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434 次
2015 年 1 月 25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霓 虹 空 行   生 命 大 法

 

法 聖 長 老 時 年 八 歲 。

從 照 片 的 下 方 中 間 , 可 以 看 到 , 一 個 用 圓 珠 筆 畫 的 一 個 小 箭 頭 。 這 一 小 箭 頭 的 位 置 , 正 是 法 聖 長 老 空 行 大 法 之 前 , 跏 趺 坐 盤 腿 , 在 舞 台 上 的 位 置 。 從 騰 空 的 高 度 看 , 有 記 者 專 門 量 過 , 是 145 mm 左 右 。

 

廣 播 電 臺 :

在 昨 天 的 廣 播 面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跟 我 們 分 享 了 聖 密 四 部 大 法 之 中 , 有 關 「 空 行 大 法 」 的 一 些 基 本 法 理 。

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繼 續 聖 示 , 有 請   師 尊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: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5125 號 , 星 期 天 , 第 434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我 們 在 433 次 中 間 , 我 們 講 到 了 當 時 如 何 教 育   法 聖 長 老 , 而 達 到 了 空 行 的 水 準 。

我 們 唸 了 《 月 上 勝 慧 經 》 。 這 部 經 裡 , 向 大 家 介 紹 了 , 這 部 經 典 裡 許 多 菩 薩 。

這 些 菩 薩 , 我 們 如 果 和 祂 瑜 伽 , 在 瑜 伽 之 中 , 慢 慢 的 就 把 菩 薩 的 智 慧 灌 輸 到 法 聖 長 老 這 裡 。 這 也 是 我 們 培 養 每 一 位 小 活 佛 所 使 用 的 一 個 共 同 的 方 法 。

在 這 裡 的 菩 薩 , 能 夠 得 到 菩 薩 的 巧 智 方 便 。 這 些 菩 薩 有 曼 殊 師 利 菩 薩 , 曼 殊 師 利 童 子 菩 薩 , 觀 世 音 菩 薩 , 大 勢 至 菩 薩 , 難 有 菩 薩 , 香 象 菩 薩 , 不 捨 擔 菩 薩 , 日 藏 菩 薩 , 陀 羅 尼 菩 薩 , 放 香 光 菩 薩 , 等 等 。 最 先 的 十 位 菩 薩 , 就 已 經 能 夠 全 部 覆 蓋 , 教 授 霓 虹 大 法 , 教 授 空 行 大 法 , 教 授 神 通 大 法 , 教 授 涅 槃 大 法 。

經 文 還 講 到 :

爾 時 。 世 尊 。 在 毗 耶 離 。 大 樹 林 中 。 草 茅 精 舍 。 時 諸 國 王 。 大 臣 百 官 。 大 富 長 者 。 婆 羅 門 等 。 居 士 人 民 。 遠 來 商 客 。 皆 悉 尊 重 。 恭 敬 奉 侍 。

爾 時 。 彼 城 。 有 離 車 名 。 維 摩 羅 詰 。 其 家 巨 富 。 資 財 無 量 。 倉 庫 豐 盈 。 不 可 稱 數 。 四 足 二 足 。 諸 畜 生 等 。 悉 皆 充 溢 。

其 人 有 妻 。 名 曰 無 垢 。 可 喜 端 正 。 形 貌 姝 美 。 女 相 具 足 。 然 彼 婦 人 。 於 時 懷 妊 。 滿 足 九 月 。 便 生 一 女 。 姿 容 端 正 。 身 體 圓 足 。 觀 者 無 厭 。

其 女 生 時 。 有 大 光 明 。 照 其 家 內 。 處 處 充 滿 。 如 是 生 時 。 大 地 震 動 。 其 家 門 外 。 所 有 樹 木 。 並 出 酥 油 。 自 然 流 溢 。 毗 耶 離 城 。 一 切 大 鼓 。 及 諸 小 鼓 。 種 種 音 樂 。 不 作 自 鳴 。 上 徹 虛 空 。 天 雨 眾 華 。 於 其 宅 內 。 四 角 各 有 。 伏 藏 自 開 。 微 密 雜 寶 。 皆 悉 出 現 。

