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342 次
2014 年 3 月 9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《 華 嚴 經 》 的
一 至 五 〝 玄 〞

 

 
廣 播 電 臺 :

在 昨 天 的 廣 播 之 中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跟 我 們 分 享 了 一 位 聖 密 行 者 所 撰 寫 的 學 法 報 告 , 從 中 跟 我 們 重 溫 了 有 關   大 聖 寶   帝 師 武 則 天 的 聖 跡 和 《 華 嚴 經 》 的 相 關 教 法 。

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繼 續 為 我 們 聖 示 , 有 請   師 尊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439 號 , 星 期 天 , 第 342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我 們 在 前 幾 次 的 聖 密 龍 講 中 , 一 直 在 學 習 一 位 行 者 的 來 信 , 我 們 今 天 學 習 這 位 行 者 來 信 的 第 三 部 份 。

3 、   師 父 曾 經 聖 示 說 , 之 所 以 插 入 聖 密 龍 講 《 華 嚴 經 》 , 是 對 所 有 聖 密 行 者 的 希 望 , 也 就 是 希 望 成 就 在 華 嚴 之 道 上 , 我 們 就 稱 之 為 “ 華 嚴 道 ” , 或 者 “ 菩 提 道 ” 。 然 後 ,   師 父 結 合 著 我 們 平 時 都 會 說 的 一 些 概 念 , 比 如 “ 好 奇 心 ” , 對 如 何 遵 循 宇 宙 規 律 和 修 行 , 進 行 了 詮 說 。

弟 子 對 這 個 話 題 , 是 提 起 十 二 分 的 注 意 力 來 聽 的 , 因 為 弟 子 從 小 到 大 , 一 直 到 現 在 , 都 是 一 個 非 常 有 好 奇 心 的 人 。 弟 子 雖 然 對 某 些 人 、 事 缺 乏 興 趣 , 但 卻 始 終 保 持 了 極 大 的 學 習 熱 情 。

我 們 來 點 評 一 下 。

他 這 段 , 最 後 這 幾 個 字 是 有 點 問 題 的 。 他 說 “ 雖 然 對 某 些 人 、 事 缺 乏 興 趣 , 但 卻 始 終 保 持 了 極 大 的 學 習 熱 情 ” 。 他 整 個 第 三 段 開 始 , 都 是 很 正 面 , 就 是 在 這 稍 微 好 像 有 一 點 疙 瘩 。

那   師 父 要 解 釋 、 想 要 說 明 的 一 個 什 麼 問 題 呢 ? 我 們 拿 華 嚴 的 原 則 來 講 一 講 。 因 為 我 們 以 前 對 這 個 華 嚴 原 則 沒 有 好 好 地 學 過 。 那 我 們 拿 華 嚴 的 原 則 , 拿 什 麼 東 西 來 講 呢 ? 也 就 是 我 們 剛 在 學 習 的 我 們 的 自 家 珍 寶 , 是 指 :

佛 教 的 密 法 、

華 嚴 的 聖 法 、

聖 密 的 佛 法 ,

是 全 人 類 人 人 都 擁 有 的 自 家 珍 寶 。

因 為 人 人 都 有 佛 性 ,

人 人 都 有 這 顆 真 正 的 寶 貝 ,

人 人 都 能 夠 能 動 地 發 掘 、 瑜 伽 這 顆 自 家 的 真 實 存 在 的 摩 尼 寶 珠 。

深 含 諸 佛 秘 藏 的 《 大 方 廣 佛 華 嚴 經 》 , 是 以 佛 的 萬 德 圓 備 的 因 行 開 演 因 地 之 萬 行 , 以 嚴 飾 佛 果 之 深 義 。 正 如 聖 密 僧 伽 , 入 世 進 行 百 相 萬 行 的 行 持 , 以 聖 密 行 人 皇 家 國 師 的 威 儀 、 殊 勝 的 行 持 , 把 重 重 無 盡 大 千 世 界 的 聖 緣 , 瑜 伽 於 人 間 , 瑜 伽 於 人 心 , 在 不 知 不 覺 之 中 , 指 人 和 宇 宙 構 成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。

