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386 次
2014 年 8 月 10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愛 祖 國   愛 故 鄉 父 老

 

 

廣 播 電 臺 :

在 昨 天 的 廣 播 之 中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藉 著 跟 我 們 分 享 一 篇 學 法 報 告 , 從 中 跟 我 們 重 溫 了 有 關   大 聖 寶   金 剛 法 源 長 老 一 世 的 事 蹟 , 以 及 「 聖 密 虹 轉 法 門 」 的 教 相 和 事 相 。

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聖 示 , 有 請   師 尊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: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4810 號 , 星 期 天 , 第 386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昨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, 我 們 學 習 了 一 篇 聽 眾 來 信 。 今 天 繼 續 來 學 習 2014 年 8 月 的 第 384 次 聖 密 龍 講 還 沒 有 學 習 完 的 一 篇 文 章 。 那 篇 文 章 他 感 悟 到 ,   師 父 聖 密 龍 講 所 講 到 的 「 六 愛 」 。 這 個 「 六 愛 」 就 是

  「 愛 祖 國 、
    愛 祖 國 文 化 、
    愛 祖 國 政 府 、
    愛 祖 國 人 民 、
    愛 自 己 父 母 、
    愛 故 鄉 父 老 」 。

這 個 「 六 愛 」 , 是 我 們   道 宗 大 導 師   二 十 六 代 的 「 宗 訓 」 。 所 以 文 章 寫 道 :

 
弟 子 感 悟 到 , 「 六 愛 」 字 面 上 看 起 來 好 理 解 , 但 於 宗 下 來 說 , 卻 是 深 邃 廣 大 而 又 平 易 近 人 , 祂 體 現 了 肇 源 法 性 阿 絲 律 耶 的 清 淨 之 心 、 無 分 別 之 心 、 如 幻 觀 之 平 等 心 , 是 聖 緣 慈 悲 心 , 是 聖 密 菩 提 心 , 是 融 入 人 生 生 命 實 踐 的 宇 宙 倫 理 、 宇 宙 道 德 、 宇 宙 靈 性 之 大 愛 , 是 聖 密 行 者 「 為 法 所 生 、 為 法 所 養 、 為 法 所 長 、 為 法 所 成 」 而 必 備 的 精 神 、 靈 性 資 糧 , 也 是 聖 密 宗 世 界 大 弘 的 、 中 國 大 弘 的 實 踐 的 保 證 。

 
這 點 評 一 下 , 就 是 我 們 的 宇 宙 觀 、 世 界 觀 是 如 幻 的 平 等 心 , 是 聖 緣 的 慈 悲 心 , 是 聖 密 的 菩 提 心 , 是 融 入 生 命 實 踐 的 宇 宙 倫 理 、 宇 宙 道 德 、 宇 宙 靈 性 之 大 愛 。 所 以 , 我 們 每 一 位 聖 密 行 者 , 特 別 是 小 活 佛 , 要 牢 記 我 們 是 「 為 法 所 生 、 為 法 所 養 、 為 法 所 長 、 為 法 所 成 」 的 。 這 個 「 六 愛 」 是 基 本 的 精 神 、 基 本 的 道 德 , 否 則 , 這 個 基 本 道 德 喪 失 , 靈 性 生 命 水 平 下 降 , 等 同 於 世 間 法 的 世 俗 人 一 樣 , 做 回 一 個 世 俗 人 , 這 是 十 分 可 惜 的 。

這 位 行 者 的 文 章 繼 續 講 到 :

 
4 、   師 尊 慈 悲 地 聖 示 :

