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381 次
2014 年 7 月 26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實 修 親 證   虹 化 轉 世

 

 

廣 播 電 臺 :

我 們 今 天 很 有 聖 緣 , 請 到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來 到 我 們 電 臺 廣 播 上 來 作 聖 密 龍 講 的 聖 示 。

薄 伽 梵   師 尊 您 好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今 天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將 繼 續 地 聖 密 龍 講 解 密 金 剛 法 源 長 老 轉 世 的 相 關 法 理 , 進 一 步 地 闡 述 「 聖 密 虹 轉 法 門 」 之 殊 勝 偉 大 。 現 在 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作 聖 示 。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: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4726 號 , 星 期 六 , 第 381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在 網 上 的 消 息 公 佈 以 後 , 金 剛 法 源 長 老 轉 世 確 實 是 非 常 得 振 奮 人 心 。 因 為 祂 證 明 了 實 修 實 證 虹 化 、 實 修 實 證 轉 世 , 同 時 也 證 明 了 轉 世 者 祂 生 前 可 能 是 一 個 商 人 , 而 不 是 一 個 職 業 的 聖 密 行 者 , 只 需 要 祂 的 功 德 力 夠 。 法 源 長 老 有 深 刻 的 華 嚴 聖 緣 , 華 嚴 聖 緣 很 深 , 祂 的 福 報 也 很 大 。

這 在 我 們 聖 密 行 者 群 中 , 全 世 界 的 聖 密 行 者 、 聖 密 上 師 、 聖 密 長 老 都 引 起 了 熱 議 , 討 論 非 常 熱 烈 。 也 發 來 了 許 多 深 刻 的 感 嘆 , 我 們 都 把 祂 逐 一 地 選 登 在 《 patricia2010 》 網 站 上 的 跟 帖 中 有 關 的 跟 帖 。

勝 春 長 老 , 是 浙 江 大 學 20 世 紀 80 年 代 的 老 學 員 。 當 時 , 祂 是 浙 江 大 學 化 工 系 的 黨 支 部 書 記 。 祂 原 來 也 是 由 於 身 體 上 的 各 種 疾 病 而 進 了 金 剛 禪 的 修 持 。 1980 年 祂 經 歷 了 金 剛 禪 的 早 期 的 訓 練 , 同 時 也 經 歷 了 1984 年 以 後 的 低 潮 時 期 。 但 是 , 祂 的 道 心 不 變 , 祂 在 發 言 中 講 :

 
金 剛 法 源 長 老 轉 世 證 明 了 實 修 親 證 虹 化 , 也 證 明 了 實 修 實 證 的 轉 世 。 同 時 , 也 見 證 了 我 們 宗 下 的 聖 密 家 庭 的 這 一 個 設 施 的 神 聖 和 偉 大 。

虹 轉 法 門 是 生 命 的 藝 術 , 照 片 我 們 看 到 了 , 法 源 長 老 生 前 的 照 片 , 許 多 人 雖 然 是 沒 有 見 過 法 源 長 老 , 但 是 , 也 有 一 些 看 見 過 法 源 長 老 的 生 前 的 人 都 說 , 非 常 非 常 像 法 源 長 老 。

我 們 看 到 法 源 長 老 有 這 樣 的 資 金 朝 聖 , 說 明 祂 生 前 、 前 世 、 前 前 世 的 福 報 也 很 大 , 也 說 明 祂 前 世 、 前 前 世 就 是 一 個 修 行 人 , 因 此 祂 有 這 個 福 報 。

在 1979 年 的 時 候 ,   師 父 在 〝 中 國 廣 西 南 寧 的 全 國 武 術 觀 摩 交 流 大 會 上 的 傑 出 的 表 現 和 獲 得 的 一 等 獎 〞 的 信 息 --- 在 傳 媒 的 幫 助 下 , 很 快 就 抵 達 了 香 港 , 抵 達 了 全 世 界 。 其 實 , 全 世 界 許 許 多 多 的 人 都 知 道 了 。 在 加 拿 大 的 一 位 老 華 僑 , 他 專 程 來 到 了 中 國 杭 州 , 尋 找 在 西 子 湖 畔 保 俶 山 上 練 功 的 、 訓 練 的 〝 少 林 金 剛 禪 自 然 門 〞 。 他 是 帶 著 妻 子 、 帶 著 他 的 女 兒 一 起 來 到 的 。 除 此 之 外 , 就 是 金 剛 法 源 長 老 。

