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389 次
2014 年 8 月 23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學習
《正在喚醒中國的習近平》

 

習近平正肩負著全面喚醒中國的歷史使命,

他必將迎來屬於自己的一個新的時代。

 

廣 播 電 臺 :

我 們 今 天 很 有 聖 緣 , 請 到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來 到 我 們 電 臺 廣 播 上 來 作 聖 密 龍 講 的 聖 示 。

薄 伽 梵   師 尊 您 好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今 天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將 帶 領 我 們 學 習 刊 登 於 《 中 國 日 報 網 》 的 一 篇 重 要 文 章 。

現 在 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作 聖 示 。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: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,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4823 號 , 星 期 六 , 第 389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今 天 , 我 們 來 學 習 一 篇 全 世 界 人 都 在 關 注 的 重 要 文 章 。 這 篇 文 章 刊 登 在 中 國 日 報 網 8 月 14 日 電 ( 信 蓮 ) 多 維 網 幾 天 前 刊 登 的 一 篇 文 章 , 文 章 題 目 是 《 正 在 喚 醒 中 國 的 習 近 平 》 , 文 章 摘 要 如 下 :

 
「 天 降 大 任 於 一 個 年 代 , 成 就 一 代 人 的 偉 大 , 那 一 代 人 可 以 是 你 。 」 講 述 「 南 非 之 魂 、 黑 人 領 袖 」 南 非 前 總 統 納 爾 遜 • 曼 德 拉 傳 奇 一 生 的 影 片 《 曼 德 拉 》 , 在 剛 剛 過 去 的 7 月 登 陸 中 國 大 陸 。 在 非 洲 乃 至 世 界 範 圍 內 , 曼 德 拉 是 為 數 不 多 的 得 到 官 方 與 民 間 , 以 及 不 同 派 別 的 人 普 遍 認 同 和 尊 重 的 政 治 領 袖 。 他 曾 稱 : 「 我 二 十 多 年 在 羅 本 島 獄 中 生 活 的 精 神 支 柱 來 自 中 國 ! 」

如 今 , 與 曼 德 拉 有 著 不 解 之 緣 的 中 國 , 不 但 在 外 交 上 面 臨 著 美 國 新 一 輪 以 遏 制 中 國 為 核 心 的 「 重 返 亞 太 」 大 背 景 , 國 內 也 在 歷 經 三 十 多 年 的 財 富 急 劇 增 加 後 , 又 面 對 著 百 年 以 來 最 佳 的 復 興 之 路 。 如 此 , 在 這 樣 一 個 破 舊 立 新 、 時 代 交 替 的 「 艱 難 時 刻 」 , 中 國 需 要 一 個 魄 力 與 使 命 感 並 存 、 堅 毅 與 睿 智 兼 具 的 新 政 治 領 袖 式 人 物 的 出 現 , 引 領 這 個 曾 經 幾 度 輝 煌 的 東 方 之 國 , 在 歷 史 的 又 一 個 轉 折 關 口 走 向 自 己 新 的 夢 想 。

在 7 月 即 將 結 束 的 29 日 , 中 共 曾 經 的 「 政 法 王 」 周 永 康 突 然 被 官 方 宣 佈 因 「 嚴 重 違 紀 」 而 遭 查 處 。 世 界 輿 論 譁 然 之 餘 , 再 次 將 關 注 的 焦 點 聚 集 在 發 動 這 場 前 所 未 有 的 反 腐 風 暴 的 中 共 領 導 人 習 近 平 身 上 。 就 在 一 年 前 , 絕 大 部 分 中 國 人 根 本 不 相 信 今 天 的 中 共 能 調 查 政 治 局 常 委 級 別 的 前 任 高 層 領 導 。 西 方 人 也 不 相 信 , 剛 剛 上 任 的 習 近 平 會 有 足 夠 的 能 量 與 膽 魄 擒 獲 徐 才 厚 、 周 永 康 這 樣 級 別 的 「 碩 虎 」 。

