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382 次
2014 年 7 月 27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藏 漢 密 宗   相 輔 相 成

 

 

廣 播 電 臺 :

在 昨 天 的 廣 播 之 中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繼 續 跟 我 們 分 享 了 有 關   大 聖 寶   金 剛 法 源 小 活 佛 轉 世 再 來 的 喜 訊 , 以 及 所 帶 出 的 相 關 聖 密 教 相 、 事 相 以 及 歷 史 , 以 及 全 世 界 聖 密 長 老 、 聖 密 上 師 、 聖 密 行 者 所 撰 寫 的 學 習 報 告 。

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聖 示 , 有 請   師 尊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: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4727 號 , 星 期 天 , 第 382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繼 昨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, 向 大 家 介 紹 了 我 們 一 位 長 老 , 浙 江 大 學 的   金 剛 勝 春 長 老 的 一 篇 發 言 稿 講 到 :

師 父 講 84 年 8 月 , 在 深 圳 遇 到 了   法 源 長 老 和   法 性 長 老 。   師 父 很 坦 言 說 : 這 一 次 回 去 要 「 成 就 閉 關 」 。

他 們 是 愛 緣 慈 悲 心 , 想   師 父 到 了 香 港 , 就 抓 不 了 了 , 就 可 以 去 他 們 家 的 小 別 墅 , 就 可 以 免 除 災 難 。

師 父 , 你 雖 說 有 很 多 神 通 , 但 是   師 父 不 依 神 通 為 自 己 躲 避 未 來 即 將 來 臨 的 現 實 。 這 個 證 明   師 父 對 我 們 國 家 , 即 使 是 有 這 麼 大 的 冤 枉 ,   師 父 不 是 不 申 訴 , 成 就 閉 關 之 後 , 即 使 經 過 政 府 批 准 , 離 開 中 國 來 到 世 界 弘 法 , 但 是 ,   師 父 每 年 申 訴 , 為 聖 教 而 申 訴 , 有 法 律 顧 問 , 有 律 師 、 合 理 、 合 法 的 。

2005 年 12 月 29 號 , 國 家 的 最 高 法 院 給   師 父 徹 底 地 平 反 。 而 且 , 中 國 世 界 佛 教 論 壇 第 一 屆 、 第 二 屆 都 邀 請   師 父 。 如 果 沒 有 徹 底 地 平 反 , 是 不 會 邀 請 的 。

 
祂 這 一 段 發 言 講 得 很 好 。 上 一 次 聖 密 龍 講 , 我 也 已 經 跟 大 家 坦 誠 了 我 當 時 的 心 路 歷 程 。 當 時 , 在 內 心 深 處 因 為 隱 藏 著   聖 宗 的 綬 紀 , 也 隱 藏 著   李 道 宗   二 十 六 代 祖 的 一 貫 的 教 導 —— 要 愛 國 。 因 為 國 家 、 祖 國 、 黃 土 地 是 生 我 們 、 養 我 們 的 地 方 , 要 愛 人 民 、 要 愛 父 母 、 要 愛 政 府 、 要 愛 祖 國 的 文 化 。 祖 國 哺 育 我 們 , 不 僅 是 身 體 上 的 哺 育 , 而 且 是 精 神 上 、 靈 性 上 的 哺 育 , 是 文 化 上 的 滋 潤 、 撫 養 。 我 們 一 定 要 非 常 清 楚 明 白 我 們 精 神 的 、 靈 性 的 根 , 在 這 塊 黃 土 地 上 。

經 常 為   二 十 六 代 祖 所 稱 道 的 , 還 是 民 族 的 英 雄 岳 飛 。 岳 飛 , 他 的 《 滿 江 紅 》 , 時 時 在 我 的 心 頭 湧 起 。 這 個 時 候 , 是 躲 避 現 實 世 界 中 的 可 能 帶 來 的 痛 苦 , 還 是 欣 然 地 回 去 , 回 到 杭 州 , 接 受 祖 國 的 審 查 、 接 受 祖 國 、 接 受 政 府 、 接 受 人 民 的 審 查 , 這 是 很 現 實 的 。

