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428 次
2015 年 1 月 4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優 曇 婆 羅   虛 空 成 就

 

廣 播 電 臺 :

在 昨 天 的 廣 播 面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帶 領 我 們 一 起 學 習 了 中 國 國 家 主 席 習 近 平 閣 下 的 2015 年 新 年 賀 詞 。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聖 示 , 有 請   師 尊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: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514 號 , 星 期 天 , 第 428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現 在 新 的 一 年 到 來 了 , 正 是 除 舊 布 新 、 萬 象 更 新 的 日 子 , 在 我 們 過 去 的 一 年 , 我 們 取 得 了 很 大 的 成 就 , 我 們 盡 我 們 自 己 的 努 力 , 我 們 和 全 世 界 的 聖 密 行 者 、 聖 密 上 師 、 聖 密 長 老 、 聖 密 天 口 長 老 , 大 家 學 法 在 一 起 , 學 習 在 一 起 , 修 持 在 一 起 , 修 證 在 一 起 , 施 行 聖 密 的 戒 相 在 一 起 , 我 們 感 受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佛 祖 極 終 善 性 的 慈 悲 和 智 慧 所 噴 發 的 出 來 的 圓 相 在 一 起 , 因 此 我 們 的 很 多 感 受 都 是 非 常 深 刻 的 。

但 是 , 因 聽 眾 的 要 求 和 聽 眾 們 殷 切 的 期 望 , 因 為 在 極 個 別 的 網 站 上 有 一 些 誣 陷 我 們 聖 教 的 文 字 還 是 繼 續 地 存 在 , 在 這 樣 的 情 況 下 , 聽 眾 朋 友 們 希 望 我 們 對 有 關 的 情 況 要 加 以 解 釋 , 對 有 關 的 法 理 要 進 行 解 密 。

有 人 以 匿 名 的 方 法 , 故 意 炮 製 的 一 篇 所 謂 〝 判 決 書 〞 , 此 〝 判 決 書 〞 是 根 據 1985 年 一 審 《 判 決 書 》 為 藍 本 , 經 過 刪 減 、 纂 改 、 編 輯 而 構 成 一 篇 新 的 誣 陷 文 章 , 招 搖 過 市 。

而 1985 年 的 一 審 《 判 決 書 》 , 早 已 被 祖 國 1986 年 的 二 審 《 判 決 書 》 撤 銷 , 並 且 在 2005 年 12 月 祖 國 下 達 終 審 《 判 決 書 》 , 將 此 案 徹 底 平 反 。

把 曾 經 在 1984 年 、 85 年 、 86 年 發 生 的 一 些 情 況 , 使 用 已 經 被 祖 國 的 法 院 所 已 經 撤 銷 了 的 一 審 《 判 決 書 》 , 經 過 編 輯 、 纂 改 構 成 一 篇 新 的 誣 衊 文 章 而 流 傳 於 世 、 招 搖 過 市 , 確 實 蒙 蔽 了 不 少 人 。 因 為 我 們 無 意 和 這 些 人 糾 纏 , 僅 僅 是 把 他 們 所 纂 改 了 的 歷 史 事 實 重 新 恢 複 歷 史 的 真 相 。

每 個 判 決 書 開 頭 都 有 涉 案 者 名 字 , 除 了 有 正 名 之 外 , 還 有 曾 用 名 。 當 時 判 決 書 使 用 的 名 是 四 個 : 王 信 得 。 曾 用 名 智 及 、 曇 路 、 季 棣 。

而 四 個 名 字 在 曾 經 編 輯 的 〝 判 決 書 〞 上 , 只 剩 下 兩 個 : 王 信 得 、 智 及 , 但 是 後 面 兩 個 名 字 就 已 經 被 刪 去 。 後 面 被 刪 去 是 〝 曇 路 〞 、 〝 季 棣 〞 , 僅 僅 是 四 個 字 , 為 什 麼 要 把 祂 們 刪 去 呢 ? 這 頭 是 大 有 玄 機 的 。