外 界 的 關 注 點 大 部 份 被 中 共 反 腐 的 猛 烈 程 度 所 吸 引 , 然 而 不 少 接 近 中 南 海 的 人 士 卻 強 調 , 反 腐 只 是 習 近 平 所 領 導 的 這 一 屆 新 中 央 最 能 直 接 體 現 政 績 的 一 個 表 象 。 在 其 背 後 , 一 個 負 載 著 宏 大 藍 圖 的 龐 大 車 輪 正 滾 動 前 行 , 這 個 被 中 國 政 治 分 析 家 們 稱 之 為 二 次 改 革 的 宏 大 藍 圖 並 非 「 改 革 」 二 字 所 能 完 全 體 現 , 它 所 包 含 的 範 圍 與 深 度 甚 至 超 出 了 外 界 當 初 的 想 像 。 習 近 平 不 僅 要 徹 底 打 破 經 濟 大 發 展 時 期 形 成 的 官 場 運 行 既 有 模 式 , 建 立 一 整 套 符 合 現 代 化 國 家 治 理 能 力 的 官 吏 隊 伍 和 全 新 的 官 場 模 式 ; 更 應 該 被 注 意 的 是 , 習 近 平 正 悄 然 主 導 一 場 革 新 中 共 執 政 理 論 與 法 理 基 礎 的 革 命 。 他 將 如 何 去 做 目 前 不 得 而 知 , 但 可 以 肯 定 的 是 , 習 非 常 看 重 中 國 傳 統 文 化 的 廣 博 與 深 厚 ; 對 於 經 濟 的 發 展 , 一 種 「 新 常 態 」 的 提 法 最 近 開 始 出 現 , 這 顯 然 區 別 於 過 往 三 十 多 年 不 計 後 果 發 展 的 經 濟 思 路 ; 另 外 , 軍 隊 大 改 革 的 序 幕 已 經 拉 開 , 重 塑 軍 魂 成 為 解 放 軍 當 下 首 要 的 議 題 。 由 此 可 以 看 出 , 無 論 是 文 化 、 軍 事 , 還 是 政 治 、 經 濟 方 面 的 新 政 , 習 的 一 切 設 想 與 行 動 , 都 是 在 竭 力 推 動 中 國 走 向 「 復 興 之 路 」 。

 
周 雖 舊 邦 , 其 命 維 新

對 於 百 年 近 代 史 , 中 國 人 一 直 都 有 很 深 的 屈 辱 情 結 。 鴉 片 戰 爭 讓 中 國 看 到 它 已 經 遠 遠 被 現 代 化 拋 棄 。 當 時 的 西 方 強 國 用 堅 船 利 炮 打 破 清 政 府 的 閉 關 鎖 國 。 在 中 西 方 文 明 的 猛 烈 衝 撞 中 , 千 年 輝 煌 的 農 業 帝 國 文 明 敗 給 了 資 本 主 義 工 業 文 明 。 甲 午 海 戰 中 , 北 洋 水 師 全 軍 覆 沒 的 慘 烈 , 促 使 「 變 法 」 、 「 維 新 」 成 為 當 時 的 社 會 共 識 。 從 此 開 始 , 中 國 一 直 在 尋 找 回 歸 並 引 領 世 界 現 代 化 的 路 。

自 此 , 西 方 文 明 隨 同 炮 火 湧 入 中 國 。 從 95 年 前 的 五 四 運 動 開 始 , 「 西 風 」 壓 倒 「 東 風 」 , 國 學 被 視 為 糟 粕 扔 進 塵 芥 堆 。 1942 年 的 延 安 文 藝 座 談 會 上 , 毛 澤 東 的 《 在 延 安 文 藝 座 談 會 上 的 講 話 》 報 告 , 助 其 打 破 了 一 個 舊 世 界 , 開 創 了 一 個 新 的 政 治 時 代 。 十 年 文 革 「 批 林 批 孔 」 , 中 國 的 傳 統 文 化 再 次 受 到 前 所 未 有 的 衝 擊 和 破 壞 。 鄧 小 平 推 動 中 國 改 革 前 30 年 , 經 濟 一 路 飛 奔 。

