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328 次
2014 年 1 月 19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聖 密 家 庭
“ 入 污 泥 而 不 染 ”

 

 
廣 播 電 臺 :

在 昨 天 的 廣 播 之 中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就 解 答 一 位 聖 密 行 者 所 提 問 的 20 個 問 題 , 解 密 了 聖 密 家 庭 的 相 關 教 法 , 同 時 也 跟 我 們 分 享 了 一 位 聖 密 行 者 的 學 法 報 告 。

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繼 續 為 我 們 聖 示 , 有 請   師 尊

 
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4 年 1 月 19 號 , 星 期 天 , 第 328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昨 天 , 我 們 學 習 了 一 篇 聽 眾 的 來 信 , 我 們 今 天 繼 續 學 習 他 的 聽 眾 來 信 , 必 要 的 時 候 加 以 一 些 點 評 。 繼 續 昨 天 的 文 字 :

 
…… 而 由 此 歷 史 責 任 , 引 申 延 展 出 金 剛 、 佛 母 迎 接 、 承 載 轉 世 聖 者 再 降 娑 婆 的 重 任 , 以 及 為 了 實 現 這 個 歷 史 責 任 而 必 須 使 自 身 的 肉 身 的 生 命 昇 華 、 精 神 的 生 命 昇 華 、 靈 性 的 生 命 昇 華 。 如 此 , 肉 體 、 精 神 、 靈 性 三 個 方 面 的 昇 華 , 同 時 , 具 備 技 術 性 事 相 的 修 行 成 果 : 消 除 幻 覺 , 明 心 見 性 , 在 靈 性 上 傾 聽 宇 宙 中 聖 者 的 生 命 信 息 , 與 宇 宙 間 靈 性 生 命 互 動 , 辨 別 正 負 信 息 , 辨 別 、 察 覺 宇 宙 中 聖 者 生 命 的 客 觀 存 在 , 同 時 與 此 相 互 瑜 伽 , 以 便 於 聖 密 家 庭 中 能 夠 正 確 地 迎 接 轉 世 聖 者 。

 
這 是 前 面 的 那 一 段 。 下 面 繼 續 唸 新 的 一 段 。

 
由 是 , 弟 子 深 深 地 感 受 到 , 聖 密 家 庭 與 一 般 佛 化 家 庭 的 區 別 , 其 實 也 是 根 源 於 不 同 傳 承 的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, 契 入 宇 宙 真 實 的 深 度 、 廣 度 、 高 度 的 不 同 , 而 聖 密 宗 的 聖 密 家 庭 , 具 有 究 竟 、 圓 滿 、 了 義 的 靈 性 特 質 。 也 正 因 為 是 這 樣 , 所 以 , 必 須 要 有 靈 性 導 師 的 靈 性 指 導 下 的 靈 性 修 持 的 實 踐 。

 
他 寫 這 一 段 , 總 結 了   師 父 的 聖 密 龍 講 , 講 出 了 他 本 人 的 體 會 , 這 是 非 常 對 的 。 他 就 深 深 感 受 到 了 聖 密 家 庭 和 一 般 佛 化 家 庭 的 區 別 。

那 麼 事 實 上 , 由 於 靈 性 上 的 不 同 , 由 於 要 承 受 轉 世 聖 者 重 新 轉 世 來 救 渡 眾 生 、 返 回 娑 婆 的 這 一 個 重 大 的 歷 史 使 命 , 因 此 , 大 家 可 以 看 到 , 這 一 個 聖 密 家 庭 其 實 已 經 是 成 為 聖 密 宗 的 一 個 temple 、 一 個 廟 宇 、 一 個 中 國 漢 傳 密 學 研 究 院 的 一 個 重 要 的 分 部 。 而 在 這 個 分 部 , 實 現 著 中 國 漢 傳 密 教 的 教 相 , 充 分 地 解 讀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教 相 中 的 重 要 的 關 於 宇 宙 運 作 的 經 典 。

