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431 次
2015 年 1 月 17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乘 空 往 來 , 行 同 諸 天

 

圖 為 在 西 安 交 通 大 學 禮 堂 舞 台 上 公 演 空 行 大 法 時 的 情 景 , 法 聖 長 老 在 交 通 大 學 禮 堂 , 舞 台 之 上 騰 空 而 起 的 現 場 照 片 。

 

廣 播 電 臺 :

我 們 今 天 很 有 聖 緣 , 請 到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來 到 我 們 電 臺 廣 播 上 來 作 聖 密 龍 講 的 聖 示 。

薄 伽 梵   師 尊 您 好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在 上 個 星 期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中 ,   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與 我 們 解 密 了 有 關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法 名 之 一 「 曇 路 」 。 今 天 我 們 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繼 續 的 聖 示 。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: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,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5117 日 , 星 期 六 , 第 431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前 兩 次 聖 密 龍 講 , 都 著 重 地 來 解 讀 「 曇 路 」 這 一 個 法 名 。 那 麼 , 這 個 「 曇 路 」 還 有 沒 有 更 深 的 含 義 呢 ?

我 們 講 「 曇 路 」 , 就 是 「 大 日 如 來 之 路 」 。 我 們 大 家 都 知 道 , 「 大 日 如 來 」 就 是 「 毗 盧 遮 那 大 佛 」 。 這 個 「 毗 盧 遮 那 大 佛 」 , 在 許 多 經 中 都 是 提 到 的 , 有 些 是 著 重 地 提 到 的 , 特 別 是 《 大 方 廣 佛 華 嚴 經 》 頭 有 《 毗 盧 遮 那 品 第 六 》 , 重 點 地 來 解 釋 大 日 如 來 毗 盧 遮 那 。

祂 在 第 六 品 的 最 開 頭 , 經 文 曾 經 講 到 :

復 有 百 萬 億 園 林 , 周 匝 圍 繞 , 其 中 皆 有 種 種 雜 香 , 摩 尼 樹 香 , 周 流 普 熏 , 眾 鳥 和 鳴 , 聽 者 歡 悅 。 此 大 城 中 , 所 有 居 人 , 靡 不 成 就 , 業 報 神 足 , 乘 空 往 來 , 行 同 諸 天 , 心 有 所 欲 , 應 念 皆 至 。

《 毗 盧 遮 那 品 第 六 》 的 這 段 話 , 實 際 上 是 給 聖 密 行 者 們 聽 的 , 就 是 奉 行 「 曇 路 」 的 聖 密 行 者 聽 的 。 奉 行 「 曇 路 」 , 就 是 奉 行 大 日 如 來 虛 空 成 就 、 即 身 成 佛 之 路 。 即 身 成 佛 之 後 , 將 會 出 現 怎 麼 樣 的 境 界 呢 ? 祂 這 講 , 「 此 大 城 中 , 所 有 居 人 , 靡 不 成 就 , 業 報 神 足 , 乘 空 往 來 , 行 同 諸 天 , 」 , 也 就 是 說 , 「 乘 空 往 來 , 行 同 諸 天 」 , 是 在 修 行 實 踐 中 可 以 驗 證 的 一 件 事 情 。

如 謂 不 信 , 那 麼 , 我 在 臺 灣 的 一 位   師 父 —— 白 雲 老 禪 師 , 祂 的 解 讀 、 祂 的 釋 疑 是 這 樣 的 :

「 問 : 云 何 『 業 報 神 足 』 ?