其 女 當 生 , 不 曾 啼 哭 。 即 便 舉 手 。 合 十 指 掌 。 而 說 偈 言 。

這 裡 , 可 以 看 到 , 月 上 女 生 下 來 的 時 候 , 諸 天 上 天 下 的 各 種 各 樣 的 瑞 相 。 一 般 孩 子 生 出 來 , 都 是 要 哭 的 。 但 是 , 這 個 女 孩 子 生 出 來 呢 , 祂 不 哭 的 , 就 馬 上 能 夠 舉 起 手 來 , 能 夠 合 十 , 能 夠 指 掌 , 而 且 , 能 夠 說 偈 語 。

所 以 , 我 們 可 以 知 道 , 當 時 , 法 蓮 長 老 生 法 聖 長 老 , 也 是 有 種 種 的 瑞 相 。

這 些 瑞 相 就 預 示 著 , 法 聖 長 老 將 來 修 習 霓 虹 大 法 , 必 定 成 就 , 修 習 空 行 大 法 , 必 定 成 就 。

我 們 大 家 都 知 道 ,   法 聖 長 老 五 歲 多 的 時 候 ,   師 父 已 經 進 入 了 「 成 就 閉 關 」 , 基 本 上 沒 有 怎 麼 能 夠 看 得 到 祂 。 而 在 「 成 就 閉 關 」 之 前 的 三 年 中 , 也 就 是 82 、 83 、 84 年 , 這 一 段 時 間 , 因 為 當 時 心 裡 頭 只 想 著 人 民 , 想 著 眾 生 的 需 要 , 走 南 闖 北 , 想 把 自 己 所 學 的 , 都 貢 獻 給 祖 國 和 人 民 , 所 以 , 也 回 家 很 少 , 很 少 能 夠 看 到   法 聖 長 老 和   龍 聖 長 老 兩 個 孩 子 。

以 後 , 又 連 續 的 三 年 閉 關 。 這 個 三 年 「 成 就 閉 關 」 之 後 呢 , 立 刻 得 到 了 張 主 任 的 召 喚 。

當 時 , 我 還 在 監 獄 之 中 。 監 獄 之 中 , 有 一 個 管 理 人 員 對 我 非 常 好 。 他 說 : 「 你 人 還 沒 有 離 開 監 獄 , 但 是 《 邀 請 信 》 已 經 到 了 。 」 所 謂 的 《 邀 請 信 》 就 是 要 讓 我 去 參 加 西 安 的 法 會 。

當 時 , 他 告 訴 我 , 作 為 內 部 來 講 , 是 已 經 「 洩 密 」 了 。 他 的 說 法 , 實 際 上 暗 示 我 將 會 被 「 假 釋 」 。 所 謂 的 「 假 釋 」 , 也 就 是 說 , 三 年 「 成 就 閉 關 」 的 規 定 刑 期 還 沒 有 到 , 但 是 , 以 種 種 的 理 由 把 我 從 監 獄 中 首 先 放 出 來 。

我 得 到 「 假 釋 」 通 知 的 時 候 , 當 時 是 7 月 21 號 。

7 月 21 號 , 當 時 , 我 非 常 小 心 地 問 了 管 理 員 : 「 我 的 刑 期 還 沒 有 到 , 提 前 回 到 家 裡 , 我 現 在 是 已 經 自 由 了 嗎 ? 」

管 理 員 說 : 「 從 原 則 上 講 , 你 是 自 由 了 。 但 是 , 做 事 , 凡 事 小 心 一 點 好 。 」 我 根 據 他 的 提 議 , 所 以 , 我 一 直 在 家 裡 , 不 走 訪 , 除 了 凌 晨 的 上 山 修 行 , 一 直 到 8 月 31 號 以 後 。

9 月 1 號 , 正 式 「 假 釋 」 的 期 滿 , 我 就 帶 了 一 家 人 , 還 有 兩 位 行 者 , 一 位 就 是 金 剛 道 儂 長 老 , 另 外 一 位 是 金 剛 季 航 長 老 , 兩 位 長 老 , 與 一 家 人 , 全 家 到 了 西 安 。

