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430 次
2015 年 1 月 11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世 出 世 法   月 光 之 約

 

圖 為 在 西 安 交 通 大 學 禮 堂 舞 台 上 公 演 空 行 大 法 時 的 情 景 , 法 聖 長 老 在 交 通 大 學 禮 堂 , 舞 台 之 上 騰 空 而 起 的 現 場 照 片 。

 

廣 播 電 臺 :

在 昨 天 的 廣 播 面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跟 我 們 重 溫 了 上 星 期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, 即 有 關 網 上 流 傳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被 纂 改 的 「 判 決 書 」 的 事 情 , 及 解 密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「 捨 壽 灌 頂 」 法 名 的 法 義 。 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聖 示 , 有 請   師 尊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: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5111 號 , 星 期 天 , 第 430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繼 昨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, 我 們 繼 續 來 討 論 「 大 日 如 來 , 虛 空 成 就 」 的 內 容 。 「 大 日 如 來 , 虛 空 成 就 」 , 落 實 到 每 一 個 修 行 者 的 時 候 , 就 是 簡 稱 為 「 曇 路 」 。

「 曇 路 」 作 為   師 父 的 法 名 , 作 為 我 們 修 行 的 〝 綱 〞 。 祂 表 法 著 「 經 典 成 就 」 , 宗 下 的 經 典 成 就 , 宗 外 的 經 典 成 就 , 藏 內 的 經 典 成 就 , 和 藏 外 的 經 典 成 就 ; 表 法 著 「 傳 承 成 就 」 , 表 示 著 二 十 八 代 的 聖 宗 代 代 相 傳 的 傳 承 的 力 量 ; 表 示 著 「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的 四 相 的 圓 滿 成 就 」 。

因 此 , 牢 記 著 「 大 日 如 來 , 虛 空 成 就 」 , 就 是 牢 記 著 「 曇 路 」 的 法 性 生 命 。

遵 行 「 曇 路 」 的 行 者 , 通 過 如 法 的 修 行 , 離 垢 晶 瑩 , 明 空 自 鑑 , 當 每 一 位 行 者 的 此 期 生 命 結 束 的 時 候 , 證 得 虹 化 。 虹 化 後 , 證 得 聖 密 轉 世 的 聖 果 , 轉 世 回 來 僧 團 之 中 。 但 是 , 怎 麼 樣 能 夠 證 得 虹 化 和 轉 世 的 聖 果 ? 這 就 是 之 前 所 說 到 的 , 清 淨 、 無 我 、 調 伏 、 精 進 ,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, 八 相 圓 滿 。

在 這 種 情 況 下 , 「 虛 空 藏 成 就 」 就 非 常 現 實 的 瑜 伽 了 隱 態 世 界 和 顯 態 世 界 相 互 之 間 結 合 在 一 起 的 雲 中 虛 空 成 就 。 「 虛 空 成 就 」 表 法 虛 空 藏 的 成 就 。 「 虛 空 藏 」 又 表 法 「 世 出 世 法 的 成 就 」 。 在 這 裡 , 「 曇 路 」 的 「 日 」 代 表 著 大 日 如 來 , 「 雲 」 又 代 表 著 「 第 一 義 諦 和 世 俗 諦 」 、 「 現 實 的 和 超 現 實 的 諸 法 空 性 」 的 成 就 。

由 此 , 「 信 得 」 、 「 曇 路 」 、 「 智 及 」 、 「 季 棣 」 四 個 法 性 名 相 之 中 , 我 們 可 以 覺 悟 到   聖 宗 和 三 位 親 教 師 對 信 得 懷 有 多 大 的 期 待 和 希 望 。

由 是 , 「 曇 路 」 法 性 勝 義 非 常 莊 嚴 神 聖 , 曇 路 之 名 相 蘊 藏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。 如 將 曇 路 歸 結 於 教 相 , 那 於 宗 下 而 言 , 事 相 之 內 容 --- 動 禪 陀 羅 尼 、 靜 禪 陀 羅 尼 實 修 親 証 之 訓 練 項 目 , 也 非 常 的 豐 富 。 從 此 就 展 開 著 「 經 典 成 就 」 和 「 實 修 的 實 證 成 就 」 , 強 烈 地 表 達 了 「 傳 承 成 就 」 , 現 實 的 表 達 了 「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四 相 的 成 就 」 , 和 「 清 淨 、 無 我 、 調 伏 、 精 進 四 相 的 成 就 」 , 實 修 驗 證 八 相 , 妙 得 八 相 圓 滿 。 由 此 疏 開 , 落 實 到 每 一 位 行 者 勤 勤 修 行 獲 得 大 日 如 來 的 成 就 。

在 具 體 解 脫 眾 生 的 超 越 之 中 , 正 如 我 們 非 常 懷 念 的 楊 亞 山 老 教 授 所 總 結 的 那 樣 :

