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341 次
2014 年 3 月 8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武 則 天 帝 師   蘊 道 潛 真

 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我 們 今 天 很 有 聖 緣 , 請 到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來 到 我 們 電 臺 廣 播 上 來 作 聖 密 龍 講 的 聖 示 。

薄 伽 梵   師 尊 您 好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最 近 ,   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與 我 們 分 享 一 些 聖 密 行 者 的 報 告 , 以 及 作 了 相 關 的 聖 密 龍 講 的 聖 示 。

今 天 , 我 們 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繼 續 聖 示 。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: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4 年 3 月 8 號 , 星 期 六 , 第 341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在 前 面 的 聖 密 龍 講 中 , 我 們 學 習 了 一 篇 行 者 的 來 稿 , 但 是 這 篇 文 章 還 沒 有 學 習 完 。 我 們 在 前 面 的 聖 密 龍 講 中 , 在 學 習 這 位 行 者 的 報 告 的 同 時 , 也 點 評 和 解 密 了 許 多 歷 史 的 真 實 。 我 們 今 天 繼 續 來 學 習 他 的 文 章 。

…… 而 我 們 佛 梵 持 明 聖 密 傳 承 統 攝 十 二 乘 教 法 , 也 敬 重 、 崇 奉 、 供 養 各 層 次 佛 法 的 教 典 ; 但 是 , 我 們 更 供 養 大 聖 佛 祖 的 靈 性 舍 利 , 其 實 這 就 是 最 圓 滿 的 華 嚴 勝 境 的 融 契 , 也 是 對   大 毗 盧 遮 那 佛 的 瑜 伽 和 虔 敬 。

弟 子 也 理 解 , 法 藏 賢 首 大 師 所 言 的 《 華 嚴 金 獅 子 章 》 十 大 宗 旨 , 其 實 與 十 大 類 《 華 嚴 經 》 也 是 相 融 相 契 的 、 我 入 入 我 的 。 當 然 , 更 是 與 《 聖 祖 經 》 所 弘 宣 的 境 界 一 脈 相 承 。 這 種 相 傳 承 的 境 界 , 其 實 是 法 性 層 面 的 、 靈 性 層 面 的 , 弟 子 在 修 持 實 踐 中 , 也 是 有 一 些 膚 淺 的 體 會 , 以 及 得 到 過 一 定 的 靈 性 的 教 誨 、 指 引 , 弟 子 感 覺 到 , 這 個 宇 宙 真 的 是 浩 瀚 無 盡 , 聖 義 無 量 。

他 的 文 章 的 第 一 個 小 段 就 學 習 到 這 , 下 面 是 他 第 二 個 小 段 開 始 。

其 次 , 通 過   師 父 的 聖 密 龍 講 聖 示 , 弟 子 對   大 聖 寶   帝 師 武 則 天 皇 帝 真 的 是 敬 佩 之 至 。 可 以 說 , 祂 也 是 用 祂 的 偉 大 的 靈 性 形 象 , 為 這 一 個 歷 史 中 所 有 進 入 紅 塵 修 行 的 眾 生 , 尤 其 是 女 性 , 作 出 了 一 個 極 為 圓 滿 的 靈 性 示 範 : 請 讓 我 們 確 認 , 生 命 是 可 以 這 樣 地 達 到 一 個 圓 滿 的 境 界 , 也 是 可 以 如 此 將 娑 婆 世 界 的 一 切 都 轉 化 成 歷 練 自 性 的 菩 提 道 場 。

武 則 天 帝 師 的 四 句 《 開 經 偈 》 , 千 百 年 來 , 許 多 人 因 為 自 己 的 成 見 、 偏 見 、 種 種 幻 想 執 著 , 所 以 不 願 意 使 用 這 個 偈 子 , 但 是 , 怎 麼 樣 修 改 , 都 難 以 勝 過 這 個   武 則 天 帝 師 用 靈 性 功 德 噴 薄 而 出 的 對   大 聖   佛 陀 的 虔 誠 、 讚 頌 及 其 宏 大 的 志 願 。

這 個 偈 子 的 千 古 流 傳 不 滅 , 膾 炙 人 口 , 可 以 說 , 本 身 就 是 一 個 對   師 父 還 原 歷 史 的 真 實 、 宗 教 的 真 實 、 學 術 的 真 實 、 宇 宙 的 真 實 的 有 力 證 明 , 對   大 聖 寶   武 則 天 帝 師 靈 性 成 就 的 有 力 證 明 。

