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442 次
2015 年 2 月 22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威 音 王 如 來 大 涅 槃

 

廣 播 電 臺 :

在 昨 天 的 廣 播 面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跟 我 們 解 密 了 《 法 華 經 》 的 法 理 , 以 及 有 關 常 不 輕 菩 薩 的 行 持 聖 跡 。

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聖 示 , 有 請   師 尊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: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5222 號 , 星 期 天 , 第 442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在 前 面 , 我 們 學 習 了 《 法 華 經 》 , 《 法 華 經 》 中 , 當 初 的 威 音 王 如 來 入 大 涅 槃 , 接 著 正 法 也 滅 了 以 後 , 在 像 法 之 中 , 貢 高 我 慢 、 爭 名 奪 利 的 惡 性 比 丘 有 大 勢 力 , 自 以 為 了 不 起 。 這 時 , 有 一 位 菩 薩 比 丘 , 名 叫 「 常 不 輕 」 。

我 們 在 學 習 了   佛 祖 在 最 初 演 法 的 時 候 , 轉 法 輪 , 講 了 四 聖 諦 。 講 了 四 聖 諦 之 後 , 講 到 了 辟 支 佛 , 也 講 到 了 大 乘 菩 薩 。

現 在 開 頭 , 我 們 就 講 到 了 大 乘 國 土 , 這 一 些 大 乘 國 土 之 中 , 出 現 了 一 些 情 況 。 也 就 是 說 , 正 法 滅 了 以 後 , 在 像 法 之 中 , 有 一 些 惡 性 比 丘 , 這 些 惡 性 比 丘 怎 麼 樣 稱 為 「 惡 性 比 丘 」 呢 ? 貢 高 我 慢 , 爭 名 奪 利 , 他 們 有 大 勢 力 , 自 以 為 了 不 起 。

所 以 ,   佛 祖 ,   大 聖   佛 祖 , 就 安 排 了 一 位 慈 悲 而 智 慧 的 常 不 輕 菩 薩 。

佛 祖 在 經 中 講 了 : 大 勢 至 ! 以 什 麼 因 緣 , 這 位 比 丘 叫 做 「 常 不 輕 」 呢 ? 因 為 , 祂 無 論 見 到 哪 一 位 比 丘 、 比 丘 尼 、 優 婆 塞 、 優 婆 夷 , 這 裡 的 比 丘 、 比 丘 尼 、 優 婆 塞 、 優 婆 夷 , 就 是 包 括 那 些 有 貢 高 我 慢 、 爭 名 奪 利 的 惡 性 比 丘 , 有 大 勢 力 。 這 一 位 常 不 輕 菩 薩 , 見 到 了 惡 性 比 丘 , 〝 一 律 頂 禮 、 膜 拜 、 讚 歎 。 〞 因 為 , 這 一 位 菩 薩 〝 行 菩 薩 道 , 學 菩 薩 , 觀 眾 生 根 , 〞 看 到 人 我 一 體 。

這 是 什 麼 意 思 呢 ? 也 就 是 我 們 經 常 在 講 , 「 人 與 人 是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」 , 「 無 人 相 , 無 我 相 , 無 眾 生 相 , 無 壽 者 相 」 。 如 果 常 不 輕 菩 薩 有 我 相 的 執 著 , 就 不 會 向 人 、 不 肯 向 人 去 叩 頭 頂 禮 了 。 而 祂 正 是 因 為 「 無 我 相 、 無 眾 生 相 、 無 人 相 、 無 壽 者 相 」 。

如 果 他 們 有 我 相 的 執 著 , 那 麼 就 會 有 很 多 的 是 非 出 來 , 就 好 像 有 些 修 行 人 , 他 人 是 在 修 行 , 但 是 , 他 還 不 能 夠 人 我 一 體 , 做 不 到 「 無 我 相 」 , 處 處 有 我 相 , 因 此 , 有 我 相 , 就 有 人 相 , 就 有 人 我 的 對 比 , 就 不 能 夠 跟 眾 生 視 為 一 體 。

這 位 菩 薩 —— 常 不 輕 菩 薩 , 「 無 眾 生 相 」 , 「 無 壽 者 相 」 , 一 句 話 : 「 無 分 別 相 」 。

這 些 菩 薩 —— 有 些 比 丘 , 貢 高 我 慢 , 爭 名 奪 利 。 經 中 稱 之 為 「 惡 性 比 丘 」 。 而 且 , 這 些 惡 性 比 丘 有 大 勢 力 , 自 以 為 了 不 起 。