西 安 交 通 大 學 , 我 們 所 表 演 的 霓 虹 大 法 , 也 是 非 常 的 有 特 色 。

特 色 就 是 : 人 有 五 大 能 量 中 心 , 全 部 向 著 天 , 人 倒 立 起 來 , 腳 心 的 湧 泉 穴 向 天 , 手 心 的 勞 宮 穴 向 天 , 而 頭 呢 ? 面 上 的 、 頭 上 的 天 目 穴 向 天 。 五 大 能 量 中 心 向 天 。

所 以 , 在 台 上 演 示 霓 虹 大 法 的 時 候 , 是 與 全 國 法 會 的 其 他 流 派 的 表 演 者 是 渾 然 不 同 的 修 行 方 法 。 引 起 了 交 通 大 學 與 會 者 的 驚 歎 。

後 來 , 張 主 任 又 命 令 表 演 空 行 大 法 。 當 時 領 導 大 會 的 有 兩 個 , 一 位 是 人 體 科 學 研 究 會 理 事 長 張 主 任 , 另 一 位 是 氣 功 研 究 會 功 理 功 法 理 事 長 李 之 楠 先 生 。

張 主 任 擔 任 人 體 科 學 研 究 會 理 事 長 。 這 兩 位 理 事 長 的 指 令 之 下 , 令 我 們 表 演 空 行 大 法 。

我 們 現 在 回 憶 起 來 , 也 是 非 常 的 激 動 的 。

當 然 , 張 主 任 , 當 時 , 我 們 對 他 的 背 景 是 無 從 查 考 的 。 我 們 只 知 道 , 他 是 一 位 高 官 。 根 據 李 之 楠 理 事 長 的 介 紹 。 他 說 :

張 主 任 在 1978 年 , 在 黨 的 十 一 屆 三 中 全 會 以 後 , 為 了 爭 取 國 防 尖 端 技 術 的 新 的 突 破 , 他 參 與 組 織 領 導 了 遠 洋 測 量 的 船 隊 的 組 建 , 和 洲 際 導 彈 、 潛 地 導 彈 、 通 訊 衛 星 的 研 製 實 驗 。 1982 年 8 月 , 又 擔 任 了 國 防 科 學 技 術 工 業 委 員 會 、 科 學 技 術 委 員 會 的 主 任 、 黨 委 的 書 記 , 主 管 國 防 科 技 發 展 戰 略 研 究 和 國 防 科 技 發 展 的 重 大 問 題 , 特 別 是 重 要 武 器 裝 備 系 統 的 研 究 項 目 , 以 及 武 器 戰 術 技 術 的 論 證 工 作 。

1982 年 , 作 為 國 家 科 工 委 副 主 任 的 X X X 和 中 國 科 學 研 究 院 黨 支 部 書 記 、 主 席 團 執 行 主 席 李 昌 聯 合 發 表 了 《 X X 、 X X X 在 科 學 院 召 開 的 科 學 報 告 會 上 批 評 所 謂 「 人 體 特 異 功 能 」 的 研 究 和 宣 傳 》 的 講 話 , 內 容 在 82 年 的 2 月 25 號 的 《 人 民 日 報 》 上 , 因 此 , 受 到 了 人 體 特 異 功 能 的 支 持 者 —— 張 主 任 、 錢 學 森 大 科 學 家 等 人 的 批 評 。

由 於 這 一 個 背 景 , 所 以 , 全 國 上 下 就 非 常 關 注 「 特 異 功 能 」 。

張 主 任 早 年 就 讀 北 京 大 學 , 參 加 了 「 一 二 九 」 學 生 運 動 。 抗 日 戰 爭 時 期 , 他 努 力 做 好 部 隊 的 軍 事 和 思 想 教 育 工 作 , 組 織 部 隊 圓 滿 地 完 成 開 闢 和 恢 復 抗 日 根 據 地 等 各 項 戰 鬥 的 任 務 。 解 放 戰 爭 時 期 , 他 率 部 參 加 了 宿 北 、 萊 蕪 、 孟 良 崮 、 膠 河 等 戰 役 , 為 中 國 人 民 的 解 放 事 業 做 出 了 重 要 的 貢 獻 。

