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384 次
2014 年 8 月 3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宇 宙 大 愛   虹 轉 法 門

 

 

廣 播 電 臺 :

在 昨 天 的 廣 播 之 中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繼 續 跟 我 們 分 享 了 一 篇 學 法 報 告 , 從 中 跟 我 們 重 溫 了 有 關 如 何 與 偉 大 宇 宙 瑜 伽 、 調 整 個 體 的 「 三 脈 七 輪 」 、 「 七 千 四 百 萬 脈 道 」 和 「 生 法 宮 」 的 運 轉 的 法 理 。

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聖 示 , 有 請   師 尊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: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483 號 , 星 期 天 , 第 384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昨 天 , 我 們 講 到 我 們 如 何 與 宇 宙 道 德 共 同 振 盪 、 調 整 自 己 的 三 脈 七 輪 和 七 千 四 百 萬 脈 道 , 點 燃 自 己 生 命 的 源 動 力 —— 生 法 宮 的 運 轉 。 我 們 今 天 繼 續 地 學 習 這 篇 文 章 , 學 習 這 個 行 者 的 報 告 。

 
在 最 近 第 381 、 382 次 的 聖 密 龍 講 中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回 顧 了 成 就 閉 關 前 後 發 生 的 事 情 , 深 情 地 談 到 : 「 在 『 成 就 閉 關 』 中 , 我 自 始 至 終 我 相 信 政 府 , 我 跟 審 訊 我 的 人 再 三 地 講 : 『 我 堅 定 地 相 信 祖 國 母 親 。 我 是 在 紅 旗 下 生 長 的 , 甜 水 泡 大 的 , 我 不 會 忘 了 我 的 祖 國 母 親 。 我 也 相 信 , 祖 國 母 親 是 慈 祥 的 , 慈 祥 的 母 親 她 不 會 對 自 己 的 孩 子 、 自 己 培 養 起 來 的 孩 子 有 怎 麼 樣 的 懲 罰 。 而 且 我 也 相 信 , 天 下 最 慈 祥 的 母 親 也 會 有 錯 打 的 時 候 。 我 也 更 相 信 , 天 下 最 慈 祥 的 母 親 , 當 發 現 她 自 己 錯 打 了 自 己 的 孩 子 的 時 候 , 她 會 更 加 緊 緊 地 把 孩 子 擁 抱 在 自 己 的 懷 。 』 」

 
他 的 文 章 繼 續 說 :

 
薄 伽 梵   師 尊 還 深 情 地 談 到 , 不 會 忘 記 在 祂 最 困 難 的 時 期 給 予 精 神 上 、 事 業 上 的 支 持 的 張 震 寰 將 軍 等 領 導 人 , 不 會 忘 記 習 近 平 主 席 的 恩 情 , 正 是 在 他 當 政 浙 江 的 期 間 , 下 達 了 徹 底 平 反 的 《 終 審 判 決 書 》 。 弟 子 每 次 聆 聽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對 祖 國 母 親 的 深 情 告 白 , 內 心 都 被 深 深 地 感 動 。

回 首 30 多 年 前 , 中 國 雖 然 結 束 了 「 十 年 文 革 浩 劫 」 , 但 仍 處 在 極 「 左 」 思 想 的 籠 罩 之 下 。 公 檢 法 嚴 重 的 不 健 全 , 冤 假 錯 案 還 是 會 有 發 生 。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當 時 作 為 一 名 公 眾 的 人 物 , 一 舉 一 動 都 會 引 人 注 目 , 更 何 況   師 尊 每 天 午 夜 與   大 聖 寶   金 剛 法 獅 長 老 、   大 聖 寶   金 剛 法 源 長 老 等 一 大 批 來 訪 的 境 外 人 士 在 保 俶 山 上 會 面 , 傳 授 聖 密 法 。 在 當 時 的 背 景 之 下 , 這 樣 頻 繁 地 與 境 外 人 士 接 觸 , 無 疑 是 引 火 焚 身 , 是 冒 著 極 大 的 政 治 風 險 。 但 是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了 聖 法 的 傳 承 , 為 了 世 界 性 大 弘 的 需 要 , 置 個 人 安 危 於 度 外 , 無 所 畏 懼 , 坦 然 擔 當 由 此 而 到 來 的 「 成 就 閉 關 」 , 此 行 此 舉 , 人 寰 感 動 。

俱 往 矣 !