我 們 曾 經 講 到 “ 十 玄 ” —— 華 嚴 宗 的 “ 十 玄 ” 。 而 這 個 “ 十 玄 ” , 我 們 又 講 到 , 這 都 是 要 在 虹 化 之 後 才 能 實 行 和 能 夠 通 達 的 情 況 。 但 是 , 我 們 在 沒 有 虹 化 之 前 , 可 不 可 以 通 達 呢 ? 這 個 答 案 是 很 明 顯 的 , 當 然 是 也 能 通 達 的 , 否 則 的 話 , 我 們 現 在 學 習 《 華 嚴 經 》 就 變 成 似 乎 失 去 了 意 義 。

這 個 “ 十 玄 ” , 第 一 , 祂 就 分 為 “ 十 門 ” 。

第 一 , 就 是 “ 同 時 具 足 相 應 門 ” 。 這 個 “ 同 時 具 足 相 應 門 ” 說 的 是 什 麼 事 呢 ? 說 的 是 , 佛 法 是 一 個 整 體 , 就 好 像 我 們 有 講 , 人 和 宇 宙 是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, 人 和 人 也 是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。 當 然 , 人 是 明 顯 的 , 人 與 人 是 不 同 的 個 體 ; 佛 法 呢 , 我 們 講 是 一 個 整 體 , 但 是 , 我 們 也 能 夠 體 察 到 佛 法 顯 然 地 分 為 許 多 不 同 的 法 門 , 彼 此 相 應 , 相 即 相 入 , 而 成 為 緣 起 , 此 中 含 彼 , 小 中 示 大 , 比 如 一 滴 海 水 , 具 備 百 川 的 滋 味 。

根 據 這 個 原 則 , 我 們 的 思 想 再 廣 大 一 點 : 人 , 生 和 死 , 其 實 也 是 一 個 不 連 續 的 整 體 , 生 生 死 死 , 死 死 生 生 , 生 生 虹 化 , 虹 化 轉 世 , 那 麼 , 我 們 就 可 以 說 , 體 察 得 到 , 這 一 個 所 謂 的 “ 十 玄 ” , 祂 又 是 如 何 地 令 我 們 明 了 虹 化 以 後 你 將 會 做 什 麼 。

很 明 顯 , 人 生 包 含 著 生 命 狀 態 , 活 著 的 時 候 , 人 生 也 包 含 著 生 命 狀 態 虹 化 了 以 後 。 由 於 打 破 了 生 命 生 和 死 的 界 限 , 所 以 , 這 個 《 華 嚴 經 》 跟 我 們 的 距 離 拉 得 更 近 更 近 了 , 簡 直 是 親 密 無 間 。 因 此 , 對 他 剛 才 所 講 的 這 個 學 習 的 報 告 這 句 話 是 有 點 點 問 題 , 大 家 可 以 由 此 體 察 得 到 。

我 們 繼 續 來 學 習 他 的 文 章 。

這 種 學 習 , 其 實 沒 有 功 利 的 目 的 , 就 是 在 好 奇 心 的 驅 動 之 下 認 知 的 , 弟 子 總 是 那 樣 地 喜 歡 閉 關 , 可 以 說 , 也 多 少 與 此 相 關 。 弟 子 深 深 體 會 到 , 那 個 靈 性 的 世 界 真 的 是 太 浩 瀚 , 太 奇 妙 無 比 , 而 弟 子 所 知 的 只 是 那 麼 一 點 點 、 一 點 點 , 微 不 足 道 。

每 一 次 通 過 靈 性 的 修 持 , 弟 子 都 更 多 一 點 的 了 解 這 一 個 宇 宙 、 了 解 了 自 己 , 以 及 周 圍 的 一 切 。 每 一 次 宇 宙 之 行 , 都 是 如 此 , 令 弟 子 驚 喜 , 弟 子 覺 得 , 那 是 一 種 永 遠 都 會 充 滿 樂 趣 的 探 索 , 令 弟 子 樂 此 不 疲 。

