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426 次
2014 年 12 月 28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余 主 席   商 海 沉 浮

 

 

廣 播 電 臺 :

在 昨 天 的 廣 播 面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跟 我 們 分 享 了 北 京 第 三 次 佛 教 文 化 交 流 代 表 團 訪 問 中 國 漢 傳 密 學 研 究 院 的 盛 況 。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聖 示 , 有 請   師 尊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: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41228 號 , 星 期 天 , 第 426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昨 天 , 介 紹 了 第 三 次 北 京 佛 教 文 化 交 流 代 表 團 蒞 臨 塔 州 進 行 佛 教 文 化 的 交 流 。 同 時 , 這 次 代 表 團 成 員 中 間 , 有 一 些 重 量 級 的 人 物 。 我 們 交 流 的 文 化 形 式 、 內 容 也 與 以 前 有 所 不 同 。 代 表 團 有 成 員 提 出 了 一 個 饒 有 興 趣 的 問 題 , 問 : 你 們 佛 教 , 對 於 從 商 、 經 商 有 什 麼 看 法 ?

作 為 中 國 漢 傳 佛 教 , 作 為 在 海 外 的 、 遠 離 祖 國 的 一 個 佛 教 組 織 , 這 一 個 佛 教 組 織 , 祂 所 需 要 的 運 作 的 經 濟 來 源 , 主 要 來 源 於 弟 子 們 的 無 私 的 供 養 。

對 於 從 商 、 經 商 , 相 對 來 說 , 我 們 是 沒 有 經 驗 的 , 但 是 , 對 於 商 業 活 動 , 我 們 認 為 , 正 確 的 商 業 活 動 , 它 會 推 動 著 人 類 社 會 的 前 進 , 使 人 類 創 造 財 富 、 積 累 財 富 , 令 人 類 能 夠 過 上 好 生 活 。 作 為 合 法 所 得 的 財 產 , 作 為 中 國 漢 傳 佛 教 而 言 , 也 並 不 反 對 , 而 是 提 倡 。 因 此 , 余 延 慶 主 席 他 所 講 的 、 他 所 參 與 的 中 國 投 資 、 融 資 這 麼 一 個 大 的 公 司 , 他 所 創 造 的 財 富 數 以 億 萬 計 的 , 當 然 不 是 我 們 一 般 人 所 講 的 做 小 生 意 的 人 。

余 延 慶 主 席 他 曾 經 追 隨 著 我 們 的 習 近 平 主 席 出 訪 蒙 古 , 和 蒙 古 國 簽 訂 了 一 系 列 的 協 定 。 在 蒙 古 國 內 , 大 展 拳 腳 。 他 的 強 項 , 就 是 投 資 房 地 產 。 他 投 資 的 房 地 產 , 得 到 了 蒙 古 國 國 家 的 貸 款 。 他 在 投 資 房 地 產 方 面 , 有 一 些 特 別 的 建 樹 : 他 建 造 的 房 子 , 可 以 用 預 製 的 , 鋼 鐵 的 結 構 在 中 國 國 內 已 經 預 製 , 然 後 再 在 原 地 —— 那 一 個 建 築 地 進 行 組 裝 。 所 以 , 這 一 個 設 想 是 非 常 的 成 功 , 並 且 還 能 夠 定 期 地 竣 工 。 他 可 以 把 一 些 原 來 舊 的 房 子 , 而 且 是 危 房 , 不 能 夠 抗 震 的 一 些 房 屋 , 運 用 他 的 特 殊 的 技 術 , 令 它 加 固 , 令 它 抗 震 , 同 時 還 能 夠 在 原 來 的 基 礎 上 加 高 。 這 是 一 個 大 膽 的 設 計 和 新 型 的 構 思 , 所 以 他 取 得 了 非 常 的 成 功 。

余 主 席 他 另 外 有 一 強 項 , 也 就 是 礦 產 。 他 對 於 礦 產 , 也 有 一 些 獨 到 的 建 樹 。

因 此 , 余 主 席 娓 娓 道 來 、 如 數 家 珍 地 向 我 們 介 紹 了 他 的 一 些 成 功 的 商 業 經 驗 , 令 我 們 非 常 欽 佩 , 也 令 我 們 學 到 了 很 多 的 東 西 。 對 於 我 們 來 說 , 就 是 「 有 教 無 類 」 , 雖 然 我 們 不 懂 , 但 是 他 一 點 都 沒 有 保 守 的 , 完 全 對 我 們 進 行 了 公 開 。