智 及 、 曇 路 、 季 棣 , 信 得 , 這 四 個 名 字 都 是 法 名 , 都 是 在 1945 年 聖 宗 為 我 作 捨 壽 灌 頂 的 時 候 , 四 位 導 師 鑒 證 捨 壽 灌 頂 所 賜 予 的 法 性 名 , 因 此 是 有 特 別 、 特 別 的 重 要 的 含 義 。 關 於 〝 信 得 〞 、 〝 智 及 〞 兩 個 法 名 過 去 我 們 已 經 有 所 解 密 , 今 後 還 將 進 一 步 解 密 。 而 其 中 〝 曇 路 和 季 棣 〞 兩 個 法 名 基 本 上 處 於 尚 待 解 密 的 狀 態 。

1986 年 二 審 《 判 決 書 》 在 否 決 一 審 〝 判 決 書 〞 的 時 候 , 〝 王 信 得 、 智 及 、 曇 路 、 季 棣 〞 四 個 名 字 , 還 是 繼 續 保 留 在 二 審 《 判 決 書 》 上 的 。

〝 信 得 、 智 及 、 曇 路 、 季 棣 〞 四 個 名 字 擺 在 一 起 , 只 要 稍 有 佛 教 知 識 的 人 , 一 看 就 能 夠 明 白 這 裡 頭 具 有 佛 教 的 含 意 。 如 果 有 佛 教 悟 性 的 人 , 理 解 的 將 會 更 深 一 些 。 由 是 , 我 們 更 不 難 理 解 要 將 後 面 兩 個 法 名 刪 去 而 製 造 一 篇 新 的 誣 衊 文 章 的 用 意 何 在 。

這 兩 個 名 字 的 消 失 是 由 於 某 些 別 有 用 心 的 人 把 這 份 已 經 被 否 決 了 的 《 判 決 書 》 , 再 加 以 編 輯 、 編 撰 , 根 據 他 們 的 慾 望 編 輯 的 。 所 謂 〝 判 決 書 〞 1100 左 右 的 字 , 現 在 編 輯 以 後 只 剩 下 1000 個 字 左 右 。 那 些 別 有 用 心 的 人 感 覺 到 這 些 文 字 存 在 妨 礙 了 他 們 的 險 毒 用 心 , 因 此 就 把 這 些 文 字 刪 去 。

我 們 把 在 《 判 決 書 》 出 現 的 曾 用 名 曇 路 加 以 解 密 , 曇 路 , 這 一 個 曇 字 就 是 我 們 日 常 所 講 的 曇 花 一 現 的 曇 , 這 個 曇 實 際 上 是 一 個 〝 優 曇 婆 羅 花 〞 的 簡 寫 和 縮 寫 , 在 一 般 的 佛 經 上 能 夠 從 《 大 藏 經 》 中 以 及 藏 外 的 經 典 中 查 到 的 , 至 少 有 十 幾 部 經 提 到 〝 優 曇 婆 羅 花 〞 , 在 十 幾 部 經 中 又 是 有 各 種 各 樣 的 異 譯 名 。 〝 優 曇 婆 羅 花 〞 有 的 就 稱 為 〝 優 曇 缽 羅 花 〞 、 有 的 稱 為 〝 優 曇 波 羅 花 〞 、 有 的 稱 為 〝 優 曇 跋 羅 花 〞 、 有 的 稱 為 〝 優 曇 婆 邏 花 〞 、 有 的 又 稱 為 〝 烏 曇 婆 羅 花 〞 。 為 什 麼 有 那 麼 多 的 不 同 呢 ? 因 為 在 梵 文 和 巴 利 文 中 都 有 出 現 , 梵 文 和 巴 利 文 的 讀 音 稍 微 有 些 許 差 別 , 不 同 的 譯 經 高 僧 , 相 互 之 間 在 音 譯 漢 語 使 用 上 , 就 有 了 差 別 。 因 此 就 發 生 了 〝 優 曇 缽 羅 〞 、 〝 優 曇 波 羅 〞 、 〝 優 曇 跋 羅 〞 、 〝 優 曇 婆 邏 〞 、 〝 烏 曇 婆 羅 〞 等 等 的 區 別 。 還 有 , 有 〝 烏 曇 蘿 〞 或 者 是 〝 優 曇 缽 〞 , 更 有 簡 稱 的 〝 優 曇 〞 、 〝 烏 曇 〞 。

