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396 次
2014 年 9 月 14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佛 教 文 化   源 遠 流 長

 

 

廣 播 電 臺 :

在 昨 天 的 廣 播 之 中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跟 我 們 分 享 了 來 自 祖 國 —— 中 國 佛 教 文 化 交 流 團 到 訪 塔 州 、 參 訪 中 國 漢 傳 密 學 研 究 院 的 盛 事 , 以 及 交 流 團 中 釋 智 勇 法 師 與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同 門 的 華 嚴 聖 緣 。

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聖 示 , 有 請   師 尊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: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4914 號 , 星 期 天 , 第 396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昨 天 , 我 們 分 享 了 由 中 國 北 京 佛 教 文 化 交 流 代 表 團 釋 智 勇 法 師 、 張 玉 秋 領 隊 、 祖 莪 教 授 、 張 慶 芳 教 授 、 傅 振 明 教 授 蒞 臨 Hobart 盛 況 。

今 天 , 我 們 繼 續 地 介 紹 9 月 12 號 下 午 4 點 10 分 , Hobart 市 長 Thomas 在 市 政 廳 大 樓 接 見 了 釋 智 勇 法 師 、 張 玉 秋 領 隊 、 祖 莪 教 授 、 張 慶 芳 教 授 以 及 傅 振 明 教 授 。

首 先 , 市 長 對 他 們 表 示 了 非 常 熱 情 的 歡 迎 。 他 說 , 他 迎 接 的 客 人 中 間 , 迎 接 從 故 宮 來 的 學 者 , 今 天 還 是 第 一 次 。 五 位 貴 賓 向 我 們 市 長 贈 送 了 珍 貴 的 禮 物 , 他 們 的 禮 物 就 是 書 畫 。 祖 莪 教 授 贈 送 市 長 是 一 幅 字 —— 「 源 遠 流 長 」 , 就 是 說 , 中 國 文 化 , 她 的 源 頭 是 非 常 廣 遠 , 她 的 文 化 流 是 非 常 長 , 源 遠 流 長 。 張 慶 芳 教 授 和 傅 振 明 教 授 都 一 一 贈 送 了 一 幅 畫 。 釋 智 勇 法 師 贈 送 了 他 親 手 書 寫 的 一 幅 《 心 經 》 , 而 且 是 已 經 裱 好 了 的 , 可 以 即 時 掛 起 來 的 。 市 長 非 常 的 高 興 , 跟 釋 智 勇 法 師 以 及 他 們 所 贈 送 的 畫 在 一 起 合 影 留 念 。 市 長 還 回 贈 了 禮 物 。 市 長 回 贈 的 禮 物 也 很 高 級 , 是 塔 州 特 有 的 一 種 松 木 所 製 成 的 工 藝 品 , 市 長 還 將 Hobart 市 的 徽 章 贈 送 了 五 位 貴 賓 。

市 長 非 常 高 興 , 侃 侃 而 談 , 就 是 講 , 我 們 跟 中 國 的 關 係 , 不 僅 僅 是 經 濟 、 貿 易 的 關 係 , 而 是 更 重 要 的 是 文 化 的 關 係 、 文 化 的 交 流 。 他 說 我 們 澳 洲 , 講 到 二 百 年 的 歷 史 , 就 是 已 經 感 覺 很 長 了 , 但 是 中 國 呢 , 歷 史 有 五 千 年 , 五 千 年 的 智 慧 , 對 我 們 澳 洲 很 有 用 。 市 長 謙 遜 的 講 話 , 博 得 了 我 們 一 陣 一 陣 的 掌 聲 。

市 長 帶 領 貴 賓 們 參 觀 了 市 長 的 辦 公 室 , 參 觀 了 市 長 的 工 作 室 , 參 觀 了 市 長 太 太 的 辦 公 室 。 市 長 還 帶 來 一 些 食 物 、 一 些 西 點 , 同 時 , 也 帶 領 五 位 貴 賓 參 觀 了 宴 會 大 廳 。

這 個 所 謂 的 宴 會 大 廳 , 就 是 我 們 早 前 在 這 舉 行 過 中 秋 法 會 的 這 個 廳 。 市 長 聽 說 我 們 中 秋 法 會 非 常 成 功 , 他 非 常 的 高 興 。 因 為 市 長 在 當 天 , 因 為 有 另 外 突 然 出 來 的 一 些 政 務 , 要 迎 接 重 要 的 貴 客 , 所 以 就 沒 有 參 加 我 們 的 中 秋 法 會 。

