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432 次
2015 年 1 月 18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霓 虹 涅 槃   放 光 般 若

 

法 聖 長 老 時 年 八 歲 。

 

廣 播 電 臺 :

在 昨 天 的 廣 播 面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繼 續 跟 我 們 分 享 了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其 中 一 個 法 名 「 曇 路 」 的 法 義 , 從 中 跟 我 們 分 享 了 聖 祖 朱 士 行 的 聖 跡 。

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聖 示 , 有 請   師 尊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: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5118 號 , 星 期 天 , 第 432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我 們 昨 天 進 一 步 以 經 典 詮 說 了 「 曇 路 」 的 法 性 名 的 究 竟 義 , 並 且 以 修 持 的 實 踐 來 加 以 解 釋 。 今 天 我 們 進 一 步 來 解 密 。

可 能 有 人 要 問 : 「 您 講 了 放 光 般 若 , 講 了 虹 化 , 講 了 那 麼 高 , 究 竟 有 沒 有 實 踐 呢 ? 」

我 為 什 麼 提 出 這 樣 一 個 問 題 ? 因 為 在 生 命 的 實 踐 中 , 在 我 們 弘 法 的 過 程 中 , 在 百 相 萬 行 之 中 , 確 確 實 實 有 人 這 樣 問 過 我 。 當 然 , 這 樣 的 問 還 是 友 好 的 、 探 討 的 方 式 。

有 些 就 不 一 樣 。 懷 有 某 一 些 〝 觀 念 〞 的 人 , 他 甚 至 這 樣 說 : 「 你 這 個 是 杜 撰 的 。 」 那 麼 我 可 以 講 , 放 光 般 若 , 你 能 講 是 佛 祖 「 杜 撰 」 的 嗎 ?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  佛 祖 極 終 善 性 的 慈 悲 和 智 慧 是 「 杜 撰 」 的 嗎 ?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  佛 祖 對 全 人 類 的 終 極 的 愛 , 這 難 道 是 「 杜 撰 」 的 嗎 ? 這 當 然 不 是 。 但 是 , 在 某 一 些 情 況 下 , 就 有 可 能 被 人 們 強 行 的 這 樣 的 認 為 。

在 1980 年 , 我 們 曾 經 油 印 過 一 個 小 冊 子 , 這 個 小 冊 子 是 發 給 金 剛 禪 修 持 班 的 。 我 們 介 紹 動 禪 陀 羅 尼 , 介 紹 少 林 金 剛 禪 自 然 門 , 介 紹 靜 禪 陀 羅 尼 的 時 候 , 曾 經 發 過 一 本 小 冊 子 上 , 這 樣 描 寫 的 :

師 父 傳 授 四 部 大 法 :

第 一 部 大 法 : 霓 虹 大 法 ;

第 二 部 大 法 : 空 行 大 法 ;

第 三 部 大 法 : 神 通 大 法 ;

第 四 部 大 法 : 涅 槃 大 法 。

當 然 , 如 果 在 後 來 的 生 命 實 踐 中 , 如 果 沒 有 走 南 闖 北 的 去 給 人 治 病 , 到 北 京 , 給 有 關 的 中 央 首 長 治 病 , 到 全 國 各 地 , 給 有 關 的 蜂 擁 而 至 的 眾 生 治 病 , 那 麼 , 很 可 能 , 那 個 時 候 , 四 部 大 法 : 空 行 大 法 、 霓 虹 大 法 、 神 通 大 法 、 涅 槃 大 法 , 已 經 成 為 四 大 部 的 厚 厚 的 教 相 、 事 相 的 法 本 , 在 海 內 外 出 版 了 , 在 中 國 也 可 能 出 版 , 在 海 外 更 可 能 出 版 。

這 四 部 大 法 怎 麼 說 呢 ?