答 : 業 報 , 舉 凡 五 趣 六 道 、 因 業 受 報 之 眾 生 , 所 依 之 處 。 神 足 , 即 五 通 中 之 神 足 通 , 其 德 養 , 已 達 神 境 智 證 之 地 ;

如 天 道 受 福 樂 業 報 之 眾 生 , 具 足 如 是 德 養 , 故 說 業 報 神 足 ; 是 神 足 通 , 具 乘 空 飛 行 之 能 。 」

白 雲 老 禪 師 祂 解 釋 , 神 足 , 也 就 是 神 足 之 神 通 , 已 經 達 到 了 神 境 —— 智 慧 實 證 之 地 了 。 如 天 道 , 受 福 報 業 的 眾 生 , 具 足 了 如 是 德 養 。 所 以 , 要 修 行 啊 。

但 是 , 我 們 修 行 , 並 非 是 為 神 通 而 修 行 , 這 個 是 修 行 的 業 果 。 我 們 修 行 , 最 初 建 立 在 什 麼 基 礎 上 ? 就 是 建 立 在 完 全 的 無 我 、 無 私 —— 清 淨 、 無 我 、 調 伏 、 清 淨 , 在 這 樣 的 情 況 下 , 就 是 將 自 己 最 寶 貴 的 生 命 也 可 以 捨 去 , 捨 去 一 切 生 命 財 產 , 一 切 都 是 為 了 眾 生 。 為 了 渡 眾 生 , 而 因 此 成 為

「 曇 路 」 之 行 、
「 曇 路 」 之 境 、
「 曇 路 」 之 果 、
「 曇 路 」 之 報 。

所 以 這 個 《 毗 盧 遮 那 品 第 六 》 開 頭 所 講 到 的 神 足 通 ,   老 禪 師 又 釋 疑 說 :

「 云 何 『 神 足 通 』 ?

答 : 妙 智 如 意 自 在 具 足 , 已 入 不 思 議 境 界 , 於 身 遊 涉 無 礙 , 變 現 隨 意 念 。 如 空 中 飛 行 , 穿 牆 出 壁 、 凌 波 藉 物 等 , 悉 謂 之 神 境 具 足 、 通 行 無 障 之 能 。 」

因 此 , 我 們 的 修 行 中 , 包 括 當 時 在 中 國 大 陸 , 也 在 某 些 環 境 合 適 的 情 況 下 , 對 有 因 緣 的 人 士 , 演 示 了 相 應 的 教 法 。 當 時 , 因 為 不 可 以 講 佛 法 , 或 者 非 常 隱 蔽 地 講 佛 法 , 也 不 可 以 像 今 天 這 樣 直 截 了 當 地 唸 《 大 方 廣 佛 華 嚴 經 • 毗 盧 遮 那 品 》 , 所 以 只 能 夠 以 眾 生 可 以 看 得 到 的 一 些 情 景 來 加 以 表 達 , 因 機 渡 眾 。

所 以 , 「 曇 路 」 之 境 , 不 是 一 般 之 境 。 「 曇 路 」 之 境 , 祂 不 僅 是 有 經 文 所 驗 證 , 有 我 們 的 《 佛 說 維 摩 詰 所 說 不 思 議 解 脫 法 門 經 》 所 佐 證 , 而 且 , 《 大 方 廣 佛 華 嚴 經 》 也 有 清 楚 明 白 的 佐 證 。 但 是 , 當 然 是 要 像 今 天 這 樣 慢 慢 地 解 密 , 慢 慢 地 向 更 深 部 的 解 密 。

「 曇 路 」 之 境 , 我 們 也 已 經 講 到 了 「 生 命 鏈 」 。 也 就 是 說 , 當 一 個 生 命 誕 生 了 , 當 一 個 生 命 , 把 他 鑄 造 成 為 清 淨 、 無 我 、 調 伏 、 精 進 的 「 曇 路 」 之 道 。 這 一 個 「 曇 路 」 , 怎 麼 樣 指 揮 這 一 個 生 命 呢 ? 指 示 這 一 個 生 命 呢 ? 這 一 個 生 命 , 就 是 通 過 不 斷 地 修 行 , 達 到 那 虹 化 之 境 。

我 們 講 到 虹 化 , 現 在 有 一 些 聖 密 行 者 眾 緣 具 足 , 可 以 說 , 達 到 了 虹 化 之 境 了 , 但 是 , 實 踐 上 有 了 , 還 要 理 論 上 有 。

