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373 次
2014 年 6 月 28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佛 教 文 化   博 大 精 深

 

 

廣 播 電 臺 :

我 們 今 天 很 有 聖 緣 , 請 到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來 到 我 們 電 臺 廣 播 上 來 作 聖 密 龍 講 的 聖 示 。

薄 伽 梵   師 尊 您 好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今 天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將 與 我 們 介 紹 今 年 中 國 漢 傳 密 學 研 究 院 第 六 屆 學 術 研 討 會 的 一 些 情 況 。 現 在 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作 聖 示 。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: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4628 號 , 星 期 六 , 第 373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今 天 , 在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金 剛 禪 佛 教 的 世 界 總 部 , 召 開 了 中 國 漢 傳 密 學 研 究 院 第 六 屆 的 學 術 研 討 會 。

這 次 學 術 研 討 會 , 不 僅 僅 是 塔 州 的 新 任 的 州 長 關 心 了 , 而 且 , 全 國 的 總 理 也 關 心 了 這 次 學 術 研 討 會 。

但 是 , 對 我 們 最 最 關 心 的 還 是 祖 國 母 親 , 祖 國 母 親 對 我 們 的 擁 抱 :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駐 墨 爾 本 總 領 事 館 、 墨 爾 本 總 領 事 宋 昱 旻 總 領 事 為 中 國 漢 傳 密 學 研 究 院 發 來 了 賀 信 , 賀 信 是 由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駐 墨 爾 本 總 領 事 宋 昱 旻 總 領 事 親 自 簽 了 名 。 他 的 賀 信 說 :

 
中 國 漢 傳 密 學 研 究 院 王 信 得 院 長 :

欣 聞 貴 院 即 將 舉 辦 中 國 漢 傳 密 學 研 究 院 第 六 屆 學 術 研 討 會 , 並 與 來 自 北 京 雍 和 宮 的 藏 傳 佛 教 密 宗 代 表 , 及 其 他 佛 學 機 構 的 代 表 進 行 學 術 對 話 , 我 謹 代 表 中 國 駐 墨 爾 本 總 領 事 館 致 以 熱 烈 的 祝 賀 。

佛 教 文 化 源 遠 流 長 , 博 大 精 深 , 傳 入 中 國 之 後 , 更 與 儒 家 、 道 家 文 化 融 合 發 展 , 形 成 了 具 有 中 國 特 色 的 佛 教 文 化 , 給 國 人 的 思 想 、 觀 念 、 文 藝 、 習 俗 等 留 下 了 深 刻 影 響 。 這 一 歷 史 進 程 , 充 份 證 明 了 中 華 文 明 與 世 界 其 他 文 明 的 交 流 互 鑒 關 係 , 以 及 中 華 文 明 的 包 容 特 質 。

希 望 貴 院 舉 辦 的 學 術 交 流 活 動 , 能 發 掘 跨 越 時 空 與 國 度 , 兼 具 歷 史 與 當 代 價 值 的 文 化 精 神 , 為 傳 承 中 華 文 化 、 增 進 中 澳 友 誼 作 出 新 貢 獻 。

祝 身 體 健 康 、 萬 事 順 遂 、 馬 年 吉 祥 !

宋 昱 旻
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駐 墨 爾 本 總 領 事
二 零 一 四 年 六 月 二 十 二 日

 
這 封 有 相 當 份 量 的 賀 信 , 代 表 了 祖 國 母 親 對 我 們 最 熱 烈 的 擁 抱 , 令 我 們 非 常 感 動 , 也 非 常 的 感 恩 。

在 這 屆 學 術 研 討 會 上 , 我 們 在 昨 天 , 從 飛 機 場 迎 來 了 來 自 祖 國 北 京 的 四 位 貴 賓 , 同 時 也 迎 來 了 斯 里 蘭 卡 的 國 師 級 的 高 僧 、 WBSY 的 秘 書 長 Most Venerable Anuruddha Maha Thero 。 參 加 這 次 研 討 會 的 , 還 有 塔 斯 牟 尼 亞 的 許 多 政 要 和 社 會 賢 達 , 還 包 括 澳 中 友 協 的 協 會 的 主 席 。 在 研 討 會 上 發 言 的 , 還 有 我 們 的 市 長 。