從   大 聖 寶   武 則 天 帝 師 對 祂 自 己 取 的 名 字 “ 曌 ” , 通 過   師 父 聖 密 龍 講 轉 達   聖 宗   薄 伽 梵 代 代 相 傳 的 聖 示 , 弟 子 才 知 道 : “ 曌 ” , 其 實 就 是 《 大 日 經 》 和 《 金 剛 頂 經 》 , 其 實 就 是 日 月 乾 坤 , 常 明 燭 照 , 就 是 空 , 就 是 妙 用 , 就 是 理 智 兼 備 、 體 用 俱 全 。 當 聽 到 這 的 時 候 , 真 的 感 覺   武 則 天 帝 師 的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, 四 相 俱 足 , 都 達 到 了 大 不 可 思 議 的 神 聖 境 界 。

而 弟 子 也 通 過   師 父 的 聖 密 龍 講 解 密 , 知 道 了 皇 宮 內 道 場 , 從 秦 始 皇 時 期 就 開 始 建 立 , 只 不 過 那 時 候 叫 “ 明 堂 ” 。 弟 子 由 此 體 會 到 , 中 國 的 歷 史 文 化 , 的 確 就 像   師 父 以 前 所 聖 示 的 , 始 終 都 包 含 著 靈 性 的 因 素 , 作 為 全 世 界 古 代 文 明 的 發 祥 地 之 一 , 中 華 民 族 為 人 類 留 下 了 不 可 磨 滅 的 豐 厚 的 思 想 文 化 遺 產 。 弟 子 相 信 , 這 都 是 和 從 來 沒 有 斷 滅 的 靈 性 力 量 是 息 息 相 關 的 。

 
我 們 點 評 一 下 。

其 實 , 我 們 緊 接 著 前 面 兩 次 的 聖 密 龍 講 , 其 中 也 揭 開 了 一 個 秘 密 , 也 就 是 說 , 我 們 宗 下 的 、 來 自 古 印 度 、 古 天 竺 的 佛 梵 持 明 密 教 僧 團   大 法 師 是 由 祂 , 不 僅 僅 是 帶 進 了 《 聖 祖 經 》 , 不 僅 僅 由 祂 帶 進 了 《 佛 說 維 摩 詰 所 說 不 思 議 解 脫 法 門 經 》 , 而 且 由 祂 帶 進 了 《 華 嚴 經 》 。 祂 不 僅 僅 帶 進 了 《 華 嚴 經 》 , 而 且 還 組 織 了 翻 譯 的 場 所 , 進 行 翻 譯 。 因 為 《 華 嚴 經 》 不 是 一 部 小 的 經 , 《 華 嚴 經 》 祂 是 一 部 大 經 , 文 字 數 量 之 多 , 文 字 數 量 , 從 古 印 度 的 梵 文 , 翻 譯 到 中 國 的 華 言 , 這 個 《 華 嚴 經 》 翻 譯 可 不 是 一 般 的 工 程 。

當 然 , 作 為 佛 梵 持 明 傳 承 的 原 則 —— “ 蘊 道 潛 真 , 隱 蔽 式 微 ” , 這 是 一 個 聖 密 的 大 法 師 尤 其 尤 其 要 遵 循 的 原 則 。 因 此 , 祂 在 翻 譯 這 個 經 典 的 時 候 , 祂 沒 有 公 開 自 己 是 學 密 教 的 。 可 以 這 樣 講 ,   佛 祖 的 綬 紀 , 初 聖 祖   薄 伽 梵   至 極 維 摩 詰 祂 的 綬 紀 , 千 萬 地 叮 囑 要 “ 蘊 道 潛 真 , 不 墮 聲 色 ” 。 因 此 , 祂 就 是 在 整 個 翻 譯 過 程 , 緊 緊 掌 握 住 這 一 個 大 原 則 , 沒 有 暴 露 自 己 的 真 實 的 身 份 。 但 是 , 祂 的 翻 譯 被 記 載 下 來 了 , 而 且 記 載 下 來 有 相 當 的 技 巧 , 體 現 了 一 個 聖 密 法 師 的 高 度 的 慈 悲 和 智 慧 。