我 所 能 夠 做 的 , 我 只 對 滿 地 長 跪 不 起 的   金 剛 法 獅 長 老 、   金 剛 法 曦 長 老 ,   金 剛 法 源 長 老 和   金 剛 法 性 長 老 , 以 及 一 大 批 的 蒙 傳 的 弟 子 , 告 訴 大 家 : 「 我 問 心 無 愧 , 所 以 我 一 定 會 回 來 , 我 回 來 , 我 一 定 可 以 見 到 大 家 。 」

果 不 其 然 , 雖 然 我 在 1984年 9月 1號 就 受 到 了 審 查 , 而 這 一 天 講 起 來 也 是 蠻 有 味 道 的 。 9 月 1 號 早 上 9 點 鐘 , 我 到 浙 江 省 衛 生 廳 報 到 。 衛 生 廳 兩 個 廳 長 都 見 了 我 , 我 告 訴 他 們 : 「 我 回 來 了 , 我 來 報 到 了 。 」 那 位 副 廳 長 、 年 輕 的 副 廳 長 , 他 雖 然 表 面 上 不 動 聲 色 , 我 是 知 道 他 已 經 知 道 了 一 切 。 因 為 他 說 : 「 啊 , 你 回 來 啦 ! 你 怎 麼 回 來 啦 ? 我 以 為 你 還 不 會 來 了 呢 ! 」 我 告 訴 他 : 「 我 沒 有 什 麼 理 由 不 回 來 。 」

浙 江 省 副 省 長 李 克 昌 先 生 在 浙 江 醫 院 , 跟 我 的 約 定 , 我 在 多 少 多 少 天 以 後 一 定 會 回 來 。 李 克 昌 先 生 的 話 、 臨 別 之 前 的 話 , 我 還 記 憶 猶 新 。 他 說 : 「 我 盼 望 你 回 來 。 我 的 病 , 看 來 現 代 醫 學 是 治 不 了 的 了 , 只 是 拖 時 間 而 已 。 但 是 , 我 相 信 你 所 講 的 宇 宙 能 量 、 宇 宙 規 律 能 夠 治 療 我 的 病 。 」 我 跟 李 副 省 長 講 : 「 我 一 定 回 來 。 雖 然 我 這 次 踐 約 深 圳 , 是 已 經 對 中 國 廣 西 南 寧 市 的 領 導 答 應 了 的 。 我 回 浙 江 來 , 就 是 為 了 要 來 看 你 。 」

因 為 李 克 昌 先 生 的 病 , 在 1984 年 6 月 份 , 由 浙 江 省 組 織 部 老 幹 部 處 處 長 張 戈 利 女 士 , 她 牽 的 線 , 她 非 常 負 責 。 這 一 天 , 我 就 由 她 的 陪 同 就 去 到 了 浙 江 醫 院 , 看 了 李 省 長 。 李 省 長 他 非 常 風 趣 地 說 : 「 你 所 講 的 你 的 能 量 能 夠 給 我 到 9 月 1 號 , 好 像 是 真 的 是 到 了 9 月 1 號 , 我 發 現 我 今 天 的 感 覺 不 好 。 但 是 見 到 了 你 , 我 突 然 感 覺 就 好 起 來 。 」 按 照 了 我 們 「 大 醫 王 法 門 」 的 種 種 的 步 驟 , 我 給 他 輸 送 了 宇 宙 能 量 , 令 他 的 精 神 為 之 一 振 。