為 了 我 們 能 夠 瞭 解 余 延 慶 主 席 他 是 如 何 成 就 的 , 我 們 也 來 學 習 一 篇 網 上 的 文 章 。 題 目 是 《 余 延 慶 商 海 修 行 , 譜 寫 傳 奇 人 生 》 。

 
2005 年 1 月 1 日 , 余 延 慶 把 寫 好 的 辭 職 報 告 最 終 交 到 了 部 。 工 作 文 件 都 被 他 整 齊 歸 類 , 碼 在 櫃 子 了 ; 辦 公 室 的 鑰 匙 , 也 已 經 穩 穩 地 放 在 抽 屜 了 。 如 果 哪 一 位 認 為 這 次 交 接 不 利 索 , 就 給 他 打 電 話 , 電 話 號 碼 保 留 不 換 。 如 果 哪 一 位 打 電 話 的 目 的 只 是 為 了 挽 留 他 別 走 , 那 這 個 電 話 也 就 不 必 打 了 。 遞 過 報 告 、 打 了 招 呼 , 余 延 慶 徹 底 離 開 了 他 奮 戰 6 年 的 原 內 貿 部 商 業 網 點 建 設 開 發 中 心 , 辭 去 了 該 中 心 常 務 副 主 任 一 職 , 開 始 了 人 生 中 的 再 次 下 海 , 正 式 走 上 民 營 企 業 之 路 , 自 此 , 譜 出 了 一 段 傳 奇 人 生 。

45 歲 下 海 的 司 長

每 每 憶 起 往 昔 , 余 延 慶 總 是 感 慨 萬 千 。 「 45 歲 再 創 業 」 , 余 延 慶 的 選 擇 在 當 初 引 得 機 關 上 下 一 片 譁 然 。 畢 竟 , 這 個 冒 險 的 舉 動 多 少 有 些 不 合 常 規 , 敢 於 嘗 試 的 人 也 是 屈 指 可 數 。 面 對 苦 口 勸 說 的 老 領 導 , 余 延 慶 說 , 他 想 好 了 , 願 意 去 冒 這 個 險 。 做 出 這 個 選 擇 , 他 異 常 冷 靜 。

自 此 , 城 開 ( 北 京 ) 投 資 集 團 有 限 公 司 應 運 而 生 , 並 在 8 年 的 時 間 , 成 為 跨 越 房 地 產 開 發 、 醫 藥 產 業 基 金 、 保 健 品 、 清 潔 能 源 等 多 領 域 的 集 團 公 司 。 僅 公 司 位 於 北 京 市 順 義 區 的 三 大 製 藥 廠 之 一 , 每 年 就 為 國 家 上 繳 2000 餘 萬 元 稅 費 。 該 廠 原 屬 北 京 市 衛 生 局 , 當 年 兼 併 重 組 後 , 余 延 慶 決 定 將 全 部 員 工 接 收 過 來 , 通 過 整 合 重 組 , 使 藥 廠 最 終 走 上 正 軌 , 持 續 創 收 。 這 讓 余 延 慶 頗 感 欣 慰 : 「 我 覺 得 我 們 的 企 業 管 理 到 位 了 , 盡 的 力 也 到 位 了 , 也 算 是 我 們 力 所 能 及 , 為 國 家 做 點 事 情 。 」 在 余 延 慶 的 心 , 時 時 刻 刻 , 都 牽 掛 著 這 麼 一 個 念 頭 —— 企 業 的 更 高 境 界 , 是 履 行 社 會 責 任 。 「 既 然 具 備 了 實 力 , 就 應 當 更 多 地 履 行 社 會 責 任 。 」 這 句 話 , 常 被 余 延 慶 掛 在 嘴 邊 。

發 現 危 機 中 的 財 富

每 一 次 跨 領 域 的 大 手 筆 操 作 , 都 可 以 收 穫 碩 果 纍 纍 。 表 面 上 並 無 關 聯 的 幾 大 板 塊 , 有 了 余 延 慶 , 也 就 有 了 希 望 、 有 了 前 景 、 有 了 光 明 。 余 延 慶 坦 言 , 自 己 思 考 問 題 的 方 式 和 別 人 不 太 一 樣 , 掌 握 心 理 學 、 習 慣 於 逆 向 思 維 的 他 , 敢 在 別 人 不 會 投 、 不 敢 投 的 項 目 上 花 大 手 筆 、 砸 大 價 錢 。

