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 剛 禪 國 際 總 會 資 訊 網 The International Jin-Gang-Dhyana Association Net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
 

第 308 次
2013 年 11 月 10 日

 

薄 伽 梵   師 尊
聖 密 龍 講 聖 示

 

皞 峇 聖 地   實 至 名 歸

 

 
廣 播 電 臺 :

在 昨 天 的 廣 播 之 中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繼 續 跟 我 們 分 享 了 在 世 界 佛 教 青 年 僧 伽 協 會 第 十 屆 大 會 中 聖 密 宗 世 界 總 部 的 長 老 們 為 Theravadayana 上 座 部 佛 教 和 Tantrayana 無 相 密 乘 佛 教 靈 性 對 話 法 會 所 撰 寫 的 文 章 。

恭 請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繼 續 為 我 們 聖 示 , 有 請   師 尊

 
薄 伽 梵   師 尊

阿 彌 陀 佛 ! 各 位 聽 眾 大 家 好 !

今 天 是 2013 年 11 月 10 號 , 星 期 天 , 第 308 次 聖 密 龍 講 。

昨 天 , 我 們 分 享 了 金 剛 禪 慧 長 老 的 一 篇 文 章 。

今 天 , 我 們 再 來 分 享 一 篇 金 剛 法 賢 長 老 所 寫 的 參 加 第 十 屆 WBSY2013 年 年 會 的 感 受 。 文 章 的 題 目 是 《 夫 宴 坐 者 , 不 於 三 界 現 身 意 , 是 為 宴 坐 》 。 這 句 話 是 《 聖 祖 經 》 —— 《 佛 說 維 摩 詰 所 說 不 思 議 解 脫 法 門 經 》 中 《 弟 子 品 第 三 品 》 中 的 一 句 法 語 , 是 長 者 Vimalakirti 和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佛 祖 佛 佛 共 演 渡 眾 大 戲 , 以 示 疾 作 為 一 個 契 機 , 然 後   大 聖   佛 祖 差 遣 祂 的 十 大 弟 子 向   維 摩 長 者 問 疾 。 所 謂 “ 問 疾 ” , 實 際 上 就 是 說 , 向 長 輩 探 望 他 的 病 。

大 弟 子 、 首 座 弟 子 舍 利 弗 , 號 稱 “ 智 慧 第 一 ” 。 那 麼 智 慧 來 源 於 禪 定 , 由 是 透 顯 出   舍 利 弗 尊 者 祂 禪 定 是 第 一 的 , 因 此 產 生 的 智 慧 也 就 是 第 一 。

在 《 弟 子 品 第 三 》 中 , 第 一 個 出 場 被   維 摩 聖 者 加 以 教 導 的 就 是 “ 智 慧 第 一 ” 的   舍 利 弗 尊 者 , 討 論 的 題 目 就 是 “ 宴 坐 ” 。 所 謂 “ 宴 坐 ” , 就 是 我 們 怎 麼 樣 修 行 。 金 剛 法 賢 長 老 用 這 樣 一 句 法 語 作 為 她 的 題 目 , 必 定 是 有 她 的 深 意 。

下 面 我 們 來 朗 誦 正 文 :

敬 愛 的   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

您 好 !

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慈 悲 , 弟 子 們 在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帶 領 下 , 見 識 著 名 的 美 國 紐 約 市 大 都 會 的 風 光 。

弟 子 是 從 香 港 來 的 , 正 是 希 望 可 以 遠 離 繁 喧 的 都 市 , 過 清 淨 的 生 活 , 才 拋 下 香 港 的 一 切 來 到 皞 峇 燈 。 直 到 目 前 為 止 , 仍 然 感 到 皞 峇 燈 是 人 間 天 堂 , 每 次 外 出 弘 法 歸 來 , 在 飛 機 上 再 看 到 那 熟 悉 的 地 形 , 心 中 自 然 而 然 地 會 升 起 說 不 出 的 喜 悅 。 聖 密 宗 的 弟 子 們 稱 皞 峇 燈 為 “ 聖 地 ” , 這 “ 聖 地 ” 之 名 , 不 是 隨 口 說 說 , 而 是 實 至 名 歸 的 。