「 當 然 , 當 他 們 聽 到 了   師 父 向 他 們 介 紹 的 大 醫 王 法 門 、 『 佛 是 大 醫 王 』 是 不 可 言 傳 的 , 其 不 可 言 傳 的 真 正 內 涵 也 在 於 此 —— 真 正 禪 內 涵 , 如 果 陀 羅 尼 信 仰 、 佛 是 大 醫 王 的 信 仰 缺 失 , 中 華 文 化 處 在 思 想 十 字 路 口 , 正 需 要 回 歸 極 終 善 性 的 慈 悲 和 智 慧 的 傳 統 來 支 撐 自 己 前 行 。 這 一 個 法 門 的 第 二 十 六 代 、 第 二 十 七 代 、 第 二 十 八 代 的 傳 承 故 事 的 時 候 , 他 們 更 得 到 了 靈 性 的 綬 紀 , 得 到 了 下 決 心 好 好 地 修 靜 禪 陀 羅 尼 、 動 禪 陀 羅 尼 以 及 精 禪 陀 羅 尼 , 爭 取 實 現 一 百 二 十 歲 的 綬 紀 。 」

 
「 實 現 一 百 二 十 歲 的 綬 紀 」 , 我 們 點 評 一 下 , 就 是 這 頭 有 提 到 「 精 禪 陀 羅 尼 」 。 「 精 禪 陀 羅 尼 」 是 別 開 生 面 的 陀 羅 尼 , 這 將 是 有 因 緣 實 踐 、 爭 取 一 百 二 十 歲 綬 紀 的 行 者 才 可 以 訓 練 的 這 種 陀 羅 尼 。

「 這 是 一 個 非 常 莊 嚴 而 神 聖 的 綬 紀 。 其 實 虹 轉 法 門 是 生 命 的 藝 術 , 『 決 定 虹 轉 生 命 』 藝 術 成 就 的 主 要 因 素 是 聖 密 家 庭 , 聖 密 家 庭 是 『 生 命 藝 術 家 群 體 』 。 而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是 生 命 藝 術 家 群 體 的 俱 樂 部 。 」

而 我 們 現 在 的 點 評 , 這 篇 文 章 中 已 經 回 顧 了   師 父 的 聖 密 龍 講 告 訴 大 家 : 我 們 的 聖 密 宗 的 修 持 閉 關 是 一 種 生 命 藝 術 。 這 一 種 生 命 藝 術 是 修 煉 虹 化 、 轉 世 的 藝 術 , 所 以 , 這 實 際 上 是 生 命 藝 術 家 的 修 行 。 我 們 的 聖 密 行 者 、 聖 密 上 師 、 聖 密 長 老 就 是 生 命 藝 術 家 的 群 體 。

我 們 繼 續 學 習 他 的 文 章 :

 
「 當 然 有 了 這 樣 的 綬 紀 , 就 必 須 要 有 相 應 的 配 套 的 設 施 , 這 也 就 是 說 , 一 定 要 好 好 地 虔 修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, 一 定 要 虔 修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, 實 現 偉 大 宇 宙 的 薄 伽 梵 系 統 的 各 項 靈 性 教 法 。 這 個 實 踐 , 保 證 了 薄 伽 梵 四 宮 陀 羅 尼 的 實 踐 , 保 證 了 生 法 宮 的 實 踐 , 保 證 了 口 密 。 」

 
他 的 文 章 說 :

 
弟 子 非 常 歡 喜   師 尊 這 三 大 段 的 聖 示 , 這 不 僅 是   師 尊 當 年 對 金 剛 法 源 長 老 、 金 剛 法 性 長 老 他 們 的 聖 示 , 更 是   師 尊 為 21 世 紀 中 華 文 化 步 出 思 想 十 字 路 口 、 正 確 地 抉 擇 指 明 了 方 向 、 方 法 : 回 歸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佛 祖 極 終 善 性 的 慈 悲 和 智 慧 的 薄 伽 梵 傳 承 系 統 , 重 拾 陀 羅 尼 信 仰 、 佛 是 大 醫 王 的 信 仰 , 接 納 「 人 類 文 明 的 精 粹 、 中 華 文 化 的 瑰 寶 」 ——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。