決 定 投 資 吉 林 省 永 吉 縣 項 目 那 陣 子 , 縣 一 片 蕭 條 , 很 多 房 地 產 商 因 為 撐 不 下 去 , 紛 紛 棄 盤 。 在 那 樣 的 環 境 下 決 定 「 投 」 還 是 「 不 投 」 , 「 幹 」 還 是 「 不 幹 」 , 不 難 。 沒 有 誰 會 選 擇 前 者 , 除 了 余 延 慶 。 他 在 永 吉 縣 的 大 街 小 巷 走 了 3 天 , 之 後 , 決 定 投 資 3 個 項 目 —— 鐵 北 綜 合 樓 、 永 吉 商 廈 、 永 吉 綜 合 服 務 大 樓 。 這 一 舉 動 被 不 少 人 認 為 「 近 乎 瘋 狂 」 。 有 人 斷 言 : 「 老 余 , 你 這 個 項 目 , 賠 上 2000 萬 , 你 是 神 人 。 賠 上 1000 萬 , 你 是 奇 人 。 不 賠 , 你 不 是 正 常 人 。 」 面 對 這 樣 的 質 疑 與 斷 言 , 余 延 慶 回 答 得 氣 定 神 閑 : 「 這 個 項 目 不 會 賠 , 至 少 賺 5000 萬 沒 問 題 。 」 余 延 慶 成 功 了 , 他 在 永 吉 縣 投 資 的 3 個 項 目 , 最 終 盈 利 超 過 了 8000 萬 。 不 僅 如 此 , 他 還 對 當 地 學 校 進 行 了 硬 件 設 備 的 捐 助 支 持 , 在 關 鍵 時 刻 , 確 保 了 學 校 按 時 開 課 。

在 別 人 不 看 好 的 項 目 上 大 力 投 資 興 建 , 永 吉 縣 的 項 目 並 非 獨 例 。 更 確 切 地 講 , 類 似 的 「 瘋 狂 」 在 余 延 慶 的 商 海 生 涯 中 不 勝 枚 舉 。 商 海 沉 浮 , 大 浪 淘 沙 , 叱 吒 多 年 , 幾 十 年 厚 重 沉 澱 , 余 延 慶 坦 言 , 自 己 思 考 問 題 的 方 式 不 一 樣 , 別 人 不 敢 做 的 決 定 , 他 做 ; 別 人 不 敢 斷 言 的 保 證 , 他 敢 。 在 河 北 省 張 家 口 市 開 發 金 鼎 世 紀 城 之 前 , 當 地 的 樓 盤 價 格 是 900 — 1300 元 / 平 方 米 。 其 中 一 片 落 後 得 不 能 再 落 後 的 地 , 又 被 余 延 慶 「 相 中 」 了 。 附 近 的 山 上 有 座 廟 , 明 朝 時 期 , 當 地 百 姓 多 會 進 廟 求 子 , 那 山 因 此 得 名 「 賜 兒 山 」 。 余 延 慶 將 關 注 點 落 在 了 那 片 山 上 , 並 將 由 此 而 來 的 文 化 底 蘊 嫁 接 在 了 他 所 執 行 的 房 地 產 項 目 之 中 。 並 同 時 與 地 方 政 府 積 極 溝 通 , 完 成 了 樓 盤 及 周 邊 設 施 、 環 境 的 整 體 規 劃 , 最 終 的 樓 盤 起 價 賣 到 了 2080 元 / 平 方 米 。 這 個 當 初 被 視 為 「 一 瘋 狂 再 瘋 狂 」 的 決 策 , 和 這 個 售 價 「 不 靠 譜 」 的 樓 盤 , 最 終 被 一 搶 而 空 , 大 獲 成 功 。

複 製 讓 世 界 驚 奇 的 中 國 城

當 初 與 中 國 中 東 投 資 貿 易 促 進 中 心 在 迪 拜 合 作 的 中 國 項 目 , 也 曾 一 度 引 得 外 界 評 論 沸 沸 揚 揚 、 褒 貶 不 一 。 荒 無 人 煙 、 沙 漠 地 域 、 距 離 市 區 17 公 里 …… 惡 劣 的 環 境 並 沒 能 擋 住 余 延 慶 的 腳 步 , 他 最 終 果 斷 下 注 。 如 今 , 以 阿 拉 伯 旅 行 家 伊 本 • 巴 圖 塔 命 名 的 大 型 主 題 購 物 中 心 中 的 微 縮 型 城 市 之 一 —— 中 國 城 , 正 以 其 飛 簷 翹 角 、 彩 繪 門 楣 的 外 形 及 豐 富 的 商 品 吸 引 著 大 量 「 耳 聽 為 虛 」 、 期 待 「 眼 見 為 實 」 的 世 界 遊 客 接 踵 而 至 。