新 中 國 成 立 以 後 , 他 積 極 參 與 國 防 科 技 和 國 防 工 業 的 開 創 工 作 。 他 參 與 組 織 並 指 揮 了 我 國 第 一 顆 原 子 彈 爆 炸 試 驗 和 首 次 原 子 彈 空 爆 試 驗 , 參 與 主 持 了 兩 彈 結 合 試 驗 , 為 發 展 我 國 核 武 器 技 術 做 出 了 歷 史 性 的 貢 獻 。

張 主 任 參 與 組 織 領 導 了 遠 洋 測 量 隊 的 組 建 和 洲 際 導 彈 、 潛 地 導 彈 、 通 訊 衛 星 的 研 製 工 作 。 全 面 地 負 責 和 指 揮 億 次 計 算 機 的 研 製 成 功 , 使 中 國 成 為 世 界 上 少 數 擁 有 巨 型 計 算 機 的 國 家 之 一 。

他 主 辦 的 國 防 科 學 技 術 戰 略 研 究 , 和 國 防 科 技 發 展 的 重 大 問 題 , 特 別 是 重 要 的 武 器 裝 備 系 統 項 目 及 武 器 戰 術 技 術 論 證 工 作 , 為 加 強 國 防 科 技 技 術 決 策 的 科 學 化 、 民 主 化 , 為 建 設 和 發 展 具 有 中 國 特 色 的 現 代 化 國 防 科 學 技 術 , 做 出 了 重 要 的 貢 獻 。

因 此 , 張 主 任 非 常 敏 銳 地 感 覺 到 , 特 異 功 能 有 可 能 被 應 用 於 國 防 科 技 上 。 因 此 , 他 對 我 所 講 的 「 人 怎 麼 樣 變 成 光 的 實 踐 —— 霓 虹 大 法 」 , 以 及 「 空 行 大 法 」 , 「 神 通 大 法 」 , 以 及 「 涅 槃 大 法 」 , 非 常 感 興 趣 。 他 強 調 : 「 要 在 理 論 上 總 結 出 來 」

張 主 任 對 師 父 「 成 就 閉 關 」 非 常 關 心 。 他 最 為 關 心 的 , 說 : 「 這 三 年 之 中 , 是 不 是 已 經 把   王 信 得 的 『 特 異 功 能 』 弄 得 丟 失 了 ? 」

他 指 示 說 : 「 你 一 定 要 將 最 拿 手 的 空 行 大 法 表 演 給 全 國 的 特 異 功 能 的 精 英 們 看 看 。 看 看 他 們 之 中 , 有 沒 有 人 能 在 舞 台 上 表 演 空 行 ? 如 果 只 有 你 能 成 功 地 空 行 , 說 明 你 的 功 夫 是 真 實 的 。 」

當 然 , 在 演 出 成 功 的 當 天 , 張 主 任 站 在 講 台 上 , 即 場 地 公 開 宣 佈 : 「   王 信 得 還 是 信 得 的 ! 」 當 場 做 了 平 反 。

回 顧 1982 年 、 1983 年 之 間 , 包 括 1984 年 ,   師 尊 應 邀 北 京 , 多 次 為 張 主 任 表 演 霓 虹 大 法 、 空 行 大 法 等 法 門 。

根 據   聖 宗 的 綬 紀 : 「 1979 年 到 1989 年 屬 於 神 通 顯 揚 期 」 。 因 此 , 期 間 , 多 次 向 張 主 任 、 錢 學 森 科 學 家 , 以 及 有 關 的 首 長 , 表 演 各 種 神 通 。 當 時 , 他 們 把 祂 歸 類 為 「 特 異 功 能 」 。