但 是 在 中 秋 法 會 中 , 有 相 當 重 量 級 的 貴 賓 參 加 , 就 是 國 家 總 理 Prime Minister 他 派 了 一 位 特 使 來 參 加 我 們 的 中 秋 法 會 , 並 且 作 了 熱 情 洋 溢 的 講 話 。 他 說 , 他 一 般 來 說 , 他 是 傾 向 於 務 實 的 態 度 。 他 說 , 這 位 佛 教 的 大 師 所 講 的 話 , 講 到 「 緣 」 的 問 題 , 講 到 宇 宙 中 我 們 有 許 多 不 可 知 的 一 些 情 況 , 找 不 到 科 學 的 理 論 、 科 學 的 依 據 , 但 是 它 又 客 觀 存 在 。 我 們 這 位 佛 教 大 師 祂 就 非 常 明 確 到 講 到 了 這 件 事 情 , 令 我 們 有 啟 發 。 這 位 總 理 的 代 表 , 他 主 要 是 針 對   師 父 講 的 關 於 「 緣 」 的 這 一 個 問 題 —— 「 千 年 等 一 回 」 的 緣 啊 !

我 們 在 市 政 廳 能 夠 召 開 這 個 宗 教 法 會 —— 宗 教 性 質 的 中 秋 法 會 , 而 且 有 那 麼 多 的 Hobart 的 政 要 參 加 , 有 執 政 黨 的 國 會 的 發 言 人 Elise Archer , 有 前 州 長 Lara Giddings 參 加 , 有 聯 邦 的 議 員 參 加 、 出 席 , 都 是 平 時 不 容 易 請 到 的 貴 賓 。 他 們 來 了 , 而 且 都 發 表 了 熱 情 洋 溢 的 講 話 。 作 為 我 們 而 言 , 受 到 莫 大 的 鼓 舞 。

市 長 還 再 三 地 表 示 抱 歉 , 就 是 那 天 , 實 在 是 由 於 其 他 的 突 如 其 來 的 政 務 的 出 現 , 因 為 他 原 來 答 應 來 了 , 由 於 接 待 中 國 方 面 來 的 貴 賓 , 因 此 , 他 分 身 乏 術 , 所 以 他 只 能 夠 放 棄 了 我 們 這 一 邊 。 可 是 , 他 十 分 關 心 、 十 分 關 注 我 們 這 一 天 成 功 與 否 、 圓 滿 與 否 , 多 次 地 、 關 切 地 詢 問 。 我 們 告 訴 他 , 非 常 圓 滿 , 同 時 也 告 訴 他 , 總 理 的 代 表 也 來 了 。 作 為 我 們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是 一 個 莫 大 的 光 榮 , 是 我 們 莫 大 的 榮 耀 , 謝 謝 他 的 安 排 。 因 為 。 這 一 次 獲 得 場 地 的 租 借 , 順 利 地 租 借 , 也 是 由 於 他 的 幫 助 , 我 們 才 借 得 了 這 一 個 場 地 。 想 當 初 , 我 們 在 十 年 前 , 曾 經 也 試 圖 借 過 這 個 場 地 , 但 是 沒 有 成 功 。 可 是 , 在 十 年 以 後 , 我 們 成 功 了 , 而 且 總 理 的 代 表 也 來 了 , 所 以 , 我 們 就 非 常 的 由 衷 的 高 興 、 讚 歎 , 感 謝 市 長 。

而 這 次 , 我 們 引 來 了 五 位 貴 賓 組 成 的 北 京 佛 教 文 化 交 流 代 表 團 , 這 個 層 次 非 常 之 高 , 也 令 市 長 非 常 的 高 興 , 非 常 的 震 撼 。 市 長 高 興 , 代 表 團 高 興 , 五 位 貴 賓 高 興 , 我 們 也 高 興 。

我 們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很 多 僧 伽 的 陪 同 , 二 十 幾 位 僧 伽 陪 同 。 同 時 , 也 有 《 塔 州 佛 教 》 、 《 塔 州 華 人 》 雜 誌 社 社 長 、 編 輯 , 他 們 都 到 場 進 行 採 訪 。 所 以 , 這 是 一 個 非 常 難 得 的 盛 會 。