佛 祖 為 了 教 育 , 救 渡 這 些 惡 性 比 丘 , 以 慈 悲 、 以 智 慧 、 以 愛 心 —— 這 三 條 是 我 們 佛 教 的 根 本 。 常 不 輕 菩 薩 的 出 現 , 就 是 佛 祖 用 來 教 育 這 些 惡 性 比 丘 的 一 個 模 範 。

祂 觀 眾 生 人 我 一 體 , 「 無 人 相 , 無 我 相 , 無 眾 生 相 , 無 壽 者 相 」 , 沒 有 人 我 是 非 的 執 著 , 所 以 向 所 有 的 人 都 頂 禮 , 都 磕 頭 。

祂 經 常 自 己 教 育 自 己 說 : 「 我 深 深 地 恭 敬 你 們 各 位 , 我 是 絕 對 地 不 敢 輕 慢 你 們 。 為 著 什 麼 因 緣 , 而 不 敢 輕 慢 你 們 呢 ? 因 為 你 們 都 在 行 菩 薩 道 , 你 們 應 當 很 快 成 佛 。 」

而 這 位 常 不 輕 比 丘 , 不 僅 是 專 心 讀 誦 一 切 經 典 , 而 且 還 行 菩 薩 所 行 之 道 , 就 是 每 天 都 向 四 眾 弟 子 叩 頭 禮 拜 。

常 不 輕 菩 薩 雖 然 面 對 貢 高 我 慢 、 爭 名 奪 利 的 惡 性 比 丘 , 雖 然 他 們 有 大 勢 力 , 但 是 , 祂 還 是 沒 有 人 相 , 沒 有 我 相 , 沒 有 眾 生 相 , 沒 有 壽 者 相 , 觀 所 有 的 菩 薩 眾 , 人 我 一 體 , 就 是 我 們 所 講 的 , 「 人 與 人 是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」 。

所 以 , 祂 每 天 向 這 些 惡 性 比 丘 們 叩 頭 禮 拜 。 祂 甚 至 到 其 他 的 地 方 , 沒 有 見 到 惡 性 比 丘 了 , 好 的 比 丘 , 當 然 是 更 不 用 說 , 見 到 比 丘 、 比 丘 尼 、 優 婆 塞 、 優 婆 夷 , 有 的 離 祂 比 較 遠 , 祂 都 很 誠 懇 地 、 虔 誠 地 走 到 他 們 面 前 , 向 他 們 禮 拜 , 讚 歎 他 們 , 然 後 就 說 : 「 我 不 敢 輕 慢 你 們 各 位 , 你 們 都 有 佛 性 , 你 們 都 會 作 佛 。 」

當 然 , 在 四 眾 之 中 , 有 些 生 瞋 恚 之 心 , 心 不 乾 淨 , 口 更 不 乾 淨 , 甚 至 用 惡 口 罵 人 、 侮 蔑 , 這 種 經 中 稱 為 無 知 識 的 比 丘 , 叫 「 無 智 比 丘 」 。 他 們 要 罵 了 : 「 你 從 何 而 來 啊 ? 自 己 稱 自 己 『 我 不 輕 慢 汝 』 , 而 且 還 說 , 我 們 都 有 佛 性 。 你 難 道 比 我 們 高 嗎 ? 你 為 我 等 授 記 『 當 得 作 佛 』 , 我 們 啊 , 不 需 要 你 的 這 一 種 虛 妄 的 授 記 ! 」

常 不 輕 菩 薩 非 常 謙 遜 地 說 了 一 些 話 , 反 而 被 他 們 臭 罵 一 頓 。 但 是 , 常 不 輕 菩 薩 還 是 很 誠 懇 地 向 他 們 頂 禮 。 在 這 樣 的 情 況 下 , 經 歷 了 許 多 年 , 常 常 被 咒 罵 , 被 咒 罵 的 時 候 , 不 生 瞋 恚 , 常 作 是 言 : 「 汝 當 作 佛 。 」 雖 然 , 人 家 不 要 祂 綬 紀 。 但 是 , 祂 呢 , 還 是 繼 續 說 : 「 你 們 有 佛 性 , 你 們 未 來 將 會 作 佛 」 , 還 是 為 他 們 祝 福 , 還 是 讚 歎 他 們 。