我 們 曾 經 講 過 , 《 大 般 若 經 》 是 《 虹 化 經 》 的 簡 本 , 《 虹 化 經 》 是 《 大 般 若 經 》 的 足 本 。 我 們 也 曾 經 討 論 過 中 國 最 著 名 的 一 位 宗 下 的 、 教 下 的 高 僧   朱 士 行 ( 公 元 203 — 282 年 ) 的 行 持 聖 跡 。   朱 士 行 祂 有 一 個 法 號 , 叫 「 八 戒 」 。 我 相 信 , 《 西 遊 記 》 頭 「 八 戒 」 這 個 名 字 , 最 早 可 能 就 來 源 於   朱 士 行 。

朱 士 行 , 祂 祖 上 是 潁 州 , 是 現 在 的 河 南 禹 州 。 祂 在 魏 齊 王 曹 芳 嘉 平 二 年 ( 公 元 250 年 ) , 這 個 時 候 , 祂 47 歲 。 當 時 代 , 古 印 度 的 律 學 高 僧 沙 門 進 入 中 國 。 進 入 中 國 以 後 , 就 是 開 了 這 個 律 學 的 曼 荼 羅 壇 ,   朱 士 行 就 登 壇 受 戒 , 成 為 了 中 國 最 早 的 一 個 沙 門 。

當 時 , 祂 做 沙 門 的 時 候 , 就 開 始 講 學 , 就 是 講 《 小 般 若 經 》 。 但 是 這 個 《 小 般 若 經 》 , 由 於 原 來 的 翻 譯 本 不 全 , 梵 本 不 全 , 因 此 翻 出 來 , 內 容 只 是 句 錄 。 這 樣 的 句 錄 , 文 詞 往 往 中 間 有 斷 缺 , 而 因 此 難 以 解 讀 。 祂 深 深 地 感 到 , 沒 有 找 到 梵 文 的 原 本 、 原 典 , 就 是 律 法 和 密 法 都 無 從 了 義 究 竟 地 去 詮 釋 、 了 義 究 竟 地 去 解 讀 , 那 麼 , 祂 也 不 可 以 很 了 義 地 去 渡 眾 生 。

由 是 , 祂 就 西 行 到 于 闐 。 于 闐 , 就 是 出 寶 玉 的 那 個 地 方 。 到 于 闐 去 , 祂 就 是 為 了 求 《 般 若 經 》 的 足 本 , 就 是 《 大 般 若 經 》 。 祂 為 了 比 較 圓 滿 地 研 講 —— 研 讀 、 講 解 《 小 品 般 若 》 , 就 深 深 地 感 到 《 小 品 般 若 》 於 理 未 盡 、 難 知 了 義 。 又 聽 說 , 要 有 足 本 的 《 大 品 般 若 》 , 就 必 須 要 到 于 闐 去 求 法 。 結 果 , 祂 下 定 決 心 , 就 在 公 元 260 年 的 時 候 , 也 就 是 說 57 歲 的 時 候 , 從 當 時 的 雍 州 ( 現 長 安 縣 西 北 ) , 越 過 了 非 常 困 難 的 流 沙 , 到 了 于 闐 。 這 個 于 闐 , 就 是 剛 才 說 出 寶 玉 的 新 疆 的 和 田 , 新 疆 出 和 田 玉 , 這 個 和 田 玉 是 非 常 著 名 的 。 幾 經 尋 找 , 終 於 得 到 了 《 大 品 般 若 經 》 的 梵 本 。 所 以 , 找 到 了 傳 授 《 般 若 經 》 的 究 竟 了 義 的 法 本 。