今 天 ,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金 剛 禪 佛 教 正 以 前 所 未 有 的 態 勢 , 在 全 世 界 多 個 國 家 和 地 區 得 到 蓬 勃 的 發 展 。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一 直 以 來 所 宣 導 的 「 世 界 宗 教 大 同 」 , 宣 導 的 非 暴 力 、 和 諧 、 和 平 、 智 慧 、 慈 悲 的 理 念 , 正 被 世 界 宗 教 界 、 佛 教 界 所 接 受 和 信 奉 。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以 宇 宙 靈 性 聖 能 量 的 加 持 , 現 實 地 給 澳 洲 帶 來 和 平 、 和 諧 、 社 會 穩 定 和 經 濟 增 長 , 這 也 是 中 國 傳 統 文 化 、 漢 傳 密 宗 成 為 連 接 澳 洲 人 民 的 友 誼 和 橋 樑 。

薄 伽 梵   師 尊 教 導 弟 子 們 ,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在 世 界 上 的 發 展 所 取 得 的 成 就 , 都 離 不 開 偉 大 祖 國 的 保 護 和 支 持 。 近 年 來 ,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一 直 與 祖 國 宗 教 界 、 佛 教 界 、 學 術 界 保 護 著 緊 密 的 聯 繫 , 一 次 次 靈 性 法 宴 上 的 相 互 交 流 和 切 磋 , 增 進 了 彼 此 的 瞭 解 和 友 誼 。

 
點 評 一 下 , 確 實 如 此 。

我 們 從 2006 年 開 始 , 自 從 參 加 了 中 國 第 一 次 世 界 佛 教 論 壇 之 後 , 連 續 參 加 了 三 次 。 參 加 了 , 也 發 表 了 文 章 。 我 們 也 參 加 了 中 國 佛 教 協 會 前 主 席   趙 樸 初 老   親 教 師 追 悼 會 和 紀 念 大 會 , 參 訪 了 他 的 樹 葬 地 。 我 們 在 今 年 的 元 旦 上 , 我 也 發 言 , 祖 國 母 親 的 強 大 , 海 外 遊 子 倍 感 自 豪 。

我 們 繼 續 唸 誦 學 習 他 這 篇 文 章 。

 
薄 伽 梵   師 尊 聖 示 : 「 我 相 信 , 作 為 漢 傳 文 化 、 漢 傳 密 宗 的 文 化 , 祂 對 祖 國 將 會 做 出 新 的 貢 獻 。 因 為 漢 傳 密 宗 的 文 化 、 薄 伽 梵 體 系 的 文 化 、 維 摩 詰 體 系 的 文 化 、 佛 梵 持 明 的 文 化 , 祂 是 有 據 可 查 、 有 文 獻 可 證 , 有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的 究 竟 、 了 義 、 圓 滿 的 教 法 系 統 。 同 時 , 也 契 合 全 世 界 人 民 要 和 平 , 契 合 全 世 界 人 與 人 是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, 世 界 人 民 要 和 平 , 需 要 大 和 諧 。 這 一 個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的 文 化 是 符 合 全 世 界 人 民 的 利 益 , 也 符 合 中 國 人 民 的 利 益 的 。 」

薄 伽 梵   師 尊 同 時 還 指 出 : 「 漢 傳 密 宗 有 關 的 理 論 看 起 來 跟 藏 傳 密 宗 很 相 近 , 實 際 上 , 許 多 漢 傳 密 宗 的 理 論 是 首 先 從 中 國 漢 地 傳 到 藏 地 的 , 最 早 的 就 是 文 成 公 主 。 」 「 關 於 『 虹 化 轉 世 』 的 理 論 、 漢 傳 密 宗 口 授 心 傳 的 薄 伽 梵 系 統 理 論 , 在 藏 地 還 沒 有 很 好 地 發 揚 。 」

