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366 次
2014 年 6 月 1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虹 光 行 者   靈 性 生 命

 

 
廣 播 電 臺 :

在 昨 天 的 廣 播 之 中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跟 我 們 分 享 了 一 位 行 者 的 電 郵 來 信 , 從 中 跟 我 們 開 示 了 有 關 「 如 實 觀 照 宇 宙 實 相 , 如 理 思 維 人 生 究 竟 」 的 法 益 , 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聖 示 , 有 請   師 尊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: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461 號 , 星 期 天 , 第 366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我 們 繼 昨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, 學 習 分 享 一 位 行 者 的 email 來 信 , 我 們 今 天 繼 續 分 享 下 去 。 他 突 然 領 悟 到 :

 
師 父 叫 弟 子 們 從 〝 款 識 認 辨 、 釉 色 認 辨 、 規 格 認 辨 、 胚 胎 認 辨 、 靈 性 認 辨 〞 五 個 方 面 入 手 , 學 習 鑒 賞 雞 缸 杯 。 由 表 入 , 由 理 性 到 靈 性 , 逐 步 深 入 , 按 部 就 班 , 科 學 化 解 各 種 偽 裝 的 東 西 , 實 際 上 也 是 在 教 育 弟 子 如 何 真 正 地 辯 識 宇 宙 天 下 名 種 各 樣 的 真 偽 , 包 括 各 類 關 係 到 生 命 、 宇 宙 的 哲 學 , 修 行 。

弟 子 重 新 回 顧 學 習 了 以 前 刊 登 於 《 金 剛 禪 世 界 》 的 聖 密 龍 講 , 在 中 國 庚 辰 年 農 曆 新 年 法 會 彌 勒 佛 聖 誕 法 會 上 的 主 題 演 講 , 其 中   師 父 聖 示 到 要 考 察 一 個 佛 教 組 織 , 這 必 須 要 在 :

「 信 仰 質 素 ,
  組 織 規 模 、
  文 化 品 質 、
  理 念 構 建 、
  適 應 社 會 」

等 五 個 方 面 考 察 , 要 求 做 到 :

「 智 慧 、 理 性 而 不 流 於 風 靡 世 俗 ;
  莊 嚴 、 神 聖 而 不 流 於 巫 思 迷 信 ;
信 仰 純 淨 而 不 流 於 閉 目 盲 從 ;
  品 質 高 潔 而 不 流 於 譁 眾 取 寵 。 」

而 且 很 多 時 候 ,   師 父 也 曾 經 聖 示 , 諸 法 平 等 , 無 有 高 下 。 只 是 十 二 乘 佛 法 各 乘 之 間 是 究 竟 、 非 究 竟 的 抉 擇 。 弟 子 理 解 , 究 竟 與 非 究 竟 的 區 別 , 就 是 融 入 宇 宙 靈 性 的 高 度 、 深 度 、 廣 度 的 差 別 , 所 以 無 論 對 每 一 個 佛 教 流 派 還 是 其 他 各 種 各 樣 的 主 義 、 學 說 , 五 花 八 門 的 修 行 方 法 , 都 是 需 要 如 同 鑒 別 古 董 一 樣 的 , 由 外 至 裡 地 辨 別 , 尤 其 是 要 以 靈 性 思 維 鑒 別 其 中 的 靈 性 內 涵 , 這 樣 才 如 同 「 當 一 隻 真 正 的 雞 缸 杯 出 現 在 你 面 前 的 時 候 , 就 不 會 失 之 交 臂 , 望 洋 興 歎 了 」 。

 
他 的 這 點 討 論 也 很 精 確 , 雖 然 大 部 分 資 料 來 源 於   師 父 聖 密 龍 講 的 原 話 , 但 是 他 確 實 是 總 結 到 這 個 點 子 上 了 。 也 就 是 我 們 昨 天 討 論 到 的 , 黃 仁 宇 教 授 , 這 位 黃 教 授 , 他 所 討 論 的 所 謂 「 大 歷 史 」 , 實 際 上 就 是 以 靈 性 的 高 度 的 宇 宙 觀 、 社 會 觀 , 來 解 剖 人 類 的 歷 史 , 來 解 剖 世 界 的 歷 史 , 解 剖 中 國 的 歷 史 , 正 是 因 為 他 的 思 維 中 充 滿 了 靈 性 意 識 , 所 以 他 寫 的 文 章 、 說 的 話 , 也 都 充 滿 了 靈 性 意 識 , 能 夠 把 一 件 普 通 的 歷 史 事 件 中 高 度 的 抽 像 的 提 煉 出 來 , 抒 發 他 大 歷 史 觀 點 的 見 解 。