故 而 ,   師 尊 「 成 就 閉 關 」 一 結 束 , 結 束 是 先 以 「 假 釋 」 開 始 的 。

「 成 就 閉 關 」 結 束 的 時 間 應 該 是 在 1987 年 的 8 月 31 號 , 但 是 , 在 7 月 21 號 的 時 候 , 就 已 經 宣 佈 「 假 釋 」 , 回 到 家 中 休 息 。 同 時 , 通 知 我 : 身 體 休 息 好 , 如 果 得 到 通 知 , 立 即 到 達 北 京 報 到 。

後 來 , 張 主 任 和 理 事 長 在 召 開 了 法 會 , 功 理 功 法 的 大 會 , 我 就 被 點 名 邀 請 到 西 安 交 通 大 學 , 並 且 , 在 全 國 的 法 會 上 , 公 演 空 行 大 法 。

我 們 早 幾 次 聖 密 龍 講 , 在 429 、 430 、 431 、 432 次 以 前 的 四 次 聖 密 龍 講 , 都 同 時 發 了 空 行 大 法 的 那 張 照 片 。 這 一 張 是 在 西 安 交 通 大 學 禮 堂 舞 台 上 公 演 空 行 大 法 時 的 情 景 , 法 聖 長 老 在 交 通 大 學 禮 堂 舞 台 上 騰 空 而 起 的 現 場 照 片 。

從 照 片 的 下 方 中 間 , 可 以 看 到 , 一 個 用 圓 珠 筆 畫 的 一 個 小 箭 頭 。 這 一 小 箭 頭 的 位 置 , 正 是 法 聖 長 老 空 行 大 法 之 前 , 跏 趺 坐 盤 腿 , 在 舞 台 上 的 位 置 。 從 騰 空 的 高 度 看 , 有 記 者 專 門 量 過 , 是 145 mm 左 右 。

但 是 , 每 一 次 表 演 的 空 行 大 法 , 騰 空 的 高 度 也 不 一 樣 , 空 中 停 留 的 時 間 也 不 一 樣 , 飛 行 的 距 離 也 不 一 樣 。

這 時 候 的   法 聖 長 老 是 八 歲 。

當 時 , 張 主 任 曾 經 這 樣 說 : 「 騰 空 的 高 度 是 一 個 重 要 的 參 數 。 但 是 , 更 重 要 的 參 數 而 是 : 騰 空 之 後 , 祂 飛 行 的 距 離 有 多 遠 ? 騰 空 的 時 間 有 多 長 ? 這 一 個 騰 空 , 尤 其 令 人 們 感 興 趣 的 , 祂 為 什 麼 會 騰 空 呢 ? 是 不 是 由 於 肌 肉 的 力 量 , 大 腿 肌 肉 的 力 量 彈 跳 而 起 的 呢 ? 」

對 於 這 一 系 列 的 問 題 , 曾 經 有 過 探 索 。 有 些 人 1990 年 、 1991 年 也 來 表 演 所 謂 的 「 騰 空 」 , 有 些 人 能 盤 腿 , 有 些 人 完 全 不 能 盤 腿 , 僅 僅 是 兩 腳 交 叉 坐 在 地 上 , 蹦 起 來 , 跳 起 來 , 這 一 種 靠 兩 腳 的 力 量 , 顯 然 跟 法 聖 長 老 所 表 演 的 騰 空 , 不 是 同 一 回 事 。

還 有 , 有 一 些 是 體 操 運 動 員 , 或 者 是 成 年 人 。 因 為 體 操 運 動 員 都 是 青 少 年 , 經 過 專 門 的 訓 練 , 他 「 騰 空 」 起 來 , 蹦 起 來 , 也 非 常 高 。

但 是 , 這 個 「 騰 空 」 和 法 聖 長 老 的 空 行 大 法 的 騰 空 很 不 一 樣 。 他 們 是 依 靠 肌 肉 的 力 量 。 肌 肉 的 力 量 , 雖 然 「 騰 」 起 來 , 也 可 以 把 它 認 為 是 一 種 「 騰 」 , 但 是 , 心 理 的 內 環 境 , 它 不 是 一 種 清 淨 、 無 我 、 調 伏 、 精 進 , 內 心 不 是 一 片 淨 土 , 內 心 不 是 一 朵 蓮 花 。

