , 星 期 天 , 第 450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繼 昨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, 我 們 繼 續 來 討 論 關 於 「 放 光 」 的 問 題 , 討 論   佛 祖 放 出 的 清 淨 大 光 明 、 光 明 大 清 淨 。

其 實 , 這 就 是 法 性 大 光 明 、 大 光 明 法 性 。 而 這 個 大 光 明 呢 , 而 這 個 清 淨 呢 , 是 人 人 都 有 。 法 性 人 人 都 有 , 人 人 都 有 法 性 。 因 此 , 法 性 的 光 明 也 人 人 都 有 。

但 是 , 「 人 人 都 有 法 性 的 光 明 」 , 就 如 此 這 樣 討 論 , 很 可 能 就 引 起 某 些 沒 有 修 持 人 的 、 初 識 佛 法 的 人 的 一 些 我 慢 : 「 噢 , 我 原 來 有 法 性 , 我 原 來 有 法 性 的 光 明 ! 」

不 , 這 個 原 來 的 「 法 性 光 明 」 需 要 你 的 修 行 把 祂 體 現 出 來 , 把 你 腦 袋 裡 不 清 淨 的 , 也 就 是 說 , 在 六 識 中 不 清 淨 的 障 礙 除 掉 , 這 些 光 明 才 能 夠 體 現 出 來 。 體 現 光 明 出 來 , 祂 可 以 做 很 多 方 面 的 工 作 , 能 夠 調 理 自 己 的 疾 病 , 也 可 以 調 理 眾 生 的 疾 病 。 這 個 光 明 , 實 際 上 遍 佈 於 宇 宙 , 取 之 不 盡 , 用 之 不 竭 。

我 們 曾 經 學 過 生 法 宮 的 法 理 , 我 們 每 一 個 人 所 昇 起 的 七 千 四 百 萬 脈 道 維 持 著 人 的 生 命 狀 態 。 而 這 一 個 生 命 狀 態 , 七 千 四 百 萬 脈 道 並 非 是 每 一 個 人 都 是 暢 通 無 阻 的 , 也 就 是 說 , 在 生 命 中 間 , 還 有 其 他 的 一 些 因 素 —— 這 些 因 素 , 我 們 就 講 生 命 中 的 、 生 理 中 的 、 身 體 內 部 的 「 黑 暗 物 質 」 。

七 千 四 百 萬 脈 道 中 間 , 客 觀 地 存 在 著 正 負 能 量 的 較 量 、 正 負 能 量 的 「 相 互 控 制 」 。 當 正 能 量 在 身 體 內 部 佔 上 風 的 時 候 , 人 的 心 態 、 健 康 狀 況 、 人 生 命 的 運 程 都 會 呈 現 好 的 狀 態 ; 當 負 能 量 佔 上 風 的 時 候 , 人 的 心 態 、 人 的 健 康 、 人 的 生 命 運 程 就 會 出 現 問 題 。

眾 生 有 無 量 的 病 苦 , 眾 生 再 有 無 量 的 生 老 病 死 的 厄 運 、 問 題 。 生 病 的 時 候 , 有 時 空 、 環 境 、 條 件 、 宇 宙 因 素 等 等 , 都 產 生 了 一 些 不 利 的 情 況 , 這 些 情 況 , 我 們 就 說 它 是 「 黑 暗 物 質 」 。 我 們 知 道 , 有 一 個 俗 語 就 叫 「 病 從 口 入 」 , 這 是 一 個 途 徑 , 但 是 , 人 體 七 千 四 百 萬 脈 道 流 佈 著 七 千 四 百 萬 種 的 疾 病 。 眾 生 的 根 器 不 同 , 所 以 七 千 四 百 萬 種 的 病 。 同 樣 的 一 種 病 , 或 許 就 有 七 千 四 百 萬 種 的 變 化 。

由 是 , 我 們 所 訓 練 的 清 淨 大 光 明 、 光 明 大 清 淨 , 就 能 夠 幫 助 調 理 我 們 這 個 身 體 , 理 順 我 們 身 體 和 宇 宙 的 種 種 的 關 係 。