 
在 西 子 湖 畔 保 俶 山 上 更 多 的 人 就 是 法 獅 長 老 的 弟 子 們 。 法 獅 長 老 的 弟 子 們 非 常 得 振 奮 , 因 為 法 獅 長 老 有 相 當 一 部 份 的 弟 子 直 接 參 訪 了 中 國 傳 統 的 民 間 武 術 的 觀 摩 交 流 大 會 , 廣 西 南 寧 的 全 國 武 術 觀 摩 交 流 大 會 這 在 新 中 國 成 立 以 來 還 是 第 一 次 。

據 說 國 家 體 委 得 到 了 中 央 的 指 示 「 要 撥 亂 反 正 , 要 把 在 中 國 武 術 界 曾 經 輕 視 民 間 武 術 、 輕 視 武 術 中 的 技 擊 精 華 , 這 一 傾 向 扭 轉 過 來 , 然 後 在 世 界 範 圍 內 展 開 技 擊 運 動 , 發 揚 中 國 武 術 」 〔 當 時 被 傳 達 的 意 思 大 致 如 此 , 因 為 時 隔 年 久 , 詳 情 已 記 不 清 楚 , 在 此 並 沒 有 批 評 任 何 一 方 之 念 , 本 無 冒 犯 和 褻 瀆 之 意 , 敬 請 中 國 武 術 界 各 位 大 德 多 多 原 諒 。 〕 的 中 心 目 標 而 努 力 。

在 廣 西 南 寧 所 開 演 的 中 國 民 間 武 術 的 觀 摩 交 流 大 會 , 是 一 個 非 常 成 功 的 、 有 益 的 嘗 試 。 我 相 信 , 現 在 已 經 展 開 了 的 技 擊 運 動 , 與 當 時 的 中 國 廣 西 省 南 寧 市 所 開 演 的 民 間 武 術 觀 摩 交 流 大 會 不 無 關 係 。

當 時 國 家 體 委 三 個 技 擊 試 點 隊 , 一 是 北 京 體 育 學 院 , 二 是 南 京 體 育 學 院 , 第 三 個 就 是 浙 江 散 打 隊 。 浙 江 散 打 隊 成 立 之 前 , 就 是 把 我 從 杭 州 的 供 電 局 發 掘 出 去 , 就 是 國 家 體 委 武 術 處 和 浙 江 省 體 委 浙 江 武 術 隊 。 當 時 , 浙 江 武 術 隊 有 兩 位 〝 伯 樂 〞 , 一 位 就 是 浙 江 武 術 隊 的 教 練 xxx 先 生 , 另 外 一 位 是 領 隊 是 xxx 女 士 , 對 於 他 們 兩 位 , 我 深 懷 感 恩 之 心 , 時 時 念 及 , 至 今 如 是 。

他 們 兩 位 來 到 了 杭 州 市 供 電 局 , 找 到 了 計 春 華 的 父 親 計 xx 先 生 。 計 先 生 是 當 時 〝 城 南 工 區 〞 的 主 任 , 他 的 孩 子 計 xx 就 是 跟 隨 師 父 在 廟 山 變 電 所 訓 練 武 術 , 訓 練 少 林 金 剛 禪 自 然 門 。 計 xx 後 來 參 加 了 香 港 電 影 《 少 林 寺 》 的 拍 攝 , 演 飾 反 派 的 角 色 , 叫 「 禿 鷹 」 , 由 此 一 舉 成 名 。 它 的 前 因 就 是 中 國 廣 西 南 寧 市 的 中 國 武 術 觀 摩 交 流 大 會 , 由 此 引 起 的 種 種 因 緣 , 成 就 了 後 面 的 種 種 的 事 實 。