這 裡 所 謂 的 霓 虹 大 法 , 實 際 上 就 是 生 命 誕 生 之 法 。 我 們 當 時 介 紹 說 : 「 霓 虹 大 法 是 人 怎 麼 樣 變 成 光 的 實 踐 」 , 以 這 樣 的 方 便 的 解 說 深 入 淺 出 的 詮 說 了 霓 虹 大 法 。 這 個 霓 虹 大 法 , 作 為 動 禪 陀 羅 尼 的 一 部 分 、 靜 禪 陀 羅 尼 的 一 部 分 , 在 修 持 班 裡 獲 得 了 良 好 的 效 果 。 當 時 的 統 計 , 對 病 體 改 善 有 效 率 是 97.7 % 。

以 後 就 是 指 空 行 大 法 。 空 行 大 法 , 作 為 一 種 方 便 , 曾 經 在 北 京 , 在 西 安 , 在 南 京 , 在 無 錫 , 在 揚 州 , 在 蘇 州 , 在 南 寧 , 在 深 圳 表 演 過 , 權 作 方 便 。 因 此 , 我 們 在 昨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中 , 我 們 最 初 開 頭 的 所 念 的 一 個 《 大 方 廣 佛 華 嚴 經 • 毗 盧 遮 那 品 》 的 時 候 , 其 中 念 到 了 《 華 嚴 經 》 裡 所 講 到 的 「 人 的 空 行 」 。 這 是 我 在 台 灣 的 親 教 師   白 雲 老 禪 師 生 前 的 著 作 中 , 祂 所 講 到 的 :

「 問 : 云 何 『 業 報 神 足 』 ?

答 : 業 報 , 舉 凡 五 趣 六 道 、 因 業 受 報 之 眾 生 , 所 依 之 處 。 神 足 , 即 五 通 中 之 神 足 通 , 其 德 養 , 已 達 神 境 智 證 之 地 ;

如 天 道 受 福 樂 業 報 之 眾 生 , 具 足 如 是 德 養 , 故 說 業 報 神 足 ; 是 神 足 通 , 具 乘 空 飛 行 之 能 。 」

那 幾 本 書 結 果 是 沒 有 出 版 , 我 相 信 , 說 明 宇 宙 的 因 緣 沒 有 具 足 。

根 據   聖 宗 的 綬 紀 ,   聖 宗 也 曾 經 綬 紀 : 「 教 靜 禪 陀 羅 尼 和 動 禪 陀 羅 尼 的 時 候 , 就 要 用 『 霓 虹 大 法 』 、 『 空 行 大 法 』 、 『 神 通 大 法 』 , 和 『 涅 槃 大 法 』 , 作 為 名 相 , 首 先 告 訴 眾 生 。 」

這 四 部 大 法 , 簡 單 說 來 , 空 行 大 法 , 我 們 就 是 從 自 己 的 修 行 實 踐 中 , 去 慢 慢 的 慢 慢 的 達 到 《 大 方 廣 佛 華 嚴 經 • 毗 盧 遮 那 品 》 中 所 言 的 境 界 。 這 一 境 界 在 多 處 表 演 過 。 在 中 國 大 陸 , 多 處 表 演 過 。 至 今 還 可 以 找 到 相 關 的 資 料 , 可 以 作 為 一 個 證 據 , 作 為 一 種 方 便 , 來 教 育 眾 生 。

那 麼 , 神 通 大 法 , 也 就 是 作 為 一 種 方 便 。 這 個 神 通 大 法 , 我 們 有 過 一 些 錄 像 。 這 些 錄 像 都 是 在 北 京 , 在 西 安 , 在 南 京 , 在 蘇 州 , 在 無 錫 , 在 常 州 所 表 揚 的 實 況 錄 像 。 這 些 實 況 錄 像 生 動 的 、 具 體 的 表 現 了 如 何 運 用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  佛 祖 極 終 善 性 的 慈 悲 和 智 慧 所 使 用 的 大 聖 的 宇 宙 偉 力 、 所 使 用 的 宇 宙 正 能 量 , 使 病 人 在 現 場 就 產 生 不 可 思 議 的 種 種 的 妙 用 。 這 些 也 就 是 我 們 未 來 準 備 出 書 的 一 些 內 容 之 一 。