我 們 在 網 上 已 經 公 佈 了 我 們 宗 下 的 一 些 傳 承 的 教 典 。 宗 下 傳 承 的 教 典 , 有 我 們 的 帝 師 —— 近 代 帝 師 ,   乾 隆 皇 帝 是 很 有 名 , 祂 篤 信 佛 教 , 在 他 的 國 策 之 中 , 不 排 除 儒 教 , 不 排 除 道 教 , 但 是 完 全 接 受 佛 教 。 祂 的 傳 承 的 這 一 本 經 典 , 雖 然 頁 數 不 多 , 只 有 十 頁 一 部 經 , 但 是 這 一 部 經 上 面 密 密 麻 麻 刻 著   乾 隆 帝 所 學 習 的 《 菩 提 心 經 》 , 是 用 大 篆 寫 成 的 。 這 個 大 篆 不 是 寫 , 祂 是 在 上 面 刻 上 去 , 同 時 把 這 個 裝 幀 成 為 一 個 本 子 , 裝 在 一 個 經 盒 頭 。 這 一 部 的 經 典 , 上 面 有   乾 隆 帝 的 印 章 , 每 一 個 印 章 都 跟   乾 隆 帝 有 關 係 , 祂 其 中 “ 乾 隆 御 覽 之 寶 ” 。 你 不 要 說 是 學 習 這 本 經 典 、 擁 有 這 本 經 典 , 你 就 是 看 一 眼 這 部 經 典 , 都 是 福 報 無 窮 的 。

作 為 聖 密 家 庭 的 成 立 , 有   師 父 綬 紀 的 聖 密 家 庭 , 有 一 個 儀 規 , 很 接 近 像 基 督 教 的 牧 師 一 樣 , 給 信 眾 授 記 的 時 候 、 給 信 眾 洗 禮 的 時 候 , 他 手 上 就 拿 著 一 部 《 聖 經 》 , 加 持 信 眾 的 頭 頂 。 而   聖 宗 呢 , 就 用 這 一 部 經 典 , 加 持 因 緣 成 熟 —— 思 想 上 、 精 神 上 、 靈 性 上 已 經 達 到 聖 密 家 庭 層 次 的 人 , 進 行 靈 性 綬 紀 , 就 運 用 這 一 部 經 典 作 相 應 的 儀 規 , 作 相 應 Ceremony 的 。 這 非 常 、 非 常 的 神 聖 。

因 此 , 我 們 講 聖 密 家 庭 , 祂 不 僅 是 有 聖 密 的 教 相 , 而 且 有 聖 密 的 事 相 , 有 聖 密 的 事 相 , 還 有 聖 密 的 戒 相 來 加 以 保 證 , 以 聖 密 的 圓 相 來 加 以 切 實 地 、 可 行 地 實 踐 , 因 為 祂 這 是 一 個 究 竟 、 圓 滿 、 了 義 的 聖 密 temple 的 靈 性 的 特 質 。 所 以 這 一 點 上 , 聖 密 家 庭 作 為 一 個 temple 的 意 義 上 來 講 , 我 們 在 全 世 界 已 經 設 立 起 無 數 個 聖 密 temple , 在 這 個 聖 密 temple 中 進 行 聖 密 實 踐 , 而 這 一 個 聖 密 實 踐 , 也 就 是 聖 密 家 庭 。

聖 密 家 庭 這 個 名 相 , 只 不 過 是 讓 世 人 能 夠 比 較 容 易 理 解 而 已 。 祂 其 實 是 一 個 〝 temple 〞 , 其 實 是 一 個 〝 學 院 〞 , 其 實 是 中 國 漢 傳 密 學 研 究 院 的 一 個 重 要 的 分 院 , 因 為 轉 世 這 個 重 任 , 就 在 這 一 個 學 院 中 發 生 。 因 此 , 我 們 的 虹 化 、 轉 世 理 論 , 是 了 義 、 究 竟 、 圓 滿 的 。

祂 最 早 的 時 候 , 由 唐 朝   文 成 公 主 將 聖 密 佛 法 傳 到 了 西 藏 。   文 成 公 主 有 祂 的 導 師 教 導 ——   李 道 宗 大 導 師 、 大 聖 寶 的 教 導 , 收 下 了   松 贊 干 布 , 成 立 了 〝 聖 密 家 庭 〞 。