「 善 解 法 相 , 知 眾 生 根 ; 巧 借 名 相 , 以 引 導 之 ; 以 方 便 力 , 懾 服 眾 生 , 令 眾 生 以 眾 生 喜 聞 樂 見 的 中 國 武 術 為 外 相 , 令 眾 生 無 聲 無 色 中 悟 入 佛 知 見 , 此 也 即 聖 密 行 者 令 眾 生 見 即 自 在 、 聞 即 自 在 、 觸 即 自 在 、 瑜 伽 即 自 在 的 八 地 聖 行 、 百 相 萬 行 的 實 踐 範 例 。 」

「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學 術 之 聖 密 動 禪 陀 羅 尼 , 根 據 宇 宙 實 相 、 宇 宙 靈 性 升 起 大 用 之 宇 宙 能 量 、 宇 宙 和 諧 、 宇 宙 脈 動 、 宇 宙 曲 線 , 顯 現 有 相 的 身 體 動 作 。 如 斯 設 置 的 救 眾 方 便 , 配 合 有 關 的 聖 密 教 相 、 聖 密 事 相 , 與 聖 密 靜 禪 陀 羅 尼 , 就 成 為 調 整 聖 密 行 者 身 心 的 、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獨 特 的 瑜 伽 學 、 運 動 學 、 禪 密 學 、 生 理 學 、 心 理 學 和 哲 學 …… 〞

具 體 說 來 , 就 運 作 七 千 四 百 萬 脈 道 , 這 確 確 實 實 是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獨 特 的 瑜 伽 學 、 運 動 學 、 禪 密 學 、 生 理 學 、 心 理 學 和 哲 學 …… 相 互 之 間 瑜 伽 的 種 種 法 門 , 令 七 千 四 百 萬 脈 道 能 動 地 瑜 伽 起 來 , 這 確 是 不 可 思 議 的 、 無 所 畏 懼 的 自 解 脫 。

自 從 1966 年   聖 宗 虹 化 後 , 我 的 工 作 —— 世 間 法 的 工 作 也 調 到 了 轉 塘 變 電 所 , 進 行 了 十 年 閉 關 。 同 時 , 也 在   聖 宗 的 綬 紀 之 下 , 金 剛 法 蓮 長 老 開 始 幫 助 我 進 行 筆 耕 , 開 始 寫 作 。 我 當 時 並 不 懂 得 寫 作 。 法 蓮 長 老 運 用 祂 的 知 識 , 幫 助   師 父 完 成 了 一 篇 又 一 篇 的 關 於 少 林 金 剛 禪 自 然 門 的 動 禪 陀 羅 尼 介 紹 的 文 章 。

雖 然 , 寫 得 「 粗 淺 」 , 但 是 , 這 些 「 粗 淺 」 的 文 章 深 入 淺 出 , 蘊 含 聖 義 。 進 一 步 , 又 完 成 了 一 本 又 一 本 、 一 部 又 一 部 的 著 作 。 雖 然 , 這 些 著 作 在 後 來 的 歲 月 中 , 有 部 份 沒 有 被 出 版 , 但 是 , 大 部 份 都 被 一 定 的 途 徑 運 到 了 海 外 , 刊 登 在 相 關 的 報 刊 雜 誌 上 面 。

由 於 我 在 1979 年 進 入 了 浙 江 省 的 武 術 隊 , 刊 登 在 海 外 相 關 的 報 刊 雜 誌 , 被 認 為 是 國 家 的 「 學 術 機 密 」 , 因 此 , 在 審 查 的 時 候 , 就 成 為 一 個 首 先 偵 查 的 內 容 和 首 先 偵 查 的 對 象 。 從 而 , 「 信 得 」 、 「 智 及 」 、 「 曇 路 」 、 「 季 棣 」 就 成 為 了 一 種 「 罪 證 」 和 「 證 據 」 。

這 樣 回 顧 起 來 , 也 是 蠻 有 興 趣 的 。 這 個 也 就 是 我 後 來 在 一 審 法 庭 判 決 書 宣 判 筆 錄 上 需 要 簽 名 的 時 候 , 我 就 簽 上 了 「 顛 倒 功 罪 , 混 淆 黑 白 」 的 由 來 。

當 然 , 顛 倒 功 罪 還 不 僅 僅 是 「 文 字 流 露 到 海 外 」 這 一 個 內 容 。 因 為 我 所 有 流 露 到 海 外 的 文 字 , 有 相 當 一 部 份 , 甚 至 是 說 主 要 的 部 份 , 是 通 過 組 織 送 到 香 港 和 平 書 局 出 版 , 那 就 是 已 經 出 版 的 《 少 林 金 剛 禪 自 然 門 六 十 四 腿 擊 法 》 、 《 十 二 絕 命 腿 》 、 《 婦 女 自 衛 術 》 、 《 簡 易 擒 拿 術 》 。