具 體 而 言 , 是 令 更 多 的 人 學 習 虹 轉 法 門 , 祂 是 「 生 命 的 藝 術 」 ; 建 立 聖 密 家 庭 , 祂 是 「 生 命 藝 術 家 群 體 」 ( 祂 「 決 定 虹 轉 生 命 」 藝 術 成 就 的 主 要 因 素 ) ; 而 生 機 勃 勃 、 永 遠 年 輕 的 「 生 命 藝 術 家 群 體 的 俱 樂 部 」 , 祂 就 是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。

 
我 們 點 評 一 下 。 這 所 講 的 , 就 是 指 建 立 聖 密 家 庭 , 以 構 成 「 生 命 藝 術 家 群 體 」 —— 「 決 定 虹 轉 生 命 」 藝 術 成 就 的 主 要 因 素 , 虹 化 於 僧 團 中 、 於 聖 密 家 庭 中 , 轉 世 於 僧 團 中 、 於 聖 密 家 庭 中 , 因 而 , 我 們 的 聖 密 家 庭 和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「 生 命 藝 術 家 群 體 的 俱 樂 部 」 是 永 遠 年 輕 的 , 是 生 機 勃 勃 的 , 是 一 往 無 前 的 , 而 且 是 踏 踏 實 實 的 、 非 常 穩 實 的 一 種 修 行 。

我 們 繼 續 學 他 的 文 章 :

 
而 實 現 這 個 一 百 二 十 歲 綬 紀 的 相 應 配 套 設 施 , 就 要 調 伏 於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每 位 行 者 度 身 訂 做 的 宗 教 過 程 , 自 生 法 宮 開 始 自 他 兩 力 的 運 轉 之 中 , 六 宇 宙 調 整 大 三 世 、 十 世 的 諸 業 諸 障 時 , 產 生 人 與 宇 宙 是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、 人 與 人 是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的 能 動 效 應 , 感 受 宇 宙 虹 光 、 宇 宙 靈 氣 升 騰 , 修 行 者 完 全 沉 浸 在 整 個 宇 宙 的 擁 抱 之 中 , 最 終 令 你 沒 有 自 我 , 靈 性 生 命 獲 得 完 全 的 解 脫 , 而 這 一 個 虹 光 , 也 能 夠 令 邊 上 的 眾 生 感 受 到 靈 性 的 能 量 而 得 到 和 諧 和 益 處 。

我 們 點 評 一 下 。

 
這 , 人 與 人 是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, 要 感 受 到 宇 宙 虹 光 、 感 受 到 宇 宙 靈 氣 的 升 騰 , 修 行 者 要 瑜 伽 、 要 自 覺 , 這 樣 就 完 全 沉 浸 在 整 個 宇 宙 的 擁 抱 之 中 。 在 這 個 擁 抱 之 中 , 最 終 令 你 沒 有 自 我 , 靈 性 生 命 獲 得 完 全 的 解 脫 , 而 這 一 個 虹 光 , 也 能 夠 令 邊 上 的 眾 生 感 受 到 靈 性 的 能 量 而 得 到 和 諧 。

所 以 , 我 們 每 一 位 在 閉 關 場 的 行 者 、 上 師 、 長 老 、 小 活 佛 自 己 , 自 己 的 靈 性 生 命 的 可 貴 、 珍 貴 以 及 難 得 , 這 實 實 在 在 不 是 三 言 兩 語 能 夠 講 清 的 。 你 如 果 一 旦 放 棄 , 實 實 在 在 是 殊 為 可 惜 , 以 後 再 要 修 回 到 這 一 個 層 次 , 又 不 知 道 要 作 何 等 的 努 力 , 而 且 宇 宙 負 能 量 還 會 有 各 種 各 樣 的 干 擾 , 令 你 的 思 維 、 令 你 的 思 想 執 迷 不 悟 。 所 以 , 迷 悟 之 間 , 只 是 在 一 瞬 間 。