我 們 大 家 知 道 , 我 們 的 市 長 , 他 的 工 作 非 常 的 繁 忙 。 最 近 , 他 和 Moonah 市 舉 辦 了 聞 名 於 澳 洲 的 Dark Mofo 這 麼 一 個 文 化 節 目 。 這 個 Dark Mofo , 從 它 的 名 字 上 聽 起 來 , 作 為 中 國 人 可 能 是 不 是 容 易 理 解 的 。 這 個 Dark , Dark 意 思 就 是 黑 暗 ; Mofo 的 意 思 , Mo 就 是 Moonah 這 個 城 市 , fo 實 際 上 就 是 藝 術 節 , 綜 合 起 來 理 解 , 就 是 「 黑 暗 的 藝 術 」 。 以 黑 暗 作 為 主 題 來 表 現 的 藝 術 , 非 常 新 穎 。 黑 暗 與 光 明 是 一 個 相 對 的 詞 、 相 反 的 詞 。 在 這 個 Dark Mofo 的 節 日 中 , 天 空 在 夜 晚 閃 射 著 許 多 支 的 探 射 燈 光 。 據 說 每 一 個 燈 有 8000 瓦 的 電 力 , 據 說 可 以 照 射 150 公 里 。 因 此 , 把 本 來 比 較 安 靜 的 城 市 , 引 入 了 光 明 , Hobart 光 明 的 夜 晚 。

Dark Mofo 頭 , 有 很 多 的 文 化 節 目 , 包 括 有 著 世 界 各 個 國 家 、 各 個 民 族 流 傳 到 塔 州 來 的 食 物 , 品 嚐 著 美 味 的 食 物 , 聽 著 優 美 的 樂 曲 , 觀 看 著 各 種 各 樣 新 奇 的 藝 術 表 演 , 這 就 是 Dark Mofo 的 基 本 內 容 。

Dark Mofo 還 舉 辦 著 宗 教 的 節 目 , 就 是 多 宗 教 進 行 交 流 。 我 們 中 國 漢 傳 密 學 研 究 院 也 受 到 了 邀 請 , 但 是 我 們 正 在 討 論 中 , 是 否 參 加 這 一 個 多 宗 教 的 活 動 , 還 沒 有 最 後 的 肯 定 。

但 是 , 我 們 參 加 了 這 個 Dark Mofo 活 動 。 因 為 , 在 Dark Mofo 的 閉 幕 之 前 , 有 一 個 高 潮 。 這 個 所 謂 的 高 潮 , 內 容 也 是 比 較 新 穎 的 , 作 為 相 對 保 守 的 塔 州 人 來 說 、 塔 州 人 而 言 , 這 確 實 是 一 個 不 可 思 議 的 場 景 。 那 是 什 麼 呢 ? 那 就 是 --- 我 們 的 市 長 , 親 自 帶 領 和 發 起 的 一 項 冬 泳 運 動 。 從 去 年 第 一 屆 開 始 的 時 候 , 聚 集 了 二 百 多 位 年 齡 不 等 的 冬 泳 愛 好 者 。 而 我 們 的 市 長 親 自 下 水 參 與 了 冬 泳 。

作 為 塔 州 人 而 言 , 冬 泳 , 提 到 冬 泳 , 本 來 就 不 是 一 個 熱 門 的 話 題 , 因 為 塔 州 的 冬 天 是 比 較 冷 。 去 年 的 冬 泳 , 是 在 零 下 2 度 的 氣 溫 的 時 候 進 行 的 。 去 年 , 我 們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金 剛 禪 佛 教 , 也 參 與 了 這 一 個 活 動 。 也 就 是 用 我 們 的 聖 密 鼓 聲 , 為 冬 泳 下 水 出 發 而 打 出 了 衝 鋒 號 。

