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343 次
2014 年 3 月 15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靈 性 對 話   三 國 同 發

 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我 們 今 天 很 有 聖 緣 , 請 到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來 到 我 們 電 臺 廣 播 上 來 作 聖 密 龍 講 的 聖 示 。

薄 伽 梵   師 尊 您 好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今 天 ,   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首 先 將 與 我 們 分 享 中 國 漢 傳 密 學 研 究 院 最 近 斯 里 蘭 卡 之 行 的 情 況 , 之 後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會 帶 領 我 們 學 習 一 篇 行 者 的 報 告 。

現 在 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作 聖 密 龍 講 的 聖 示 。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: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4 年 3 月 15 號 , 星 期 六 , 第 343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這 次 聖 密 龍 講 , 我 們 要 討 論 的 問 題 就 比 較 多 。

首 先 當 然 是 我 們 要 向 大 家 報 告 在 3 月 4 號 , 我 們 從 澳 洲 塔 斯 牟 尼 亞 Hobart 啟 程 , 抵 達 斯 里 蘭 卡 , 出 席 了 在 斯 里 蘭 卡 舉 行 的 世 界 佛 教 僧 伽 協 會 WBSY 第 11 屆 全 體 代 表 大 會 的 籌 備 會 議 會 , 和 秘 書 長 Most Venerable Anuruddha Maha Thero 進 行 了 充 份 的 協 商 和 討 論 , 同 時 也 規 劃 了 未 來 的 WBSY 世 界 大 弘 的 計 劃 。

在 這 個 同 時 , 我 們 和 WBSY 的 上 座 部 佛 教 高 僧 , 特 別 是 皇 家 廟 宇 的 僧 王 級 的 高 僧 進 行 了 會 晤 。 同 時 , 雙 方 進 行 了 高 層 次 的 對 話 。 這 就 是 我 們 所 稱 之 為 的 WBSY 上 座 部 佛 教 和 WBSY 無 相 密 乘 佛 教 第 四 屆 的 靈 性 對 話 。

回 顧 前 面 三 次 的 靈 性 對 話 :

第 一 次 , 發 生 在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佛 祖 住 世 時 期 , 在 古 天 竺 時 期 。 那 是 在 佛 梵 持 明 僧 團 的 “ 眾 所 知 識 ” , 在 毗 耶 離 城 內 進 行 的 。 這 次 靈 性 對 話 , 被 詳 盡 地 記 錄 在 《 佛 說 維 摩 詰 所 說 不 思 議 解 脫 法 門 經 》 。 這 次 的 靈 性 對 話 , 有 與 眾 生 的 對 話 , 有 與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佛 祖 獅 子 座 下 的 各 位 高 級 弟 子 的 對 話 , 就 是 十 大 弟 子 對 話 , 詳 細 記 載 在 《 佛 說 維 摩 詰 所 說 不 思 議 解 脫 法 門 經 》 內 的 《 弟 子 品 》 。 這 次 對 話 , 而 且 跟 大 乘 菩 薩 的 對 話 , 這 就 是 記 錄 在 《 菩 薩 品 》 。

由 於 這 次 對 話 , 全 面 地 揭 示 了 佛 梵 持 明 的 僧 團 —— 密 教 僧 團 的 密 教 的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,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佛 祖 而 且 親 自 托 咐   彌 勒 菩 薩 , 如 何 弘 通 這 一 部 經 , 作 了 詳 盡 的 佈 置 和 綬 紀 。

第 二 次 對 話 , 是 在 2012 年 12 月 , 在 德 國 慕 尼 黑 WBSY 第 九 屆 年 會 上 。 第 九 屆 年 會 上 , 舉 行 了 上 座 部 佛 教 和 Tantrayana 佛 教 兩 大 流 派 的 靈 性 對 話 , 取 得 豐 碩 的 成 果 。