「 每 個 人 只 有 一 個 命 運 。 」 這 是 《 教 父 》 中 冷 酷 無 情 的 考 利 昂 老 頭 子 的 名 言 , 簡 潔 而 又 耐 人 尋 味 。 「 對 於 這 僅 有 的 一 個 命 運 , 我 們 應 該 如 何 把 握 呢 ? 」 保 爾 • 柯 察 津 的 回 答 也 許 只 適 用 於 他 的 時 代 , 但 這 個 問 題 本 身 , 卻 早 已 永 恆 —— 弱 者 的 命 運 由 別 人 把 握 , 強 者 的 命 運 由 自 己 把 握 , 而 一 個 國 家 和 民 族 的 命 運 , 則 由 它 的 領 袖 把 握 。

習 近 平 堅 定 地 認 為 自 己 是 革 命 後 代 忠 誠 的 一 員 , 將 振 興 中 國 和 革 新 執 政 黨 的 現 代 化 視 為 自 己 堅 定 的 任 務 和 使 命 。 一 位 紅 二 代 說 : 「 習 近 平 本 來 也 可 以 輕 鬆 完 成 自 己 的 任 期 , 但 他 作 為 革 命 者 後 代 的 強 烈 責 任 感 , 促 使 他 選 擇 了 一 條 更 艱 難 的 道 路 。 」 2012 年 的 中 共 十 八 大 上 , 胡 錦 濤 宣 佈 「 裸 退 」 , 將 中 共 黨 權 和 軍 權 一 起 交 付 到 繼 任 者 習 近 平 的 手 中 。 習 在 公 眾 場 合 顯 得 自 信 和 輕 鬆 , 雖 然 上 臺 不 到 兩 年 , 就 已 初 現 出 一 位 不 畏 艱 難 的 成 熟 領 導 人 的 強 大 氣 場 。 很 多 曾 經 熟 悉 習 近 平 的 朋 友 、 官 僚 , 乃 至 身 邊 的 人 , 似 乎 都 看 不 懂 他 , 而 習 近 平 在 這 樣 位 置 上 所 表 現 出 的 嶄 新 形 象 與 言 行 , 自 然 是 旁 人 難 以 想 像 的 。 他 的 一 言 一 行 , 當 時 看 來 也 許 並 未 有 什 麼 特 別 之 處 , 但 是 一 段 時 間 之 後 , 你 會 發 現 , 習 的 每 一 句 、 每 一 步 , 不 再 是 空 洞 的 政 治 口 號 , 而 是 都 有 他 的 計 劃 和 目 的 。

2012 年 11 月 29 日 , 上 任 不 到 半 個 月 的 習 近 平 在 率 領 新 政 治 局 七 常 委 觀 看 「 復 興 之 路 」 展 覽 時 , 就 聲 明 「 道 路 決 定 命 運 」 , 並 提 出 實 現 「 中 華 民 族 偉 大 復 興 」 的 中 國 夢 , 這 實 際 上 是 習 在 宣 告 自 己 的 歷 史 使 命 。 而 所 謂 「 復 興 」 的 起 點 不 再 是 仍 受 制 於 人 的 中 國 , 更 不 是 小 心 翼 翼 韜 光 養 晦 的 中 國 。 2014 年 的 訪 歐 之 旅 中 , 習 近 平 侃 侃 而 談 , 多 次 提 及 中 國 的 文 明 、 中 國 的 道 路 , 並 宣 稱 「 中 國 這 頭 獅 子 已 經 醒 了 」 。 圍 繞 著 復 興 目 標 , 習 近 平 對 於 如 何 復 興 、 復 興 成 為 什 麼 樣 的 國 家 、 復 興 後 與 世 界 的 關 係 已 經 有 了 自 己 的 謀 略 與 佈 局 。 這 位 上 任 時 間 並 不 長 的 領 導 人 , 通 過 自 己 的 言 行 , 向 世 界 宣 稱 中 國 將 在 其 領 導 下 , 開 啟 一 個 新 的 時 代 。

