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395 次
2014 年 9 月 13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靈 性 教 法   深 化 改 革

 


智 勇 法 師 與  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熱 切 交 流 , 一 見 如 故 。

 

廣 播 電 臺 :

我 們 今 天 很 有 聖 緣 , 請 到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來 到 我 們 電 臺 廣 播 上 來 作 聖 密 龍 講 的 聖 示 。

薄 伽 梵   師 尊 您 好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今 天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將 與 我 們 介 紹 最 近 中 國 漢 傳 密 學 研 究 院 歡 迎 中 國 北 京 佛 教 文 化 交 流 代 表 團 的 盛 況 , 並 且 作 相 關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聖 示 。

現 在 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作 聖 示 。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: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,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4913 號 , 星 期 六 , 第 395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今 天 , 首 先 要 講 第 一 個 內 容 , 就 是 我 們 已 經 上 網 的 中 國 北 京 佛 教 文 化 交 流 代 表 團 , 由 釋 智 勇 法 師 、 張 玉 秋 領 隊 、 祖 莪 教 授 ( 故 宮 博 物 院 研 究 員 ) 、 張 慶 芳 教 授 、 傅 振 明 教 授 等 五 人 組 成 , 於 2014 年 9 月 11 號 下 午 4 點 抵 達 Hobart 。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和 中 國 漢 傳 密 學 研 究 院 , 一 如 既 往 地 以 大 唐 傳 統 儀 規 聖 密 龍 傘 和 聖 密 金 剛 舞 歡 迎 皇 家 國 師 禮 隆 重 迎 接 。

整 個 Hobart 機 場 , 鑼 鼓 喧 天 , 一 番 熱 鬧 的 景 象 。 首 先 , 由 龍 聖 長 老 獻 上 了 最 高 規 格 的 哈 達 。 同 時 , 迎 請 到 觀 禮 台 , 觀 賞 聖 密 舞 獅 。

聖 密 舞 獅 , 由 五 位 嘉 賓 分 別 點 睛 。 點 睛 儀 規 是 一 種 對 貴 賓 的 尊 重 , 表 示 貴 賓 具 有 宇 宙 的 大 能 力 , 他 將 這 個 宇 宙 大 能 力 授 予 聖 密 獅 子 , 令 原 來 是 盲 眼 的 獅 子 睜 開 了 , 能 夠 看 清 楚 了 , 表 法 就 是 : 他 們 是 大 聖 者 , 是 來 救 渡 眾 生 的 , 獅 子 表 示 是 眾 生 , 但 是 獅 子 又 表 法 是 護 法 , 因 為 聖 密 獅 子 舞 —— 金 剛 舞 , 是 漢 傳 密 教 的 一 個 傳 統 金 剛 舞 。 聖 密 獅 子 有 很 大 的 親 和 力 , 以 竄 歡 蹦 跳 躍 各 種 動 禪 陀 羅 尼 的 運 作 , 完 成 舞 蹈 , 完 成 各 種 表 法 法 理 和 降 魔 的 動 作 , 令 整 個 機 場 充 滿 了 宇 宙 正 能 量 。 這 是 宗 下 傳 統 的 儀 規 。

我 們 從 機 場 迎 接 到 我 們 宗 下 的 下 榻 的 賓 館 的 時 候 , 客 人 們 也 隨 意 地 問 起 了 : 「 這 個 聖 密 龍 傘 有 什 麼 法 理 ? 」

我 們 就 作 了 簡 單 的 介 紹 : 龍 傘 , 是 皇 宮 內 道 場 的 標 誌 。 龍 傘 , 祂 是 分 九 乘 和 十 二 乘 。 十 二 乘 表 示 十 二 乘 教 判 , 九 乘 表 示 九 乘 密 教 。 十 二 乘 教 判 , 表 法 佛 教 所 有 的 教 法 總 共 分 十 二 乘 。 九 乘 密 教 , 主 要 是 指 金 剛 乘 又 分 九 乘 —— 外 三 密 乘 、 內 三 密 乘 、 密 內 密 乘 。 九 乘 金 剛 乘 的 龍 傘 之 下 的 獅 子 , 也 是 金 剛 獅 子 。 這 個 金 剛 獅 子 具 有 偉 大 的 宇 宙 大 能 , 起 著 一 些 人 們 所 想 像 不 到 的 一 些 靈 性 的 作 用 。