我 們 繼 續 學 他 的 文 章 :

 
5 、   師 尊 曾 經 慈 悲 地 聖 示 : 「 這 個 宇 宙 靈 性 生 命 大 歷 史 全 面 地 、 系 統 地 、 宇 宙 地 、 靈 性 地 加 以 演 繹 , 演 繹 成 為 現 在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大 好 的 形 勢 , 演 繹 成 現 在 如 日 中 天 的 形 勢 。 」 歷 史 和 宇 宙 給 中 華 民 族 安 排 了 三 千 多 年 來 最 好 的 政 治 格 局 , 師 尊 的 「 我 是 一 定 要 回 來 的 」 的 這 一 個 綬 紀 一 步 步 地 到 來 , 「 是 應 該 回 來 的 時 候 了 」 。

師 尊 不 失 時 機 、 條 分 縷 析 地 指 出 , 唐 太 宗 主 持 下 的 文 成 公 主 入 藏 , 到   李 道 宗 大 導 師 的 教 導 之 下 、 主 持 之 下 的 松 贊 干 布 和 文 成 公 主 組 建 的 第 一 個 聖 密 家 庭 , 許 多 漢 傳 密 宗 的 理 論 由 此 從 中 國 漢 地 傳 到 藏 地 。 「 這 一 聖 密 家 庭 由 於 教 相 、 事 相 沒 有 進 一 步 地 在 藏 地 廣 泛 展 開 , 因 此 , 關 於 『 虹 化 轉 世 』 的 理 論 、 漢 傳 密 宗 口 授 心 傳 的 薄 伽 梵 系 統 理 論 , 在 藏 地 沒 有 很 好 地 發 揚 。 但 是 , 從 文 化 影 響 來 看 , 藏 地 的 轉 世 、 藏 地 的 虹 化 理 念 , 從 遠 端 上 來 講 , 漢 傳 密 宗 的 這 些 觀 念 對 藏 地 不 是 沒 有 影 響 的 , 應 該 是 有 所 影 響 而 相 輔 相 成 的 」 。 而 且 「 有 賴 於 中 國 古 代 唐 、 宋 、 元 、 明 、 清 幾 代 皇 朝 都 跟 西 藏 當 時 的 地 方 政 權 關 係 比 較 和 諧 而 密 切 , 而 且 大 力 地 支 持 藏 傳 文 化 、 藏 傳 密 宗 , 而 使 藏 傳 密 宗 的 這 一 支 文 化 能 夠 茁 壯 地 成 長 , 引 起 強 大 的 傳 承 系 統 」 , 這 無 疑 也 是 藏 漢 密 宗 相 輔 相 成 的 歷 史 和 未 來 的 真 實 寫 照 。

 
這 可 以 點 評 一 下 。

文 成 公 主 進 藏 以 後 , 被 藏 地 的 藏 民 尊 奉 為 「 漢 地 來 的 仙 女 」 。 無 疑 , 這 個 「 仙 女 」 之 稱 , 就 是 聖 密 家 庭 中 的 「 佛 母 」 , 就 是 聖 密 家 庭 中 的 「 空 行 母 」 和 「 明 妃 」 。 因 此 , 作 為 如 此 通 俗 而 廣 泛 親 切 的 稱 呼 , 稱 呼 文 成 公 主 , 聖 密 家 庭 , 確 確 實 實 在 藏 地 留 下 了 非 常 深 刻 的 影 響 。

他 的 文 章 最 後 一 段 寫 到 :