冬 泳 本 來 沒 有 什 麼 稀 奇 , 但 是 , 由 我 們 市 長 發 起 的 冬 泳 , 在 零 下 2 度 的 氣 溫 下 的 冬 泳 , 而 且 是 全 裸 的 冬 泳 , 無 論 男 女 老 少 , 參 與 冬 泳 的 人 , 都 一 絲 不 掛 , 全 裸 跳 入 水 中 。 而 今 年 報 名 參 加 冬 泳 的 , 來 自 於 世 界 各 地 的 人 們 就 更 多 了 , 有 七 百 五 十 名 。 是 去 年 的 三 倍 。 全 裸 的 冬 泳 , 這 確 實 是 非 常 的 新 穎 和 富 有 挑 戰 性 。 但 是 , 在 這 , 也 引 起 了 人 們 的 討 論 和 新 奇 。 更 新 奇 的 , 你 們 佛 教 徒 , 從 來 就 是 有 很 強 的 清 規 戒 律 的 , 為 什 麼 也 會 來 參 與 這 個 冬 泳 打 鼓 ?

在 全 裸 冬 泳 將 近 結 束 的 時 候 , 我 被 一 位 英 國 《 衛 報 》 澳 洲 版 的 女 記 者 所 採 訪 。 她 自 己 也 參 加 了 冬 泳 。

這 次 冬 泳 的 人 比 較 多 , 故 而 分 成 兩 批 , 第 一 批 三 百 多 人 , 第 二 批 也 是 三 百 多 人 。 據 她 自 己 說 , 她 說 : 我 是 聽 得 懂 您 的 中 國 話 。 她 說 這 句 話 的 時 候 , 我 聽 到 , 她 是 非 常 標 準 的 , 也 就 是 非 常 標 準 的 普 通 話 , 她 的 話 , 上 廣 播 電 臺 作 播 音 員 , 可 能 毫 不 遜 色 。

這 位 看 上 去 二 十 幾 歲 的 女 記 者 說 , 當 她 跳 進 這 個 冰 冷 的 水 頭 , 又 從 水 回 上 來 , 回 到 岸 上 的 時 候 , 她 看 到 了 一 個 紅 顏 色 的 煙 。 那 個 煙 是 什 麼 煙 呢 ? 那 個 煙 是 現 場 工 作 人 員 專 門 為 冬 泳 的 人 們 提 供 了 一 個 方 向 的 指 標 。 這 個 煙 , 令 她 想 到 了 , 她 感 覺 , 她 好 像 身 臨 戰 場 , 她 想 到 了 戰 場 , 想 到 了 暴 力 , 想 到 了 戰 爭 , 她 想 到 了 她 要 不 顧 一 切 , 奮 不 顧 身 去 投 入 這 一 個 戰 場 。

當 她 來 採 訪 我 的 時 候 , 就 問 我 : 「 您 有 什 麼 感 覺 ? 」

我 告 訴 她 , 我 的 感 覺 不 是 戰 場 , 我 的 感 覺 是 和 平 , 是 和 諧 。 冬 泳 最 能 夠 體 現 我 們 佛 教 徒 宗 下 的 一 個 理 念 , 也 就 是 說 , 「 人 和 人 是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, 人 和 宇 宙 是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」 。 參 加 冬 泳 的 人 , 我 相 信 , 跳 進 水 的 那 一 剎 那 , 他 的 大 腦 是 一 片 空 白 的 , 不 會 有 什 麼 私 心 雜 念 , 他 只 不 過 勇 敢 地 和 偉 大 自 然 、 和 偉 大 宇 宙 緊 密 地 擁 抱 在 一 起 , 因 此 , 非 常 能 夠 體 現 人 與 人 是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和 人 與 宇 宙 是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。 他 在 水 , 這 是 他 自 己 的 意 願 , 他 自 己 的 意 識 , 他 擁 抱 了 偉 大 宇 宙 , 而 偉 大 宇 宙 也 確 確 實 實 地 緊 緊 地 擁 抱 著 他 。 在 這 個 時 候 的 擁 抱 至 關 重 要 , 因 為 空 氣 雖 有 零 下 2 度 , 但 是 在 水 , 它 的 溫 度 倒 是 有 7 度 、 8 度 , 因 此 , 跳 進 水 , 反 而 比 在 岸 上 更 溫 暖 一 些 。 當 然 , 人 們 並 非 是 為 了 追 求 這 個 溫 暖 而 去 游 泳 的 。