可 能 , 中 國 北 京 佛 教 文 化 代 表 團 來 到 了 Hobart , 有 人 會 關 心 我 們 飲 食 吃 什 麼 。 我 們 中 國 漢 傳 密 學 研 究 院 燒 的 素 菜 , 被 祖 莪 教 授 美 譽 為 「 這 是 一 個 美 食 文 化 」 。 美 食 文 化 , 燒 的 全 部 都 是 素 菜 , 色 香 味 俱 佳 , 所 以 引 起 了 他 們 的 興 趣 。 第 一 天 晚 上 , 第 二 天 中 午 , 我 們 都 是 在 中 國 漢 傳 密 學 研 究 院 浴 佛 大 廳 過 堂 。 但 是 , 昨 天 晚 上 , 我 們 就 去 了 Hobart 著 名 的 酒 樓 「 美 華 樓 」 , 他 們 也 燒 了 全 素 的 素 餐 。 這 是 一 個 高 品 質 的 全 素 素 餐 , 全 素 素 餐 也 是 色 香 味 俱 佳 。 我 們 的 朋 友 們 , 對 素 餐 非 常 的 感 興 趣 , 對 素 餐 非 常 的 歡 喜 。 總 共 宴 開 兩 桌 , 另 外 一 桌 是 有 我 們 中 國 漢 傳 密 學 研 究 院 的 長 老 、 上 師 、 行 者 、 小 活 佛 們 陪 坐 。

對 於 中 國 北 京 佛 教 文 化 交 流 代 表 團 來 到 Hobart , 主 要 是 作 學 術 性 的 交 流 。 他 們 現 場 地 考 察 了 我 們 小 活 佛 們 所 表 演 的 動 禪 陀 羅 尼 《 一 缽 千 家 飯 》 , 是 由 金 剛 永 誠 長 老 二 世 、 金 剛 永 誠 長 老 三 世 、 金 剛 永 誠 長 老 五 世 三 位 小 活 佛 表 演 , 表 演 這 個 「 一 缽 千 家 飯 , 孤 僧 萬 里 遊 , 青 目 睹 人 少 , 問 路 白 雲 頭 」 , 動 禪 陀 羅 尼 就 按 照 這 一 個 法 理 。 悲 壯 、 激 越 的 歌 聲 , 演 示 出 了 動 禪 陀 羅 尼 , 令 我 們 的 中 國 北 京 佛 教 文 化 代 表 團 , 引 起 了 莫 大 的 興 趣 , 他 們 紛 紛 地 拍 照 、 合 影 留 念 。

我 們 三 位 小 活 佛 還 當 場 表 演 了 「 辯 經 」 。 辯 經 的 問 題 , 其 難 度 都 是 高 的 , 辯 的 內 容 都 是 涅 槃 和 虹 化 的 關 係 。 他 們 按 照 了 傳 統 的 「 弓 、 馬 、 撲 、 虛 、 歇 , 手 、 眼 、 身 、 法 、 步 , 」 等 各 種 動 禪 陀 羅 尼 基 本 功 的 嚴 格 的 要 求 進 行 辯 經 的 。 這 一 辯 經 , 確 實 是 達 到 了 高 水 準 的 。 這 同 樣 引 起 了 中 國 北 京 佛 教 文 化 交 流 代 表 團 的 興 趣 , 引 起 了 釋 智 勇 法 師 的 關 注 , 他 就 和 三 位 小 活 佛 合 影 留 念 。

三 位 小 活 佛 還 在 法 會 中 演 唱 了 《 嗡 嘎 神 山 》 、 《 唵 嘛 呢 唄 咪 吽 》 。 《 嗡 嘎 神 山 》 優 美 的 旋 律 , 也 引 起 了 我 們 的 中 國 北 京 佛 教 文 化 交 流 代 表 團 一 起 合 唱 、 一 起 共 鳴 的 一 個 熱 烈 的 場 景 。 因 此 , 昨 天 下 午 的 交 流 活 動 , 非 常 成 功 , 非 常 圓 滿 。

在 交 流 期 間 , 我 們 還 播 放 了 張 玉 秋 領 隊 首 次 帶 隊 參 加 我 們 中 國 漢 傳 密 學 研 究 院 學 術 研 討 會 的 熱 烈 的 場 景 , 回 顧 了 在 中 國 漢 傳 密 學 研 究 院 第 六 屆 的 學 術 研 討 會 上 的 一 些 盛 況 , 不 禁 感 慨 萬 千 。