今 年 3 月 27 號 , 習 近 平 主 席 在 聯 合 國 教 科 文 組 織 總 部 的 演 講 中 指 出 : 「 佛 教 產 生 於 古 代 印 度 , 但 傳 入 中 國 後 , 經 過 長 期 演 化 , 佛 教 同 中 國 儒 家 文 化 和 道 家 文 化 融 合 發 展 , 最 終 形 成 了 具 有 中 國 特 色 的 佛 教 文 化 , 給 中 國 人 的 宗 教 信 仰 、 哲 學 觀 念 、 文 學 藝 術 、 禮 儀 習 俗 等 留 下 了 深 刻 影 響 。 」 「 每 一 種 文 明 都 延 續 著 一 個 國 家 和 民 族 的 精 神 血 脈 , 既 需 要 薪 火 相 傳 、 代 代 守 護 , 更 需 要 與 時 俱 進 、 勇 於 創 新 。 中 國 人 民 在 實 現 中 國 夢 的 進 程 中 , 將 按 照 時 代 的 新 進 步 , 推 動 中 華 文 明 創 造 性 轉 化 和 創 新 性 發 展 , 啟 動 激 活 其 生 命 力 , …… 讓 中 華 文 化 同 世 界 各 國 人 民 創 造 的 豐 富 多 彩 的 文 明 一 道 , 為 人 類 提 供 正 確 的 精 神 指 引 和 強 大 的 精 神 動 力 。 」

弟 子 學 習 習 近 平 主 席 的 講 話 , 深 感 習 主 席 對 傳 播 中 國 傳 統 文 化 的 主 張 , 與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所 宣 導 的 理 念 真 的 是 異 曲 同 工 , 完 全 地 一 致 。 弟 子 相 信 , 在 習 主 席 的 領 導 下 , 祖 國 會 更 加 地 重 視 傳 統 、 精 神 文 明 所 蘊 藏 的 巨 大 的 生 命 力 。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, 這 一 人 類 文 化 的 超 越 界 精 神 瑰 寶 、 中 華 民 族 文 明 的 奇 葩 , 一 定 會 在 不 遠 的 將 來 綻 放 在 祖 國 的 大 地 上 , 為 祖 國 實 現 中 國 夢 提 供 正 確 的 精 神 指 引 和 強 大 的 宇 宙 靈 性 的 價 值 。

薄 伽 梵   師 尊 在 聖 密 龍 講 中 告 誡 弟 子 們 : 「 要 遵 循 第 二 十 六 代   李 道 宗 大 導 師 所 教 導 的 , 在 實 踐 薄 伽 梵 一 系 列 教 法 的 時 候 , 一 定 要 愛 自 己 的 祖 國 , 要 愛 自 己 祖 國 的 文 化 , 要 愛 自 己 祖 國 的 政 府 , 要 愛 自 己 祖 國 的 人 民 , 要 愛 自 己 的 父 母 , 要 愛 自 己 的 鄉 親 父 老 。 總 而 言 之 , 要 發 揚 宇 宙 的 大 愛 , 發 揚 宇 宙 的 倫 理 …… 如 此 , 你 才 能 夠 真 正 地 修 習 好 『 薄 伽 梵 』 」 。

弟 子 作 為 一 名 聖 密 行 者 , 作 為 一 名 薄 伽 梵 的 眷 屬 , 一 定 要 切 記 以 上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教 導 , 做 好 準 備 , 以 自 己 的 修 習 成 果 , 為 祖 國 的 和 平 、 和 諧 、 繁 榮 富 強 、 實 現 中 國 夢 作 出 應 有 的 貢 獻 。

