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352 次
2014 年 4 月 13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法 華 經 • 常 不 輕

 

 
廣 播 電 臺 :

在 昨 天 的 廣 播 之 中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跟 我 們 分 享 了 有 關 「 聖 天 大 禮 」 和 《 法 華 經 • 常 不 輕 菩 薩 品 》 之 中   常 不 輕 菩 薩 的 聖 跡 , 以 及 所 昭 示 的 法 理 。

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繼 續 為 我 們 聖 示 , 有 請   師 尊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: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4413 號 , 星 期 天 , 第 352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我 們 繼 續 昨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。 我 們 的   帝 師 武 則 天 , 祂 的 《 開 經 偈 》 就 是 :

「 無 上 甚 深 微 妙 法 ,
  百 千 萬 劫 難 遭 遇 。
  我 今 見 聞 得 受 持 ,
  願 解 如 來 真 實 義 。 」

這 個 《 開 經 偈 》 就 是 告 訴 我 們 , 學 佛 , 我 們 學 佛 , 主 要 是 趨 向 解 脫 , 是 每 一 位 修 行 者 的 基 本 的 目 標 。 而 佛 法 無 邊 , 八 萬 四 千 法 門 , 都 是 應 無 量 眾 生 的 根 器 而 說 的 。 因 此 , 翻 譯 經 典 的 高 僧 大 德 , 進 入 中 國 , 為 了 方 便 眾 生 的 教 和 學 , 歷 代 的 聖 祖 們 , 為 了 大 聖 釋 迦 牟 尼 佛 祖 的 一 代 教 分 門 別 類 , 以 幫 助 不 同 根 性 的 修 學 者 , 容 易 掌 握 , 容 易 學 習 , 能 夠 達 到 即 身 成 佛 的 目 的 。

為 了 這 個 目 的 , 所 以 , 《 華 嚴 經 》 中 判 釋 佛 教 的 各 類 的 教 相 的 內 容 , 是 分 「 五 教 」 。 這 個 所 謂 的 「 五 教 」 , 就 是 小 、 始 、 終 、 頓 、 圓 , 也 就 是 小 教 、 大 乘 始 教 、 終 教 、 頓 教 、 圓 教 。 這 是   法 藏 大 師 根 據 《 聖 祖 經 》 所 講 的 「 離 言 絕 相 , 一 念 不 生 , 即 是 佛 」 而 作 的 。 到 了 後 來 , 有 一 個 弟 子 , 祂 把 這 個 五 教 判 成 為 四 教 。 五 教 判 成 為 四 教 , 後 來 又 經 過   澄 觀 大 師 的 澄 清 , 堅 持 了 , 還 是 五 教 。

這 個 五 教 之 說 法 , 是   杜 順 大 師 提 出 來 的 。 祂 在 祂 的 《 華 嚴 五 教 止 觀 》 法 本 提 出 了 「 五 教 」 。 祂 最 初 提 出 五 教 , 是 小 乘 教 、 大 乘 初 教 、 熟 教 ( 熟 , 就 是 嫻 熟 的 熟 , 修 習 大 乘 嫻 熟 了 以 後 , 就 稱 為 大 乘 熟 教 ) 、 頓 教 、 圓 教 。 但 是 由 於 這 個 五 教 之 說 剛 確 立 , 所 以 在 有 的 地 方 , 祂 叫 小 乘 初 教 、 大 乘 初 教 、 大 乘 終 教 、 大 乘 頓 教 、 大 乘 一 乘 教 , 等 等 。 名 字 雖 然 不 同 , 但 是 祂 性 質 都 差 不 多 。

我 們 的 修 持 班 , 最 近 對 「 漸 教 」 和 「 頓 教 」 進 行 了 討 論 。 因 為 我 們 最 初 的 時 候 , 講 六 祖 惠 能 和 六 祖 神 秀 這 兩 大 派 , 神 秀 是 可 以 稱 為 漸 教 , 惠 能 可 以 稱 之 為 頓 教 , 兩 個 不 同 的 偈 語 , 從 偈 語 中 的 含 義 , 表 達 出 了 不 同 的 修 行 的 方 法 。 因 為 過 去 有 一 種 傾 向 , 認 為 漸 教 不 如 頓 教 、 漸 悟 不 如 頓 悟 。 但 是 現 在 社 會 前 進 , 要 和 諧 , 應 該 頓 、 漸 沒 有 高 低 之 分 , 一 樣 高 , 都 是 成 佛 的 法 門 , 只 不 過 眾 生 的 根 器 不 同 而 已 。 不 同 的 根 器 , 選 擇 不 同 的 法 門 , 只 要 合 適 你 修 的 , 都 是 好 的 法 門 。