當 然 , 弟 子 也 從 來 沒 有 覺 得 這 有 什 麼 不 好 。 就 如   師 父 所 聖 示 的 , 只 要 能 夠 把 握 住 生 命 的 基 本 原 則 , 把 這 種 探 索 統 攝 於 “ 五 皈 依 ” 之 下 , 統 攝 於 戒 法 , 那 麼 , 這 種 好 奇 , 並 不 會 給 我 們 帶 來 任 何 的 損 失 , 而 更 可 能 是 一 種 對 救 贖 事 業 的 資 糧 的 豐 富 。

這 段 寫 得 不 錯 。 我 們 繼 續 點 評 一 下 。

我 們 學 習 了 這 個 “ 十 玄 ” 的 第 一 “ 玄 ” , 我 們 已 經 懂 得 了 生 死 無 有 常 , 那 麼 由 此 而 出 發 , 我 們 看 看 第 二 “ 玄 ” 是 講 什 麼 的 。 第 一 是 “ 同 時 具 足 相 應 門 ” , 那 麼 第 二 是 “ 因 陀 羅 網 境 界 門 ” 。 這 個 “ 因 陀 羅 網 ” , 祂 最 早 的 來 源 是 取 印 度 神 話 , 以 印 度 的 神 話 傳 說 中 帝 釋 天 宮 的 因 陀 羅 網 作 為 一 個 比 喻 。 因 為 因 陀 羅 網 是 有 一 個 無 數 網 的 膜 , 而 每 一 個 膜 上 , 又 垂 下 了 珠 , 珠 珠 相 映 , 一 珠 中 頓 現 眾 珠 之 彩 , 相 攝 相 映 , 重 重 無 盡 , 以 此 比 喻 一 切 法 是 互 為 條 件 、 互 相 攝 入 、 融 成 一 體 的 境 界 。

根 據 這 個 帝 釋 天 、 帝 釋 天 宮 因 陀 羅 網 的 比 喻 , 以 這 個 比 喻 來 比 喻 一 切 法 門 是 相 互 為 條 件 的 、 相 互 攝 入 的 、 融 成 一 體 的 大 華 嚴 的 境 界 , 這 個 就 是 因 陀 羅 網 的 境 界 門 。 這 個 境 界 門 , 告 訴 我 們 ,

所 有 的 法 都 是 如 此 ,

包 括 所 有 的 人 類 都 是 如 此 ,

包 括 所 有 的 眾 生 界 類 都 是 如 此 ,

包 括 所 有 的 宇 宙 也 都 是 如 此 。

緊 接 著 , 《 華 嚴 經 》 表 示 祂 這 個 “ 十 玄 ” 頭 所 講 的 第 三 個 “ 玄 ” , 也 就 是 第 三 “ 門 ” —— “ 秘 密 隱 顯 俱 成 門 ” 。

這 個 “ 秘 密 隱 顯 俱 成 門 ” , 講 的 是 什 麼 呢 ? 講 的 也 是 顯 態 世 界 和 隱 態 世 界 相 輔 相 成 的 。 各 種 法 門 , 在 顯 態 世 界 , 也 在 隱 態 世 界 , 在 隱 態 世 界 , 也 在 顯 態 世 界 , 所 以 , 忽 隱 忽 顯 。 各 種 法 門 , 在 一 個 法 門 中 有 多 個 的 法 門 , 這 種 狀 態 就 是 詮 釋 了 我 們 的 一 個 隱 態 世 界 重 要 的 一 個 原 則 , 也 就 是 , 一 , 這 一 個 法 門 , 是 在 顯 態 之 中 , 而 多 個 法 門 卻 在 隱 態 世 界 , 因 此 , 多 和 一 , 相 互 之 間 這 個 關 係 就 是 非 常 清 楚 明 白 , 多 中 間 包 含 了 一 , 而 多 為 顯 —— 顯 態 世 界 的 時 候 , 而 這 個 一 卻 在 隱 態 世 界 , 如 此 說 來 , 這 一 就 是 一 切 , 一 切 就 是 一 。

在 這 , 更 加 詮 釋 了 我 們 隱 態 世 界 的 理 論 。 我 們 在 顯 態 世 界 之 中 是 一 , 實 際 上 在 隱 態 世 界 中 就 是 無 量 、 就 是 多 , 而 我 們 在 顯 態 世 界 是 無 量 , 但 是 在 隱 態 世 界 就 是 一 。 一 和 多 , 相 互 顯 隱 , 成 就 這 一 個 世 界 。