這 一 點 上 , 正 猶 如   聖 宗 所 講 的 ,   聖 宗 所 講 的 我 們 宗 下 的 靈 性 生 命 大 歷 史 、   聖 宗 所 講 的 我 們 中 國 佛 教 的 靈 性 生 命 大 歷 史 、   聖 宗 所 聖 密 龍 講 綬 紀 的 漢 成 帝 的 靈 性 生 命 大 歷 史 事 跡 , 以 及 唐 武 則 天 的 靈 性 生 命 大 歷 史 事 跡 , 以 及 李 道 宗 的 靈 性 生 命 大 歷 史 事 跡 , 明 憲 宗 皇 帝 的 靈 性 生 命 大 歷 史 事 跡 , 清 康 熙 靈 性 生 命 大 歷 史 皇 帝 、 雍 正 皇 帝 的 靈 性 生 命 大 歷 史 事 跡 , 以 及 乾 隆 皇 帝 的 靈 性 生 命 大 歷 史 事 跡 , 以 及 包 括 我 們 宗 下 各 個 帝 師 的 靈 性 生 命 大 歷 史 事 跡 , 印 度 帝 師 阿 育 王 的 的 靈 性 生 命 大 歷 史 事 跡 事 跡 , 以 及 我 們 宗 下 的 導 師 們 的 靈 性 生 命 大 歷 史 事 跡 , 鳩 摩 羅 什 的 靈 性 生 命 大 歷 史 事 跡 , 以 及 初 聖 祖 的 靈 性 生 命 大 歷 史 事 跡 …… 這 些 都 是 人 類 靈 性 經 驗 的 總 結 , 也 就 是 我 們 所 講 的 , 是 佛 教 及 佛 教 修 行 的 大 歷 史 , 也 就 是 我 們 所 講 的 超 越 純 粹 宗 教 體 現 的 靈 性 生 命 大 歷 史 , 大 歷 史 是 佈 滿 了 生 命 的 宇 宙 虹 光 , 令 學 習 的 人 、 接 觸 的 人 , 佈 滿 了 內 心 的 宇 宙 虹 光 , 使 我 們 的 靈 性 思 維 活 躍 , 使 我 們 的 靈 氣 升 騰 , 使 我 們 周 圍 的 人 和 事 , 以 及 包 括 我 們 周 圍 的 眾 生 , 不 學 法 的 , 不 學 佛 的 , 也 能 夠 感 受 到 我 們 的 靈 性 的 能 量 , 令 大 家 、 令 眾 生 都 能 夠 得 到 和 諧 的 益 處 。 宇 宙 靈 性 就 是 講 和 諧 , 除 了 和 諧 還 是 和 諧 。

當 然 , 可 能 有 些 人 就 問 : 「 那 麼 , 遇 到 了 外 道 怎 麼 辦 ? 」 遇 到 了 外 道 , 你 的 責 任 , 你 如 果 說 是 一 個 佛 教 徒 , 你 是 佛 教 的 僧 伽 , 那 麼 你 就 有 責 任 救 渡 這 一 個 外 道 。 試 問 , 如 果 你 把 外 道 拒 之 於 千 里 之 外 , 你 怎 麼 救 渡 他 ? 所 以 , 我 們 的 責 任 要 救 渡 無 量 眾 生 , 也 就 是 包 括 救 渡 外 道 在 內 , 這 是 一 個 我 們 責 無 旁 貸 的 重 任 。