這 樣 的 情 況 之 下 , 有 的 時 候 , 就 不 是 簡 單 的 罵 聲 了 。 有 些 人 說 : 「 你 從 何 來 ? 自 言 『 我 不 輕 汝 』 , 而 為 我 等 授 記 『 當 得 作 佛 』 , 我 等 不 用 如 是 虛 妄 授 記 ! 」

有 些 惡 性 比 丘 在 常 不 輕 菩 薩 給 他 們 授 記 的 時 候 , 那 些 人 還 要 說 : 「 來 啊 , 來 , 我 們 打 他 ! 」 拿 長 長 的 木 頭 、 粗 粗 的 木 棍 , 或 者 是 地 上 的 石 頭 , 或 者 是 瓦 片 , 打 他 。 這 些 人 一 會 兒 聚 , 一 會 兒 散 , 避 開 常 不 輕 。

常 不 輕 菩 薩 看 見 他 們 避 開 了 , 看 見 他 們 打 祂 , 祂 也 很 虔 誠 地 去 給 他 們 讚 歎 , 還 是 給 他 們 授 記 : 「 我 不 敢 輕 於 汝 等 , 汝 等 皆 當 作 佛 ! 」 因 為 祂 經 常 是 說 這 樣 的 話 , 那 些 增 上 慢 的 比 丘 、 增 上 慢 的 比 丘 尼 、 優 婆 塞 、 優 婆 夷 就 統 統 地 稱 祂 為 「 常 不 輕 」 , 因 為 祂 經 常 說 「 我 不 敢 輕 慢 於 汝 等 」 。

這 一 個 比 丘 , 是 比 丘 , 臨 終 時 , 於 虛 空 藏 , 虛 空 中 , 當 時 , 聞 威 音 王 佛 宣 說 《 法 華 經 》 二 十 千 萬 億 偈 , 悉 能 受 持 , 即 得 如 上 眼 根 清 淨 , 耳 、 鼻 、 舌 、 身 、 意 根 清 淨 , 得 是 六 根 清 淨 已 , 更 增 加 壽 命 兩 百 萬 億 那 由 他 歲 , 廣 為 人 說 是 《 法 華 經 》 。

在 四 眾 之 中 , 有 些 增 上 慢 比 丘 , 便 對 常 不 輕 生 出 瞋 恚 之 心 。 當 常 不 輕 比 丘 向 他 們 叩 頭 , 那 麼 , 這 些 惡 性 比 丘 呢 , 就 用 腳 踢 祂 的 頭 。 這 是 因 為 這 些 惡 性 比 丘 心 惡 不 淨 , 積 聚 了 貪 、 嗔 、 癡 、 我 慢 、 疑 等 五 毒 , 所 以 , 惡 口 咒 罵 常 不 輕 比 丘 。 他 們 說 : 「 你 這 位 比 丘 真 是 太 愚 癡 了 ! 你 是 從 什 麼 地 方 來 啊 ? 如 此 太 失 去 佛 教 的 威 儀 , 你 在 地 上 行 大 禮 做 什 麼 ? 」

比 如 我 們 行 的 是 聖 天 大 禮 , 聖 天 大 禮 最 早 就 是 從 這 一 本 《 聖 祖 經 》 「 足 本 經 」 中 所 獲 得 的 教 導 , 學 習 這 位 常 不 輕 。 因 為 , 《 法 華 經 》 就 是 《 聖 祖 經 》 的 「 足 本 經 」 。

所 以 , 他 們 就 說 : 「 你 這 位 比 丘 真 是 太 愚 癡 了 ! 你 是 從 什 麼 地 方 來 的 ? 你 這 樣 見 人 就 拜 , 太 失 去 佛 教 的 威 儀 了 。 你 又 常 說 , 你 不 敢 輕 慢 我 們 , 又 給 我 們 授 記 , 說 我 們 應 當 作 佛 。 我 們 可 不 要 你 授 記 , 你 這 個 授 記 是 虛 妄 的 授 記 , 你 這 個 授 記 是 胡 說 八 道 。 你 這 個 見 人 就 拜 的 人 , 真 是 沒 有 出 息 的 東 西 ! 」

常 不 輕 菩 薩 如 此 修 禮 拜 讚 歎 四 眾 的 忍 辱 行 門 , 經 歷 了 許 多 年 。 雖 然 , 祂 經 常 被 其 他 人 打 罵 , 但 是 , 祂 一 點 也 不 生 嗔 恨 心 。 祂 還 是 這 樣 說 : 「 你 們 應 當 會 作 佛 , 我 不 敢 輕 視 你 們 」 。