那 麼 , 所 謂 的 涅 槃 大 法 , 實 際 上 就 是 虹 化 般 若 。 《 虹 化 般 若 經 》 , 放 光 般 若 的 具 體 的 體 現 。

虹 化 和 轉 世 , 在 四 部 大 法 裡 頭 , 都 已 經 非 常 生 動 的 描 述 了 。 只 不 過 在 當 時 , 我 不 可 以 像 今 天 這 樣 的 解 釋 。

霓 虹 大 法 , 說 明 白 了 , 就 是 轉 世 大 法 。 霓 虹 大 法 , 就 是 人 如 何 通 過 虹 化 以 後 , 再 在 多 維 度 時 空 , 四 重 多 維 度 時 空 , 進 行 高 品 位 的 修 行 , 然 後 轉 世 回 到 僧 團 , 再 來 渡 眾 。

這 個 就 是 為 什 麼 我 們 在 世 界 總 部 很 多 的 小 活 佛 都 被 命 名 為 「 佛 臨 」 啦 、 「 佛 光 」 啦 、 「 佛 護 」 啦 、 「 佛 心 」 啦 、 「 佛 聖 」 啦 , 祂 們 就 是 如 此 來 的 。 祂 們 的 父 母 親 的 修 行 達 到 了 某 一 種 靈 性 成 就 , 達 到 了 某 一 種 境 界 , 就 給 取 名 於 「 佛 佛 」 , 「 佛 」 , 「 佛 某 某 」 , 「 佛 某 某 」 之 類 。

可 能 有 的 還 問 : 「 在 台 灣 , 有 一 些 信 奉 佛 教 的 眾 生 , 他 們 佛 教 的 信 仰 也 是 信 仰 所 謂 的 密 宗 。 取 的 名 字 , 他 們 取 的 法 名 , 一 律 都 是 『 佛 某 某 』 、 『 佛 某 某 』 。 他 們 取 的 法 名 , 一 律 都 是 以 『 佛 』 當 頭 。 」 我 相 信 , 他 們 的 用 意 也 是 希 望 這 些 修 行 的 人 能 夠 做 到 即 身 成 佛 , 能 夠 做 好 一 個 佛 弟 子 。 他 的 用 意 也 是 正 面 的 、 好 意 的 。

當 然 , 我 在 這 裡 所 講 的 , 不 同 流 派 的 所 取 的 法 名 , 稱 為 「 佛 某 某 」 , 在 台 灣 來 說 , 雖 然 有 , 但 是 也 是 很 少 數 , 因 為 台 灣 的 教 界 普 遍 的 不 認 同 這 一 種 做 法 。

但 是 , 我 們 呢 , 雖 然 取 名 「 佛 某 某 」 , 基 本 上 , 教 理 、 教 相 上 , 有 一 個 轉 世 回 到 僧 團 再 來 弘 法 的 理 據 , 也 有 虹 化 以 後 如 何 進 一 步 修 行 的 各 種 步 驟 。 正 由 於 此 , 才 有 涅 槃 大 法 之 說 。

所 以 , 涅 槃 大 法 不 是 一 個 「 死 」 的 大 法 , 涅 槃 大 法 也 是 一 個 生 命 的 大 法 , 永 恆 生 命 的 大 法 。 涅 槃 大 法 是 有 據 可 查 的 。 但 是 , 這 個 涅 槃 大 法 , 解 密 、 解 讀 、 詮 說 , 實 際 上 就 是 虹 化 大 法 。

至 於 虹 化 , 如 何 虹 化 ? 這 裡 頭 , 過 去 已 經 稍 微 有 點 講 過 。 虹 化 , 三 乘 虹 化 , 這 三 乘 虹 化 裡 頭 , 當 然 大 有 講 究 。 今 天 不 在 「 虹 化 」 這 一 個 相 關 的 法 理 中 間 展 開 , 這 是 另 外 一 個 專 題 。

總 而 言 說 , 在 八 十 年 代 已 經 曾 經 公 開 的 四 部 大 法 。 這 四 部 大 法 本 身 就 是 生 命 的 大 法 、 生 命 的 轉 世 的 大 法 、 轉 世 再 來 渡 眾 的 大 法 。 霓 虹 大 法 , 空 行 大 法 , 神 通 大 法 , 和 虹 化 大 法 , 這 四 部 大 法 , 教 相 非 常 清 楚 明 白 , 有 我 們 十 三 部 的 根 本 經 典 作 為 宗 下 的 實 踐 的 依 據 。