當 時 無 論 是 加 拿 大 的 這 一 位 陳 先 生 也 好 , 無 論 是 法 源 長 老 也 好 , 他 們 都 不 約 而 同 地 隨 著 香 港 傳 媒 的 指 引 來 到 了 浙 江 西 子 湖 邊 、 杭 州 的 西 子 湖 邊 的 保 俶 山 上 , 尋 找 這 世 人 不 多 見 的 「 少 林 金 剛 禪 自 然 門 」 的 教 練 , 就 是 當 時 的   師 父

當 然 , 在 保 俶 山 上 更 多 的 人 是 法 獅 長 老 、 法 曦 長 老 蒙 傳 系 的 一 大 批 的 弟 子 。 有 一 些 弟 子 直 接 觀 摩 了 、 參 觀 了 中 國 廣 西 省 南 寧 市 所 舉 行 的 觀 摩 交 流 大 會 。 在 體 育 館 的 內 外 , 他 們 在 法 獅 長 老 的 指 揮 之 下 , 擔 負 著 保 護   師 父 的 作 用 。 因 為 他 們 知 道 , 當 時 日 本 也 有 一 個 稱 之 為 「 少 林 金 剛 禪 自 然 門 」 的 , 他 們 也 來 到 了 南 寧 市 , 也 演 出 了 非 常 〝 生 動 有 趣 〞 的 一 些 現 代 版 本 的 空 手 道 、 跆 拳 道 風 格 的 所 謂 少 林 金 剛 禪 自 然 門 ……

法 源 長 老 他 們 不 僅 僅 是 香 港 《 技 擊 雜 誌 》 、 《 武 林 雜 誌 》 、 《 功 夫 雜 誌 》 的 相 關 報 導 所 指 引 的 〝 絕 世 武 功 〞 而 來 , 主 要 是 為 了 因 祂 所 生 的 疾 病 , 以 病 為 緣 , 參 加 了 少 林 金 剛 禪 自 然 門 的 訓 練 , 持 之 以 恆 。 當 然 , 我 傳 授 他 們 的 主 要 是 指 動 禪 陀 羅 尼 以 及 精 禪 陀 羅 尼 。 所 謂 的 「 精 禪 陀 羅 尼 」 就 是 跟 我 們 現 在 所 講 的 「 靜 禪 陀 羅 尼 」 有 所 區 別 。 「 靜 禪 陀 羅 尼 」 是 普 及 性 的 陀 羅 尼 , 而 「 精 禪 陀 羅 尼 」 是 指 動 靜 禪 陀 羅 尼 之 中 的 精 華 , 專 門 對 治 一 些 非 常 困 難 治 療 的 疾 病 , 也 是 我 們 經 常 所 講 的 「 佛 是 大 醫 王 」 , 佛 的 「 大 醫 王 法 門 」 之 一 。 作 為 這 一 大 醫 王 法 門 , 祂 是 能 夠 非 常 正 確 地 、 及 時 地 阻 止 某 一 些 疾 病 在 身 體 上 、 身 體 內 部 的 發 展 。

這 實 際 上 從 遠 端 而 講 , 大 醫 王 法 門 、 「 佛 是 大 醫 王 」 是 不 可 言 傳 的 , 其 不 可 言 傳 的 真 內 涵 也 在 於 此 —— 真 正 禪 , 陀 羅 尼 信 仰 、 佛 是 大 醫 王 信 仰 缺 失 、 中 華 文 化 處 在 思 想 十 字 路 口 , 正 需 要 回 歸 極 終 善 性 的 慈 悲 和 智 慧 的 傳 統 來 支 撐 自 己 前 行 。