所 以 , 在 這 裡 , 我 們 一 定 不 可 以 我 執 、 我 慢 , 自 己 沒 有 經 過 修 持 , 就 認 為 : 「 既 然 我 們 每 個 人 都 有 清 淨 大 光 明 、 光 明 大 清 淨 , 每 人 都 有 法 性 光 明 、 光 明 法 性 , 那 麼 我 們 還 要 修 什 麼 呢 ? 」 聽 之 任 之 , 還 有 的 說 是 「 任 運 自 然 」 。 但 是 , 實 際 上 , 聽 之 任 之 的 「 任 運 自 然 」 實 際 上 就 是 接 納 黑 暗 物 質 的 開 始 , 任 運 令 自 己 身 體 內 部 黑 暗 物 質 肆 意 橫 行 的 開 始 , 這 千 萬 是 要 注 意 的 。

還 有 一 個 說 法 , 說 「 人 只 需 要 開 心 , 開 心 就 好 」 。 其 實 , 「 開 心 」 裡 面 , 也 有 種 種 質 量 的 不 同 。 有 的 「 開 心 」 是 自 私 自 利 的 「 開 心 」 , 這 一 些 自 私 自 利 的 「 開 心 」 、 自 得 其 樂 的 「 開 心 」 、 損 人 利 己 的 「 開 心 」 , 這 些 」 開 心 」 不 合 宇 宙 規 律 。 也 是 實 際 上 , 這 個 「 開 心 」 是 跟 身 體 內 的 負 能 量 瑜 伽 , 跟 負 能 量 相 結 合 。 只 貪 圖 自 己 的 「 開 心 」 , 不 貪 圖 自 己 的 清 淨 , 不 進 行 自 己 的 清 淨 。 不 以 眾 生 為 重 , 而 以 自 己 為 重 。 這 實 際 上 是 在 消 耗 自 己 的 靈 性 功 德 。

我 們 所 講 的 「 靈 性 功 德 」 , 實 際 上 就 是 指 法 性 光 明 。 「 法 性 光 明 」 , 祂 的 實 質 , 就 是 我 們 解 讀 成 為 六 識 能 夠 認 識 的 字 , 就 是 「 靈 性 功 德 」 。 如 果 沒 有 靈 性 功 德 , 就 沒 有 法 性 光 明 。 所 以 , 我 們 跟 法 性 光 明 、 靈 性 功 德 相 互 之 間 的 關 係 要 非 常 清 楚 。 你 只 有 積 累 了 靈 性 功 德 , 你 才 有 可 能 有 法 性 的 光 明 。

對 於 虹 化 的 教 相 , 我 們 通 過 《 放 光 般 若 經 》 進 行 了 進 一 步 的 詮 說 。 我 們 強 調 了 「 緣 生 故 無 生 , 故 性 空 本 無 , 空 亦 空 」 的 究 竟 空 旨 , 而 又 強 調 了 「 空 故 , 能 生 如 幻 之 種 種 方 便 , 空 即 是 有 , 有 即 是 空 , 無 二 無 別 」 , 這 樣 就 把 整 個 虹 化 和 般 若 的 聖 法 理 全 部 都 講 清 楚 了 , 講 透 徹 了 。

《 放 光 般 若 經 》 講 到 了 「 空 」 , 也 講 到 了 「 幻 」 , 講 到 了 「 一 切 皆 是 假 名 」 , 也 講 到 了 「 方 便 」 和 「 一 切 皆 是 肇 源 法 性 所 顯 現 」 。 這 裡 , 從 究 竟 義 上 講 是 如 此 , 在 具 體 操 作 中 , 實 際 上 就 是 從 身 體 內 部 驅 逐 黑 暗 物 質 , 把 我 們 維 持 生 命 的 七 千 四 百 萬 脈 道 , 調 理 成 為 跟 宇 宙 規 律 相 契 合 , 瑜 伽 於 宇 宙 規 律 , 而 不 是 背 離 宇 宙 規 律 。