這 四 部 大 法 , 我 曾 經 跟   白 雲 老 禪 師 兩 個 人 做 過 深 入 的 探 討 。 祂 就 這 樣 說 : 「 你 的 法 門 絕 不 是 自 己 可 以 創 造 出 來 的 。 你 的 法 門 是 傳 承 有 據 。 你 的 法 門 說 明 了 你 是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金 剛 禪 佛 教 二 十 八 代 的 宗 師 的 依 據 。 」

白 雲 老 禪 師 講 的 話 擲 地 有 聲 , 鏗 鏘 有 力 。 祂 甚 至 在 公 開 的 法 會 上 , 對 祂 一 百 多 位 弟 子 : 行 者 、 長 老 , 從 台 灣 不 遠 萬 里 來 到 霍 巴 特 , 來 到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這 個 一 樓 講 法 廳 , 發 表 了 祂 神 聖 的 演 講 。 我 們 非 常 的 懷 念 祂 。

這 四 部 大 法 , 我 們 曾 經 廣 泛 的 進 行 實 踐 。 我 們 也 在 準 備 之 中 , 希 望 四 部 大 法 , 最 終 成 書 , 能 夠 得 以 出 版 , 和 全 世 界 的 對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有 興 趣 的 同 道 們 、 行 者 們 、 長 老 們 分 享 。

當 然 , 我 們 講 這 一 個 的 時 候 , 我 們 還 是 提 醒 一 句 , 我 們 在 對 外 的 稱 呼 上 , 「 中 國 漢 傳 密 學 研 究 院 」 已 經 更 名 為 「 塔 州 中 國 佛 教 學 院 」 。

我 們 不 執 著 「 中 國 漢 傳 密 學 研 究 院 」 這 一 個 名 相 。 我 們 以 後 的 所 有 的 著 作 、 成 果 , 都 將 以 「 塔 州 中 國 佛 教 學 院 」 名 義 加 以 出 版 。

所 以 , 對 這 個 「 曇 路 」 這 一 個 法 名 的 回 顧 , 我 們 回 顧 了 八 零 年 初 期 , 我 們 不 僅 弘 揚 動 禪 陀 羅 尼 , 也 弘 揚 靜 禪 陀 羅 尼 , 同 時 回 顧 到 這 四 部 大 法 的 演 示 。 這 一 些 演 示 是 有 據 可 查 的 。

這 四 部 大 法 完 完 全 全 實 證 了 我 們 難 修 難 證 的 僧 肇 大 師 的 《 物 不 遷 論 》 、 《 不 真 空 論 》 、 《 般 若 無 知 論 》 。 祂 的 著 作 不 是 漫 長 的 , 非 常 短 , 非 常 精 煉 , 但 是 祂 多 處 的 運 用 了 《 放 光 般 若 》 的 經 文 的 原 論 。

從 佛 教 西 漢 傳 入 祖 國 以 後 , 自 從 支 讖 傳 入 了 大 乘 空 宗 的 思 想 , 譯 出 了 《 道 行 般 若 經 》 。 後 來 , 西 晉 無 叉 羅 又 譯 出 了 《 放 光 般 若 經 》 。 當 然 , 祂 譯 出 這 一 個 經 典 , 我 們 不 可 以 忘 了 朱 士 行 這 個 宗 下 作 為 導 師 的 歷 史 性 的 功 勛 。

作 為 法 號 「 八 戒 」 的 , 實 際 上 是 「 金 剛 八 戒 」 。 祂 的 修 行 可 歌 可 泣 。 祂 西 行 求 法 , 是 祖 國 很 多 位 高 僧 西 行 求 法 的 肇 源 祖 師 。 祂 是 第 一 位 , 第 一 位 去 的 。 當 時 , 祂 把 《 放 光 般 若 經 》 傳 進 中 國 之 前 , 還 經 歷 過 一 番 磨 難 。