我 們 繼 續 學 習 這 位 行 者 的 報 告 。

 
從 而 ,   大 聖 寶   帝 師 武 則 天 皇 帝 開 始 , “ 明 堂 ” 升 格 為 “ 大 明 堂 ” , 雖 然 是 一 字 之 差 , 但 弟 子 感 受 到 , 這 其 實 中 靈 性 內 涵 的 巨 大 差 別 。 可 以 說 ,   武 則 天 帝 師 在 此 行 聖 密 儀 規 , 作 大 祭 祀 , 與 諸 天 諸 佛 相 溝 通 , 祂 一 定 是 體 會 到 了 大 毗 盧 遮 那 如 來 周 遍 法 界 、 光 明 遍 照 的 嘛 哈 聖 境 , 由 此 為 明 堂 加 上 這 一 個 “ 大 ” 字 。

是 “ 大 ” 字 , 弟 子 的 理 解 , 就 是 《 大 方 廣 佛 華 嚴 經 》 之 “ 大 ” , 就 是 包 容 含 攝 廣 大 無 垠 之 “ 大 ” 。 實 際 上 , 這 一 個 “ 大 ” 字 冠 入 , 體 現 了 中 國 歷 史 上 的 皇 宮 內 道 場 , 從 此 真 正 地 進 入 到 了 靈 性 的 、 與 宇 宙 高 層 生 命 接 軌 的 、 無 此 無 彼 的 嘛 哈 的 境 界 , 這 完 全 是 由   武 則 天 帝 師 的 修 持 證 量 和 靈 性 功 德 所 決 定 的 。

 
我 們 點 評 一 下 。 確 實 , 這 一 個 “ 大 明 堂 ” , 即 是 為 “ 大 明 堂 ” , 這 頭 , 這 個 “ 大 ” , 就 被 賜 予 了 生 命 的 意 義 。 因 為 , 這 是 包 容 著 、 含 攝 著 宇 宙 的 意 義 , 宇 宙 是 廣 大 無 垠 的 。 實 際 上 , 冠 一 這 個 “ 大 ” 字 , 就 是 帶 出 了 《 華 嚴 經 》 , 也 就 是 說 , “ 華 嚴 明 堂 ” , “ 華 嚴 ” 本 身 就 是 “ 大 ; “ 大 華 嚴 ” , 解 譯 就 成 為 “ 大 華 嚴 明 堂 ” , 或 者 是 “ 華 嚴 大 明 堂 ” 。 因 為 沒 有 表 法 , 僅 僅 是 講 “ 大 、 明 、 堂 ” , 這 個 做 法 , 本 身 就 是 “ 蘊 道 潛 真 , 不 墮 聲 色 ” 的 一 個 表 現 。 所 以 ,   大 聖 寶   帝 師 武 則 天 皇 帝 祂 的 蘊 道 潛 真 的 意 識 、 不 墮 聲 色 的 意 識 也 是 非 常 的 顯 著 。 可 以 看 出   武 則 天   帝 師 的 慈 悲 和 智 慧 , 保 護 聖 教 的 力 度 , 就 在 這 個 “ 大 明 堂 ” 的 “ 大 ” 字 中 體 現 出 了 。

我 們 繼 續 來 學 習 他 的 這 篇 文 章 。

 
也 正 是 在 這 樣 的 靈 性 境 界 之 中 , 祂 在 此 “ 大 明 堂 ” 處 理 國 政 , 成 就 了 真 正 的 替 天 行 道 , 以 宇 宙 規 律 行 國 事 , 把 世 間 法 的 政 務 轉 化 成 了 佛 事 , 轉 化 成 了 菩 提 事 業 , 由 是 成 就 聖 密 菩 提 心 。

弟 子 想 , 人 們 對   武 則 天 帝 師 留 下 的 “ 無 字 碑 ” , 有 著 各 種 各 樣 的 言 說 , 但 是 , 誰 能 夠 體 會 到   大 聖 寶   武 則 天 帝 師 此 時 此 刻 無 言 的 沉 默 ? 嘛 哈 , 又 豈 能 用 言 思 道 盡 ?