但 是 大 家 知 道 , 由 於 西 藏 本 土 文 化 歷 史 的 原 因 , 在 後 來 的 歷 史 長 河 中 , 以 長 遠 的 宇 宙 意 義 上 的 聖 密 家 庭 沒 有 完 全 地 建 立 起 來 。 但 是 , 根 據 西 藏 的 實 際 的 文 化 層 次 , 根 據 西 藏 的 本 土 人 民 的 接 受 程 度 , 以 及 相 應 的 根 器 , 就 留 下 了 不 同 相 狀 的 聖 密 家 庭 的 這 一 個 〝 宇 宙 火 種 〞 。 西 藏 人 民 是 非 常 智 慧 的 。

我 們 也 可 以 看 到 , 藏 傳 佛 教 所 使 用 的 行 大 禮 , 祂 行 大 禮 , 和 我 們 聖 密 宗 所 行 的 完 全 的 大 禮 、 足 本 的 大 禮 , 有 相 同 之 處 , 但 又 是 完 全 不 同 的 。 他 們 似 行 的 是 〝 簡 本 〞 , 但 是 , 他 們 保 留 了 這 一 傳 承 , 這 是 非 常 了 不 起 。 藏 傳 佛 教 , 雖 然 後 來 在 9 世 紀 、 10 世 紀 、 11 世 紀 才 開 始 興 旺 , 從 蓮 華 生 大 士 和 寧 瑪 巴 恢 復 這 一 個 傳 統 。

根 據 有 關 的 、 相 關 的 歷 史 材 料 , 以 及 宗 下 的 傳 承 所 言 , 就 是 :

蓮 華 生 大 士 —— 神 聖 的   蓮 華 生 大 士 進 入 西 藏 , 祂 首 先 是 來 到 中 國 的 五 臺 山 。 來 到 中 國 的 五 臺 山 的 羅 寺 , 拜 見 虛 空 藏 聖 祖 菩 薩 、 拜 見 虛 空 藏 的 祖 師   羅 羅 。   羅 羅 是 中 國 漢 傳 密 教 的 虛 空 藏 祖 師 , 也 是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佛 祖 世 間 法 的 親 生 的 孩 子 , 因 為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佛 祖 , 其 實 在 祂 住 世 的 時 候 , 就 為 我 們 非 常 典 型 地 示 範 了 聖 密 家 庭 。 因 為 對 羅 羅 初 聖 祖 有 很 多 的 傳 說 , 其 中 一 個 傳 說 說 是 : 我 們 的 初 聖 祖 羅 羅 , 祂 是 在 佛 母 耶 輸 陀 羅 的 肚 子 住 世 、 學 法 了 六 年 之 後 , 才 從 母 胎 而 出 。 所 以 這 是 非 常 神 奇 的 一 件 事 情 。

當 然 , 我 們 佛 家 有 八 大 宗 , 到 唐 朝 的 時 候 就 欽 定 為 八 大 宗 。 那 麼 在 這 個 之 前 , 又 有 十 三 宗 之 說 , 又 有 十 八 宗 之 說 。 總 而 言 之 , 就 是   佛 祖 住 世 以 後 , 這 個 聲 聞 乘 所 保 留 下 來 的 教 法 , 到 緣 覺 乘 , 也 就 是 從 上 座 部 一 直 到 大 眾 部 、 一 直 到 部 派 佛 教 的 很 多 部 的 分 流 , 引 起 了 佛 教 的 大 發 展 。 在 這 一 個 大 發 展 中 , 都 能 夠 考 察 到 聖 密 家 庭 的 痕 跡 , 考 察 到   佛 祖 住 世 、   佛 祖 《 本 生 經 》 中 神 奇 的 種 種 。 到 現 在 為 止 , 我 們 才 慢 慢 地 把 祂 用 來 加 以 解 密 。 因 此 , 聖 密 家 庭 , 其 實 不 是 一 個 現 代 的 名 詞 , 現 代 我 們 只 不 過 是 運 用 現 代 人 能 夠 聽 得 懂 的 通 俗 化 的 語 言 來 解 讀 這 一 個 具 有 宇 宙 意 義 的 聖 密 家 庭 。

因 此 , 聽 了   師 父 的 聖 密 龍 講 , 聽 了 這 326 次 的 聖 密 龍 講 , 在 這 樣 的 情 況 下 , 這 位 弟 子 就 寫 到 :