在 張 戈 利 女 士 的 邀 請 之 下 , 我 就 到 了 她 的 家 , 接 受 了 應 供 。 張 戈 利 女 士 她 說 : 「   師 父 , 您 已 經 累 了 , 到 我 的 女 兒 房 間 去 休 息 一 會 兒 。 」 因 為 她 的 女 兒 已 經 去 了 美 國 。 確 實 , 我 在 肉 體 上 是 非 常 非 常 之 累 , 結 果 就 一 覺 睡 到 下 午 快 5 點 才 起 來 。 起 來 以 後 騎 上 我 的 單 車 , 來 到 了 浙 江 中 醫 中 藥 研 究 所 。

這 個 時 候 , 中 醫 研 究 所 的 書 記 、 辦 公 室 接 見 我 的 人 , 就 是 浙 江 中 醫 中 藥 研 究 所 的 幾 位 領 導 , 差 不 多 異 口 同 聲 地 說 : 「 我 們 都 以 為 你 不 來 了 ! 」 我 說 : 「 我 一 定 會 回 來 的 , 我 沒 有 理 由 不 回 來 。 我 相 信 我 的 政 府 , 相 信 我 們 的 單 位 的 領 導 , 我 也 相 信 我 自 己 。 」 這 個 時 候 , 可 以 說 , 等 候 在 那 的 公 安 和 警 察 就 把 我 很 客 氣 地 送 上 了 車 。 以 後 , 「 成 就 閉 關 」 就 這 樣 開 始 了 。

當 然 , 在 「 成 就 閉 關 」 中 , 我 自 始 至 終 我 相 信 政 府 , 我 跟 審 訊 我 的 人 再 三 地 講 : 「 我 堅 定 地 相 信 祖 國 母 親 。 我 是 在 紅 旗 下 生 長 的 , 甜 水 泡 大 的 , 我 不 會 忘 了 我 的 祖 國 母 親 。 我 也 相 信 , 祖 國 母 親 是 慈 祥 的 , 慈 祥 的 母 親 她 不 會 對 自 己 的 孩 子 、 自 己 培 養 起 來 的 孩 子 有 怎 麼 樣 的 懲 罰 。 而 且 我 也 相 信 , 天 下 最 慈 祥 的 母 親 也 會 有 錯 打 的 時 候 。 我 也 更 相 信 , 天 下 最 慈 祥 的 母 親 , 當 發 現 她 自 己 錯 打 了 自 己 的 孩 子 的 時 候 , 她 會 更 加 緊 緊 地 把 孩 子 擁 抱 在 自 己 的 懷 。 」 我 堅 信 這 一 信 念 , 我 多 次 地 跟 審 訊 我 的 公 安 人 員 講 過 這 個 話 。

雖 然 , 後 來 的 判 決 不 如 人 意 , 但 是 , 我 問 心 無 愧 。 我 就 在 我 的 《 判 決 書 》 上 簽 了 八 個 字 : 「 混 淆 功 罪 , 顛 倒 黑 白 」 代 替 了 我 的 簽 名 。

我 這 個 「 混 淆 功 罪 」 , 意 思 很 明 顯 , 我 把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金 剛 禪 古 梵 密 貢 獻 給 祖 國 , 為 祖 國 、 為 人 民 貢 獻 了 這 一 文 化 瑰 寶 , 也 治 療 了 從 中 央 首 長 一 直 到 自 己 的 浙 江 父 老 , 治 病 無 數 , 可 以 說 廢 寢 忘 食 。 但 是 , 竟 然 是 出 現 了 這 樣 顛 倒 黑 白 的 一 紙 判 文 。 因 此 , 我 就 簽 下 了 這 八 個 字 , 我 沒 有 簽 上 自 己 的 名 字 。

當 然 , 如 果 從 當 時 的 公 安 的 角 度 或 者 是 法 院 的 角 度 , 這 樣 的 態 度 是 夠 惡 劣 了 , 這 樣 的 態 度 就 是 拒 不 認 罪 , 本 該 重 判 。 我 想 也 不 是 言 之 過 份 。

