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317 次
2013 年 12 月 14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口 頭 教 授   經 典 鑑 證

 

 
廣 播 電 臺 :

我 們 今 天 很 有 聖 緣 , 請 到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來 到 我 們 電 臺 廣 播 上 來 作 聖 密 龍 講 的 聖 示 。

薄 伽 梵   師 尊 您 好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 
廣 播 電 臺 :

今 天 ,   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將 與 我 們 分 享 幾 篇 聖 密 行 者 所 寫 的 文 章 。

現 在 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作 聖 密 龍 講 的 聖 示 。

 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

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3 年 12 月 14 號 , 星 期 六 , 第 317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今 天 我 們 想 跟 大 家 來 分 享 幾 篇 文 章 。 第 一 篇 要 分 享 的 , 就 是 金 剛 師 紅 榮 譽 長 老 她 所 撰 寫 的 一 篇 學 術 論 文 。 她 的 論 文 的 題 目 是 :

 

玄奘筆下的無垢稱真實身份初探
——兼及對口頭教授的傳統經典的鑑證

中國福建師範大學文學院金剛師紅

 
她 的 文 章 很 長 , 我 們 先 來 唸 它 的

內 容 提 要 :

本 文 基 礎 於 佛 教 口 頭 傳 承 對 維 摩 詰 真 實 身 份 的 解 密 , 以 玄 奘 譯 本 《 說 無 垢 稱 經 》 為 主 要 研 究 對 象 , 揭 示 無 垢 稱 在 玄 奘 筆 下 所 隱 伏 的 密 宗 聖 者 勝 義 僧 的 歷 史 真 實 , 從 傳 統 經 典 的 角 度 匡 正 格 義 佛 教 維 摩 詰 “ 居 士 ” 形 象 的 錯 誤 定 位 , 從 而 解 除 這 一 誤 讀 所 已 經 並 可 能 進 一 步 引 起 的 對 居 士 佛 教 的 誤 解 , 同 時 , 呼 籲 對 佛 教 口 頭 傳 承 的 重 視 和 研 究 。

 
關 鍵 詞 :

維 摩 詰   無 垢 稱   格 義   居 士   菩 薩 勝 義 僧   總 持   持 明 密 教

 
因 為 她 的 文 章 很 長 , 而 且 是 有 數 萬 字 之 譜 , 因 此 我 們 學 習 了 “ 內 容 提 要 ” 以 後 , 暫 時 按 下 , 先 唸 幾 篇 短 文 。

第 一 篇 短 文 是 蓮 花 蓉 的 , 金 剛 蓮 花 榮 寫 來 的 短 文 。

 
最 最 敬 愛 的   師 尊 及 長 老 :

您 們 好 !

拜 讀 金 剛 佛 護 的 《 多 次 親 身 感 受 到 諸 天 諸 佛 的 加 持 》 這 一 文 章 , 讓 弟 子 很 感 動 , 並 受 啟 發 和 鼓 舞 , 讓 自 己 聯 想 到 金 剛 清 照 和 金 剛 清 純 。 這 幾 個 年 來 , 弟 子 常 常 為 工 作 、 家 庭 、 孩 子 、 教 育 無 法 平 衡 而 煩 惱 不 堪 。 今 天 , 金 剛 佛 護 的 洪 文 , 又 一 次 喚 醒 了 弟 子 。 “ 世 間 法 和 出 世 法 是 相 互 融 契 的 。 換 言 之 , 在 做 法 務 時 全 心 全 意 與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瑜 伽 , 不 想 其 他 , 把 握 每 一 個 當 下 , 把 握 每 次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恩 賜 積 累 靈 性 功 德 的 聖 緣 , 正 面 面 對 每 一 個 挑 戰 , 諸 天 諸 佛 自 然 會 為 每 一 位 聖 密 行 者 作 出 最 合 適 的 宇 宙 安 排 。 ”

弟 子 要 時 刻 地 提 醒 自 己 , 無 論 在 任 何 環 境 中 , 只 要 是 在 與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瑜 伽 , 法 身 心 語 , 做 什 麼 也 是 在 修 行 。 弟 子 不 再 以 分 別 心 來 對 待 、 處 理 事 情 。

無 盡 感 恩   師 尊 聖 恩 加 持 和 遮 止 !