當 時 , 西 域 有 很 多 的 其 他 流 派 的 佛 教 行 者 。 小 乘 聖 者 們 也 有 很 多 。 他 們 在 這 裡 , 向 王 —— 西 域 的 王 告 密 , 說 : 「 朱 士 行 啊 , 這 個 人 祂 在 向 『 外 道 』 學 習 , 向 『 邪 教 』 學 習 , 《 放 光 般 若 》 實 際 上 是 一 部 『 邪 教 的 經 典 』 。 」 告 訴 西 域 的 王 啊 , 說 : 「 你 身 為 國 主 , 你 不 對 這 種 『 歪 門 邪 道 』 進 行 管 理 , 你 責 任 很 大 。 尤 其 是 這 一 部 經 典 , 如 果 被 祂 傳 到 中 國 去 , 傳 到 漢 地 , 如 果 傳 到 漢 地 , 那 麼 , 漢 地 的 佛 教 很 容 易 被 這 一 部 所 謂 的 《 放 光 般 若 經 》 『 迷 惑 』 , 『 迷 惑 』 了 以 後 , 東 土 從 此 不 再 有 一 個 正 確 的 佛 教 。 」

這 個 就 是 小 乘 聖 者 對 霓 虹 大 法 的 不 瞭 解 、 不 滿 意 、 不 清 楚 , 既 不 懂 這 方 面 的 教 法 , 也 不 實 行 這 方 面 的 修 行 實 踐 , 而 所 產 生 的 種 種 的 誤 解 。 他 們 又 為 了 保 持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  佛 祖 教 法 的 純 潔 性 , 攻 擊 朱 士 行 , 甚 至 希 望 把 朱 士 行 下 到 監 獄 。

當 時 , 在 這 樣 的 情 況 下 , 朱 士 行 的 處 境 非 常 的 困 難 。 儘 管 如 此 , 朱 士 行 仗 義 執 言 , 說 : 「 如 果 這 一 部 經 典 是 『 邪 教 』 、 『 邪 說 』 的 話 , 那 麼 , 我 願 意 把 這 部 經 典 放 進 火 內 , 當 場 燒 燬 ; 但 如 果 火 不 能 燒 燬 這 部 經 典 , 請 國 王 允 許 這 部 經 典 送 往 漢 土 。 」

這 個 時 候 , 王 就 在 宮 殿 , 設 立 起 一 個 大 的 火 壇 場 , 一 邊 站 著 這 些 小 乘 聖 者 , 另 一 邊 站 著 朱 士 行 , 王 親 自 驗 看 。 朱 士 行 就 把 這 一 部 寶 貴 的 《 放 光 般 若 經 》 扔 進 火 內 。 結 果 , 熊 熊 烈 火 當 場 撲 滅 。 這 一 部 經 就 這 樣 保 存 了 下 來 。 所 以 , 朱 士 行 就 派 祂 的 弟 子 把 這 一 部 經 典 送 回 中 國 。

因 為 有 這 樣 的 一 個 精 彩 的 一 個 、 而 艱 巨 的 這 麼 一 個 結 局 , 王 也 感 到 朱 士 行 本 人 不 是 一 般 的 人 , 他 留 下 這 一 個 朱 士 行 , 要 比 留 下 一 部 經 典 更 好 , 因 此 , 王 就 說 : 「 你 可 以 把 這 個 經 典 送 回 中 國 , 我 同 意 。 但 是 , 你 不 能 走 , 你 必 須 留 在 于 闐 。 」

由 是 , 大 聖 寶 朱 士 行 最 終 到 七 十 九 歲 虹 化 的 時 候 , 祂 沒 有 機 會 脫 身 , 逃 回 中 國 。 大 聖 寶 朱 士 行 為 了 這 一 部 《 放 光 般 若 經 》 , 作 出 了 祂 自 己 的 〝 捨 壽 〞 犧 牲 , 也 就 是 說 , 祂 願 意 將 自 己 的 生 命 奉 獻 給 聖 教 。

這 是 一 個 歷 史 的 故 事 , 是 有 經 典 可 查 的 。

今 天 由 於 時 間 的 原 因 ,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。 下 一 次 聖 密 龍 講 再 見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下 星 期 繼 續 恭 聆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。

謝 謝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