以 上 是 弟 子 學 習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聖 密 龍 講 聖 示 的 一 些 感 悟 , 祈 請 敬 愛 的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聖 正 、 批 評 、 遮 止 。

恭 請
聖 安

愚 弟 子 : VDX 叩 呈

 
他 的 一 篇 文 章 , 短 小 精 悍 , 確 實 非 常 精 彩 , 值 得 我 們 好 好 地 學 習 和 討 論 。

我 們 現 在 再 來 學 習 一 篇 讀 者 的 來 信 。 這 篇 讀 者 來 信 , 也 是 寫 得 非 常 的 精 彩 。

 
頂 禮   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
頂 禮   歷 代 聖 祖 師 佛

感 謝   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慈 悲 恩 賜 弟 子 積 功 德 , 弟 子 願 把 所 有 功 德 迴 向 所 有 眾 生

敬 愛 的   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

您 好 !

弟 子 非 常 感 恩   師 尊 藉 著   大 聖 寶   金 剛 法 源 小 活 佛 轉 世 的 聖 緣 , 再 次 闡 明 宗 下 實 修 親 證 虹 轉 法 門 、 聖 密 家 庭 真 實 不 虛 之 宇 宙 大 事 , 初 次 披 露 30 年 前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現 代 發 展 史 上 的 重 大 事 件 及 諸 多 引 人 入 勝 的 教 相 、 事 相 。 這 些 宗 教 的 真 實 、 歷 史 的 真 實 的 公 開 於 世 , 令 人 不 忍 卒 讀 , 卻 又 高 山 仰 止 , 弟 子 由 衷 地 為 人 類 文 明 之 精 粹 而 雀 躍 歡 呼 , 為 聖 教 廣 弘 之 艱 辛 而 感 慨 萬 端 , 為   師 尊 偉 大 佛 人 格 而 震 撼 讚 歎 。 這 叩 呈 幾 點 印 象 最 深 的 體 會 , 祈 請   師 尊 慈 悲 加 持 、 遮 止 、 考 察 、 聖 正 。

1 、 記 得 2 年 前   師 尊 聖 密 龍 講 聖 示 講 到 , 在   師 尊 1979 年 到 1984 年 嶄 露 於 社 會 、 奔 走 於 京 杭 、 大 弘 於 中 國 之 際 , 有 人 組 成 了 所 謂 的 「 眾 口 鑠 金 」 運 動 , 直 接 或 者 間 接 導 致 的 結 果 , 正 是   聖 宗 所 綬 紀 的 「 成 就 閉 關 」 ,   師 尊 對 此 坦 然 處 之 。

而 這 次 , 聖 緣 具 足 , 又 由   師 尊 親 自 跟 收 音 機 前 所 有 的 聽 眾 們 坦 誠 當 時 的 心 路 歷 程 :

「 當 時 , 在 內 心 深 處 因 為 隱 藏 著   聖 宗 的 綬 紀 , 也 隱 藏 著   李 道 宗   二 十 六 代 祖 的 一 貫 的 教 導 —— 要 愛 國 。 因 為 國 家 、 祖 國 、 黃 土 地 是 生 我 們 、 養 我 們 的 地 方 , 要 愛 人 民 、 要 愛 父 母 、 要 愛 政 府 、 要 愛 祖 國 的 文 化 。 祖 國 哺 育 我 們 , 不 僅 是 身 體 上 的 哺 育 , 而 且 是 精 神 上 、 靈 性 上 的 哺 育 , 是 文 化 上 的 滋 潤 、 撫 養 , 我 們 一 定 要 非 常 清 楚 明 白 我 們 精 神 的 、 靈 性 的 根 , 在 這 塊 黃 土 地 上 。 」