那 麼 , 為 什 麼 祂 要 去 找 到 這 個 究 竟 了 義 的 法 本 呢 ? 因 為 祂 從 祂 的 老 師 這 已 經 知 道 , 有 一 個 「 虹 化 」 的 這 樣 一 個 教 法 。 這 個 虹 化 的 教 法 呢 , 教 理 上 難 說 , 實 踐 上 難 行 。 因 此 , 祂 要 在 理 論 上 弄 通 , 實 踐 上 弄 懂 , 真 正 地 理 論 付 之 於 實 踐 。 因 此 祂 就 去 尋 找 這 一 個 梵 本 。

因 此 , 從 某 種 意 義 上 講 , 所 謂 的 律 宗 , 實 際 上 祂 講 的 修 行 , 也 是 講 虹 化 , 講 大 三 世 聖 業 。 這 個 聖 業 呢 , 是 用 來 救 渡 眾 生 。 《 大 般 若 經 》 , 祂 講 的 什 麼 東 西 呢 ? 《 大 般 若 經 》 , 實 際 上 就 是 講 虹 化 , 《 大 般 若 經 》 , 就 是 一 本 《 虹 化 經 》 。

我 曾 經 跟 一 些 有 關 的 高 僧 討 論 過 這 一 個 虹 化 。 虹 化 , 在 討 論 過 程 中 知 道 , 虹 化 確 實 是 一 個 難 以 解 釋 的 現 象 , 而 且 , 也 說 找 不 到 合 適 的 經 典 。

其 實 ,   朱 士 行 在 那 找 到 的 就 是 《 虹 化 經 》 。   朱 士 行 祂 如 獲 至 寶 , 太 康 三 年 ( 282 ) 所 以 , 請 祂 的 弟 子 弗 如 檀 ( 法 饒 ) 送 梵 本 佛 經 , 帶 回 來 到 洛 陽 。 後 來 元 康 元 年 ( 291 ) , 于 闐 沙 門 無 叉 羅 , 在 陳 留 倉 垣 , 水 南 寺 譯 出 《 放 光 般 若 經 》 , 這 個 《 放 光 般 若 經 》 的 原 本 , 就 是   朱 士 行 高 僧 從 于 闐 請 祂 的 學 生 帶 回 國 的 。 這 個 時 候 , 翻 譯 的 時 候 , 已 經 是 291 年 了 , 而   朱 士 行 本 身 是 282 年 虹 化 的 , 是 祂 虹 化 之 後 的 十 年 , 實 足 九 年 , 虹 化 之 後 的 十 年 之 際 , 才 翻 譯 出 了 中 文 本 的 《 放 光 般 若 經 》 。

這 部 經 典 —— 《 放 光 般 若 經 》 , 祂 講 的 是 什 麼 東 西 呢 ?

這 個 《 放 光 般 若 經 》 , 如 果 沒 有 深 通 放 光 般 若 的 高 僧 , 不 懂 得 十 二 乘 教 判 中 密 內 密 流 派 的 高 僧 , 也 就 是 說 , 不 懂 得 宗 下 的 導 師 , 是 很 困 難 理 解 , 因 為 這 本 《 放 光 般 若 經 》 祂 講 的 是 :

諸 法 性 空 ,

諸 法 如 幻 ,

諸 法 皆 是 假 名 ,

諸 法 如 何 行 使 方 便 的 法 門 ,

諸 法 如 何 抉 擇 「 兩 諦 」 ,

空 , 等 等 。

因 此 , 沒 有 正 確 的 導 師 , 很 困 難 解 讀 這 本 《 放 光 般 若 經 》 。

實 際 上 , 以 宗 下 而 言 , 這 一 部 《 放 光 般 若 經 》 , 實 際 上 就 是 指 《 虹 化 般 若 經 》 。 正 如 我 們 前 面 討 論 的 , 《 大 品 般 若 經 》 是 《 虹 化 經 》 的 簡 本 , 《 虹 化 經 》 又 是 《 大 品 般 若 經 》 的 足 本 , 而 《 放 光 般 若 經 》 是 《 大 般 若 經 》 群 論 之 中 的 精 華 。