弟 子 蓮 花 榮 跪 叩      

 
她 的 文 章 雖 然 很 短 , 但 是 很 令 人 思 考 。

今 天 早 上 , 我 遇 到 法 賢 長 老 。 法 賢 長 老 講 到 了 金 剛 佛 護 的 這 篇 文 章 《 多 次 親 身 感 受 到 諸 天 諸 佛 的 加 持 》 的 時 候 , 她 還 講 了 另 一 個 事 情 , 講 到 了 金 剛 佛 心 小 活 佛 。

金 剛 佛 心 小 活 佛 是 一 個 很 有 原 則 的 這 樣 的 一 位 小 活 佛 , 很 懂 事 。 她 根 據 金 剛 佛 護 的 親 身 的 經 歷 , 她 也 總 結 出 一 條 。 她 說 : “ 以 前 , 我 怎 麼 樣 努 力 , 總 感 覺 我 的 學 習 成 績 上 不 去 。 現 在 我 悟 到 了 , 過 去 我 是 以 凡 夫 心 來 對 待 我 的 學 習 。 雖 然 我 生 在 僧 團 中 , 在 聖 密 的 家 庭 中 , 受 聖 密 家 庭 的 三 種 文 化 教 育 , 但 是 , 自 己 以 凡 夫 心 來 對 待 , 那 麼 我 , 得 到 的 成 績 , 也 就 是 平 平 的 。 ”

而 今 年 , 她 隨 著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、 隨 著 中 國 漢 傳 密 學 研 究 院 的 隊 伍 , 參 訪 了 WBSY 大 會 , 參 訪 了 美 國 洛 杉 磯 法 身 寺 的 大 會 , 也 參 訪 了 美 國 洛 杉 磯 中 國 漢 傳 密 學 研 究 院 的 美 國 總 道 場 的 研 究 院 的 分 院 , 又 去 參 訪 了 美 國 著 名 的 紐 約 市 , 基 本 上 , 很 多 時 間 都 沒 能 有 在 學 校 上 課 , 都 在 做 聖 行 。 她 感 覺 到 , 這 下 完 了 , 因 為 很 多 功 課 有 可 能 全 拉 下 來 了 。 但 是 , 她 回 來 了 以 後 , 非 常 意 外 , 考 試 的 結 果 , 不 僅 沒 有 成 績 被 拉 下 來 , 而 且 很 意 外 的 拿 到 了 好 的 分 數 。 特 別 是 她 平 時 最 擔 憂 的 幾 門 課 , 但 是 這 次 卻 是 拿 到 了 好 成 績 。

這 個 就 提 示 她 , 令 她 覺 悟 , 令 她 感 覺 到 : 一 個 人 一 心 一 意 做 聖 事 , 那 麼 , 在 諸 天 諸 佛 的 加 持 之 下 , 在   師 尊 的 加 持 之 下 , 那 麼 , 她 的 成 績 也 就 是 聖 者 所 表 現 出 來 的 成 績 。 反 之 , 如 果 把 所 有 的 精 力 全 都 撲 在 了 那 個 世 間 法 的 純 粹 的 功 課 上 , 卻 總 是 拿 不 到 理 想 的 好 成 績 。 這 , 她 有 對 比 了 。

另 外 一 位 在 大 學 唸 書 的 聖 密 行 者 , 他 也 有 類 似 的 經 驗 、 體 會 。 在 考 試 時 , 他 最 擔 憂 的 那 一 門 , 卻 拿 到 了 好 成 績 。 他 為 什 麼 擔 憂 ? 因 為 擔 憂 他 很 多 時 間 , 就 考 試 的 緊 張 關 頭 , 剛 好 是 我 們 中 國 漢 傳 密 學 研 究 院 , 以 及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, 在 今 年 的 10 月 23 號 , 開 了 一 個 展 覽 會 , 展 覽 會 的 準 備 工 作 非 常 的 緊 張 , 日 夜 兼 程 , 因 此 他 沒 有 時 間 復 習 功 課 。 他 心 想 , 這 下 子 糟 了 , 但 是 , 也 是 意 外 地 得 到 了 高 分 。

相 對 比 , 他 把 平 時 參 加 小 組 學 習 聖 密 龍 講 的 這 個 機 會 , 由 於 要 復 習 功 課 而 請 假 , 但 請 了 假 , 復 習 了 功 課 , 但 是 考 試 出 來 的 功 課 卻 是 平 平 。

從 這 個 事 件 , 也 令 他 深 深 地 感 悟 到 : 只 有 靈 性 精 神 的 能 量 充 沛 , 純 粹 了 , 內 心 清 淨 了 , 那 麼 , 你 得 到 的 成 績 就 是 一 個 好 成 績 。 反 之 , 恰 恰 是 一 個 想 好 成 績 得 不 到 好 成 績 , 適 得 其 反 。 因 此 , 金 剛 佛 護 的 文 章 令 他 深 受 教 育 。