第 三 次 對 話 , 就 是 2013 年 9 月 , 在 美 國 洛 杉 磯 中 國 密 學 研 究 院 的 洛 杉 磯 的 分 院 舉 行 的 。 那 次 對 話 , 作 為 一 個 成 果 , 我 們 把 雙 方 的 對 話 內 容 , 都 筆 之 於 文 字 , 印 出 了 法 本 。 我 們 在 這 次 斯 里 蘭 卡 第 四 次 對 話 開 幕 的 時 候 , 就 公 開 開 始 發 行 了 。

這 本 第 三 屆 的 靈 性 對 話 記 錄 的 法 本 , 祂 是 一 個 全 記 錄 。 這 個 法 本 , 成 為 一 個 歷 史 的 文 獻 。 當 然 , 作 為 全 世 界 , 我 們 同 一 天 , 在 中 國 香 港 、 在 澳 洲 、 在 斯 里 蘭 卡 三 個 國 家 同 時 發 行 , 我 們 感 到 特 別 有 歷 史 的 意 義 。

在 這 一 個 訪 問 期 間 , 我 們 還 做 了 一 件 事 情 。 這 就 是 Most Venerable Anuruddha 祂 所 建 立 造 的 一 個 temple 。 當 然 , 祂 自 己 原 來 是 有 一 個 temple 的 , 現 在 建 造 了 新 的 temple 。 這 個 新 的 temple , 祂 是 以 “ Vimalakirti Dharma Hall ” 來 命 名 的 , 也 就 是 說 是 “ 維 摩 詰 的 廟 宇 ” 。 這 個 廟 宇 , 在 開 光 儀 規 上 , 祂 特 別 講 話 指 出 說 , 這 一 個 廟 宇 , 主 要 的 供 養 者 是   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, 是 指   智 及 維 摩 詰 , 是 指 我 們 中 國 漢 傳 密 學 研 究 院 。 這 個 廟 宇 , 祂 不 僅 樹 立 了 一 個 廟 牌 , 廟 牌 上 寫 著 “ Vimalakirti Dharma Hall ” , 還 聳 立 著 一 塊 石 碑 , 石 碑 上 銘 刻 著 Vimalakirti 的 名 字 , 以 資 紀 念 。

關 於 斯 里 蘭 卡 此 行 , 我 們 順 利 地 回 來 了 。 剛 好 世 界 上 發 生 了 一 個 馬 來 西 亞 的 波 音 737 的 飛 機 失 聯 的 事 件 , 所 以 , 很 多 的 行 者 都 來 信 , 關 注 著   師 父 是 不 是 很 平 安 地 回 來 。 其 實 , 這 是 要 謝 謝 大 家 的 好 意 , 在   師 父 應 該 是 不 會 有 什 麼 問 題 的 。 因 為 即 使 有 了 問 題 , 也 是 宇 宙 召 喚 , 輕 鬆 地 往 來 , 虹 化 轉 世 , 就 在 於 我 們 的 生 命 實 踐 中 。 所 以 大 家 不 必 為 此 擔 憂 。

下 面 我 們 學 習 一 篇 由 中 國 大 陸 的 弟 子 寫 來 的 一 篇 文 章 , 這 是 一 篇 學 習 的 文 章 。

敬 愛 的   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

您 好 !

弟 子 叩 呈 恭 學   師 尊 3.8 廣 播 聖 密 龍 講 聖 示 的 極 其 膚 淺 的 體 會 , 如 有 錯 誤 之 處 , 祈 請   師 尊 慈 悲 批 評 、 遮 止 、 加 持 。

1、   師 尊 用 唸 誦 行 者 報 告 和 隨 之 而 來 的 點 評 、 解 密 來 作 為 聖 密 龍 講 的 聖 示 , 弟 子 感 覺 非 常 之 好 , 祂 就 像 廣 播 的 師 生 對 座 , 討 論 切 磋 , 直 奔 主 題 , 令 聽 眾 得 以 分 享 、 回 顧 、 感 受 和 提 高 ; 也 令 領 悟 、 瑜 伽 、 修 證 層 次 不 一 樣 的 聽 眾 , 在 此 交 流 、 學 習 、 理 解 和 消 化 ; 又 因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和 報 告 者 演 繹 當 世 《 聖 祖 經 》 , 度 眾 大 戲 , 如 如 展 開 , 聽 眾 於 不 知 不 覺 中 打 開 身 心 , 清 淨 瑜 伽 , 錘 煉 靈 覺 。 無 限 感 恩   師 尊 以 此 方 便 , 讓 弟 子 體 悟 華 嚴 聖 緣 , 體 悟 “ 華 嚴 的 境 界 , 就 是 把 我 們 宇 宙 所 有 的 生 命 , 和 諧 地 融 化 在 一 起 、 瑜 伽 在 一 起 ” 。