弟 子 是 見 到 及 感 受 到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滿 眾 生 願 , 陪 著 弟 子 們 , 心 其 實 是 過 意 不 去 。 不 過 , 相 信 這 一 遊 是 讓 孩 子 們 見 識 了 大 城 市 繁 榮 的 代 價 , 她 們 是 親 身 感 受 到 每 個 路 人 都 是 緊 繃 著 臉 , 急 匆 匆 的 , 而 且 臉 上 都 浮 著 一 層 灰 或 青 的 氣 息 。 金 剛 佛 心 小 活 佛 很 坦 白 地 表 示 , 對 紐 約 , 她 是 有 點 失 望 。

這 點 評 一 下 :

第 一 段 , 金 剛 法 賢 長 老 她 得 到 機 會 , 見 識 著 名 的 紐 約 市 的 這 個 大 都 會 的 風 光 , 而 且 是 在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帶 領 之 下 去 的 。 那 天 , 我 們 到 了 酒 店 , 酒 店 正 好 是 在 市 中 心 的 市 中 心 , 這 可 以 稱 是 “ 不 夜 城 ” : 晚 上 , 到 了 12 點 , 高 樓 大 廈 上 的 大 大 的 電 視 , 照 得 如 同 白 晝 , 每 個 樓 上 都 掛 著 這 樣 的 大 電 視 , 這 些 大 電 視 好 像 都 在 比 哪 一 個 亮 似 的 , 非 常 之 亮 。 所 以 , 這 個 光 線 之 亮 , 可 以 說 干 擾 了 人 們 的 休 息 。 不 少 的 長 老 們 說 , 啊 呀 , 我 們 Hobart 為 了 要 節 約 用 電 , 有 的 時 候 晚 上 要 關 閉 一 小 時 用 電 , 節 約 用 電 , 作 為 環 保 。 看 樣 子 , 紐 約 這 個 大 都 會 , 只 要 關 閉 幾 分 鐘 , 就 已 經 可 以 省 下 全 世 界 所 用 的 電 。 真 的 形 容 得 不 無 道 理 呀 !

但 是 不 去 就 不 知 道 , 因 為 新 來 的 、 年 輕 的 長 老 們 , 到 了 紐 約 不 能 夠 到 外 面 去 見 識 一 下 , 將 會 終 身 的 遺 憾 。 所 以 , 為 了 免 除 這 一 個 問 題 , 我 就 坐 著 輪 椅 , 讓 弟 子 們 推 著 , 一 條 馬 路 、 再 走 到 一 條 馬 路 地 走 去 。 但 是 , 確 實 這 個 光 線 實 在 太 亮 , 雖 然 已 經 傍 晚 了 , 但 是 這 的 燈 光 還 是 照 得 跟 白 晝 一 樣 , 甚 至 是 比 白 晝 還 要 亮 , 因 為 白 天 還 顯 不 出 它 的 刺 眼 , 到 了 這 個 時 候 , 自 然 光 暗 下 來 的 時 候 , 燈 光 的 刺 眼 就 非 常 突 出 了 。 因 此 這 文 章 就 說 : “ 弟 子 是 見 到 及 感 受 到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滿 眾 生 願 , 陪 著 弟 子 們 , 心 其 實 是 過 意 不 去 。 不 過 , 相 信 這 一 遊 是 讓 孩 子 們 見 識 了 大 城 都 市 繁 榮 的 代 價 , 她 們 是 親 身 感 受 到 每 個 路 人 都 是 緊 繃 著 臉 , 急 匆 匆 的 , 而 且 臉 上 都 浮 著 一 層 灰 或 青 的 氣 息 。 ” 金 剛 佛 心 言 語 不 多 , 但 是 她 很 坦 白 地 說 , 對 紐 約 , 她 是 有 點 失 望 。