因 此 , 我 們 教 下 宗 下 歷 來 就 有 「 空 行 光 明 」 、 「 霓 虹 光 明 」 、 「 不 思 議 光 明 」 和 「 涅 槃 光 明 」 。 由 是 , 我 們 可 以 看 到 , 這 四 種 光 明 、 四 部 光 明 就 是 一 部 光 明 , 一 部 光 明 就 是 四 部 光 明 。 說 一 、 說 四 、 說 多 、 說 一 , 都 是 方 便 , 都 是 幻 , 都 是 空 , 都 是 宇 宙 真 實 。 這 裡 頭 , 要 勤 勤 地 行 去 , 而 不 做 分 別 。

但 是 , 有 些 人 他 是 學 了 法 , 處 處 分 別 , 分 別 什 麼 呢 ? 也 就 是 說 , 自 己 利 益 了 多 少 ? 得 益 了 多 少 ? 不 要 分 別 自 己 , 也 不 要 分 別 宇 宙 。 這 裡 頭 , 非 常 關 要 。

你 分 別 , 就 染 來 了 不 清 淨 。 不 清 淨 , 就 使 這 個 光 明 就 打 折 扣 。 不 清 淨 , 就 沒 有 了 清 淨 大 光 明 、 大 光 明 清 淨 。 不 清 淨 , 就 沒 有 了 這 個 法 性 光 明 。 把 你 一 些 不 清 淨 的 分 別 , 擋 住 了 這 些 法 性 的 光 明 , 把 自 己 內 心 的 光 明 , 從 七 千 四 百 萬 通 道 中 堵 塞 了 。

所 以 , 就 是 我 們 一 直 在 講 的 , 一 部 大 法 就 是 四 部 大 法 , 或 者 說 是 有 三 極 虹 化 , 或 者 說 是 三 極 虹 化 法 性 如 如 , 無 二 無 別 , 也 都 是 「 空 性 如 幻 」 的 覺 悟 。

但 是 , 這 裡 頭 , 祂 必 定 是 為 了 渡 化 眾 生 而 有 的 方 便 , 而 不 是 有 你 患 得 患 失 的 「 方 便 」 。 這 一 定 是 要 涇 渭 分 明 , 清 清 楚 楚 , 成 為 一 種 靈 性 的 高 的 境 界 。

我 們 曾 經 對 這 個 四 部 大 法 做 過 如 如 的 詮 說 , 但 是 這 個 四 部 大 法 , 初 學 的 人 聽 得 「 一 頭 霧 水 」 。 在 這 樣 的 情 況 下 , 我 們 要 重 新 回 顧 前 面 所 講 的 法 。

只 有 諸 法 不 空 , 就 不 能 夠 成 就 菩 提 。 諸 法 如 幻 , 故 能 「 幻 師 以 幻 法 渡 幻 人 」 , 而 無 有 眾 生 得 渡 。 一 切 假 名 但 假 而 不 移 實 相 , 故 諸 佛 菩 薩 以 假 言 名 相 妙 濟 眾 生 。 諸 佛 菩 薩 為 令 眾 生 放 下 執 著 , 解 脫 自 在 , 明 瞭 宇 宙 真 理 、 人 生 究 竟 。

如 《 聖 祖 經 》 所 言 , 以 般 若 波 羅 蜜 , 於 畢 竟 空 妙 生 種 種 方 便 幻 行 , 令 眾 生 不 再 以 假 為 真 , 於 萬 法 而 了 義 真 , 建 立 淨 土 而 無 所 建 , 渡 化 眾 生 而 無 所 渡 , 真 諦 俗 諦 是 二 , 實 為 不 二 , 乃 至 於 不 二 也 無 。

因 此 , 有 這 樣 的 空 無 思 想 , 有 這 樣 的 空 無 的 準 備 , 因 此 , 你 就 沒 有 了 自 己 的 患 得 患 失 。 你 要 患 得 患 失 , 那 麼 , 你 所 有 的 七 千 四 百 萬 脈 道 是 自 然 很 困 難 加 以 清 淨 , 加 以 釋 放 光 明 的 。