曾 經 , 有 幾 位 從 全 世 界 來 到 聖 地 朝 聖 的 行 者 , 他 們 是 患 有 各 種 各 樣 的 病 而 來 朝 聖 的 , 他 們 來 朝 聖 , 是 懷 著 希 望 把 自 己 的 疾 病 治 好 。 想 不 到 剛 好 我 們 在 機 場 舉 行 了 聖 密 儀 規 、 聖 密 金 剛 舞 , 他 看 見 金 剛 舞 這 個 獅 子 非 常 威 猛 的 情 形 , 竟 然 身 上 緊 張 而 發 出 了 一 身 汗 。 這 個 緊 張 , 我 相 信 , 他 是 身 上 負 能 量 被 驅 逐 的 一 種 表 現 。 他 跟 金 剛 獅 子 瑜 伽 , 跟 金 剛 獅 子 瑜 伽 了 以 後 , 竟 然 看 到 了 金 剛 獅 子 舞 , 病 也 突 然 好 了 , 恍 然 而 癒 , 真 是 不 可 思 議 。

當 然 , 這 樣 的 例 子 並 不 多 。 從 普 遍 現 象 來 看 , 跟 金 剛 獅 子 瑜 伽 , 能 夠 得 到 治 療 , 這 是 肯 定 的 , 但 是 , 真 正 像 這 位 瑜 伽 得 好 , 突 然 疾 病 恍 然 而 癒 , 就 比 較 少 了 。

無 獨 有 偶 , 另 外 還 有 一 個 例 子 。 他 生 的 是 糖 尿 病 。 來 到 了 機 場 以 後 , 結 果 , 參 加 了 給 獅 子 點 睛 , 拿 了 一 支 筆 , 點 在 這 個 眼 睛 上 , 他 突 然 和 這 個 獅 子 的 能 量 、 宇 宙 正 能 量 瑜 伽 上 了 , 他 竟 然 全 身 發 抖 , 不 由 自 控 地 抖 起 來 。 他 這 個 發 抖 , 令 他 感 到 好 像 出 現 了 糖 尿 病 經 常 出 現 的 所 謂 的 低 血 糖 感 覺 有 一 點 相 像 。 所 以 , 他 坐 下 以 後 , 趕 快 就 拿 來 測 量 血 糖 , 測 量 血 糖 以 後 發 現 , 沒 有 低 血 糖 , 也 沒 有 高 血 糖 , 而 血 糖 趨 向 於 正 常 。 而 隨 後 這 幾 天 , 他 發 現 , 他 血 糖 的 指 標 已 經 從 超 出 標 準 回 到 了 正 常 的 標 準 。 這 個 也 是 他 與 金 剛 獅 子 大 護 法 進 行 瑜 伽 所 產 生 的 一 個 不 可 思 議 的 現 象 。

所 以 , 不 同 的 行 者 跟 金 剛 獅 子 有 不 同 的 瑜 伽 , 產 生 的 效 果 也 就 很 不 相 同 。

金 剛 獅 子 舞 , 本 來 是 一 個 皇 家 國 師 的 歡 迎 的 儀 規 , 本 來 是 張 揚 宇 宙 正 能 量 的 一 個 大 護 法 的 儀 規 , 竟 然 出 現 了 如 此 不 可 思 議 的 種 種 的 奇 跡 。 當 然 , 這 個 並 不 可 以 作 為 標 準 來 衡 量 , 這 僅 僅 是 一 個 緣 而 已 , 一 個 緣 成 熟 的 時 候 , 金 剛 獅 子 舞 就 能 夠 出 現 一 些 意 外 的 、 不 可 思 議 的 效 果 。