我 們 繼 續 唸 她 的 正 文 :

從 報 上 看 見 現 代 人 吸 毒 或 嗜 酒 的 情 況 很 厲 害 , 來 到 美 國 見 過 他 們 的 生 活 , 感 到 一 點 都 不 出 奇 。 他 們 流 行 那 種 所 謂 work hard party hard ( 意 思 是 拼 命 去 幹 , 拼 命 去 玩 ) 的 生 活 態 度 , 形 成 了 很 多 社 會 問 題 。

實 際 上 一 個 人 如 果 沒 有 靈 性 修 養 , 在 這 紙 醉 金 迷 、 五 光 十 色 紛 亂 生 活 的 氛 圍 中 , 是 很 容 易 被 這 物 質 世 界 吞 噬 , 迷 失 了 自 我 ; 不 僅 是 損 害 了 這 現 實 短 暫 的 人 生 , 還 會 把 永 恆 生 命 丟 掉 。 更 慶 幸 當 年 頭 也 不 回 , 拋 下 香 港 的 一 切 , 把 佛 護 、 佛 心 帶 來 這 人 間 天 堂 , 在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庇 蔭 下 , 茁 壯 成 長 。 相 信 這 是 弟 子 作 為 她 們 世 間 法 的 母 親 , 為 她 們 作 出 的 最 好 抉 擇 。

在 這 第 十 屆 的 佛 教 青 年 僧 伽 協 會 的 年 會 中 , 也 再 讓 弟 子 見 證 了 在 這 末 法 時 期 , 正 法 弘 揚 的 珍 貴 及 重 要 性 。 可 喜 的 是 , 佛 教 界 中 認 識 到 團 結 、 攜 手 把 佛 法 共 弘 的 必 要 性 ; 雖 然 效 果 未 必 是 一 朝 一 夕 能 顯 現 出 來 , 但 最 重 要 的 , 是 有 這 心 願 : 有 志 者 事 竟 成 。 弟 子 是 深 信 , 在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佛 祖 極 終 善 性 的 慈 悲 和 智 慧 的 殊 勝 加 持 及 安 排 下 , 眾 生 終 會 被 救 度 的 。 正 法 佛 教 始 終 在 世 上 , 沒 有 捨 棄 過 眾 生 。

總 的 而 言 , 弟 子 感 到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, 參 加 這 第 十 屆 的 佛 教 青 年 僧 伽 協 會 的 年 度 會 議 , 再 是 另 一 次 成 功 的 參 與 。

佛 教 青 年 僧 伽 協 會 的 設 立 , 目 的 是 為 了 團 結 佛 教 的 不 同 流 派 , 讓 佛 弟 子 們 認 識 雖 然 大 家 外 相 可 能 有 別 , 然 而 , 大 家 學 的 法 都 來 自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佛 祖 的 大 覺 性 海 , 都 是 在 同 一 個 太 陽 的 照 耀 下 , We Are One 。

We Are One 的 意 思 就 是 “ 我 們 是 一 體 ” , 或 者 說 “ 我 們 大 家 是 一 體 ” 。

佛 教 青 年 僧 伽 協 會 的 活 動 , 是 為 了 讓 全 世 界 不 同 種 族 、 不 同 流 派 、 不 同 傳 統 的 佛 教 僧 伽 可 以 相 互 瞭 解 、 認 識 , 來 達 到 這 “ 我 們 是 一 體 ” 的 目 標 。 同 時 , 也 鼓 勵 和 協 助 佛 教 僧 伽 年 輕 化 , 向 年 輕 人 推 廣 佛 教 的 教 義 。

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雖 然 已 有 二 千 多 年 的 傳 承 , 然 而 因 為 歷 史 的 因 緣 , 曾 有 長 長 的 一 段 日 子 隱 蔽 式 微 , 現 在 千 年 老 樹 開 新 花 , 因 而 仍 然 要 讓 世 人 有 一 個 認 識 及 熟 悉 的 過 程 。

我 們 點 評 一 下 這 句 話 :