 
弟 子 深 深 地 感 受 到 聖 密 家 庭 與 一 般 佛 化 家 庭 的 區 別 , 其 實 也 是 根 源 於 不 同 傳 承 的 教 相 、 事 相 、 戒 相 、 圓 相 , 契 入 宇 宙 真 實 的 深 度 、 廣 度 、 高 度 的 不 同 , 而 聖 密 宗 的 聖 密 家 庭 , 具 有 究 竟 、 圓 滿 、 了 義 的 靈 性 特 質 。 也 正 因 為 是 這 樣 , 所 以 , 必 須 要 有 靈 性 導 師 的 靈 性 指 導 下 的 靈 性 修 持 的 實 踐 。

 
所 以 , 這 一 個 概 括 , 概 括 得 很 好 。 大 家 可 以 知 道 , 聖 密 家 庭 有 非 常 模 範 的 範 本 , 這 個 範 本 就 是 我 們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佛 祖 , 祂 從 大 覺 性 海 中 流 露 出 來 的 極 終 善 性 的 慈 悲 和 智 慧 , 令 祂 的 學 人 明 心 見 性 。

我 們 也 有 收 到 一 些 信 眾 的 來 信 , 她 說 : “ 我 們 這 個 聖 密 家 庭 成 立 不 起 來 。 為 什 麼 ? 因 為 我 們 那 一 位 他 非 常 地 喜 歡 看 電 影 , 他 一 天 到 晚 要 去 看 電 影 。 ” 而 她 呢 , 她 說 : “ 我 過 去 也 是 一 天 到 晚 很 喜 歡 看 電 影 , 現 在 我 已 經 從 看 電 影 轉 變 為 看 電 視 了 。 這 頭 他 怎 麼 辦 呢 ? ”

有 的 寫 信 來 說 : “ 我 們 那 一 位 , 倒 不 是 整 天 要 往 外 跑 的 人 , 他 整 天 沉 浸 在 電 腦 面 前 , 看 那 些 黃 色 的 東 西 。 ”

還 有 寫 信 來 說 : “ 我 的 愛 人 , 他 不 信 佛 教 , 不 僅 是 不 信 佛 教 , 而 且 整 天 只 玩 電 腦 遊 戲 , 那 我 怎 麼 樣 能 夠 成 立 聖 密 家 庭 呀 ? ”

剛 才 所 講 的 這 3 個 不 同 的 例 子 , 實 際 上 就 是 這 樣 說 :

我 們 所 有 的 人 , 生 活 在 社 會 中 , 在 社 會 中 無 時 不 刻 受 到 社 會 中 的 靈 性 思 想 的 蕩 滌 , 也 無 時 不 刻 地 接 受 著 這 個 娑 婆 世 界 的 一 些 污 穢 的 信 息 。 集 中 到 一 句 話 , 也 就 是 說 , 宇 宙 中 有 正 能 量 , 宇 宙 中 也 有 負 能 量 , 這 個 負 能 量 無 時 不 刻 包 圍 在 我 們 的 身 體 周 圍 , 包 圍 在 我 們 這 個 肉 團 心 、 大 腦 中 的 周 圍 , 無 時 不 刻 在 影 響 著 我 們 、 侵 襲 蝕 著 我 們 。 所 以 這 個 負 能 量 不 可 小 看 。

所 以 , 我 們 聖 祖 —— 聖 祖 稱 為 “ 無 垢 稱 ” , Vimalakirti 就 稱 為 “ 無 垢 稱 ” —— 清 淨 的 、 光 明 的 。 因 此 在 這 個 清 淨 的 、 光 明 的 修 行 中 , 我 們 稱 “ 入 污 泥 而 不 染 ” , 這 是 不 是 很 容 易 。 因 為 有 人 把 蓮 花 比 作 是 清 淨 的 象 徵 , 蓮 花 就 是 “ 出 污 泥 而 不 染 ” , 但 是 , 我 們 聖 密 家 庭 是 “ 入 污 泥 而 不 染 ” , 這 一 點 上 是 很 不 同 的 。 不 染 什 麼 ? 就 是 不 染 宇 宙 中 負 能 量 的 信 息 。 這 一 點 非 常 重 要 、 非 常 重 要 。

有 的 還 來 信 說 : “ 我 啊 , 我 的 家 還 擺 著 一 些 所 謂 大 師 的 加 持 物 ” , 它 比 較 著 名 的 , 就 是 指 印 度 的 一 位 叫 x x x 他 說 : “ 我 有 他 的 一 些 照 片 , 也 有 他 的 一 些 加 持 物 、 他 的 信 息 物 , 那 我 怎 麼 辦 ? ”