在 印 度 的 佛 教 傳 進 中 國 之 後 , 因 為 中 國 文 化 崇 尚 簡 單 明 瞭 , 因 此 把 這 個 〝 優 曇 婆 羅 花 〞 更 簡 稱 為 〝 曇 〞 。

中 國 有 所 謂 的 曇 花 , 是 仙 人 掌 科 多 肉 植 物 , 形 容 為 曇 花 一 現 的 〝 曇 〞 , 也 是 非 常 難 得 的 開 花 而 得 名 , 就 猶 如 是 形 容 〝 優 曇 波 羅 花 〞 的 難 得 開 花 。 因 為 〝 優 曇 婆 羅 花 〞 在 古 印 度 形 容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佛 祖 出 世 , 是 娑 婆 世 界 上 難 得 又 難 得 的 事 情 。 而 中 國 文 化 吸 收 了 印 度 文 化 以 後 , 就 是 把 〝 優 曇 婆 羅 花 〞 形 容 到 仙 人 掌 科 的 曇 花 上 。

古 代 甚 至 有 個 隋 煬 帝 為 了 看 曇 花 , 從 北 京 到 杭 州 挖 了 一 條 大 運 河 , 就 是 希 望 在 曇 花 一 現 的 時 候 , 從 北 京 乘 船 南 下 到 杭 州 看 這 個 曇 花 的 開 放 。 曇 花 是 非 常 潔 白 、 非 常 美 麗 、 香 氣 非 常 濃 鬱 的 這 樣 一 種 花 , 但 是 這 〝 曇 花 一 現 〞 的 曇 花 跟 〝 優 曇 婆 羅 花 〞 是 完 全 不 同 的 兩 種 植 物 。

在 古 印 度 有 六 大 特 別 高 的 樹 , 優 曇 婆 羅 花 是 其 中 之 一 。 大 家 記 得 我 們 曾 經 在 解 密 《 聖 祖 經 》 的 時 候 , 《 聖 祖 經 》 所 講 那 個 〝 庵 摩 羅 樹 園 〞 , 庵 摩 羅 樹 是 特 別 高 大 的 樹 , 那 個 高 大 的 樹 可 以 把 人 和 房 屋 、 精 舍 都 能 夠 很 好 地 隱 蔽 起 來 。 但 是 這 六 種 樹 頭 , 除 庵 摩 羅 樹 之 外 這 個 優 曇 婆 羅 樹 也 是 指 六 大 樹 之 一 , 但 是 優 曇 婆 羅 樹 祂 有 一 個 特 性 , 祂 的 特 性 不 容 易 看 到 祂 所 開 的 花 , 當 這 棵 樹 結 果 的 時 候 才 知 道 祂 的 花 已 經 開 過 , 哪 來 的 這 個 果 子 呢 ? 祂 是 屬 於 類 似 像 〝 無 花 果 樹 〞 這 樣 類 別 的 一 種 樹 。

因 此 , 四 位 捨 壽 灌 頂 的   太 老 師 特 地 為 〝 信 得 〞 取 了 〝 智 及 、 曇 路 、 季 棣 〞 捨 壽 灌 頂 鑒 證 的 法 名 , 鑒 證 〝 捨 壽 灌 頂 〞 〔 宗 下 簡 稱 : 捨 灌 〕。