但 是 從 歷 史 上 看 , 選 擇 頓 教 修 行 , 或 者 是 選 擇 漸 教 修 行 , 選 擇 頓 教 修 行 的 人 比 較 多 一 點 , 選 擇 漸 教 修 行 的 人 似 乎 就 少 一 點 。 因 此 , 神 秀 的 這 一 支 法 脈 , 數 傳 以 後 , 就 慢 慢 地 變 成 有 流 無 宗 了 。 這 個 情 況 看 , 是 不 是 漸 教 不 好 呢 ? 其 實 , 許 多 進 入 頓 教 明 心 見 性 的 行 者 , 修 行 還 是 遵 循 著 漸 教 的 規 律 , 慢 慢 地 成 佛 。 因 此 , 頓 、 漸 兩 教 是 沒 有 什 麼 可 以 分 誰 高 誰 低 , 只 不 過 是 成 佛 的 時 間 、 時 輪 有 遲 有 速 而 已 。

修 持 班 的 討 論 , 我 們 感 覺 到 這 是 非 常 好 , 感 覺 到 修 持 班 的 行 者 , 他 們 雖 然 都 是 西 方 人 、 洋 人 , 是 白 皮 膚 的 人 , 他 們 沒 有 中 國 文 化 的 薰 陶 , 可 以 說 都 是 新 學 菩 薩 , 當 然 相 對 而 言 , 西 方 人 跟 我 們 學 華 文 的 人 、 學 華 文 的 行 者 相 比 較 而 言 , 他 們 是 新 學 華 文 的 菩 薩 。 他 們 的 進 步 , 我 們 感 覺 是 非 常 可 喜 的 事 情 。

我 們 昨 天 就 是 講 到   常 不 輕 菩 薩 。 常 不 輕 菩 薩 對 我 們 來 說 , 有 非 常 的 現 實 的 意 義 。 我 們 講 到 聖 天 大 禮 , 只 不 過 是 向 大 家 介 紹 , 我 們 的 聖 天 大 禮 動 禪 陀 羅 尼 是 如 何 行 的 , 祂 不 僅 是 能 夠 調 整 7400 萬 的 脈 道 , 非 常 能 動 地 改 善 自 己 的 體 質 , 作 了 這 些 瑜 伽 以 後 , 跟 自 己 的 法 身 瑜 伽 , 跟 自 己 的 佛 身 瑜 伽 , 終 於 自 己 跟 宇 宙 瑜 伽 , 把 自 己 在 宇 宙 中 的 地 位 突 顯 出 來 。 瑜 伽 了 以 後 , 宇 宙 的 能 量 被 你 所 掌 握 、 被 你 所 控 制 、 被 你 所 應 用 , 在 這 樣 的 情 況 下 , 對 身 體 、 對 精 神 、 對 靈 性 都 有 非 常 正 面 的 效 應 。 可 於 一 般 的 普 通 人 而 言 , 像   常 不 輕 菩 薩 這 樣 的 行 禮 , 說 起 來 比 較 容 易 , 但 是 做 起 來 就 比 較 難 。

常 不 輕 菩 薩 的 修 持 , 其 實 是 相 當 不 容 易 的 。 但 是 , 我 們 聖 密 行 者 自 己 所 行 的 聖 天 大 禮 , 因 為 有 動 禪 陀 羅 尼 的 種 種 規 範 , 實 際 上 就 更 難 : 要 求 更 高 , 要 求 做 的 規 範 , 要 求 能 夠 達 到 跟 宇 宙 的 能 量 相 瑜 伽 , 跟 宇 宙 能 量 相 溝 通 , 要 能 夠 在 修 持 的 時 候 、 修 持 聖 天 大 禮 的 時 候 , 能 夠 清 淨 、 無 我 、 調 伏 、 精 進 , 要 能 夠 做 到 「 十 大 觀 」 。 我 們 以 前 曾 經 說 過 , 我 們 過 堂 的 時 候 , 要 做 「 十 大 觀 」 。 「 十 大 觀 」 的 這 個 法 理 , 能 夠 運 用 在 動 禪 陀 羅 尼 中 , 運 用 在 聖 天 大 禮 中 , 那 麼 這 個 難 度 就 更 大 , 當 然 , 這 是 要 一 步 一 步 慢 慢 地 來 的 。