我 告 訴 她 :

〝 人 和 人 是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, 〞

〝 人 和 宇 宙 是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: 〞

〝 游 泳 的 運 動 員 , 他 們 和 在 船 上 的 救 生 員 是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; 〞

〝 游 泳 的 運 動 員 和 在 岸 邊 的 工 作 人 員 ( 為 他 們 服 務 的 人 ) 是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; 〞

〝 游 泳 的 運 動 員 和 在 岸 上 的 無 數 工 作 人 員 是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; 〞

〝 游 泳 的 運 動 員 和 在 家 的 人 、 懷 念 著 他 們 的 人 、 掛 念 著 他 們 的 人 是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; 〞

〝 游 泳 運 動 員 和 整 個 霍 巴 特 的 人 民 、 和 整 個 塔 斯 牟 尼 亞 的 人 民 、 整 個 澳 洲 關 注 著 這 件 事 情 的 人 是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, 他 們 都 在 一 起 , 默 默 地 祝 願 這 次 全 裸 冬 泳 能 夠 勝 利 地 完 成 。 〞

〝 因 此 , 這 是 一 種 精 神 的 力 量 , 這 是 一 種 神 聖 的 思 維 波 , 這 種 思 維 波 是 一 個 和 平 的 思 維 波 。 〞

如 果 全 世 界 的 人 民 , 通 過 各 種 各 樣 的 方 法 , 來 傳 達 這 樣 一 種 信 息 , 傳 達 一 種 「 人 和 人 是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、 人 和 宇 宙 是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、 國 家 與 國 家 是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」 , 那 麼 , 世 界 和 平 一 定 能 夠 實 現 。 全 世 界 的 人 、 整 一 個 地 球 村 的 人 不 要 戰 爭 、 要 和 平 , 相 互 彼 此 之 間 要 友 好 、 要 和 諧 。

雖 然 , 人 與 人 並 不 連 續 , 但 是 他 們 的 思 維 是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;

〝 人 和 宇 宙 , 雖 然 一 個 是 客 體 , 一 個 是 主 體 , 主 客 兩 體 緊 密 地 結 合 在 一 起 、 瑜 伽 在 一 起 , 因 此 , 這 是 一 個 和 平 的 理 念 、 和 平 的 精 神 , 是 非 常 值 得 發 揚 光 大 的 。 〞

去 年 二 百 多 人 , 今 年 七 百 多 人 , 估 計 明 年 將 會 超 過 千 人 , 甚 至 數 千 人 , 都 也 不 是 沒 有 可 能 的 事 情 。 關 鍵 , 這 樣 大 型 的 活 動 , 推 動 著 一 種 理 念 , 推 動 著 世 界 和 平 、 友 誼 這 樣 的 一 種 理 念 。 因 此 , 我 們 就 是 根 據 中 國 文 化 的 古 代 的 傳 統 , 擊 鼓 , 也 就 是 說 出 兵 , 七 百 餘 人 , 全 裸 , 跳 到 水 ; 當 我 們 打 鑼 的 時 候 , 就 我 們 稱 為 「 鳴 金 收 兵 」 , 那 麼 , 這 次 裸 泳 就 宣 告 上 岸 , 宣 告 勝 利 地 結 束 。 整 個 過 程 沒 有 發 生 緊 急 的 事 情 , 沒 有 發 生 任 何 不 良 的 後 果 。 所 有 參 加 冬 泳 的 人 們 , 都 高 呼 著 、 歡 呼 著 衝 進 水 , 所 有 參 加 在 岸 上 看 的 人 , 都 為 之 鼓 掌 、 為 之 歡 呼 。