〝 曇 〞 在 中 國 字 來 說 , 由 兩 個 字 所 組 成 , 上 面 〝 日 〞 , 大 日 如 來 的 〝 日 〞 , 日 下 面 是 〝 雲 〞 字 。 大 日 的 〝 日 〞 意 義 非 常 明 確 , 就 是 〝 大 日 如 來 、 光 明 遍 照 、 虛 空 成 就 、 即 身 成 佛 〞 ——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佛 祖 天 上 的 法 性 身 , 這 個 〝 曇 〞 就 具 有 這 樣 神 聖 的 含 義 。

但 是 下 面 那 個 〝 雲 〞 就 代 表 了 〝 虛 空 藏 的 成 就 〞 , 而 虛 空 藏 又 表 法 〝 隱 態 世 界 和 顯 態 世 界 〞 結 合 在 一 起 的 雲 中 虛 空 成 就 、 虛 空 藏 的 成 就 -- 虛 空 藏 又 表 法 〝 世 出 世 法 〞 的 成 就 ; 在 這 〝 雲 〞 字 有 代 表 著 〝 第 一 義 諦 和 世 俗 諦 〞 、 〝 現 實 的 和 超 現 實 的 諸 法 空 性 〞 的 成 就 。 由 此 四 個 法 性 名 相 之 中 , 我 們 可 以 覺 悟 到   聖 宗 和 三 位 親 教 師 對 信 得 懷 有 多 大 的 期 待 和 希 望 。

因 此 〝 曇 路 〞 的 〝 曇 〞 含 義 是 非 常 的 莊 嚴 、 神 聖 、 豐 富 , 這 個 〝 路 〞 這 頭 又 表 示 著 〝 經 典 的 成 就 〞 , 表 示 著 〝 傳 承 的 成 就 〞 , 表 示 著 〝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四 相 的 成 就 〞 , 因 此 〝 曇 路 〞 這 個 法 名 非 常 地 重 要 。

〝 曇 路 〞 行 者 , 通 過 如 法 修 行 , 離 垢 晶 瑩 , 明 空 自 鑑 , 此 期 生 命 結 束 時 證 得 虹 化 , 虹 化 後 證 得 聖 密 轉 世 的 聖 果 , 轉 世 回 來 僧 團 之 中 。 但 是 怎 樣 能 夠 證 得 虹 化 和 轉 世 的 聖 果 , 這 個 就 是 之 前 所 說 到 的 , 清 淨 無 我 調 伏 精 進 , 教 相 事 相 戒 相 圓 相 , 八 相 圓 滿 。

 
根 據   聖 宗 的 綬 紀 :

〝 優 曇 婆 羅 花 為 祥 瑞 靈 異 之 所 感 , 乃 祥 花 , 乃 瑞 花 , 乃 靈 花 , 乃 天 花 , 世 間 所 無 , 若 如 來 下 生 、 金 輪 王 出 現 世 間 , 以 大 福 德 力 故 , 以 大 靈 性 功 德 力 故 , 感 得 此 花 出 現 。 〞

依 教 如 法 , 切 實 遵 循 , 經 典 綬 紀 , 曇 路 的 捨 壽 灌 頂 , 意 味 著 轉 輪 王 的 出 世 。

 
聖 宗 聖 密 龍 講 聖 示 :《 四 分 律 名 義 標 釋 》

〝 優 曇 缽 華 。 或 云 優 曇 婆 羅 。 新 云 烏 曇 跋 羅 。 中 天 竺 摩 竭 陀 國 。 慈 賢 法 師 言 。 梵 云 塢 東 朱 蘿 。 正 也 。 然 此 並 無 正 翻 。 義 云 瑞 應 。 或 云 希 有 。 隋 翻 水 願 。 謂 其 樹 不 華 而 實 。 若 生 華 則 有 佛 。 及 有 輪 王 出 世 。 故 云 瑞 應 。 此 華 多 時 乃 一 開 。 故 云 希 有 。 〞

因 此 就 有 了 轉 輪 王 —— 〝 鶴 生 金 剛 〞 的 典 故 , 這 在 中 國 漢 傳 密 教 的 現 代 史 上 這 是 一 個 非 常 重 要 的 一 個 歷 史 場 景 。