她 這 句 話 寫 得 很 好 。 她 說 , 現 在 千 年 的 老 樹 開 新 花 了 , 但 是 仍 然 要 讓 世 人 有 一 個 認 識 及 熟 悉 的 過 程 。

佛 教 青 年 僧 伽 協 會 正 好 是 一 個 這 樣 的 平 臺 , 而 且 , 這 也 實 在 是 諸 天 諸 佛 的 殊 勝 安 排 。 經 過   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多 年 的 努 力 , 時 輪 已 經 成 熟 ,   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成 為 佛 教 青 年 僧 伽 協 會 的 會 長 及 被 推 舉 成 為 靈 性 導 師 。 在 今 屆 會 議 中 , 亦 可 見 到 諸 山 長 老 們 對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尊 崇 。 就 從 這 一 點 , 就 已 可 以 說 這 是 一 個 成 功 的 參 與 。

這 次 點 評 一 下 這 段 話 :

確 實 如 此 , 這 次 的 感 受 非 常 深 。 因 為 無 論 是   師 父 主 題 發 言 , 或 者 是 即 席 發 言 , 發 言 完 了 以 後 , 我 們 的 WBSY 秘 書 長 Most Venerable Anuruddha Maha Thero 大 長 老 ,   祂 總 是 要 正 面 地 、 極 具 鼓 勵 性 地 點 評 一 下 , 給 我 們 極 大 的 勇 氣 。

尤 其 , 我 在 這 次 年 會 中 間 , 發 了 一 個 言 , 是 有 關 於 小 活 佛 的 、 有 關 於 聖 密 家 庭 的 。 這 一 個 發 言 , 作 為 與 會 的 所 有 代 表 來 說 , 除 了 聖 密 宗 代 表 團 , 其 他 代 表 都 頗 感 意 外 。 但 是 , 我 根 據 聖 典 《 聖 祖 經 》 的 教 導 , 根 據 《 大 日 經 》 、 《 金 剛 頂 經 》 、 足 本 經 的 《 佛 說 維 摩 詰 所 說 不 思 議 解 脫 法 門 經 》 的 教 導 , 引 經 據 典 地 闡 述 了 聖 密 家 庭 的 相 關 法 理 , 這 一 發 言 , 確 實 有 一 點 震 撼 性 了 。 當 然 , 這 個 發 言 我 們 還 將 會 全 文 地 總 結 出 來 , 和 大 家 分 享 。 從 網 上 的 情 況 看 , 很 多 聖 密 行 者 、 聖 密 上 師 、 聖 密 長 老 已 經 紛 紛 地 提 出 要 求 , 要 求 全 文 公 佈   師 尊 的 發 言 , 希 望 能 夠 聽 到   師 尊 的 發 言 。 現 在 這 個 發 言 正 在 整 理 之 中 , 並 且 將 會 發 出 一 個 單 印 本 。 所 以 , 我 們 學 習 她 的 文 章 , 她 文 章 說 : “ 在 今 屆 會 議 中 , 亦 可 見 到 諸 山 長 老 們 對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尊 崇 。 就 從 這 一 點 , 就 已 可 以 說 這 是 一 個 成 功 的 參 與 。 ”

佛 教 青 年 僧 伽 協 會 , 顧 名 思 義 , 應 該 有 很 多 佛 教 青 年 的 僧 伽 。 在 是 次 大 會 之 中 , 正 如 其 他 流 派 的 代 表 所 言 , 最 多 青 年 僧 伽 的 隊 伍 , 正 是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。 這 顯 示 了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, 在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帶 領 下 , 是 充 滿 活 力 , 朝 氣 蓬 勃 , 生 機 充 滿 。 年 輕 人 是 世 界 的 未 來 ; 青 年 僧 伽 , 是 佛 教 的 未 來 ; 中 國 漢 傳 密 宗 —— 聖 密 宗 古 梵 密 金 剛 禪 佛 教 , 前 景 一 片 光 明 美 好 。