下 面 , 我 們 再 來 念 一 篇 文 章 。 這 個 是 金 剛 蓮 花 美 寫 的 , 署 名 是 金 剛 蓮 花 美 、 金 剛 法 愛 、 金 剛 法 榮 。 他 們 三 位 , 是   聖 宗 住 世 期 間 , 都 是   聖 宗 的 培 養 之 下 長 大 的 , 是   聖 宗 住 世 的 見 證 人 。 他 們 也 寫 了 一 篇 學 習 體 會 , 他 們 的 文 章 說 :

 
敬 愛 的   師 父

您 好 !

首 先 恭 請 聖 安 !

弟 子 們 再 次 恭 聽 恭 學   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的 316 次 聖 密 龍 講 , 尤 其 是 聽 到 《 廟 堂 之 高   江 湖 之 遠 》 的 廣 播 聖 密 龍 講 聖 示 , 萬 分 震 撼 , 無 限 感 慨 。 特 別 是 當 弟 子 們 看 到   師 尊 珍 藏 的 “ 岳 陽 樓 記 ” 大 缸 , 讓 弟 子 們 更 加 懷 念   薄 伽 梵   大 聖 寶   至 極 維 摩 詰   阿 達 爾 嘛 佛   淨 悟 老 法 王 。

“ 作 為 一 個 時 空 通 道 , 天 時 、 地 理 的 相 互 之 間 的 關 係 , 風 風 水 水 的 各 種 宇 宙 之 間 的 關 係 ” 。 聖 密 宗 千 年 以 降 , 弱 水 三 萬 , 百 折 不 撓 , 慈 悲 忍 辱 。 這 並 不 是 無 獨 有 偶 , 這 乃 是 宇 宙 超 越 界 無 相 的 殊 勝 安 排 , 使 之 全 人 類 和 諧 、 令 地 球 居 民 生 活 於 宇 宙 大 愛 的 喜 悅 之 中 。 是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佛 祖 極 終 善 性 的 慈 悲 與 智 慧 在 千 年 以 降 之 後 的 又 一 次 體 現 。

范 仲 淹 的 《 岳 陽 樓 記 》 最 後 幾 句 話 : “ 其 必 曰 ‘ 先 天 下 之 憂 而 憂 , 後 天 下 之 樂 而 樂 ’ 乎 。 噫 ! 微 斯 人 , 吾 誰 與 歸 ? ”

“ 吾 誰 與 歸 ” , 這 實 際 上 強 烈 地 表 達 了 他 的 歸 途 是 在 哪 里 呀 ?

范 仲 淹 在 當 時 是 消 極 的 , 是 沒 有 辦 法 的 。 弟 子 們 的 歸 途 在 中 國 的 黃 土 地 上 ! ! ! 弟 子 們 是 幸 福 的 、 是 幸 運 的 。

弟 子 們 最 最 敬 愛 的   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也 正 是 “ 居 廟 堂 之 高 則 憂 其 民 , 處 江 湖 之 遠 則 憂 其 君 ” 、 “ 先 天 下 之 憂 而 憂 , 後 天 下 之 樂 而 樂 ” 之 宇 宙 中 的 靈 性 導 師 ! ! !

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把 聖 密 法 的 神 聖 、 偉 大 的 靈 性 妙 用 , 提 高 到 超 越 界 的 至 高 , 用 之 於   大 聖   佛 祖 的 哲 學 理 念 , 是 對 人 類 的 最 極 終 的 關 懷 和 救 度 , 以 華 嚴 聖 緣 指 引 救 度 眾 生 , 達 到 宇 宙 靈 性 的 覺 悟 。 體 現 了   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是 以 人 為 本 的 人 本 主 義 哲 學 佛 教 思 想 , 與 宇 宙 超 越 界 相 契 , 與 宇 宙 隱 態 世 界 時 空 中 的 莊 嚴 聖 潔 的 靈 性 生 命 相 契 , 達 到 擁 有 宇 宙 極 真 、 極 美 、 極 善 的 靈 性 生 命 救 贖 。