在 出 版 之 前 , 由 楊 亞 山 老 教 授 把 關 , 因 此 , 對 內 容 作 了 大 幅 度 的 調 整 。 其 主 要 調 整 內 容 , 就 是 把 一 些 有 關 所 謂 〝 極 終 善 性 的 慈 悲 和 智 慧 〞 的 、 保 護 眾 生 不 受 傷 的 動 禪 陀 羅 尼 …… 相 關 的 佛 教 概 念 的 名 相 , 把 祂 改 去 , 把 一 些 「 以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  佛 祖 極 終 善 性 的 慈 悲 和 智 慧 」 這 一 類 的 文 字 去 掉 , 「 對 眾 生 的 大 愛 」 的 內 容 去 掉 , 把 「 保 護 對 方 不 受 傷 的 武 功 」 這 一 理 念 去 掉 。 因 為 , 如 果 作 為 武 術 來 介 紹 , 一 定 要 凸 顯 技 擊 的 內 容 。 最 初 , 確 實 是 比 較 困 難 的 事 情 。 因 為 這 實 際 上 體 現 了 觀 念 上 的 改 變 , 體 現 了 內 在 心 識 的 〝 逆 向 轉 換 〞 。

因 此 , 所 有 書 寫 的 內 容 到 文 字 , 到 表 現 形 式 , 都 做 了 大 量 的 修 改 。 當 時 , 參 與 這 幾 本 書 拍 攝 照 片 的 是 有 計 春 華 、 王 利 平 、 小 元 兒 、 丁 德 魁 …… 等 。 這 些 往 事 , 目 前 回 憶 起 來 , 還 都 歷 歷 在 目 。

尤 其 是 小 元 兒 、 范 紅 …… 在 最 近 幾 年 還 來 過 霍 巴 特 。 他 們 最 近 還 給 我 寄 過 照 片 。 他 們 在 祖 國 公 園 內 繼 續 傳 授 少 林 金 剛 禪 自 然 門 , 但 是 , 基 本 上 , 他 們 是 沒 有 學 佛 法 。 而 另 一 批 行 者 專 事 修 行 的 , 就 是 做 動 禪 陀 羅 尼 , 做 強 筋 健 骨 , 使 身 體 健 康 的 、 治 療 疾 病 的 的 修 行 。 這 一 些 〝 學 生 〞 主 要 是 年 長 的 眾 生 , 往 往 是 帶 有 各 種 各 樣 的 疾 病 , 由 治 病 而 入 道 , 依 根 取 法 , 完 成 各 自 的 宗 教 過 程 , 妙 得 解 脫 的 証 量 , 從 而 達 到 無 所 畏 懼 自 解 脫 。

初 辦 金 剛 禪 的 修 持 班 , 是 由 浙 江 省 中 醫 中 藥 研 究 所 具 體 舉 辦 於 當 時 的 浙 江 省 省 委 , 由 浙 江 省 省 委 組 織 部 老 幹 部 處 處 長 張 戈 利 帶 頭 的 。 參 加 的 都 是 浙 江 省 省 委 的 黨 員 幹 部 , 由 浙 江 省 衛 生 廳 王 x x 副 廳 長 親 自 來 到 浙 江 省 中 醫 中 藥 研 究 所 五 樓 , 親 自 視 察 並 參 加 動 禪 陀 羅 尼 的 訓 練 。 訓 練 是 有 成 果 的 , 主 要 是 修 持 實 踐 証 明 , 凡 是 按 照 要 領 做 的 , 效 果 都 非 常 好 , 對 病 體 的 改 善 卓 有 成 效 。 修 持 班 連 續 幾 期 地 辦 成 功 了 。

當 時 1981 - 1984 年 期 間 , 還 被 邀 請 到 北 京 、 廣 西 、 廣 東 、 深 圳 ( 當 時 是 特 區 ) 為 有 關 的 中 央 首 長 治 病 。 事 情 往 往 是 為 某 一 位 首 長 治 病 , 同 時 也 被 介 紹 到 其 他 的 多 位 的 中 央 首 長 治 病 。 由 是 , 無 論 在 哪 裡 , 一 時 忙 得 不 可 開 交 , 照 顧 不 下 , 太 多 的 首 長 需 要 。 到 北 京 去 了 , 也 不 止 一 次 , 是 幾 次 。 在 那 個 時 期 , 更 和 我 另 外 一 位 的 親 教 師 趙 樸 老 得 以 見 面 , 得 以 延 續 華 嚴 聖 緣 , 相 互 瑜 伽 , 因 此 , 就 有 了 「 月 光 之 約 」 , 後 來 也 成 了 一 段 佳 話 。