2、 通 過   師 尊 的 解 密 , 弟 子 才 明 白 , 多 年 來 無 數 次 地 聆 聽   師 尊 聖 示 的 “ 蘊 道 潛 真 , 隱 蔽 式 微 ” 、 “ 蘊 道 潛 真 , 不 墮 聲 色 ” , 原 來 是 2500 多 年 前   大 聖   佛 祖 的 綬 紀 ,   薄 伽 梵   至 極 維 摩 詰 初 聖 祖 的 綬 紀 , 祂 們 是 千 萬 地 叮 囑 、 綬 紀 這 個 聖 密 大 法 師 們 尤 其 尤 其 要 遵 循 的 原 則 。 因 此 , 大 聖 寶 佛 陀 跋 陀 羅 大 師 在 翻 譯 《 華 嚴 經 》 時 , 沒 有 暴 露 真 實 的 身 份 , 祂 的 翻 譯 被 相 當 技 巧 地 記 載 下 來 了 , 體 現 了 一 個 聖 密 法 師 的 高 度 的 慈 悲 和 智 慧 。   大 聖 寶   武 則 天 帝 師 為 “ 明 堂 ” 冠 一 個 “ 大 ” 字 , “ 大 ” 就 是 嘛 哈 , 當 即 “ 被 賜 予 了 生 命 的 意 義 , 包 容 著 、 含 攝 著 宇 宙 的 意 義 , 宇 宙 是 廣 大 無 垠 的 ” 。 從 而 , 帶 出 了 《 華 嚴 經 》 , 也 就 成 為 “ 大 華 嚴 明 堂 ” , 或 者 是 “ 華 嚴 大 明 堂 ” 。 這 本 身 體 現 了   武 則 天   帝 師 的 慈 悲 和 智 慧 , “ 蘊 道 潛 真 , 不 墮 聲 色 ” 的 意 識 非 常 的 顯 著 。

弟 子 恭 讀 到 這 , 真 的 萬 分 感 動 、 萬 分 感 恩 。 弟 子 不 由 地 想 起   師 尊 聖 示 多 次 提 到 的 歷 代 聖 祖 師 都 是 緊 緊 地 掌 握 住 這 一 個 佛 梵 持 明 傳 承 的 大 原 則 —— “ 蘊 道 潛 真 , 不 墮 聲 色 ” , 不 僅 沒 有 暴 露 身 份 , 而 且 前 赴 後 繼 , 翻 譯 、 傳 播 大 量 的 教 典 、 密 典 、 聖 典 :

如   迦 葉 摩 騰 、   竺 法 蘭 兩 位 密 僧 翻 譯 《 四 十 二 章 經 》 , 祂 們 沒 有 暴 露 身 份 , 弘 顯 隱 密 ;

如   大 聖 寶   鳩 摩 羅 什 聖 祖 翻 譯 《 聖 祖 經 》 —— 《 佛 說 維 摩 詰 所 說 不 思 議 解 脫 法 門 經 》 , 字 行 間 看 不 到 密 教 的 痕 跡 , 只 有 懂 密 教 的 , 才 能 破 密 、 詮 釋 “ 眾 所 知 識 ” 、 “ 大 智 本 行 ” 、 “ 逮 諸 總 持 ” 、 “ 遊 戲 神 通 ” 、 “ 無 所 畏 懼 自 解 脫 ” 等 深 奧 的 密 教 內 涵 和 外 延 ;