這 , 實 際 上 更 加 解 釋 了 , 為 什 麼 聖 密 家 庭 中 , 當 一 位 長 老 虹 化 了 以 後 , 結 果 祂 轉 世 回 來 的 時 候 , 祂 轉 世 了 不 止 一 位 , 而 是 轉 世 了 多 位 。 祂 虹 化 , 在 顯 態 世 界 似 乎 消 失 了 , 但 是 在 隱 態 世 界 卻 是 成 長 。 因 此 , 作 為 聖 密 家 庭 而 言 , 聖 密 家 庭 這 個 設 施 是 非 常 重 要 的 、 非 常 重 要 的 。 這 就 是 具 體 地 執 行 華 嚴 的 “ 十 玄 ” 原 則 的 一 個 重 要 的 設 施 。

所 以 , 我 們 講 《 聖 祖 經 》 和 《 華 嚴 經 》 是 一 脈 相 承 的 、 相 輔 相 成 的 、 我 入 入 我 的 關 係 , 在 這 , 在 這 個 “ 十 玄 ” 原 則 顯 得 非 常 得 具 體 和 玄 妙 、 奇 妙 , 不 可 思 議 , 不 可 衡 量 。 能 夠 獲 得 大 成 就 , 就 在 於 這 個 “ 十 玄 ” 之 中 。 因 此 , 說 顯 態 世 界 和 隱 態 世 界 , 說 虹 化 的 世 界 , 說 轉 世 的 世 界 , 實 際 上 , 都 在 一 和 多 的 關 係 之 中 。 因 此 , “ 秘 密 隱 顯 俱 成 門 ” , 一 切 是 一 , 一 即 一 切 。 一 切 就 是 一 , 或 者 隱 態 , 或 者 顯 態 , 或 者 隱 態 世 界 、 顯 態 世 界 一 一 相 互 成 熟 、 相 互 融 契 而 頓 成 佛 果 。 這 個 就 是 我 們 學 習 《 華 嚴 經 》 “ 十 玄 ” 的 原 則 的 一 個 很 重 要 的 一 點 。

我 們 繼 續 來 學 習 這 位 行 者 的 報 告 。

而 弟 子 也 理 解 , 生 命 一 定 本 然 是 敏 銳 而 生 動 的 , 即 使 是 佛 的 境 界 , 也 是 不 動 而 敏 銳 地 感 知 一 切 。 弟 子 非 常 高 興 , 能 夠 聆 聽 到   師 父 肯 定 好 奇 心 的 正 面 特 質 , 因 為 好 像 自 己 得 到 了 一 次 小 小 的 肯 定 。   師 父 總 是 這 樣 慈 悲 地 對 眾 生 所 有 的 即 興 都 加 以 正 面 的 引 導 。 謝 謝   師 父

師 父 聖 示 說 , 其 實 每 一 個 生 命 演 繹 到 今 天 , 都 沒 有 任 何 的 對 與 錯 , 而 且 , 每 一 個 生 命 都 是 平 等 、 平 等 。 這 樣 的 說 法 , 可 很 多 人 是 不 能 夠 馬 上 理 解 的 , 因 為 看 起 來 , 這 個 世 界 有 太 多 的 對 與 錯 , 以 及 太 多 的 不 平 等 。 而 弟 子 能 夠 理 解 ,   師 父 是 站 在 宇 宙 本 然 的 狀 態 , 慈 悲 地 解 釋 到 了 任 何 一 個 生 命 的 運 作 , 都 在 規 律 、 因 緣 的 法 則 制 約 之 下 , 被 宇 宙 之 手 所 推 動 而 行 。 從 這 一 個 意 義 講 , 真 的 是 沒 有 任 何 的 對 與 錯 。 所 謂 的 對 與 錯 , 那 是 因 為 我 們 總 是 從 短 暫 的 、 狹 窄 的 局 部 去 看 一 個 人 、 判 定 一 個 世 界 , 但 是 , 當 把 眼 界 放 寬 、 放 遠 , 看 到 整 個 的 顯 態 與 隱 態 的 宇 宙 , 大 三 世 的 生 命 長 河 , 就 會 發 現 沒 有 任 何 一 個 人 可 以 責 怪 , 也 沒 有 任 何 一 個 事 情 可 以 抱 怨 。 生 命 的 奇 跡 和 宇 宙 的 規 律 , 始 終 值 得 你 讚 歎 。