可 是 很 快 , 中 國 人 民 法 院 做 了 第 二 審 判 決 , 第 二 審 判 決 對 第 一 審 的 判 決 作 了 修 改 , 撤 銷 了 其 中 的 一 個 罪 。

當 然 , 正 如 我 所 講 的 , 「 我 們 親 愛 的 祖 國 母 親 , 當 她 自 己 錯 怪 了 自 己 的 孩 子 的 時 候 , 她 會 緊 緊 地 把 我 們 擁 抱 。 」

在 時 隔 22 年 的 2005 年 12 月 28 號 , 徹 底 平 反 的 《 終 審 判 決 書 》 終 於 下 達 。 當 時 , 正 是 我 們 現 在 敬 愛 的 習 近 平 主 席 當 政 浙 江 , 因 此 才 有 這 一 個 光 天 化 日 的 大 喜 訊 。 因 此 , 我 永 遠 也 忘 不 了 習 近 平 主 席 的 恩 德 。

雖 然 , 2005 年 我 已 經 在 國 外 , 但 是 , 我 也 不 會 忘 了 , 我 在 監 獄 中 的 時 候 , 當 時 有 很 多 的 公 安 和 監 獄 的 看 守 員 , 他 們 是 有 正 義 感 的 。 特 別 是 當 我 被 提 前 釋 放 、 假 釋 的 時 候 , 那 一 天 , 有 一 位 監 獄 中 的 管 理 員 陪 我 坐 到 天 亮 , 他 的 那 句 話 我 永 遠 忘 不 了 。 他 說 : 「 我 感 覺 你 是 好 人 來 的 。 你 回 去 , 你 就 調 伏 地 、 服 從 地 回 去 吧 , 不 要 再 要 求 政 府 給 你 有 一 個 什 麼 平 反 , 現 在 講 平 反 的 時 間 還 沒 到 。 但 是 我 相 信 , 你 的 事 情 總 有 一 天 會 被 平 反 的 。 」 他 這 句 話 , 我 永 遠 牢 記 在 心 。 在 監 獄 中 最 困 難 的 時 候 , 受 到 的 同 情 是 最 珍 貴 的 。 他 們 不 是 聖 密 行 者 , 他 們 是 一 個 正 直 的 人 , 為 人 民 辦 好 事 的 人 。

我 也 沒 有 忘 了 張 震 寰 將 軍 , 在 我 還 沒 有 離 開 監 獄 的 時 候 , 就 已 經 給 我 發 出 了 邀 請 , 要 我 去 參 加 北 京 的 有 關 的 實 驗 , 要 我 去 西 安 交 通 大 學 參 加 全 國 的 法 會 , 進 行 公 開 表 演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的 金 剛 禪 法 門 。 也 永 遠 不 會 忘 記 張 震 寰 將 軍 說 「 你 受 苦 了 」 。 當 然 , 像 這 樣 講 的 , 講 同 樣 類 似 的 話 的 , 黨 中 央 的 領 導 人 還 不 止 張 震 寰 將 軍 , 也 不 止 錢 學 森 科 學 家 , 還 有 其 他 的 。 到 因 緣 成 熟 的 時 候 , 我 再 和 大 家 分 享 。 我 深 深 地 感 受 到 祖 國 母 親 對 我 的 擁 抱 , 同 時 , 在 浙 江 省 公 安 當 局 的 批 准 之 下 , 同 意 我 離 開 中 國 , 訪 問 全 世 界 。

我 曾 經 也 向 送 我 的 有 關 的 領 導 講 過 : 「 我 是 一 定 要 回 來 的 。 」 但 是 , 作 為 海 外 遊 子 , 已 經 30 餘 年 了 , 是 應 該 回 來 的 時 候 了 。 我 期 待 祖 國 母 親 接 納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, 我 相 信 祂 在 祖 國 是 能 夠 升 起 大 用 的 。