由 此 , 祂 這 個 真 的 是 叫 「 常 不 輕 」 。 祂 不 輕 視 任 何 惡 性 的 比 丘 。 這 些 惡 性 的 比 丘 就 用 杖 木 、 瓦 石 一 類 的 東 西 , 打 著 祂 的 頭 和 身 體 , 祂 就 趕 快 走 到 遠 的 地 方 , 又 高 聲 說 : 「 我 不 敢 輕 慢 你 們 , 你 們 都 要 作 佛 的 啊 ! 」

因 為 , 祂 常 常 講 這 句 話 , 所 以 , 那 些 惡 性 比 丘 、 那 些 增 上 慢 的 比 丘 、 比 丘 尼 、 優 婆 塞 、 優 婆 夷 , 就 稱 祂 為 「 常 不 輕 菩 薩 」 。

常 不 輕 菩 薩 , 這 位 比 丘 , 在 祂 要 圓 寂 的 時 候 , 騰 在 虛 空 之 中 。

騰 在 虛 空 之 中 , 就 是 虹 化 。 即 聽 到 威 音 王 佛 所 說 的 《 法 華 經 》 和 《 法 華 經 》 裡 面 的 二 十 千 萬 億 偈 頌 。 祂 不 但 聽 了 , 而 且 還 能 受 持 , 即 得 如 前 面 《 法 師 功 德 品 》 所 說 的 , 眼 、 耳 、 鼻 、 舌 、 身 、 意 , 六 根 都 清 淨 無 垢 。 祂 得 到 了 六 根 清 淨 之 後 , 不 僅 沒 有 命 終 , 反 而 更 增 長 壽 命 , 到 兩 百 萬 億 那 由 他 歲 , 常 常 為 人 宣 說 《 法 華 經 》 。

故 事 啊 , 到 了 這 裡 , 給 我 們 今 天 的 啟 發 是 什 麼 呢 ?

給 我 們 今 天 的 啟 發 , 也 就 是 說 , 我 們 在 修 霓 虹 大 法 的 時 候 , 我 們 在 修 空 行 大 法 的 時 候 , 我 們 在 修 神 通 大 法 的 時 候 , 我 們 在 修 涅 槃 大 法 的 時 候 , 我 們 要 學 常 不 輕 菩 薩 。

我 們 每 一 位 聖 密 行 者 可 以 回 憶 一 下 , 當 我 們 開 始 學 法 的 時 候 , 是 不 是 學 聖 天 大 禮 ? 就 是 學 常 不 輕 菩 薩 , 就 是 學 無 我 。

那 麼 , 人 怎 麼 樣 變 成 光 ? 這 個 時 候 , 就 是 要 每 一 個 人 都 是 要 「 無 人 相 、 無 我 相 、 無 眾 生 相 、 無 壽 者 相 」 。 那 麼 , 這 個 時 候 , 你 就 能 夠 把 你 身 上 的 清 淨 之 光 釋 放 出 來 , 釋 放 給 眾 生 。 釋 放 給 眾 生 的 時 候 , 就 是 霓 虹 大 法 學 會 了 。

那 麼 , 當 霓 虹 大 法 要 轉 換 成 為 空 行 大 法 , 在 這 個 過 程 中 , 霓 虹 大 法 又 要 把 放 光 的 光 能 , 轉 換 成 為 其 他 的 能 量 。 比 如 說 , 你 放 香 的 能 量 , 光 的 能 量 轉 變 為 香 的 能 量 ; 比 如 說 , 你 光 的 能 量 , 要 轉 變 為 給 眾 生 治 病 的 能 量 。

用 什 麼 方 法 ? 還 是 用 這 一 個 方 法 , 用 「 無 人 相 、 無 我 相 、 無 眾 生 相 、 無 壽 者 相 」 。 一 句 話 , 就 是 用 「 人 與 人 是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」 。

我 們 這 一 句 話 已 經 講 了 好 多 年 了 , 是 從 WBSY 第 五 次 年 會 在 我 們 澳 洲 霍 巴 特 召 開 的 時 候 , 這 個 世 界 性 佛 教 會 議 在 澳 洲 召 開 的 時 候 , 我 的 主 題 演 講 其 中 就 講 到 了 「 人 與 人 是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」 。

這 個 「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」 , 我 們 要 把 它 變 成 是 一 個 實 際 上 的 、 實 實 在 在 的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。