當 然 , 刪 去 〝 曇 路 〞 這 一 法 名 的 人 , 有 可 能 他 並 不 知 道 〝 曇 路 〞 對 我 們 聖 密 宗 宗 下 有 如 此 重 要 的 意 義 , 但 是 我 相 信 編 輯 、 纂 改 這 個 一 審 〝 判 決 書 〞 的 那 位 始 作 俑 者 他 可 能 也 意 識 到 , 〝 曇 路 〞 這 個 法 名 的 保 留 實 際 上 可 以 從 某 種 意 義 上 講 已 經 否 定 了 他 整 篇 〝 誣 陷 文 字 〞 存 在 的 價 值 , 因 為 〝 曇 路 〞 絕 不 是 一 般 意 義 上 的 名 相 。

那 麼 這 個 〝 曇 路 〞 怎 麼 樣 會 放 上 一 審 的 《 判 決 書 》 的 呢 ? 因 為 在 一 審 的 判 決 書 上 , 當 時 我 在 成 就 閉 關 之 中 , 我 所 有 的 行 為 動 作 都 受 到 審 查 , 所 有 的 行 為 動 作 都 拿 來 〝 放 大 鏡 、 顯 微 鏡 〞 來 看 。 當 時 , 在 1980 年 , 我 已 經 在 香 港 的 《 新 武 俠 》 的 雜 誌 上 、 《 技 擊 》 雜 誌 上 、 《 武 林 週 刊 》 雜 誌 上 、 《 文 匯 報 》 的 副 刊 —— 《 百 花 》 的 雜 誌 上 發 表 我 的 文 字 , 這 些 學 術 文 章 頭 分 別 以 〝 智 及 〞 、 〝 曇 路 〞 、 〝 季 棣 〞 三 個 不 同 的 法 名 發 表 不 同 的 學 術 文 章 。

文 章 的 內 容 發 表 關 於 少 林 金 剛 禪 自 然 門 動 禪 陀 羅 尼 的 種 種 , 正 如 楊 亞 山 老 教 授 所 總 結 的 那 樣 :

  〝   善 解 法 相 , 知 眾 生 根 ; 巧 借 名 相 , 以 引 導 之 ; 以 方 便 力 , 攝 服 眾 生 。 以 眾 生 喜 聞 樂 見 的 中 國 武 術 為 外 相 , 令 眾 生 無 聲 無 色 中 悟 入 佛 知 見 , 此 也 即 聖 密 行 者 令 眾 生 見 即 自 在 、 聞 即 自 在 、 觸 即 自 在 、 瑜 伽 即 自 在 的 八 地 聖 行 、 百 相 萬 行 的 實 踐 範 例 。 〞

    〝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學 術 之 聖 密 動 禪 陀 羅 尼 , 根 據 宇 宙 實 相 、 宇 宙 靈 性 升 起 大 用 之 宇 宙 能 量 、 宇 宙 和 諧 、 宇 宙 脈 動 、 宇 宙 曲 線 , 顯 現 有 相 的 身 體 動 作 。 如 斯 設 置 的 救 眾 方 便 , 配 合 有 關 的 聖 密 教 相 、 聖 密 事 相 , 與 聖 密 靜 禪 陀 羅 尼 , 就 成 為 調 整 聖 密 行 者 身 心 的 、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的 獨 特 生 理 學 和 心 理 學 …… 〞

 
1979 年 5 月 12 日 , 中 國 廣 西 南 寧 所 發 生 的 全 國 武 術 觀 摩 交 流 大 會 , 浙 江 省 技 擊 散 打 隊 表 演 , 榮 獲 國 家 體 委 頒 發 的 大 會 一 等 獎 , 北 京 、 浙 江 、 南 寧 等 國 內 媒 體 , 以 及 境 外 媒 體 積 極 地 對 我 採 訪 , 當 時 我 確 實 是 身 不 由 己 , 我 只 是 一 個 思 想 , 將 祖 國 文 化 遺 產 、 文 明 精 粹 毫 無 保 留 地 貢 獻 給 祖 國 和 人 民 。