因 為 這 個 理 論 就 是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的 理 論 , 漢 傳 密 宗 有 關 的 理 論 看 起 來 跟 藏 傳 密 宗 很 相 近 , 實 際 上 , 許 多 漢 傳 密 宗 的 理 論 是 首 先 從 中 國 漢 地 傳 到 藏 地 的 , 最 早 的 就 是 文 成 公 主 。

在 唐 太 宗 李 世 民 的 主 持 下 , 文 成 公 主 在 她 的 父 親 的 護 送 之 下 , 到 了 藏 地 , 與 松 贊 干 布 聯 姻 。 當 時 , 她 帶 去 了 許 多 漢 地 的 文 化 , 漢 地 的 物 質 的 豐 富 也 豐 富 了 藏 地 , 分 享 了 漢 地 的 物 質 和 文 化 , 其 中 包 括 密 宗 。 在   李 道 宗 導 師 的 教 導 之 下 、 主 持 之 下 , 松 贊 干 布 和 文 成 公 主 組 建 了 第 一 個 聖 密 家 庭 。

而 這 一 聖 密 家 庭 由 於 教 相 、 事 相 沒 有 進 行 進 一 步 地 在 藏 地 廣 泛 地 展 開 , 因 此 , 關 於 「 虹 化 轉 世 」 的 理 論 、 漢 傳 密 宗 口 授 心 傳 的 薄 伽 梵 系 統 理 論 , 在 藏 地 沒 有 很 好 地 發 揚 。 但 是 , 從 文 化 影 響 來 看 , 藏 地 的 轉 世 、 藏 地 的 虹 化 理 念 , 從 遠 端 上 來 講 , 漢 傳 密 宗 的 這 些 觀 念 對 藏 地 不 是 沒 有 影 響 的 , 應 該 是 有 所 影 響 而 相 輔 相 成 的 。 文 成 公 主 ( 625 — 680 年 ) 發 生 的 典 故 還 早 在 公 元 7 世 紀 。

而 藏 地 的 密 宗 , 就 是 最 古 老 的 寧 瑪 巴 一 直 到 朗 達 瑪 滅 法 ( 8 4 2 - 9 7 8 ) 佛 教 沉 寂 , 許 多 教 法 受 到 摧 殘 。 可 慶 幸 的 是 , 藏 地 的 密 宗 文 化 得 到 了 保 護 。 這 個 也 有 賴 於 中 國 古 代 唐 、 宋 、 元 、 明 、 清 幾 代 皇 朝 都 跟 西 藏 當 時 的 地 方 政 權 關 係 比 較 和 諧 而 密 切 , 而 且 大 力 地 支 持 藏 傳 文 化 、 藏 傳 密 宗 , 而 使 藏 傳 密 宗 的 這 一 支 文 化 能 夠 茁 壯 地 成 長 , 引 起 強 大 的 傳 承 系 統 。

我 相 信 , 作 為 漢 傳 文 化 、 漢 傳 密 宗 的 文 化 , 祂 對 祖 國 將 會 做 出 新 的 貢 獻 。 因 為 漢 傳 密 宗 的 文 化 、 薄 伽 梵 體 系 的 文 化 、 維 摩 詰 體 系 的 文 化 、 佛 梵 持 明 的 文 化 , 祂 是 有 據 可 查 、 有 文 獻 可 證 , 有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圓 滿 的 、 究 竟 的 、 了 義 的 教 法 的 系 統 。 同 時 , 也 契 合 全 世 界 人 民 要 和 平 , 契 合 全 世 界 人 與 人 是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, 世 界 人 民 要 和 平 , 需 要 大 和 諧 。 這 一 個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的 文 化 是 符 合 全 世 界 人 民 的 利 益 , 也 符 合 中 國 人 民 的 利 益 的 。

今 天 , 由 於 時 間 的 關 係 ,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。 各 位 聽 眾 再 見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下 星 期 繼 續 恭 聆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。

謝 謝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