迪 拜 項 目 的 成 功 引 得 各 國 紛 至 遝 來 , 為 推 動 中 國 與 墨 西 哥 及 美 洲 地 區 的 經 貿 合 作 , 中 國 中 東 投 資 貿 易 促 進 中 心 與 城 開 ( 北 京 ) 投 資 集 團 有 限 公 司 再 次 達 成 合 作 , 將 目 光 鎖 定 墨 西 哥 。 坎 昆 則 成 了 雙 方 共 同 青 睞 之 地 。 「 雖 然 墨 西 哥 在 販 毒 、 兇 殺 等 問 題 上 比 較 突 出 , 但 坎 昆 卻 是 一 片 樂 土 。 那 是 墨 西 哥 灣 與 加 勒 比 海 的 交 匯 處 , 城 市 人 口 10 萬 左 右 , 四 星 級 酒 店 上 千 家 , 五 星 級 酒 店 上 百 家 , 也 就 是 說 , 那 滿 是 酒 店 」 , 余 延 慶 說 , 「 那 是 老 天 送 給 墨 西 哥 的 一 枚 珍 貴 禮 物 , 她 美 麗 至 極 。 如 果 不 是 公 務 纏 身 , 我 期 望 在 那 長 居 。 」 就 這 樣 , 余 延 慶 於 2013 年 , 開 始 正 式 參 與 、 打 造 繼 迪 拜 項 目 後 的 第 二 座 異 國 經 典 項 目 —— 「 坎 昆 龍 城 」 。

5 歲 時 獨 闖 天 涯

「 行 行 出 狀 元 , 一 個 人 在 選 擇 的 時 候 要 慎 重 , 可 一 旦 下 了 決 心 , 就 不 要 懷 疑 自 己 的 選 擇 , 可 能 在 追 逐 目 標 的 過 程 中 會 有 一 些 微 調 與 變 動 , 不 過 選 擇 了 , 就 要 堅 定 地 走 下 去 。 研 究 你 的 業 務 , 感 受 你 的 業 務 , 培 養 你 的 積 澱 。 你 要 知 道 黎 明 前 終 有 黑 暗 , 但 浴 火 重 生 , 鳳 凰 涅 槃 , 照 著 這 個 路 子 走 下 去 , 光 明 會 在 前 方 等 你 。 」 苦 盡 甘 來 的 商 海 修 行 , 造 就 了 余 延 慶 在 行 事 風 格 上 的 膽 大 、 心 細 、 敢 想 、 敢 做 。 而 軍 人 家 庭 的 生 長 環 境 , 也 與 他 今 日 性 格 的 塑 造 及 形 成 不 無 關 係 。

余 延 慶 在 家 排 行 老 七 , 也 是 老 小 。 另 有 1 個 哥 哥 、 5 個 姐 姐 。 從 小 , 他 的 思 維 方 式 就 與 同 齡 人 不 太 一 樣 。 5 歲 那 年 , 大 年 三 十 的 晚 上 , 他 一 個 人 站 在 門 口 , 望 著 天 , 自 言 自 語 : 「 我 要 當 人 上 人 。 」 6 歲 , 趕 上 「 文 化 大 革 命 」 浪 潮 , 一 無 所 知 的 他 搭 上 了 開 往 武 漢 的 火 車 。 「 車 開 了 20 多 天 , 廁 所 也 擠 著 人 。 」 車 上 的 人 看 他 小 , 又 沒 人 照 看 , 就 給 他 饅 頭 吃 。 到 了 武 漢 , 他 跑 到 長 江 大 橋 邊 上 看 , 被 過 路 的 人 看 見 , 發 現 講 著 東 北 口 音 的 孩 子 身 在 湖 北 , 經 過 詢 問 與 好 一 番 折 騰 , 才 把 余 延 慶 最 終 送 回 了 家 。 那 一 次 , 急 壞 了 他 的 父 母 。 那 個 時 候 , 鄰 居 們 都 知 道 , 余 家 的 老 小 —— 延 慶 , 整 天 得 讓 家 人 四 下 找 。