「 經 常 為   二 十 六 代 祖 所 稱 道 的 , 還 是 民 族 的 英 雄 岳 飛 。 岳 飛 , 他 的 《 滿 江 紅 》 , 時 時 在 我 的 心 頭 湧 起 。 這 個 時 候 , 是 躲 避 現 實 世 界 中 的 可 能 帶 來 的 痛 苦 , 還 是 欣 然 地 回 去 , 回 到 杭 州 , 接 受 祖 國 的 審 查 、 接 受 祖 國 、 接 受 政 府 、 接 受 人 民 的 審 查 , 這 是 很 現 實 的 。 」

所 以 ,   師 尊 告 訴 滿 地 長 跪 不 起 的 幾 位 長 老 和 眾 多 蒙 傳 弟 子 們 說 : 「 我 問 心 無 愧 , 所 以 我 一 定 會 回 來 , 我 回 來 , 我 一 定 可 以 見 到 大 家 。 」

眾 目 睽 睽 , 烈 火 真 金 啊 !   師 尊 以 實 際 行 動 , 把 對 祖 國 母 親 的 拳 拳 赤 子 之 心 , 對 宇 宙 大 愛 的 如 如 信 受 奉 行 , 為 當 時 的 弟 子 、 為 而 後 的 行 者 立 下 了 愛 國 愛 教 的 圭 臬 。 如 果 說 , 岳 飛 的 《 滿 江 紅 》 激 勵 了 中 華 優 秀 兒 女 們 不 畏 艱 險 、 勇 往 直 前 , 那 麼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所 尊 奉 的 宇 宙 道 德 、 宇 宙 倫 理 , 祂 的 信 念 、 意 志 、 品 質 , 更 是 對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造 福 華 夏 子 孫 、 引 領 地 球 文 明 向 宇 宙 文 明 邁 進 的 最 好 典 範 。 「 不 為 自 己 求 安 樂 , 但 願 眾 生 得 離 苦 」 , 這 就 是 佛 的 風 采 、 風 采 的 佛 。

2 、 在   師 尊 的 龍 講 , 經 常 映 入 眼 簾 的 是 ,   師 尊 對 浙 江 武 術 隊 的 兩 位 「 伯 樂 」 「 深 懷 感 恩 之 心 , 時 時 念 及 , 至 今 如 是 」 ;   師 尊 對 很 多 懷 有 正 義 感 的 公 安 、 監 獄 看 守 員 永 遠 忘 不 了 ;   師 尊 對 張 震 寰 將 軍 、 錢 學 森 科 學 家 所 說 的 「 你 受 苦 了 」 以 及 諸 事 的 安 排 深 深 感 恩 ;   師 尊 對 習 近 平 主 席 當 年 主 政 浙 江 而 得 以 徹 底 地 平 反 , 「 永 遠 也 忘 不 了 習 近 平 主 席 的 恩 德 」 ;   師 尊 自 始 至 終 相 信 政 府 , 相 信 祖 國 母 親 , 相 信 祖 國 母 親 當 她 錯 怪 了 自 己 的 孩 子 的 時 候 , 她 會 緊 緊 地 把 我 們 擁 抱 ……

也 處 處 可 見 的 是 ,   師 尊 告 訴 滿 地 長 跪 不 起 的 弟 子 們 說 : 「 我 問 心 無 愧 , 所 以 我 一 定 會 回 來 的 , 我 回 來 , 我 一 定 可 以 見 到 大 家 。 」   師 尊 對 浙 江 省 衛 生 廳 的 領 導 說 : 「 我 回 來 了 , 來 報 到 了 。 」 「 我 沒 有 什 麼 理 由 不 回 來 。 」   師 尊 承 諾 浙 江 省 李 克 昌 副 省 長 多 少 多 少 天 以 後 一 定 會 回 來 ;   師 尊 對 所 在 單 位 的 領 導 說 : 「 我 一 定 會 回 來 的 , 我 沒 有 理 由 不 回 來 。 我 相 信 我 的 政 府 , 我 相 信 我 們 的 單 位 領 導 , 我 也 相 信 我 自 己 。 」   師 尊 對 送 祂 出 國 、 訪 問 全 世 界 的 領 導 說 : 「 我 是 一 定 要 回 來 的 。 」 ……