這 些 事 情 的 回 憶 都 是 三 十 幾 年 之 外 的 , 現 在 的 記 憶 已 經 〝 別 夢 依 稀 〞 , 也 有 一 些 模 糊 了 。 雖 然 非 常 忙 , 生 活 非 常 辛 苦 , 主 要 是 休 息 和 睡 眠 的 時 間 少 , 時 間 少 到 寫 作 的 時 間 也 被 擠 去 了 , 回 杭 州 家 鄉 的 時 間 都 很 少 , 但 是 , 想 到 為 眾 生 , 能 夠 幫 助 眾 生 解 脫 苦 難 , 內 心 還 是 蠻 愉 快 的 。

從 少 林 金 剛 禪 自 然 門 , 在 1966 年 開 始 的 「 十 年 閉 關 」 , 到 1976 年 。 從 1976 年 , 到 1979 年 5 月 12 號 , 中 國 廣 西 南 寧 所 發 生 的 全 國 武 術 觀 摩 交 流 大 會 , 浙 江 省 技 擊 散 打 隊 整 隊 赴 南 寧 表 演 , 榮 獲 國 家 體 委 頒 發 的 大 會 一 等 獎 之 後 , 北 京 、 浙 江 、 南 寧 等 國 內 的 媒 體 , 以 及 境 外 的 媒 體 , 都 積 極 地 對 我 採 訪 。 當 時 , 確 實 感 到 忙 得 不 可 開 交 , 身 不 由 己 。 年 少 、 年 輕 的 我 , 年 少 無 知 , 我 自 己 沒 有 其 他 更 多 的 思 想 , 只 有 一 個 思 想 , 把 祖 國 文 化 遺 產 、 文 明 精 粹 毫 無 保 留 地 貢 獻 給 祖 國 和 祖 國 人 民 。

以 後 , 又 去 參 加 了 海 外 的 電 影 公 司 赴 天 台 山 國 清 寺 進 行 拍 攝 , 拍 攝 電 影 武 功 片 。 由 是 , 又 見 到 了 從 監 獄 中 剛 釋 放 出 來 的 清 定 上 師 。 這 是 一 次 非 常 難 忘 的 重 逢 。 因 為 , 從 1955 年 開 始 的 因 緣 , 一 直 到 祂 被 解 送 北 京 , 後 來 轉 送 上 海 , 上 海 提 籃 橋 監 獄 , 誤 判 為 「 歷 史 反 革 命 」 。 祂 受 到 二 十 餘 年 審 查 以 後 , 在 天 台 國 清 寺 才 重 逢 。

記 得 1956 年 的 時 候 , 上 海 有 青 年 的 佛 學 學 習 小 組 , 是 專 門 研 究 佛 法 的 學 習 小 組 , 這 一 個 學 習 小 組 到 後 來 也 被 解 散 。 由 於 這 一 個 因 緣 , 一 直 到 1979 年 , 在 天 台 國 清 寺 , 跟 清 定 上 師 重 逢 。 重 逢 之 後 , 又 在 祂 親 自 的 授 意 之 下 , 到 北 京 尋 訪 趙 樸 老 , 希 望 能 夠 得 到 趙 樸 老 在 政 治 上 的 幫 助 , 希 望 能 夠 得 到 平 反 。 後 來 , 趙 樸 老 確 確 實 實 幫 了 很 大 的 忙 , 把 祂 從 天 台 國 清 寺 重 新 調 回 到 上 海 , 調 回 到 北 京 , 調 回 到 四 川 。

這 一 些 歷 史 的 回 顧 , 令 我 感 到 , 我 正 在 一 步 一 步 地 實 現 聖 宗 的 綬 紀 。 聖 宗 的 綬 紀 實 現 了 。 世 界 大 弘 的 目 的 達 到 了 。 我 們 為 保 存 祖 國 的 文 化 遺 產 , 保 存 祖 國 的 文 明 精 粹 , 毫 無 保 留 地 貢 獻 給 祖 國 和 祖 國 人 民 , 我 的 心 願 已 經 非 常 滿 意 和 滿 足 。

以 後 , 在 1982 年 、 1983 年 、 1984 年 , 去 北 京 、 去 深 圳 特 區 …… 為 中 央 首 長 治 病 , 認 識 了 許 多 中 央 的 領 導 同 志 等 。 由 是 , 華 嚴 聖 緣 再 續 , 一 系 列 更 加 精 彩 的 事 件 發 生 了 , 展 開 了 我 〝 精 彩 〞 的 下 半 生 。

今 天 , 由 於 時 間 的 原 因 ,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。

各 位 聽 眾 再 見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下 星 期 繼 續 恭 聆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。

謝 謝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