 
上 兵 伐 謀 , 獅 子 亮 牙

自 古 弱 國 無 外 交 。 文 化 和 軍 事 , 分 別 是 一 個 國 家 立 足 於 國 際 社 會 所 需 的 軟 實 力 和 硬 實 力 的 外 在 表 現 。 三 十 多 年 「 馬 放 南 山 」 的 無 戰 事 狀 態 中 , 解 放 軍 內 部 也 在 被 無 所 不 能 、 無 孔 不 入 的 金 錢 所 侵 蝕 , 人 心 渙 散 , 軍 魂 不 在 。 軍 中 「 大 老 虎 」 谷 俊 山 和 徐 才 厚 的 落 馬 , 被 外 界 認 為 是 習 近 平 為 了 震 懾 魑 魅 魍 魎 , 重 塑 華 夏 軍 威 , 不 得 不 採 取 「 置 之 死 地 而 後 生 」 的 強 軍 手 段 。 重 鑄 軍 魂 必 先 正 軍 風 , 不 可 能 有 先 鑄 軍 魂 再 反 軍 腐 的 第 二 條 道 路 可 走 。 「 軍 事 上 的 落 後 一 旦 形 成 , 對 國 家 的 安 全 影 響 將 是 致 命 的 。 我 經 常 看 中 國 近 代 的 一 些 史 料 , 一 看 到 落 後 挨 打 的 悲 慘 場 景 就 痛 徹 肺 腑 ! 」 2013 年 12 月 27 日 , 習 近 平 在 「 一 次 重 要 會 議 」 上 有 感 而 發 。 當 天 , 也 是 中 共 紀 念 毛 澤 東 誕 辰 120 週 年 後 一 天 。 這 段 講 話 被 錄 入 新 近 出 版 的 《 習 近 平 關 於 全 面 深 化 改 革 論 述 摘 編 》 一 書 , 這 場 會 議 的 名 字 , 卻 至 今 未 對 外 公 佈 。

在 狠 打 軍 隊 貪 腐 之 風 的 同 時 , 習 近 平 也 著 手 軍 隊 變 革 。 2013 年 11 月 , 十 八 屆 三 中 全 會 首 次 將 軍 隊 改 革 納 入 「 決 定 」 , 並 涵 蓋 了 國 防 科 技 工 業 、 武 器 裝 備 、 人 才 培 養 、 軍 隊 保 障 社 會 化 、 國 防 動 員 等 領 域 。 官 方 媒 體 的 公 開 報 道 中 一 再 強 調 , 這 一 輪 的 國 防 和 軍 隊 改 革 , 是 由 「 習 主 席 親 自 運 籌 、 親 自 指 揮 」 。 「 要 把 領 導 指 揮 體 製 作 為 重 點 , 聯 合 作 戰 指 揮 體 制 是 重 中 之 重 」 , 《 人 民 日 報 海 外 版 》 旗 下 微 信 「 學 習 小 組 」 關 注 到 習 在 上 述 「 一 次 重 要 會 議 」 上 的 講 話 , 並 分 析 : 「 通 過 習 近 平 在 會 上 的 講 話 , 不 難 發 現 , 它 事 關 國 防 與 軍 隊 改 革 , 事 關 打 仗 」 , 「 最 能 全 面 體 現 其 治 軍 思 想 」 。