在 修 即 身 成 佛 的 道 路 上 , 來 不 得 半 點 的 虛 偽 ; 在 即 身 成 佛 的 道 路 上 , 要 時 時 處 處 地 調 整 自 己 、 檢 查 自 己 , 令 自 己 能 夠 在 「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, 清 淨 、 無 我 、 調 伏 、 精 進 」 的 道 路 上 進 入 更 高 的 修 行 層 次 。 所 以 , 我 們 要 時 時 地 自 我 地 警 醒 、 自 我 地 反 省 , 要 謙 遜 , 要 謹 慎 , 要 戒 驕 , 要 戒 躁 。 但 是 , 不 少 的 信 眾 、 行 者 , 無 形 之 中 , 總 歸 有 所 傲 慢 。 雖 然 這 些 傲 慢 的 思 想 、 傲 慢 的 語 言 , 非 常 的 輕 微 , 但 是 這 些 蛛 絲 馬 跡 的 出 現 , 即 使 是 非 常 微 弱 的 痕 跡 , 還 是 能 夠 被 察 覺 的 , 能 夠 在 自 我 的 反 省 之 中 察 覺 到 , 並 且 加 以 改 正 。 因 為 這 個 傲 慢 , 傲 慢 的 根 深 蒂 固 , 有 的 時 候 , 甚 至 會 出 現 退 轉 心 也 說 不 定 , 而 且 出 現 了 退 轉 心 還 是 不 知 不 覺 。 只 有 當 邊 上 的 同 修 對 你 猛 擊 一 掌 , 或 者 當   師 尊 對 你 當 頭 棒 喝 的 時 候 , 你 才 會 警 醒 。 當 然 , 如 果 說 有 傲 慢 的 行 者 , 當 當 頭 棒 喝 的 時 候 , 有 的 時 候 反 而 要 做 種 種 的 解 釋 、 迴 避 , 看 不 到 自 己 的 問 題 的 存 在 。

作 為   常 不 輕 菩 薩 的 修 行 , 以 及 我 們 聖 天 大 禮 動 禪 陀 羅 尼 的 修 行 , 這 個 中 國 漢 傳 密 教 的 修 行 , 從 本 質 上 講 , 這 實 際 上 是 一 種 安 分 守 紀 的 表 現 。 其 實 , 安 分 守 紀 是 一 種 聖 密 智 慧 , 有 了 這 種 聖 密 智 慧 , 才 有 可 能 迅 速 地 、 快 速 地 就 在 此 生 中 成 就 佛 道 。

作 為 一 個 普 通 人 , 大 多 數 人 都 希 望 有 進 取 心 , 地 位 要 高 , 工 資 要 高 , 技 術 要 高 , 房 子 要 大 , 住 要 住 的 豪 宅 。 有 進 取 心 , 本 來 不 是 一 個 壞 的 事 情 。 但 是 , 由 於 這 個 進 取 心 , 沒 有 用 聖 教 、 聖 法 把 它 加 以 過 濾 , 把 它 加 以 正 確 的 引 導 , 所 以 , 就 引 來 了 貪 、 嗔 、 癡 、 我 慢 、 疑 。

因 此 , 聖 密 行 者 在 經 濟 上 是 貧 困 了 一 點 , 在 靈 性 上 卻 是 富 裕 了 。 這 一 個 經 濟 上 的 貧 困 和 靈 性 上 的 富 裕 , 從 哪 裡 去 獲 得 ? 也 是 從 日 常 的 生 活 中 、 日 常 的 修 行 中 、 從 聖 密 家 庭 中 去 獲 得 , 從 聖 密 temple 中 去 獲 得 , 從 聖 密 法 中 去 獲 得 , 因 為 我 們 是 一 個 聖 密 僧 伽 。 聖 密 僧 伽 就 是 要 以 一 個 聖 密 僧 伽 的 高 標 準 、 高 要 求 來 對 待 自 己 , 從 聖 密 法 中 間 , 從 《 聖 祖 經 》 、 從 《 華 嚴 經 》 中 獲 得 靈 性 的 營 養 。 其 實 , 結 合 動 禪 陀 羅 尼 的 訓 練 , 結 合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的 四 相 齊 全 、 八 相 齊 全 的 訓 練 , 這 其 實 是 成 佛 的 捷 徑 。