 
師 尊 最 後 鄭 重 承 諾 、 慈 悲 綬 紀 : 「 我 相 信 , 作 為 漢 傳 文 化 、 漢 傳 密 宗 的 文 化 , 祂 對 祖 國 將 會 做 出 新 的 貢 獻 。 因 為 漢 傳 密 宗 的 文 化 、 薄 伽 梵 體 系 的 文 化 、 維 摩 詰 體 系 的 文 化 、 佛 梵 持 明 的 文 化 , 祂 是 有 據 可 查 、 有 文 獻 可 證 , 有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圓 滿 的 、 究 竟 的 、 了 義 的 教 法 系 統 。 同 時 , 也 契 合 全 世 界 人 民 要 和 平 , 契 合 全 世 界 人 與 人 是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, 世 界 人 民 要 和 平 , 需 要 大 和 諧 。 這 一 個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的 文 化 是 符 合 全 世 界 人 民 的 利 益 , 也 符 合 中 國 人 民 的 利 益 的 。 」

祂 必 將 為 中 國 夢 的 實 現 、 為 世 界 和 諧 , 「 帶 來 了 一 股 積 極 的 、 生 動 的 、 靈 性 的 宇 宙 生 命 能 量 」 。

「 沉 舟 側 畔 千 帆 過 , 病 樹 前 頭 萬 木 春 。 」 不 管 過 去 發 生 過 什 麼 , 也 不 管 有 多 少 艱 難 險 阻 , 我 們 現 在 就 要 站 在 宇 宙 之 巔 憧 憬 未 來 、 成 就 未 來 , 這 是 歷 史 的 昭 示 , 時 代 的 呼 喚 , 炎 黃 子 孫 的 祈 盼 , 全 世 界 、 全 宇 宙 眾 生 的 祝 願 。 弟 子 無 限 感 恩 偉 大 的 祖 國 母 親 , 翹 首 以 待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的 圓 滿 回 歸 !

弟 子 暫 時 報 告 到 這 , 膚 淺 的 體 會 , 錯 誤 的 地 方 , 祈 請   師 尊 慈 悲 批 評 、 遮 止 、 加 持 。 無 盡 盡 地 感 恩   師 尊 ! 謝 謝   師 尊

恭 請
聖 安

愚 弟 子 : V T Y 叩 呈

 
他 的 學 習 報 告 寫 得 很 好 的 , 我 們 分 兩 次 才 唸 完 , 而 且 中 間 隔 了 一 期 聖 密 龍 講 , 但 是 還 是 寫 得 非 常 的 圓 滿 的 一 篇 文 章 , 他 的 思 想 也 很 圓 熟 。 特 別 是 報 告 的 後 半 段 , 就 提 到 了   師 尊 「 發 自 肺 腑 的 感 恩 」 , 提 到 了   師 尊 「 永 遠 忘 不 了 」 、 「 我 一 定 會 回 來 的 」 等 等 、 等 等 , 尤 其 是 提 到 了 這 「 六 個 愛 」 。

我 們 這 強 調 「 愛 祖 國 」 , 「 愛 祖 國 」 就 是 從 「 愛 祖 國 文 化 」 開 始 , 「 愛 祖 國 文 化 」 就 是 要 從 「 愛 祖 國 政 府 」 開 始 , 「 愛 祖 國 政 府 」 也 是 基 礎 於 「 愛 祖 國 人 民 、 愛 自 己 父 母 、 愛 故 鄉 父 老 」 , 所 以 , 這 「 六 個 愛 」 實 際 上 構 成 了 我 們 聖 密 行 者 的 宇 宙 觀 , 構 成 了 我 們 聖 密 行 者 的 整 一 個 圓 滿 的 、 究 竟 的 、 了 義 的 思 想 體 系 。

「 愛 祖 國 」 不 是 空 洞 的 , 祂 是 「 愛 祖 國 文 化 」 。 因 為 文 化 是 有 歷 史 的 沉 澱 的 , 文 化 是 歷 史 一 代 一 代 流 傳 下 來 的 東 西 , 是 融 化 在 我 們 血 脈 中 、 頭 腦 中 的 量 子 , 這 個 量 子 根 深 蒂 固 , 不 可 動 搖 。