你 訓 練 出 光 來 , 你 個 體 跟 宇 宙 是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。 你 做 到 這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, 那 麼 , 你 就 能 訓 練 出 光 來 。 但 是 , 人 與 人 是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。 你 要 給 人 家 治 病 , 就 是 把 你 的 能 量 輸 送 給 眾 生 。

那 怎 麼 樣 做 呢 ? 還 是 用 常 不 輕 菩 薩 的 那 個 方 法 , 把 眾 生 看 作 是 有 佛 性 的 , 他 們 未 來 是 會 作 佛 的 。 所 以 呢 , 還 是 要 訓 練 「 無 人 相 、 無 我 相 、 無 眾 生 相 、 無 壽 者 相 」 。

作 為 修 行 的 人 啊 , 你 在 法 場 修 行 也 好 , 在 回 到 家 裡 修 行 也 好 , 你 一 定 要 「 無 人 相 」 、 「 無 我 相 」 。 人 我 是 非 , 千 萬 不 要 搬 過 來 , 搬 過 去 。 你 搬 過 來 , 搬 過 去 , 這 個 叫 「 搬 弄 是 非 」 。 這 個 「 搬 弄 是 非 」 絕 對 不 會 令 你 的 功 德 力 增 加 , 絕 對 不 會 令 你 放 出 什 麼 光 來 。

我 們 所 講 的 「 光 」 , 是 有 光 的 依 據 , 這 個 就 是 「 霓 虹 大 法 」 。 學 會 了 這 個 霓 虹 大 法 , 你 可 以 釋 放 出 光 能 , 可 以 把 這 一 個 光 的 物 質 能 量 , 轉 變 為 其 他 形 式 的 物 質 能 量 , 比 如 說 放 香 , 比 如 說 轉 變 其 他 一 位 眾 生 的 身 上 的 各 種 各 樣 的 脈 道 、 氣 脈 明 點 , 調 整 他 們 的 身 心 , 令 他 們 真 正 能 夠 達 到 身 心 安 康 , 達 到 強 筋 健 骨 。

你 的 修 行 方 法 , 唯 一 的 一 條 , 就 是 學 常 不 輕 菩 薩 , 行 大 禮 。 當 人 家 討 厭 你 , 侮 蔑 你 , 攻 擊 你 的 時 候 , 甚 至 肉 體 上 摧 殘 你 的 時 候 , 你 也 要 讚 歎 對 方 。

學 常 不 輕 菩 薩 , 在 現 實 中 , 你 學 會 了 , 就 是 學 會 常 不 輕 菩 薩 的 「 我 深 深 的 恭 敬 你 們 各 位 啊 , 我 絕 對 不 敢 輕 慢 你 們 。 為 著 什 麼 因 緣 , 不 敢 輕 慢 你 們 呢 ? 因 為 你 們 都 是 在 行 菩 薩 道 , 你 們 應 當 很 快 就 會 成 佛 」 。

而 這 位 常 不 輕 菩 薩 不 僅 是 專 心 地 讀 誦 一 切 經 典 , 而 且 , 還 行 菩 薩 所 行 之 道 , 就 是 每 天 都 行 聖 天 大 禮 , 向 四 眾 叩 頭 禮 拜 , 不 管 這 些 四 眾 見 了 祂 遠 遠 的 避 開 。 見 到 比 丘 、 比 丘 尼 、 優 婆 塞 、 優 婆 夷 , 雖 然 離 祂 很 遠 , 慢 慢 地 都 逃 走 了 , 離 開 祂 而 去 了 , 祂 還 是 要 走 到 他 們 的 面 前 , 向 他 們 禮 拜 、 讚 歎 , 然 後 就 說 : 「 我 不 敢 輕 慢 你 們 各 位 , 你 們 都 會 作 佛 。 」

在 這 樣 的 情 況 下 , 所 以 , 「 無 人 相 、 無 我 相 、 無 壽 者 相 」 , 這 一 點 是 非 常 非 常 的 重 要 , 這 個 非 常 非 常 重 要 , 這 是 關 鍵 的 關 鍵 的 一 點 。

這 個 也 就 是 , 當 初 ,   師 父 在 中 國 國 內 的 時 候 , 那 個 時 候 是 20 世 紀 80 年 代 , 為 眾 生 治 病 , 以 霓 虹 大 法 、 以 空 行 大 法 、 以 神 通 大 法 、 以 涅 槃 大 法 治 病 。