2014 年 7 月 底 , 在 甲 午 戰 爭 120 週 年 , 一 戰 100 週 年 , 八 一 建 軍 節 之 際 , 解 放 軍 「 三 軍 四 海 六 軍 區 」 的 罕 見 軍 演 震 撼 登 場 。 與 以 往 強 調 武 器 先 進 、 強 調 登 陸 作 戰 直 指 具 體 的 軍 事 目 標 不 同 , 此 次 解 放 軍 更 加 強 調 的 是 接 近 打 仗 的 逼 真 效 果 , 強 調 的 是 中 國 實 戰 的 決 心 以 及 不 畏 懼 亮 家 底 帶 來 的 國 際 負 面 效 應 。 有 聲 音 認 為 , 從 時 間 點 上 來 說 , 這 是 習 近 平 在 宣 示 復 興 中 國 不 同 以 往 的 氣 象 , 宣 示 一 雪 甲 午 之 恥 的 決 心 。 同 時 , 媒 體 曝 出 , 解 放 軍 已 經 在 中 央 軍 事 委 員 會 的 統 籌 下 , 跨 越 戰 區 , 設 立 了 東 海 聯 合 作 戰 指 揮 中 心 , 這 也 是 解 放 軍 從 頂 層 設 計 上 直 接 刷 新 了 軍 隊 戰 備 的 最 新 形 式 。

孫 子 曰 , 上 兵 伐 謀 。 關 注 中 共 政 情 的 觀 察 人 士 分 析 , 當 下 中 國 更 強 調 的 是 伐 謀 攻 心 , 解 放 軍 意 在 用 慣 性 強 勢 擊 潰 外 界 的 心 理 防 線 。 從 一 上 任 就 提 出 民 族 復 興 , 到 外 出 訪 問 時 宣 告 中 國 是 和 平 的 獅 子 已 經 醒 來 , 從 在 國 際 事 務 中 越 來 越 多 地 對 美 國 說 不 , 到 在 軍 事 上 越 來 越 展 現 大 國 標 配 , 中 國 的 確 正 在 全 方 位 展 現 主 動 有 為 的 姿 態 。

 
惟 其 艱 難 , 更 顯 勇 毅

關 於 軍 事 改 革 的 難 度 , 習 近 平 在 前 文 所 提 及 的 「 一 次 重 要 會 議 」 講 話 中 , 曾 引 用 了 《 為 學 》 中 的 名 句 : 「 天 下 事 有 難 易 乎 ? 為 之 , 則 難 者 亦 易 矣 ; 不 為 , 則 易 者 亦 難 矣 。 」 其 實 不 止 軍 事 領 域 的 改 革 , 主 題 為 「 全 面 深 化 改 革 」 的 十 八 屆 三 中 全 會 決 議 , 包 含 經 濟 體 制 、 政 治 體 制 、 文 化 體 制 、 社 會 體 制 、 生 態 文 明 體 制 和 黨 的 建 設 制 度 等 15 個 領 域 60 項 改 革 任 務 。 出 身 革 命 家 庭 、 從 最 底 層 的 官 員 到 如 今 的 國 家 首 腦 , 習 近 平 清 楚 中 國 改 革 的 七 寸 在 哪 , 他 也 更 明 白 中 國 如 今 的 發 展 , 讓 他 面 臨 巨 大 的 機 遇 。 用 習 自 己 的 話 說 , 「 容 易 的 、 皆 大 歡 喜 的 改 革 已 經 完 成 了 」 , 「 剩 下 的 都 是 難 啃 的 硬 骨 頭 」 。

習 當 政 時 , 中 國 經 濟 開 始 邁 入 現 代 化 , 但 經 濟 質 量 及 惠 民 程 度 ( 社 會 保 障 ) 還 沒 有 達 到 現 代 化 。 最 主 要 的 是 國 家 治 理 理 念 和 方 式 還 沉 浸 在 「 舊 時 代 」 ; 治 軍 、 社 會 管 理 、 五 千 年 的 文 化 的 現 代 傳 承 都 沒 有 系 統 、 規 範 地 與 現 代 化 接 軌 。 同 時 , 在 習 看 來 , 現 代 化 絕 不 是 所 謂 的 「 西 方 化 」 , 而 是 體 現 「 公 平 、 正 義 、 民 主 、 自 由 」 的 社 會 主 義 核 心 價 值 。 中 國 不 僅 要 回 歸 現 代 潮 流 , 更 要 建 立 現 代 新 理 念 , 成 為 未 來 現 代 化 的 引 領 者 。 這 應 該 是 習 近 平 改 變 和 治 理 中 國 的 理 念 , 也 是 當 初 他 提 出 「 中 國 夢 」 這 個 概 念 的 基 調 。