弟 子 感 悟 到 , 這 些 發 自 肺 腑 的 「 感 恩 」 、 「 永 遠 忘 不 了 」 、 「 我 一 定 會 回 來 的 」 等 等 , 正 是   師 尊 「 愛 祖 國 、 愛 祖 國 文 化 、 愛 祖 國 政 府 、 愛 祖 國 人 民 、 愛 自 己 父 母 、 愛 家 鄉 父 老 」 的 身 體 力 行 , 可 歌 可 泣 ; 而 以 「 混 淆 功 罪 , 顛 倒 黑 白 」 代 替 簽 字 , 以 及 離 開 中 國 、 全 世 界 弘 法 , 每 年 合 理 、 合 法 地 申 訴 , 為 聖 教 申 訴 , 則 是 為 了 保 存 這 支 全 人 類 的 文 化 遺 產 、 保 持 中 華 民 族 的 靈 性 文 化 精 粹 , 殫 精 竭 慮 , 鞠 躬 盡 瘁 , 可 謂 天 地 昭 昭 、 日 月 可 鑒 , 同 時 也 是   師 尊 對 未 來 的 綬 紀 , 而 綬 紀 是 一 定 要 實 現 的 。

3 、   太 聖 宗   二 十 六 代 聖 祖 所 綬 紀 的 「 六 愛 」 —— 「 愛 祖 國 、 愛 祖 國 文 化 、 愛 祖 國 政 府 、 愛 祖 國 人 民 、 愛 自 己 父 母 、 愛 家 鄉 父 老 」 , 這 「 六 愛 」 , 「 是 宇 宙 大 愛 , 要 實 踐 在 自 己 的 身 上 , 你 這 樣 才 能 夠 修 煉 得 好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」 , 這 「 六 愛 」 , 是 宗 下 「 十 二 戒 」 的 最 基 礎 的 根 本 和 根 源 。

弟 子 初 步 理 解 , 聖 教 是 超 越 性 的 , 是 在 「 向 地 球 上 的 人 類 , 揭 示 宇 宙 奧 秘 、 宇 宙 規 律 和 宇 宙 道 德 與 救 渡 一 切 眾 生 , 令 一 切 眾 生 延 續 華 嚴 聖 緣 」 , 回 歸 宇 宙 , 這 就 是 相 互 之 間 靈 性 生 命 的 大 貫 穿 , 而 國 家 、 民 族 、 政 府 、 文 化 、 人 民 、 父 母 、 父 老 等 等 之 存 在 , 本 是 人 類 歷 史 發 展 進 程 中 所 形 成 的 不 同 層 面 的 物 質 、 思 想 、 精 神 、 靈 性 之 總 和 , 你 中 有 我 , 我 中 有 你 , 相 互 之 間 是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。 作 為 聖 密 行 者 , 最 關 鍵 的 是 瞭 解 祖 國 的 歷 史 文 化 , 懂 得 宇 宙 靈 性 生 命 大 歷 史 的 背 景 , 把 中 華 文 明 的 瑰 寶 發 揚 光 大 , 進 行 「 宇 宙 虹 光 在 行 者 身 上 , 人 在 宇 宙 靈 氣 之 中 」 的 超 越 純 粹 宗 教 的 體 驗 , 這 正 是   太 聖 宗   二 十 六 代 聖 祖 所 預 言 綬 紀 的 : 「 要 救 中 國 , 就 要 依 靠 中 國 文 化 。 」

師 尊 堅 信 : 「 國 家 是 生 我 養 我 的 地 方 ,   聖 宗 所 有 給 我 的 安 排 、 綬 紀 一 定 是 最 好 的 , 無 論 有 多 大 的 艱 險 , 難 行 能 行 。 」