母 親 是 八 路 軍 , 父 親 是 新 四 軍 , 曾 擔 任 過 鐵 道 部 吉 林 鐵 路 局 局 長 、 黨 委 副 書 記 。 在 別 人 看 來 , 余 延 慶 可 謂 是 根 正 苗 紅 , 可 父 親 的 清 正 、 廉 潔 、 正 直 沒 讓 他 享 受 過 絲 毫 領 導 家 屬 的 優 待 , 反 而 , 出 於 身 份 的 特 殊 性 , 被 父 親 要 求 遠 離 優 待 。 在 余 延 慶 眼 中 , 父 親 是 「 老 幹 部 中 普 遍 廉 潔 的 , 也 是 絕 版 的 『 布 爾 什 維 克 』 」 。 家 中 從 不 收 禮 , 鄉 下 人 送 去 的 兩 盒 茶 , 被 父 親 命 令 下 屬 原 封 不 動 地 退 回 去 , 「 子 女 一 定 要 下 鄉 」 也 是 父 親 立 下 的 規 定 。

為 給 兩 個 女 兒 治 病 , 父 親 幾 乎 花 光 了 所 有 積 蓄 。 在 家 境 極 端 困 難 的 情 況 下 , 余 延 慶 肩 負 起 了 家 庭 重 任 。 揀 煤 渣 , 劈 柴 火 , 剁 雞 食 , 為 母 親 準 備 火 炕 , 揀 剛 下 的 雞 蛋 捧 給 母 親 吃 …… 那 段 日 子 嚥 下 的 苦 , 只 有 余 延 慶 自 己 最 為 清 楚 , 艱 苦 的 日 子 讓 童 年 的 余 延 慶 學 習 怎 樣 堅 強 、 如 何 忍 耐 , 也 自 此 催 生 了 他 「 賺 錢 養 家 , 讓 家 人 過 上 好 日 子 」 的 想 法 。

生 意 與 國 家 要 連 在 一 起

一 次 次 的 打 擊 逼 著 余 延 慶 加 快 了 速 度 , 也 讓 他 一 遍 又 一 遍 地 明 確 了 「 不 要 乞 求 別 人 尊 重 你 , 人 不 自 強 , 難 以 自 尊 」 的 道 理 。

1996 年 , 時 任 吉 林 省 成 套 設 備 局 、 省 招 投 標 管 理 局 局 長 兼 國 際 合 作 開 發 處 處 長 、 局 總 經 濟 師 的 余 延 慶 首 次 下 海 。 他 說 , 「 我 不 懂 買 賣 , 但 我 就 是 想 做 生 意 , 這 就 是 天 性 吧 」 。 當 時 , 關 於 「 民 營 經 濟 」 的 話 題 微 露 苗 頭 , 可 大 夥 兒 對 於 民 營 經 濟 的 態 度 , 卻 多 少 有 點 兒 不 屑 一 顧 。 別 人 覺 得 沒 前 景 的 事 , 余 延 慶 恰 恰 就 覺 得 有 前 景 。 他 有 種 感 覺 : 將 來 的 日 子 , 民 營 企 業 一 定 能 迎 來 屬 於 自 己 的 活 躍 期 。

跌 跟 頭 , 成 功 的 人 大 多 經 歷 過 , 可 經 歷 過 的 人 倒 也 未 必 能 成 功 。 「 我 東 一 下 , 西 一 下 , 整 得 挺 忙 活 。 後 來 一 盤 活 , 發 現 一 分 錢 沒 賺 , 還 把 自 己 的 錢 搭 上 了 。 」 余 延 慶 用 東 北 話 形 容 著 當 初 那 段 「 亂 闖 」 的 歲 月 。

機 會 的 出 現 看 似 偶 然 , 卻 也 是 必 然 。 一 次 與 同 行 談 話 的 過 程 中 , 余 延 慶 頭 回 聽 到 「 房 地 產 」 這 個 行 業 。 對 方 陳 述 後 , 他 發 現 這 和 當 初 自 己 在 大 慶 參 與 的 化 工 領 域 、 建 築 工 程 領 域 等 有 著 諸 多 異 曲 同 工 之 處 。 自 此 , 余 延 慶 開 始 了 踏 向 房 地 產 行 業 的 第 一 步 。