習 近 平 曾 指 出 , 中 國 所 有 的 問 題 都 是 相 互 聯 繫 的 , 不 能 孤 立 地 看 。 他 說 「 以 人 為 本 」 的 改 革 將 「 綜 合 經 濟 、 政 治 、 社 會 和 生 態 環 境 」 , 同 時 加 強 「 黨 的 建 設 」 。 從 十 八 屆 三 中 全 會 至 今 不 到 一 年 的 時 間 , 單 獨 二 孩 、 廢 除 勞 教 、 新 型 城 鎮 化 、 戶 籍 、 紀 檢 、 簡 政 放 權 等 領 域 的 改 革 已 經 實 施 或 揭 開 面 紗 ; 司 法 、 財 稅 、 文 化 等 領 域 的 改 革 方 案 正 在 獲 得 深 改 組 審 議 或 通 過 ; 外 界 看 來 頗 為 神 秘 的 軍 隊 改 革 也 悄 然 進 行 ; 被 多 維 新 聞 稱 為 「 第 五 個 現 代 化 」 的 「 國 家 治 理 體 系 和 治 理 能 力 現 代 化 」 , 展 現 了 習 近 平 正 在 試 圖 對 鄧 小 平 「 摸 著 石 頭 過 河 」 產 生 的 「 實 踐 重 過 理 論 」 的 情 況 進 行 改 善 , 破 除 舊 的 理 論 困 局 , 將 執 政 理 念 從 「 管 理 」 推 向 「 治 理 」 。 這 就 表 示 改 革 實 現 起 來 有 相 當 大 的 難 度 , 如 何 平 衡 各 領 域 的 力 度 和 進 度 頗 費 考 量 。

十 八 大 後 , 習 近 平 親 自 掌 舵 深 改 組 和 國 安 會 , 此 後 又 陸 續 擔 任 網 安 、 軍 政 、 財 經 等 十 多 個 小 組 負 責 人 的 頭 銜 。 歷 史 學 者 蕭 功 秦 公 開 表 示 , 「 習 近 平 代 表 著 中 國 新 威 權 主 義 黃 金 時 代 的 到 來 」 。 更 多 的 觀 點 認 為 , 習 近 平 青 少 年 時 代 體 驗 過 文 革 歲 月 和 上 山 下 鄉 的 苦 楚 , 深 知 社 會 無 序 和 個 人 崇 拜 的 危 害 , 對 他 而 言 , 法 律 不 是 紙 上 的 教 條 , 而 是 行 動 的 真 理 。 從 即 將 召 開 的 十 八 屆 四 中 全 會 將 「 依 法 治 國 」 作 為 會 議 主 題 這 一 決 定 可 以 看 出 , 法 學 博 士 畢 業 的 習 近 平 , 正 試 圖 結 合 自 身 的 特 點 , 緊 緊 抓 住 「 法 」 這 個 元 素 , 在 法 的 平 臺 上 改 變 上 述 中 國 的 舊 積 弊 與 打 造 中 國 的 全 面 現 代 化 。

分 析 家 認 為 , 今 日 的 中 國 需 要 一 位 敏 捷 和 強 有 力 的 領 導 人 , 帶 領 中 國 應 對 社 會 轉 型 過 程 中 出 現 的 一 系 列 難 題 和 挑 戰 。 過 往 的 歷 史 告 訴 我 們 , 歷 史 需 要 中 國 在 這 個 年 代 出 現 一 名 強 有 力 的 政 治 領 袖 , 而 習 近 平 適 時 出 現 在 這 樣 一 個 歷 史 中 。