再 說 , 講 到 這 個 空 行 大 法 , 我 記 得 , 我 們 的 張 主 任 曾 經 跟 我 們 講 過 : 「 你 能 不 能 表 演 一 種 魔 術 師 不 能 表 演 的 東 西 ? 」

這 個 也 就 是 , 我 在 全 國 各 地 的 表 演 , 都 是 現 場 的 去 找 來 觀 眾 , 找 來 那 些 願 意 接 受 我 的 霓 虹 大 法 、 空 行 大 法 、 神 通 大 法 、 涅 槃 大 法 這 些 法 門 的 , 能 夠 與 我 瑜 伽 , 配 合 我 的 清 淨 無 我 , 能 夠 內 心 真 實 的 調 伏 的 觀 眾 的 一 些 治 病 實 驗 。

因 此 , 這 些 觀 眾 , 失 眠 很 多 年 的 , 也 有 當 場 被 治 好 的 。 當 場 在 體 育 館 的 中 間 , 睡 下 去 了 , 十 幾 個 人 , 當 眾 睡 下 。 也 有 各 種 關 係 介 紹 來 治 病 的 , 這 些 治 病 , 都 是 看 起 來 有 一 點 麻 煩 的 病 例 , 不 是 一 時 能 夠 治 得 好 的 病 。 但 是 , 他 們 竟 然 當 然 走 起 路 來 , 走 出 了 這 個 體 育 館 表 演 大 廳 。 還 有 內 部 的 表 演 之 中 , 還 有 更 為 不 可 思 議 的 一 些 情 況 出 現 ……

這 個 就 是 我 為 什 麼 跟 張 主 任 說 : 「 我 這 個 不 是 『 氣 功 』 , 也 不 是 『 特 異 功 能 』 。 但 是 , 這 確 確 實 實 倒 是 人 體 的 科 學 實 驗 , 人 體 的 身 心 的 科 學 實 驗 。 這 些 身 心 的 科 學 實 驗 , 需 要 實 驗 者 的 配 合 。 實 驗 者 配 合 , 六 根 清 淨 , 眼 、 耳 、 鼻 、 舌 、 身 、 意 的 清 淨 。 」

因 為 在 這 裡 , 理 論 上 講 起 來 , 眾 生 未 必 聽 得 懂 。 我 講 : 「 觀 察 這 些 眾 生 , 我 和 他 們 是 一 體 」 , 很 難 解 釋 。 我 講 : 「 要 無 我 相 、 無 人 相 、 無 眾 生 相 、 無 壽 者 相 」 , 很 難 解 釋 。 這 些 《 金 剛 經 》 的 法 理 , 雖 然 祂 光 明 , 祂 堅 定 , 猶 如 金 剛 , 但 很 困 難 進 行 語 言 的 說 明 。

回 顧 20 世 紀 80 年 代 , 全 中 國 的 表 演 , 因 此 , 張 震 寰 將 軍 本 來 要 整 理 全 國 著 名 的 所 謂 「 氣 功 師 」 的 名 字 的 時 候 , 我 謝 絕 了 。 我 說 : 「 我 不 是 『 氣 功 師 』 , 因 為 , 我 根 本 不 是 『 氣 功 』 , 我 是 一 個 佛 教 的 法 門 , 是 一 個 密 宗 的 法 門 。 」

霓 虹 大 法 、 空 行 大 法 、 神 通 大 法 、 涅 槃 大 法 , 這 個 是 中 華 文 明 的 精 粹 、 人 類 文 化 的 寶 藏 。

佛 法 , 常 不 輕 , 聖 天 大 禮 …… 這 些 理 論 , 都 不 是 幾 句 話 能 夠 說 清 楚 。

所 以 , 在 很 多 地 方 , 我 雖 然 去 參 加 了 很 多 重 大 的 氣 功 的 表 演 的 全 國 法 會 , 但 是 , 我 名 不 經 傳 , 我 不 要 為 我 宣 傳 。 大 家 可 以 看 到 , 在 八 十 年 代 的 「 著 名 氣 功 師 」 的 《 名 錄 》 上 , 就 沒 有 我 的 名 字 。 這 個 主 要 原 因 是 當 初 我 自 己 本 人 的 謝 絕 。

因 為 , 我 要 名 正 言 順 , 我 要 堅 持 我 的 正 法 的 弘 揚 。 說 句 話 , 就 是 「 為 眾 生 服 務 , 為 人 民 服 務 」 。

今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, 由 於 時 間 的 原 因 。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下 星 期 繼 續 恭 聆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。

謝 謝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