但 是 ,   師 父 又 說 , 我 們 要 在 “ 五 寶 ” —— “ 五 皈 依 ” 的 引 領 和 保 護 之 下 , 去 走 這 條 未 知 的 道 路 , 還 要 嚴 格 地 遵 守 戒 律 , 否 則 , 可 能 會 有 代 價 。 這 樣 聽 起 來 , 似 乎 又 有 一 個 對 與 錯 的 問 題 。 但 , 其 實 , 任 何 的 事 情 都 有 一 個 奇 妙 的 兩 面 性 , 這 也 算 宇 宙 的 一 種 法 則 吧 。 弟 子 理 解 , 這 的 對 與 錯 , 不 是 我 們 通 常 所 言 的 社 會 倫 理 、 世 間 常 識 的 對 與 錯 , 而 是 我 們 是 否 按 照 宇 宙 規 律 去 處 理 生 命 中 的 每 一 個 環 節 。 戒 , 其 實 就 是 規 律 , 宇 宙 規 律 就 是 至 高 的 戒 。

我 們 來 討 論 一 下 、 點 評 一 下 。

我 們 剛 才 學 習 了 “ 十 玄 ” 中 的 前 面 的 三 “ 玄 ” , 三 “ 玄 ” 、 三 個 “ 門 ” 。 那 我 們 下 面 再 學 習 第 四 個 , 第 四 個 是 “ 微 細 相 容 安 立 門 ” 。

所 謂 的 “ 微 細 相 容 ” , 就 是 一 切 法 的 大 小 相 狀 , 無 礙 自 在 地 相 容 ; 一 微 塵 中 , 一 時 頓 顯 一 切 法 , 相 容 無 盡 無 礙 , 在 一 念 中 具 足 。 所 以 這 個 第 四 個 “ 微 細 相 容 安 立 門 ” , 由 此 我 們 可 以 知 道 , 任 何 的 事 情 , 事 無 大 小 , 實 實 在 在 是 自 在 而 相 互 融 洽 的 。

第 五 “ 十 世 隔 法 異 成 門 ” 。 世 , 世 界 的 世 , 是 指 過 去 、 未 來 、 現 在 的 三 世 , 三 世 之 中 又 各 有 過 去 、 未 來 、 現 在 , 變 成 為 九 世 。 此 九 世 , 乃 當 人 一 念 所 成 , 九 世 與 一 念 , 合 稱 “ 十 世 ” 。 這 十 世 , 相 即 相 入 , 而 又 不 似 三 世 之 相 , 先 後 長 短 , 同 時 具 足 顯 現 。 就 是 說 , 一 切 法 門 顯 現 , 或 存 在 於 十 世 之 中 。

這 的 第 五 個 “ 玄 ” , “ 十 世 隔 法 異 成 門 ” , 這 個 包 含 了 大 三 世 的 具 體 化 。 我 們 經 常 在 說 的 大 三 世 、 大 三 世 , 那 這 個 大 三 世 究 竟 包 含 著 一 些 什 麼 內 容 呢 ?

那 麼   聖 宗 的 聖 密 龍 講 綬 紀 在 這 , 就 是 非 常 原 則 地 告 訴 了 我 們 :

世 , 就 是 指 過 去 世 、 未 來 世 、 現 在 世 三 世 , 三 世 之 中 , 又 各 有 過 去 世 、 未 來 世 、 現 在 世 , 就 成 為 九 世 。 所 謂 的 大 三 世 , 實 際 上 就 是 有 九 世 , 而 九 世 , 只 不 過 是 人 的 一 念 所 成 。 九 世 與 一 念 , 總 共 加 起 來 , 就 稱 為 “ 十 世 ” 。 這 個 “ 十 世 ” , 相 契 相 入 , 而 又 不 似 大 三 世 之 相 , 先 後 長 短 , 總 合 稱 為 “ 十 世 ” 。