在 上 一 次 於 德 國 慕 尼 黑 的 年 會 中 , 首 次 開 始 了 在 這 歷 史 時 間 段 中 , 與 上 座 部 的 靈 性 對 話 , 加 深 相 互 的 認 識 及 瞭 解 。 今 年 , 更 是 在 美 國 加 利 福 尼 亞 州 總 道 場 進 行 第 二 次 的 靈 性 對 話 。

當 然 , 這 個 是 現 代 的 兩 次 。 實 際 上 , 古 天 竺 那 一 次 算 一 次 的 話 , 美 國 總 道 場 中 國 漢 傳 密 學 研 究 院 的 分 院 ( 美 國 分 院 ) 中 舉 行 的 這 一 次 , 已 經 算 是 第 三 次 。 當 然 , 如 果 根 據 “ 足 本 經 ” 所 寫 的 多 次 的 對 話 , 那 麼 應 該 說 , 古 天 竺 已 經 是 無 數 次 了 。 這 個 可 以 證 明 , 上 座 部 佛 教 Theravada 佛 教 哲 學 —— Theravadayana Philosophy , 和 Tantrayana Philosophy 、 跟 聖 密 宗 的 哲 學 是 相 互 補 充 、 相 互 支 持 、 相 互 瑜 伽 、 相 互 灌 頂 的 。

在 上 一 次 於 德 國 慕 尼 黑 的 年 會 中 , 首 次 開 始 了 在 這 歷 史 時 間 段 中 , 與 上 座 部 的 靈 性 對 話 , 加 深 相 互 的 認 識 及 瞭 解 。 今 年 , 更 是 在 美 國 加 州 總 道 場 進 行 第 二 次 的 靈 性 對 話 , 同 時 , 更 是 首 次 將 加 州 總 道 場 所 供 奉 的 密 宗 佛 聖 像 、 法 器 等 公 開 , 跟 與 會 的 眾 僧 伽 結 緣 , 將 這 靈 性 對 話 的 宇 宙 意 義 推 進 至 更 高 的 層 次 。 由 是 , 更 可 以 昂 首 地 說 : 這 是 一 個 成 功 的 盛 會 。

宇 宙 中 有 正 必 有 負 , 在 這 過 程 中 , 也 讓 弟 子 見 識 到 眾 生 根 器 的 多 樣 性 。 有 些 眾 生 , 雖 然 是 學 法 多 年 , 但 對 佛 法 的 究 竟 真 義 卻 沒 有 真 正 的 摸 透 。 他 們 是 佛 弟 子 , 但 行 為 則 與 凡 夫 無 別 , 行 為 出 軌 而 不 自 知 , 為 這 類 眾 生 , 弟 子 無 限 同 情 憐 憫 。 同 時 , 也 令 弟 子 再 一 次 體 驗 到 : 在 這 今 生 今 世 , 有 聖 緣 追 隨   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學 習 這 無 量 億 阿 僧 祇 劫 所 集 阿 耨 多 羅 三 藐 三 菩 提 法 的 殊 勝 , 真 的 是 萬 劫 難 遭 遇 , 只 能 用 心 學 , 盡 心 學 。

這 再 點 評 一 下 :

這 實 際 上 就 是 提 到 了 我 們 《 聖 祖 經 》 。 在 《 聖 祖 經 》 曾 經 有 個 綬 紀 :

如 果 我 們 的 僧 伽 ,
如 果 我 們 的 修 行 者 ,
如 果 我 們 的 善 心 人 ,
在 今 生 今 世 沒 有 遇 到 這 部 經 的 話 ,
或 者 遇 到 了 這 部 經 不 認 識 的 話 ,
那 麼 他 必 將 失 去 巨 大 的 善 利 。

這 個 善 利 是 什 麼 意 思 呢 ? 這 個 善 利 , 實 際 上 就 是 指 :

必 將 失 去 生 命 的 永 恆 、
法 性 生 命 的 永 恆 、
必 將 失 去 生 命 虹 化 、 轉 世 的 機 會 。

所 以 , 這 一 個 損 失 當 是 非 常 之 大 。

經 中 還 綬 紀 :