我 們 中 國 的 近 代 史 上 , 就 是 「 166 年 」 , 這 個 是 因 為   聖 宗 所 講 的 , 當 時 所 講 「 166 年 」 , 所 謂 的 「 166 年 」 , 實 際 上 就 是 指   太 聖 宗 住 世 1800 年 - 1866 年 ( 意 指 古 梵 軒 的 初 創 ) , 然 後 再 從 1866 年 -- 1945 年 ( 意 指 古 梵 軒 的 成 長 ) , 然 後 再 從 1945 年 -- 1966 年 (意 指 古 梵 軒 的 成 熟 ), 這 一 時 間 段 中 , 直 接 的 說 就 是 1800 年 -- 1966 年 , 這 個 166 年 中 , 這 個 一 大 段 時 段 , 所 謂 的 這 一 個 時 段 , 實 際 上 是 人 類 的 歷 史 上 最 大 規 模 的 一 次 大 的 革 命 。   聖 宗 的 綬 紀 實 際 上 是 指 古 梵 軒 的 初 創 、 成 長 、 成 熟 。 意 味 著 宗 下 宇 宙 靈 性 生 命 的 大 歷 史 , 可 供 認 識 、 考 察 、 鑑 定 的 教 材 系 統 完 成 結 集 。

中 國 從 一 個 閉 關 自 守 的 中 世 紀 的 國 家 , 由 於 國 內 外 的 各 種 影 響 力 的 積 極 的 影 響 之 下 , 舊 中 國 煥 然 一 新 。 當 然 , 煥 然 一 新 是 從 1950 年 開 始 , 最 後 發 展 成 為 到 現 在 的 新 中 國 。

當 時   聖 宗 做 這 個 聖 示 的 時 候 , 才 1966 年 。 這 一 個 人 類 歷 史 上 的 大 革 命 它 所 波 及 的 影 響 覆 蓋 到 有 十 億 人 口 的 中 國 , 影 響 到 十 億 人 的 思 想 觀 念 , 影 響 到 他 們 的 家 庭 , 影 響 到 他 們 的 婚 姻 , 影 響 到 他 們 的 信 仰 , 影 響 到 他 們 的 行 為 舉 止 , 影 響 到 十 億 人 口 的 衣 食 住 行 , 包 括 社 會 教 育 , 這 一 個 宏 觀 的 考 察 , 實 際 上 就 是 一 個 宇 宙 靈 性 生 命 的 「 大 歷 史 」 。

聖 宗 當 時 所 授 記 的 , 我 雖 然 聽 , 但 是 , 不 甚 理 解 , 因 為 那 個 時 候 還 小 。 但 是 我 把   聖 宗 的 神 聖 綬 紀 記 住 了 , 我 把 祂 記 住 了 。   聖 宗 在 虹 化 之 前 的 一 年 內 , 再 三 叮 囑 : 宇 宙 靈 性 生 命 的 歷 史 使 命 不 可 忘 記 。

聖 宗 祂 講 這 一 個 大 背 景 , 主 要 是 要 讓 我 們 知 道 , 宗 下 是 怎 麼 樣 渡 過 來 的 。 宗 下 隱 蔽 式 微 、 不 墮 聲 色 渡 過 來 , 是 不 容 易 的 , 是 歷 代 聖 祖 獻 血 和 生 命 換 來 的 , 是 千 年 以 降 , 弱 水 三 萬 , 捨 寺 融 俗 , 捨 僧 寶 相 , 這 樣 的 宇 宙 靈 性 生 命 的 大 歷 史 背 景 下 , 渡 過 來 的 , 以 各 種 各 樣 的 善 巧 方 便 , 上 上 下 下 廣 渡 眾 生 , 上 渡 emperor , 就 是 上 渡 歷 朝 皇 帝 , 下 渡 無 量 眾 生 。

在 中 國 有 一 個 「 三 百 六 十 行 」 之 說 。 在 中 國 , 三 百 六 十 行 , 哪 一 行 都 有 聖 密 行 者 , 當 然 , 包 括 佛 教 中 的 顯 教 的 其 他 流 派 。 這 是 一 個 非 常 非 常 激 動 人 心 , 洶 湧 澎 湃 的 歷 史 , 它 是 以 宇 宙 靈 性 生 命 大 歷 史 的 客 觀 實 際 存 在 的 。 只 不 過 我 們 如 何 去 衡 量 祂 , 如 何 去 消 化 祂 , 如 何 去 接 受 祂 , 如 何 去 研 究 祂 , 如 何 去 提 昇 祂 。 這 一 點 是 非 常 非 常 的 重 要 。