常 不 輕 菩 薩 祂 有 一 個 好 的 修 行 狀 態 , 這 也 是 一 個 美 學 , 祂 常 常 讚 歎 別 人 , 祂 總 感 覺 讚 歎 別 人 做 得 不 夠 。 但 是 我 們 普 通 人 , 分 不 清 正 面 的 讚 歎 跟 阿 諛 奉 承 的 差 別 : 正 面 的 讚 歎 , 實 際 上 使 被 讚 歎 的 人 正 確 地 往 前 直 行 ; 阿 諛 奉 承 , 則 是 自 己 另 有 所 圖 , 實 際 上 你 另 有 所 圖 地 你 讚 歎 了 別 人 , 實 際 上 就 是 降 低 了 自 己 , 但 是 , 你 沒 有 另 有 所 圖 的 , 是 完 全 是 清 淨 、 無 我 、 調 伏 、 精 進 的 這 樣 的 讚 歎 , 就 是 提 升 了 自 己 的 精 神 品 質 , 提 升 了 自 己 的 靈 性 品 質 。 所 以 , 這 一 點 是 非 常 的 重 要 。

我 們 學 習   常 不 輕 菩 薩 的 精 神 , 在 聖 密 宗 有 一 個 行 聖 天 大 禮 的 動 禪 陀 羅 尼 法 門 。 這 個 法 門 , 不 僅 是 對 自 己 的 聖 密 行 者 同 道 、 上 師 、 長 老 行 聖 天 大 禮 , 對 於 自 己 的 父 母 、 兄 弟 行 聖 天 大 禮 , 對 宇 宙 、 對 眾 生 都 行 聖 天 大 禮 , 主 要 為 的 就 是 跟 宇 宙 瑜 伽 、 跟 自 己 的 自 性 瑜 伽 、 跟 佛 性 瑜 伽 。

因 此 , 聖 天 大 禮 和 三 跪 九 叩 這 個 中 國 的 傳 統 的 作 習 、 禮 貌 , 是 有 相 同 , 又 有 不 相 同 。 相 同 的 , 看 上 去 , 好 像 動 作 有 類 似 , 但 是 實 際 上 你 仔 細 地 分 析 起 來 , 就 是 連 動 作 也 不 是 一 樣 的 。 因 為 我 們 這 些 動 作 , 都 是 以 教 相 的 理 念 所 指 導 的 。 我 們 行 聖 天 大 禮 的 時 候 , 首 先 心 頭 要 想 到 的 是 清 淨 , 要 想 到 的 是 無 我 。 在 這 樣 的 情 況 之 下 , 我 們 聖 密 宗 的 行 者 在 行 大 禮 的 時 候 , 有 的 時 候 明 明 知 道 地 下 是 髒 的 , 明 明 知 道 地 下 是 濕 的 , 但 是 他 們 為 了 在 第 一 時 輪 完 成 與 自 性 的 瑜 伽 、 跟 佛 性 的 瑜 伽 , 在 第 一 時 輪 完 成 跟 宇 宙 的 瑜 伽 , 獲 得 宇 宙 的 正 能 量 , 因 此 , 他 們 就 毫 不 猶 豫 地 就 行 下 去 。 當 然 , 我 這 樣 講 , 並 非 是 說 , 大 家 要 不 顧 衛 生 地 去 做 聖 天 大 禮 , 我 們 衛 生 還 是 要 考 慮 到 的 , 而 且 是 要 首 先 考 慮 到 的 。

但 是 , 事 實 上 , 作 為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, 最 簡 單 、 最 明 確 的 動 禪 陀 羅 尼 修 持 法 門 , 這 樣 一 個 修 持 法 門 , 確 確 實 實 令 很 多 人 得 救 , 既 解 決 了 現 實 生 命 中 的 痛 苦 , 又 解 決 了 未 來 的 永 恆 生 命 的 痛 苦 。 在 這 一 個 即 身 成 佛 的 法 門 中 間 虹 化 、 轉 世 、 再 來 救 渡 眾 生 , 所 以 , 我 們 講 的 是 , 清 淨 、 無 我 、 調 伏 、 精 進 , 實 際 上 是 獲 得 了 靈 性 的 營 養 ; 我 們 修 習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, 實 際 上 就 是 獲 得 了 成 佛 的 捷 徑 , 真 正 地 、 實 實 在 在 地 落 到 了 即 身 成 佛 的 實 處 。 這 個 所 謂 的 即 身 成 佛 , 實 際 上 就 是 虹 化 和 轉 世 , 實 際 上 轉 世 再 來 、 救 渡 無 量 的 眾 生 。 作 為 我 們 聖 密 家 庭 , 已 經 成 就 了 聖 密 家 庭 中 的 成 就 , 實 際 上 為 轉 世 在 技 術 上 作 好 了 準 備 。

我 們 以 前 打 過 一 個 比 方 :

我 們 虹 化 , 就 是 好 像 宇 宙 飛 船 上 天 ;

而 我 們 轉 世 , 又 好 像 宇 宙 飛 船 又 回 到 了 火 箭 發 射 場 的 基 地 ;