在 這 錄 像 放 完 了 以 後 , 我 們 還 播 放 了 一 個 關 於 我 們 市 長 的 一 個 錄 像 。 我 們 市 長 參 加 了 我 們 的 春 節 的 聯 歡 會 , 參 加 了 我 們 的 Hobart 市 的 「 和 諧 日 」 , 市 長 也 參 加 了 Dark Mofo 。 這 個 Dark Mofo 是 Hobart 的 一 個 特 有 的 節 目 。 所 謂 的 Dark , 就 是 黑 暗 ; Mofo , Mo 前 半 部 份 是 Moonah 城 市 的 縮 寫 , 因 為 Dark Mofo 是 在 Moonah 發 生 的 ; fo , 就 是 一 個 節 日 , 節 日 的 意 思 。 也 就 是 說 , 這 是 一 個 「 黑 暗 和 光 明 交 界 的 地 方 」 , 這 是 一 個 比 較 容 易 引 起 人 們 爭 議 的 話 題 。 Dark Mofo , 我 們 的 市 長 作 出 了 非 常 非 常 的 驚 人 之 舉 , 他 去 年 和 今 年 舉 辦 了 兩 屆 的 冬 泳 , 這 個 冬 泳 是 全 裸 體 的 冬 泳 。 在 零 下 7 度 的 氣 溫 中 , 第 一 年 有 二 百 多 名 裸 泳 的 健 兒 , 跳 進 了 塔 斯 牟 尼 亞 大 江 中 間 。 而 在 今 年 , 竟 然 有 七 百 多 名 游 泳 健 兒 , 從 澳 洲 , 甚 至 從 世 界 各 地 趕 來 。

有 一 位 採 訪   師 父 的 記 者 , 是 位 女 士 , 她 就 是 從 馬 來 西 亞 趕 來 。 她 問 我 的 觀 感 , 我 講 的 觀 感 , 跟 她 所 想 像 的 觀 感 完 全 不 同 , 有 強 烈 的 反 差 。

我 講 , 人 與 人 是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。 這 個 裸 泳 , 實 際 上 體 現 了 每 一 位 裸 泳 的 選 手 都 是 清 淨 、 無 我 、 調 伏 、 精 進 , 他 們 獻 身 於 裸 泳 , 在 零 下 7 度 的 氣 溫 中 , 勇 猛 地 精 進 , 這 說 明 , 他 是 一 種 大 無 畏 的 精 神 。 我 們 要 學 習 的 就 是 這 一 種 大 無 畏 的 精 神 , 這 種 為 人 類 和 諧 , 敢 於 犧 牲 自 己 、 敢 於 貢 獻 自 己 的 一 切 的 精 神 。

而 她 說 , 她 的 感 受 , 當 她 跳 進 水 的 時 候 , 感 覺 上 , 這 就 是 好 像 她 參 加 了 一 個 諾 曼 底 的 戰 役 , 好 像 吹 響 了 衝 鋒 號 , 有 一 種 激 情 , 這 是 一 種 戰 鬥 的 激 情 。 但 想 不 到 , 你 卻 是 一 種 和 平 的 理 念 , 真 是 很 不 同 。

我 說 , 是 。 人 們 站 在 不 同 的 宇 宙 角 度 , 站 在 不 同 的 靈 性 角 度 , 對 同 一 件 事 情 的 認 識 , 這 將 會 是 非 常 不 同 的 , 這 是 一 個 靈 性 的 工 作 。 靈 性 , 產 生 於 偉 大 自 然 , 在 偉 大 自 然 中 、 在 裸 泳 中 體 現 出 來 , 體 現 和 諧 , 體 現 和 平 。 這 就 是 我 們 市 長 舉 辦 這 一 次 裸 泳 活 動 的 最 主 要 的 意 義 之 一 。 我 相 信 , 大 家 都 能 夠 從 裸 泳 活 動 中 , 體 驗 自 己 如 何 可 以 從 裸 泳 的 這 種 無 我 的 表 現 和 行 動 中 , 獻 身 於 社 會 , 獻 身 於 人 民 , 獻 身 於 世 界 , 獻 身 於 世 界 和 平 , 這 才 是 我 們 真 正 要 領 略 的 靈 性 真 義 。

今 天 由 於 時 間 的 原 因 ,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。 各 位 聽 眾 再 見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下 星 期 繼 續 恭 聆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。

謝 謝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