這 一 些 修 行 者 、 求 法 者 , 之 所 以 在 他 們 的 身 上 能 夠 發 生 非 常 驚 人 而 卓 越 的 效 果 , 這 就 是 跟 他 們 自 身 前 世 所 積 累 的 中 國 傳 統 道 德 的 宇 宙 功 德 分 不 開 的 。 前 世 有 功 德 積 累 , 今 世 就 有 巨 大 的 福 報 。 這 一 個 福 報 最 具 大 的 , 莫 過 於 能 夠 投 入 這 一 充 滿 著 宇 宙 大 愛 的 「 虹 轉 法 門 」 的 修 行 實 踐 。

當 時 在 保 俶 山 上 , 真 是 人 丁 興 旺 。 每 天 由 法 曦 長 老 和 法 獅 長 老 領 導 的 各 隊 動 禪 陀 羅 尼 的 訓 練 , 從 早 上 清 晨 凌 晨 的 11 點 到 1 點 在 那 組 織 訓 練 。   師 父 則 安 排 各 個 隊 的 具 體 的 教 練 師 傅 , 以 及 接 見 這 些 全 世 界 來 到 西 子 湖 邊 的 保 俶 山 上 的 這 一 些 不 速 之 客 。 這 些 雖 然 稱 之 為 「 不 速 之 客 」 , 但 是 他 們 都 是 很 善 意 的 , 他 們 是 懷 著 一 顆 追 求 真 理 的 心 而 來 的 , 他 們 是 懷 著 一 種 來 實 踐 宇 宙 規 律 的 這 一 個 心 而 來 的 , 他 們 是 懷 著 一 種 人 和 人 是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這 一 個 理 念 而 來 的 。 這 些 理 念 , 我 們 相 信 , 已 經 在 他 們 來 之 前 , 在 之 中 , 已 經 在 他 們 的 內 心 發 光 、 生 根 、 發 芽 。 他 們 見 到   師 父 以 後 , 都 感 覺 到 好 像 見 到 了 久 別 的 親 人 一 樣 。 因 此 , 他 們 是 非 常 非 常 虔 敬 , 虔 誠 而 又 敬 仰 。

我 們 繼 續 唸 誦 勝 春 長 老 的 報 告 。 報 告 說 :

 
在 保 俶 山 上 他 們 碰 到 了   師 父 。   師 父 跟 他 們 說 : 「 見 了 面 , 解 脫 了 。 」 他 們 要 跟 著   師 父 , 解 脫 就 有 了 方 向 , 對   師 父 是 見 即 解 脫 、 聞 即 解 脫 。 他 們 到 了 南 寧 武 會 , 知 道 了 金 剛 禪 是 講 「 保 護 對 方 不 受 傷 」 的 武 功 。

 
這 句 話 祂 講 得 非 常 得 擊 中 要 害 。 事 實 上 , 全 世 界 來 到 保 俶 山 尋 找   師 父 的 人 , 他 們 就 是 憑 著 這 一 句 話 而 來 。 他 們 感 覺 , 世 界 上 的 武 功 , 只 有 在 體 力 上 戰 勝 對 方 , 甚 至 在 功 能 上 要 擊 打 對 方 至 沒 有 反 抗 之 力 , 甚 至 生 命 垂 危 , 這 個 情 況 才 算 是 武 功 有 了 最 大 的 成 就 。

但 是 ,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所 講 的 武 功 , 所 講 的 動 禪 陀 羅 尼 、 靜 禪 陀 羅 尼 以 及 精 禪 陀 羅 尼 , 祂 們 就 是 講 究 「 保 護 對 方 不 受 傷 」 。 他 們 認 定 , 這 一 定 是 世 界 上 絕 世 的 武 功 , 是 最 上 乘 的 武 功 。 他 們 奔 著 這 一 個 信 念 就 來 到 保 俶 山 了 。