這 個 宇 宙 靈 性 生 命 大 歷 史 全 面 的 、 系 統 的 、 宇 宙 的 、 靈 性 的 加 以 演 繹 , 演 繹 成 為 現 在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的 大 好 的 形 勢 , 演 繹 成 現 在 如 日 中 天 的 形 勢 。

關 於 宇 宙 靈 性 生 命 的 大 歷 史 中 , 往 往 有 些 人 是 喜 歡 「 鑽 小 牛 角 尖 」 的 。 某 一 次 在 弘 化 中 , 遇 到 一 位 佛 學 的 研 究 者 , 他 問 : 「 你 們 算 是 佛 教 嗎 ? 」 他 針 對 的 是 我 們 吃 葷 吃 素 的 問 題 , 其 實 , 吃 葷 吃 素 問 題 在 歷 史 上 是 怎 麼 樣 發 展 過 來 的 , 是 很 清 楚 。

作 為 印 度 而 言 , 最 初   佛 祖 設 立 僧 團 的 時 候 , 是 以 乞 討 為 生 的 。 當 去 化 緣 的 時 候 , 如 果 眾 生 給 予 你 什 麼 , 給 予 葷 的 , 你 就 得 吃 葷 的 ; 給 予 你 素 的 , 你 就 得 吃 素 的 ; 給 予 食 物 多 的 , 你 就 得 吃 多 一 點 ; 給 予 你 食 物 少 的 , 甚 至 有 的 時 候 , 不 小 心 , 眾 生 給 了 你 已 經 有 點 壞 的 食 物 , 你 也 得 吃 。

這 個 是 最 初 。 現 在 , 我 也 問 過 Most Venerable 阿 努 如 達 , 關 於 吃 葷 還 是 吃 素 的 問 題 。 祂 說 : 「 我 們 現 在 還 是 這 樣 , 靠 化 緣 , 靠 眾 生 供 養 。 眾 生 供 養 來 , 是 什 麼 , 我 們 就 吃 什 麼 , 就 不 論 葷 素 的 。 」 那 麼 從 大 歷 史 的 觀 點 來 看 這 個 問 題 ,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。 那 麼 這 個 就 是 指 戒 相 , 在 戒 相 中 , 大 的 原 則 , 鐵 的 原 則 是 不 動 的 , 比 如 我 們 所 講 的 五 戒 —— 殺 淫 盜 妄 酒 , 五 戒 , 我 們 是 絕 對 不 去 碰 的 。

但 是 吃 葷 吃 素 的 問 題 , 作 為 聖 密 宗 而 言 , 有 一 個 「 五 淨 肉 」 的 問 題 。 五 淨 肉 , 很 明 顯 是 一 個 方 便 , 有 了 這 個 方 便 , 有 了 莊 嚴 神 聖 的 儀 規 , 有 了 客 觀 的 效 應 , 這 個 時 候 就 已 經 不 是 在 這 一 個 大 原 則 的 戒 律 的 範 圍 之 內 , 也 不 是 在 戒 律 的 範 圍 之 外 。 因 為 我 們 的 原 則 「 諸 法 是 空 性 的 」 。 所 以 , 不 執 著 於 某 一 點 , 我 們 絕 對 地 遵 守 戒 相 , 我 們 絕 對 地 遵 守 戒 相 。

因 此 這 一 位 他 研 究 佛 學 的 人 , 我 們 是 很 希 望 跟 他 討 論 的 。 但 是 因 為 時 間 的 關 係 , 我 們 當 時 也 沒 怎 麼 討 論 下 去 , 我 只 簡 單 的 回 答 。 他 說 : 「 你 們 算 是 佛 教 嗎 ? 」 我 說 : 「 是 , 我 們 是 佛 教 , 我 們 佛 教 的 依 據 就 是 《 聖 祖 經 》 , 就 是 《 維 摩 詰 經 》 。 《 聖 祖 經 》 上 講 維 摩 詰 示 有 妻 室 , 但 是 常 修 梵 行 。 因 此 , 作 為 我 們 的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, 我 們 是 非 常 遵 守 的 , 尤 其 是 我 們 要 懂 得 宇 宙 靈 性 生 命 大 歷 史 的 背 景 。