由 是 , 從 1966 年   聖 宗 虹 化 後 , 連 續 十 年 的 閉 關 , 在 金 剛 法 蓮 長 老 的 支 持 下 , 寫 下 了 數 以 百 萬 計 的 文 字 和 書 稿 …… 南 寧 一 役 之 後 , 陸 續 在 國 內 外 發 表 。

我 只 是 一 個 感 覺 , 這 些 都 是 根 據   聖 宗 虹 化 之 前 的 綬 紀 , 宇 宙 安 排 之 下 徐 徐 展 開 的 , 進 行 的 。   聖 宗 當 時 綬 紀 讓 我 首 先 要 向 眾 生 解 密 〝 少 林 金 剛 禪 自 然 門 〞 的 相 關 的 〝 武 功 〞 法 理 , 也 就 是 〝 動 禪 陀 羅 尼 〞 的 法 理 。 因 此 在 介 紹 動 禪 陀 羅 尼 的 時 候 , 用 〝 智 及 〞 、 〝 曇 路 〞 、 〝 季 棣 〞 的 法 名 。

當 時 我 進 入 〝 成 就 閉 關 〞 的 時 候 , 家 我 所 有 保 存 的 東 西 包 括 那 些 已 發 表 及 未 發 表 文 章 、 書 稿 和 那 些 雜 誌 都 被 搜 走 。 一 審 審 查 人 員 、 公 安 在 雜 誌 中 發 現 了 〝 信 得 〞 、 〝 智 及 〞 、 〝 曇 路 〞 、 〝 季 棣 〞 在 境 外 發 表 的 文 章 , 那 些 文 章 是 介 紹 〝 少 林 金 剛 禪 自 然 門 〞 、 〝 動 禪 陀 羅 尼 〞 的 文 字 , 跟 解 釋 一 般 武 功 的 文 章 非 常 不 同 , 非 常 有 特 色 的 , 這 是 聖 密 宗 的 學 術 文 章 , 聖 密 宗 的 動 禪 陀 羅 尼 的 文 章 , 只 要 看 這 些 文 章 的 內 容 , 有 一 條 主 線 可 以 查 到 , 這 條 主 線 就 是 體 育 報 記 者 楊 亞 山 老 教 授 他 所 代 筆 的 文 字 , 簡 明 地 介 紹 〝 少 林 金 剛 禪 自 然 門 〞 , 這 篇 文 章 好 似 〝 綱 〞 , 而 具 體 的 展 示 舒 開 , 把 〝 綱 〞 原 原 本 本 向 眾 生 和 盤 托 出 , 依 靠 我 的 〝 曇 路 〞 、 〝 季 棣 〞 、 〝 智 及 〞 所 寫 的 系 列 文 章 。 由 是 , 〝 信 得 、 智 及 、 曇 路 、 季 棣 〞 這 四 個 法 性 名 相 也 就 被 登 在 一 審 《 判 決 書 》 上 , 因 為 這 三 個 名 字 是 公 安 查 出 來 的 〝 成 績 〞 之 一 , 作 為 〝 成 績 〞 , 他 一 定 會 把 祂 記 載 《 判 決 書 》 上 。

後 來 這 一 審 判 決 書 在 第 二 年 就 被 杭 州 市 人 民 法 院 二 審 《 判 決 書 》 所 撤 銷 而 被 否 決 。 二 審 《 判 決 書 》 還 是 繼 續 保 留 著 〝 信 得 、 智 及 、 曇 路 、 季 棣 〞 這 四 個 法 性 名 相 。 當 然 , 根 據 當 時 我 對 公 安 的 詮 釋 、 解 密 , 雖 然 沒 有 像 今 天 解 密 得 那 麼 清 清 楚 楚 , 實 在 因 為 這 四 個 法 性 名 相 在 那 種 環 境 之 下 , 要 解 釋 起 來 也 不 是 很 容 易 的 , 這 是 有 關 於 聽 這 些 法 性 名 相 的 受 眾 , 是 不 容 易 接 受 的 人 。