如 果 這 一 本 經 , 你 就 是 不 學 習 , 就 把 這 一 本 經 供 奉 在 家 , 家 就 會 充 滿 了 無 量 的 諸 天 諸 佛 , 保 祐 你 諸 事 順 利 、 萬 事 吉 祥 。

我 們 繼 續 學 習 她 的 文 章 :

在 《 佛 說 維 摩 詰 所 說 不 思 議 解 脫 法 門 經 》 第 十 四 品 《 囑 累 品 》 中 , 佛 早 已 囑 咐 彌 勒 佛 : “ 如 是 輩 經 , 於 佛 滅 後 末 世 之 中 , 汝 等 當 以 神 力 , 廣 宣 流 佈 於 閻 浮 提 , 無 令 斷 絕 。 ”

薄 伽 梵   師 尊 不 辭 勞 苦 , 率 領 弟 子 們 到 各 地 弘 法 , 無 不 是 實 現 履 行   大 聖   釋 迦 牟 尼 佛 祖 當 年 的 綬 紀 。

喜 見 有 無 數 眾 生 拜 會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時 , 身 心 愉 悅 地 示 現 無 名 的 歡 喜 , 恭 敬 領 受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教 誨 , 瞻 仰 聖 容 , 不 捨 離 去 。

然 而 眾 生 根 器 各 異 , 在 這 過 程 中 難 免 有 眾 生 不 理 解 。 其 實 經 中 早 已 預 言 種 種 , 無 非 是 在 教 導 及 讓 弟 子 們 親 身 領 會 佛 法 深 意 , 經 中 預 言 : “ 復 有 二 法 , 名 新 學 者 , 不 能 決 定 於 甚 深 法 。 何 等 為 二 ? 一 者 所 未 聞 深 經 , 聞 之 驚 怖 生 疑 , 不 能 隨 順 , 譭 謗 不 信 , 而 作 是 言 : 我 初 不 聞 , 從 何 所 來 ? ”

這 段 話 是 經 中 的 原 文 , 就 是 講 , 有 新 的 學 者 , 當 然 這 個 是 新 的 學 佛 者 。 新 的 學 佛 者 不 能 決 定 於 甚 深 法 , 就 是 不 能 夠 知 道 這 樣 深 的 、 不 能 夠 理 解 的 法 。 “ 一 者 所 未 聞 深 經 , 聞 之 驚 怖 生 疑 ” , 從 來 沒 有 聽 到 過 這 樣 深 的 佛 法 , 聞 之 就 驚 怖 生 疑 , 不 能 隨 順 。

這 很 清 楚 , 在 《 佛 說 維 摩 詰 所 說 不 思 議 解 脫 法 門 經 》 簡 本 經 之 中 , 許 多 的 教 法 還 是 非 常 引 人 入 勝 , 許 多 眾 生 雖 然 初 見 , 也 是 喜 聞 樂 見 。 但 是 , 在 足 本 經 頭 , 的 的 確 確 是 會 令 他 們 害 怕 , 產 生 疑 惑 , 是 不 能 夠 隨 順 的 。

因 為 在 足 本 經 頭 就 講 到 了 Vajrayana , 我 們 是 Tantrayana , Tantrayana 是 Vajrayana 的 最 高 體 現 。 Vajrayana 頭 , 有 四 乘 的 教 法 , 這 四 乘 教 法 , 如 果 充 分 解 密 , 的 確 會 令 人 驚 怖 生 疑 , 會 令 人 不 能 隨 順 、 不 能 調 伏 , 也 就 是 說 , 不 能 清 淨 、 無 我 、 調 伏 、 精 進 的 , 甚 至 會 引 起 譭 謗 、 不 相 信 而 作 出 了 : 我 初 不 聞 , 從 何 所 來 ? 我 最 初 從 來 沒 聽 說 過 有 這 樣 的 經 , 現 在 這 個 經 哪 來 的 ?