佛 教 自 從 西 漢 傳 入 了 祖 國 以 後 , 支 讖 傳 性 空 的 思 想 , 翻 譯 出 了 《 道 行 般 若 經 》 。 西 晉 又 翻 譯 了 《 放 光 般 若 經 》 。 《 放 光 般 若 經 》 清 楚 全 面 地 解 讀 了 、 詮 釋 了 虹 化 的 般 若 的 義 理 。 翻 譯 之 後 , 又 過 了 一 百 多 年 , 宗 下 導 師   大 聖 寶   鳩 摩 羅 什 又 翻 譯 出 《 嘛 哈 般 若 經 》 足 本 , 這 頭 , 虹 化 的 理 念 、 虹 化 的 教 相 跟 虹 化 的 事 相 是 一 脈 相 承 的 。

我 們 也 可 以 從 僧 肇 所 寫 的 著 作 中 , 我 們 在 過 去 曾 經 介 紹 過 僧 肇 的 《 物 不 遷 論 》 、 《 不 真 空 論 》 、 《 般 若 無 知 論 》 三 部 論 。 僧 肇 的 三 部 論 , 非 常 之 深 。 大 家 知 道 , 僧 肇 是 我 們 宗 下 的 大 聖 寶 。 祂 的 這 三 部 論 頭 , 多 處 地 引 用 了 放 光 般 若 的 經 典 。

因 此 , 我 們 說 , 虹 化 的 教 相 、 虹 化 的 事 相 、 虹 化 的 戒 相 、 虹 化 的 圓 相 , 這 在 歷 史 上 是 有 據 可 查 , 而 且 , 在 我 們 的 實 踐 中 有 實 修 實 證 的 證 明 。 因 此 , 當 我 們 現 在 遇 到 虹 化 事 件 的 時 候 , 我 們 一 定 要 不 僅 是 要 實 證 , 而 且 是 要 理 論 上 要 弄 通 , 要 弄 對 頭 , 要 把 我 們 的 佛 教 的 精 華 發 揚 光 大 。

如 果 你 對 這 個 虹 化 的 理 念 、 虹 化 的 理 論 實 踐 , 你 吃 得 不 透 、 吃 得 不 深 的 話 , 那 麼 , 對 於 轉 世 這 個 教 相 、 轉 世 這 個 事 相 , 你 就 會 茫 然 無 知 。 我 們 學 佛 教 , 如 果 不 學 般 若 , 等 於 沒 有 智 慧 。

佛 教 的 般 若 , 最 高 的 般 若 , 就 是 放 光 般 若 ;

佛 教 的 智 慧 , 最 高 的 智 慧 , 就 是 虹 化 般 若 。

這 個 虹 化 般 若 , 是 佛 教 徒 實 修 實 證 的 究 竟 了 義 的 重 要 課 目 , 所 以 , 我 們 一 定 要 學 習 。 否 則 的 話 , 很 有 可 能 , 你 修 一 輩 子 的 佛 教 , 還 搞 不 懂 虹 化 , 更 搞 不 懂 轉 世 。 我 們 孔 老 夫 子 也 說 過 : 「 未 知 死 , 焉 知 生 ? 」 因 此 , 佛 教 講 的 就 是 生 死 的 哲 學 。

過 去 , 對 佛 教 有 錯 誤 的 解 讀 , 以 為 佛 教 就 只 是 講 死 的 。 不 是 。

佛 教 講 的 虹 化 、 轉 世 ,

是 修 持 實 踐 永 恆 生 命 的 。

永 恆 生 命 的 解 讀 :

就 是 放 光 般 若 ,

就 是 虹 化 般 若 ,

就 是 轉 世 般 若 。

轉 世 和 虹 化 , 是 一 對 理 論 上 可 以 實 踐 的 教 法 , 而 且 , 在 理 論 上 可 以 弄 通 弄 懂 的 宇 宙 規 律 。

今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, 我 暫 時 地 講 到 這 , 我 們 明 天 繼 續 。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很 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今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明 天 繼 續 地 聆 聽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。

謝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