「 愛 祖 國 政 府 」 , 也 包 括 了 愛 我 們 歷 代 的 帝 師 。 我 們 中 國 有 一 句 話 , 「 國 不 可 一 日 無 君 」 , 也 就 是 , 國 家 不 可 以 一 天 沒 有 掌 握 國 家 的 穩 定 、 強 盛 的 皇 帝 。 那 麼 我 們 的 宗 下 , 也 有 這 樣 一 句 話 , 「 宗 下 不 可 一 日 無 帝 師 」 , 如 果 我 們 的 宗 下 , 這 個 教 法 , 隱 蔽 千 年 , 沒 有 國 主 , 那 麼 就 無 法 展 開 聖 密 宗 的 弘 揚 。

聖 密 宗 的 弘 揚 , 雖 然 是 非 常 隱 蔽 的 、 艱 苦 的 、 弱 水 三 萬 的 、 隱 蔽 式 微 的 , 但 是 , 幾 乎 每 一 朝 、 每 一 代 都 有 帝 師 , 即 使 有 一 些 帝 師 最 初 的 時 候 祂 並 不 弘 揚 聖 密 宗 , 但 是 後 來 祂 也 慢 慢 地 弘 揚 聖 密 宗 了 。 比 如 說 我 們 的   乾 隆 帝 師 。 祂 一 執 政 的 時 候 , 就 把   雍 正 皇 帝 身 邊 的 所 有 的 宗 教 顧 問 , 不 管 是 道 家 的 、 佛 家 的 , 通 通 地 進 行 清 理 。 看 起 來   乾 隆 帝 祂 好 像 是 不 信   雍 正 帝 師 所 奉 行 的 那 一 套 —— 相 信 天 上 的 瑞 象 , 相 信 種 種 的 修 行 的 各 種 各 樣 的 成 果 。 尤 其 在 當 時 , 道 家 的 煉 丹 術 非 常 的 、 非 常 的 風 行 的 情 況 下 。 煉 丹 術 , 大 家 知 道 , 煉 出 來 的 丹 實 際 上 都 是 汞 、 鉛 、 水 銀 之 類 的 東 西 , 是 屬 於 有 毒 物 質 。 因 此 , 在 歷 史 上 不 能 夠 排 除   雍 正 皇 帝 是 食 入 丹 藥 不 當 而 產 生 的 生 命 事 故 。 當 時 , 作 為   乾 隆 皇 帝 , 祂 一 執 政 的 時 候 , 頭 腦 非 常 的 靈 敏 、 清 醒 , 覺 得 太 過 了 , 就 可 能 就 有 問 題 , 因 此 祂 開 始 清 理 。 在 清 理 的 時 候 , 最 初 , 看 起 來 是 佛 、 道 一 概 排 斥 , 但 是 最 後 祂 還 是 成 為 佛 教 的 帝 師 。 因 此 我 們 說 , 「 教 下 不 可 一 日 無 帝 師 」 , 因 此 就 構 成 了 我 們 「 六 愛 」 中 的 「 愛 祖 國 、 愛 祖 國 文 化 、 愛 祖 國 政 府 、 愛 祖 國 人 民 、 愛 自 己 父 母 、 愛 故 鄉 父 老 」 。 故 鄉 的 父 老 , 我 們 是 生 長 在 祖 國 的 黃 土 地 上 , 黃 土 地 是 我 們 聖 密 宗 的 血 脈 所 在 , 因 此 我 們 要 牢 牢 地 記 著 這 「 六 個 愛 」 。

我 們 「 六 個 愛 」 是 有 歷 史 的 淵 源 的 , 沒 有 這 個 「 六 個 愛 」 , 可 以 說 也 沒 有 當 今 的 世 界 大 弘 , 就 沒 有 當 今 的 聖 密 宗 。

今 天 由 於 時 間 的 關 係 ,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, 各 位 聽 眾 再 見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下 星 期 繼 續 恭 聆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。

謝 謝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