這 “ 十 世 ” , 相 契 相 入 , 不 似 三 世 之 相 的 , 先 後 長 短 , 同 時 具 足 顯 現 。 就 是 說 , 一 切 法 門 顯 現 和 存 在 , 就 存 在 於 這 個 “ 十 世 ” 的 變 化 之 中 。

因 此 , 我 們 懂 了 這 個 法 理 以 後 , 我 們 再 繼 續 來 學 習 他 的 文 章 。

弟 子 由 衷 地 體 會 到 , 如 果 沒 有 佛 法 僧 三 寶 , 尤 其 在 靈 性 的 世 界 , 如 果 沒 有 了 阿 闍 黎 靈 性 導 師 , 以 及 阿 達 爾 嘛 佛 法 性 的 引 領 與 規 範 , 引 導 弟 子 學 習 、 遵 循 宇 宙 規 律 , 可 以 說 , 在 如 此 浩 瀚 無 垠 的 宇 宙 中 , 弟 子 什 麼 也 沒 有 , 一 切 的 功 德 , 真 正 都 是 來 源 於 敬 愛 的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、 敬 愛 的   阿 達 爾 嘛 佛 。

當 深 入 到 宇 宙 的 深 處 , 即 使 膚 淺 地 對 生 命 有 了 些 許 的 感 受 , 其 實 都 是 會 領 悟 到 的 : 其 實 , 是   佛 陀 賜 予 眾 生 自 我 保 護 的 盔 甲 , 否 則 , 即 使 是 一 時 間 在 顯 態 的 世 界 看 起 來 得 到 了 一 點 好 處 , 其 實 , 隱 態 世 界 已 經 埋 下 了 隱 患 。 這 種 隱 患 , 終 究 是 會 浮 現 出 來 的 。

他 的 文 章 最 後 說 :

所 以 , 弟 子 也 感 覺 到 好 奇 之 餘 , 人 一 定 要 有 敬 畏 之 心 。 敬 畏 這 一 個 宇 宙 , 敬 畏 這 一 個 宇 宙 不 可 思 議 的 規 律 之 說 , 這 樣 , 才 能 安 然 地 進 行 在 這 華 嚴 菩 提 之 道 上 。 如 果 有 了 這 點 敬 畏 之 心 , 弟 子 想 , 此 時 就 能 體 會 佛 的 良 苦 用 心 。 感 恩   師 父 的 切 切 剖 析 , 懂 得 “ 五 皈 依 ” 是 我 們 永 恆 的 神 聖 法 寶 。

再 次 感 恩   師 父 的 教 誨 。 謝 謝   師 父

以 上 是 弟 子 的 學 習 體 會 。 弟 子 只 是 如 實 地 彙 報 自 己 學 習 時 的 感 想 , 可 能 有 些 離 題 , 有 錯 誤 處 , 請   師 父 聖 正 、 加 持 、 遮 止 。

謝 謝   師 父

弟 子 : X X X X 叩 呈          
2014 . 2 . 26 星 期 三

 
他 的 這 篇 文 章 , 我 們 終 於 地 學 習 完 了 。 但 是 我 們 的 點 評 還 沒 有 開 始 。 我 們 在 下 一 次 聖 密 龍 講 中 , 我 們 將 會 點 評 這 個 文 章 , 而 且 繼 續 地 討 論 “ 十 玄 門 ” 的 “ 十 玄 ” 。

這 個 “ 十 玄 ” , 我 們 已 經 討 論 了 五 “ 玄 ” , 復 習 一 下 , 就 是 :

一 “ 同 時 具 足 相 應 門 ” ;

二 “ 因 陀 羅 網 境 界 門 ” ;

三 “ 秘 密 隱 顯 俱 成 門 ” ;

四 “ 微 細 相 容 安 立 門 ” ;

五 “ 十 世 隔 法 異 成 門 ” 。

好 , 今 天 由 於 時 間 的 關 係 ,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。 各 位 聽 眾 再 見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下 星 期 能 夠 繼 續 恭 聆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。

謝 謝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