所 以 , 跟 法 聖 長 老 所 表 演 的 空 行 大 法 的 騰 空 , 從 生 理 到 心 理 , 是 完 全 兩 個 不 同 的 情 況 。

法 聖 長 老 的 空 行 大 法 的 騰 空 也 進 行 過 相 關 係 統 的 科 學 研 究 。 主 要 是 科 學 研 究 法 聖 長 老 騰 空 的 時 候 , 是 不 是 處 於 地 心 吸 力 已 經 處 於 一 種 「 零 磁 場 」 的 狀 態 ? 也 就 是 說 , 法 聖 長 老 的 空 行 大 法 騰 在 空 中 的 時 候 , 是 不 是 地 心 吸 力 已 經 不 存 在 了 ? 曾 經 做 過 探 討 。

但 是 , 我 告 訴 張 主 任 , 我 主 要 是 介 紹 : 「 這 空 行 大 法 是 佛 法 , 既 不 是 所 謂 的 『 氣 功 』 , 也 不 是 所 謂 的 『 人 體 特 異 功 能 』 。

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的 佛 法 , 祂 是 有 系 統 的 理 論 。 理 論 是 叫 『 霓 虹 大 法 』 、 『 空 行 大 法 』 , 並 且 付 之 於 『 神 通 大 法 』 和 『 涅 槃 大 法 』 , 以 各 種 各 樣 的 方 便 , 闡 明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。 」

在 1982 年 、 到 1983 年 、 1984 年 期 間 , 張 主 任 也 非 常 有 興 趣 地 親 自 實 踐 。 因 為 , 他 聽 我 介 紹 說 : 「 因 為 人 人 有 佛 性 , 人 人 都 可 以 進 行 訓 練 , 訓 練 自 己 清 淨 、 無 我 。 」 如 此 , 他 就 在 佛 法 的 空 性 之 中 , 他 能 夠 騰 空 。

張 主 任 他 信 我 所 講 的 這 些 理 論 。 他 說 : 「 這 是 非 常 值 得 研 究 的 。 」 張 主 任 親 自 實 踐 、 感 受 , 在 靜 禪 陀 羅 尼 之 中 , 達 到 一 定 深 度 的 境 界 , 身 體 自 然 騰 空 的 修 持 中 , 所 湧 現 的 法 喜 。

並 且 告 訴 他 : 「 密 宗 的 深 部 法 門 是 必 須 要 口 密 的 。 因 為 這 是 一 個 宇 宙 隱 態 世 界 的 規 律 , 只 有 因 緣 成 熟 的 人 才 能 夠 感 受 得 到 , 不 適 宜 隨 便 透 露 給 因 緣 不 成 熟 的 人 知 曉 , 以 免 引 起 誤 解 、 分 別 等 而 斷 了 他 人 的 佛 緣 。 」

張 主 任 需 要 我 向 他 詮 說 相 關 的 理 論 。 我 所 講 的 理 論 :

第 一 、 空 行 大 法 是 佛 教 方 便 的 修 持 法 門 , 是 在 霓 虹 大 法 的 基 礎 上 , 將 人 修 煉 而 出 的 靈 性 之 光 、 生 命 之 光 轉 變 為 升 騰 的 能 量 , 而 所 造 成 的 客 觀 效 應 , 絕 不 是 所 謂 的 「 氣 功 」 , 或 者 所 謂 的 「 特 異 功 能 」 。

有 的 時 候 , 我 們 這 樣 講 , 歸 類 於 「 氣 功 」 , 或 者 歸 類 於 「 特 異 功 能 」 , 是 為 了 渡 眾 的 〝 方 便 〞 , 是 一 種 權 說 , 而 非 究 竟 說 。

究 竟 而 說 , 〝 空 行 大 法 就 是 生 命 的 大 法 。 〞

關 於 這 些 理 論 , 總 共 是 有 六 點 , 現 在 剛 好 講 了 第 一 點 。

今 天 由 於 時 間 的 原 因 ,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。 以 後 再 繼 續 。

各 位 聽 眾 再 見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下 星 期 繼 續 恭 聆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。

謝 謝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