我 們 在 初 傳 、 初 弘 的 時 候 , 我 們 首 先 要 讓 我 們 的 聖 密 行 者 懂 得 這 個 大 歷 史 。 所 謂 大 歷 史 , 也 就 是 這 個 宇 宙 的 教 法 , 靈 性 的 教 法 , 是 全 面 的 教 法 。 所 以 , 十 臻 持 明 , 聖 密 捨 壽 , 聖 密 虹 化 , 聖 密 轉 世 , 聖 密 家 庭 , 四 宮 陀 羅 尼 , 動 靜 兩 禪 , 即 身 成 就 , 現 證 涅 槃 , 令 我 們 的 行 者 能 夠 掌 握 宇 宙 靈 性 生 命 的 生 命 規 律 , 把 握 生 命 如 何 虹 化 , 如 何 進 入 一 個 新 的 階 段 , 讓 我 們 每 個 聖 密 行 者 都 經 歷 超 越 純 粹 宗 教 的 體 驗 , 進 行 「 宇 宙 虹 光 在 行 者 身 上 , 人 在 宇 宙 靈 氣 之 中 」 。 所 以 這 個 , 我 們 所 有 的 行 者 都 要 好 好 地 學 習 最 近 的 聖 密 龍 講 。

我 們 進 一 步 學 習 這 位 行 者 的 報 告 , 我 們 分 享 他 的 報 告 , 他 說 :

 
很 多 時 候 ,   師 父 也 曾 經 聖 示 , 諸 法 平 等 , 無 有 高 下 。 只 是 十 二 乘 佛 法 各 乘 之 間 是 究 竟 、 非 究 竟 的 抉 擇 。 弟 子 理 解 , 究 竟 與 非 究 竟 的 區 別 , 就 是 融 入 宇 宙 靈 性 的 高 度 、 深 度 、 廣 度 的 差 別 , 所 以 無 論 對 一 個 佛 教 流 派 , 還 是 其 他 各 種 各 樣 的 主 義 、 學 說 , 五 花 八 門 的 修 行 方 法 , 都 是 需 要 如 同 鑒 別 古 董 一 樣 的 , 由 外 至 裡 地 辨 別 , 尤 其 是 要 以 靈 性 的 思 維 鑒 別 其 中 的 靈 性 內 涵 , 這 樣 才 如 同 「 當 一 隻 真 正 的 雞 缸 杯 出 現 在 你 面 前 的 時 候 , 就 不 會 失 之 交 臂 , 望 洋 興 歎 了 」 。

 
那 麼 我 們 學 他 的 第 四 點 , 是 他 所 寫 的 最 後 一 點 。

 
四 、 弟 子 在 前 次 浴 佛 節 朝 聖 閉 關 的 時 候 , 也 體 會 到 , 對 自 己 實 修 境 界 的 鑒 別 , 去 幻 存 真 , 也 是 猶 如 鑒 別 古 董 , 是 需 要 層 層 的 淨 化 , 猶 如 層 層 深 入 的 剖 析 辨 別 , 逐 步 識 別 真 相 。 就 好 像 弟 子 很 多 時 候 在 定 中 得 到 了 某 種 預 演 資 訊 , 但 是 一 旦 受 到 六 識 資 訊 的 干 擾 , 弟 子 就 會 放 棄 對 定 中 資 訊 的 認 定 , 直 到 預 演 在 現 實 的 顯 態 世 界 中 呈 現 , 才 敢 於 相 信 。

弟 子 反 省 , 其 實 這 反 應 了 自 己 的 修 行 缺 陷 , 這 是 尚 不 能 完 全 辨 別 境 界 的 真 偽 。 弟 子 體 驗 到 , 靈 性 的 修 持 , 對 真 境 、 幻 境 的 識 別 , 也 是 如 同   師 父 聖 示 的 鑒 別 藏 品 , 要 在 實 踐 中 多 看 、 多 模 、 多 實 踐 、 多 體 會 。 因 此 , 弟 子 需 要 更 努 力 地 修 持 , 一 次 次 地 檢 驗 自 己 的 定 境 , 尤 其 是 珍 惜 自 己 到 聖 地 閉 關 的 聖 緣 , 要 做 到 如 同 真 正 的 鑒 賞 家 , 見 到 一 個 藏 品 就 能 一 眼 就 知 道 這 是 正 品 還 是 贗 品 , 弟 子 需 要 很 努 力 。