經 典 樓 盤 的 打 造 並 非 余 延 慶 的 最 終 目 的 , 他 的 戰 略 目 標 , 不 止 於 此 , 他 的 期 待 , 是 徹 底 改 變 築 樓 方 式 。 早 在 五 六 十 年 前 , 美 國 及 歐 盟 在 房 屋 建 築 時 就 已 經 採 用 了 「 住 宅 產 業 化 模 塊 技 術 」 。 屋 子 不 在 施 工 現 場 蓋 , 而 是 把 現 場 搬 到 工 廠 蓋 。 把 一 棟 樓 模 塊 化 , 將 其 拆 分 , 通 過 打 模 具 的 方 式 在 車 間 進 行 房 屋 、 梁 板 柱 等 部 件 的 生 產 。 一 旦 建 築 商 、 開 發 商 需 要 , 這 些 屋 子 就 被 運 到 現 場 , 立 即 進 行 組 裝 , 並 幫 助 解 決 水 、 土 地 、 能 源 、 安 全 等 一 系 列 問 題 。 余 延 慶 說 , 「 『 住 宅 產 業 化 模 塊 技 術 』 的 優 勢 首 先 在 於 工 期 的 縮 短 。 建 一 棟 6 層 樓 , 國 家 規 定 180 天 內 完 成 , 我 們 帶 著 『 屋 子 』 到 現 場 組 建 , 30 天 完 成 。 此 外 , 這 一 技 術 不 單 是 節 能 環 保 , 還 減 少 了 公 攤 面 積 , 特 殊 的 組 建 技 術 可 以 讓 公 攤 面 積 減 少 三 分 之 二 。 」

新 技 術 的 拓 展 並 未 止 步 於 此 , 余 延 慶 在 不 斷 實 踐 房 屋 建 築 領 域 新 興 技 術 過 程 中 , 運 用 空 間 開 發 技 術 創 造 了 「 內 加 層 」 、 「 外 加 層 」 以 及 「 地 下 加 層 」 技 術 , 實 現 了 舊 樓 抗 震 加 固 加 層 , 利 用 10 個 月 的 時 間 , 成 功 改 造 了 位 於 福 建 省 莆 田 市 的 鴻 立 大 廈 , 在 不 拆 遷 的 前 提 下 , 由 6 層 舊 房 屋 加 層 到 20 層 , 並 順 利 通 過 了 八 度 以 上 的 抗 震 實 驗 。

2014 年 , 余 延 慶 將 目 光 聚 焦 蒙 古 國 , 同 為 中 國 國 際 商 會 投 融 資 委 員 會 主 席 的 他 , 這 一 次 站 在 了 不 同 以 往 的 高 度 。 他 與 蒙 古 國 10 位 部 長 進 行 了 貿 易 洽 談 , 並 在 蒙 古 保 障 房 、 電 廠 建 設 、 高 速 公 路 建 設 、 礦 產 開 發 、 畜 牧 業 養 殖 與 牛 奶 供 給 方 面 與 對 方 分 別 達 成 了 初 步 共 識 。 慧 眼 遠 識 的 余 延 慶 認 為 , 蒙 古 國 與 中 國 可 以 在 諸 多 領 域 達 成 對 接 與 合 作 , 但 在 看 到 不 少 民 營 企 業 慘 敗 而 歸 的 案 例 後 , 他 也 談 到 了 自 己 對 此 悟 出 的 商 道 : 「 中 小 民 營 企 業 在 初 期 進 入 新 環 境 時 , 切 忌 貪 大 。 在 新 環 境 中 , 首 先 要 建 立 屬 於 自 己 的 朋 友 圈 、 資 源 圈 , 之 後 再 循 序 漸 進 地 步 步 拓 展 。 不 要 以 為 看 到 商 機 , 就 大 量 地 砸 投 資 、 急 於 求 成 。 」 而 這 , 也 是 余 延 慶 多 年 商 海 沉 浮 , 在 修 行 之 中 悟 出 的 道 理 。

 
這 篇 文 章 已 經 學 習 完 了 。

我 們 和 余 延 慶 主 席 接 觸 的 感 受 , 觀 察 到 , 他 確 實 生 有 異 相 , 思 維 敏 捷 。 有 人 曾 經 跟 我 討 論 過 , 你 看 到 他 有 異 相 嗎 ? 我 說 , 是 , 他 臉 上 有 三 大 異 相 和 十 小 異 相 , 形 成 異 相 的 一 個 系 統 , 當 然 , 這 是 我 們 以 後 再 與 大 家 討 論 的 話 題 。

各 位 聽 眾 , 今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, 再 見 。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下 星 期 繼 續 恭 聆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。

謝 謝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