如   大 聖 寶   僧 肇 聖 祖 所 著 的 《 肇 論 》 , 完 全 不 提 到 一 個 “ 密 ” 字 , 甚 至 不 提 到 半 個 “ 密 ” 字 , 一 星 丁 點 的 “ 密 ” 字 都 看 不 出 來 , 只 有 當 密 教 中 人 、 密 教 的 宗 師 對 《 肇 論 》 進 行 解 密 的 時 候 , 你 才 能 登 堂 入 室 、 得 其 精 奧 。

再 如 多 位 宗 下 的 聖 密 大 師 , 如   大 聖 寶   法 顯 大 師 和   大 聖 寶   佛 陀 跋 陀 羅 大 師 共 譯 《 大 涅 槃 經 》 ;   大 聖 寶   菩 提 流 支 大 師 和   大 聖 寶   勒 那 摩 提 大 師 共 譯 《 十 地 經 論 》 ;   大 聖 寶   真 諦 大 師 譯 出 《 攝 大 乘 論 》 、 《 攝 大 乘 論 釋 論 》 ……

又 如   大 聖 寶   玄 奘 大 師 , 祂 不 僅 是 中 國 歷 史 上 數 一 數 二 的 重 要 的 第 一 流 的 佛 教 翻 譯 家 , 更 是 佛 梵 持 明 密 教 的 聖 祖 , 祂 根 據 祂 的 密 教 導 師 的 綬 紀 : 不 要 公 開 地 、 輕 而 易 舉 地 議 論 密 教 , 以 便 使 密 教 造 成 不 必 要 的 麻 煩 。 所 以 , 祂 以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佛 祖 極 終 善 性 的 慈 悲 和 智 慧 , 善 巧 地 轉 密 教 的 理 念 為 “ 五 不 翻 ” 的 名 相 , 具 體 地 陳 述 密 教 的 術 語 為 詮 釋 “ 五 不 翻 ” 的 內 涵 , 從 而 把 密 教 名 正 言 順 地 隱 蔽 起 來 , 等 待 因 緣 成 熟 , 再 讓 祂 重 現 天 日 。

通 過   師 尊 多 次 的 解 密 , 弟 子 才 真 正 地 明 白   師 尊 曾 經 聖 示 的 :

“ 百 分 之 八 十 五 以 上 的 《 足 本 經 》 的 經 文 , 都 已 經 事 實 上 公 開 在 《 大 藏 經 》 中 。 但 是 , 從 經 文 的 經 題 上 , 就 能 夠 感 悟 到 的 直 截 了 當 的 經 文 , 這 一 種 , 大 概 能 夠 得 到 的 經 文 大 概 是 百 分 之 十 或 者 是 百 分 之 二 十 。 ”

“ 在 歷 代 聖 祖 們 高 瞻 遠 矚 與 極 終 善 性 的 般 若 安 排 之 下 , 佛 教 的 靈 馨 精 華 、 佛 法 的 浩 瀚 無 垠 ,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佛 祖 極 終 善 性 的 慈 悲 和 智 慧 ,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佛 祖 原 汁 原 味 的 古 天 竺 的 佛 梵 持 明 的 傳 統 , 實 實 在 在 都 早 已 安 住 在 《 大 藏 經 》 聖 教 法 內 。 因 而 , 《 佛 說 維 摩 詰 所 說 不 思 議 解 脫 法 門 經 》 —— 《 聖 祖 經 》 的 足 本 經 , 與 《 大 藏 經 》 的 數 以 萬 計 的 經 典 群 , 有 著 非 常 密 切 的 而 所 不 為 人 知 的 秘 密 。 也 正 因 為 是 這 樣 , 所 以 , 聖 密 宗 與 十 二 乘 教 法 之 中 , 祂 所 站 立 的 地 位 , 是 非 常 殊 勝 的 , 是 非 常 崇 高 的 。 ”

如 果 沒 有 歷 代 聖 祖 代 代 相 承 的 蘊 道 潛 真 、 口 授 心 傳 的 宇 宙 安 排 , 以 及 今 天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循 序 漸 進 的 神 聖 解 密 , 世 人 根 本 無 法 明 白 《 聖 祖 經 》 和 一 系 列 聖 密 經 典 群 的 奧 秘 和 真 實 。