當 客 人 們 被 迎 接 到 下 榻 的 賓 館 以 後 , 真 的 是 一 見 如 故 。 我 們 跟 釋 智 勇 法 師 講 起 來 了 , 還 是 同 門 : 他 曾 經 是   清 定 上 師 的 學 生 。 他 是 在 1989 年 歸 依   清 定 上 師 的 。 我 們 見 了 面 以 後 , 一 見 如 故 , 他 說 : 「 我 們 曾 經 見 過 。 」

可 以 看 到 ,   清 定 上 師 祂 弘 揚 的 是 黃 教 , 但 是 祂 也 不 排 斥 紅 教 , 祂 也 不 排 斥 漢 密 , 跟 漢 密 、 跟 紅 教 都 有 密 切 的 關 係 。

我 們 討 論 起   清 定 上 師 。 當 時 , 1955 年 , 師 父 才 11 歲 。   清 定 上 師 座 下 已 經 有 很 多 的 追 隨 者 。 正 是 因 為 有 很 多 的 追 隨 者 , 所 以 就 受 到 了 有 關 方 面 的 注 意 。

當 時 歷 史 背 景 之 下 , 作 為 國 民 黨 的 一 個 少 將 , 就 可 以 被 判 為 歷 史 反 革 命 。 當 時 , 祂 就 從 上 海 被 傳 喚 到 北 京 , 以 後 就 一 去 不 復 返 了 。 在 監 獄 面 , 祂 的 表 現 非 常 之 好 。 祂 的 表 現 被 監 管 的 人 員 稱 道 , 說 ( 那 是 1976 年 的 事 情 ) : 你 已 經 刑 滿 了 , 應 該 是 被 釋 放 了 , 由 於 你 表 現 太 好 , 監 獄 很 多 人 都 需 要 你 。 讓 祂 治 病 , 那 麼 祂 就 是 以 這 樣 的 理 由 , 又 留 下 了 3 年 。 但 是 後 來 , 各 個 方 面 的 撥 亂 反 正 , 運 動 轟 轟 烈 烈 地 展 開 , 對   清 定 上 師 的 有 關 的 文 件 下 來 了 , 祂 最 終 沒 有 坐 滿 這 個 3 年 , 就 回 來 了 。

回 到 了 老 家 三 門 , 繼 續 地 行 醫 , 為 廣 大 人 民 群 眾 所 喜 愛 。 那 個 時 候 , 一 個 勞 改 釋 放 犯 回 到 家 , 又 引 來 了 那 麼 多 眾 生 的 關 注 , 這 對   清 定 上 師 而 言 , 可 不 是 一 件 好 的 事 情 , 這 又 引 起 了 公 安 機 關 的 關 注 。 如 此 一 來 , 就 把 祂 送 到 天 台 國 清 寺 掛 單 。 在 天 台 國 清 寺 閉 關 , 雖 然 已 經 勞 改 釋 放 , 但 是 , 祂 的 一 舉 一 動 , 還 是 受 到 一 定 的 限 制 。

在 這 樣 的 情 況 之 下 , 剛 好 我 在 浙 江 武 術 隊 , 被 邀 請 去 天 台 國 清 寺 香 港 的 武 術 電 影 功 夫 片 協 助 工 作 。 由 是 , 得 有 機 會 見 到 了 在 監 督 勞 動 的   清 定 上 師 。 祂 當 時 已 經 算 是 自 由 身 , 已 經 是 在 一 個 相 對 寬 鬆 的 環 境 中 生 活 。 但 是 , 我 們 相 聚 , 祂 告 訴 我 , 使 我 去 找   趙 樸 老 , 然 後 祂 親 筆 寫 了 條 子 給   趙 樸 老 , 請 求   趙 樸 老 幫 助 平 反 , 要 求 徹 底 平 反 。 以 後 , 在 這 個 事 情 上 ,   趙 樸 老 在 因 緣 成 熟 的 時 候 就 幫 了 大 忙 , 徹 底 地 解 決 了   清 定 上 師 的 這 個 問 題 。