當 我 把 我 的 理 念 告 訴 這 位 女 記 者 時 , 女 記 者 說 : 您 所 想 到 的 跟 我 想 到 的 剛 好 相 反 , 我 看 到 這 些 紅 顏 色 的 硝 煙 , 就 認 為 好 像 我 進 入 了 一 個 戰 場 , 大 腦 中 就 出 現 一 個 戰 場 。 但 是 您 說 的 是 一 個 和 平 的 理 念 , 我 完 全 能 夠 同 意 , 我 也 完 全 能 夠 接 受 您 這 個 理 念 , 我 也 希 望 能 夠 改 變 成 為 您 這 個 理 念 , 能 夠 令 全 人 類 和 諧 、 和 平 , 讓 全 人 類 都 能 夠 想 到 : 「 人 和 人 是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, 人 和 宇 宙 是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。 」

我 在 講 話 中 , 也 高 度 地 評 價 和 讚 揚 了 我 們 的 市 長 , 以 及 我 們 所 有 參 加 冬 泳 的 男 女 健 兒 , 以 及 所 有 的 工 作 人 員 , 包 括 在 場 的 許 多 警 察 , 他 們 的 精 神 , 這 種 精 神 , 就 是 發 揚 了 「 人 與 人 是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、 人 與 宇 宙 是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」

而 我 們 相 信 , 我 們 這 次 Most Venerable Anuruddha Maha Thero 從 斯 里 蘭 卡 專 程 來 到 塔 州 、 來 到 霍 巴 特 , 包 括 從 祖 國 母 親 北 京 來 到 霍 巴 特 的 四 位 貴 賓 , 這 都 體 現 了 「 人 與 人 是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、 人 與 宇 宙 是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」 , 而 這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, 和 平 的 、 友 誼 的 精 神 和 這 種 理 念 , 能 夠 逐 漸 地 為 全 世 界 的 人 們 所 接 受 。 因 此 , 市 長 這 次 他 來 到 我 們 密 學 研 究 院 的 研 討 會 , 並 作 了 高 度 讚 揚 聖 密 宗 的 一 些 很 好 的 講 話 。 ( 全 文 另 發 )

這 就 是 我 最 近 參 加 Dark Mofo 的 一 點 感 想 , 和 大 家 分 享 。

雖 然 我 們 還 沒 有 最 終 地 決 定 參 加 Dark Mofo 所 舉 辦 的 宗 教 節 日 —— 多 宗 教 的 討 論 會 , 但 是 , 我 們 也 有 一 個 希 望 , 我 們 希 望 在 這 個 宗 教 節 日 中 間 去 發 表 我 們 自 己 的 宗 下 的 理 念 —— 宗 下 的 和 平 的 理 念 、 和 諧 的 理 念 、 友 誼 的 理 念 。

我 們 決 不 辜 負 我 們 祖 國 母 親 對 我 們 的 期 望 , 我 們 永 遠 牢 記 著 「 佛 教 文 化 源 遠 流 長 , 博 大 精 深 , 傳 入 中 國 之 後 , 更 與 儒 家 、 道 家 文 化 融 合 發 展 」 , 我 們 不 會 忘 記 「 具 有 中 國 特 色 的 佛 教 文 化 , 給 國 人 的 思 想 、 觀 念 、 文 藝 、 習 俗 等 留 下 了 深 刻 影 響 。 這 一 歷 史 進 程 , 充 份 證 明 了 中 華 文 明 與 世 界 其 他 文 明 的 交 流 互 鑒 關 係 , 以 及 中 華 文 明 的 包 容 特 質 」

我 們 希 望 能 夠 通 過 我 們 這 次 學 術 研 討 會 , 因 為 這 次 學 術 研 討 會 有 很 多 的 論 文 , 這 次 論 文 超 過 120 篇 ( 我 們 到 現 在 為 止 收 到 的 ) , 而 且 論 文 的 質 量 普 遍 都 比 前 五 屆 的 要 高 。 我 們 希 望 通 過 這 次 學 術 研 討 會 , 對 我 們 祖 國 的 文 化 事 業 作 出 我 們 更 大 的 貢 獻 。

今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, 明 天 再 見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很 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今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聖 示 , 我 們 期 待 明 天 繼 續 地 聆 聽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。

謝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