四 個 法 性 名 相 在 時 空 中 顯 現 , 有 非 常 大 的 歷 史 意 義 , 祂 不 僅 保 留 了 我 十 三 位 親 教 師 中 的 四 位 親 教 師 的 名 字 , 在 隱 態 中 保 留 , 顯 態 雖 然 是 以 〝 信 得 〞 、 〝 智 及 〞 、 〝 曇 路 〞 、 〝 季 棣 〞 所 體 現 , 但 是 祂 們 的 出 現 實 際 上 就 是 顯 示 了 、 意 味 著 這 四 位 導 師 的 存 在 。 其 實 我 的 導 師 有 十 三 位   親 教 師 , 有 十 三 個 法 名 , 我 在 這 也 僅 僅 是 披 露 了 這 四 個 法 名 。

〝 信 得 〞 、 〝 智 及 〞 、 〝 曇 路 〞 、 〝 季 棣 〞 讓 人 一 看 就 知 道 這 是 佛 教 的 四 個 法 名 , 儘 管 我 沒 有 詳 細 地 解 釋 , 看 到 這 些 名 相 , 人 們 就 會 臆 想 到 這 絕 不 是 一 般 人 的 名 字 , 這 有 深 刻 的 法 含 義 , 甚 至 有 的 人 由 此 悟 道 這 有 莊 嚴 的 、 神 聖 的 、 不 可 褻 瀆 的 性 質 。

追 查 現 今 還 在 網 上 流 傳 的 那 篇 已 經 經 過 纂 改 的 所 謂 一 審 〝 判 決 書 〞 , 被 利 用 的 那 網 站 , 我 相 信 網 站 的 負 責 人 並 不 知 道 這 篇 所 謂 的 〝 判 決 書 〞 已 經 被 纂 改 。 首 先 這 有 兩 個 含 義 , 第 一 , 這 篇 判 決 書 的 原 文 已 經 被 杭 州 市 中 級 人 民 法 院 二 審 判 決 所 推 翻 。 ; 第 二 含 義 這 篇 〝 判 決 書 〞 經 過 纂 改 了 、 編 輯 了 的 文 字 , 已 經 是 面 目 全 非 、 似 是 而 非 了 。 投 稿 人 隱 去 了 自 己 的 真 名 。

這 情 況 很 清 楚 , 〝 曇 路 〞 —— 大 日 如 來 雲 中 成 就 、 即 身 成 就 的 光 明 之 路 、 神 聖 之 路 , 祂 具 有 不 可 褻 瀆 性 , 目 前 祂 已 經 弘 揚 全 世 界 。

因 此 , 這 些 人 應 該 改 弦 更 張 。 我 相 信 歷 史 的 利 劍 必 將 砍 斷 他 們 險 惡 的 用 心 , 我 講 這 句 話 無 非 希 望 某 一 些 蓄 意 陷 害 人 的 人 , 不 齒 於 人 的 動 作 應 該 停 止 。 我 相 信 三 十 餘 年 的 誤 解 所 積 累 的 〝 成 果 〞 , 以 及 包 括 這 些 誤 解 所 衍 生 出 來 的 情 況 , 總 有 一 天 將 會 得 徹 底 地 澄 清 。

三 十 餘 年 了 , 時 過 境 遷 , 我 期 待 著 這 一 天 。

我 相 信 〝 曇 路 〞 這 神 聖 的 法 名 , 祂 應 該 予 我 們 的 所 有 的 喜 愛 聖 密 宗 的 行 者 、 上 師 、 長 老 、 天 口 長 老 學 習 , 這 是 大 日 如 來 即 身 成 就 之 路 , 與 大 家 共 勉 。

謝 謝 大 家 !

今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地 到 此 結 束 。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密 龍 講 聖 示 , 我 們 期 待 下 星 期 繼 續 恭 聆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。

謝 謝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