安 放 這 “ 岳 陽 樓 記 ” , 不 僅 僅 是 為 了 紀 念   聖 宗 , 而 主 要 是 從 這 個 “ 岳 陽 樓 記 ” 中 所 散 發 出 來 的 一 種 靈 性 的 精 神 , 讓 所 有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的 廣 大 的 聖 密 行 者 密 行 菩 薩 、 廣 大 的 聖 密 行 者 的 上 師 密 行 菩 薩 、 廣 大 的 聖 密 長 老 密 行 菩 薩 們 , 進 入   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安 排 的 神 聖 的 一 個 時 空 通 道 , 與 天 時 、 地 理 的 相 互 之 間 的 關 係 、 與 風 風 水 水 的 各 種 宇 宙 之 間 的 關 係 融 洽 在 一 起 , 讓 我 們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廣 大 的 密 行 菩 薩 們 , 在 中 國 的 黃 土 地 上 , 在 國 家 的 宗 教 政 策 落 實 和 開 放 的 時 期 , 成 為 一 面 佛 教 之 中 明 亮 的 榜 樣 旗 幟 , 成 為 一 個 優 秀 的 佛 教 流 派 , 成 為 一 支 積 極 建 設 中 國 特 色 社 會 主 義 的 有 生 力 量 , 成 為 一 行 “ 堅 持 正 信 正 行 ” 、 “ 堅 決 抑 制 邪 教 影 響 ” 的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。

弟 子 們 有 幸 生 長 在   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聖 眷 屬 的 聖 密 家 庭 , 更 是 同 在 一 個 屋 簷 下 生 活 。 在 弟 子 們 的 記 憶 中 ,   薄 伽 梵   大 聖 寶   至 極 維 摩 詰   阿 達 爾 嘛 佛   淨 悟 老 法 王 經 常 作 神 聖 的 聖 密 開 示 。 弟 子 們 深 感 萬 分 榮 幸 , 當 然 以 前 沒 有 現 在 這 樣 的 高 科 技 條 件 優 越 , 但 是 已 經 可 謂 是 “ 得 天 獨 厚 ” 了 。

弟 子 們 在   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的 特 別 庇 護 中 , 令 弟 子 們 在 優 越 的 得 天 獨 厚 的 條 件 下 , 有 很 多 的 學 習 機 會 與   薄 伽 梵   大 聖 寶   至 極 維 摩 詰   阿 達 爾 嘛 佛   淨 悟 老 法 王 在 一 起 , 聆 聽 祂 的 聖 密 龍 講 , 恭 聽 祂 深 藏 宇 宙 奧 秘 的 琴 聲 , 由 於 聖 密 時 空 的 不 同 , 弟 子 們 有 整 整 十 幾 年 得 天 獨 厚 的 華 嚴 聖 緣 , 與   薄 伽 梵   大 聖 寶   至 極 維 摩 詰   阿 達 爾 嘛 佛   淨 悟 老 法 王 共 同 生 活 , 沐 浴 在 肇 源 法 性 阿 絲 律 耶 之 阿 耨 多 羅 三 藐 三 菩 提 的 聖 密 聖 法 的 醍 醐 法 雨 之 中 。

現 在 弟 子 們 在 修 持 過 程 中 , 時 時 與   師 父 瑜 伽 , 法 身 心 語 , 所 以 經 常 能 得 到 薄 伽 梵   大 聖 寶   至 極 維 摩 詰   阿 達 爾 嘛 佛   淨 悟 老 法 王 在 隱 態 世 界 至 高 位 的 時 空 中 的 提 升 , 使 弟 子 們 切 切 不 可 忘 記 我 們 的 聖 密 法 的 傳 承 是 來 之 不 易 的 。

弟 子 們 要 向 祂 稟 告 : 聖 密 宗 以 祂 百 折 不 撓 、 慈 悲 忍 辱 、 智 慧 般 若 的 佛 家 聖 密 宗 的 超 越 界 靈 性 品 質 , 柔 軟 而 頑 強 的 生 存 藝 術 , 經 過 十 數 世 紀 艱 苦 卓 絕 的 弘 道 行 持 至 今 。 敬 愛 的   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始 終 至 死 不 渝 地 高 舉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的 大 旗 , 把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這 一 個 宗 教 中 的 “ 少 數 民 族 ” 的 佛 教 流 派 , 發 揚 光 大 , 弘 揚 至 聖 、 至 美 、 至 極 。

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的 廣 大 的 聖 密 行 者 密 行 菩 薩 、 廣 大 的 聖 密 行 者 的 上 師 密 行 菩 薩 、 廣 大 的 聖 密 長 老 密 行 菩 薩 們 , 弟 子 們 與   薄 伽 梵   大 聖 寶   至 極 維 摩 詰   阿 達 爾 嘛 佛   淨 悟 老 法 王 的 神 聖 故 事 , 在 聖 緣 成 熟 之 際 , 再 與 大 家 一 起 分 享 , 讓 大 家 得 窺 全 豹 。

以 上 法 會 的 討 論 之 中 , 有 不 全 不 恰 當 之 處 , 祈 請   師 父 遮 止 、 聖 正 , 無 限 感 恩   師 父 的 靈 性 加 持 !