而 弟 子 也 非 常 期 待 能 夠 聆 聽 到   師 父 的 進 一 步 解 密 , 令 弟 子 進 一 步 地 去 領 會   大 聖 寶   武 則 天 帝 師 內 在 的 靈 性 。

其 實 , 從   武 則 天 帝 師 的 身 上 , 作 為 一 個 後 來 者 , 是 可 以 學 習 到 非 常 非 常 多 。 特 別 是 對 於 千 古 評 說 , 猶 如 《 聖 祖 經 》 一 默 驚 雷 似 的 靈 性 的 涵 默 , 以 及 祂 對 聖 法 的 孜 孜 以 求 , 對 聖 法 的 欣 慶 尊 重 、 虔 奉 遵 行 , 以 及 祂 的 福 祉 人 間 , 如 此 聖 持 , 完 全 是 得 自 於 祂 對 宇 宙 規 律 真 正 的 領 悟 和 修 證 , 否 則 , 實 在 是 很 難 晉 達 如 此 的 嘛 哈 聖 境 。

從 這 個 意 義 上 講 ,   武 則 天 女 皇 帝 , 祂 被 立 作 為 佛 梵 持 明 密 教 進 入 中 國 之 後 的 第 一 位 帝 師 , 確 實 是 當 之 無 愧 的 。 而 祂 的 這 種 精 神 , 值 得 我 們 每 一 位 屢 歷 踐 “ 入 污 泥 而 不 染 ” 的 聖 密 行 者 效 法 。 實 際 上 , 這 應 該 就 是   師 父 如 此 諄 諄 教 誨 的 原 因 之 一 。

 
他 的 第 二 小 段 唸 到 這 , 已 經 是 唸 完 了 , 那 我 們 點 評 一 下 。

作 為   武 則 天 帝 師 , 我 們 講 了 , 祂 是 一 位 佛 梵 持 明 密 教 進 入 中 國 之 後 的 第 一 位 帝 師 。

但 是 , 可 能 有 人 就 會 問 : “   師 父 , 您 曾 經 講 過 , 漢 成 帝 也 是 帝 師 , 是 嗎 ? 您 曾 經 講 過 , 惠 文 帝 也 是 帝 師 , 是 嗎 ? ”

是 , 確 實 是 曾 經 講 過 。 但 是 , 我 們 現 在 為 什 麼 要 特 別 強 調   大 聖 寶   帝 師 武 則 天 是 第 一 位 帝 師 呢 ? 這 頭 有 什 麼 原 因 ?

因 為 我 們 所 知 道 , 薄 伽 梵 四 眷 屬 : 外 眷 屬 有 三 十 六 級 , 內 眷 屬 也 有 三 十 六 級 , 勝 眷 屬 有 三 十 六 級 , 而 聖 眷 屬 更 有 三 十 六 級 。 這 個 三 十 六 級 , 上 到 帝 師 , 下 到 聖 密 家 庭 的 普 通 的 明 王 和 佛 母 。 因 為 , 眾 生 的 根 器 還 是 各 別 , 是 很 不 同 , 同 樣 是 帝 師 , 帝 師 也 有 四 眷 屬 之 分 。

講 到 這 , 那 麼 我 們 就 已 經 可 以 理 解 到 , 為 什 麼 前 面 曾 經 講 過 的 幾 位 帝 師 , 沒 有 這 樣 的 被 強 調 。 詳 細 的 , 以 後 我 們 還 將 進 行 討 論 , 暫 時 在 這 打 住 。

尤 其 是 我 們 在 這 , 曾 經 討 論 過 聖 密 家 庭 ,   大 聖 寶   帝 師 武 則 天 , 實 際 上 , 就 是 一 個 典 型 的 聖 密 家 庭 , 是 一 個 聖 密 曼 荼 羅 場 —— 聖 密 虹 化 和 聖 密 轉 世 的 實 驗 場 。

可 能 講 到 這 的 時 候 , 有 些 人 就 問 了 : “   師 父 , 您 是 不 是 說 ,   武 則 天 已 經 被 轉 世 了 呢 ? ”