當 然 , 當 他 們 聽 到   師 父 向 他 們 介 紹 的 大 醫 王 法 門 、 「 佛 是 大 醫 王 」 是 不 可 言 傳 的 , 其 不 可 言 傳 的 真 正 內 涵 也 在 於 此 —— 真 正 禪 內 涵 , 陀 羅 尼 信 仰 , 佛 是 大 醫 王 信 仰 缺 失 、 中 華 文 化 處 在 思 想 十 字 路 口 , 正 需 要 回 歸 極 終 善 性 的 慈 悲 和 智 慧 的 傳 統 來 支 撐 自 己 前 行 。 這 一 個 法 門 的 第 二 十 六 代 、 第 二 十 七 代 、 第 二 十 八 代 的 傳 承 故 事 的 時 候 , 他 們 更 得 到 了 靈 性 的 綬 紀 , 得 到 了 下 決 心 好 好 地 修 靜 禪 陀 羅 尼 、 動 禪 陀 羅 尼 以 及 精 禪 陀 羅 尼 , 爭 取 實 現 一 百 二 十 歲 的 綬 紀 。

這 是 一 個 非 常 莊 嚴 而 神 聖 的 綬 紀 。 其 實 虹 轉 法 門 是 生 命 的 藝 術 , 〝 決 定 虹 轉 生 命 〞 藝 術 成 就 的 主 要 因 素 是 聖 密 家 庭 , 聖 密 家 庭 是 〝 生 命 藝 術 家 群 體 〞 。 而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是 生 命 藝 術 家 群 體 的 俱 樂 部 。

這 當 然 , 有 了 這 樣 的 綬 紀 就 必 須 要 有 相 應 的 配 套 的 設 施 , 也 就 是 說 , 一 定 要 好 好 地 虔 修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, 一 定 要 虔 修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, 實 現 偉 大 宇 宙 的   薄 伽 梵 系 統 的 各 項 靈 性 教 法 。 這 個 實 踐 , 保 證 了   薄 伽 梵 四 宮 陀 羅 尼 的 實 踐 , 保 證 了 生 法 宮 的 實 踐 , 保 證 了 口 密 。

根 據 這 原 則 , 第 二 十 六 代 祖 李 道 宗 大 導 師 所 教 導 的 , 在 實 踐 這 一 系 列 教 法 的 時 候 , 一 定

要 愛 自 己 的 祖 國 ,
要 愛 自 己 祖 國 的 文 化 ,
要 愛 自 己 祖 國 的 政 府 ,
要 愛 自 己 祖 國 的 人 民 ,
要 愛 自 己 的 父 母 ,
要 愛 自 己 的 鄉 親 父 老 。

總 而 言 之 , 要 發 揚 宇 宙 的 大 愛 , 發 揚 宇 宙 的 倫 理 …… 如 此 , 你 才 能 夠 真 正 地 修 習 好   〝 薄 伽 梵 〞 , 成 為   薄 伽 梵 的 一 名 眷 屬 。 同 時 也 能 夠 成 為   薄 伽 梵 眷 屬 的 修 行 隊 伍 中 的 一 員 , 能 夠 提 升 自 己 的   薄 伽 梵 的 靈 性 種 姓 。 這 個 靈 性 種 姓 不 是 一 成 不 變 的 , 種 姓 是 可 以 隨 著 你 自 己 的 靈 性 修 行 而 提 升 。 這 一 修 行 要 求 自 己 謙 遜 , 要 求 自 己 如 法 地 靈 性 修 行 。

曾 經 講 過 , 你 如 果 不 生 氣 就 能 夠 學 到 了 , 能 夠 學 到 了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。

除 此 之 外 , 還 要 實 踐 我 們 第 二 十 六 代 聖 祖 所 綬 紀 的 , 除 此 之 外 要 愛 國 、 愛 祖 國 的 文 化 、 要 愛 祖 國 的 政 府 、 要 愛 祖 國 的 人 民 、 要 愛 父 母 …… 所 以 , 我 們 宗 下 所 謂 的 「 十 二 戒 」 , 實 際 上 , 最 基 礎 的 就 根 本 於 、 根 源 於 這 一 個 「 愛 」 , 根 源 於 愛 國 、 愛 文 化 、 愛 政 府 、 愛 人 民 、 愛 父 母 、 愛 父 老 。 這 是 宇 宙 大 愛 , 要 實 踐 在 自 己 的 身 上 , 你 這 樣 才 能 夠 修 煉 得 好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。 在 自 己 的 身 上 實 現 愛 國 、 愛 祖 國 的 文 化 、 愛 政 府 、 愛 人 民 、 愛 自 己 的 父 母 , 這 就 是 第 二 十 六 代 祖 師 的 對 我 們 的 諄 諄 教 導 。