弟 子 由 此 明 白 , 二 千 多 年 來 , 中 國 佛 教 、 中 國 密 教 、 中 國 密 法 在 中 華 大 地 的 傳 播 , 不 僅 艱 苦 卓 絕 、 千 流 百 轉 , 而 且 相 融 相 契 、 紫 嫣 紅 , 更 具 無 量 聖 義 、 宇 宙 聖 則 。 時 輪 進 入 21 世 紀 ,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佛 祖 極 終 善 性 的 慈 悲 和 智 慧 大 覺 性 海 流 露 出 來 的 究 竟 了 義 圓 滿 之 菩 提 聖 法 , 老 樹 開 新 花 , 從 “ 蘊 道 潛 真 , 不 墮 聲 色 ” 進 到 了 大 弘 的 時 代 , 全 人 類 終 於 迎 來 了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住 世 宣 講 薄 伽 梵 密 的 時 代 , 人 類 已 經 整 整 等 待 了 二 千 多 年 , 千 萬 不 能 錯 失 聖 緣 了 。

他 文 章 的 第 三 點 。

弟 子 通 過   師 尊 聖 示 的 學 習 , 明 白 了   大 聖 寶   帝 師 武 則 天 是 佛 梵 持 明 密 教 進 入 中 國 之 後 的 第 一 位 帝 師 , 也 清 楚 了 眾 生 根 器 有 別 , 同 樣 , 帝 師 也 有 四 眷 屬 之 分 的 法 理 。   師 尊 多 年 前 曾 經 聖 示 :

“ 大 唐 的 強 盛 到 什 麼 時 候 開 始 走 下 坡 , 就 是 從 唐 武 宗 滅 佛 以 後 開 始 走 下 坡 , 國 力 開 始 衰 退 。 以 後 的 大 唐 皇 帝 , 雖 然 對 佛 教 有 所 反 省 , 但 是 都 沒 有   武 則 天 、   唐 玄 宗 、   唐 肅 宗 、   唐 代 宗 這 樣 的 重 視 密 教 。 換 言 之 , 就 是 沒 有 跟 肇 源 法 性 阿 絲 律 耶 作 最 好 的 瑜 伽 。 可 以 看 到 , 這 個 肇 源 法 性 阿 絲 律 耶 , 祂 在 精 神 上 的 內 在 的 能 量 。 ”

在 這 , 點 評 一 下 噢 。

事 實 上 ,   唐 高 宗 和   唐 高 宗 的   武 則 天 帝 師 , 以 及   唐 高 宗 的 父 親   唐 太 宗 都 是 篤 信 佛 教 的 。 如 果   唐 太 宗 不 信 佛 教 , 那 麼 祂 就 沒 有 可 能 派 祂 的 堂 弟 把 祂 堂 弟 的 女 兒   文 成 公 主 下 嫁 西 藏 , 同 時 , 以 密 法 收 服 了   松 贊 干 布 , 在 漢 藏 歷 史 上 , 建 立 了 不 朽 功 勳 , 傳 為 千 古 佳 話 , 至 今 , 西 藏 人 民 還 是 非 常 敬 愛   文 成 公 主 的 。 祂 的 父 親   李 道 宗 , 祂 作 為   唐 太 宗 手 下 的 久 經 沙 場 的 戰 將 , 但 是 , 祂 為 了 能 夠 和 平 邊 境 , 和 少 數 民 族 構 成 一 片 , 忠 實 地 執 行   唐 太 宗 的 外 交 路 線 , 這 是 非 常 的 了 不 起 , 確 確 實 實 為 保 衛 國 家 建 立 了 不 朽 的 功 勳 。

所 以 , 可 以 看 到 , 這 個 肇 源 法 性 阿 絲 律 耶 , 祂 在 精 神 上 的 內 在 的 能 量 。 他 的 文 章 講 :