祈 請   師 父 加 持 、 遮 止 , 謝 謝   師 父

弟 子 有 錯 誤 的 地 方 , 請   師 父 聖 正 、 加 持 、 遮 止 , 謝 謝   師 父

 
他 的 報 告 還 寫 , 通 過 雞 缸 杯 的 認 識 , 抽 像 出 靈 性 的 思 維 。 這 一 點 是 非 常 可 貴 的 。 但 是 對 於 修 持 中 的 一 些 真 境 和 幻 境 , 是 一 定 要 加 以 區 別 的 。 尤 其 是 當 今 , 某 一 些 人 還 是 不 能 夠 區 別 真 境 和 幻 境 , 這 是 非 常 危 險 。 幻 境 一 定 要 去 掉 , 而 且 幻 境 的 去 掉 它 是 會 有 一 個 過 程 的 。

它 必 須 每 一 件 事 情 都 報 告   師 父 , 這 叫 「 每 事 報 」 , 讓   師 父 給 你 鑒 別 , 然 後 你 再 開 始 對 照 自 己 的 真 境 還 是 幻 境 , 而 不 是 「 事 後 報 」 , 「 事 後 報 」 呢 , 往 往 很 容 易 進 一 步 陷 進 幻 覺 中 去 。 因 為 , 出 現 境 界 的 時 候 往 往 不 是 只 出 現 一 個 境 界 , 而 是 出 現 一 群 境 界 , 一 系 列 的 境 界 。 在 自 己 的 境 界 中 , 有 真 有 幻 , 如 果 把 幻 境 出 現 了 , 自 己 把 它 認 定 , 但 是 , 由 於 沒 有 報 , 你 後 來 發 現 這 是 一 個 幻 境 , 那 麼 這 樣 就 過 去 了 , 一 次 一 次 的 過 去 , 無 異 於 幻 境 的 培 養 , 這 樣 你 的 幻 境 有 可 能 重 新 捲 土 再 來 。 這 是 一 個 非 常 危 險 的 事 情 , 所 以 , 一 定 要 重 視 。

這 位 行 者 他 運 用   師 父 鑒 別 藏 品 的 話 , 就 在 實 踐 中 要 「 多 看 、 多 摸 、 多 實 踐 、 多 體 會 」 , 確 實 如 此 , 因 為 你 沒 有 在 實 踐 中 看 到 過 真 品 , 因 此 很 容 易 走 彎 路 , 很 容 易 。

我 們 講 雞 缸 杯 , 其 實 我 們 也 看 見 過 數 以 百 計 的 贗 品 , 在 數 以 百 計 的 贗 品 之 中 , 甚 至 一 隻 真 的 都 看 不 到 。 所 以 非 常 慶 幸 , 我 們 宗 下 傳 承 的 那 些 精 品 是 非 常 可 貴 , 非 常 的 可 貴 。 因 為 現 代 用 高 科 技 手 段 製 的 贗 品 , 它 只 能 夠 形 似 , 不 能 夠 神 似 , 也 就 是 說 , 它 只 能 夠 從 外 面 的 紋 飾 、 釉 色 方 面 加 以 拷 貝 模 仿 , 看 上 去 好 像 真 的 , 但 是 , 它 的 靈 性 的 東 西 、 精 神 的 東 西 , 拷 貝 不 上 去 。

這 裡 , 我 們 修 持 也 是 如 此 ,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, 不 僅 僅 是 停 留 在 學 佛 學 上 , 而 是 要 在 學 佛 的 實 踐 基 礎 上 , 加 以 去 實 修 驗 證 , 大 智 本 行 , 這 樣 才 能 夠 達 到 那 靈 性 的 光 輝 頂 點 。

今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, 由 於 時 間 的 原 因 ,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。 下 次 再 見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下 星 期 繼 續 恭 聆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聖 示 。

謝 謝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