第 二 十 六 代 祖 師 , 祂 以 自 己 的 實 際 的 行 動 愛 祖 國 。 當 時 , 祂 出 生 在 1800 年 ( 嘉 慶 五 年 ) 。 祂 出 生 的 時 候 , 剛 好 是 乾 隆 帝 駕 崩 之 後 五 年 。 嘉 慶 帝 是 乾 隆 帝 精 心 培 養 的 一 個 皇 帝 。 祂 培 養 了 祂 的 孩 子 怎 麼 樣 能 夠 當 上 一 個 好 皇 帝 , 怎 麼 樣 能 夠 愛 人 民 。 因 此 , 當 李 道 宗 看 到 祖 國 被 世 界 上 的 列 強 堅 船 利 炮 欺 負 的 時 候 , 祂 非 常 的 憤 慨 。 祂 想 , 根 據 祂 的 立 場 , 唯 一 能 夠 保 護 、 保 衛 自 己 祖 國 的 就 是 文 化 。

因 此 , 祂 收 藏 了 大 量 的 中 國 的 文 物 , 同 時 , 也 特 別 注 意 收 藏 我 們 宗 下 的 文 物 。 作 為 二 十 六 代 祖 祂 的 身 體 力 行 , 從 小 就 給   聖 宗   薄 伽 梵   至 極 維 摩 詰   淨 悟 老 法 王 愛 祖 國 文 化 的 一 個 傳 統 。

我 們 再 繼 續 學 習 勝 春 長 老 所 講 的 這 一 篇 文 章 。

 
勝 春 長 老 說 :

師 父 講 , 84 年 8 月 在 深 圳 遇 到 了 法 源 長 老 和 法 性 長 老 ,   師 尊 很 坦 言 說 : 這 次 回 去 要 「 成 就 閉 關 」 , 而 這 一 個 「 成 就 閉 關 」 是   聖 宗 所 綬 紀 的 。 既 然 是   聖 宗 綬 紀 , 那 麼 我 們 就 要 去 實 踐 這 一 個 綬 紀 。

 
當 然 , 從 世 間 法 而 言 , 法 獅 長 老 、 法 曦 長 老 和 法 源 長 老 以 及 法 性 長 老 , 以 及 包 括 蒙 傳 系 的 弟 子 們 , 當 時 把 這 一 個 消 息 悄 悄 地 傳 到 了 來 深 圳 參 加 這 一 次 靈 性 聖 宴 大 法 會 的 所 有 弟 子 。 這 些 弟 子 們 聞 訊 趕 來 , 跪 了 一 地 , 長 跪 不 起 , 請 求   師 父 留 下 , 不 要 回 到 杭 州 。

但 是 , 我 的 堅 定 、 我 的 意 志 、 我 的 理 智 告 訴 我 , 我 所 接 受 的 「 愛 國 、 愛 祖 國 文 化 、 愛 祖 國 政 府 、 愛 人 民 、 愛 父 母 」 這 一 個 信 念 、 這 一 個 宇 宙 道 德 , 現 在 是 經 受 考 驗 的 時 候 。 因 此 , 我 毅 然 地 選 擇 了 返 回 杭 州 , 接 受   聖 宗 所 安 排 的 「 成 就 閉 關 」 。 因 為 我 相 信 , 國 家 是 生 我 養 我 的 地 方 ,   聖 宗 所 有 給 我 的 安 排 、 綬 紀 一 定 是 最 好 的 , 無 論 有 多 大 的 艱 險 , 難 行 能 行 。

今 天 由 於 時 間 的 關 係 ,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, 明 天 繼 續 。 各 位 聽 眾 再 見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很 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今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明 天 繼 續 地 聆 聽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。

謝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