弟 子 金 剛 蓮 花 美   跪 叩       
弟 子 金 剛 法 愛   跪 叩       
弟 子 金 剛 法 榮   跪 叩       

 
三 位 長 老 所 寫 的 文 字 , 因 為 是 寫 歷 史 , 可 能 聽 眾 們 還 不 是 很 清 楚 , 當 我 們 進 一 步 解 密 的 時 候 , 相 信 會 有 更 深 的 體 會 。

念 了 兩 篇 短 文 以 後 , 我 們 再 來 唸 讀 《 玄 奘 筆 下 的 無 垢 稱 真 實 身 份 初 探 —— 兼 及 對 口 傳 教 授 的 傳 統 經 典 的 鑑 證 》 。 剛 才 聖 密 龍 講 最 開 始 , 我 們 學 習 了 內 容 提 要 , 現 在 開 始 唸 正 文 。 正 文 它 分 作 好 多 小 標 題 , 現 在 唸 第 一 個 小 標 題 :

 

口 頭 傳 承   歷 史 真 實

維 摩 詰 在 中 國 社 會 是 一 個 膾 炙 人 口 的 在 家 修 行 人 , 自 古 以 來 , 被 佛 教 信 仰 者 引 以 為 榮 耀 , 尤 其 是 諸 多 事 例 證 明 , 許 多 有 著 高 品 味 精 神 追 求 的 文 人 , 他 們 以   維 摩 詰 為 效 法 的 榜 樣 , 甚 至 以 “   維 摩 詰 ” 自 詡 , 如 唐 詩 人 王 維 字 摩 詰 , “ 維 ” “ 摩 詰 ” 三 個 字 , 寄 寓 了 虔 誠 信 佛 的 整 個 家 族 對 他 殷 切 的 期 待 , 而 他 也 果 然 不 負 所 望 ; 蘇 軾 “ 維 摩 示 病 吾 真 病 , 誰 識 東 坡 不 二 門 ” , 以   維 摩 詰 不 二 至 境 為 自 己 的 精 神 象 徵 ; 甚 至 一 向 被 人 們 視 為 道 家 文 化 代 表 的 唐 詩 人 李 白 , 竟 然 也 以   維 摩 詰 的 本 來 身 妙 喜 國 金 粟 如 來 自 稱 說 “ 金 粟 如 來 是 後 身 ” …… 當 然 , 其 實 早 在 唐 以 前 , 《 維 摩 詰 經 》 對 中 國 文 人 學 士 的 影 響 已 然 存 在 , 正 如 胡 適 所 言 : “ 《 維 摩 經 》 為 大 乘 佛 典 中 的 一 部 最 有 文 學 趣 味 的 小 說 。 鳩 摩 羅 什 的 譯 筆 又 十 分 暢 達 , 所 以 這 部 書 漸 漸 成 為 中 古 時 代 最 流 行 、 最 有 勢 力 的 書 。 美 術 家 用 這 故 事 作 壁 畫 ; 詩 人 文 人 用 這 故 事 作 典 故 …… 殘 本 的 唱 文 便 是 用 通 俗 的 韻 文 , 夾 著 散 文 的 敘 述 , 把   維 摩 詰 的 故 事 逐 段 演 唱 出 來 。 ” 因 而 , “ 晉 以 來 的 名 流 , 每 一 個 人 總 有 三 種 小 玩 意 , 一 是 《 論 語 》 和 《 孝 經 》 , 二 是 《 老 子 》 , 三 是 《 維 摩 詰 經 》 ” …… 總 之 , 尤 其 是 在 這 些 名 聞 遐 邇 的 文 化 人 的 追 奉 之 下 , 千 年 以 降 , 言 居 士 必 言   維 摩 詰 , 言   維 摩 詰 必 言 居 士 , “ 維 摩 詰 ” 已 經 成 了 一 個 學 有 所 學 、 修 有 所 修 、 證 有 所 證 的 在 家 居 士 的 代 稱 。

今 天 由 於 時 間 的 關 係 , 聖 密 龍 講 暫 時 告 一 段 落 , 明 天 繼 續 。 各 位 聽 眾 再 見 !

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