以 後 就 到 其 他 的 廟 宇 , 甚 至 出 國 弘 法 。 雖 然 出 國 弘 法 , 但 是 , 由 於 各 種 國 內 外 形 勢 的 需 要 , 祂 還 是 回 到 了 祖 國 , 在 祖 國 國 內 弘 法 。   清 定 上 師 回 到 國 內 弘 法 以 後 , 就 是 一 直 在 中 國 的 佛 教 界 享 有 盛 名 。

而 智 勇 法 師 , 正 是 在 那 個 時 節 歸 依 了   清 定 上 師 。   清 定 上 師 的 音 容 笑 貌 , 歷 歷 在 目 , 祂 的 慈 悲 , 令 人 動 容 。 因 此 , 我 們 兩 位 在 一 起 , 一 見 如 故 , 談 得 非 常 的 投 契 。 他 多 次 地 、 反 覆 地 強 調 說 ,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在 祖 國 大 陸 是 有 空 間 的 , 有 弘 傳 的 空 間 的 。

當 然 , 我 們 也 討 論 到 流 傳 日 本 的 所 謂 「 唐 密 」 , 現 在 稱 之 為 「 東 密 」 和 「 台 密 」 。 流 傳 日 本 的 「 東 密 」 和 「 台 密 」 , 祂 們 已 經 不 是 中 國 的 唐 密 。 中 國 的 唐 密 是 以 中 國 文 化 為 背 景 的 , 與 中 國 文 化 相 結 合 , 在 中 國 文 化 的 豐 沃 的 土 壤 中 生 根 、 成 長 。 但 是 東 密 , 祂 已 經 是 把 原 來 的 唐 密 和 日 本 的 文 化 相 結 合 , 已 經 是 日 本 的 密 宗 了 。 所 以 , 日 本 的 密 宗 , 應 該 不 再 是 唐 密 , 因 為 日 本 的 密 宗 頭 缺 少 中 國 文 化 的 元 素 。 而 我 們 所 表 演 的 聖 密 舞 獅 , 我 們 所 表 演 的 我 們 的 法 衣 , 都 體 現 了 大 唐 開 元 的 傳 統 , 有 系 統 的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。 因 此 , 我 們 是 原 汁 原 味 的 從 古 印 度 佛 梵 持 明 僧 團 傳 進 祖 國 大 陸 的 以 中 國 文 化 元 素 哺 育 成 長 的 真 正 的 唐 密 。 在 這 一 點 , 我 們 取 得 了 完 全 的 共 識 。

智 勇 法 師 而 且 還 對 中 國 大 陸 佛 教 作 了 全 面 的 分 析 和 介 紹 , 認 為 中 國 大 陸 的 佛 教 需 要 前 進 , 需 要 前 進 。 在 目 前 的 形 勢 之 下 , 祖 國 需 要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,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如 果 能 夠 回 傳 中 國 , 這 是 祖 國 的 莫 大 的 幸 運 !

所 以 , 從 這 一 個 情 況 看 , 他 們 這 次 代 表 團 來 , 是 一 個 「 破 冰 之 旅 」 , 可 以 說 , 是 沖 決 過 去 的 一 些 亟 待 改 革 的 一 個 制 度 , 現 在 令 佛 教 能 夠 勇 猛 地 往 前 進 。

我 們 講 , 我 們 是 一 個 靈 性 的 教 法 , 靈 性 的 教 法 非 常 的 重 要 。 靈 性 教 法 , 也 是 在 佛 教 的 教 相 理 念 之 上 的 深 化 改 革 。 靈 性 教 相 非 常 重 要 , 非 常 重 要 ! 因 為 整 一 個 中 國 , 現 在 人 民 群 眾 富 裕 了 , 但 是 , 精 神 上 、 靈 性 上 要 跟 上 去 , 只 有 把 精 神 上 、 靈 性 上 跟 上 去 , 佛 教 才 能 真 正 地 起 到 現 代 化 的 作 用 。 在 這 一 點 上 ,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, 應 該 當 之 無 愧 !

今 天 由 於 時 間 的 原 因 ,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。 明 天 再 見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很 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今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明 天 繼 續 地 聆 聽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。

謝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