所 以 , 我 們 現 在 所 講 的 「 畢 竟 空 、 聖 義 有 、 真 了 義 」 的 包 容 一 切 的 無 所 依 、 無 所 證 、 無 所 得 , 就 是 放 光 般 若 的 殊 勝 空 旨 。 而 這 不 落 兩 端 的 究 竟 空 旨 , 即 是 「 不 住 生 死 、 不 住 涅 槃 」 的 涅 槃 。 所 謂 「 不 住 涅 槃 的 涅 槃 」 就 是 三 極 虹 化 。

關 於 虹 化 的 成 就 , 從 我 們 曾 經 討 論 過 的 聖 密 龍 講 曾 經 應 用 過 最 新 的 科 學 成 果 、 科 學 前 沿 , 以 我 們 現 代 的 眾 生 容 易 理 解 接 受 的 科 學 語 言 來 闡 明 我 們 聖 教 宗 下 的 話 語 境 , 把 它 稱 之 為 「 暗 物 質 非 編 碼 的 RNA 」 , 僅 僅 是 「 暗 物 質 」 中 間 的 許 許 多 多 品 種 的 其 中 的 一 個 品 種 。 這 些 「 暗 物 質 」 , 可 能 存 在 著 多 種 「 暗 物 質 」 , 相 互 有 關 係 。

相 互 的 關 係 在 哪 裡 呢 ? 相 互 關 聯 、 相 互 勾 結 , 主 要 是 跟 自 己 的 思 維 狀 態 相 互 作 用 、 相 互 聯 接 、 相 互 攀 緣 。 當 這 些 神 秘 的 「 暗 物 質 」 和 自 己 的 負 面 的 思 想 合 同 在 一 起 的 時 候 , 一 起 共 同 工 作 的 時 候 , 那 麼 , 到 了 一 定 的 程 度 , 一 個 正 常 人 的 生 命 就 會 瓦 解 。

如 果 你 堅 決 不 和 「 暗 物 質 」 協 同 , 消 除 自 己 的 負 面 思 想 , 一 切 都 只 想 著 清 淨 光 明 的 大 道 前 進 , 那 麼 , 你 就 是 一 個 成 功 者 。

當 這 些 現 代 科 學 還 不 能 完 全 破 譯 的 神 秘 的 「 暗 物 質 」 , 其 實 就 是 我 們 經 常 所 講 的 所 謂 的 「 魔 障 」 、 「 負 能 量 」 和 「 惡 業 」 , 這 是 導 致 人 生 病 的 真 正 的 在 心 理 上 、 生 理 上 、 教 法 思 想 上 的 原 因 。

疾 病 在 顯 態 世 界 顯 現 之 前 , 有 潛 伏 的 狀 態 , 甚 至 是 現 代 科 學 儀 器 都 探 測 不 到 的 「 信 息 」 狀 態 。 因 為 我 們 所 講 探 測 不 到 的 「 信 息 」 , 實 際 上 , 這 一 種 「 信 息 」 在 相 當 程 度 上 、 相 當 範 圍 內 , 有 關 的 、 相 關 的 科 學 儀 器 已 經 能 夠 探 測 到 。 但 是 , 還 是 有 很 多 信 息 , 還 是 探 測 不 到 。

當 生 病 了 , 只 能 夠 看 到 生 病 之 中 的 這 一 種 現 象 存 在 , 究 竟 什 麼 原 因 ? 不 知 道 。 但 是 , 這 種 「 信 息 」 狀 態 , 它 會 從 隱 態 慢 慢 地 擴 大 到 顯 態 來 , 在 這 個 時 候 , 「 信 息 」 狀 態 也 能 被 相 關 的 科 學 儀 器 所 捕 捉 , 能 夠 從 人 們 所 獲 得 的 科 學 儀 器 上 得 到 觀 察 , 觀 察 這 些 「 信 息 」 的 存 在 。