在 虹 化 過 程 之 中 , 就 好 像 宇 宙 飛 船 在 宇 宙 中 、 太 空 中 航 行 。

而 聖 密 家 庭 , 不 僅 僅 是 虹 化 , 而 且 可 以 達 到 虹 化 以 後 的 操 控 。 因 此 , 要 成 就 聖 密 家 庭 , 首 先 要 成 就 一 系 列 的 聖 密 行 者 應 該 要 做 的 。 如 何 去 做 ?   常 不 輕 菩 薩 已 經 為 我 們 做 了 榜 樣 。 我 們 幫 助 別 人 , 讚 歎 別 人 , 而 且 示 範 給 別 人 即 身 成 佛 , 但 是 , 別 人 —— 普 通 人 、 普 通 眾 生 , 不 但 不 接 受 你 的 幫 助 , 不 但 不 領 你 的 情 , 甚 至 反 過 來 , 要 辱 罵 你 、 毆 打 你 、 污 辱 你 。 所 以 , 作 為 一 般 人 而 言 , 他 是 沒 有 辦 法 去 接 受 這 種 狀 態 的 。

因 此 , 作 為 聖 密 行 者 , 你 一 定 要 能 夠 忍 辱 。 這 個 忍 辱 , 作 為 我 們 的   帝 師 武 則 天 , 祂 是 專 門 為 這 個 忍 寫 了 一 個 偈 語 , 寫 了 一 個 文 章 , 當 然 , 到 因 緣 成 熟 的 時 候 , 我 們 就 來 學 習 。

當 然 , 有 不 少 人 學 佛 , 學 到 《 法 華 經 》 , 學 到 第 二 十 品 的 《 常 不 輕 菩 薩 品 》 , 都 說   常 不 輕 菩 薩 確 實 有 象 徵 的 意 義 , 是 可 以 學 習 的 , 但 實 際 上 就 做 起 來 , 太 難 , 一 句 話 , 就 是 成 佛 太 難 。

但 是 , 以 聖 密 宗 而 言 , 成 立 聖 密 家 庭 ,

在 聖 密 家 庭 中 , 與 宇 宙 瑜 伽 、 與 法 性 瑜 伽 、 與 自 性 瑜 伽 , 清 淨 、 無 我 、 調 伏 、 精 進 ;

在 聖 密 家 庭 中 , 兄 弟 姐 妹 , 情 同 手 足 , 這 個 是 真 正 的 情 同 手 足 , 相 互 幫 助 , 相 互 灌 頂 , 相 互 大 禮 , 相 互 昇 華 , 最 終 虹 化 轉 世 , 準 備 好 迎 接 小 活 佛 ;

在 聖 密 家 庭 中 , 準 備 好 迎 接 小 活 佛 , 撫 育 小 活 佛 , 令 這 個 小 活 佛 有 良 好 的 聖 密 環 境 , 不 僅 是 撫 養 祂 的 身 體 , 主 要 還 是 要 培 養 祂 的 思 想 、 培 養 祂 的 精 神 、 培 養 祂 的 靈 性 , 在 聖 密 家 庭 的 搖 籃 中 生 長 。

所 以 , 我 們 講 學 習 、 實 踐 《 法 華 經 》 , 實 踐   常 不 輕 菩 薩 的 這 個 靈 性 的 精 神 , 實 際 上 我 們 已 經 做 好 了 基 礎 的 準 備 , 也 就 是 說 , 成 立 聖 密 家 庭 。

所 以 , 今 天 完 全 地 回 答 了 一 些 人 寫 信 來 問 的 , 就 是 : 三 跪 九 叩 , 封 建 的 沉 渣 又 要 泛 起 來 。 這 樣 說 是 一 種 誤 解 , 就 是 不 懂 得 法 性 的 瑜 伽 、 佛 性 的 瑜 伽 、 宇 宙 的 瑜 伽 的 原 理 , 不 懂 得 聖 密 家 庭 中 的 瑜 伽 的 原 理 , 更 不 懂 得 虹 化 轉 世 的 原 理 。 不 過 , 這 些 道 理 , 一 般 眾 生 來 講 , 聽 起 來 , 實 在 太 深 , 實 在 太 不 容 易 理 解 。 所 以 , 只 能 夠 通 過 我 們 的 努 力 , 慢 慢 地 把 聖 密 法 理 告 訴 他 們 , 和 他 們 分 享 。

今 天 , 由 於 時 間 的 關 係 ,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。 各 位 聽 眾 再 見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下 星 期 繼 續 恭 聆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。

謝 謝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