我 要 回 答 的 是 , 我 們 學 習   武 則 天 住 世 的 時 候 祂 的 精 神 品 質 、 靈 性 的 品 質 , 祂 虹 化 了 以 後 , 這 些 品 質 依 然 長 留 在 人 間 , 成 為 中 國 傳 統 文 化 的 一 個 重 要 的 組 成 部 份 。 我 們 可 以 從 現 代 人 , 一 些 傑 出 的 中 國 女 性 、 中 華 女 性 中 間 , 可 以 看 到 ,   武 則 天 祂 所 擁 有 的 那 種 堅 忍 不 拔 的 精 神 , 艱 苦 奮 鬥 的 、 不 怕 困 難 的 、 不 屈 不 撓 的 精 神 , 體 現 在 當 代 、 近 代 許 許 多 多 出 類 拔 萃 的 傑 出 的 女 性 身 上 , 這 難 道 還 會 比 轉 世 的 意 義 更 小 嗎 ?

我 們 可 以 在 社 會 上 找 得 到 “ 武 則 天 型 ” 的 典 型 的 女 性 。 “ 武 則 天 型 ” 的 典 型 的 女 性 , 當 然 絕 對 不 是 像 演 義 式 上 面 所 寫 的 那 種 , 因 為 演 義 , 它 是 有 各 種 各 樣 的 立 場 出 發 , 而 製 造 成 演 義 的 內 容 的 。 因 此 , 我 們 就 是 從 法 性 的 立 場 、 佛 性 的 立 場 , 我 們 從 研 究 佛 學 的 立 場 來 看 待   武 則 天 祂 那 崇 高 的 品 質 , 我 們 從 祂 身 上 可 以 學 習 到 哪 一 些 優 秀 的 中 華 女 性 的 好 品 質 。 當 然 , 絕 對 不 是 說 要 像 《 大 日 經 》 所 講 的 這 個 160 種 心 這 類 的 品 質 去 學 習 。 我 們 要 正 面 地 看 待 這 一 個 問 題 。

所 以 , 作 為   武 則 天 帝 師 祂 所 表 演 的 , 祂 是 一 個 時 代 的 女 性 , 劃 時 代 的 一 個 女 性 。 因 此 , 我 們 所 講 的 這 個 聖 密 家 庭 , 也 並 非 凡 夫 的 所 知 障 中 的 所 謂 “ 家 庭 ” 的 概 念 。 我 們 所 稱 之 為 的 聖 密 家 庭 , 在 聖 密 家 庭 中 組 建 曼 荼 羅 壇 場 , 而   帝 師 武 則 天 祂 在 皇 宮 內 道 場 大 明 堂 中 —— 華 嚴 大 明 堂 中 佈 下 了 皇 宮 內 道 場 , 佈 下 了 因 陀 羅 網 。 祂 在 皇 宮 中 所 作 的 種 種 的 一 些 改 革 , 甚 至 把 皇 宮 中 的 柱 子 和 樑 , 也 改 革 成 為 從 天 花 板 往 下 垂 掛 的 綢 帶 。 這 種 綢 帶 , 反 映 了 一 個 什 麼 問 題 ? 反 映 了   武 則 天 時 期 , 當 時 皇 宮 內 道 場 的 秩 序 井 然 。

因 為 可 以 這 樣 講 , 皇 宮 內 道 場 , 祂 如 果 說 , 是 用 很 多 綿 綿 密 密 的 木 板 間 隔 成 一 個 小 方 塊 、 一 個 小 方 塊 這 樣 的 曼 荼 羅 , 這 對 保 安 果 然 是 很 好 。 但 是 , 這 些 綿 綿 密 密 的 木 板 、 木 條 、 柱 子 , 凡 是 影 響 皇 宮 內 道 場 作 法 事 的 障 礙 , 統 統 地 被 除 去 , 這 樣 一 來 , 整 個 皇 宮 內 道 場 變 得 非 常 爛 漫 , 整 個 皇 宮 內 道 場 而 且 充 滿 著 音 樂 , 也 充 滿 著 佛 樂 。 因 此 ,   武 則 天 帝 師 祂 的 改 革 , 就 是 從 大 明 堂 皇 宮 內 道 場 開 始 。 在 武 則 天 朝 的 時 候 , 興 起 了 一 個 改 革 的 大 高 潮 。

今 天 由 於 時 間 的 關 係 ,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。 各 位 聽 眾 再 見 , 明 天 繼 續 。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很 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今 天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聖 示 。 我 們 期 待 明 天 繼 續 地 聆 聽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密 龍 講 。 謝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