而 當 年 追 隨   師 尊 的 金 剛 法 源 長 老 、 金 剛 法 性 長 老 , 作 為 「 不 速 之 客 」 來 到 保 俶 山 尋 訪   師 尊 。 「 他 們 都 是 很 善 意 的 , 他 們 是 懷 著 一 顆 追 求 真 理 的 心 而 來 的 , 他 們 是 懷 著 一 種 來 實 踐 宇 宙 規 律 的 這 一 個 心 而 來 的 , 他 們 是 懷 著 一 種 人 和 人 是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這 一 個 理 念 而 來 的 。 這 些 理 念 , 我 們 相 信 , 已 經 在 他 們 來 之 前 , 在 之 中 , 已 經 在 他 們 的 內 心 發 光 、 生 根 、 發 芽 。 他 們 見 到   師 父 以 後 , 都 感 覺 到 好 像 見 到 了 久 別 的 親 人 一 樣 。 因 此 , 他 們 是 非 常 非 常 虔 敬 , 虔 誠 而 又 敬 仰 」 。 他 們 認 定 「 保 護 對 方 不 受 傷 」 的 「 少 林 金 剛 禪 自 然 門 」 是 絕 世 武 功 、 是 最 上 乘 的 武 功 , 就 奔 著 這 個 信 念 來 到 保 俶 山 , 進 而 投 入 這 一 充 滿 宇 宙 大 愛 的 虹 轉 法 門 的 修 行 實 踐 , 成 為 即 身 成 佛 的 一 個 「 佛 」 的 載 體 。 「 這 一 些 修 行 者 、 求 法 者 , 之 所 以 在 他 們 的 身 上 能 夠 發 生 非 常 驚 人 而 卓 越 的 效 果 , 這 就 是 跟 他 們 自 身 前 世 所 積 累 的 中 國 傳 統 道 德 的 宇 宙 功 德 分 不 開 的 , 前 世 有 功 德 積 累 , 今 世 就 有 巨 大 的 福 報 。 這 一 個 福 報 , 最 巨 大 的 , 莫 過 於 能 夠 投 入 這 一 充 滿 著 宇 宙 大 愛 的 『 虹 轉 法 門 』 的 修 行 實 踐 」 。

從 金 剛 法 源 長 老 、 金 剛 法 性 長 老 身 上 體 悟 到 的 , 正 是 宇 宙 對 每 一 個 生 命 個 體 大 三 世 親 因 親 果 的 綜 合 平 衡 , 所 以 每 一 位 聖 密 行 者 一 定 要 牢 記 宇 宙 因 果 法 則 , 要 以 實 修 實 證 為 今 世 和 未 來 世 作 準 備 。

當 把 「 六 愛 」 和 「 十 二 戒 」 的 關 係 稍 事 作 了 比 對 和 思 考 後 , 弟 子 深 感 震 撼 , 切 實 受 用 , 僅 以 第 一 戒 「 戒 殺 」 為 例 , 就 有 神 聖 的 內 涵 和 無 盡 的 外 延 來 規 範 弟 子 的 行 住 坐 臥 , 再 以 第 十 二 戒 「 不 可 以 我 慢 我 執 , 不 可 以 法 慢 法 執 , 不 可 以 驕 傲 , 不 可 以 輕 慢 出 家 人 」 為 例 , 弟 子 更 是 慚 愧 至 極 , 唯 有 更 加 努 力 清 淨 修 行 , 精 進 不 怠 …… 由 是 對 「 六 愛 」 「 是 宇 宙 大 愛 , 要 實 踐 在 自 己 的 身 上 , 你 這 樣 才 能 夠 修 煉 得 好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」 之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升 起 了 堅 定 不 移 的 信 念 , 對   師 尊 曾 經 聖 示 的 「 清 淨 於 神 州 , 無 我 於 民 族 , 調 伏 於 國 家 , 精 進 於 聖 教 」 有 了 更 進 一 步 的 認 知 。

今 天 由 於 時 間 的 關 係 , 我 們 不 能 夠 唸 完 他 的 報 告 。 今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。 各 位 聽 眾 再 見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下 星 期 繼 續 恭 聆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。

謝 謝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