我 們 的 回 答 , 實 際 上 很 簡 單 :

我 們 提 倡 清 淨 、 無 我 、 調 伏 、 清 淨 。 你 自 己 修 行 到 這 一 個 層 次 , 你 就 會 感 受 到 這 些 信 息 物 、 加 持 物 對 你 究 竟 有 沒 有 用 ? 它 所 散 發 出 來 的 負 能 量 , 它 事 實 上 、 客 觀 上 影 響 著 你 的 修 行 , 影 響 著 你 的 家 庭 。 當 然 , 如 果 你 認 為 它 對 你 有 幫 助 的 , 是 正 面 的 幫 助 , 對 你 合 適 的 , 那 麼 你 儘 管 地 保 留 它 , 那 如 果 說 你 感 覺 到 有 問 題 , 你 應 該 儘 量 地 , 尊 重 地 包 裹 起 來 , 請 到 一 個 合 適 的 地 方 。 這 在 靈 性 修 行 上 是 非 常 重 要 、 非 常 重 要 的 。

當 然 這 個 各 種 各 樣 的 來 信 中 , 日 本 的 朋 友 來 說 , 他 們 還 有 麻 原 彰 晃 那 個 所 謂 的 “ 奧 姆 真 理 教 ” 這 一 類 的 , 它 也 有 很 多 的 信 息 物 , 它 有 很 多 的 信 徒 。

這 一 些 曾 經 受 這 些 不 潔 的 、 邪 教 似 的 教 育 的 人 , 要 摒 除 , 一 定 要 摒 除 這 些 邪 教 的 信 息 , 不 可 以 讓 邪 教 的 信 息 污 染 你 。 當 你 被 污 染 的 時 候 , 你 想 成 立 聖 密 家 庭 都 沒 有 可 能 , 而 且 , 在 你 的 運 程 之 中 , 必 定 會 出 現 一 些 不 是 很 順 利 的 一 些 情 況 , 甚 至 有 產 生 很 大 的 禍 害 。

那 麼 , 如 果 一 個 人 真 的 決 心 要 清 除 這 些 邪 惡 的 信 息 , 決 心 要 清 淨 自 己 , 決 心 要 成 立 聖 密 家 庭 , 所 以 , 你 應 該 快 快 地 學 習 聖 密 法 , 好 好 地 學 習 聖 密 龍 講 。

我 們 在 中 國 大 陸 , 以 及 包 括 臺 灣 省 , 一 些 聖 密 家 庭 寫 來 的 Email 告 訴 我 , 他 們 有 一 個 經 驗 , 他 們

背 誦 聖 密 龍 講 , 能 夠 加 深 對 許 多 法 理 的 認 識 ;

背 誦 聖 密 龍 講 , 能 夠 好 好 地 實 現 聖 密 家 庭 , 很 有 幫 助 , 很 有 幫 助 。

所 以 , 我 們 今 天 在 講 到 的 一 個 事 情 , 也 就 是 說 :

如 果 說 , 你 既 要 像 一 個 合 格 的 聖 密 行 者 一 樣 , 準 備 成 就 聖 密 家 庭 的 聖 果 , 你 必 須 要 淨 化 你 自 己 , 淨 化 你 的 家 庭 。 當 然 , 你 這 個 淨 化 , 也 一 定 要 不 可 操 之 過 急 的 。 如 果 說 是 你 的 兄 弟 , 如 果 說 是 你 的 丈 夫 , 如 果 說 是 你 的 父 母 , 你 必 須 要 最 大 的 耐 心 , 以 救 渡 眾 生 、 完 成 這 個 歷 史 任 務 這 個 大 決 心 , 按 照 宇 宙 的 大 聖 則 , 妥 當 地 處 理 各 種 各 樣 的 事 物 。 你 一 定 要 耐 心 , 他 們 也 是 眾 生 的 一 份 子 , 你 把 他 們 當 成 是 救 渡 的 對 象 , 那 麼 你 就 會 耐 心 , 你 就 會 非 常 誠 懇 地 告 訴 他 們 : 你 學 法 , 得 到 了 什 麼 樣 的 清 淨 的 利 益 ; 你 學 法 、 無 我 , 得 到 了 怎 麼 樣 思 想 上 、 精 神 上 、 靈 性 上 的 成 就 。 因 為 ,