“ 大 唐 的 強 盛 到 什 麼 時 候 開 始 走 下 坡 , 就 是 從 唐 武 宗 滅 佛 以 後 開 始 走 下 坡 , 國 力 開 始 衰 退 。 以 後 的 大 唐 皇 帝 , 雖 然 對 佛 教 有 所 反 省 , 但 是 都 沒 有   武 則 天 、   唐 玄 宗 、   唐 肅 宗 、   唐 代 宗 這 樣 的 重 視 密 教 。 換 言 之 , 就 是 沒 有 跟 肇 源 法 性 阿 絲 律 耶 作 最 好 的 瑜 伽 。 可 以 看 到 , 這 個 肇 源 法 性 阿 絲 律 耶 , 祂 在 精 神 上 的 內 在 的 能 量 。 ”

弟 子 理 解 ,   大 聖 寶   武 則 天 帝 師 正 因 為 跟 肇 源 法 性 阿 絲 律 耶 作 最 好 的 瑜 伽 , “ 從 隱 態 世 界 取 得 了 畢 生 奮 鬥 的 力 量 、 勇 氣 、 謀 略 和 智 慧 ” , 具 備 了 堅 忍 不 拔 、 艱 苦 奮 鬥 、 不 屈 不 撓 的 精 神 品 質 、 靈 性 品 質 。 武 則 天 從 感 業 寺 每 天 子 夜 起 來 練 功 , 時 間 長 達 5 年 , 再 經 歷 了 、 克 服 了 、 超 越 了 許 許 多 多 難 以 想 象 的 困 難 , 包 括 男 人 皇 帝 所 不 能 解 決 的 困 難 , 全 部 被 祂 解 決 了 , 正 如   師 尊 曾 經 聖 示 的 , “ 祂 除 了 依 賴 極 終 善 性 的 慈 悲 和 智 慧 之 外 , 沒 有 其 他 的 辦 法 ” 。   大 聖 寶   武 則 天 帝 師 的 《 開 經 偈 》 , 高 山 仰 止 , 千 年 傳 誦 , 祂 的 精 神 品 質 、 祂 的 靈 性 品 質 , 在 祂 虹 化 以 後 長 留 人 間 , 成 為 中 國 傳 統 文 化 的 一 個 重 要 組 成 部 份 , 有 相 無 相 地 激 勵 著 、 滋 潤 著 、 推 動 著 中 國 社 會 的 發 展 , 這 正 是 每 一 位 聖 密 行 者 所 要 繼 承 和 發 揚 的 光 榮 傳 統 。

弟 子 確 實 看 到 近 代 、 現 代 、 當 代 許 許 多 多 “ 武 則 天 型 ” 的 出 類 拔 萃 的 中 國 女 性 , 中 國 能 有 更 多 的 “ 武 則 天 型 ” 的 傑 出 女 性 湧 現 , 這 將 是 民 族 的 大 幸 、 人 類 的 大 幸 。 因 為 , 在 她 們 那 , “ 體 現 了 中 國 傳 統 文 化 以 及 佛 梵 持 明 靈 性 的 傳 統 、 靈 性 的 偉 大 的 精 神 , 體 現 了 中 國 傳 統 文 化 的 靈 性 傳 統 、 宇 宙 的 靈 性 大 慈 悲 、 大 智 慧 、 大 學 問 ” 。 這 一 個 , 肯 定 不 會 比 轉 世 的 意 義 更 小 , 轉 世 也 正 是 要 來 幫 助 眾 生 成 就 菩 提 、 成 就 佛 道 。

弟 子 認 識 到 , 自 己 最 重 要 的 是 消 除 《 大 日 經 》 上 所 言 的 160 種 污 穢 、 黑 暗 、 低 劣 的 心 , “ 不 要 自 己 給 自 己 作 成 佛 的 保 留 , 當 下 , 就 是 佛 ; 當 下 , 就 要 以 佛 人 格 嚴 格 地 要 求 自 己 ” 。

弟 子 暫 時 報 告 到 這 , 祈 請   師 尊 慈 悲 批 評 、 遮 止 、 加 持 。 再 次 由 衷 地 感 恩   師 尊 ! 謝 謝   師 尊

    恭 請

聖 安

愚 弟 子 : 金 剛 X X 叩 呈      

 
今 天 由 於 時 間 的 原 因 ,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。 各 位 聽 眾 , 明 天 再 見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