早 在 上 臺 之 初 , 習 近 平 就 表 示 , 「 改 革 開 放 是 決 定 當 代 中 國 命 運 的 關 鍵 一 招 」 , 「 決 不 是 一 句 空 話 」 。 習 這 句 「 君 子 一 諾 重 千 鈞 」 的 講 話 , 並 未 引 起 外 界 重 視 。 當 時 的 西 方 媒 體 曾 冷 嘲 熱 諷 : 「 習 近 平 說 得 很 好 , 我 們 也 希 望 這 些 話 能 夠 實 現 ; 但 是 目 前 來 看 , 我 們 不 抱 很 大 希 望 。 」 一 年 之 後 , 「 必 須 改 變 中 國 的 人 」 、 「 掌 控 一 切 的 主 席 」 , 「 將 成 為 中 國 第 一 位 真 正 的 全 球 領 袖 」 …… 國 際 大 媒 體 不 約 而 同 由 衷 的 肯 定 取 代 了 冷 眼 圍 觀 的 輕 慢 。

歷 史 創 造 英 雄 , 英 雄 也 創 造 歷 史 。 習 近 平 上 任 後 , 以 大 改 革 實 現 中 國 現 代 化 的 治 理 , 以 強 有 力 的 反 腐 治 理 世 界 上 最 大 的 政 黨 , 他 的 一 舉 一 動 傳 遞 出 信 心 、 勇 氣 和 力 量 。 近 期 一 篇 在 網 絡 流 傳 甚 廣 的 文 章 稱 , 「 習 近 平 已 經 贏 得 億 萬 人 民 群 眾 的 信 賴 」 。 這 種 愛 戴 , 絕 非 過 去 那 種 帶 有 封 建 色 彩 的 個 人 崇 拜 。 當 年 , 新 加 坡 前 總 理 李 光 耀 曾 讚 美 習 近 平 為 「 曼 德 拉 式 的 人 物 」 , 這 樣 的 稱 讚 是 恰 如 其 份 還 是 言 過 其 實 , 有 待 今 後 八 年 的 驗 證 。 但 目 前 外 界 已 經 不 得 不 承 認 , 習 近 平 上 臺 之 初 的 施 政 宣 言 , 「 我 們 的 責 任 , 就 是 要 團 結 帶 領 全 黨 全 國 各 族 人 民 , 接 過 歷 史 的 接 力 棒 , 繼 續 為 實 現 中 華 民 族 偉 大 復 興 而 努 力 奮 鬥 」 , 並 非 政 客 登 臺 表 演 的 走 過 場 , 而 是 一 個 政 治 家 對 自 己 政 治 理 想 的 鏗 然 闡 述 。

法 國 最 重 要 的 締 造 者 拿 破 侖 • 波 拿 巴 1818 年 曾 言 , 中 國 是 一 頭 沉 睡 的 獅 子 。 但 沉 睡 的 獅 子 終 究 還 是 獅 子 , 還 是 會 令 人 望 而 生 畏 。 近 200 年 後 的 2014 年 3 月 , 習 近 平 在 巴 黎 面 向 法 國 權 貴 們 石 破 天 驚 般 宣 稱 , 「 中 國 這 頭 獅 子 已 經 醒 了 」 。 中 國 已 經 醒 來 , 而 習 近 平 正 肩 負 著 全 面 喚 醒 這 頭 獅 子 的 歷 史 使 命 。 他 必 將 迎 來 屬 於 自 己 的 一 個 新 的 時 代 。

 
這 篇 文 章 全 文 唸 完 了 。 雖 然 它 是 一 個 摘 要 , 但 是 非 常 的 精 煉 , 它 對 我 們 中 國 的 形 勢 作 了 全 面 的 、 精 闢 的 分 析 , 希 望 我 們 每 位 聖 密 行 者 、 聖 密 上 師 、 聖 密 長 老 好 好 地 學 習 , 吃 透 它 的 精 神 , 跟 上 祖 國 的 大 好 形 勢 。

各 位 聽 眾 再 見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很 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今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明 天 繼 續 地 聆 聽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。

謝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