我 們 許 多 科 學 家 都 已 經 可 以 探 測 到 身 體 內 部 , 比 如 說 超 聲 波 、 比 如 說 CT , 比 如 說 …… 各 種 各 樣 的 化 驗 、 血 漿 分 析 , 能 夠 瞭 解 身 體 內 部 的 種 種 情 況 。 但 是 , 這 些 瞭 解 , 在 七 千 四 百 萬 脈 道 中 間 , 七 千 四 百 萬 種 的 「 暗 物 質 」 的 變 異 之 間 , 還 是 一 個 極 小 部 分 。

這 極 小 部 分 , 雖 然 給 我 們 觀 測 到 了 , 但 是 , 這 個 觀 測 到 , 只 是 一 種 警 告 , 警 告 人 們 要 留 意 , 如 何 用 正 確 的 方 法 來 解 決 這 些 「 暗 物 質 」 的 內 容 ? 如 何 驅 除 這 些 「 暗 物 質 」 , 驅 除 出 身 體 內 外 ? 通 過 自 己 身 體 的 正 能 量 , 通 過 自 己 的 光 明 , 通 過 自 己 的 清 淨 大 光 明 、 大 光 明 清 淨 , 這 一 個 清 淨 的 力 量 、 無 我 的 力 量 、 無 分 別 的 力 量 , 去 消 除 種 種 的 疾 病 。

這 樣 , 這 些 多 種 的 「 暗 物 質 」 潛 伏 在 我 們 身 體 內 部 的 時 候 , 影 響 著 我 們 的 生 命 , 提 醒 人 們 需 要 時 時 的 警 惕 。

其 實 , 於 七 千 四 百 萬 脈 道 而 言 , 交 通 於 人 體 內 外 的 能 量 通 道 , 這 些 能 量 通 道 , 有 正 能 量 的 調 適 通 道 , 也 有 負 能 量 的 進 出 的 通 道 。 因 此 , 我 們 認 識 到 自 己 的 生 命 有 這 樣 深 刻 的 時 候 , 那 麼 , 你 就 會 慢 慢 地 重 視 到 清 淨 大 光 明 的 重 要 。 雖 然 , 祂 看 不 見 摸 不 著 , 但 是 , 我 們 相 信 , 清 淨 大 光 明 能 夠 為 我 們 聖 密 行 者 所 感 知 , 能 夠 為 我 們 聖 密 行 者 所 察 覺 。

我 們 聖 密 宗 所 研 究 的 和 實 踐 的 生 命 科 學 , 能 夠 從 隱 態 世 界 的 宇 宙 規 律 破 譯 這 些 生 命 信 息 , 正 面 的 生 命 信 息 、 負 面 的 生 命 信 息 , 能 夠 一 一 洞 悉 , 並 且 對 症 下 藥 。

通 過 修 持 口 授 心 傳 的 薄 伽 梵 四 眷 屬 四 宮 陀 羅 尼 的 教 法 , 在   師 父 和 諸 天 諸 佛 的 加 持 、 調 整 、 幫 助 下 , 調 整 生 法 宮 , 調 理 七 千 四 百 萬 脈 道 , 把 大 三 世 諸 業 能 遮 止 的 則 遮 止 、 能 消 除 的 則 消 除 、 能 遷 移 的 則 能 夠 將 它 們 遷 移 , 使 修 持 者 、 使 行 者 得 到 宇 宙 的 眷 顧 , 讓 宇 宙 光 明 遍 佈 於 全 身 , 將 身 體 內 四 千 七 百 萬 脈 道 沉 浸 在 清 淨 大 光 明 中 , 把 身 體 內 的 黑 暗 物 質 , 通 過 四 千 七 百 萬 脈 道 調 控 , 把 這 些 黑 暗 物 質 釋 放 出 來 , 驅 趕 這 些 黑 暗 物 質 , 遠 離 我 們 的 身 體 , 從 而 , 轉 變 我 們 生 命 的 運 程 , 轉 變 我 們 身 體 的 健 康 狀 態 。 極 終 的 目 標 而 言 , 最 終 為 了 消 滅 大 三 世 的 諸 業 諸 障 , 證 得 虹 轉 , 成 就 「 曇 路 」 。