“ 二 者 若 有 護 持 解 說 如 是 深 經 者 , 不 肯 親 近 供 養 恭 敬 ” 。

那 不 肯 親 近 供 養 恭 敬 , 那 麼 以 足 本 經 而 言 , 他 許 多 修 法 就 不 能 修 了 。 因 為 在 足 本 經 頭 所 講 的 教 法 , 都 是 要 講 灌 頂 。 而 講 灌 頂 呢 , 都 是 有 非 常 深 刻 的 宇 宙 意 義 , 都 是 要 堅 固 信 心 , 猶 若 金 剛 。 所 以 , 不 肯 親 近 供 養 恭 敬 呢 , “ 或 時 於 中 說 其 過 惡 ” , 這 樣 就 很 可 惜 啦 。

所 以 , 祂 的 正 文 就 這 樣 說 :

其 實 無 論 是 什 麼 情 況 , 對 弟 子 們 也 好 , 對 眾 生 也 好 , 都 是 一 個 教 育 過 程 。 作 為 聖 密 弟 子 , 每 人 身 上 都 肩 負 著 歷 史 的 重 任 , 雖 然 人 人 會 講 要 清 淨 、 無 我 、 調 伏 、 精 進 , 但 在 實 行 中 , 仍 然 是 需 要 去 悟 證 這 箇 中 道 理 , 將 之 應 用 於 日 常 生 活 中 , 才 能 真 正 做 到 “ 應 客 說 佛 語 , 友 誼 用 禪 語 , 勞 作 做 佛 業 , 修 持 發 禪 心 ” 。

聖 密 宗 的 修 持 不 僅 要 能 夠 禪 定 , 更 是 要 做 到 睜 開 眼 的 , 做 著 日 常 的 法 務 , 在 禪 定 中 : “ 不 必 是 坐 為 宴 坐 也 。 夫 宴 坐 者 , 不 於 三 界 現 身 意 , 是 為 宴 坐 。 ” 達 到 這 個 境 界 是 需 要 有 一 個 過 程 , 弟 子 認 識 ,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聖 示 弟 子 們 的 種 種 修 行 , 就 是 為 幫 助 弟 子 們 達 到 這 層 次 。

其 實 , 什 麼 是 靈 性 , 什 麼 是 靈 性 的 修 行 , 是 言 語 道 斷 , 難 以 言 說 的 。 然 而 , 在 弟 子 的 修 行 歷 程 中 , 已 能 體 證 到 現 在 的 弟 子 已 不 是 以 前 凡 夫 的 弟 子 , 現 在 的 弟 子 , 是 正 在 聖 者 道 前 進 , 是 在 俱 德 上 師 領 導 下 , 在 超 越 界 中 前 進 。

如 此 殊 勝 因 緣 , 是 千 載 難 逢 , 要 好 好 珍 惜 聖 緣 。

很 感 謝   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L 慈 悲 恩 賜 這 殊 勝 因 緣 , 讓 弟 子 能 在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庇 蔭 下 , 圓 滿 這 歷 史 使 命 。

膚 淺 感 受 , 祈 請   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慈 悲 教 誨 及 批 評 。

感 謝   薄 伽 梵   智 及 維 摩 詰   師 尊 聖 恩 !

弟 子 : 金 剛 法 賢 叩 呈   
2013 年 10 月 9 日   

今 天 由 於 時 間 的 關 係 , 聖 密 龍 講 到 此 結 束 。 各 位 聽 眾 再 見 ! 阿 彌 陀 佛 !

廣 播 電 臺 : 感 謝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的 聖 密 龍 講 教 法 , 我 們 期 待 下 一 個 星 期 再 請 到   薄 伽 梵   師 尊 為 我 們 繼 續 聖 示 。 謝 謝 師 尊 ! 阿 彌 陀 佛 !

 

薄伽梵 智及維摩詰 師尊
接受
Hobart FM 96.1 華語廣播電台
採訪 選載
目  錄  頁