你 清 淨 一 分 , 宇 宙 中 的 大 能 量 必 然 會 主 動 地 跟 你 瑜 伽 一 分 ;

你 清 淨 十 分 , 那 麼 宇 宙 中 的 正 能 量 就 會 跟 你 積 極 地 瑜 伽 , 同 時 產 生 相 應 的 聖 果 。

每 一 個 人 學 習 深 度 不 一 樣 , 也 就 是 說 , 驗 證 信 息 、 排 除 幻 覺 、 實 證 靈 覺 生 命 的 深 度 不 一 樣 , 所 以 ,

一 定 要 蘇 醒 自 己 的 靈 覺 ,

一 定 要 明 心 見 性 ,

一 定 要 錘 煉 你 的 靈 覺 。

因 此 , 你 對 你 的 家 人 做 耐 心 的 、 將 聖 密 宗 的 教 相 用 他 們 能 夠 理 解 的 語 言 去 跟 他 們 討 論 , 我 相 信 , 假 以 時 日 , 到 了 一 定 的 時 間 , 聖 緣 成 熟 的 時 候 , 他 們 會 慢 慢 地 感 興 趣 , 他 們 會 慢 慢 地 投 入 到 聖 密 家 庭 中 來 。

雖 然 , 他 / 她 本 來 就 是 你 的 父 親 , 本 來 就 是 你 的 母 親 , 本 來 就 是 你 的 丈 夫 , 本 來 就 是 你 的 兄 弟 、 姐 妹 , 本 來 就 是 這 個 家 人 。 但 是 在 這 個 時 候 , 你 正 在 做 一 個 偉 大 的 事 情 , 你 在 做 一 個 什 麼 偉 大 的 事 情 呢 ? 從 一 個 做 好 人 、 做 善 人 , 做 一 個 遵 紀 守 法 、 愛 護 國 家 、 孝 敬 父 母 這 樣 一 個 好 人 、 這 樣 一 個 佛 化 家 庭 , 轉 型 為 聖 密 家 庭 。 尤 其 是 普 度 眾 生 , 從 你 身 上 做 起 , 從 你 的 家 庭 做 起 , 這 一 點 非 常 要 緊 。 轉 型 為 一 個 聖 密 家 庭 , 如 此 , 你 把 自 己 聖 化 了 , 那 麼 , 你 也 薰 染 你 的 家 人 。 你 把 自 己 聖 化 , 不 是 僅 僅 是 個 名 相 , 客 觀 上 在 你 的 思 想 , 在 你 的 行 為 中 , 處 處 發 出 光 明 , 感 染 其 他 人 , 這 一 點 是 非 常 重 要 、 非 常 重 要 、 非 常 重 要 。

所 以 , 我 們 要 非 常 的 重 視 , 什 麼 事 情 都 是 從 個 人 做 起 , 從 個 人 的 淨 化 開 始 做 起 , 你 首 先 把 自 己 淨 化 了 , 才 能 夠 從 你 身 上 發 出 光 來 。

你 清 淨 了 , 你 身 上 就 發 出 清 淨 之 光 ;

你 無 我 了 , 你 就 發 出 更 大 的 無 我 之 光 ;

你 調 伏 了 , 調 伏 於 宇 宙 規 律 , 那 麼 宇 宙 中 的 正 能 量 的 信 息 也 就 會 主 動 地 來 跟 你 瑜 伽 , 必 然 地 導 致 出 現 一 個 究 竟 、 圓 滿 、 了 義 的 一 個 聖 果 。

這 些 靈 性 的 特 質 啊 , 只 能 夠 在 符 合 聖 密 家 庭 的 個 人 修 行 中 , 以 及 家 庭 似 的 修 行 中 , temple 似 的 家 庭 修 行 中 , 就 是 好 像 中 國 漢 傳 漢 傳 密 學 院 這 樣 一 種 性 質 的 修 行 中 , 您 才 會 成 就 。

今 天 由 於 時 間 關 係 ,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到 此 結 束 。 各 位 聽 眾 , 再 見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下 一 個 星 期 繼 續 恭 聆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示 。

謝 謝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