這 裡 , 作 為 我 們 宗 下 而 言 , 我 們 所 講 的 修 行 目 標 非 常 清 楚 明 白 。 我 們 所 提 示 的 、 所 提 供 的 人 類 對 於 宇 宙 、 對 於 人 生 、 對 於 時 空 、 對 於 數 碼 的 認 識 , 是 一 個 全 新 的 認 識 , 是 一 個 全 人 類 共 同 所 迫 切 需 要 的 一 個 宇 宙 法 則 , 是 救 度 三 千 大 千 世 界 一 切 眾 生 的 至 高 的 境 界 , 是 大 空 無 我 的 , 是 大 聖 無 我 的 , 是 神 聖 的 無 我 解 脫 學 , 是 捨 壽 的 聖 行 。

實 質 上 , 在 聖 密 宗 的 迴 向 裡 , 我 們 天 天 所 做 的 那 個 迴 向 , 就 已 經 包 含 著 隨 時 為 眾 生 而 生 , 隨 時 為 眾 生 而 涅 槃 、 而 捨 壽 , 包 含 著 隨 時 為 渡 眾 生 而 捨 壽 的 清 淨 的 強 大 的 決 心 。

我 們 前 一 個 階 段 所 學 習 的 《 放 光 般 若 經 》 的 放 光 般 若 思 想 、 性 空 的 原 則 , 是 可 以 在 我 們 每 一 個 人 身 上 昇 起 大 用 , 全 面 地 改 變 我 們 的 宇 宙 、 人 生 、 時 空 、 生 命 的 維 度 , 令 我 們 認 識 宇 宙 , 進 入 一 個 積 極 地 、 更 加 有 效 地 掌 握 自 己 的 運 程 、 掌 握 自 己 的 生 命 過 程 , 離 垢 晶 瑩 , 明 空 自 鑑 , 無 所 畏 懼 自 解 脫 。

我 們 明 空 自 鑑 , 就 是 自 己 對 於 「 清 淨 大 光 明 」 明 白 不 明 白 ? 就 是 指 我 們 的 慈 悲 智 慧 生 長 了 沒 有 ? 宇 宙 的 明 空 之 理 有 沒 有 懂 得 ? 宇 宙 的 光 明 之 理 有 沒 有 懂 得 ? 如 果 沒 有 懂 得 , 要 快 快 地 明 白 、 快 快 地 實 踐 這 一 個 光 明 的 宗 下 的 宗 教 過 程 。

我 們 《 聖 祖 經 》 所 講 的 佛 梵 持 明 「 眾 所 知 識 」 , 三 密 陀 羅 尼 : 身 陀 羅 尼 、 口 陀 羅 尼 、 意 陀 羅 尼 , 「 持 明 」 就 是 持 宇 宙 光 明 , 實 踐 宇 宙 光 明 的 宗 教 過 程 。 身 、 口 、 意 都 是 「 清 淨 大 光 明 」 的 宇 宙 光 明 的 載 體 。

口 不 講 與 我 們 清 淨 大 光 明 聖 法 無 關 係 的 話 ;

意 識 不 想 與 清 淨 大 光 明 聖 法 無 關 聯 的 事 ;

身 體 不 做 與 清 淨 大 光 明 動 禪 陀 羅 尼 無 關 的 事 。

如 此 修 行 , 就 必 定 有 成 就 。

應 當 回 憶 起 , 我 們 曾 經 最 早 期 的 在 《 淺 說 佛 法 》 中 的 開 示 , 那 個 時 候 講 : 「 密 內 密 是 完 全 融 化 在 宇 宙 能 量 中 , 完 全 釋 放 自 己 , 完 全 和 宇 宙 溝 通 。 不 要 有 我 執 、 法 執 。 」

從 這 一 點 而 言 , 我 們 初 修 的 人 , 如 果 說 沒 有 我 執 、 法 執 , 那 麼 你 初 步 地 已 經 入 門 了 。

今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由 於 時 間 的 關 係 , 暫 時 說 到 這 裡 , 下 次 再 見 !

各 位 聽 眾 再 見 !

阿 彌 陀 佛 ! 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下 星 期 繼 續 恭 聆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。

謝 謝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